中资压境、政治紧缩:香港的媒体与新闻自由,该何去何从?

(立场新闻)

香港新闻自由跌 3 位 排全球 73 无国界记者:主流传媒遵守北京命令

2019/4/18

无国界记者组织发表 2019 年世界新闻自由指数,香港较去年跌 3 位排在第 73,归类是第三级「问题显着」,无国界记者表明,香港一旦就 23 条立法,目前正在审议的《逃犯条例》通过,必然会令香港新闻自由进一步恶化,又表示香港传媒老闆过半在大陆有生意,甚至是人大政协,中联办控制《大公报》和《文汇报》,香港主流传媒早已「遵守北京的命令」。

而中国就在 180 个国家地区中,排及 177 位,比去年再跌一位,是第五级最差的「状况恶劣」,批评中国新闻自由状况加快恶化,北京以高科技操纵舆论,更成为其他极权的效法对象。

无国界记者表示,去年香港新闻自由恶化最令人关注的事例,是外国记者会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编缉马凯,因主持《香港民族党》前召集人陈浩天午餐会,被港府驱逐出境;香港过半主流媒体老闆都和北京有密必关係,除了在大陆有生意,部份甚至是人大政协,情况亦令人忧虑;若《逃犯条例》通过,驻港记者的人身安全更会面临威胁。

连结

随着北京压力提高,香港的言论空间正在压缩。你认为目前危害香港的媒体与新闻自由,是何种原因最为严重?
身为香港人的你,在抗争的过程之中,是否感受到媒体的议论环境出现了重大恶化?
中资与政治因素,并不只影响香港,也正在影响全球的媒体(尤其是中文世界)。作为个人,该如何改善媒体与新闻环境?
香港抗争者一定要看 免费培训勇武小分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J6k5d0NpuU&t=1026s
Donleagles Free Tibet/ Free HK/ Insight
其实不光是香港,全球所有的中文媒体(非纽约时报这样的)几乎都被中共直接间接控制。2018年哈德逊研究所重要报告:Chinese influence and American Interests : promoting constructive vigilance(《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升建设性警惕》)中Media篇指出,除了几个法轮功系的媒体(大纪元、新唐人、看中国),几乎在过去的一些年里都陆续被中共逐步并购收买渗透。
一個港青 支持香港獨立!
謝鹿兒邀。

1.我認為是媒體的自我審查/中共的經濟滲透。畢竟直屬中共的只有文匯丶大公(經香港中聯辦經多層公司)還有TVB(官方不承認)。其他主要由「愛國商人」控制,不夠根正苗紅。其目的主要是小罵大幫忙(平常罵丶關鍵時刻統一口徑)
2.惡化反而不大(從前已有夠糟了)。會有記者被襲,但大多是誤中副車
3.舉報/宣揚假新聞媒體的惡丶用各種方式支持說真話的媒體丶告訴親友真消息(上/下面回答有更多更好方法)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最讓人擔憂的應該是中共在香港開始搞互聯網審查,高登、香港網絡大典等一律被封,香港年輕人也要冒險翻牆上網,那才是悲哀。
哪天苹果日报这样的报纸不为港人说话就没有媒体为港人说话了
Badguy Tried to be a good guy,but it feels good to be a bad guy.
謝謝邀請,這幾天比較忙,所以沒有及時回覆,抱歉。我才疏學淺,這次運動前甚至是港豬,因此言語中定有許多不當之處,還煩請大家指正。

1.我認為影響香港新聞與言論自由的,毫無疑問正是CCP。
如各位手足所說,紙媒的淪陷在於CCP長久的滲透。且不說中聯辦控制的文匯大公,其餘報紙,如明報,信報,01背後的老闆都和CCP有扯不清道不明的商業關係。這些人正是因為CCP牽頭才能順利進軍大陸。不似李嘉誠走的早,這些人若不聽話,CCP隨隨便便就可讓他們大傷元氣。

有了銅鑼灣書店的先例,媒體也注意起自我審查,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觸及對家底線进而被失蹤。

大陸限制香港記者報導亦使得許多新聞不能被拍攝到或是播出。有線中國組記者在大陸被阻擾,被公安暴打,大陸學者要校方批准才能接受採訪,烏坎村事件時,警察維持表面和平,等記者離去再進行暴力鎮壓,凡此種種,都從源頭阻斷了新聞。

企硬的記者如今「享受」的是本地警察的警棍,胡椒噴霧,以及各種子彈的招待。

對於公正客觀,獨立運營的网媒來說,受到打壓是必然的,原因就是他們敢於道出真相。

這些前線記者以專業的態度如實記錄下警暴,警方認為此舉會影響到其形象。不如說他們正是因為理虧和心虛,所以才想方設法阻礙記者採訪,扼殺新聞自由。香港警察無非是CCP的走狗,若形象不佳就是CCP形象不佳。若犯錯則是CCP犯錯。而消滅犯罪證據正是CCP一貫的伎倆,只要阻止記者拍攝,市民就不會知道真相,只能接受他們的一言堂,進而維持自己的「正當性」。
另一方面,前線警員對記者的行為頗為不滿,時常叫記者去拍攝示威者,他們衷心的認為拍攝到他們暴力行為的記者是「黑記」,其立場皆偏向示威者。這不僅是因為許多警員真心認為自己在「止暴制亂」,更是他們對新聞自由不尊重不理解的表現。

2.最嚴重的問題就是對黃絲的去人性化,另,比起雨革,社會愈加的兩極分化,政治歸邊愈加明顯。

隨著運動進行,警暴曝光于鏡頭之下,港警人心漸失,於是一系列的以指鹿為馬,拙劣PS,散布假消息為主的撐警專頁相繼出現令到輿論環境烏煙瘴氣。日日都有假新聞要去澄清,「成就」求驗傳媒的臭名昭著的華記就是一個例子。再加上梁振英和何君堯等建制派煽風點火,製造輿論,散播假新聞,對黃絲進行起底,對舉報黃絲行為進行獎賞,使得不怎麼有獨立思考,對page內容一概吸收的藍絲跟著專頁稱呼黃絲為曱甴,暴徒,或是在職場和生活中進行篤灰。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加重黃藍對立且加速社會撕裂的演化。不過不得不承認的是,黃絲亦做的不好,正是雙方都採用不理智的方式進行互相攻擊愈發加深了裂痕,撕裂了社會。

去人性化是很嚴肅的議題,港警所為即是證明。「示威者不是人,只是曱甴。」,帶著這種思想,讓警察下手更無輕重,事後亦不會反思。要策反他們更是困難。整個社會的道德水準都降低了,藍絲草菅人命,示威者中槍更是拍手稱快。什麼時候政見的分歧竟能讓人連良知都捨棄了?我感到毛孔悚然。

自運動以來,港警一直都有阻礙記者拍攝,手段有呵斥記者阻礙執法,組人牆隔離記者和示威者,用手電直射記者鏡頭,故意朝記者聚集處射催淚彈等等。811射中印尼女記者眼睛,以及運動期間無數次射中記者頭盔,身體,但卻毫無一人受到相應的懲罰。在這樣有意的包庇下,警員暴力只增不減。831是一個關鍵的轉折點,封站並且將記者全數趕出地鐵站,毫無疑問是濫用權力,阻礙新聞自由。那日之後,對於記者的暴力便史無前例的增多,武力也相應升級了。now新聞車長被拉進警局暴打,橡膠彈,催淚彈,胡椒噴霧正面射向記者,無故拘捕,惡意扣留,實在罄竹難書,香港記者有如戰地記者,最大的威脅則是前亞洲最佳警隊的槍口。

3.除了支持黃色經濟圈,抵制建制派之外,亦可將紅媒的罪證備份,以備將來拉清單之需。

我真正擔心的是之前傳過的所謂「記者要經過政府審批才能派証」,以他們如今的瘋狂程度,恐怕最後只會留下奶共報章。香港法治已經岌岌可危,新聞自由恐怕也得不到保障,到時候將會是香港最黑暗的日子。一個完全黑箱操作的,僅存在於警方記者會口中「utopia」將會成真。
守法刁民 观察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說到這兒也要對香港的抗議者說一句,雖然目前香港的民情類似於1770年的麻塞諸塞州波士頓,但香港不具備北美13個殖民地聯合所具備的力量,能旗鼓相當地和英國對陣。獨立也不是香港可行的選項,保持克制、保持道德制高點、爭取國際同情和支持,等待中國大陸內部發生變化是唯一可行的出路,不管香港青年能不能聽得進這個忠告,話還是得這麼說。——文昭

引用一下文昭先生這段話,希望能對香港同胞有所幫助。
谁愿意去开坦克呢 战车世界玩家
讲道理这180个国家地区中,中国和东朝鲜不应该并列排179名么?
[狗头保命][狗头保命][狗头保命]
Tashkent 同志,請多指教!
自己不是香港人,不過既然鹿兒同志邀請了就說說自己的想法好了
個人覺得香港接下來有非常高的機率化為血淋淋戰場,香港的新聞自由也就代表著那些令人尊敬的戰地記者的自由
中共是比伊斯蘭國更加沒有底線的極端恐怖組織
我很擔心會有像後藤健二先生那樣的憾事再次發生

願所有為自由與真相奮鬥的勇士們都能平安無事
謝謝鹿兒邀答。以下淺見:

首先得歸納一下港媒的現狀。紙媒世界基本已被中共操控,情況可見下帖: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8118

免費電視方面,雖然近年批出了新的牌照,如viutv等,不再只有tvb一家,但隨著觀看習慣的改變,年輕觀眾已多轉到網上看節目。而中老年觀眾則很多仍在看tvb,習慣使然。所以tvb在中老年齡層裡依然有不少影響力,而它也是受中共控制。

因此,要找香港比較中立/公允的媒體,只能在網媒上和收費電視新聞台裡找。而在網媒裡,也有些是「紅底」的,為「愛國群眾」提供了同溫層和謠言。

最後,網絡直播成為了守護真相的堅實防線,甚至比任何事後新聞都重要,這是我一年前從未想像過的事情。

-----------

目前危害香港新聞自由的固然是中共,但在方法上,是屬於商業的。中共不會公開下指令,而是以投資人身份掌握媒體高層聲音。一切都很合法,看上去很正常,就像牠在外國所做的一樣。

在言論自由方面也是,中共掌握普通人的就業,威脅普通人噤聲。越多香港人靠中資吃飯,言論自由就越低。

香港經濟很依賴中國,這是自然選擇,也是中港兩地政府合力推動。產業單一化,巨大的中國市場,來自中國的投資,導致經濟發展與本地民眾脫鈎。

-----------

在抗爭過程中,媒體環境的惡化主要出現在前線記者的人身安全上。至於tvb進一步cctv化,紅底自媒體亂作謠言等,反而早在意料之中。畢竟這些只是雨傘運動的重演。

------------

香港上層經濟,房市由中共和港府控制,金融則是中外的博弈場。所以香港人的經濟戰場,在下層經濟,例如飲食,日用品,娛樂消費等。

作為普通人,可以將每一分錢用在支持民主的企業和店舖,拒買紅底和藍絲的店舖,令下層經濟與中共的支持者脫鈎。

支持言論自由的商店不會解僱示威的員工,中立的商店不敢解僱示威的員工,舔共的商店會失去顧客。這就是「黃絲經濟圈/黃金經濟圈」,香港人的貿易戰。

另一方面,是付費看新聞,像立場新聞,香港獨立媒體(inmedia),傳真社等,支持他們的運作,維持多元聲音。

「新聞有價」,要是不明白這個道理,媒體世界最後就會被大資本家共產黨吞噬。
Hker 自由仍是會開花
目前最為危害新聞自由的相信是白色恐怖(黃媒被建制陣營針對)和警暴失控(失控的狗亂咬前線記者,明顯有針對黃媒,但也有不少誤傷藍媒的個案)問題。
作為香港人會感覺到媒體的環境有惡化,如tvb新聞的全面cctvb化、部分以往較為中立的報章內容赤化、網媒五毛情況加劇。
但我個人覺得情況不算是重大惡化,因為有黃媒一直在堅守,老一輩的有蘋果,新一代的有立場,基本上能滿足需求。較中立的媒體也還願意說些公道說話,未完全赤化。
作為一個普通香港人,最主要可以做的是支持黃色經濟圈,堅持捐款和付費訂閱黃媒,抵制紅藍媒及其廣告客戶。
Lancelot 失城。
雖然不是很熟悉這方面,但還是說說自己的看法吧。由於我個人也帶著立場,只說我的所見所聞,但對於這些事件、情況的好壞就不予置評了。

個人覺得,紅媒對香港的滲透是非常嚴重的。相信不少蔥油都在本站或者網路上看過一幅圖,對比了「中大保衛戰」後次日的報章頭版,只有《蘋果》、《大紀元》作了如實報道,其他的都是在譴責中大生。雖然這個對比並沒有列舉出所有的報刊,但是依然可以看出香港新聞界的赤化很嚴重。

加上,要知道,香港的藍絲、所謂「廢老」也不在少數,本人的家人親戚幾乎都是,他們平時都是看TVB、CCTV獲取新聞資訊(前面說到我不想評論誰的好壞,但是我相信大部分蔥油都有這個感覺,TVB與CCTV,以及一眾紅媒,在新聞、信息的處理上確實較為偏頗),網路上主要依靠微信公眾號(真實性、可靠性也是較低)與親朋好友之間以訛傳訛。真實例子就是,昨晚我的親戚們甚至相信「示威者會去破壞中電,企圖導致全港停電」的假新聞,說出「電死幾個才好」這種言論,平時在外面也時常聽到類似這樣的話,相信也是香港藍絲的一個縮影。

從上可見,香港的輿論環境確實在惡化,不過這是我從現實世界的觀察結果。既然在墻外,我也不擔心透露少許個人信息,因為我來自新移民家庭,所以身邊藍絲多的情況是避不可免。而網路上的輿論環境呢?我個人感覺就是另一回事了,我所接觸的人毫不誇張的說99%都是黃絲,也有不少人以各種形式參與社會運動的,即使是平時政治冷感,甚至被香港人稱為「港豬」的,雖然他們確實比較少甚至沒有直接參與運動,但也都毫不保留的站在示威者這一邊。所以整個大環境下,輿論的惡化又仿佛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嚴重,但紅媒的滲透始終是一個隱憂,畢竟並非所有人都能夠依靠自己的獨立思考去進行判斷,尤其是老人家與小孩子。

再說說新聞資訊、信息接收的真實性。紅媒、藍絲造謠、斷章取義、以訛傳訛的例子屢見不鮮,而且有些實在是刷新下限,臭不可聞,在此我就不舉例子了。相同的情況在黃絲裡面也有,看圖作文、傳播未FC的新聞、為過激行為洗白,都有。雙方確實都是選擇相信自己看到的,各執己見,這種現象其實很正常,畢竟運動發展到這個階段,已經沒有真正意義上中立的人了,用香港人的話就是「已經歸曬邊啦,民意已經唔會逆轉」,有的只是生活在平行時空的「港豬」,他們不是中立,而是對所有事都漠不關心。所以,在這種所有人都帶有立場的情況下,出現對各種新聞事件添油加醋的現象非常正常。只是,哪一些假新聞、信息比較沒底線,造成的嚴重性、誤導性較高,就靠各位運用自己的獨立思考自行判斷了。

至於依靠個人力量如何改善媒體與新聞環境,我覺得還是盡量少傳播未經FC的新聞、信息吧。我知道這很難,我自己也做不到,畢竟大家都帶有自己的立場,當接收到一個對己方有利,甚至可以稱之為「核彈」的新聞,就會迫不及待的想打到對方身上去。而且,有時候因為被仇恨、憤怒支配了(我也時常會),所以就忽視某些細節,或選擇放大某些細節,斷章取義或是洗白,這些都是人之常情。但,畢竟媒體、大V們所發佈的新聞與訊息我們不能支配,所以我們只能時刻提醒自己「盡可能的」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抱歉用了共軍的言語)。什麼該信,什麼不該信;什麼該傳播,什麼不該傳播,都需要經過深思熟慮。

最後,本週香港的運動已經進入最激烈的階段,香港人的流血、受傷、死亡,以及各方面的輿論環境帶給了本站乃至整個社會一些負面情緒,因此想分享一個本人親身經歷的事情鼓勵一下自己,也鼓勵一下大家,因為沒有寫日記、文章的習慣,所以也藉此做一個記錄(原諒我的自私)。在此再透露少許個人信息,本人是香港中文大學的學生,11月11-12日沒能參與校園保衛戰甚是遺憾與慚愧,不過12日晚上,中大人、香港人與警察戰鬥最激烈的那晚,我參與了自己區的開花活動(我是一個懦弱的人,所以並非前線勇武,只是作為和理非假裝街坊掩護勇武手足們,或是提供物質),吸引警察注意力,為中大解圍。

當晚我貢獻了1把縮骨傘以及3面口罩,我如此清楚的列舉出來並非想說我貢獻了多少,與前線的勇武或是其他和理非比起來真的微不足道。只是想說明其中的意義:那把縮骨傘跟了我很多年,在我手上它只能遮風擋雨,而當晚,它到了前線手足的手上,卻能為他們阻擋催淚彈、橡膠子彈,保護手足的安全,我不知道它最終的下場如何,但可以確定的是,它上了前線,比我勇敢多了,其實和我們所有人一樣,可以平凡的活著,但也可以選擇走出來,為民主運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在此,我向所有參與過這場運動的人致敬。

至於3面口罩的故事。因為我到場之前就已經開花了,前線正與警察對峙。所以街道上已經彌滿著催淚煙,人們四處走避,有的咳嗽、打噴嚏,甚至嘔吐。有兩面口罩我是在藥房門口遞給兩個進來藥房避難的大媽,我甚至不知道她們是黃絲還是藍絲,當時我沒想太多,正如香港人常說的「藍黃是政見,黑白是良知」,這種時候,也沒有必要區別藍黃了。而剩下那面口罩,其實是我在去藥房之前給出去的,因為當天我自備了一個口罩,因為送出去了才去藥房買口罩。我走在街上時,許多市民都在守望相助,為躲避催淚煙的人指路,為沒有口罩的人提供口罩,為吃了催淚煙的人提供水或是洗眼。隨後我看見一位老奶奶掩著鼻子躲催淚煙,沒有任何遮蔽的裝備,我沒想太多就把身上唯一的口罩給了她,她接過口罩對我以及我身邊的年輕人說:「你們要加油啊!」然後與我們揮手告別。我永遠都會記住這一幕。

那一刻我眼淚差點掉下來,香港人明明這麼善良,為何要遭受這樣的苦難?不過,也因為這一句話,讓我更加堅信,我們這五個月來所做的這一切,都是正確的!

P.S. Sorry for 長篇大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19-11-19
  • 浏览: 34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