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身份认同危机的葱油们,有人看过《我在伊朗长大》吗?

打个预防针: 楼主说自己是中国人,不代表我认同一些恶心的价值观,不代表我赞成大中华帝国主义等等意识形态。我谈的是身为一个有良知的少数派,如何跟自己的出身地、文化heritage和解的问题。无论外人偏见如何,人要坚持做自己,不辩解不祈求不跪舔。是这个意思。请不要给我扣帽子,谢谢。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zh/thumb/0/0b/Persepolis_film.jpg/220px-Persepolis_film.jpg

动画电影,由伊朗旅法女作家Marjane Satrapi的漫画改编,自传体。

逛品葱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下面这一段情节:
女主在海外,因为自己是伊朗人备受歧视,所以干脆装法国人。

比如她独自生活在维也纳时,有天晚上在party上,某男问她是哪里人,她稍有犹豫脱口答道:“我是法国人。”

下一个镜头是她在夜里独自回家,垂着头样子沮丧。随着她映在墙上的影子镜头移动,后面还有一个挺胸抬头的老太太的影子突然说话了:“这么说你现在是法国人了?”
“奶奶,别说了……”她头也不回的小声回答。
“不,这只是个问题,我只是不知道你是法国人而已。”
“你以为在这儿当伊朗人容易吗?每次一说人家就当你是野蛮人,对他们来说,我们是群疯子,把时间花在互相争斗上。”她反驳。
“这难道就是你否认自己国家的理由吗?还记得我跟你说的话吗?要自尊、诚实、表里如一。”


忽然想起我在海外的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事情:
有些歧视很露骨。别人对着我做斜眼,说:你一定也吃狗肉吧。
有的歧视不那么露骨。别人问我你是日本人吧,我说我是中国人,对方三秒钟尴尬。我在看64相关展览,外国人对我含着一丝优越感地说:“是不是第一次知道这些事情?” 那一刻我真的很想打他,煞笔,我英语比你说得还好你信不信?
上课的时候谈到一些中国非常黑暗残忍的历史,整节课上只有我一个中国人。觉得羞愧、孤独,不敢承认自己是中国人。

还有一些非常伤人的小事,就不提了。第一年,真的很孤独,每天回宿舍就哭。心里急切需要认同感、归属感,差点变成小粉红。但最后还是熬过来了。

在逛品葱的时候看到不少人说“你国”、“桂枝”、谈自己身份认同危机,我忽然想起《我在伊朗长大》里奶奶的对女主说的这段话:
“In life you'll meet a lot of jerks. If they hurt you, tell yourself that it's because they're stupid. That will help keep you from reacting to their cruelty. Because there is nothing worse than bitterness and vengeance... Always keep your dignity and be true to yourself.”


这些年来,这段话里的价值观也被我不断内化。

我可以跟别人说我是中国人,不急着辩解或者证明自己。
如果有人因为这个就judge我,是他们蠢。
如果有人因为这个就攻击我、觉得我一定是怎样怎样,也是他们蠢。

我拒绝因为自己不能选择的事情去仇恨自己、或者接受他人的仇恨。
我就是我,由我的价值观和行为定义,做我自己,随他们去吧。像女主奶奶所言:Always keep your dignity and be true to yourself.


(部分引用自 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2142307/)
ThomasYan centre-left gay
直面历史需要勇气。
而我作为同性恋者早就已经习惯了别人先入为主的判断,被人误解是常态。
终究还是如何面对自己,如何自处自洽的事情

接下来又是我的故事会时间

在初中我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孩子。即使我在心里默念“我爱你”,也有很亲昵的举动。我也害怕自己是同性恋的事情,我害怕和别人不一样,12岁的我终究是不可能战胜自己,注定是不能继续的结局。
大学我有一个非常爱的人,这段关系里我学会了爱、责任、同理和共情,若不是他一次生气问我:“凭什么我就活该被你操啊?”我大概永远也无法理解什么是女权。
于是我出柜了。我很在意,我太在意了,憋了7年,我终于有勇气接纳我自己,我和身边的每一个人出柜,我把这件事情看的特别重,以至于成为同性恋是我生活中最大的标签。(过程中我也很感动,记得打电话和一个三四年的好朋友打电话,他除了误以为我在和他表白说需要考虑一下之外就是让我注意安全。)
那个年代网络环境还较为宽松,我经常会在新闻评论里面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只要是有污蔑和不理解性少数群体的我都会站出来说话,每次我说完之后,声量就变得平衡了。(至此我深深地体会到沉默的螺旋以及自己发声的重要性)
我面对过太多次灵魂拷问:“你是同性恋吗?”我虽然也会恐惧,即使我和那么多人出柜过,但面对这个问题我没办法撒谎,我会本能的回答,是。那种不被理解和奇怪的审视甚至偶尔的嬉笑,有时候只是群体的玩笑,这都是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就要面对的,但我都做好了随时面对的准备。因为我知道我并没有罪,我对我的身份感到骄傲。
直到过了这么多年,我慢慢意识到,“gay”也只是我生活中的一个标签。我既不会像过去那样张扬,也不会刻意掩饰。
只是但凡有人问起,“你是同性恋吗”,我虽有惊诧,但依然会告诉对方:“我是”

“中国人”只是众多标签中的一个,可能今天大家看到“中国人”就和我当年看到“同性恋”“基佬”一样害怕。
但如果真的面对自己,当别人问起“where are u come from”,我还是会说“China”。
虽然我不一定为这个身份骄傲,但我无法欺骗自己,这就是我的身份。
但无论是“gay”还是“Chinese”都无法定义我是谁。
我就是我。
诚然,这需要莫大的勇气,而我也深知直面对自己的内心需要走过多长多幽暗多孤独的路。但如女主奶奶所言。Always keep your dignity and be true to yourself.





后话。故事都是真的,我知道会有人不喜欢里面的一些情节,但我觉得我依然会这样表达。故事很丰富远比那几段话精彩,也并非一帆风顺,所以这不是个鸡汤。
另外,其实作为Chinese也不尽是个坏事,是他塑造了我的一些性格,我无法回避他,但这些时代记忆和民族性格在自己身上留下什么样的痕迹,我觉得是可以选择的。
好煩 幾時能跑路?
剛好在思考這個身分認同的問題
其實我這段時間也有些抵觸中國人這個身分
看到香港人那麼堅持在追求自由 看到台灣人可以有民主自由的信念
講真我有時候也希望和女主一樣 可以成為港台人(並不是覺得港台人就比中國人高貴啦 主要是那種信念還有精神 總讓我覺得很感動)

這篇帖子也讓我重新思考了這個問題 
我覺得自己更好的一面應該是自然的承認 我就是中國人 這就是我的出生 我接納我的身分
謝謝小姊姊的分享啦 我應該be true to myself!
“中国人”的概念本来就是20世纪才被发明出来的,你既然选择了自袁世凯传承下来的中国主义,那就要有树大招风的觉悟。
黑暗秦始皇 求仁得仁
终究还是如何面对自己,如何自处自洽的事情

认同一楼的这一句话,不过寡人选择了完全相反的走法:彻底否认自己是支那猪并享受由此而来的优越感。
作为先天病患者,寡人幼时受尽了排挤和歧视,尽管如此寡人仍然成为了一个具备人性和良知的人,这并不是我自己的选择,而是我接受不了自己成为那些猪的同类。
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寡人因为自己的人性和良知成为了猪们眼中的双重异类,虽然因为寡人在某些方面的利用价值像幼时那样赤裸裸的排挤和歧视已经不多见,但是这种立足于利用的虚情假意只会让寡人作呕,就像中午的布病事件,并不是寡人夸大其辞,而是那种不堪入耳的言论真的让寡人恶心的吃不下饭去。
以寡人的阅历,能和寡人交往在一起的,都是具备了人性和良知的人,而支那猪装得了一时装得了一事装不了一世,终究是要显露出本性的,它们需要虚伪的觥筹交错称兄道弟来填补自己丑陋恶毒野蛮的内心,而寡人不需要,寡人只需要享受俯视着在粪坑里刨食的它们的优越感。
北美carl 索夫兰合众国 蓝滨市
嗯 真的要放下刻板影响 对自己与他人
其实我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也是因为自己失望透了 
也包括看重了外国人的对自己的刻板看法  

其实想放弃自己中国人身份认同的时候也是很痛苦的
就像被赶出了自己住所的人 
憎恨伤心而又无奈又迷失
根本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哪里
所以更加想要找到自己的归属
为了找这归属也是吃了无数的苦
但好在 美国她接纳了我 
给了我能缓解崩溃 重新融入社会的地方
也是有不同肤色歧视和痛苦
也有同肤色的人的不解和对立
但我也喜欢这个国家
我对中国真的彻底的心死了 没任何认同的感觉……
人家问我 我只会说自己说asian 有时也蛮怪的
 
如果真的有一天 那个大洋彼岸的故土 有个崭新的国家
我会愿意回去建设她 
谢谢楼主 这个话题不怎么受众

你的问题真好 到现在都还有人在讨论 声望还在涨 看着以前的回复好感慨啊 19 12 可惜现在你也不在了 哎 回不去了……
裴珠泫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有一说一

刚出来的时候身份认同是有过迷茫期
但是后来遇到很多各种好或坏的事情后
坚定自己文化上是中国人以及亚洲人
不过有一点底线
脑子里对中共这个事情一定要清楚
不能一有困难就自动进入propoganda的圈套
那叫饮鸩止渴
 

并且心里一定要清楚一点
中国取得“改革开放”以来这么大的经济成就并不是因为中共领导得力
而是因为中国人民都很勤奋努力 知道奋斗自己的未来  给你一条生路就会想方设法挣钱
你让同样的政体去奴役其他种族试试?
非洲有一个厄立特里亚 欧洲有个白俄罗斯

但是这个不要脸的政权非要把这些成果归功于自己 一堆傻逼还跟着附和 不知道自己的成果被别人窃取了还帮别人叫好 典型的别人把你卖了还帮别人数钱

中国人民对政治真的是太宽容了 
“宽容”得你说什么政治异常的话首先不是被政权惩罚 而是会被周围的人“惩罚” 大家都想避嫌 绝大多数都是天生的政权好打手助攻器
中国的当政者应该是世界上最轻松的和珍惜人民的 
但是温和的人民却推就了残暴的政体
这就像人和人相处一样 你弱他就由着他性子来 你强他就不敢惹你

扯远了 我想说的是 在外面越待越久 越觉得中国这片土地上的人真的是很聪明和勤奋的 即使在政治这么恶劣的情况下都创造出了这么大的贡献 科技也还在蒸蒸日上 如果没有所谓的“前三十年”  可以说中国至少是现在的韩国水平 所以不要看着现在所谓成就很大就归功于中共好 你要知道没有他我们更好 我们这个种族的奋斗底子决定我们只要不遇到一个搞政治运动的傻逼领导都可以到达发达国家

有的人会说中国人素质的问题 是 我们现在是整体素质不高 而且在国外确实也不团结 但是那几十年政治运动缺失谁来负责这些东西了?而且也看到的 让中国人正常发展的这几十年中国人的素质都提高了很多 你拿十年前的中国人和现在对比肯定是会发现现在人的公共素质是好了很多的 日本人在国外的形象也有一个从坏到好的过程的 都一样 所以 这需要一个过程 只要他不开倒车 我们都会向前进 有最基本的一点大家都在奋斗 想方设法挣钱 这是其他不管比中国穷还是富的国家的人身上没有的优秀品质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我们只要有个“正常”的环境继续发展 一切都会解决 你不想放开政治 至少像前几年一样让大家自由自在地在经济上奋斗 而不是开历史倒车用大家奋斗的成果拿来给自己装逼用
jsglsjh jsglsjh
你持哪国护照,你就是哪国人。你是中国出生,也就只代表你从中国出生而已。你是你自己,不需要被所谓的国家名讳绑架你自己对自己的认同。
MetatronNobel 孤独的清醒者
我只觉得当一个中国人是一种耻辱,尤其我还没有选择权,有身份认知危机是件好事,至少说明你已经开始深入思考个体和群体的关系了,当然怎么跨越危机就看个人觉悟吧。
cato921 观察 一切讨论只要有芝麻人,最终都会变成互相举报贴大字报的文化小革命。所以拜拜。
我是真心以中国为耻,以身为中国人为耻,我一个学历史的能走到这一步,真是天意弄人。
幾年前看過,電影和漫畫書都看過。但是觸動我的是他們的政府如何獨裁他們,謊言欺騙人民,不給他們任何的自由,就跟現在的中國似的。沒有人想當外國人,沒有人會想要覺得說自己是中國人都感到恥辱。可惜,這個政體下的教育制度培養出來的圈養豬或者戰狼是大多數,我們只是不幸被代表了。清醒的人當然不想被豬代表,當然會很害怕承認是中國人。所以需要改變政體改變教育,幾代人下來,我們才可以為是中國人自豪。
guibuhai Thinker
这片子窝老很早就看过,虽然有点矫情,但大体上把青春期儿童在大变局中的心路活动写的很通透,能引起些共鸣。

比较有意思的是女主既不喜欢沙阿也不喜欢绿绿,出国了以后却自觉维护伊朗,这不就是出国以后更爱国的海外小粉绿嘛?而且随着女主长大,她也开始接受伊斯兰统治伊朗这一事实,这不就是理科忠们最喜欢说的"虽然不喜欢TG,但只有TG能够发展经济保证不天下大乱击退外敌侵略,所以我只有支持它"吗

虽然相对西化的巴列维波斯最后被绿教征服一夜倒退回中世纪让人遗憾,但故事中的女主和她的家庭也算不上什么伊朗普通人民的代表,他们充其量算是伊朗top 10%有产阶层的代表。他们出国留学打飞的跟玩似的,哪怕伊斯兰革命以后也是这个画风,女主出国回国来去自由,也没听说伊朗政府管制外汇限制屁民出国,也没监控女主家庭这种"海外关系",看上去绿教在某些方面比红教还宽容点。

但实际上,无论巴列维时代,还是伊斯兰时代,伊朗一般屁民还是挺惨的。穿喇叭裤比基尼去欧美留学的西化伊朗人只存在于各种电视作品和伊朗的北上广(德黑兰)里。广大落后贫穷保守的农村地区,他们的灵魂属于霍梅尼。

无论是米国支持的自由派,还是鹅爹支持的康米(杜德党),活动范围都局限于大城市的工人市民公知当中。女主叔叔是个康米,但明显走的白区党路线,而且看剧情描述,他们叔叔的家族应该参见了鹅爹二战后从伊朗撤军时在伊朗西北部扶植的几个少民苏维埃政权,真*境外分裂势力。

所以最后左或者右的各种反对派被伊斯兰摘了桃子就顺理成章了。伊朗的结构其实类似于桂枝。这就是霍梅尼和腊肉们的过人之处。

就像品葱上diss刁大大是主流,为大大开倒车而痛心疾首,但事实上品葱上的人才是极少数。虽然出国留学的现在已经非常多了,但用桂枝的人口基数一除,留学的就成极少数了。绝大部分屁民都是拥护包大大支持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民煮人拳能当饭吃么?我觉得我现在就很有人权啊,比叙利亚人伊拉克人好多了。连我的某个当年参加过广场散步的亲戚现在都天天"华为美"呢,他说华为是现在唯一一个和米国抗衡的民族企业,别提多自嚎了!

我们觉的霍梅尼和梁博士恶臭不堪,但在人家看来就是神,而且这帮我们瞧不起的傻逼才是大多数。比起我们,他们才是"人民"。
看过影片,没有身份认同危机。我就是中国人。无论是想分割党国把中国说成中共国,还是带嫌弃意味贬低为支那等等,都是自欺欺人。“中国”这个词在我看来中性的,不可选择的,除非你真的改了国籍。我说我是中国人的时候就像我说是男人,我难道要为我自己的性别自豪或自卑?
決不再做奴隸 黎明來到 要光復 這香港 同行兒女 為正義 時代革命 祈求 民主與自由 萬世都不朽
我刚出国的时候大学搞活动,用各国国旗代表各国留学生。到我的时候他们用五星红旗代表我,然后我立即发出强烈抗议:共匪不代表我!
魔幻社会主义 当战舰受到重创失去了战斗能力又因为形势所迫无法带走时,舰队司令部会命令该舰自沉或由其他友舰做击沉处分,防止其落入敌人手中。 而舰c吧的提督们,用这种极其符合其文化特征的方式,干掉了自己原来的聚集地。
我会说我是中国人,但中国不等于中共。
羡慕越南人。人家有南越旗可以代表自己。
miule236236 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大一統中國不除,東亞只能生出和中共同質的極權帝國。
就本外混血第三代的我而言,身分認同危機是我已經跨過的東西。所以我能拋棄中國認同,認同台灣,而且能理解信仰ROC者的心態,能很有效率的選出刺痛ROC信仰者(包括在台統派中國人、國粉、民國粉等等)玻璃心的話來反駁那些對所謂民主中國的幻想。讓他們脫離對中國的幻想,認同自己的鄉土,對我而言是救「中國人」的方法,而且「中國人」越少以後東亞的分裂能更穩定,新的大一統勢力更難成氣候。
要诚实。所以我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我生在中国,长在中国,即使出国移民,也会被别人认为是个中国人。
但是我的孩子们不必当中国人。就像台湾的外省人第二代第三代,他们就是台湾人。
他们仍然是华裔。
在外国的华裔第二代第三代,也就是我的孩子们的孩子们,他们就只有一个遥远的概念,他们的祖国不是中国,他们的根基不是中国。他们不必背负那些。
我曾经也是个被大中华胶的幻觉迷梦洗脑的人。我非常骄傲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历史源远流长,国土广袤,人民善良勇敢,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爱国爱党看国庆都要激动掉泪。但是每次都是一回头就无数黑暗面咬我的心,我简直如同精神分裂,一个人怎么能既骄傲又自卑,既推崇又唾弃,既满怀希望又心灰意冷,必定有什么不对劲,总有一个是谎言。我不能不痛苦承认事实,那些花团锦簇的自夸全是编造的谎言和自我吹嘘。如果承认事实就是自恨,那么宁可相信谎言算什么?那是更大的自恨吧!承认尚有希望,不认,那是打算姑息治疗,你去看看中医,这往往是没治了。
我不是中國人﹗

以前香港很多文件都會有英籍和中籍去選擇
我明明不是英國人
可也不是中國人

如果說中國,那我自承認那個現在只代表台灣
曾經存在過的中華民國
看下來樓主是個改良派中國人。在心裡罵對方蠢不過是阿q的精神勝利法,不能理直氣壯的說出來,說出來阿q就要被揍。

樓主現在還能過關,因為沒遇到真的問題,怎麼面對台灣獨立,怎麼面對新疆獨立,怎麼面對偽滿洲國,這可不是心裡罵一罵的事情。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句话是谁的名言来着?其实说的非常有道理,在一个没有自由的国家,这个国家是与你无关的。这么多有钱人跑了,他们就是明白,哪里才有自由,自由是一种政治权利,在没有政治权利的地方,那个地方不属于你
molecular Thinker
我就是对自己真诚,做自己。所以我是西方人,不是中国人。
Lanuance 台灣人。女性主義者。
以前在國外讀書時,常常會遇到許多種族歧視的外國人,在我面前說:『你們中國人啦,就是xxxxx』(一些歧視的話)

很多台灣人聽到這種話會直接否認自己是中國人,但我覺得那根本不是國家的問題,那是歧視的問題,所以直接用當地語言懟回去了,教訓對方不要國族/種族歧視!

結論:身為哪國人這是與生俱來的事實,無需為此感到自卑或自傲。可恥是歧視他人的人。
nevadacl 刁狗真像通古斯野猪皮
自从了解分子人类学和y染色体后我就身份认同危机了,测过基因后居然发现自己可能是被成吉思汗带到中国来的西方人后裔?自此不再认同自己是所谓中华民族的说法
李小龍說:I am a human being. 
何需執著身分,同一個價值觀,我們就是同胞;不同價值觀,我們便相殺。
范松忠 吾爱人类公敌!宁做伊朗犬,不做中国人!中国、中共、中文,都别想奴役我!习来曼尼和王培尔,来找我啊!有种加我实名制微信抖音啊!我死后,能求得一面美国国旗披上烧掉,或把我烧掉撒入大海,死无葬身之地,也不进中共方舱。誓死反送中,绝不落叶归中!
到了自由世界,你可以自称任何人,不愿意做美国人的美国人都可以退出国籍后做无国籍人士。
所以,你可以声称你是中华民国人。当然,我不认可我是中国人,中国文化、思想,不说都不好,但基本和我不匹配,伊朗也是一样,伊朗勇敢的抗争者们,他们不该背伊朗当局的黑锅。

100美元的富兰克林说过,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请伊朗人明白,伊朗当局不配做我的祖国,中共赤匪也不配做我的祖国,我只出生在那里,没得选。
还年轻,经历会告诉你如何做好自己才是最重要也是最难的。
诚实的表达自己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
小粉红都是我孙子 品蔥的妖魔鬼怪可真是越來越多,支持代孕的賤人說自己支持女權,披著反共和基督皮的畜生開口就是惡毒的咒。可別你爹的碰瓷了!給姥子爬!
身份认同,一直很想讲这个。我很同意这个女主最后对于自我身份的认同。
对于品葱有些国人天天“你支”“桂枝”的讲,我只觉得这些人很可笑。
我事实上就是个中国人。我当然不以这个身份感到什么狗屁的骄傲和自豪。很多时候在海外中国人身份是个负资产,你要比其他正常国家的人更加努力自律才能获得别人真心的尊重。(真是无语,只是个陈述句“我是个中国人”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自动带有“我是中国人我感到自豪”的那味儿!这太恐怖了!)

但即使中国人的身份是负资产,即使我觉得要是生来就是米国人是加拿大人等等就好了。我也不会可悲到自欺欺人的去否认自己现在的身份。
我父母是中国人我出生在中国我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最关键的是我的护照仍然是中国护照啊?!这种情况否认自己是中国人,简直就太可笑可悲了吧。底气在哪里?你虚无缥缈的价值观吗?
如果真的想脱掉中国人的身份,至少先想办法把护照换掉吧?而不是像某些人,身在中国,拿着中国护照,然后意淫自己是其他国家的人?谁认你啊?你去别国大使馆问问别人认不认你啊。你的价值观可不认证你的国籍。
楼主的推荐和思考很精彩。我自己也遇到过一脸鄙夷得笑问我,是不是出中国才知道六四的他国人。

--
说下自己的一些想法。面对这类歧视,我觉得最重要跳出两个思维框架。一是,不要去关注要不要歧视的选择,因为那不是自身的课题。二是,要跳出中国/中华大一统观念。

如何面对,因为自己是Chinese/中国国籍持有者/华人/出生于中国的人/成长于中国的人,所带来的歧视,首先,需要把歧视课题主体分清。

他人对自己的歧视与否是,这是他人的课题,是由他来做选择,而非被歧视者自身需要做选择的课题。换句话说,他的目的就是要歧视你,无论他展现出来与否,他都是会歧视你的。作为被歧视的人,无法去改变自身被歧视的问题。

这里可以站着歧视者本身的角度去模拟,我在y国被x国人的小偷偷了钱包,我在这里可以选择要不要歧视x国人,“x国人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x国人有z性”。但是我在这里,同样也有不歧视x国人的选择,也可以思考,为什么y国街上会有小偷?或者,我该如何解决自己被偷钱包的问题。

其次,理清了作出歧视的选择是他的课题,就是要面对自己被歧视所感受到的情绪。

也就是,我因为我是【Chinese/中国国籍持有者/华人/出生于中国的人/成长于中国的人】而受到歧视,我该怎么办?

如果是我,我会说,我虽然出生于中国,或成长于中国,或祖先来自于中国,但我不认同我的中国人身份。前者我没办法选择,出生即被设定好的。但后者的文化认同是我可以选择的。

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很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但是,这个【Chinese/中国国籍持有者/华人/出生于中国的人/成长于中国的人】的分母范围太大了,就跟一个物种品类所涵盖的范围一样大。如果不跳出这个框架,不去以更小的省/城市/地区来寻求认同感,就摆脱不了被狙击辐射到的命运。
四邑漁農牧工商總會 看名字,江會四邑人,SK1730 / Z25982 / Y7080 +,Z26038+
又一個斷梯人


瑞士韓國越南吃狗。瑞士越南吃貓
赛博理想国 致力于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的实现
我不认同我是中国人,因为中国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不仅有地理属性还有政治文化属性,所以从地理上我可以是东亚人,从人种上可以是华人,从文化政治上可以是民国人。总之,我的身份认同一定与中共毫无关系
正義終將戰勝歸來 在權力的遊戲中是誰背叛了歷史,在沸騰的歡呼中淹沒我的怒吼。
《我在伊朗长大》还有个名字叫《茉莉人生》,十几年前看过两次,印象最深的是结尾时讲述主角的奶奶有一个习惯,把茉莉花瓣放在内衣里,这样奶奶身上一直散发茉莉花的清香。

当年通过这部动画电影了解到原来伊朗并不一直都是男人大胡子女人黑袍加身,曾经的伊朗也是比肩欧美的世俗化国家,直到伊斯兰革命的倒行逆施伊朗就退化成现在这个样子。

就目前的现状来看,天朝在包帝的倒行逆施之下,虽然玩的用的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国际化,但是人们的思想却越来越倒退,极左思潮泛滥,理性的讨论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遍地对自由民主普世价值喊打喊杀的战狼粉蛆义和团,从正能量一词被提出之后民间就极少再有批评他们的“负能量”,只有一帮“舔共灭洋”的义和团发出的令人作呕的“正能量”。

在身份认同的问题上上我并不认为中国人就矮别人一头低别人一等。诚然,在共匪的祸乱之下现在国人的名声确实臭了大街了,但是我坚信只要共匪被历史的车轮碾碎我们的子孙后代还是可以成为受他国民众喜爱尊重的人。

一个小区的物业祸害业主,业主应当赶走物业而不是自己搬家,否则就是上了物业的当。
身份认同,有很多维度吧
像楼上很多人口中的身份,根本不是一个范畴内。
如果从普遍意义上说,应该是法律意义上的吧 就是看你是哪国国民,拿哪国护照。

除了普遍意义上,也可从文化上。
比如我以后可能会拿日本国籍,但从文化上来说,我就是个中国人。因为我一把年纪,中文的文化熏陶是主要,已经几乎无法改变。
但我孩子在日本出生成长,即便他还拿中国护照,从法律上可以说是中国人,但中文文化对他影响极小。
从文化角度,他不应该算是中国人。

像姨粉那种口嗨的哪国人,没啥讨论的意义。
juancarlos2009 Deutschland über alles in der welt
這個電影我看了兩次,兩次看完都覺得聼傷感和無奈。我其實隨著年齡增長和這10年的經歷改變,我也慢慢失去了身份認同,不過我不覺得這是一件不好的事情。

以前會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文化層面,但是漸漸長大,去過不同地方生活旅遊,就覺得,其實我是什麽人,又有什麽重要呢?而且我更愿意去吸納不同地方的元素到我的身份認同中,慢慢地我已經不止只有一種身份認同了。

我學法文,學英文,在學習的過程中,我接受了他們的文化和部分價值觀,以及一些思維方式,在其他國家生活的時候,也會感受到當地社會的氛圍,當地人民的一些觀念習慣,加上我自己的個人的對這些地方的情感,我覺得我認同的,讓我有歸屬感東西也慢慢多起來了。而最近這些年中國發生的變化,也讓我對很多事情無法認同,所以我現在也不能說我是哪的人了,我就是一個人吧。

所以如果有人指著我說我是支那人,中國豬什麽的,以前我是覺得很難受的,現在我心裏面也比較平靜了,也許是一種解脫吧,我不用再背負著那些被灌輸的所謂的身份認同,國家觀念什麽的,畢竟那些東西不是我生來就想要的,是沒得選的,被硬塞的東西。
我想起我在国外遇到的一个摄影师,满头白发,看衣着举止就非常有教养,他听到我是中国人,张口问我香港是怎么回事,我们聊了一会儿,他临走时告诉我,他是波斯人。
他大概就是伊朗的流亡者吧。
不承认伊朗政权,可以叫自己波斯人,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考虑……叫自己汉族人?
很好的问题, 很赞题主的想法. 题主所说的这些每个听过事实的人都经历过,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应对方式: 有些人听了变反贼, 有些人变成逆向民族主义者整天脱脂费拉的, 甚至有些人变成了粉红, 因为不敢直面那些现实, 将思想躲进共匪的述事里才能心安. 我认为你的想法是这些应对方式里最正的那种, 我也是这个想法, 努力做到不卑不亢.
从小被共匪洗着, 当看到黑历史事实的时候会非常难以接受, 人的反应跟受了重大打击是一样的(说实话, 我至今都不敢去看64的细节,  我怕自己心理上接受不了, 知道这件事存在就够令人悲伤了).我认为"悲伤的五个阶段"也适用于看到真相以后的反应: 
在面对令人悲伤的变故——特别是死亡——时,人们要依次经历否认(denial)、愤怒(anger)、讨价还价(bargaining)、抑郁(depression)和接受(accpetance)这五个阶段.


共匪国的历史包袱带给我们的身份认同是会挣扎一辈子的, 换了护照都不能完全解脱. 

我自己应对历史包袱的方法是以下这几点, 也许你可以参考.
第一, 对抗洗脑. 共匪国给你你洗脑的结果就是你潜意识里会认为自己=家=国=政府=共匪党, 这些概念成了一体, 辱哪一个就等于辱你自己. 共匪就是想要一旦有人说"中国哪里不好", 你作为一个个体而不是"中国"就会下意识地感到愤怒. 你先要意识到这种洗脑是真实存在的, 然后才能对抗这种洗脑; 而且不是说你这一刻认识到自己被洗脑, 下一刻对事物的反应马上就不同了, 受过共匪国教育的人这种思想方式根深蒂固, 会有很多反复, 做反贼多年也会有粉红情绪复发, 需要经年累月地在脑中对抗共匪植入的思想.
第二, 做到"实事求是", 锻炼逻辑思维, 养成从正反两面乃至多面看问题的习惯. "实事求是"是个非常好的实践(共匪根本做不到, 缺啥喊啥), 就是尽量理性地去思考, 尽量把感性因素去除, 去寻求客观事实. 当别人提出对共匪国的意见和建议时, 尽量把情绪压制下来, 去思考背后的事实. 比如别人说共匪国人吃狗肉, 那可以想想, 是不是事实? 共匪国人吃狗肉是铁打的事实对不对, 你先承认这个事实, 然后可以去查查引申因素, 比如其他国家吃不吃, 为什么对吃狗肉这么敏感, 等等. 经常把自己抽离出来去理性思考这些问题, 就能少一点觉得"被辱".
第三, 可以看看阿德勒的心理学, 学习他提出的"课题分离"思维方式. 别人来辱你, 跟你生气, 这两件事实际上是可以分开的, 你完全可以选择怎样应对, 或者根本不应对. 他来辱你, 这只是身外发生的一件事而已, 并不是跟你的生气有因果关系.
第四, 接受世界的黑暗面, 也接受自己的负面情绪. 负面情绪绝对不是一定要被消灭的, 别要求自己时刻都快乐. 你就算不是生为共匪国人, 也逃不过人生的苦. 而且别闷在心里, 要去疏解. 觉得被歧视了, 就骂回去, 生气就生气, 做不到课题分离也没问题, 承认这个情绪, 解决这个情绪. 留学可借用的心里咨询资源很多, 很多学校都免费提供一些心理咨询session的, 你也可以试试.
希望我们都可以尽快达到最后那个阶段, 跟自己的身份和解. 
yajusenpi 加速工程师
我至今仍然不太明白,为何人类能接受异性的性别认同却不接受异国的身份认同,我就不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不是完全因为中共,而是我跟中国人的想法和习惯已经不同,认同感也跌到最低,我也羞愧于和中国的一切有关。

做我自己不要理会别人眼光这点很重要,但我认为结果不应该是作者在别人眼光中屈服自认自己是个伊朗人,并接受伊朗的身份认同,同样不要因为别人认为你是中国人你就要接受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正如不要别人认为你是男性你就必须强迫自己接受男性的性别认同。性别认同平权已经走在前面了,身份认同平权为什么这么遥远?为什么出生在中国,或者别人认为你是中国人就一定要承担中国人这个身份?

我希望有朝一日住在中国的身份认同异见者可以很骄傲的跟全世界说:我不是中国人!
白头山伟人金正恩 卓越した領導者、 最高司令官、 革命武力の最高指導者、 不世出の先軍統帥者、 党・軍・人民の最高指導者
本将军认为,并不存在所谓“危机”
你觉得你是中国人 我不认同但是不反对
因为这是你自己的想法,不需要他人同意,也没必要强加给别人
但是同样的,我不认为我是支那
也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和同意
包将无包不负韭菜 占占占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占点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占点占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灬___
品了品,有点儿反贼鸡汤的内个味儿,哈哈。
比起这个,我更关心的是,外国人都知道六四吗?大多数人都懂中国政治中国历史?
流光岁月 我的岁月静好,靠你们墙外负重前行
这种东西多虑了。毫无意义。没必要。
秦一统六国之前,,各国人还齐楚秦燕赵魏韩呢。
现在全部都不存在了。
非要抓着一个国家身份不忘。
就跟换了班级的小学生纠结谁是自己的班主任一样。
还班级荣誉感呢。
除了让自己纠结犹豫外,
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

谁会教人们在乎这个身份并重重宣扬?回到清朝,
反清复明的策反者会在乎会强调,,晚清当朝统治者会强调,反贼孙中山也会强调,当然他赢了成了国父。
如果你真的认了,,就接受随之而来的价值捆绑咯,
高举爱国旗帜,准备为它牺牲吧。
身为混血儿,非常不幸的是我的母亲是一位种族主义者,她坚持她自己的种族比我的父亲更加高贵,因为她与父亲感情不好,所以她经常冲我身上发泄。而作为一个混血儿,在两个种族的群体中都不被接受,哪怕我可以说流利的语言,但是因为长相,仍然被识别出不是“自己人“。在小时候我非常自卑自己的身世,为了融入其中一个群体所以不停地贬低另外一方种族,甚至在大家面前自黑。坚决不吃中国食物,什么都避免中国,恨中国恨共产党,在其他种族面前不停妖魔化中国。长大之后我经历了很久的思考,去了很多地方旅游,见到了很多人,这让我思想变得开阔。我开始接纳自己的出身,并且不以为耻。我不觉得人的种族会有高低贵贱,开始以平常心去接纳与我不同宗教信仰的人群,我交了很多新朋友,每天都很开心,自己可以与自己和解。我会吃自己童年喜欢吃的中国食物,也问候在中国的家人。一个人的出身不能选择,但是坦然的接纳它,面对它,做自己就好。
新年除习日 南望王师又一年
消滅支那恢復中華,這才是一個中國人應該干的事。中國是中國人之中國,不是滿清也不是黃俄的。把支那和中國劃等號,那是支那人乾的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韩国艺人,未来公司理事,憧憬我司前辈郑允浩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0-23
  • 浏览: 25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