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败选,代表民粹主义的失败、传统菁英的胜利吗?

https://i.imgur.com/njs6cDu.jpg
一名韩国瑜的支持者在观看总统选举的结果。 RITCHIE B TONGO/EPA, VIA SHUTTERSTOCK

该评论节录自纽约时报

韩国瑜的民粹主义为何会失败
NATHAN F. BATTO 2020年1月13日

民粹主义曾被认为是制胜之道。随着执政的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以人们对台湾国民身份认同受到威胁的担忧为主题稳步地展开竞选活动,倾向于与中国保持密切关系的国民党有让自己落为永久性反对党的风险。民粹主义似乎为国民党提供了一条出路。

毕竟,民粹主义的承诺曾帮助国民党候选人韩国瑜在2018年底的地方选举中获胜。

然而,在周末的大选中,同样的策略让他和他所在的政党遭到了惨败。韩国瑜不仅没能争取到新选民,他甚至没能保住许多传统上同情国民党的选民。蔡英文以57.1%的得票率连任台湾总统;民进党在台湾立法院的113个席位中赢得了61个。

正如许多分析人士预测的那样,民进党的胜利部分得益于它成功地将大选拉回到主权和身份认同等传统议题。蔡英文经常提香港的抗议活动,提醒选民中国构成的威胁。

不过,民进党胜选代表的不仅是对国民党向中国献殷勤的拒绝,也是对韩国瑜民粹主义演说的否定。

韩国瑜的政治演说充满了民粹主义主题。他声称了解人民,在反对懦弱精英上代表着人民。他说,台湾曾活力四射、繁荣昌盛,但由于蔡英文政府把自己的利益置于人民利益之上,如今社会停滞不前。在去年12月初的一次集会上,韩国瑜指责领导民进党的“小集团”。“他们吃香喝辣,”他怒斥道,“派系互相分赃。”

民进把韩国瑜描绘成一个无动于衷的人,一名对竞选总统比对解决高雄市的问题更感兴趣的市长。支持政府的人声称,韩国瑜没能控制住登革热的爆发,他在监督救灾工作上吝惜钱却不惜出席昂贵的晚宴,甚至还批评他一直睡到中午。相反,蔡英文在解决基本民生问题上取得了诸多成就:提高工资、降税、增加受欢迎的社会福利项目的支出,以及努力防止了肆虐亚洲大部分地区的非洲猪瘟蔓延到台湾。当媒体报道韩国瑜曾在台北买下后来又卖掉一座豪宅时,民进党指责韩国瑜是房地产投机商,利用自己的政治关系牟利。

在2019年一年里,公众对韩国瑜的信任度大幅下降。据新闻网站《美丽岛电子报》发表的台湾最受尊敬的民意调查员之一戴立安的调查,受访者中表示不信任韩国瑜的比例从2019年2月份的逾27%上升到了11月份的约57%。韩国瑜在独立选民中的支持率从2019年2月份的41%下降到12月份的不到15%。就连他在大本营国民党中,同期的支持率也从近89%下降到了66%多一点。

全文详见连结
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00113/taiwan-election-tsai-han-populism/

韩国瑜拥有一批死忠支持者,也同时引起大量非议。他时常抱怨,已被「黑韩产业链」团团包围。本篇评论在结尾指出,除了在两岸议题的表态,最终「民进党说服了选民,韩国瑜是一个糟糕的民粹主义者」,你认同这样的看法吗?

近几年来,民粹主义者在各国都非常盛行。他们声称能够代表人民的真正声音,嘲讽传统的政治精英不够接地气。事实上,在投票之前。品葱也有类似的讨论,将韩国瑜与川普作比较,美国大选这样的结果有可能发生。

你认为,这一次台湾大选韩国瑜的挫败,代表着民粹主义的失败,与政治菁英的胜利?或者说,这只是韩国瑜个人的失败,因为他没有成为「成功的民粹主义者」?

身为台湾人的你,觉得在2018九合一选举与2020总统大选,韩国瑜的公众形象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我不未來台灣未來的總統會莫名其妙拿性器官開玩笑,不會說什麼屁眼,不會偷改見面地點還暗指別人遲到,不會一輸就抗不住壓力說民調造假,從種種事情上來看,韓國瑜當選絕對是災難
刘胡兰 “但是”后面,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
我个人对韩国鱼的观感是2020年,越来越多的人看他那一套看腻了。。。

刚开始出言不逊,还能吸引注意力,引起讨论,时间长了,会觉得他就是个教养差的人,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招?

世界变化太快了,也就是几十年前,黑人白人是不能通婚的,女人是不能出去工作的,LGBTQ是犯法的。。。

几十年后,在大多数发达国家,这些都被划为歧视的范围。 我完全能理解某些保守派的人会觉得现在自己才是被歧视的那一方。。。毕竟被剥夺歧视别人的权利,感觉上跟被剥夺真正的权利一样糟糕。。。

这时候出来个支持自己观点的候选人,当然会觉得一下子又能呼吸了。

所以民粹这几年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都有反弹,恰恰从侧面说明思想改变的速度超过了一代人愿意接受的程度。
先不提中國因素,因為我認為中國2019整年豬一樣的表現,韓國瑜就算比2018強十倍,只要被認為和中共不清不楚一樣會落選。

2018的韓國瑜給人什麼形象呢?真誠、風趣、善待基層、苦民所苦,這種形象的人指出民進黨的腐敗與無能無疑有著相當的說服力,選民是相信他塑造出來的形象的。這種迥異於國民黨傳統菁英,與傳統民進黨人蔡啟芳、朱星羽形象倒是更接近。高雄從第二城市慢慢變成被並列和追趕的六都,有焦慮感的選民自然會對長期執政的民進黨不滿,在大雨下出幾百個馬路坑洞時就起風把韓國瑜吹上天了。他的對手又是陳其邁,雖然韓國瑜並沒有攻擊他,但是陳其邁的貪污爸爸陳哲男和代理市長的經歷(高雄過去民進黨執政有他一份),選民都沒有忘,都是陳其邁的沉重包袱。

韓國瑜2019的敗筆算是得意忘形,北農、高雄國民黨主委時期可能是因為覺得自己人生就在這退休了反而還比較認份努力,選上高雄市長後面對韓粉們拱,在黨內開始總統民調時曖昧不明想黃袍加身,找來郭台銘時氣急敗壞喊出中槍說,又提了五點聲明圖窮匕見,之後石油政見被質詢問有無白紙黑字、豪宅外遇被揭露等等徹底擊碎他在鋼鐵韓粉群體以外人民眼裡的金身。

至此真誠變成「溜之大吉,酸」、風趣變成油腔滑調低俗不堪(屁眼、玩女人等),信任已經土崩瓦解,一個不被大眾相信的人,就算基本盤鞏固再穩,又有何用呢?民粹要成功最基本的就是要有多數民眾願意相信你啊。
Miyavi01 天下烏鴉一般黑
傲慢自大不傾聽民意,這是他給中間選民的印象。

他的黑韓產業鏈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網路滿滿他的迷因圖,如果他不自爆哪來的素材呢?
參選的態度始終是:「韓國瑜跟他的團隊永遠不會錯,都是別人的錯!」

罷韓遊行 如果深入了解Wecare罷韓,民進黨不是發起人 (當然部分附和的民進黨人士也有參加)
是各大公民團體組織促成。

但韓國瑜面對50萬人上街罷韓沒有虛心檢討,反而先在臉書貼上一張「光復高雄」布條的一角,大酸「台灣民主史上最大的一塊遮羞布」,事後受訪更嗆罷韓號稱50萬人,「但是不是有48萬人躲在布條裡面,2萬人在街頭?」酸稱人數造成的假象,「比劉謙變魔術還厲害」。

市民要上街遊行,就要被市長污辱,民主的言論自由,變成民主的遮羞布?
他真的有將不同人民的聲音聽進去,並試圖改善歧見嗎? 

從政見會到辯論會,主軸都是在攻擊民進黨,難道他忘了他是參加政見會嗎? 
另外再檢討他人前,先搞清楚自家國民黨做的虧心事會有比民進黨還少嗎。

「愛與包容」是韓國瑜的競選主軸,現在看來就是各種諷刺。

他~ 沒有超越藍綠的本錢。
他~沒有民主自由的價值觀,無法尊重不同的聲音,剩下訕笑惡毒的語言刺激他人。
他~活脫脫的獨派人士【陸獨】,只有面臨到中共的痛點,他一律稱不知道 不清楚帶過,針對台派問題,則是惡質回應。

不尊重媒體、不尊重反對他的聲音、對於民主公民權的漠視,這種人哪來的資格成為民主法治國家的總統呢?
韩国瑜跟内地某些粉红的样子差不多,旗帜鲜明的歧视少数族群,听不进反对意见,把稍微理性的观点都打成是对手故意抹黑他。
吳樂天 進廠保養中
民粹還是有的       看他的總票數就知道了

民粹是有極限的        看立委選舉失敗        就知道極端主義         難成大事

韓國瑜的開始        是成功的        塑造出一個有別於國民黨老屁股的形象

韓國瑜的最後         是失敗的       能力道德有限        各種醜聞纏身      失言不斷       從救世主        漸漸變成小丑

繼續擁抱民粹       國民黨跟韓       都會逐漸式微         繼續反智       會讓更多人拋棄國民黨跟韓總機

國民黨無法跟中共切割        以後大概難選了
國民黨無法讓新一代成長      以後大概也難選了
國民黨無法拋棄韓這個負資產        還要迷信他有票房          以後大概也不用選了

韓能那麼多票        除了民粹       還是中共在台深耕十多年的總動員        加上數百億的資金       不計成本的投入        可一而不可再

維尼熊被騙那麼多次        下次就不會那麼好騙了

中共引以為傲的經濟        再接下來幾年的經濟下滑         吸引力也會逐漸減低

用比較形象點的講法       2016年的中共     還可以拿經濟吸引人          1990的中共        還能拿什麼來吸引人勒
VR46 普通咸鱼,坐等退休
韩国瑜最大的问题就是,他跟中共的行事风格太像了,用一些激烈的口号煽动狂热派粉丝,通过山呼海啸的气氛制造压迫感,对于跟自己立场不同,甚至只是意见不合的一方就穷追猛打,更要命的是,直接在媒体见面会上大骂媒体,搞出似曾相识的“暗黑势力”说,恐怕这一切都让相当多数的台湾人太熟悉也太反感了——因为中共的洗版战狼和外交部耿爽天天在做的也就是类似的事情
Hker 自由仍是會開花
我覺得民粹主義者要成功的其中兩點是表現出「愛國」和「強勢」。民粹主義支持者大多數是社會中的典型保守群體(例如歐美的白人男性),這些保守群體往往是有濃烈的愛國情懷,而且喜歡「強勢」的形象。而韓國魚遇上香港運動「我不知道我不清楚」的表現,恰恰讓人認為是「賣國」和「軟弱」。
Marschiert01 論壇廢人
連自己上青年向網路節目的最後正向宣傳機會都被自己搞掉了

和往常一樣 
重要需要表達立場的問題一直在顧左右而言他
反之當眾表演什麼膝蓋走路

請問這項膝蓋走路才藝表演跟你的治國論述有什麼幫助?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對於自己立場妥善表示而且堅定的總統候選人  
而不是一個上節目面對必然被問到的問題避而不答的小丑
Acca0429 最近開始採取旁觀角度,看他們靜靜的做死
與其說民粹主義還不如說他試圖營造民粹形象
但是卻大失敗

民粹應該是要講出民眾的聲音,但他執著於鞏固自己的小團客群
當初一開始他的形象還沒跑掉,感覺讓人耳目一新,好像可以讓他當當看總統
但是你重複聽他的演講就會發現這個人腦袋瓜裡沒有任何內容
尤其他又是那種一嗨起來口不擇言的人
面對問題也是跟中共一樣推拖不回答,我相信正常人應該沒人想讓智障當總統

他敗選原因是因為中共,台灣人民要利益的前提就是也要民主

***
值得注意的是:
他很會煽動式演講,甚至他最後的敗選感言也是,有沒有發現雖然他的用詞語氣都很平和,但是他每說一次“請大家冷靜”,之後韓粉都更躁動?

甚至個人認為如果放任這個人不管,以後一定會成為民主國家的威脅,因為他真的很擅長煽動
有一種現象叫瘋狂群眾效應,我絲毫不懷疑未來某天台灣跟中共打仗的時候,他肯定會煽動民眾

如果我是美國,肯定在他被罷免之後,事件平息過一段時間,找個理由把他關起來,甚至連理由都不找就把他直接處理掉
(反正明面上不被發現就好)

甚至中共有可能派人暗殺他推給小英跟美國,激起韓粉的憤怒,因此這部分操作要很小心
konami 請明澤姊姊跟我進行以結婚為前提的交往!
首先感谢邀请。前面已经有许多葱友讲到他2020败选的原因,我仅就他崛起的原因做一点补充。


韩国瑜成也共产党,败也共产党。为什么他能选上高雄市长,又引起热潮,其实跟2020国民党败选的原因刚好是一体两面的:


第一先宏觀來看,2018时,民进党执政让民众不满意,多项进步但缺乏沟通、手段粗糙的改革,让保守派恐惧,让利益受损者感到屈辱跟不受尊重。2020时,这份不满意还是在,只是暂时被主权的恐惧,跟对韩的不信任淹没了。  


第二是團結度,2018当时,民进党并不团结,陈其迈长期待在中央,地方并无强力派系支持,但他并非前市长陈菊所属的新潮流一派,所以菊系人马并没有全力辅选。2020时,英赖曾经有路线之争,但最后还是团结在一起了,国民党呢?仍然各自分裂。


第三跟高雄的體質有關。原高雄市区还是直辖市时,因为「重北轻南」,获得的资源长期不如台北市,这在八零年代就多次被提出过。而民进党在高雄执政多年,除了本身执政缺陷,用人唯亲,又遇到陆客锐减,对于高雄的观光服务业确实造成了冲击。县市合并后,原高雄县地区的农业乡镇,感觉并没有充分被照顾到。這也是「又老又窮」論述的由來,成為攻擊綠營的最好理由。但韩在高雄几个月,就怠职参选总统,所有问题原封不动,无一解决,如何说服高雄市选民,韩不是在利用高雄人?


第四,說到個人選戰策略:
陈其迈团队的选战策略过时,而且严重错误。那种迷信基本盘的打法,差不多是十年前的选战打法。我在好多造势场合,看到他们还是言必称美丽岛事件,企图唤起深绿基本盘,但美丽岛事件已经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八十后年轻人光听那种老式民进党选战主打的悲情旋律跟反国民党旋律,受打动的其实很有限。
陈的政策口号:工业4.0,是一个不易解释的概念,跟韩简单、粗暴、贴切生活的口号一比,谁更能唤起认同呢?
2018选举时,韩那簡單的口号还不须要被检验,因为他还没当选,但2020,他已经怠职参选去了,口号一项都没兑现,也完全看不到想兑现的意愿。而且在选战策略上,韩的表现几乎自绝于中间选民,认为得韩粉就得天下,那是市长选举的打法,总统选举能这样打吗?


再來第五點,是個人魅力,不能不承認,韩国瑜作為朋友,是有魅力的,但似乎不適合擔當大局。當時,陈其迈跟韩国瑜个性刚好相反,一个内向、放不开而多棱角,一个活泼、敢讲而滑头。陈一脸白领貌,很有泛蓝精英味,韩则衣着朴素,像个普通中产商人,反而接近南部人看惯的泛绿草根风格。

陈平时表情僵硬,一急起来,讲话就不够清楚。韩则是口才便给,在台北市议会跟王世坚交手那段影片,圈粉无数。何况有当时声势尚盛的柯P加持。陈又有父亲陈哲男贪污的包袱,韩则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公众视野内,黑历史尚未被挖掘出。到了2020年,韩就像个蜜月期已过的妻子,活泼变成油嘴滑舌,敢讲变成言语粗俗。

2018的市长辩论会,他明显没有准备,但陳的口才亦不能說很好。到了2020的总统竞选辩论会,他还是没有讲出任何实际的观点。他低估了选民的素质,似乎被民进党当初那种只要保持草根性跟本土论述,选民就会买单的迷思,套住了自己的脑。事实证明,选民还是有眼睛的,而新一代首投族对于主权的焦虑,更加深了对他的不信任。


综合以上五点,就算沒有当初红色势力扶持,韩要在高雄市跟陈其迈打个平手,恐怕不是没有机会,只是紅色勢力幫助韓流外流,擴大到全台,擴大了戰果。现在,红色势力反過來成為一剂毒药,让他在自身缺点外更雪上加霜。会输這麼慘是必然的。


最後講個軼事:韩刚开始宣布参选时,高雄根本没有人认识他,当时他就一台车,一两个人,去地方宴席上跑摊,打知名度。地方士绅对他大多客套的保持距离,某些人甚至没有遵循地方政治的公关常规,以主人身份带着他敬酒,介绍地方重要人物给他认识。毕竟高雄十几年来都是民进党的天下,没有人认为他能赢。不过韩似乎也不以为侮,还是笑笑的。这些冷待他的地方士绅,谁能想得到在半年后,「韩流」横扫全台湾。但毒树终究无法结出香甜可食的苹果,或许十几年后,他又会变成无人认识的那个韩国瑜,新一轮的地方人士看到他,仍然是礼貌而客套地,向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寒暄。
高雅土豆 維尼寫詩
他太自大了,還得罪媒體(蘋果日報),結果就被報復了(壹週刊在選前報導他曾經諮詢移民加拿大、新莊王小姐事件,而且語氣超酸www),本來就已經得罪一票人(烙跑市場、主權問題)這下還爆出醜聞,讓大家對他印象更差。
Childhoodagain 死而復生childhood 重生
先說結論:
在我看來這次選舉的結果是台灣人民選擇進一步本土化與中共中國劃清界線的結果. 今天不管國民黨派出的是哪條魚,都不會改變選舉的結果.民粹主義兩黨都會用,但歸根究底還是台灣人對於中共的抗拒,用選票做出了選擇.

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韓莫名其妙的開始爆紅網路聲量空前,他在我的認知內是一個有些油嘴滑舌的外省二代,這種人在眷村還蠻常見的,可能就是我們身邊喝完酒就開始誇誇其談的「張叔叔李杯杯王教官」,當他真的當選高雄市長時我真的很意外,因為以他的資歷實在看不出有何過人之處,再後來看他的市政團隊就大概明白是什麼樣的人聚集在他身邊了..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事是他居然代表國民黨出來角逐總統大位,而這距離他答應高雄人民發大財不過短短數月.我相信從那時起應該很多人都開始投下了不信任票.
他可能不是國民黨中的菁英,但也絕對不是庶民平民,他是國民黨地方派系推出來的白手套,又因為早年赴北京而自有與中共接觸的管道,為人圓滑左右逢源長袖善舞,在國民黨黨中央因為黨產凍結而處於劣勢時趁機出道,國民黨中央也只能硬著頭皮支持下去.但要注意的是國民黨中的菁英層並沒有真心去協助他,幾乎都有意無意的與他保持距離.
他在選舉中善於利用社會矛盾去煽動仇恨,從2018-2019以來他一直都是這樣操作,但時間會證明一切,時間拉長讓越來越多的人發現他的空泛無為信口開河.他其實一直都沒有變,只是更多人看清楚了而已. 
窒息中求生 劫后余生
  民粹有一个关键的基础条件,即经济崩溃。德国当年就是这种情况。川普的情况还不算绝对的民粹主义,他的当选还是有一定客观因素的,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忽视了网络力量,而在施政策略上又毫无建树。
  而韩国🇰🇷🐟用民粹用得几近粗暴,但却忽视了台湾目前最大的民意要求,那就是台湾人的安全需求,而不是台湾国的安全需求。
  所以,民粹主义并不是万能的。只能当作一种影响力传播的方式,而不是任何时候都能得到普遍的认可。
  民主制度下,需求,即民意所向,才是政治的关键。
  美国大选中杨提出的“自由红利”,也算一种民粹,但那同样不是大多数美国人认可的需求。
其实韩国瑜有一点一直让我觉得奇怪,事后只能去想想原因。

既然是民粹,那应该是紧贴民意,那台湾人对香港事件的反应其实是很普遍的担忧。但为什么韩国瑜在表态上远远不如蔡英文,甚至还不如柯文哲。

这就是这种“韩国瑜式民粹”的问题所在。

背后的原因,我觉得是两个:

1.国民党实在是太老了。年老的人,年老的思维,年老的民意反馈机制,使国民党对这些紧贴年轻人民意的话题,完全失去准备。

只是表态而已,其实只要韩国瑜有合适的表态,至少是迎合一下民众对香港的想象,韩至少不会输得那么惨。

有人说国民党不习惯这种表态,你看马英九到今天都说“平反XX”,其实国民党有很多在九二共识前提下的对香港的表态方式,问题是他们不去讨论,不去思考,自然就没有表态。

何况,本身九二共识都是虚的东西,不是吗?

因此很多人在选后都一针见血地说:国民党如果不年轻化,就只有泡沫化这个结果。

2.国民党背后的中国因素,这一点在上面很多留言者都谈到了,就不多说。

————
民粹主义的本质,其实是精英主义。
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比喻,说一群乌合之众,是一堆“0”,而精英则是“1”。
无论多少个0放在一起,都只是0,但当一个“1”放在这些“0”前时,就是无穷的力量。
000000000000
vs
1000000000000
所以民粹和精英其实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但国民党可能还是低估了台湾民主的成熟程度,台湾年轻人的政治素养。事实上在2018年选举,国民党用民粹骗了民众后,稍微高质一点的台湾民众已经觉醒了,并且发现了国民党精英主义的本质。

其实国民党是忽悠,根本不是真正代表民意的,在香港事件的民意捕捉上,更是得到了印证。
如果我們將民粹主義解釋為政策傾向農工司機保全下層階級的話,民粹主義還是有其魅力存在。
韓國瑜好歹擊潰了陳其邁(與陳菊),也在今年擊敗了郭台銘與朱立倫。

不過這次的敗選,我想從韓國瑜的形象與特質方面來聊聊。

康樂股長
韓國瑜就像是團體中負責炒熱氣氛的開心果,麻將、喝酒不是問題,喜歡在大眾面前搞笑,很有綜藝感,擅長背心經、膝蓋走路等奇怪雜耍。
他張口就來的不恰當玩笑、以及關於女人與酒的言論,確實是很中年男性草根的風格,這類的民眾對韓式笑話可能覺得一笑置之即可不用太認真,不過很顯然大部分人都受不了,大概連普遍大學畢業的青年草根階級都受不了。

散漫、說謊、易怒,愛面子

韓國瑜的個性相當散漫,市政質詢不準備、大選辯論亂答一通、常態性遲到,甚至連請假後跑行程都不怎麼勤勞;空頭支票亂開,還有薛丁格的追蹤器等造謠;沒事亂招惹蘋果、中央社、三立,被批評就說是黑韓產業鏈一率不認錯。
相對於其他政治人物來說,韓國瑜是一個喜怒易形於色的人,這點給人感覺很真,但韓國瑜的負面特質實在太多了,高雄市長亂搞至少是亂在國內,但總統在國際場合上這個樣子實在是無法讓人放心。

真假草根?
失業買豪宅,岳父家族經營砂石業,高額競選收支等真假草根爭議話題,都讓人想問,韓國瑜真的是草根嗎?
韓國瑜給人的感覺確實是很草根的,雖然存摺不怎麼草根就是了。


韓國瑜確實帶有民粹主義的色彩,也確實在今年大輸了,但韓國瑜能代表民粹主義輸了嗎?
我認為並不能這樣判斷,總統敗選主要還是韓國瑜本人的負面人格特質所導致,
誰還記得韓國瑜有哪些民粹或草根政策?
我想大多數人只記得發大財之類流於空話的口號或者挖石油之類的空頭支票,這就不是民粹不民粹的問題了,而是最基本的候選人誠信問題,
民粹主義在台灣還是有市場的,2018九合一選舉的韓流就證明過了,
只是當時的人們還不了解韓國瑜。
Daredeer 2020多事之年
因為反送中運動,他很多的言行被放到中間選民的眼皮下細細觀看,像是六月時候他對於反送中運動只能說不知道,到了十月說香港不港獨,中國放心這種言論。但是香港五大訴求沒有港獨啊!
就讓人會想的蔡英文說的「臺灣總統面對中國,膝蓋守不守得住?」的問題。
對反送中感到害怕的人來說,他的言行沒辦法給民眾安全感,很多過去的矛盾點也被一一拉出來檢討了。形象也就一去不回頭。
>你认为,这一次台湾大选韩国瑜的挫败,代表着民粹主义的失败,与政治菁英的胜利?或者说,这只是韩国瑜个人的失败,因为他没有成为「成功的民粹主义者」?

是的,我認為這只是代表韓國瑜與韓粉他們個人的失敗,這根本不是民粹與精英的鬥爭,而是正常人與白痴的鬥爭。

「共和」的意思,就是指民粹與精英互相溝通與合作。

2020大選,民進黨有共和,國民黨只有騙子跟白痴。

--

>身为台湾人的你,觉得在2018九合一选举与2020总统大选,韩国瑜的公众形象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單純只是騙子的騙局會比老實做生意還來得短命而已,世間之理皆然。
無紋水仙盆 李登輝才是台灣國父,孫文只是個純血KMT
  我是覺得不應該小看韓國瑜啦,拿韓國瑜跟川普比較好了,川普是一個有錢的商人(484成功的商人就很難說惹,他不是破產好幾次嗎?),當他失言或失敗的時候,人們會因為覺得他至少曾經有過實際的事蹟,所以對他容忍度相對會比較高;而韓國瑜如果形象再好一點,失言跟說謊少一點,多講幾個實際且具體的政策,這樣根本和川普有87%像,臺灣人搞不好就讓他過了
  而且我印象中北農的事情剛出來的時候,當時柯好像有給韓一些加持(兩人一起打吳音寧這樣,還有其他KMT的人也一起衝去打落水狗,超慘XD)。真的是幸好韓沒有選擇跟柯合作,不然我覺得民眾黨的票會明目張膽轉移到他那邊
  所以這次選舉代表民粹的失敗及政治菁英的成功嗎?我覺得要下這個結論還太早,但可以知道的是,至少我們不會讓不夠好笑的喜劇演員上台XD

  P.S.我更擔心的是韓竟然能吸到550萬票,選後還引起各種韓粉家庭衝突,代表共產黨那招文革鬥爭路線很有用QQ接下來就要看臺灣人的智慧有沒有辦法應對這種文革鬥爭方法惹
民粹主义是共产主义的根基,而精英主义则是资本主义的根基。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之争的本质,其实就是精英主义和民粹主义之争
下港囡仔 20代,台灣人
看留言真是學到非常多
謹回答最後一問:
個人在高雄的實地觀察:
2018的韓是說話讓庶民都能了解的人
2020的韓是說話讓庶民都能了解他是個智障的人

個人對韓的看法:
2018的韓是神棍
2020的韓是seafood(
我觉得韩国瑜败选恰恰是民粹的胜利,但蔡英文的当选则是台湾精英的失败
YELLOW鳝鱼儿 止包制亂
韩国瑜最重要一点是能力不足。
选他是选吉祥物吗?晚上喝酒白天睡觉,行程没几个就要打瞌睡了,脑袋里政见为零靠读稿和转机接幕僚,开口就是跳票骗人,诚信也有问题。除了丑角笑料十足,满足loser yy代入又有何用?其实原形毕露就连loser都要看破。其所谓奋斗靠的是老婆的派系力量和资产,养小三也是失业挪老婆钱...竟无言以对
民主信仰者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感謝邀請,關於這個問題,我有一些意見能提供參考。好久沒回答鹿兒的問題

我的看法是這樣,首先要定義「民粹」。
一部分原因是中國很喜歡玩文字遊戲,每次臺灣選舉結束,不合他們的意就說是民粹(註),把民粹在中文的意思混淆的很嚴重;
另一部分的原因是很多人搞不清楚政治,以為不合少數的意就叫民粹,絕非如此。實際情況應該視當時的狀況來判斷,畢竟民主的最基本原則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近來很多人會忘記這點。

姑且按照我的標準,把民粹定義為非理性的、暴力又脫序的政治家或政治團體好了。

按照以上的標準,那麼韓國瑜和他的韓粉們,完全可以當作民粹主義者,那麼他們的失敗當然是民粹主義的失敗,而且是受到理智力量反撲後的慘敗。


接著,開始回答問題:

民进党说服了选民,韩国瑜是一个糟糕的民粹主义者?
與其說是民粹,更應該說是韓國瑜無法說服台灣人,「他不會出賣台灣給中國」,這才是他失敗的主因。

你认为,这一次台湾大选韩国瑜的挫败,代表着民粹主义的失败,与政治菁英的胜利?
應該說只有一半正確,韓國瑜的失敗的確代表民粹政治的失敗,但不意味著菁英政治的勝利,原因可以從勝利方的民進黨去找。
民進黨這次的立委參選人很多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政治菁英,他們大多是來自不同階層和群體的政治素人,其勝利與菁英政治無關,而是臺灣選民渴望改變的心理在影響。

这只是韩国瑜个人的失败,因为他没有成为「成功的民粹主义者」?
我認為這麼說並不對,民粹主義本身就是非理性的,全靠煽動人們的情緒來運作,單就這一點而言,韓國瑜顯然非常成功,說他不是一個成功的民粹政治家顯然不正確。
如果真的要說,我認為是他的作風和生活習慣不夠有欺騙性,沒辦法擴大民粹的影響人群。

在2018九合一选举与2020总统大选,韩国瑜的公众形象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
2018年是滿口謊言,但具有改變僵化的政治現狀的人物,那時我無視他的話,將其視為太陽花運動的延續,寄希望於他可以打破藍綠的怪圈。
2020年是個到處撒野、丟臉,且私生活混亂作風糟糕的下流政客,更糟的是他肆意煽動人群情緒,將臺灣的社會撕裂為年長者的封閉落後,與年輕世代的開放進步兩個階層。


回答到此為止,希望有解答提問者的疑惑。

============================

註:或者可以這麼說,中國認為民進黨勝選=民粹,所以中國的說法跟他們其他的訊息一樣,看看就好但別當真。
第三新索多玛 共产党说1+1=4,你说1+1=2,可见1+1=3,不需要证据,谁拿证据谁极端,和共产党有什么区别?
我认为,既然是扭腰时报把韩国瑜称为民粹,那么什么是民粹就应该照纽约时报的定义来,不要把墙内语境或者你个人的理解套进去。
那么纽约时报认知的民粹是什么?川普就是一个,他背后选民们的那些立场——持枪合法化、反福利、反同性婚姻、低税收……就是民粹,而纽约时报所代表的那些高学历精英们的立场就是民粹的对立面,我们的立场是我们这些高学历的“政治精英”设计出来的,那些泥腿子也配讨论政治?
而在台湾,蔡英文,以及民进党的大量政客,推行的恰恰就是精英派的政策。事实上这也确实遭到了台湾内部许多保守派的反感。
但是这些保守派们就算再讨厌蔡英文,他们能因此就去支持韩国瑜和他背后的共产党吗?
事实上我们上品葱的应该都清楚,精英—民粹的对立从来就不是台湾政治的主轴,统独议题和民主—专制的对立才是。韩国瑜也绝不是死于民粹,而是死于共产党,尤其是共产党在香港的种种暴行。
但我们也得承认:纽约时报毕竟是一个主要面对美国人的媒体。他的宣传其实是为他们的政治观点,尤其是民主党服务的,因此他们在这里扭曲了真相,夸大韩国瑜的民粹成分——我不客气的讲:这篇报道就是一篇长篇黑屁。
韩国瑜败选,什么也代表不了,看了他的视频,宣布败选的时候竟然是哭泣的样子,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心尤不甘,难道真的是辜负了谁的样子?听说别人给韩国瑜下了大本钱,当选了只能是个二狗子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除推特、品蔥與medium,本人並不在其他社群活躍,請注意假冒現象| https://medium.com/@onedeeroneroad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19
  • 浏览: 74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