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问题已被合并到: 下跪维权是怎么普及开的?

青天大老爷, 父母官,万岁爷,习大大,为何中国人这么喜欢跪舔官员?

把官员,执政者称为自己的父母,爷爷。
把自己称为平头小老百姓,芸芸众生,小的。

在欧洲日本的封建时代,老百姓也喜欢这样称呼官员,皇帝吗?也会把官员比作父母,爷爷?
https://i.imgur.com/mXflCcb.jpg
中国的问题在于秦始皇中央集权,而欧日是封建国家,英国之所以可以率先于宋朝就有宪法,和封建制有很大关系,封建制过渡到民主社会要简单很多
庆丰自挂东南枝 自由就是能够回答“108×83”
这个主要是中国历史上就出现的,影响了无数代执政者和老百姓的文化元素——天命思想。

在西方,皇上执政需要政体的合法性,也就是名正而言顺。但是在中国古代,如果一个人得到了皇帝的位子,那么无论他是怎么夺得的,他和他的后代都继承了天命。可怕的是老百姓都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东西去跟着皇帝走,除非日子到了过不下去的程度,他们绝不会抛弃皇上即天命的想法。

*油管搜索“习大大之歌”,有神必高级黑创作。
中华男儿(政府下跪维权画面)
香港废青(港人勇敢抗争画面)
艾琳林霖0 你能體會到轉蛋時,主用號轉到5⭐,陪練小號轉到6⭐的感覺嗎?我感覺到了
所謂“跪”權,只有跪下才有機會被官看到。。。。。
一跪就跪了五千年。。。。
谢玉阳 那宪法就比天大嘛?
日本是这样的,日本的种姓制度比中国还犹有过之,武士老爷以下连姓的没有,见到当地的武士要行礼,不然你以为为啥丰臣秀吉被称为出世之人啊,农民当上关白,然后改了n次姓。农民伯伯受得剥削绝对比隔壁还要重。重到了日本在战国时期的一向宗暴徒杀武士老爷杀的贼爽,最后还是靠着信长老爷的腊肉策略分而治之,对上层腐败光头以利益诱导,对农民就杀杀杀才止住。

欧洲中世纪农民伯伯见到牧师老爷骑士老爷也差不多的。反正封建社会都差不多。这个没必要非去批斗什么支性奴性,当时社会的局限性就这样。

但是,问题在于中国时至今日还是如此,没有一点进步。这特么才是最离谱的地方。清末民国初好容易整出来的民主自由,文艺复兴的曙光就被腊肉直接挖了个坑埋了。腊肉也不能没干点好事,好容易砸烂了传统文化的一部分糟粕算不经意的做了点好事(虽然是为了方便中共统治,原子化老百姓),他的精神儿子习近平又把中医等”传统”捡起来了。说真的,腊肉要是知道了维尼又在这里推广中医,怕不是能从棺材蹦起来把维尼扔进去。
NZRdlClr5 懶得重複解釋,特別註明:我就是個喜歡用繁體字的大陸人,因為我覺得繁體字看著爽|反共反統反納粹反加速 挺港挺台挺圖博挺東突 自由平權支持者N'Z曼參上 夜露死苦
不是

父母爺爺這個叫法是默認「長輩是絕對正確的,絕對服從長輩是正確的」的前提
小粉紅也會說誰認哪國叫爸(台灣認日本叫爸、反賊認美國叫爸……)一個道理
「你是我爸,我都聽你的」這樣的思維
如果是現代化的平等的家庭,我對我爸沒有任何服從義務反而是我爸有養我的義務,那這立場就反過來了
而這種對長輩的絕對服從(美其名曰孝順)是儒家遺毒
英語裡不把官員、貴族叫爸爸爺爺,叫Sir, Lord... lord有主人的意思,例如landlord就是地主房東,稱上帝有時也會稱lord,中文譯作主。但是主人一詞雖然是有上下關係卻沒有血緣關係
叫Father的到真有,不過是神父……
习得性无助。。。可以看看编程随想大神对”圣君情节“的分析。

https://program-think.blogspot.com/2012/12/emperor-complex.html
你们都没说在点上。

这个英国人跟大清打过一次官司的时候就知道了,是不合理的司法制度造成的。

中国古代的法官和检察官是同一个人,普通人遇到纠纷除了巴结“大老爷”,基本没其他出路。

这也促致了英国租借香港,方便他们在一个小地方注册商行,方便用文明世界的法律经商。
国人历来被封建统治惯了,也就不存在什么西方的科学民主观念。可笑的是,百年前,鲁迅以及胡适等人提及的德先生与赛先生在这片土地上仍不复存在。这也是国人的悲哀。可以说,现在就是换了马甲的大清朝,甚至连清朝都不如。毕竟清朝还没有把老百姓监管到如此程度。当然,当时的时代监管能力有限也是一个因素。现在所谓的大数据,把每个人都变成了一个透明人。没有一点隐私可言,有的人说隐私又不能当饭吃。是,不能当饭吃,可一旦你发个言马上就可以传唤你认错,服软。李文亮医生事件毅是如此。为什么会跪舔官员,因为这是一个古代遗留下来的君臣谄媚文化。从古至今亦是如此。说正直的话,总是要吃亏的。所以有了识时务。为什么会盼青天,因为能给百姓做主,为什么会盼望圣君,因为君王不会错,错的都是手下办事的人。这一点看看50-70年代的历史可知。中国人还盼侠客,杀了狗官,为民除害。从来没想过靠自己,这也是可悲之处。所以,中国虽然历史长,不代表真的优越。中国人也喜欢把什么事情都上升到家,国,比如,国学。比如自然,传统。然后你想想这帽子,反自然,反传统。这谁能承受。中国现在是一个畸形扭曲的社会。它融合了古代的大一统。法家的法,法家的术。纳粹德国的部分,民族主义,社会主义的部分,资本主义的部分。所以很扭曲,乱象很多。古代,老百姓是跪求当权者,当代亦然。反观西方,为公民做事是duty,是使命。所以哪方先进不言而喻。问题出现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就是人治。也是悲哀的地方。期望,有朝一日,没有那么多“中国梦”。已经不是天朝了,该醒了,投向人类文明的主流。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欧洲中世纪几乎是政教分离的,皇帝(国王)没有那么大的权力。

该主题目前已经被锁定, 无法添加新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