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中国梦对手研究:如何评价郑永年和其政治观点?

https://zh.m.wikipedia.org/wiki/%E9%83%91%E6%B0%B8%E5%B9%B4

郑永年汉语拼音:Zhèng, Yǒngnián;Cheng, Yung-nien,曾用笔名:Mong Xiong;1962年2月- ),浙江余姚人,中国政治国际关系与社会问题专家。曾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主任,现任东亚研究所教授。他是《China: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期刊的編輯[sup][2][/sup]。

郑永年在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型纪录片大国崛起》中作为专家接受过采访,曾稱:大国外部的崛起的必然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此外,若國家制度不健全,就難以成為可持續的大國。

郑永年是親歷天安門學運後隨著遊歷多國的經驗,轉而支持中國共產黨發展價值觀的新左派代表人物。鄭永年是亨廷顿文明衝突論福山歷史終結論的極力反對者,認為此兩者的觀點偏頗和短視;他並認為,所謂「普世價值」是帶有侵略性的政治口號,並在世界各地釀成災難後無法收拾[sup][6][/sup]。其《中國模式經驗與挑戰》一書2010年成為中共中央黨校指定教材。

其核心觀點認為民主有多重不同版本與定義,並非歐美有單一定義權並且認為自己的制度就是最後完美模式,並認為不是民主法治而是法治民主,法治在前,因為先有民主之後產生法治的國家在世界上連一個範例也沒有,比如許多拉美、非洲国家二战后就有投票、多党制、宪政、自由媒体但依然國力衰弱法律混亂,而日本明治维新,新加坡的李光耀,甚至歐美自己都是先有法治觀念深入社會和經濟適當發展解決溫飽,之後再轉型由君主帝制到民主,反而較上軌道,但他同時也認為這個表像有欺騙性,因為多党制民主已經遇到新時代困境也提不出解決方案,在可見之年有可能逐漸被歷史放棄。[sup][6][/sup]因為多黨型民主在一定条件下是好的,如果条件變了,這種民主也会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政体。此外,民主制不必然等於普選;在人均GDP過低的情況下推行普選,公民易被收買,無法作出理性選擇。

郑永年認為,中國目前執行的制度其實是傳統儒家為主、法家為輔的儒法制度變形,皇权是垄断的,但「官权」是向全社会开放的,只要科举考试考得好的话都可以進入官場。只是传统的皇权转变成现在的党权,传统的皇权是以个人家族血統傳承驅動,黨則是一個意識形態組織,較大程度壓減了血統效果;皇帝不再需要姓同一個姓,可以從較大人群範圍內遴選;也就是透過「开放的一党制」達成內部多元性的競爭。尤其2012年習近平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成立了多個領域的領導小組吸收基層民意,本質是一種內部多黨制競爭辯論,但為了免除無意義無限期的辯論內耗,爭議點最後由最高領導人來下最終裁決,決定後大家就口徑一致對社會推行。但西方的外部多元制,不同意見就各自立黨變成多黨,裁決由四年一次的普選來總裁判,反而相對粗糙,且容易產生多年的內耗空轉。

鄭永年在《未來30年》一書認為,中國總體戰略路徑已經清晰了,毛泽东的30年主任务是分裂和混亂国家的整合;邓小平的30年基本是在搞经济建设,把物質生產力總量衝上來,把一个穷国变成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下一個30年就是社会和制度理論成形自己的一條特色道路。这也需要30多年的时间驗證經濟上採共產加市場混合制,政治上採一黨加內部多元混合制,吸收過去百年來世界兩大陣營之所長來融合改進;若是能成功,則中國將形成自己的整套意識形態體系傲立於世界上,達成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sup][6][/sup]

2019年8月19日,郑永年接受中国《人民日报》海外版采访。在采访中,对于中央政府如何结束香港反送中运动转述他朋友的观点,“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这一说法引发巨大争议,评价两极对立,自由主义派人士反对,中文网络舆论支持[sup][7][/sup]。部分中国官媒将断水论作为标题,被郑永年本人斥为“标题党”。但是郑永年的声明并未否认在人民日报采访原文中有关断水的文字。
fb_china_today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新加坡怎么收的这些人?还有那位被驱逐出境的南海问题专家黄教授…
郑永年就是大外宣,会有什么观点,都是奉旨发文
对于郑永年反对普世价值的说法,我想他应该回答两个问题:他是否愿意其写文章做研究的权利被剥夺,也就是闭嘴?又或者只能根据我的意志写文章做研究?我想他必定反对第一点;假如我掌权,他在我手下,就必定同意第二点。这些人称得上学者,简直侮辱了学者这个词。
习大伟人 上联:看今朝鲜有对手 下联:挑战中共创辉煌
恶臭不堪。 
但其海外著作《组织化皇权》论证共产党与专制王朝士大夫一脉相承是中国人天然的统治者,看完后却成功让我从民主小清新毕业并转为真支黑,倒是他始料未及的吧。
未定义字符串 ๑乛◡乛๑
还真看过一两篇文章,结论就是现代学者失格,御用媚上文人
当然了没有学问的“学者”也太多,不差这一两个
PulicatLagoon Great India more than Hindi, Great Britain more than English.
还皇权官权那一套,搞了半天还是封建主义的牢笼。国内很多出过国的学者回来见识还跟李鸿章一般,老共花了那么多钱送这些人出国,都是劳动人民的血汗钱,结果培养出一帮打算让百姓再组血肉长城的昭和参谋。
該怎麼說呢
基本中國製造
因為卡了個新加坡的位置
就在海外用海外學者的名義招搖撞騙
通常報導他就弄得好像是外國學者的客觀意見一樣

法治是很重要
甚至可以說一個國家先獲得法治與言論自由
再民主化會更順利
但共產黨什麼尿性
他們黨最大要控制一切的基因是寫在骨子裡的
黨都大於法了
怎麼可能讓你有這些東西

傳統法家那些東西就是國民黨共產黨兩個革命政黨要打倒的封建社會的主要組成部份
騙人去革命當炮灰然後就繼續封建社會坐江山吸血啊?
那一套法家中央集權落後得要命,爛死了
首先中央根本不清楚地方很多情況
一拍腦門就下命令
要嘛造成各種災難後果,要嘛養成地方陽奉陰違的習慣

其次官吏由上而下直線領導
中央又不可能掌握下面一切行動
造成官吏整天欺上瞞下
不只是貪污的溫床
還會整出武漢肺炎,毒奶粉毒疫苗,天津大爆炸之類的東西
初期肯定掩蓋疫情或問題
這些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發生
從來改不掉,以後也不會改掉
最慘情況就是大躍進報喜不報憂
直接餓死幾千萬人
幾乎都是制度害的

然後不斷造成各種問題就暴力維穩
反正我們有槍桿子有錢
就一個這麼爛的制度
還要到處堅持中國模式最好向外輸出

西方制度是有問題
什麼制度會沒大大小小問題?
制度是可以永遠改進下去的
沒有完美的一天
但總比你中國這些爛制度好多了吧
而且中國這種制度又不是沒人實驗過
法國三百年前也很中央集權
中共做的很多事納粹德國跟大日本帝國也做過
很多做法更是照搬蘇聯沒改
這些國家制度都是失敗告終

如果不是小農意識強的奴才多
愛講人情關係不分是非黑白
根本中國這種制度也早就撐不下去了
弄到維穩經費直逼軍費
然後你還要自稱自己的一套方法最好
繼續摸著石頭過河折騰全國人
過程中權貴繼續吸血
簡直爛爆了

但是鄭永年是主張制度自信對外強硬的
總加速師搞成今天這樣子也有他一份
前幾天慶豐帝又找了九個學者進去討論如何應付現在困局
包括鄭永年 還有林毅夫之類
其實都還是原先出謀劃策那一票人
老講包子愛聽的   中國已經強大了
必須改造國際秩序那一套
站在加速的立場其實應該支持鄭永年
趕快從理論上幫忙今上加速與國外對撞
把中共搞垮
民主信仰者 出身臺灣的民主法治信仰者
喔?是高等五毛呢,跟郭沫若有的拼喔。
我最喜歡反駁五毛的長文章了,到處都是漏洞。

大国外部的崛起的必然是它内部力量的一个外延。此外,若國家制度不健全,就難以成為可持續的大國。

這句開始就是高等五毛那種半真半假的話術了。
大國的擴張(或崛起)不必然是從內而外的延伸,這也能是天時或地利的運氣使然,比如說地理大發現時,搶得先機並在海外擴張的葡萄牙,最後卻失去了原先的地位。

所謂「普世價值」是帶有侵略性的政治口號,並在世界各地釀成災難後無法收拾。

這侵略性是對部分國家而言的,好比說大量略奪人們勞動後應得財富的某些國家,又或者把國民當奴隸的某些國家
至於釀災,我不否認有國家以此做為發動戰爭的藉口,但實際上更多的是該國人民自發性的反抗,這不能稱做災難,我個人淺見可以叫這為起義

其核心觀點認為民主有多重不同版本與定義,並非歐美有單一定義權並且認為自己的制度就是最後完美模式,並認為不是民主法治而是法治民主,法治在前,因為先有民主之後產生法治的國家在世界上連一個範例也沒有

歐洲有大量且漫長的法治傳統,這種強大的文化傳統,其他地方的國家根本沒得比,不以民主維繫法治,那法治也不過是專制政權的法制-獨裁者們的工具罷了。

而且先有民主後有法治的國家,中國旁邊剛好就有三個:臺灣、南韓、日本。

而日本明治维新,新加坡的李光耀,甚至歐美自己都是先有法治觀念深入社會和經濟適當發展解決溫飽,之後再轉型由君主帝制到民主,反而較上軌道

典型的法制法治不分,還不熟悉歐州歷史。
而且明治維新後,日本維持了多久的法治?有沒有一百年?滿打滿算也差不多六七十年,就被軍方奪權了,剛好能證明專制下的法治有多麼脆弱

拿新加坡舉例就更不要臉了,這在全世界都算是特例。
人家有被英國長期殖民後留下的基礎,加上特殊的地理位置與歷史,而且國土面積狹小,中國有這些嗎?。

因為多党制民主已經遇到新時代困境也提不出解決方案,在可見之年有可能逐漸被歷史放棄。

多黨制的困境來至於選舉規則不夠進步,以及政治分歧難以解決。
前者通過適當的實驗與改良就能解決,後者雖不易,但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各國都在摸索。

多黨制再怎麼樣也比早該玩完的一黨制(一黨專制)好的多。

因為多黨型民主在一定条件下是好的,如果条件變了,這種民主也会是非常糟糕的一个政体。此外,民主制不必然等於普選;在人均GDP過低的情況下推行普選,公民易被收買,無法作出理性選擇。

說得好,完全反映了XX人素養過低,不配擁有民主的理論。
我就有點好奇,難道兩百多年前,剛打完獨立戰爭的美國人,他們的口袋還比現在的中國人更深?

中國目前執行的制度其實是傳統儒家為主、法家為輔的儒法制度變形,皇权是垄断的,但「官权」是向全社会开放的,只要科举考试考得好的话都可以進入官場。

放屁,貴國自開國太祖毛皇帝以來,向來是馬列為主,法家為輔。哪時候有儒家了?
而且考試考得好就能進入官場?那我就好奇了,那群紅二代每個都是天才?每個都能混上高官?

只是传统的皇权转变成现在的党权,传统的皇权是以个人家族血統傳承驅動,黨則是一個意識形態組織,較大程度壓減了血統效果

當然當然,黨從不用血統論人嘛,跟國民黨奴役臺灣人時,講的話有87%那麼像。

皇帝不再需要姓同一個姓,可以從較大人群範圍內遴選;也就是透過「开放的一党制」達成內部多元性的競爭。尤其2012年習近平就任中共中央總書記後成立了多個領域的領導小組吸收基層民意...

內部多元性個鬼,定於一尊了還多元?小心被拖出去槍斃勞改。
後面都是廢話,直白翻譯就是一句話:你們全給老子(習近平)點頭稱讚就好,不准講一個不字。

但西方的外部多元制,不同意見就各自立黨變成多黨,裁決由四年一次的普選來總裁判,反而相對粗糙,且容易產生多年的內耗空轉。

又不是每個西方國家都是多黨制,兩黨制的也不少好不好?
而且內耗空轉...,就算是臺灣這樣的後進民主國家,要不是中國在那邊施壓滲透,內耗空轉也不會有多嚴重。

毛泽东的30年主任务是分裂和混亂国家的整合;邓小平的30年基本是在搞经济建设,把物質生產力總量衝上來,把一个穷国变成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大膽,太祖也是你一顆高級韭菜能批評的?
而且批毛捧鄧可是大罪,誰來去像慶豐大帝檢舉他不愛國?

这也需要30多年的时间驗證經濟上採共產加市場混合制

共產加...甚麼來著?市場混合制?
是要一邊共產別人一邊資本自己嗎?那就說的通了,我祝貴國貴黨能發大財。

对于中央政府如何结束香港反送中运动转述他朋友的观点,“你只需要威胁断水就好了”。

那更好,聽香港蔥友說,中國的水又爛又貴,不如轉用海水淡化,說不定反而便宜。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