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古希腊的“政体循环论”?

古希腊的波利比阿认为人类的政体主要可分成君主制、贵族制、民主制三种,每一种政体都有其寿命,寿命到了就会衰败并引发社会变革过渡到下一个政体,如此循环往复。

君主制(衰败后为专制)——贵族制(衰败后为寡头制)——民主制(衰败后为暴民专制)——君主制,如此循环。

同时他认为以罗马共和国为首的个别国家政体较为特殊,是上述三种的混合,即为混合政体。混合政体能够吸取传统三种政体的优点,其寿命更长衰败更缓慢,但依然逃不过腐朽的宿命,最终进入政体循环。

事实上罗马也确实经历了多次政体切换,从不世袭的王政到共和制再到共和色彩的帝制,最终归于东方专制主义。也是数次起伏。

如今西方代议制国家基本都属于罗马式的混合政体,这类政体也确实带来了空前的稳定与繁荣,但是近年也确有衰败之兆。大家如何看待这种古老的政体循环理论?
这不是很明显吗?看现在的华盛顿那群老不死,洛佩西80岁,拜登78岁,这群老不死长期霸占政坛,培养自己的团队,继续霸占,试问哪能不腐朽啊
罗马式混合政体和现今的自由民主政体没有可比性。从结论出发当然是对的,但也是句废话。
任何王朝、帝国、制度等一切事物无论再辉煌都终有衰败消亡的一天,非常正确的真理,实际意义等于零
尼哥素卡 從品蔥看品蔥
這實際上是沒辦法被阻擋的趨勢。

民主轉換專制,這是因為流民的增加,當流民誕生時,會常見的支持民粹主義者或專制獨裁者,原因就是因為他們認為專制獨裁者或是愚蠢的民粹主義,能夠帶來讓他們往上爬的階梯,成功成為中產階級,擺脫流民身份。

好比當窮鬼人容易支持納粹一樣的道理,他們明明將會被納粹綁在只能往前衝的戰車上,但是卻愚蠢到去支持納粹。

1949年支持共產黨的農民、紅白內戰時期的俄羅斯人……天下總是不缺窮人,也不缺瘋子。

人們總是在失望中支持最極端的派系,但是等到內鬥結束時,就會發現他們不過是他們所支持的派系眼中的奴隸。

而我們得說,人民會從一般的人民轉換為流民,就是因為人力過剩,失業率增加或是單純人口增加。

這更加偏向技術問題,就好比如果維瑪共和國時期的德國中產階級夠多,那麼來自下層階級的動盪就不會受到他們允許,所以納粹或是共產黨就會被擋住。
但是,維瑪共和國末期實際上德國已經沒有所謂的中產階級,或是中產階級面臨即將成為下層階級,所以說他們發瘋的支持納粹不無道理,所以德國正式從民主踏入專制。

當制度沒辦法顧及下層階級的權利,保證階級流動時,那麼下層階級將會開始轉換流民人口,自然而然的也就滋生極端主義,極端主義會開始加強破壞制度,而破壞制度則是會加劇流民人口的誕生,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無法避免。

同理,如果一個國家的流民人口真的比率太高,無論什麼制度都會崩壞的,因為在民主社會中,他們將會支持極端主義,而在專制國家中,他們將就地成為張獻忠。

而因此我也得說,或許在我的這一生中,也可以看到一個民主共和國正式轉變為專制帝國,而這個未來是可預見的。
knifee 在澳華人
罗马从共和走向帝制的过程,是贪多嚼不烂的结果。

共和的前提是共识,而四处征讨后的新服地区显然不会有共识,从而导致从共和走向帝制。

“政体循环论”这种宿命论的观点,我是不赞同的。

当年大英帝国,实际上也是一种贵族共和制,当它中心衰落后,或者是说枝干强大后,并未如同罗马那样转向帝制,而是华丽身退,留下一地遗产,数个发达政体相继独立,而其本身也能保持共和不变,并持续繁荣。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共产独裁闹的欢,小心人民拉清单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1-05
  • 浏览: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