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没有人就2012年陕西安康怀孕七月遭计生办强制堕胎创作漫画或短片?

      中共可以光天化日之下随意剥夺平民的生育权,剥夺胎儿的生命权,也可以随意剥夺一个平民的性命,证明这是一个邪恶的丧心病狂的政权。而西方因为宗教的原因,对强制堕胎会比较关注,所以创作这方面的作品会不会更容易得到共鸣和传播?

我觉得像《我的孩子-生命之泉》这样根据现实改编的游戏作品就很好,需要更多根据现实改编的作品,才能让人记住这段历史。百日无孩的历史也应该被铭记。

     2016年起中国的计生政策从只准生一个改成可以生两个,生三个依然要被罚款甚至被拉去堕胎,而河南一直只允许生一个,直到2020年才允许生两个。

     光2012年就至少曝出三起强制堕胎事件,还有孕妇为躲避计生委的追捕,不慎从楼上摔下导致一尸两命。
①陕西安康因交不起计生罚款4万元遭强制引产,又因接受外国记者采访被骚扰殴打,家门口被挂出卖国贼的横幅。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_news/2012/06/120626_china_abortion_husband

②继陕西安康女子怀孕7月被引产后,又爆山东利津县怀孕7个月的孕妇马继红被强行引产导致一尸两命。计生办在棉花地里强行把7月身孕的农妇马继红抓到了利津县医院引产,当时受害者胸闷,计生办人员说“她是假装的!她这样的我见得多了!”随后拔掉氧气罩继续引产,导致孕妇和胎儿当场死亡。

③福建仙游县大济镇居民吴良杰的妻子潘春烟于2012年4月被迫注射引产药物,致使所怀8个月的男性胎儿流产。虽然吴良杰向当地政府交付了超生的罚款,但是他的妻子还是被迫堕胎。他和潘春烟已经有了两个小孩,违反了中国的计生政策,但是他认为处罚就是缴纳罚款,而不应该是堕胎。
一旦涉及到这种社会话题,乌合麒麟,逆光飞行这类舔狗型画手就选择性眼瞎了,这也是我恶心它们的原因,自己一身白毛,还说别人是妖怪。
事实上,反贼们并没做到团结一致,扭成一股绳,统筹工作,分工合作。目前都是在粉红圈中沉积着,偶尔上网批判一下。
而那些掌握公权力的共匪,却可以统筹工作,安排各种工作出击。
香港画师门小雷画讽刺中共的画,就画的挺好的,然而被小粉红一通网暴,对乌合麒麟就是创作自由,对门小雷就辱骂加网暴到退出微博
门小雷的推特地址 https://twitter.com/littlethunderr

不过我觉得门小雷画的讽刺题材不够讨喜,比如画武汉新冠病人是丧尸,应该画些真实事件,让粉红无法反驳
Kingsaager Communism is a mental illness
儘管嬰兒被強制人流很慘,不過西方國家同時在為“人口過剩”“保護環境不生小孩”“墮胎合法化”等問題內部爭論不止,應該不會有多少反響。
個人更想請人把陳光誠律師畫成夜魔俠,徐曉東畫成制裁者,馬雲馬化騰畫成駭客帝國的the Matrix,不斷趙彈碰瓷到舔共的迪士尼漫威被阿共全面封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5
  • 浏览: 1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