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户报到贴】聊聊你们是怎么发现品葱的或者为什么来品葱,尽量帮你增加声望?

为防水军,报道后的用户请继续回答问题,与其他用户互动,得到高声望户认可后方可提升声望

请认真回复,无内容的凑字数报到可能会被折叠,因此不会给您增加声望

⚠严禁抄袭,将会使声望为负甚至被封禁⚠

报到后请阅读新手指南

已报道者无需在新手指南重复报道


近期注册的新用户或者声望比较低/发言较少的用户,来谈谈你们是通过什么渠道发现品葱的?
或者聊聊你们为什么来品葱,想在品葱这做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或者说说自己喜欢比较集权的中国,还是联邦制的中国,还是分裂的中国?
喜欢共产党也可以试试说出你的理由,但建议先阅读中共政治科普
也可以你提问题,管理员尽量回答。
总之随便聊聊,我们尽量给你们点赞,增加声望。 用户个人声望提升后,可以陆续开启楼中楼评论(≥1声望)、举报(≥5声望)与点踩等功能。

https://i.imgur.com/kmiSscU.gif



请别暴露自己的身份/位置信息,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请务必阅读该Tip⚠️:不要只是简简单单的写一句话哦~一段精心准备的文字更加容易被大家点赞!或朴实简单,或辞藻华丽,尽量做到言之有物,可以让大家更好的认识你😆

扩展阅读:
写给香港手足的新品葱简介
手把手教鹅组姐妹注册品葱和 Telegram


我是electron8964, 借用admin的公众账号,在水区置顶此贴,目的是欢迎新用户光临
已邀请:
liwenliang404 观察 逃出墙国的毛团子
经同学介绍看到了品葱。我觉得品葱是一个很好的网站,它代表了真实的大陆民意。在这里我可以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抛开共党的封口令,更加开放的讨论现实社会最尖锐的问题。
品葱网很少有水军,网友可以在匿名社区正常辩论问题。哪怕人到了美国,与中国人线下相遇也怕被间谍举报。生活中很多不敢说的真话,在品葱网都能畅所欲言。在这里能看到海内外中国人的真实想法,特别是大陆人的真实民意。
大陆网站拥护共产党的比例高,大量“网民”自愿当政府的无底线吹鼓手,实际是大量饲养网络评论员和大量删贴的结果。哈佛大学研究结果表明,在2014年大陆网站的网络评论员数量已经超过了正常用户数量。正常用户与评论员辩论,轻者删贴封号,重者抓去坐牢甚至死亡。这种窒息的环境,显然是不可能听到任何真话的。
一个可笑的人 观察 软弱无能
只不过是觉得中共阉人耳目必定有猫腻,翻了墙,才知道中共的作呕。在国内一片反智主义反理性主义的浪潮中,没有容身之所,只能来到品葱。看到品葱虽然有不足,但是也好过墙内的一片恶臭几千万倍。至少可以理性讨论,不要动不动就扣帽子,人身攻击。
老品葱er,也是老知乎er
可惜这俩都没了
品葱挂了,知乎死了
新品葱实话说到现在也没恢复元气
一直懒得发言,最近实在有点忍不住了
不吐不快
我是热爱中国的,认同这个民族,只是不认同这个政府
可惜品葱上的反对者戾气太足,很多人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让人不由得失望


多的不说了省的查水表,还是希望同胞们都能共勉。
最近搜索蔣介石為什麼會輸,看到了這個網站有解答. 為什麼要寫新人報到,這個方式很共產黨,像一份交代信似的,你們還可以從中收集到情報?品蔥的立場是什麼?
你們是不是中共派來的特務情報收集人員也未可知.
這個平台,還在看
居然要寫一百字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HFirework 人人无辜,或者无人无辜
共产党的宣传对我无效,这是因为我只相信真实的生活和基于可感现实的逻辑推演。

如果我发现身边的人都是某种样子,那我不由得怀疑“国家”是不是它们说的那个样子。人的选择形成结构,中国人之所以还处在前文明状态,一大原因为我们总在谈论他者的时候强调自由选择,而在谈论自己时托词结构,因为总在甩脱自我对生活的部分责任,所以只能作为蟋蟀人繁殖。

这也是我明确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原因,不管什么“真”“假”,事实上这东西实践中必然走向“假”,“真正的xxx”是个没什么意思的游戏。马克思主义对历史有一定的解释力,这是很好的,虽然它偏执地强调单一因素的作用,但这个因素的确重要,是一个关键的分析概念。不过马克思主义作为对未来的预测和行动的指导非常糟糕,是典型的以臆想替代现实,以激情代替思考的产物,所以每一个马克思国家最终都变成了邪教国家。“改造世界”本身就是个巨婴想法,世界不是一个可以任你揉捏的东西,它先于你存在,你也在其中,你永远无法观察和控制它的全部,谦卑一点,不要觉得自己是伟大领袖。不管是谁,出于何种目的,以怎样的方式,摧毁一大群人原生出来的自组织,代之以某种理想结构,都是独裁者。
孤独的牧羊 一个来自层层封锁的地方的人
还要走这个流程,而且貌似大家都写了很多。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这里也不是单纯倾诉的地方,我就来简单说说。我在精神上“拧巴”的时间其实不算长,而且还是从找寻娱乐信息开始的,但是可能是从小喜欢历史、长大关心时政的缘故,我在搜索中无意加入了这个行列;至于品葱,是从维基百科的屏蔽网站列表上看见的,进来后浏览了一下,觉得还有一些可看的内容,就来注册报道了。
葉綠 山再高,往上攀,今後都得拉清單。
我本來是不敢發言的,怕不知道怎麼樣就被拉清單了。不過自由終究還是人類的本性之一,有很多話真的想說出來,說實話,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另外隨著各個方面的壓制日益增強,中共國內的平臺已經失去了絕大多數的價值,迫使我轉而到國際的英文圈和品蔥這類圈子裡面來。還有就是我發現,在長期的壓制下,即使我有很多思考和很多觀點,但是表達能力卻嚴重欠缺;是時候發聲了,要不再怎麼堅守思想在外面看上去也還是一棵韭菜,就算移民了也比別人在表達上差一截。
岳飞武穆宗帅 自我主义,本质主义者
无意中了解到品葱平台,一是本人并非还在校园里的青年,爬墙浏览信息时间较少;二是墙内近年来的网络封锁和网评员攻势惨不忍睹(虽然以前也一样,但恶化得触目惊心),于是看到还有这么多各种思维且清醒认识到中共的年轻反贼们聚居地,还是让我很惊讶且开心的。我本人从小就略微和同龄人有点兴趣上的差异,喜欢严肃成熟的话题,大概初中时就探索过中国的教育体制,文化体制,进而在各地旅游后思索中国是否应该维持中央集权大一统。在拜读很多有识之士的作品后,更加深了对中央集权的认识。窃以为:人类文明社会是社会成员博弈达到有效平衡的存在,如果因为成员们力量对比悬殊造成政治,文化,经济,军事的占有率被少数利益团体把持,社会必将走向危机,而商讨谈判机制是目前社会较为适合的方法,战争与动乱都是零和游戏。中国如果走向联邦制,并有多个实际执政党(2到3)个是个不错的发展。
江戶川沢民 十年一劍江湖遠 萬里滄海蕩孤舟
本人90後,從小反共。沒什麼好談的。
中共篡國,妄稱中華。光復民國、青天白日,驅逐叛國賊中共和臺灣國民黨,重新修訂民國憲法,這是唯一的路。秋海棠終將光復。不談!~
在這裏主要是想結交各路豪傑,避開國內的什麼「屎乎」,「貼粑」和「微勃」等垃圾社交媒體。
畢竟要和同胞們討論,就必須自由的討論。希望品蔥能越做越好,打造成未來中國人自由的社交媒體,成爲反共的中堅力量!
我一直是个极为讨厌共产党的人,一直觉得国内新闻极其侮辱智商,不知道那天在谷歌搜什么来着,就发现了品葱,然后突然就找到了心灵的庇护所 其实在讨厌共产党之前也一直对他没有什么好感,视频转折在上学的时候我们英语老师是个信佛的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了解国外自由世界那么多,上课一直给我们讲解这些东西,当了解事实了,你就不会再对中共有好感他慢慢的自己研究外网的通道 知道发现了品葱
antigodseye AntiGodsEYE
扩大信息来源是我的目的。
个人被原子化,网络被中心化,人工智能参与审查,群体文化被越来越容易的操控,个人的思想也就受到限制......这是一个时代的序曲。
我是为自救而努力,让自己的思想不再被强奸。
不同的圈子,其实似乎都形成了自己的政治正确,不过有些圈子特别不能容忍他人观点,有些好一些,品葱相对不错。
我要做的是真理先行,立场其次,所以我是个中立派,需要接受不同阵营的观点,让自己的思想能够与不同的观点碰撞交流。
w664724 观察
你们这网络审核比国内还离谱,注册了都不能发言,我也是醉了。还得像写入党申请书一样写为什么要入党(为什么要来品葱)得到声望才能发言,厉害了。
我要发言,我要声望。如果担心我是网络舆论引导员,那我做个声明吧:习近平的脸长得像屁股,习近平是太监,彭丽媛是爱SM的鸡,可以了吧?
Lancer115144 观察 专注币圈的高中生
这个算是缘分吧,初中的时候就翻墙看到了一些令我开悟的东西,今年高中了,马上就要出去留学了,就想着再来翻墙 意外之间在谷歌上面发现了品葱,说说我个人的看法吧,我当然是希望中国能民主化了,但是我只想留学完移民好好过自己的日子
我相当于半个自由派,较为同意新加坡的威权政府,胡温的时候还是会赞成民主集中制,寄希望于党内改革,认为中国会越来越好,但是自从包子上台以后,就发现了极度的不对劲,但是一时又如云雾杳冥窗户外一般,不知道究竟该对这个国家报信心还是彻底失望,公知被污名化,不允许有任何批评的声音,一切都变了,或许这才是他们的真实模样,对国内的媒体彻底失望,有时候愿意在Google上搜索一些消息,看一些外国报纸,希望能得到真实的消息,有一次就不知为何点开了一个讲香港的评论,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品葱,后来点开了主页面,发现居然有"光复香港"这一分区,令我格外惊讶,并非是因为港独或是分裂,而是因为居然还有这一处净土我尚未发现,也感谢品葱能让我多方面的探索而吸收消息,也谢谢各位能让我接触到这样一个平台。
aimingming520 观察 龙鸣
品葱的朋友们好
我是新从微博逃难过来的难民,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我从小学的时候就热衷看书,起初是金庸古龙的武侠小说,然后渐渐变成当时逐渐兴起的网文。起初我也算是一个屠美灭日的小愤青,直到初中有一次逛书店的时候偶然看到一本叫做苏菲的世界的简明哲学史入门书,由此带我打开了通向西方从古典时代到近现代诸位思想家的大门,建立起了一套普世价值体系,这算是我人生的第一次转折点,以至于在后来的成长历程中天然的对中共的仇恨教育&服从性教育产生反洗脑机制。
后来因为那时候对中共政府的种种作为很困惑,去接触了马克思恩格斯的相关著作还有毛选,说实话马克思的阶级冲突论还有恩格斯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确实让我受益良多,让我的疑惑和愤怒有了一个宣泄口,开始坚定的相信最初一共的成立确实是为了全人类的福祉,虽然走了不少歪路,并且邓小平主导的自由化改革毁了这一切,而革命成果也被通过党内政治斗争上台邪恶二共夺走才导致现在这样,但我依然相信着总有一天布尔什维克多荣光会重新照耀在这篇土地上。
不过直到去年,非常幸运的在知乎上偶然看到一段关于党国教育的严厉批评的节选,我第一次知道原来中文环境内还有着如此对立的尖锐声音,并且设法获得了整部书的电子版,就是徐贲教授的《统治与教育》。这里非常感谢徐贲教授的著作为我解答了诸多对关于中共教育、宣传政策、国内互联网戾气如此之重等诸多疑问,让我的视野豁然开朗,算是我的第二次大脑升级。
但即便看了徐贲教授的几本书以后,我虽然意识到中共是一个实质上的极权体制,但还没有深刻认识到它的反人类内在,直到武汉疫情的爆发,微博上小粉红的极端仇恨言论突破我的下线,并且在一篇外媒记者对外交部的采访上,外交部发言人以及知乎上的战螂们表现出的对失踪公民安危的冷漠让我从心底不寒而栗,让我愤怒的翻墙上外网想了解外界对他们的评价和可能的踪迹,结果却恰巧进了一个叫品葱的网站,里面对仇恨教育和言论管制不满的言论让我颇感亲切,又在在之后的几天我翻阅各种品葱上的资料和精选文章,几乎每一天都会让自己的三观粉碎,每一天都会发现在我看来已经是常识的东西很可能是一场精心编织的谎言,现在我或许还要一段时间来彻底消化,或者说修正我的历史观
这就是我的故事
haosizhe 观察
哇塞居然今天还有和我一样的新用户来啊
我之前在Matters上看到有人讨论翻墙的事,然后点了一个链接就看到了品葱,当时还没注册
今天突发奇想去维基百科上搜品葱发现被叫做墙外知乎,然后就过来注册了账号
还有帖主也看过《1984》啊
然后我是12岁去了美国就再也不战狼了
就这啦
我是一个自由派吧,这词现在很少用了,都说反贼哈哈。
我自己属于在本世纪头10年的互联网氛围中长大的人吧,一直对tg的洗脑就是嗤之以鼻的态度,高中的历史老师也讲过64,很感谢他。其实我从老品葱时期就在潜水了,因为修宪的事重新引发了我对政治的关注,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事实上,在修宪之前,虽然我一直是个自由派,但是受到15年后网络舆论变得恶臭的影响也有点被洗脑(表现为对台湾不看好,对大一统的蜜汁好感)。
但这次的再觉醒我接触到了编程随想的博客,很多以前不懂的东西变得豁然开朗了。再后来老品葱被封禁,我也就没了去处,不再关心政治了。直到这次的香港反送中,我才发现了新品葱这个宝地,更难能可贵的是这里的用户因为香港的原因比老品葱更多,讨论也更多元。
这次决定注册了,我很早就是个反贼,却因为害怕tg而不敢发声。
这次不会了,因为情况已经恶化到再不做点什么,就会什么都做不了的境地了。
最后,在这里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我成长的地方可以不再有审查制度,不再有gfw,不再有对弱势群体不管不顾,官商勾结政府黑箱的希望。借用腊肉的话,虽然是星星之火,但是可以燎原。
哈哈,想说的更多(因为已经憋了好多年了),可能行文没啥逻辑,就是说说个人感想,望轻喷~
由V站看到一个品葱广告贴引导而来,很自然注册了账号。本身就是反贼一枚,之前多数在油管上看反共视频,但本身只是P民一个,没有什么权势,来品葱学习。

从小是个改良派,但原来本质是个粉红,大概算是个右派份子吧,翻墙以前经常做战狼。那时以前不关心政治,因为虽然是个P民但生活无忧,偶然间翻墙在油管上看了部分人的反共视频,看到土共的很多业障真相,几乎是一夜间变成反贼。
墙内没法明反,但我尽量潜移默化中影响家人,希望家人能及早觉醒,一起加速让土共土崩瓦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愿春回大地。
小目标一个亿 招募地下实战人员组队抓窃国贼,反贼&粉红均可,想发财的来,正能量不走邪路合作共赢共创辉煌
近期注册的新用户或者声望比较低/发言较少的用户,来谈谈你们是通过什么渠道发现品葱的?

习明泽推荐给我的。


或者聊聊你们为什么来品葱,想在品葱这做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跟毛泽东一样不喜欢你们这些搞文字的人,觉得你们什么都懂但什么都不做,时代不会记录你们,废物

或者说说自己喜欢比较集权的中国,还是联邦制的中国,还是分裂的中国?

不需要再折腾中国了,全球华人能到的地方都是故乡,把中国现有军队国家化,维护和平,最小成本运营土地,给后代留活路
大清辣子鸡 见习反贼
报到,刚发现需要到这边来报到。前段时间看别人转发的膜乎的文章找到了膜乎,在膜乎点了链接发现品葱。成为反贼时间已久,早年在贴吧各种内涵,讽刺时政,还能恶搞领导人。后来在QQ群,微博上也是花样作死,知乎发表膜蛤辱包的内涵回答。但国内社交网络现在的舆论导向你懂的,小粉红各种秀下限,微博账号已经被禁言了,其他地方也不能冲塔。希望品葱可以成为一个有言论自由的汉语交流平台。
Arecarix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新人报道
我是一名高中生,翻墙也有两三年的时间了。也很早听说了品葱,但前几天才刚注册,我在此前看了很多反贼前辈的推文,逐步改变了我的思想观念。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入籍美/日。作为一个学生,我很希望社会经验比我丰富得多的前辈能给我宝贵的关于移民、留学、政治生活上的各种经验。
我学的是文科,我很喜欢这一门学科,但我认为共产党玷污了这门学科。我很想知道文科生在海外有怎样发展空间。
因为我个人从未出过国,也只有翻出来看看世界,所以对一些问题看法可能不全面。我目前可以说是汉奸型的,并且自认为是古典保守主义者,会自觉站到中国对立面上尝试独立思考。
至于我的政治观点,可能有些幼稚。我不想看到一个强大的中国,因为大量低素质的战螂涌入西方自由世界会破坏正常秩序,所以我同意殖民三百年的说法。
我在文明程度上向日本看齐,我线下或线上都有和一些日本人交流过,非常钦佩他们的国民素质,可以说这是使我成为反贼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我希望在这个平台上继续破除内心剩余的黑暗,最终成为一名能为自由世界作出贡献的“外国国民”。
新人报道:

个人并不像透漏太多的私人信息,身为海外的程序员,如果是打工的话,在哪里都可以明哲保身。

来到这个论坛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分享自己的观点,因为很多所谓的“反贼”经历还是太少,以发泄为主,并没有很清晰的思维,我也仅仅是想通过讨论,让我们大家都能够明确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如果需要抗争,什么是有效的方式。谁是敌人,如何划分敌人,如何团结自己人,谁是自己人。

这个论坛里面各种思潮的太多,太杂。我并不看好他们能够团结起来,或者能够做出有意义的行动。但是交流中总能诞生出希望。
初中时就因为教育制度,就肤浅的觉得这个社会有病,被老师说偏激。
小学被霸凌,高中看着同寝室同学被班上混混揍。那时候属于反共,又谴责美国的全球介入行为。
初中知道有墙,高中开始翻墙,先是“自由门”,主要看了64纪录片和新唐人这类的媒体,对共产党的讨厌也暂时集中在侵犯人权这方面。
后来用goagent,开始在YouTube建立自己的兴趣关注,那时候基本还是贪玩。
后goagent全面失效,一直找不到新渠道,隔绝外网很久,但墙内网络还不是太粪坑。,也在混微博,关注唱反调倾向的微博用户,顺便自己经常发思想感悟和怼五毛、弱智。
看财经郎眼,让我慢慢从经济方面开始思考共产党的恶,但财经郎眼在改版成后,原有的犀利吐槽不在,那年刚好是习近平刚上任,记得节目年终特辑,还在扯改革,那时候真以为包子会促进改革。
看逻辑思维,被“右派为什么那么横”那期,开始了解到保守主义,也在很多期里了解到减少管制、市场经济的魅力。大概同年,下载并看了“冷战风云录”,对共产主义的瘟疫历史有了更多了解。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反正开始频繁使用维基百科来查东西,不管事共产党的黑历史,还是我感兴趣的欧美历史、各类学术。
在“太平洋战争”吧,被干烂前,一直泡在这吧潜水,充分学习后偶尔提问或发言,我的逆向民族主义启蒙地。
微信开始关注一些旁敲侧击、指桑骂槐,或讲市场经济和保守主义公众号,白马老师的文章看的觉得特带劲,可惜听说他涉嫌诈骗,被跨国了。
17年因朋友推荐,开始接触影梭,除了敏感期外严打,至此翻墙没断过,也是17、18年开始,国内各平台开始完全粪坑化。
18年微博被封,19年支护注册3个月不到,发言、评论不超过10个,就因为在一个经济问题里怼一个煞笔,以我的市场经济立场,嘲讽下共国的四万亿,先被封1天,后永封。
不太有耐心读书,也纯靠长年累月的碎片化来学习,现在是保守主义拥趸,强烈理解美国的行多必过,且支持美国继续打击触犯底线,输出动乱、挑战国际秩序的国家,一直都反共,现在更坚定。
孟早舟 Madda fakka
偶然关注到品葱应该是在台湾总统大选的时候。进来其实还是很惊讶的,在现在全体小粉红的环境下还能找到一个能说话的地方。
来这里其实信息也比较混杂,有提出有理有据分析的,但是也有一些难以FC的信息。也需要一定的甄别能力。
不过品葱有一个我觉得最强的地方:在这里总能找到一些能强力反驳小粉红经典言论的论据。别小看了小粉红的经典言论,其实这些言论可能背后都是中宣部那帮研究心理学、传媒的博士缩汇集而成的。如果历史和政治的知识不够,有些小粉红言论其实反驳起来有一定难度。
米高扬 观察 与热爱自由的香港、台湾市民和众多反贼共进退
自由主义者、反大一统主义者。

觉醒早在07年左右,第一次翻墙用的是轮子的梯子。第一次在外网了解到六四、法轮功已经存在于当时中国内部的种种问题。(有不少问题都很“顺利”地继承到现在)那是我首次启蒙,可惜当时年轻贪玩,精力逐渐被分散到吃喝玩乐去,对外界和真实中国的了解只通过香港商业电台节目去粗疏了解(那个节目已经听了十多年,至今依然收听)。直到占中运动、反送中运动,才恍然大悟。

注册之前我基本上找不到能与我在政治上能有所交流的人,一直感觉孤独。尤其是在反送中运动中发现,很多相识多年的好友,父母,亲戚居然与自己想法差天共地,无处交流沟通发泄的煎熬非常痛苦。幸好,我发现这里,能畅所欲言,能与众多思想相近志趣相投的人交流学习。希望我能在这里锻炼自己的逻辑思考,开阔自己的视野,建立独立思考,坚定意志,为自由争取、奋斗。
带带孙笑川1号 孙笑川8964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看到知乎上有人在吹嘘朝鲜战争是美国头一次吃瘪,大家有什么好的干货可以去打脸?
中国人真的意淫无底限。
发生在别国的民族内斗,和中国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结果自己卷进去,死了20万中国青壮年,伤残超100万,还好中国人和蟑螂一样能生,换了别的小国家死伤100多万青年,基本上民族就灭亡了。
中国人因为别人民族内斗死伤100多万是值得吹牛的。
中国人还因为朝鲜民族内斗,北朝鲜被南朝鲜占了几千平方公里土地,毛腊肉为了补偿北朝鲜,将毛白山近一半土地无偿划给朝鲜,长白山天池已经不是中国独有了,是两国共有的,鸭绿江原来是分界线的,现在连江上的岛屿全部是朝鲜的了。
中国后来饿死几千万人,和毛腊肉花大钱买苏联武器去朝鲜参战,以及被国际围堵也有关系。
总之虽然是别人民族内斗和中国本无关系,但是中国参与进去,中国死人,中国丢领土,中国伤财导致饿死人,结果是中国赢了。
最后美国对中国是真爱,朝鲜战争炸死了毛腊肉的儿子,避免了朝鲜式世袭,现在又搞习近平,希望能把习近平打下来。
心灵猎人 观察 略略略
留学党,正在美国学习国际关系。刚出国的时候也是一个粉红脑残,后来大概就是慢慢想明白了这些事。到了大四对于ccp实在是受不了了。发现品葱是因为之前写论文的时候搜了统战相关,然后一直没有特别想要发什么的冲动。但是最近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对于微博的恶臭红卫兵言论实在忍不下去了,然后微信也被禁言了,于是就过来了。
現代漢語詞典 观察 三口蔥初來乍到的萌新
在老品蔥潛水過一段時間。

老品蔥爆破那段時間沒上網,是後來想上老品蔥卻發現跳轉到了另外一個網站,遂來到了新品蔥2333333

老品蔥是俺的啟蒙網站,追溯到更早,俺是在「編程隨想的博客」裡看到老品蔥的。

下面,俺要根據最近在新品蔥潛水的經歷,為新品蔥提些建議。俺這個萌新,對新品蔥的架構還不熟悉,不知道該不該發在這裡,望諒解^_^

私以為,現階段的新品蔥還只能算一個政治論壇,用以彌補牆內的空白。要是真正討論一些專業問題,是非常不友好的,與老品蔥相比內容還是過於單薄。正真的政治應該是輻射與生活的,友善發言與日常內容的崛起,代表著品蔥的影響力的擴大,使品蔥的影響力不是僅限於反賊之間。這樣品蔥的理念才會有群眾基礎,被更好地發揚,而不是像牆內一樣整天喊口號,充斥著低質量內容與謾罵(雖說相比牆內,品蔥做得已經很好了)。

另,發現本論壇某些人總是為了反對而反對,本人總發現所謂爆料內容大部分失實(與本人居住地有關,內容不方便透露),不知道是故意造謠在品蔥和稀泥還是什麼,這樣的內容,完全是在為品蔥抹黑。本人認為,反對需要事實與理性分析,不能像小粉紅一樣,動不動就意淫與高潮。

俺衷心希望品蔥能夠做得更好。俺一直期待著,有朝一日,品蔥能被稱為中文互聯網上的自由門戶。()
哦我傻乎乎的连着那么多天各种回答问题点赞但是却没有声望……原来是要在这里发言啊。

初中的时候被一个同学用“党和国家都分不清楚”羞辱一番后,在高中作为一个文科生开始走向探索真相的道路。之后留洋多年,难舍中华美食回国后(真的是嘴馋)却赶上了怹老人家的加速进程。但是也确确实实,在头等舱近距离亲自观测大变局。

坚决反共,坚决拒绝入党。不入党是一个关乎良知的问题。

与其说是集权还是联邦,我更期待出现“此乱命也,__不奉召”。

以30年阳寿搭建了极其精密复杂的内心世界,也因此深感孤独。

怎么发现品葱的呢?是朋友推荐。18年之前我混迹知乎,算是一小V。18年开始知乎变得恶臭不堪,所以毅然决然AFK。我觉得品葱这么个自由讨论政治话题的地方真的很棒,我自己也希望说认真的多说一点自己的想法。

至于身为“反贼”的历史,这个可就长了。时至今日依然不粘锅有着比较隐私和复杂的理由,这里就不展开阐述,单独找我问我也不见得告诉你们(笑)。

接下来想讨论二次爆发和屯粮的事情,所以觉得得有点声望了,特此前来发言求管理员带一下。
zyzcswj 為何美夢仍是個夢 還想等恩賜泡影
最开始发现品葱是搜索苏联笑话,发现这儿有个合集,乐了半天,然后逛了一下,颇为惊奇还有这么理性的中文论坛。我的主要阵地还是在豆瓣,虽然变得乌烟瘴气的,但有一群反贼小伙伴,在雨点般的删帖禁言封号之中,还一直坚持着,就不太舍得离开。前些天我再次被多次举报禁言,那种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的社会性死亡的感觉,还是太难了,我开始逐渐来品葱。最近葱越来越多地被红小将注意到,真的很担心这片难得的净土也会被侵占。

希望各位都保护好自己。

会成为反贼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我父亲吧,他特别聪明,又很早接触到个人电脑和网络,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一直看着墙外资讯的人。大概我上中学的时候,他就给我讲六四。我妈妈也是广场上的学生之一,但刚好最后那天她去了朋友家,逃过一劫。爸爸还会跟我讲领导人的家族裙带,看到反智宣传会反驳,也注重培养我的逻辑思维。所以感觉是很顺其自然的事情,任何会思考的人,任何了解过普世价值的人,都无法被中共洗脑了。我成为彻底的反贼之后才发现我父亲早就是个反贼了。可是他已经病逝了,没有机会和他聊一壶了。

我支持台独,台湾已经事实上是一个可爱的国家。我也支持港独,因为对这些人来说,不自由毋宁死。统一不过是个虚名,封建时代侵略战争的结果而已。而且大国往往在民主上劣势。我支持法轮功的存在,拿反科学来抵制的人不如先去抵制基督教。

很高兴遇到各位。
大肉大葱 观察 我就是我,不一样的烟火。
本人文化程度不是很高,但是思想足够活跃,总喜欢听听不一样的声音和独到的见解,也喜欢交朋友。早前就听朋友讲过知乎和品葱,自己上网打游戏累了就刷刷帖子什么的其实挺好。前些天看到一个比较好的帖子,可惜要登录才能评论,所以就马上注册了一个,聊聊自己感兴趣或者比较热门的话题,交到更多的朋友,各位大神和葱友多多支持,哈哈。
月夜风高a 观察 缘分让我们相聚在这样一个时空,说出你心中想说的话,畅所预言,自由在这片天空下释放
众人皆醉,我独醒
冰冷的现实——市场经济趋利性与和谐社会背道而驰
改革开放30多年来,随着市场经济地位的确立,一些社会问题也伴随产生,比如道德水准滑坡、环境污染加剧、贫富差距扩大,各种社会群体事件在全国各地此起彼伏。有些所谓“经济学家”将主要原因归结为“市场失灵”,即市场自身无法解决包括公共产品提供、外部性、产权界定、垄断、贫富分化等方面的问题,而要解决“市场失灵”问题,必须通过进一步深化市场经济,通过进一步的改革来实现。

进一步的改革是什么?尽管一些所谓的专家学者官员扭扭捏捏、欲说还休,但目前进一步出卖瓜分国有企业,加快农村土地流转的政策已经暴露了他们的目标。即将中国彻底市场化,自由化,并在此基础上实施他们的“政治体制”改革,让所谓的选票民主来主宰中国社会未来的命运。

“肉食者鄙”。这些社会问题本是伴随着市场经济而出现的,不去反思市场经济本身存在的问题,反归咎于改革的不彻底,不是愚蠢,就是用心卑鄙。
之前是老品蔥用戶,之後被封了後,在谷歌上又找到了"品蔥"。總而言之一切都是因為谷歌吧(笑.

我不同於大多數中國蔥友應為有什麼不滿才翻牆的,在15年時的十八線小鎮高中畢業有了自己的第一台智能手機之後,就開始混跡於貼吧、知乎、豆瓣等,與各路網友討論各種話題,遇到言論審查,之後才知道有gfw這個東西,自此以後我就對牆外世界興趣大增,可能是天生對自由的嚮往和國外的好奇吧。
在牆外中文網絡,必然不得不了解中共的文革和六四事件,那時候中文隨便谷歌一下,都能看到老品蔥的鏈接。最主要的是那時候,老品蔥的討論質量就像是那時候的海外版知乎。
如今知乎完全被支人佔領,再加上高質量輸出用戶流失,言論審查嚴重,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糞坑。
老品蔥又被封了,所以看到新品蔥就趕緊註冊了,雖然我知道你們和以前的品蔥沒什麼關係,但是對我來說新品蔥就是品蔥的延續。
NancyPelosi 高仿 准备竞选加拿大国会议员,想要多了解中国人,谢谢大家
心事 哆唻A梦
新人报道~
注册品葱账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是比较少上来浏览消息,有点用不习惯,可能主要是没有去关注游戏规则不懂怎么发表自己的观点,我发现品葱比较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形形色色各路想法都有,但是本人拒绝接收一切为了骂人而骂人的观点,没有逻辑,全靠骂,上品葱主要还是想和大家一起交流交流自己的想法,希望能文明交流。
sssss5 观察 梅花梅花幾月開
新手報到,已經忘了怎麼看到品蔥的;可能是搜尋相關討論的時候。
因為在中國以外的地方,常常收到中國的新聞心裡存疑,卻沒有地方可以讓我觀察真實反映,
找到品蔥時如獲至寶。每當有懷疑真假新聞的時候就來品蔥逛一圈,心裡就知道怎麼看新聞了。
近期想試著發水文,主要是因為有近距離每天接觸的中國人,機會難得(?)想要留下自己的觀察紀錄。
請多指教。
我真的很费解 观察 我是五毛
人在日本,不反共不反中,第一次知道品葱是看到支持香港五大诉求的学历连侬墙,本来觉得不可能是假的,后来就发现了品葱,有点意思,是个世界观跟我认识中国的世界观不一样,长期潜水品葱,但是我觉得品葱的气氛有点不反共不反中就是五毛,所以自认五毛,想更多的了解不一样的世界,跟大家友善讨论。
肥美多汁的维尼 维尼馅儿肉包子
新人报道
        来到品葱是偶然,又一次在谷歌上搜索政治新闻的时候发现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可以自由讨论政治的社区。因为国内相关社区已经被和谐得不像样了,稍微说一点社会现实甚至常识就有一大堆网评员进来骂翻你。
        这些年对国内的发展情况感觉非常忧虑却又无可奈何,时常因为一些社会问题变得苦闷却又无处发泄,但是在这里可以找到很多志同道合的人,我相信墙内也有很多这样的人,但是已经被原子化,所以也没办法形成规模。
        虽然身处大陆多年,但是我并不是坚定的大一统患者,我认为台湾和香港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政治体制和归属,如果不保证台湾香港的民主自由,那么统一是一种历史倒退。
        同时我建议大家多多攻击习近平先生,因为这家伙为了“守住党的家业”,不惜绑着十四亿人开倒车,这次习式肺炎更是暴露了他的低能、懦弱和置人民生命于不顾的贼心,真是历史罪人。
我们都可以感受到
现在的统治者是如何的腐朽专政
闻一闻社会中的味道
跟后清有什么不同?
中共不合法政权已经走在了共惨纳粹的路上
民粹指数直逼二战前的德国
而中共从未想解决社会矛盾
相反他们一直在刻意制造矛盾
南北仇视迫害疆藏打压香港威逼台湾
战螂公然挑衅他国政府
制造国与国之间的矛盾
如今又将全球亿万人性命置于中共肺炎之下
共惨纳粹的罪行罄竹难书
现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经到来 
希望品葱能成为其中的一支火把
赛博理想国 致力于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的实现
本人旨在网络空间实现理想国

网络独立宣言 (A Declaration of the Independence of Cyberspace,https://www.eff.org/cyberspace-independence)是电子前哨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创始人John Perry Barlow于1994年发表的一篇雄文,他在文中设想了一个从技术上不可能被监管的赛博空间,并在其中建立真正的理想国。

当今中国已经病入膏肓,独裁统治无需赘述。有三本书我认为可以为我们提供反抗理论基础。
1.从正义的角度出发,人权国家的“圣经”,《社会契约论》
2.从功利的角度出发,《反脆弱--于不确定性中获益》
3.从寓言(预言)的角度出发,《1984》
这三本书可以说是我的启蒙书,它们让我认识到了自由是生来就有的,自由是进步的,自由是值得我们争取的!

在有了理论基础后,再回过头看中共的历史,就会深刻的发现它的卑劣、脆弱和将倾。目前我的政治倾向是民主共和,民主共和应是我们前进的方向,是我认为中国下一阶段应该走的政治模式。

我的头像是南极洲的地图,是一片几乎未经污染的净土,我想用它代表我最终的政治理想----赛博理想国。
“政府的正当权利来自被统治者的同意。你们从来没有要求过我们的同意,你们也没有得到我们的同意。我们没有邀请你来,你们不了解我们,不了解我们的世界。赛柏空间不在你们的疆界之内。不要认为你们可以建造这样一个疆界,好像建造一座公共建筑。你们没有这个能力。这个疆界是一件自然行为,它将从我们的集体行动中生发出来。”

目前,我认为它的技术基础已经有了萌芽,建立赛博理想国的网络我认为要满足以下几点:
1.去中心化
2.分布式计算
3.完全匿名
4.流量无法识别

最近十几年,相关技术层出不穷:dht,p2p,区块链,分布式等等,目前最接近的是ipfs,它统合了很多上述技术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文件存储系统,有理由可以相信,不久的将来,相关技术将得以实现,一个网络上的网络将不是幻想,最重要的阻碍将不是技术而是政治,因此,我相信或许未来,一个这样的赛博理想国将成为推到中共、推动实现民主共和的强有力的工具,因此,我也号召大家致力实现这一26年前的理想。

希望能得到一点声望qaq
新人报到,真的不想透露任何一点个人的信息和情况

讨厌只有一种声音的环境,觉得这是理性的敌人。

自己从小就不是粉红,但真正只有踏入了社会才知道学校里教育的有多少欺骗。

目的地有两条,东方的日本和西方的欧陆。

球球稍微加一点声望吧,能正常回复别人和讨论就行。
大学时代,不知不觉解开了共党的洗脑,向往自由,向往民主。

翻墙时,偶然进入了品葱。几天后发现已经品葱看了不少的内容了。
我已经决心要移民,日本是现在的选择。

我想在这里完善自我,彻底改写被洗脑的思想,也想找找移民相关的内容,我非移不可!

对共产主义没有任何好感,共产主义就是邪教,国人意识不到身在邪教国家,可悲。

用户报到贴的验证好麻烦,错误多次。
a344380 观察
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100字
我是台湾人,大概一两个月前发现品葱的,还是因为知乎上的问题,记得好像叫做品葱是否为墙外的知乎,进来看了之后很惊讶,因为我本来以为应该是港人的网站,后来发现是简字,以为是海外华人的网站,再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大部分用户是中国人,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平台让对岸没办法发表一些政治想法的网友可以交流,第一次可以看到对岸比较不一样的想法,第一次知道对岸也有人跟我们的想法类似,真的很兴奋,而且也是另一个得到微博消息的管道 (我们虽然应该可以注册,但是电话要填「中国台湾」区域码,看得蛮不爽的,就不想办了) ,我在看品葱之前,其实是一直对对岸心怀怨恨,觉得都是一群无法沟通、一天到晚只想侵略别的国家的人,现在看到大多葱友可以平心静气地谈论政体的优缺点,可以理解我们的想法,我反而觉得我对中国人没有那么以偏概全的偏见了,总之我觉得品葱让我对中国的态度改变很多,有这样一个可以让两岸好好谈中华民族与国族问题的空间真的很宝贵。

04.03 補記 之前有蔥友提醒我要在這邊回覆,不然會被觀察,但是我這邊目前是顯示威望不足,沒辦法回覆哈哈哈,陷入了死循環,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光复 这盛世,真的如你所愿?
去年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看到品葱是自由的知乎,所以就经常进来看看,主要对留学移民方面的问题很感兴趣。也感受到各路反贼兄弟的思想碰撞。但由于身在墙内,即使用代理+Tor还是不敢畅所欲言。作为计算机专业的在读博士,未来终有一天会踏上自由的土地,到时候再来品葱畅所欲言。
donalddump 唐纳德当铺
我是活在墙里的年轻人,虽然学历不低,平时只喜欢打游戏,对政治不是太关心,但是稍微懂一点,和一个麻木的中国人一样,觉得虽然ccp是独裁者,但是人民有吃的喝的就行了。维尼熊上台后本来对ccp抱有希望,希望他可以带领中华民族前进,但是看到他修改了宪法(称帝)以后,对我的人生观产生了巨大的冲击,使我对ccp不抱有任何的幻想了。  原来我才发现ccp虽然黑暗,江和胡时代,已经是中国最开放的时代。                维尼上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要开历史的倒车,用实际行动全面的推翻了改革开放的成果,践踏了邓小平留下的政治成果和经济成果,对内大搞文化审查,舆论审查,新闻审查,意识形态审查。逮捕异己人士,煽动和少数民族间的仇恨,对内已经成为警察国家。 对外频频挑衅西方国家,大力发展军事,我们的先进驱逐舰像下饺子,新型航母也在马不停蹄,大搞军备竞赛。外交方面,搞大撒币,数以万亿计的钱,就这么白送出去。看看我们的盟友,俄罗斯威权主义政体,伊朗,朝鲜,是什么样的国家就更不用提, 凡是民主的我们就反对。
佳慧 观察 基督徒陈佳慧
我是一名80后的墻內基督徒,來品蔥就是要把我的經歷分享給大家,讓蔥友見證在牆國我們基督徒是如何被迫害的。
2012年機緣巧合,我接觸到全能神,也明白了一些真理,也明白了神拯救人類的急切心意,便立定心志要好好跟隨神,把神的末世福音傳給更多的人,讓他們也能來到神面前明白真理,擺脫撒但愚弄、苦害,活在神的看顧保守之下!於是,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傳福音的行列中。可令我沒想到的是,我因信神傳福音竟遭到了中共政府的定罪、追捕、通緝,被迫踏上了漫長而又坎坷的逃亡路……2014年,中共政府對我們信全能神的人又展開了新一輪的搜查、抓捕、迫害,僅9月至11月短短兩個月,我所在的縣城就有三十多個弟兄姊妹接連被抓捕。一天晚上,一個被抓釋放出來的弟兄告訴我,我是員警重點抓捕的對象,為了安全我不能再呆在這裡了,最好晚上就離開!我急忙收拾了幾件衣物,就匆匆地離開了所在的縣城。2015年上半年,中共政府因一直沒有抓到我,以「涉嫌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為罪名,把我列為網上通緝犯。弟兄姊妹看到通緝令後,馬上告訴我暫時不能盡本分了,為了安全,我必須躲藏起來。因被中共政府的通緝、追捕,我只好被迫停止盡本分,再次躲藏,過起了居無定所、東躲西藏的生活。但我心裡平安踏實有依靠,因我知道,無論在什麼環境裡,神都一直陪伴在我身邊。不管中共政府怎麼逼迫,我只願誓死跟隨神,竭力追求真理,忠心盡好本分。
第一次看到品葱应该是在谷歌搜索一些中共的黑料或者反共的信息中看到的。注册时看到,要吐狼奶,这句话我非常认同,我们从小被灌输的狼奶,让我们的思维方式和思想都充满着被中共洗脑后有目的性的思想。比如我现在就完全不能有正常人的思考和思维。我认为生在我国最让人沮丧的是你成长中要经历无数次三观崩毁与重建、自学知识、自我否定、抵抗愚弄、辨别真伪、请教高人、搜索资料、思考挣扎、灵感顿悟,遭受无数周遭白眼、攻击谩骂、侧目孤立,你才能拥有大浪淘沙般让你视若珍宝的认知图景。而这些认知图景很可能仅仅是其他国家小学生的常识而已。
jasonlaw 观察 习正恩
反贼朋友的介绍 微博的截图
老实说现在墙内环境简直让我等反贼无法生存
稍微说一点话都要不被攻击阴阳怪气 要么直接封号 
终于找到一个还活跃的反贼论坛
总算是看到正常人了

老实说也不是很反共 但爱国贼天天无脑无逻辑膜拜洗地逆人类主义思维去挑战全球人民简直恶臭不堪
愤怒的小笨鸟 观察 你再盯着我看,我九怼你。
新人报道。
首先知道品葱是很偶然的
墙内的人如果没有特殊的渠道活着特殊的机会
也基本不会翻过墙来来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
其实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但是既然已经有了机会能够翻过墙来看看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那也会有足够的好奇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模样
也许发声不多
也许发声不对
也许和别人的意见相左
那又如何?
自己就是自己啊
想要又独特的看法和独特的意见
错了就错了又如何
反正一个唾沫一个钉
在没能改变其他之前
其他人也休想改变我
taoran25 6324红老嗨
本人骑墙派,中立派,五毛骂我反贼,反贼骂我五毛,只是希望ZG能在维持社会稳定的前提下向民主过渡,而不是一反到底,一战到底;真正激进的自由派是相当自私的表现,他们肯定在国外已经拿到绿卡已经更换国籍,国内的社会稳定和政治稳定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如果ZG真爆发战争,倒霉的是我们,他们只是一个旁观者
通过搜索来到品葱,发现大多数人有良心有初心,但往往为了反CCP而忘掉了智商,感到迫切需要和这些人沟通一下,最好在常识基础上反CCP,要不然就是所谓的高级黑了,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给人落下了把柄,贻笑大方,这样子可以通过吗?废话不想多说额。
淮夷 万物皆虚幻,世人却不知。
我很多年都可以随意翻墙,但中共党媒和那些所谓自由媒体,都不是好东西,都是谎话连篇的骗子。

来这是一直都没兴趣香港问题,所以并不比大陆普通网民知道的多,直到今晚闲着没事就了解了下反送中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对于一些美化丑化这场运动,我自己心里有杆秤,也不瞎。
来这里是因为一篇文章,向大陆人科普反送中运动,这篇文章这论坛好像也有,但我不是在这里看的。
对于里面反送中暴力事件,我个人持保留意见。
因为发文章时间还没有马鞍山烧人事件。
但我知道这个事,我看过这个视频。
于是就搜了下维基,这一搜把我搞火了。
维基上有一段各方对于此事反应。
里面说事发后,香港一个叫连登的网,有5000人认为事件不过分,只有300人认为过分。

wtf,这超出了我的认知下限,这是人吗?烧人的垃圾简直禽兽不如。这种残忍暴力行为居然认为不过分,我不敢相信香港人能野蛮到这种程度。

所以我就搜这个连登网,看看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我不喜欢中共,但我更讨厌禽兽。中共最多算恶人坏人,但禽兽根本不是人。
冯唐 观察
新人。

去年感觉经济不太好,想在网上看看大家都什么情况,搜来搜去只能看到些模糊的只言片语。于是在知乎上搜索言论开放的中文论坛推荐,看到了品葱。

去年我只是大致浏览了下品葱(新品葱),发现活跃用户不多,戾气太重,有不少回答完全是发泄,不止是反共,直接是反人类了。加上经济话题偏少,就没有关注了。

再次想起来是因为这次疫情。时隔半年发现用户壮大了不少,戾气也没之前那么重了。希望品葱好好发展,成为一个包容,健康,壮大,多元的华人论坛大本营。

另外,有大佬指导下怎么增加声望吗?
新人報到。
已經在品蔥潛水2個月左右吧,然後才註冊了帳號,註冊了好幾天才決定來報到。

是在武漢肺炎發生後,一直看到了『蔥友』這個詞,好奇查了一下才知道品蔥,然後就開始沈溺在刷品蔥的日子。

台灣人,所以沒辦法體會活在牆內的痛苦,太陽花運動那年還是個學生,在那之前對政治無感,畢竟還沒有投票權,但是很討厭馬英九,對於他那時候說的一些話很沒辦法接受。那時候對於自己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並不是那麼介意,覺得只要能平靜過日子就算統一也無妨,對於中共的邪惡還沒那麼了解,只是本能的不想失去言論自由。從太陽花學運後開始接觸一些政治議題,但我承認我沒那麼大的承受力,無法大量的接受負面情緒,所以並不是那麼全面的了解。

香港反送中開始,因為遊戲認識的香港朋友,變的很憂鬱,成天都在擔心他們的安危。然後看到遊戲裡其他中國人的那些愛國言論,滿口廢青台獨港獨之類的話,什麼台灣跟香港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留島不留人啊,讓我從「中國人是好的,壞的是共產黨」漸漸變為「芝麻仁沒有一個是五穀的」想法。看到他們說什麼守護最好的阿中哥哥就想吐。

曾經和一個遊戲認識的中國男孩子討論過這些議題,他算是滿理智的人吧,即便知道我不想統一也未曾對我口出惡言,我們很理性且沒有對彼此謾罵的討論了統不統一的這個議題,最後他說了我的說詞讓他改變了許多想法,但是他也說了,我們都是存在歷史的一部分,只能讓時間去證明是非對錯。但他是唯一一個讓我可以這樣談論政治的人,其他人卻不是,讓我越來越討厭那些愛國粉紅,只要一句愛國,就可以恣意傷害其他人的感情,沒辦法好好和人溝通,像巨嬰一樣。

希望有朝一日在我活著時可以看見共產黨倒台,但是也自私的奢望,大洪水來臨的那天,我喜歡的那個男孩可以安然的渡過。即便我們現在弄丟了彼此,也希望在不同的時空,我們都能見證人類歷史上偉大的一頁篇章。
流年 保护自己才能有更多发声的机会,生存下去才能有机会为人民服务
      我是在搜索一些当时需要的信息,而品葱有这类回答,我就点了进来看是不是我需要的,进来以后发现挺有趣,就保存了网页。
     脑子充血哦,搞不懂共产党到底在干搞什么,一边让新闻界在狂怼欧美,下面基层又跪舔洋人,周到服务,不知道国内网民脑子会不会疯掉;而在网络世界,现在百度提问,提问中带有“世界”“欧美”“海外”“其它的国家”都要过审!真的是够!不问政治,不问色情,怎么还那么压制!
zhouyuchao2000 观察 我是习包子的亲爹,中共的秘密老大,重庆和南昌市的市长都是我儿子,我爱丝袜和斋藤飞鸟
我喜欢中国,但是不喜欢中共,尤其是习包子毛腊肉那种的傻逼。中共完蛋了,中国才可以崛起,人民才可以幸福。恕在下文笔不好,我只想说一句:我草习近平祖宗十八代!毛腊肉什么时候可以拿来吃呢?送给金正恩吃吧。从开始关注到决定说点什么,是因为武汉的疫情。
家人是医生,我也对这一类新闻比较敏感,所以一月初见到cnn和纽约时报上关于肺炎的报道时,就有不详的预感,暗自祈祷共产党手起刀落解决这个麻烦,哪怕是出于维稳的目的,毕竟当年家人参与治疗SARS后高烧被隔离,虽说有惊无险,可我们都不想再经历一遍。
然而,家人作为援助医生还是去了武汉,只是隔几天会发来简短的一两句报平安,我不敢多问,怕打扰休息,也怕惹麻烦,没人知道医院里究竟状况如何,只怕也没人可以说。电视和社交网络上满屏幕都是口号和赞美,聚光灯下的摆拍和歌功颂德只是让我更揪心。没人在意这场场荒唐闹剧中被侵犯和践踏的人的尊严和自由,稍加诉苦质疑就会引来大量粉红的刁难和攻击,像是另一场拉开序幕的文革,只不过这一次是在网络上。
没人在意真相。
Cyberspace 你在害怕什么呀
我是一个被体制所伤害伤害到的人。
从编程随想的博客评论区知道了品葱。
自此发现一个新大陆。
很想改变体制,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看着一幕幕苏联笑话变成了现实,我充满了绝望。但我在学校里还能和基友讨论政治,虽然是在私下里,从V字仇杀队到小丑,再到寄生虫,它们也在中国能找到影子。
统治阶级压榨底层人民,却用一种理想的说辞来掩饰。在这个制度里,好人也会变坏人。
墙内一片歌舞升平,我期待着终结的那一天。
新人报道。在墙内就知道64等事情,但还是可以算个自干五。在出国之后某个很亲近的反贼向我灌输油管上的思想时,我也曾歇斯底里的反抗过。后来来到了品葱,一开始遍地的支那等词汇令我反胃,如今虽已脱敏,但我仍不喜欢这类侮辱仇恨性的言论,没营养且给不了我想要的答案。在来到品葱之初我常常有疑惑,像我这种没挨过重拳又可以随便翻墙的人要怎样才能明白独裁的坏处?我想墙内有千千万万像我这样的人,又怎么让他们明白?我想肯定不是一起骂骂支那就会被感染,我没有仇恨也不想仇恨。一次转变是在看到一条优质评论讲分裂主义的好处,层主反问了一句,你脑中的大一统到底是谁告诉你的?我突然醒悟了,中共把大一统作为信仰和底线在宣传,凡是任何能威胁它的,都被冠上了X独的名号,名正言顺的封禁。我想起了微信群里支持香港的人被举报被退群,在大家指责他的时候第一句话就是,你先别和我们讨论问题,先说一句香港是中国的我再和你说话。当时的我认为很正确,现在想想后怕的不行。国土不能分裂,看上去和上帝永远是对的一样像真理,可是我们有仔细想过这是真的吗。一旦最初的公设被推翻了,整个建立在这之上的推论都倒塌了。我现在支持分裂,像欧盟也好像美国也行,所以我支持推翻中共,各地自治。但我从小接触白左思想,所以我不搞仇恨和歧视,我支持法轮功为活摘发声但不支持以此作为宣传和让人信教反共的手段,我反对带歧视性的带上地名+疾病,一切地名一切疾病。我反共不代表我认为南京大屠杀没发生过,我反共不代表我支持川普,我反共不代表我支持法轮功,我感觉很多人分辨不出其中区别,很多人或许只是激情仇恨,有个地方发泄就好了,并不想中国变好,但我真心希望中国能变好。如果你和我有一样想法,欢迎和我谈论,希望能找到同道中人。
该来的终会来 观察 不再小清新
年初肉身翻墙。
之前在国内搜索网页时,偶然看到“刁犬犬”的说法,大乐。
今年到国外立马google刁犬犬,于是找到了品葱。相继了解到各种花式辱包,例如:维尼、庆丰帝、包子、习禁评、细颈瓶、吸精瓶等等。惭愧以前一直困在墙内,根本不知道葱友们的聪明才智。
每天都要上品葱,才能从这黑暗污浊的中文环境里看到一丝曙光。
反向习习匹 Winnie the Pooh
报道。

常年逛某乎,然不觉每次发帖政治敏感讯息频频被删,烦恼不已,遂常念若有无审核制度之某乎论坛岂不美哉。今日喜察贵站,迫不及待注册饱读起来。

鄙生于大陆,热爱那片土地,成长过程中又厌恶起那片土地的地主起来,则留洋学习政治历史经济,祈方日可得一珍谏以救国家之麻木。认同三民主义,喜爱中山和中正公。期待于此碰撞出智慧且自由的思想火花。
ioth 变量老帅
从谷歌搜索进来的,看了几天,虽然内容很一般,原谅我实话实说。但是能面向国内用户,有自由空间。在这个全面污染的线上线下,已经极难做到。希望新的,也能存活下去。支持再支持。
不知道原来的版本是怎么样的,如果只是被盗,重新建立,那希望加强技术和安全,虽然我不是专门做网络信息安全的开发。
可能是因为从小一直在不同的国家生活,一直没有所谓的归属感,也没有从来不能理解他人口中的“骄傲感”或者爱国与民族主义。对我来说,自己被自己之外的东西(比如国家)代表,不管好或者坏,是很讨厌的事情。但虽然我不能同理这种感情,我也能理解。打个比方,我始终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地方的人有权利和“脸”去代表另一个地方的人属于自己。如果是诉诸武力那我理解,但一个普通的没有基本权利的民众说出诉诸主权或者是可以被类似于“天赋人权”一类的使命感带来光辉的民族主义精神,我百思不得其解。

但最近开始,可能是因为看的新闻多了,也可能是最近的新闻每况愈下,曾经可以“小粉红”这样可以被符号化地一笔带过的东西,出现了我身边的朋友或者同学上。受着最高等的精英教育的人说出的理性而残忍的话使我恐惧。我身边的朋友也因为潜在的政见不同渐行渐远使我难过。我意识到了这个国家现在已经成为了13亿人口的法西斯国家,这使我绝望。

想发文章一方面是想理解墙内的感情与现状,但比起政治我可能对文化与语言更关心。我之前是做志愿者的游戏翻译的,也因为做了翻译见到了很多灰暗的东西。最近已经不想做翻译了,我开始觉得一个只会中文大概是没有被拯救的可能性了。也想对中文目前翻译的一些现状讨论。
各位反共同志们,你们好!
我是现在在new england念书的一名高中留学生,来自某新一线城市
小学,初中都是在大陆读的,接受的是共党公立教育。之前每年来美国一次(因为家里面有人移民),但仍然发自内心地觉得中共大陆好。父亲在体制内工作,某地级市住建局局长,母亲某大学正教授。
可能因为勉强算是既得利益阶层,所以觉得中国好。
但由于出了国,开始了解到那些共产党尽力掩盖的事,例如64,巴拿马文件等其他中共尽力掩盖的事,我就开始觉得一个好的政党应该接受来自人民群众的意见,而不是尽力掩盖事实。
讲真的,我接触的大多数初中生对政治都不感兴趣,唯有几个父亲也是搞政治的才能勉强讲几句话,甚至很多初中生连习修宪都不知道,这让我十分失望,就算是出了国的,也大多仍然是小粉红。

我不强烈反对共产党,我希望他们能够承认现实,下一个罪己诏就可以了,而不是尽力掩盖事实。关于墙,我希望把墙弄低一些,没必要修那么高。关于中国大陆民主的问题,我认为不要开放全民公投,公投只是给了一群sb权力,我觉得这样并没有意义,以党代政也未尝不可。anyway,我并不强烈反对共产党。

关于文革,我的教科书上对文革的描述是,中国共产党在进步道路中的艰辛探索,我对此嗤之以鼻,我的一位
长辈就是被文革弄死的,明明就是毛搞极权主义,却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令人不齿。

最后,求赞,也欢迎讨论,第一次回帖,如有问题,见谅
noleon3000 观察 I thought a thought. But the thought I thought wasn't the thought the thought I thought.
 過去、我是一位深綠獨派,認為所有的問題都來自於中共與國民黨,一旦台灣人民可以脫離中共與國民黨的魔掌,國家資源不會掌握在少數權貴手中,社會將會更自由、平等,人民生活更富裕,但是民進黨政府上台後執政的這幾年,反倒是政府帶頭打擊勞權,成為資本家的另一位代理人,這樣的行徑與國民黨無異。

看到去年香港的民主抗爭,民進黨根本毫無作為,才發現民進黨根本就不支持民主權利,但看到了事實上有部分的中國青年戴著口罩,也走上街頭支持香港的民主抗爭,深信覺得不能去依賴這些親財團的政客們。

讓我看見基層人民必須要自力救濟組織抗爭,才可能爭得基本的各樣權利保障,中港台的青年、基層人民應該要團結起來,共同對抗中共獨裁政權,才可能讓中共倒台。

我的信仰來自於我想成為一位什麼樣的人,我想擁有自由人生,以及無法忽視旁人的痛苦。看到香港的民主抗爭,也看到在中國的疫情有很多災難式的隔離政策,甚至是中國的醫護人員嚴重缺乏物資,民眾被中共欺壓、欺瞞。同樣的生活在台灣的基層人民,也在疫情底下工時上限被解除,被迫為這些慣老闆做牛做馬,真心覺得這些政商權貴在哪一個國家都一樣,剝奪著基層人民的生存權和民主權利。

希望在這邊能認識到更多反對中共一黨獨裁的蔥友們,能一起交流中港台的政治時事,一起促成團結反對不管哪個國家的政商權貴。
大粵建國 大粵本土民族黨
大家都寫咁l長ga、。。。我以前有一個舊品蔥賬號,之後一直都冇再申請番。最近忍唔住好想發言。所以重新申請。希望多多關照。

我嘅政治理想---南粵再獨立建民主自由之國。係咁多。
希望可以結識更多同道人。特別係廣府人。廣東廣西海南等等一切能講粵語之人。或者支持南粵建國嘅所有其他人。
大家唔好再沉默。現在係時候出來搞啲嘢。到時局亂時,我哋就可以有所準備,推動我哋要推動嘅嘢。肉身海外嘅,可以推動國際戰線。現在兩廣嘅,可以推動身邊嘅人,推動有軍權,政治權力嘅人一齊做嘢。
流氓盛世 观察 我在這裏的發言並不是我常用的文風,覺得別扭是正常的,請見諒
我是一個長期浸淫於內地文化的香港人,2018年之前常駐知乎,在反修例運動中的立場是淺黃、和理非,厭惡香港警察、特區政府以及共產黨。
二月初,本人透過立場新聞在Facebook的貼文看到了許章潤先生的《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使用Google搜尋相關的資訊,繼而發現品蔥。我喜歡品蔥的整體氛圍,於是此處成為了我其中一個資訊來源地。
實不相瞞,我本來並不打算在這裏註冊帳號,乃至發文表達意見,因為我生性喜歡觀察、獨自思考而非爭辯、討論,至少在幾天之前是這樣的。讓我改變想法的是這裏的某些人,我發現即便品蔥整體以理性為基,但也不乏激進者,其中某些人的行為可能會讓同陣營的人出現分化的情況,我不想去揣測這種人的用意或者身份,但我希望盡己所能嘗試去調解衝突,為陣營內部的和諧討論貢獻一分心力。
不過,在可見的將來,除了上述的情況,我大概率不會發表自己的意見,希望各位不要對我抱有任何期望。
(因為某種原因,我在品蔥的發言不是常用的文風,覺得別扭是正常的,請見諒)
真说实作 观察 想说一些故事,想听一听声音,毕竟世界那么大。
以前也从来没有翻过墙,现在突发奇想想看看墙外的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问了身边的朋友,很自然的就推荐了VPN和一些关于墙外的网站,自然包括了品葱。必须要说,这个社区的讨论氛围是较为理性克制的,这比绝大多数墙内社区要好得多。所以,我也想在品葱上面看看有没有和我一样想法的人,希望能够加入到品葱之中进行沟通与交流,毕竟世界那么大,能有一些回应,也是极好的。
gcd千秋萬世 感恩戴德,吾人永世為奴
我是一個以前在知乎出沒的台灣人,因為我想切切實實地了解認識中國網民生態和對這麼一個極權霸道又裝作慈母的政權是個什麼樣的想法。

我很喜歡知乎上網民的各種人才回文,那時處處是乾貨,不過自從知乎被赤手強制改造之後就覺得沒什麼意思了,於是四處流轉終於找到了這個中國良知與自主的耶路撒冷。

說到認同,我可以是台灣人,也可以是中國人,但我堅決拒絕再次被極權統治。國民黨來玩一次已經足夠噁心,寧可死在戰場上也絕不讓共產黨再玩一次。

畢生願望,是在有生之年見到中國不再只有一種聲音,成為一個人民賦予政府權力、亦擁有監督政府權力的公民國家,直到那天來到才足配稱為中國人的時代揭幕。
俺是资深网民,历经江、胡、习三个时期。从墙刚建的时候就开始翻墙。
墙内太监弄权,封杀言论自由,越来越透不过气。
一直到连google搜索都废了。

开始在知乎看到习近平与小熊维尼的漫画,看到习近平报书单。渐渐这些也看不到了。
常年翻墙到墙外透气,并且养成到youtube看乳包视频的习惯,其实俺翻墙多年,但是在包子上台之前,很少上youtube的。


并且随着习近平越来越智障的表现,俺经常在google以“习近平 大撒币”“习近平 傻逼”等关键词检索取乐。某一日的检索结果有了品葱。


俗话多,众人拾柴火焰高,俺来品葱添一把火
第一次听说品葱应该是在油管的新闻上,后来在推特也看到好几次,转发的基本上都是一些犀利的问题,墙内哔哩哔哩,知乎,贴吧已经沦陷,不得不佩服CCP的言论管控,品葱是为数不多的净土了。希望能在这里对事物能有更深刻的认识,衷心地希望中国人能够迎来真正的民主自由。
理性思维 关心天下事
近期注册的新用户或者声望比较低/发言较少的用户,来谈谈你们是通过什么渠道发现品葱的?

现大学计算机专业学生,由于与网络接触比较多所以可能会看到更多。希望在读完本科之后去英语国家读PhD并移民。
我自认英语水平比较好,从六月开始关注香港局势,每天看立场新闻,也看英文和中文BBC和路透,因为我认为比较中立。香港区议会选举对我触动比较大,发现可以在选举信息上写五大诉求,要求林郑下台,而且可以当选。


或者聊聊你们为什么来品葱,想在品葱这做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很早之前就看到过品葱,但是那时候并没有想太多。之前一直刷知乎,这几天感觉知乎实在恶化的太强烈看不下去,热榜上面全都是假新闻,感觉知乎已经是洗脑工具了所以只好来这里。

或者说说自己喜欢比较集权的中国,还是联邦制的中国,还是分裂的中国?

希望看到一个开放的中国。
TheDark 观察
                                          有这么一群人

                    明明处在社会的最低层,却有着统治者的思维
                  明明自己是吃着地沟油的命,却操着中南海的心
             他们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却觉得自己拥有整个国家
        明明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皇室血统,却觉得自已已经位居东宫了

他们保不住自己土地,保不住自己的财产,保不住自己的房子,保不住自己的工作,保不住自己的饭碗,保不住自己的学业,保不住自己事业,保不住自己爱情,保不住自己的医疗,保不住自己的养老。 。 。

现在连他们自己说话的自由都快保不住了,哪天不小心死了的话,可能还保不住自己的尸体,但只要一谈到国家主权,屠美灭日,武统台湾,他们便立刻会热血激昂起来,仿佛觉得自己才是国家真正的主人

                               你们知道我说的这群人是谁吗?
what7isay what7isay?i say 7 thing
我想在品蔥寫小說,這個理由夠奇特了吧

求求大家給我一些聲望吧

給大家看一看

一切要由正化二十八年二月二十八日開始說起。


那天,一個青年被他的母親委托,要他為她帶一份禮物給她的老師。而且一定要今天才可以送給他。


母親經常說她的老師不只是自己的恩師那麼簡單;他在九十一年前登上一人之下的位置、是加速日本現代化的主要功臣;在激進馬克斯主義浪潮衝擊全球的時候,是他保衛了日本這個亞洲最後的民主堡壘。他,是保守派的偶像。新日本的象徵……


「然而,這一切的成就,都是靠他不停地用無辜者的生命,自由還有他們的鮮血去換取回來的。」母親這樣補充。


天上下着雪白的雪花,如同九十一年前一樣。彷彿正提醒着一身戎裝的他毋忘那一日所發生的一切。


「用刀殺掉一個人就是殺人犯、用槍殺掉一百個人就是軍人、用筆殺掉無法統計的人就是……」


「政治家。」他邊走邊喃喃自語。這是他母親對他恩師的描述:「老師是一名政治家。」


走着走着,他已經找到了他的目的地——一座獨立屋前。他為了確認自己沒有去錯地方,於是望向獨立屋前的門牌,看看到底有誰住在這裏。


門牌寫着「魏一心」和「魏海容」。這兩個極富中國特色的名字竟然在附近滿是日本人的這裏出現而且相安無事。確實使人感到奇怪。


確認了自己沒有去錯地方之後,他按下了門鈴。然後等待內裏的人回應。


不到三十秒,大門就被一名看似二十多歲青年打開了。


「鏑木雨少校,晚上好。」打開門的青年馬上邀請他進去屋子中:「衣帽架在你右手邊。而左邊就是客廳。請在那裏休息一下。恕我冒昧,請問你想喝咖啡還是茶?」


「我還是喝水好了,免得睡不着。」


「好的少校。請你稍等一下。」接着她向客廳旁邊的開放式廚房走去了。


「打擾了。」少校他先把母親要他帶過去的禮物放在玄關的櫃子上,之後脫下了他的軍靴。接着把他的軍大衣和軍帽掛在衣帽架上,再提着母親的禮物走向客廳,把禮物放在飯枱上。拉開椅子然後坐了下去。


就在他等待那個青年為他帶來茶水的時候。他習慣性地左顧右盼,發現了一幅又一幅的照片正掛在他面前的牆上。


最左手邊的是一名身穿戎裝的青年站在一個小孩旁邊。然後百無聊賴的少校就被這一幅又一幅如成長記錄的照片所吸引着。


小孩從一開始誕生於這個世界上時,戎裝青年陪伴在他左右、入學也是如此、成年如此、結婚如此、登基如此……


登基?少校定睛一看,那幅照片的確像極了先皇陛下的登基典禮。還有一點引起了他的注意,那名……先皇陛下祂登基的時候大概二十多歲。但為什麼,一直在他身邊的那個青年卻沒有衰老的跡象?


抱着種種疑惑的他跟隨着照片繼續看下去。心中的疑惑也逐漸增多。那個陪伴先皇陛下成長的青年到底是誰?他為什麼可以和先皇陛下如此親近?還有……


為什麼他好像沒有老過?


少校看到最後一張照片時嚇了一跳。照片上有四個人——那名青年,先皇陛下、還有他自己的父親和母親。


他認得這張照片,小時候母親曾經和少校和他的雙胞胎弟弟說過這張照片的故事。那天是母親和父親在先皇陛下的見證下共諧連理的大日子。


最右手邊的是父親大人,而在父親大人旁邊的是母親大人。而在母親大人旁邊的就是陛下,這是少校人生第一次看見陛下笑得如此燦爛。


而他也只是在這張照片才看過先皇陛下笑容。


而站在最左手邊的仍然是那個青年。他不再穿上那身戎裝,而是穿上了民防部禮服。但是他的樣貌卻如同第一幅照片一模一樣,毫無改變。


而少校依稀記得母親大人曾經介紹過這個青年的名字:


「他是魏一心,是我的恩師。」


而相中的那個魏一心,和為他開門的青年一模一樣。


這時,那位青年正用盤子捧着他那杯水、一杯半滿的杜松子酒和一瓶油走到少校面前。之後把盤子放到桌面上,接着把那杯水放在他面前說:「少校,這是你的水。」


「請問你是……魏一心先生?」
反抗者 Freedom is nothing else but a chance to be better, whereas enslavement is a certainty of the worst.
「人為了生存一定要反抗,但這種反抗不應該越過自身所發現的一個界限,這就是人們聚集在一起才開始生存。反抗的思想因而不能擺脫記憶:它永遠處於緊張之中。當我們考慮它的行為與業績時,應該思忖它是否終於最初的崇高原則或者相反,它是否由於倦怠或衝動而忘記了崇高原則,沈迷於專制或奴役。......在荒謬的經歷中,痛苦是個人的。一進入反抗行動,痛苦則成為集體的,成為眾人的遭遇。......我反抗,故我們存在。」

Albert Camus《反抗者》
由于喜欢翻出去看看YouTube,搜索搜索东西,就发现了这里。一开始觉得这里就是个骗·子网站,一直有很多不一样的言论,在国内根本看不到的讨论。但是后来了解到很多国内不知道的信息以后,比如近期看过的洗钱风云等电影,发现国内的舆论根本就是国家在控制,根本没有真正的言论自由,发现这里才是真的看清真相的人,所以我希望能够加入你们一起讨论。谢谢!
改名1000葱太难了,点了十天赞,没保留域名重新登录忘记密码。看了科普贴还是打算用不常用的Id名注册一个,安全第一吧,毕竟找来品葱也是因为搜安全问题找到的。
       另吃瓜武肺,周边的人绝大多数都是觉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毕竟只要不动自己的饭碗这帮人苟活下去也不会有问题。学文也未必救得了吧,看港独不顺眼,只因为自己进货受阻碍,那市场萧条的原因呢?答曰美国,说多了会让人绝望
大侦探福尔摩沙 大 家 好, 我 是 大 侦 探 福 尔 摩 沙, 你 可 以 称 呼 我 为 物 语 摩 你 沙
现在已经可以正常回答,补充一下我对此前无法回答的状况的观察。当时点击验证框会直接打勾,再点回复就会提示验证失败,今日点击验证框时会像往常一样跳出图片识别框,点击回复后就可以正常发布回答。

-----------------------------------------------------------------------------------------------------------
补充,现在无法进行任何回复,提示"验证码错误或已被使用过,若持续出错请刷新后再试,是否刷新"
-----------------------------------------------------------------------------------------------------------


从旧品葱一直潜水到新品葱,一直没有发言

先说一件旧事,也就是第二品葱历史上的第一次封禁事件,大致是一个用户在问"你们和中共有什么区别",这个人的发言并不完全如我所说,而是可能讲了脏话,或者用了你们和中共有什么区别啊?啊???这样的重语气的语法,后来他大概是被小二处理了。那个时候我认为,虽然第二品葱有独特之处,但当时的知乎上的言论尺度至少不会像品葱这样,因为情绪化语言处罚用户。

虽然我当时想注册账户上第二品葱争论,考虑到又遇到一个类似NGA那样管理权限滥用的论坛的可能性,而注册论坛的行为本身就有一种被管理的涵义在里面,于是就一直没注册第二品葱的帐号。

后来虽然一直看着新品葱(后文新品葱称为品葱),品葱的人气在可喜的增长,不过最近在品葱上看到了魔法少女小熊的提问 - 刘仲敬是不是疯了,我原先一直关注刘仲敬的推特帐号,但是其言行日益让人反感,让我无法理解自己。魔法少女小熊提问下,有人回答"欢迎来到中国之外的正常人类世界。害怕的话,就快点回到安全的韭菜园子里去",这个回答也同样让我无法理解 ×刘×仲×敬×和×自×称×姨×学×家×们×到×底×在×做×什×么× ,于是决定注册品葱帐号,以大侦探福尔摩沙的身份参与调查此事
Marksman 应届高三生,武德魔怔人。目前手里有个叫“黑鯃机工”的劲爆项目,请拭目以待。
啊...这...各位好。
高三生,本无心关注政治,只是作为一个武德魔怔人对毒菜国家特有的枪支管制办法颇有微词,但也没细想过什么。虽然对共党的破事都有了解曾经但并不关心
直到去年七月,本来预定的香港游学突然被终止,才知道香港发生了“暴动”。作为一个极端生存主义者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但是由于身在全封闭学校,也没法进行更多资料搜集,之后广播铺天盖地的[单方面报道]引起了我的注意。本人算是个平衡论者,有好必然就有坏有光必然就有影,然而中共持续且高强度对示威者的抹黑引起了我的高度怀疑,最终想办法得知了一手信息,于是全都明了了。
说点有的没的题外话,本来作为武德魔怔人和生存狂在中国就是一个不受待见的群体,我居然都一直没有思考过问题出在哪...
(话说我现在高三了还这样高强度冲浪没问题吗)
被知乎头条等社交网站上的禁言及小粉红恶心到了。加上今年的武汉病毒事件整个2月VPN都在无法使用的情况下我越发想听到墙外世界的各种声音。最初在谷歌希望找到一个可以各抒己见的论坛,便在一个网站上的文章上看到点评中文社交网站其中就有品葱和膜乎,显然品葱很对作为自由派我的胃口。虽然品葱有很多感情发泄的用户但同是也存在很多优质的回答。在短短时间里三观一直被各种刷新!对于一个对16岁都不知道CCTV的人,一直都不喜欢这种虚假的繁荣。我接触网络的时候各类网站还是很开放到,一直到了08年,审查变得严格,声音渐渐变得单一。翻墙出来也接触不到一些中立媒体都是感情为反共而反。可能这个世界只有枯燥的书才能找到自己判断事物的眼光了
新人報到。
小時候很懵懂,不知道何爲政治。小學的一次思政課,是個新老師給我們上的,當時講到了中國統一。那個老師說,他個人不認爲台灣屬于中國。(現在想起來,那個老師真的很大膽,我很敬佩他能夠在課堂上試圖播下自由的種子)那一次觸動了我,我開始好奇起來老師爲何這麽説,當時我對台灣的印象就是小學課文裏的日月潭還有中國地圖上的一個島嶼。我就在網路上搜尋,有的説是,有的沒直接說是不是,有些隱晦。從小就有些叛逆,看到新聞聯播上成天講著假大空的話,我很懷疑,但沒有深究。
南海仲裁的時候我發過幾句激憤的話,當時還算是個粉紅。後來上中學,開始翻墻,知道了天安門,認爲中國只是缺少自由而已。直到去年的反送中運動,一些網友分享著墻外的訊息,對比之下我才發現中共的宣傳機器多麽可恥,捏造事實,誇大宣傳。我開始覺醒。那時候接觸到了pincong,被震驚到了,沒想到tg内部這麽腥風血雨。但我當時還認爲pincong有些極端。 直到今年,武漢肺炎讓我徹底看清tg。
愿自由花遍種諸夏。
一开始我是在墙外看自由亚洲电台的新闻,
我觉得惊叹又讽刺的是,
很多墙内发生的事情,墙内看不到多少消息,反而在墙外可以看到
然后就逐渐习惯了到国际互联网上看新闻

之后认识品葱是因为RFA报道了反送中时期的品葱连侬墙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angtai/hj-11132019104645.html
潜水几个月,注册了一个帐号
来到这里,我认识得更多了
其中最深刻的认识就包括得到了对原子化社会和信息封锁的认知
信息的沟通传递是这么的重要,可以让人凝聚到一起
而信息的封锁和高科技的监控,则使得社会原子化

这里有很多很多人一刀切中实质的见解,没有墙内的那一套空泛难解的套话https://i.imgur.com/CvCT6Hj.gif
而且还能获取很多被封杀的时事新闻咨询(这方面的信息量和RFA等平台有得一比,自从来了品葱我就少看RFA了)
还有很多有水平的行动帖,原来在墙内可以做那么多的事情https://i.imgur.com/uzDqFVl.gif

我还有好多问题想请教这里的大神!希望大佬们给我这个机会!https://i.imgur.com/NVmcfxg.gif

Where liberty isthere is my country. By Benjamin Franklin
理中客 观察 人人都是理中客 又或许不是 努力脱离虚无主义的普通人 Rock'n'roll 低俗文化爱好者
算是98年底的一个自由主义者吧。发现品葱是偶然的一个契机。父母都是曾经做过音乐的,从小看着高达阿童木好莱坞长大,也经历过08年那段时间的互联网潮流。但也就是在16年上大学之后,我亲身体会到社会风向的改变。战狼,民族主义、华为、贸易战。在08到12年那一段时间,我也曾经坚信过这个社会会变好。然而到了20年的今天,社会文化的肤浅化与言论自由的被污名化、让我感觉到这个时代也许出了很大的问题。也是在刚刚上大学的那一年,同龄人中第一次出现自干五、红的发紫的那种。大学这几年的生活我一直过的十分乏味与无趣、同龄人对于政治的冷漠和愚蠢、以及相当人数的自干五让我无法呼吸。还记得去年跟一个许久未曾谋面的朋友偶然碰面与聊天,聊到了当代大众的自我定位。他告诉我,大众的定位就是齿轮与棋子、每个人都是社会大机器的一员为了实现美好的共产主义而奋斗。我与他争论许久,甚至聊到了计划生育。我说我是一个不婚主义者,他用诧异的眼神盯着我的脸、仿佛我是一个面目可憎的怪物。"不婚主义者不生孩子,活着浪费资源浪费国家养老金、你这种人太自私了罢!"我哈哈一笑,好似我是基因变异的异形、胡乱聊了几句便假惺惺的散了桌。随着近几年政策收缩,包子的大倒车与加速主义、我的生存空间似乎被压榨的越来越小了。我喜欢的南京李市民因行为不端被封杀,腰乐队在音乐平台上被删的七零八落与这个时代特有的流量文化、让我喘不过气来。还记得小时候深夜与父亲看v字仇杀队,看完准备睡觉时、突然出现高铁事故的重磅新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给童年时期的我带来了非常大的三观冲击。我问父亲:"这个社会一直是这个样子吗?" "会好起来的。"多年后的今天再回想起来,真是莫大的讽刺。现今社交网络上只能厉害了我的国,阿中哥哥、却不允许丝毫半点的反对声音。最令人感到害怕的,不是这个证券的舆论管控、而是你的言论在由所有的政治正确的同龄人管控。说错一句话如同小学生抓住了小辫子似的告状,发现所谓特殊分子便急不可耐的给他贴标签。我意识到,在中国,这个社会本身是无意义的、每个自干五的皮囊下都空无一物。只有物化自己成为民族的一员才能摆脱这种虚无感,即使这本身并没有意义。战狼,华为、境外势力、公知、理中客、一个个的标签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不想为了标签而活,但是在中国社会里、没有标签跟死人没有区别、因为人本身、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是没有意义的。所有那些富强民主自由和谐,都只是为了特权阶级服务的口号、我们只是包大人的GDP财报表中的一员。最后引用一句美国精神病人的台词吧 "He presents himself as this harmless old car,but inside,he..." "But inside doesn't matter."
wch 大人都谈利益,小孩才谈理想
新人报道哈,当游客,偶尔评论,才想起还没报个到
看到推特发的帖子截图上显示是品葱上的,我就找到了这里,然后就进行了注册登录,进来后发现很多内容很好,很多文章写的也是很不错的,也有各种不同的观点看法。以后我要经常的浏览网页,定期发表自己的看法,或是自己的喜好的文章等。当时现在就是太新了,不能发帖,发文章,加油吧,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坚持就是胜利
CNTFAI 他认为,悲剧是属于古代的事。
    大陆00后,之前潜水一段时间了,最近注册了账号,可是回答了一些问题,声望为什么还不涨呢,好希望能评论啊。。。

如何发现品葱的:
    最开始是看到了品葱用户匿名支持香港反送中的新闻报道,于是好奇地打开了品葱,然后感觉发现了新大陆!作为知乎和B站用户,我感觉这些墙内网站这几年来每况愈下,深受中共高超的舆论控制手段所害,不仅用户中充斥着大量无脑亲建制粉红,审核通过的门槛也越来越高,略微有些敏感的都都不行(甚至纪录片中的中华民国国旗都得打码!)于是我相信墙内的“舆论”只是中共操纵下的结果,但是不知道在哪里有另外一种声音、能够好好讨论的中文平台,直到我发现了品葱。这里的各种立场让我拓宽了眼界!

谈谈我的思想历程:
    可能是受家庭的影响吧,从小学我就对建制比较怀疑并会观察各种社会现象以及思考:为什么医院门口有那么多人看不起病、为什么有人的房子会被强拆、为什么身边的朋友因为没有“户口”而处处不同、为什么无论是教育还是媒体都只有一种声音。也从家长那里了解了64,但是当时他们告诉我不让讨论这件事是因为中共知道自己有问题,不久之后就会平反的,现在看来也是很好笑。
    后来包子上台、我上初中之后,防火墙越来越高,我为了用Google查资料第一次学习了翻墙。那是墙还比较脆弱,我用的是轮子的“无界”,每次都会自动打开大纪元。虽然我不太喜欢轮媒那种阴阳怪气的论调,但是还是从中了解到了一些更细节的事情:如维权律师的事情、历史上反右和大跃进的悲剧、三鹿奶粉事件、“严打”等等。不过我主要获取信息的途径还是通过主流媒体、维基百科、YouTube、Twitter等网站,也看了1984和动物庄园还有黑镜。我发现达赖喇嘛只是被迫逃离西藏的、“雨伞革命”的诉求也不是港独、也认识了刘晓波。当时我除了反感中共剥夺人权和民主之外还因为中国传统文化受到中国的破坏感到很惋惜。这时我已经不仅仅是建制单纯的怀疑,还找到了论据来支持我的观点。
    当时的同学也有不少人和我有相同的观点,经常一起讨论翻墙技术和膜蛤。在政治课上我也经常对书本上的理论提出反驳和质疑,同学也会跟风,现在真的很怀念这种自由的课堂环境。记得当时还因为英语作文里讽刺了毛跟英语老师吵了一次(ta是比较亲建制的)。不过,我当时还认为中共的罪恶已经是过去式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也是中共的“功劳”。我甚至相信因为当今人民素质还不够高,不能有民主,中共专政也只是防止中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到时候他们就会开放民主的。
    上了高中之后,我开始渴望能找到一种制度能解决中共的以及西方社会的种种问题。当时我了解了一些马克思、托洛茨基、安那其主义的思想,思想上偏左翼(不是亲中共)、比较理想主义,希望能有一种比代议民主更能给人们带来幸福的政治和社会制度。不过随着对现实中政治认识的深入,我发现许多我向往的政治和社会制度在西方(不一定是美国、欧洲和日本也包括)已经存在并且成熟了,跟19世纪完全不一样,大开脑洞最后还是得承认现有制度更好,于是我感到有些疑惑:难道左翼为了“有特色”和“进步”而强行炮制一种新制度真的好吗?
    我感觉跟初中相比,政治冷感的人更多了(甚至有同学家长说不要和有“危险思想”的人交流),不过还是有些社团可以讨论政治问题以及进行政治活动,当时对北京的“清理低端人口”事件和LGBT平权等社会问题比较关注。不过好景不长,学校里的环境也逐渐收紧,受到警告不再能讨论和活动了。我第一次直接感受到中共的压迫是什么样子,再加上后来的一些事情,比如包子修宪、越来越高和长的GFW、新疆再教育营、通过反送中了解了铜锣湾书店事件、社会信用体系,让我对中共的最后一点幻想也破灭了,benevolent dictatorship(善良的独裁)是不存在的。我意识到中共只会一步步走向极权,脑洞+盼改良也是死路一条。我希望能采取Direct Action,但是又很迷茫在高压的环境下我们到底能做什么呢?

再聊聊政治立场:
    在政治光谱上,我也说不清我到底在哪里,大概是在中间偏左的社民主义吧?我支持的有:免费教育、单一付款人医保系统、强有力的工会、部分国有关系到到基本生活的产业但是私有化其他产业、限制房地产投资政府投资基础设施、补偿受压迫的民族、保护语言多样性、反歧视、LGBT平权和女权运动、废除死刑、在保障本地农民权益的基础上全球化、增加移民便利性、裁军。
    至于政治制度,我比较倾向于议会制,最多是总统权力较弱的半总统制(如波兰),因为我觉得让一个人在几年内独自掌握很多权力而且很难被解职是一种不合理的制度,而且根据统计大部分初次民主化后实行总统制的国家都失败了。
    国家结构方面我觉得通过权力下放、地方自治的单一制以及联邦制都可以接受。联邦制使得地方的权力很难被剥夺,但是一般联邦制国家的建立都是多个小国联合在一起并同意放弃其部分主权(如瑞士和美国),而中国自古以来都是大一统、现在要去中心化,联邦制可能跟中国的实际情况有别。其实权力下放的单一制也可以实现和联邦制一样的效果(参见西班牙和联合王国的苏格兰)。至于台湾,我希望能在民主化之后两岸自愿统一,但反对现阶段的任何统一举动(同时我也不太支持宣告独立,因为台湾实际已经上相当于一个国家了,这样刺激中共会得不偿失)。
    再说说我不同意的观点。首先,歧视中国人的言论不但没有益处还有很大危害。至少1/3的中国人是有某种程度上反建制的思想的。大部分中国人其实并没有明确的政治立场,他们会亲中共只是因为中共的宣传做得好并且害怕持有不同政见为自己带来麻烦,如果信息开放后几个月他们的想法肯定会有所改变,而如果他们看到了部分人反中国人的言论会对民主派产生误解从而倒向中共。剩下的保皇派/极端民族主义者只是其中一小部分,任何国家和民族都有这类人,但是他们在正常环境下成不了气候,不必在意。也希望港台的朋友們理解在大陸網上的言論都是非常極端的,在我的日常生活中幾乎不會遇到這種人。一般人雖然因為輿論控制對港台的事情有誤解,但是絕對不會叫囂殺戮的。
    此外,我不认为未来中国各省需要独立才能实现民主和自由。实际上,四分五裂的中国必定会造成很大一部分地区还是被中共原来的官僚继续统治、剥削。历史上苏联垮台前后中亚的加盟共和国和俄罗斯一些自治共和国的统治者就一夜从“共产主义者”变成了“民族主义者”并要求独立,实际上是为了抗拒改革、建立自己的独立王国。其实,最重要的事情是确保宪法和人权法能在全国各地能有效实施并废除原统治者的一切特权。

    不过无论怎样,现在都是放下意识形态的时候了,只要真心认同《世界人权宣言》的人就是手足。


    总之,希望能在这里跟葱油们多多理性交流,提高知(zī)识(sì)水平!
已經不是第一次發帖了,想增加點聲望好開始發帖,只能回答實在太難受。
之前在2049玩一段時間。然後去年十月份發現了品蔥這個地方。感覺終於找到了同類,大家討論得都特別有深度然後也不乏一些文筆很棒的葱油。在這個危險卻溫暖的地方大家以反賊的視角觀察問題,互相給建議,在發生較大的事件時看完新聞和評論就能到品蔥上來看看大家對時事熱點的看法。這篇角落,真的很棒!

不過最大的發現就是特別棒的熊熊哈哈,幾乎每個有熱度的問題都有ta的表情和 呃 熊熊波動炮

總之希望和大家在品蔥度過一段清醒的時光,帶著理想前進
隨後 同行兒女 願民主與自由/萬世都不朽/願榮光歸於我們心裏

p.s.我回復別人還有被點贊,爲什麽聲望還是一點沒加過
Knightstone 观察 悲觀主義者
原97年香港人,后于12年移民到加拿大。在2008前对「中华民族」有很强烈的认同感。

刚到步加拿大时由于不适应环境而曾经有一段时间几乎足不出户,并且接触到B站这个平站,也曾经有着一段挺快乐的时光……

但随习近平上任以来,B站上大量「厉害了我的国」、「沉睡的巨龙苏醒了」、「XX作者辱华」、「老外看中国」的视频出现,我开始对这种只有单一声音的体制感受到了恐惧。

后来,热爱ACG的我偶然找到了巴哈姆特,但我得到的却是更多的失望。

对中国人的仇恨和歧视充斥着整个论坛。即使了解仇恨背后的理由,也无法消除这种无力感。毕竟无论哪个国家的人,仇恨总是阻止我们互相理解。

身为香港人的骄傲,中华民族的认同,对台湾人的同情,三者在我内心不停争斗,彻底的撕裂了我作为「中国人」的归属感。最终,我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名加拿大人。

然后再反送中期间一直留意着香港新闻的我,对内地又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仇恨。

但这感觉没有持续很久, 过后我反思过了,然后强烈的无力感又再次把我吞没。

我最终活成了我最讨厌的人。

也许我很天真,但我对「高达00」的结局非常向往。

也许我没有像刹那把信念贯彻下去的意义。

也没有像玛丽娜有着能够包容一切的心胸。

但像沙慈在第二季最终话说的:「出生在和平时代的我们,了解了现实,了解了战争,并意识到他的宝贵。因此真心盼望和平的话,每个人都要有所反思。」

我想了解,墙内的另一种声音。

我想知道要是人能理解每一个人背后的原因的话,是不是就能放下仇恨呢?
我算是自认的马基雅维利主义者吧,虽然这里了解这种思想的人相对较少。马基雅维利主义说实在的话只是一种治国的手段以及一种应对难以理解的现实的方针,并不是一种伤害他人而为自己牟利的技术。可惜的是现在很多人都只是取其中对自己有利的部分,而没能认识到马基雅维利的真正意图是通过肮脏的政治手段来修正更加肮脏的社会,对此我也是非常无语。
品葱算是华人政治界为数不多的即讨论政治又不被某种思潮控制的场所之一,这也是为什么我想在这里更多的讨论,因为这样我才能了解中文界的政治主流。虽然论坛内法轮功的出没与一股必须挺川,至少不能反川的氛围让我感到不解,但这里仍有位数众多的人在讨论时政的改良方法以及将来民主化的方针,让我产生了一种回到家乡的感觉。这里可谓是中国人政治启蒙的真正起点,可以断言,将来的政客中必定会有受品葱影响的人登上高位。
希望这里的各位也能够接受我这个不成熟的人,并容纳我在这里发表的种种个人看法。
(不过为什么这里研究选举政治的那么少啊。。。不懂)
大朋 智商清零
      之前我曾用谷歌搜索一些信息并浏览过品葱网,但当时没有注册,这次是因为看了江峰老师最新一期的节目,他认为中共有个后病毒战略,所以我比较关注,于是又搜到了品葱网,我发现这个网站人才济济,许多人的见解也非常独到,所以,我也想加入贵网站与同道中人一块讨论
       2008年我来到欧州并定居,曾经的我并不关注时政,虽说我的个性向来都带着一些叛逆,在国内时也曾由于好奇用过自由门(好像是,或者是世界之窗)浏览器看过一些境外的网站,但那时的我并没有摆脱中共经年累月的洗脑,也和大多数中国人一样憎恨美国与日本等民主制度国家。
      来到欧州之后,由于信息的全面性最终我完全清醒,但我发现自已在现实中却成了异类,身边几乎所有人他们虽然身在海边,脑子却还留在国内,这种现象太令人悲哀,与家人和亲戚不止一次为意识形态争吵,所以我只能在网络上找朋友。
      这些年思考并关注很多问题,比如哲学宗教政治与人性,也许大多数的人类都不喜欢过多的思考。对于中国人来说,清醒一分就多一分痛苦,民主自由与平等是多么的重要,我不经意间来到了民主社会,我庆幸这一点,但同时我也变得在现实中与众人慢慢的疏远。
      所以,我的思想完全正常,虽然,对于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我属于异类。
我是搜索某个知识问题时google指向了品葱。来这里注册是希望自己的思考能够获得广泛批评与补充。是非价值,理由自洽,可操作性是我的思考遵循的准则。
本人认为,中共作为古今中外最邪恶的统治是成功的。其社会特征主要体现在两点:一是几乎完全颠覆了是非价值观念,构建了深厚的专制文化认同,即专制暴政的社会文化基础;二是与这种文化基础相适应的涵盖各阶层众多人员的广泛的社会基础。因此,即使中共倒台,专制依然存在强大的市场。
我认为,规则(即公约)下的人民自治是防止个人或集团专制的有效方法,其核心思想即宪政下的民主。届时,我们将走入人民之中,鼓吹规则,反对专制独裁。希望在品葱获得营养,达到“正确的理念,逻辑自洽,具有可操作性”的水平。
若能获得发表资格,一段时间内,我只限于对《民治联盟公约》的讨论。欢迎激烈辩论。
谢谢品葱。
看看外面的世界 看看外面的世界,听听不一样的声音。
有一天粉红头子孤烟暮蝉在微博上挂了一张品葱的截图,那条微博微博很快就被删了,截图中的内容大概是一个葱友说:看现在疫情这种情况,真担心哪天全球赤化,我就跑到一个没有赤化的地方找个工作苟且生活,如果全球都赤化了,那还不如互射核弹全球重启。我看了这种悲观言论,想看看大家是怎么评论的,但是突然就看不到了,这时我就开始对品葱感到好奇,就过来看看了。一发不可收……

最近疫情期间,开始关注微博,感觉微博上声音过于一致,很奇怪,但也能常常看到不同观点的网友们对喷,在微博上,大家互相扣帽子,而且还很难听,喊口号、阴阳怪气、没有人性,感觉很不舒服,去了Twitter,发现也差不多。很讨厌不能好好说话的网络环境,从来没人讲事实,摆证据,当然墙内也不会让你摆一些事实,只能摆出他们允许的事实,这个很不好。正好这个时候看到孤烟暮蝉挂了一个“废青”论坛,什么阳光照不到的地方,我就来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一看,乖乖,这么多反贼!观点都很新颖而“反动”,大大拓宽了我的视野。

我真心的希望能存在一个大家都好好说话的论坛,一个公开自由讨论的论坛,只要好好说话,摆证据(客观真实的新闻报道、史料、学术文献等等),所有的人都可以自由的交流,包括品葱所说的“粉红”,不过现在的粉红基本上一上来就开骂,无法好好交流,所以我也理解这个论坛要排除粉红的声音,毕竟大家都在墙内待久了,天天都是那些声音,好不容易跑到墙外,需要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干嘛还要那些污染呢?

总之,品葱没必要和那些上来就骂人的粉红讲道理,但我个人认为,如果想培养一些反贼的话,还是需要和一些能好好说话、独立思考的粉红交流一下,但是这样效率会很低,因为转化一个人的思想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过程,而且还不一定会成功。其实正像品葱里说的,只有大部分老百姓认清事实,受到社会主义铁拳的毒打的那一天,才有可能觉醒吧。墙内内的思想并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但我相信随着网络的发达,有一天大部分人民都会知道历史的真相和自由独立的意义。

关于为什么现在百姓反对的声音很少,我觉得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墙内的宣传和屏蔽消息工作做的“太好了”,同时客观的讲生活质量上升的人要比下降或者受到铁拳毒打的人要多,所以这种宣传洗脑和屏蔽加上生活水平上升的客观事实,造成了大家觉得国家在一天天变好的错觉,没人看到其中的不对头。如果看看历史,再了解现在的真相,绝大部分老百姓其实也会觉得没有什么,对,大部分人只要没有遭受到利益的受损,都不会感到有什么问题,甚至有人觉得,共产党做了这些事,还不是为了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我得到了利益,所以不管他们干什么我都支持。只有哪天问题暴露出来而且产生了,使绝大多数老百姓受损了,他们才会认真思考民主自由以及人性的问题。

唉,所以品葱上的加速主义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只有加速崩溃,可能才能敲醒大部分人吧,但我真的不希望老百姓们受苦,虽然他们在网络上很恶毒、有时在现实生活中也很坏,但我还是希望大部分人不受变革影响,能活下来,我可能还是温和改良派吧,虽然改良派在某些人看来很差劲,感觉改良派的人没有看清共产党的真相,但如果剧变导致成千上万甚至上亿的百姓死亡,甚至地球的毁灭,这真的是需要权衡一下,这种变革值不值得……其实改良派也不是没有可能成功,和平的政治制度改革在世界上也是存在的,希望哪天大部分人看清了真相,能努力地参与到民主的政治变革当中,推进这个国家的民主化和自由化,可能这样就迎来春天了吧。

我希望有一天人们不光满足于吃饱穿暖以及生活水平提高,还能感受到公正与法制,以及言论自由,选举与被选举的权利,健康的看待国际问题的视角。没有戾气,能平和的交流。

现在墙内的风声越来越紧了,和经济的关系肯定很大,随着经济的衰退,越来越多的人会对共产党不满,这个时候共产党为了自己的统治,加强民众的洗脑教育让大家觉得国家很强大,把美国树立成敌人让大家觉得国家存在一个敌人,这种时候难免到处都是粉红的声音了,大家也不要对这些粉红太恶毒,可能大部分人只是看不清真相,不了解事实,如果他们能够独立思考,主动地去了解一些事情,可能觉醒的人会越来越多吧。
国家主席卢本伟 观察 给蛤蛤倒一杯卡布奇诺
先说怎样找到品葱的叭,上个月在找有关台湾防疫的新闻的时候点开品葱的,进来的第一反应是这可能就是缘分,我终于不再孤单了
我自认为是个老反贼了,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叛逆,从小很讨厌约束。小学时候不觉得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有什么不一样,完全没有“政治”的概念。初中了解到中国的互联网原来是有墙的,而且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没有中国这样严格的互联网环境,包括香港和台湾。当时的心情只能用嫉妒来形容。喜欢听港台歌手的音乐,关注了很多港台艺人的微博,逐渐对繁体中文充满兴趣,在网络上下载了台湾国小的国文教材pdf从注音开始学习,成功学通。后来下载了一套台湾高中历史课本,可以说开眼看世界,了解了海峡的对岸是一个独立的政治实体,国号叫中华民国,经历了几十年的努力成为了现代民主国家。在一个夏日午后终于通过轮系软件学会翻墙。那一段时间整天沉溺于维基百科疯狂补习知识,曾经一段时间是国粉,很激进那种,每天盼望国军反攻
再后来蔡英文当选,政党沦替,很长时间难以接受,因为一直认为自己是中华民国沦陷区居民,怕台湾独立以后,中华民国这个精神支柱就没了,现在明白了国民党只会出卖台湾。
摆脱那段时间之后自己学着独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每当有大新闻发生的时候都是看很多很多不同媒体的多角度报道,逐渐得出自己的看法。后来我亲眼见到了习近平修宪,墙内舆论的哗然和一步步被压下去,知乎豆瓣b站被下架整改,还有后来的2018九合一国民党大胜,那段时间我已经难过到麻木了
再后来,去年6月初的某一天在yahoo看到香港人反对逃犯条例大游行,当时心情很振奋,因为终于有力量站出来了,最初墙内媒体一片死寂,7月的某一天宣传机器突然火力全开抹黑港人,身边的人都开始谩骂港人,我也只好陪着笑(这就是在墙里清醒的代价吧)后来看到条例被撤回,香港人权法案通过,一个人偷偷的庆祝
这次的肺炎全过程一直全过程看着墙里墙外的动态,2月7日凌晨李文亮事件我仿佛看到了修宪时的网络环境,庆幸中国还是有一部分人醒着的,遇到品葱可能是我最近一段期间最幸运的事了吧
身边的人都是小粉红和自干五,我不怪他们,在墙内清醒不仅需要勇气,更需要运气,如果当初我没有顺利翻墙,我今天可能也在看环球时报,当护旗手
我自认为还年轻,很想离开中国,去自由的地方,成为一个能行使各种权利的公民
台湾算是我的精神祖国了吧,台湾的生活方式真的完全符合我,超级喜欢,可惜今天的台湾已经不接受中国移民了,能理解,祝福台湾
对品葱的看法,希望品葱能成为墙内人的公民意识和独立思考的学校,而不仅仅作为一个论坛,可以单独开一个板块,搬运一些编程随想的东西,或者进行一些原创的公民意识课程。台湾的朋友也可以分享一些这方面的经验。其实墙内人即使是小粉红,也是有着善恶观和良知的,在那样的教育里,不翻墙只能成为粉红。所以说墙内的人最缺少的是公民意识,从来不认为自己是公民,更喜欢以老百姓自居,意识不到自己应该有哪些权利。培养公民意识,任重道远
最后希望管理员帮我多加点声望吧!解除限制
谢谢大家,祝福每一位葱油
我们终将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Kafka1883 观察 会好的。
1聊聊你们为什么来品葱,想在品葱这做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出国已经8年了,眼看着国内的论坛一个一个被水军和小红卫兵吞没,以前最爱的豆瓣,现在不堪入目。我只是想找一个能自由说话的中文论坛而已。
知道品葱其实是很久以前刚出国的时候,听说是一个很有质量的中文论坛,当时注册过一个号,但是忘记密码了。最近想要了解武汉疫情,所以注册一个新号。很欣慰,这么多年品葱仍然在。

2说说自己喜欢比较集权的中国,还是联邦制的中国,还是分裂的中国?
我喜欢自由包容的中国。但显然这与如今的现状背道而驰。
对于共党,我从小就很反感,得益于我的奶奶,她是土地改革和文革的受害者。我的奶奶童年时因为土改被没收全部资产,家里的医书名画全被焚毁,后来因为贫穷所以兄弟姐妹被迫寄养在不同的家庭,饱受颠沛流离之苦。后来文革又因为她来自医学世家,家里祖辈曾留学欧洲日本,所以被打成右派被批斗。我从小就听我奶奶讲这些故事,所以对毛对党没有好感。再长大一些,喜欢文学喜欢历史,犹爱鲁迅,所以看到更多共党统治下中国的阴暗和破碎。真正对中共政府感到绝望,是因为我自家的经历...不多说,总之就是因为地方政府极度贪腐,我父亲的工厂填不满他们的血盆大口,被逼到破产。我的父亲给我讲过很多和政府部门打交道中经历的事,叹为观止不足以形容他们的邪恶。集权下的中国烂透了,烂到根里了,大厦将倾,时间问题。
联邦制中国我倒是没有想过。我曾幻想过中国会有体制改革,但是看现状,我有生之年应该看不到。但我支持香港和台湾独立,人家发展得挺好的,共党不要去霍霍人家了。

3提问题,管理员尽量回答。
想问管理员想没想过开发app,手机网页版不太方便😅
本人被社会主义铁拳摧残无数次。
现实中也接触了很多底层,很多很多黑暗的地方只有想不到,没有他们做不到的。

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
怎么改变这样的状况。
想了几十年,得出了结论,目前政府的本质就是一小部分人奴役大部分的人体制。
于是就来到了这里,看看能不能改变
Remember_Liu 别看你今天闹得欢
 在品葱潜水半年了,一直都是默默看着帖子

今天终于决定要说点什么了,准确地说,是被知乎逼的,现在的知乎简直和粪坑一般,充斥着小粉红和五毛,官方大力删除任何对国家、政府和党不利的意见,热点问题里面更是围满了恶臭的文革小将,实在让我作呕。

我知道,我即便怎么批评这个政府,怎么批评这些荒唐的制度,也起不到一丁点作用,但我还是希望有一个地方可以发出声音,作出个人评论,毕竟生在这个国家,不可能对这个国家发生的是是非非毫无兴趣。

这次疫情期间,我也试探了周围人的政治倾向,基本都是左派,即支持党国的,我也没啥好说的了,各自有自己的立场就好,不能强迫别人去改变观点。当然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在圈子里不能过分暴露自己的政治倾向,否则即将到来的文化大革命2.0,很有可能被批斗,还是要稳当当的猥琐发育,不要浪。

最后,感谢品葱提供这样一个品台。我不是过来为了支持谁,也不是想让谁支持我,我就是想要有个能够诉苦的地方,想大声痛骂开倒车的习总书记,想痛骂一党专制的CCP,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不是你们共产党的,是我们老百姓的,你们在这胡作非为,欺压百姓,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的!
leolee 噜噜噜
为什么来品葱,想在品葱这做什么或者看到什么?

我是在知乎被人拉皮条介绍过来的。

我是知乎的重度用户,但这两年知乎的品质日渐腐烂,听好几个人说品葱就是几年的知乎,而且更加自由和开放。

捣鼓了很久才找到比较靠谱的VPN,在品葱注册发现居然不用手机号和邮箱,直接把我惊呆了。

想在品葱看到更多当前大陆社会的真相,另外我也想把一些优质的文章分享在品葱。
annefrank 观察 一个爱躲在密室里写日记的女生
很早之前就通过Google搜索发现这个平台了,但是一直没敢注册账号,只是时不时地用游客身份来看看。游客访问这一方面,品葱做得是真的不错,没有要求必须注册才能查看大部分内容,这么做也能吸引一部分人来浏览啊。
品葱提供了一种很自由的氛围,没有言论审查,更没有自我审查。我很喜欢这种氛围,能让人们表达最真实的观点和想法的氛围。
我觉得联邦制的中国比较切实可行,也符合我对未来民主中国的企盼。
借用Anne Frank的身份,是想说明我自己的一个小计划。在中共行将就木的日子里,把我自己的所见所感记在一个地方,然后等到倒台之后,再发表到网络上。(或许各位也可以尝试这样做。)这样,等到民主中国真正实现的时候,就会出现几本,也许是很多本,“中国特色《安妮日记》”了。
希望能和各位葱友在自由的阳光下各抒己见。借用香港抗争中的一个词,我们最终会“煲底相见”的。
climb_pig 观察 老子到处说
我是一个党员,也是一名反贼。墙内微信被封过号,网易新闻被封号三个,永久不解封的那种。跟了贴,不显示,或者秒删,看着那些混淆黑白的新闻后面,都是一群舔屁股沟的禽兽在胡说八道唱赞歌,我那个恶心啊!被人扼住脖子,不能能发声的那种感觉跟吃了一只苍蝇一样,脖子眼里上下不得,我一直在寻找一个能让我真实说话的地方,后来找到了电报找到了自由自在说话的感觉。网易新闻、新浪微博通通卸载,微信因为工作家人关系离不开,再后来有胖友分享了葱网给我,然后我就来啦!
自由民主,人权法治!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