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公开第一批患者的相关资料,彻查P4实验室!

今天看了萧若元,我觉得可以有一项诉求。要求公布最第一批病人的感染情况,彻查P4实验室。

如果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可以解释为什么最初隐瞒得这么厉害,可以解释为什么最初一批患者的详细资料没有公布,可以解释为什么要拒绝美国的帮助。
如果病毒是从实验室泄露出来的,就是彻头彻尾的人祸,中共版切尔诺贝利事故。

如果不敢公布,说明心里有鬼,民间就会产生高度怀疑。
如果如果公布了假资料,或者公布的证据不敢充分,民间更加怀疑。
中共做错一步,就要逼迫他们一错再错,将他们逼入塔西佗陷阱。

正如香港政府使用的“暂缓修例”、“寿终正寝”最终让市民更加愤怒一样,更加怀疑条例的修订是不是背负着中共给的政治任务一样。
正如港铁最初不敢公布太子站CCTV录像,在民间压力下被迫公布几张截图一样,更加怀疑在太子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民间自己会找证据来加强自己的怀疑,阴谋论会继续发酵,民间对政府越来越不信任,挫伤中共的权威性。

全国人民对于疫情都应当有知情权,我们提出公布0号病人的详细资料,可以得到全国多数人的支持。
4
分享 2020-02-10

9 个评论

支持,我觉得应该先调查病毒来源和0号病人,病毒来源信息收集好之后制解应该也会受益,其次不能让中共跑路,如果确定为中共投毒那离ww3也不远了.
然而这些在共国都是伪命题,不可能成立什么独立调查集团,美国及世界卫生专家进入中国调查是唯一可能,匪党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当然会阻止他们进来
你可以去豆瓣冲塔
我觉得诉求里一定不要说让湖北官员道歉之类的,一定要习近平道歉
其实到目前为止,通过官方报道真正承认的只是12月底的第一批就医的病人是确诊感染武汉肺炎的,之前死亡的完全可以不算为新型冠状病毒,所以要求公布的话也只会把线索引向华南海鲜市场,这样一来继续是蝙蝠和穿山甲背锅,甚至都没有理由要求彻查P4实验室,完全可以以高安全等级的国家机密来回绝,不是吗?得不到众多韭菜质疑的问题,拿出来去提出诉求是极其不合适的,因此对于楼主的话不敢苟同。

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国内有很多有良心的专家,收集以下证据:例如武小华对峙石正丽的微博证据,石正丽在国外发表的论文(可以做中英对照),中方最早拒绝美方专家的境外报道(最好是各个国家媒体的报导),印度发表的病毒片段与艾滋病相似的部分,以及泰国采用抗艾滋药物的显著成效,香港03年参与过SARS研究的专家去武汉之后发的公开信息(这个很重要,基本算预言了,没有参与到实际的调查中,去看了一眼就知道武汉没救了),这些内容组合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直指P4实验室和政府隐瞒真相的核心内容,可以通过伪装文件或者微博/微信/QQ小号的群发布,群邮件,微博热门话题的转发等方式传播,不做结论,只传播证据,这种方式能引起维稳机构巨大的恐慌和更多韭菜的觉醒。
emmmmmmmmmmmmmmm…
其實每個人內心中都或多或少希望能夠公開信息,墻裡墻外都是一樣的,
然而這些數據不可能會被公開的。
至於調查,那也必將是阻力無限大呀…
最重要的證據都在黨國手裡,他們完全有能力自證清白(如果清白的話)。外界不用下過多的結論(比如有愛滋病基因)只要提出質疑就可以(比如0號病人的下落)

如果黨國不積極回應,就已經很說明問題(如同崔大使多問答)
当时第一批患者不是在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吗?P4级别的实验室泄露病毒不太可能吧...去年俄罗斯的武器实验室爆炸泄露的病毒都很快就被控制了... 最近有论文表面 穿山甲身上的病毒和NCP达到99%的相似度 ... 至于拒绝美国援助不是一贯的风格吗?当年SARS也没有接受啊...

当时第一批患者不是在华南海鲜市场感染的吗?P4级别的实验室泄露病毒不太可能吧...去年俄罗斯的武器实...


追溯回去发现第一批并不在海鲜市场。
如何不是实验室泄漏,也请党国自证清白。

要回复影片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