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反对香港法案和新疆法案的共和党众议员(Thomas Massie)发声了

https://upload.cc/i1/2019/12/06/R3dYKf.png

大意:“如果我国政府介入别国的内部事务,就相当于邀请别国政府也来干涉我国的内政。”


https://upload.cc/i1/2019/12/06/0Y7Nr1.png


大意:(反对的人)是否能有实际行动,比如坚持一个星期拒买任何中国制造的产品。


Thomas Massie在此前制裁俄罗斯、伊朗、朝鲜的议案表决中,均投下了反对票。


Thomas Massie一贯反对美国对外干预其他国家的政策。
9
分享 2019-12-07

34 个评论

“如果我国政府介入别国的内部事务,就相当于邀请别国政府也来干涉我国的内政。”
这种观点也只有在天真的美国尚能存在。
不赞同他的看法,但表示理解。

珍珠港事件国会表决开战都还有一张反对票。现在刷推看见很多港人在攻击这位议员,这不太好。
新时代张伯伦
他认为在大陆这些组织构成,是一个国,这是问题所在。国的含义是捍卫人的存在所结成的组织,在字义上,大家可以去查,就是围一圈,然后弄个兵器摆在那里,就是保护人的意思。国家正义也就是捍卫人的存在。
不贊成,但理解。
當美國開始濫用權力去到處制裁時,這個議員或許就會是一個最後的緊急剎車裝置。
尤其美國現在感覺有點制裁上癮了,開始攻擊法國和其他親中國家,是該有人讓他們冷靜一下,記得自己該是什麼樣子,戰爭只是手段而非目的。
这个人呐,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对共匪啊,有很naive的幻想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0665828
這有更詳細的匯總,就一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自由意志主義者。
他的主张是始终如一,我欣赏他。

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需要非常手段。
罗马必须承担起他的世界领导责任,不然就不要当罗马。
不赞同他的理念,但是尊重他的立场。选民选择了他来代表自己管理国家,我们也需要尊重他所在选区选民的选择。
其实理解啦,他的选民支持就好。民主国家就是要不同的声音啊。

不过坚持一个星期拒买任何中国制造的产品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除了电子产品,大部分都有替代品。食物这些基本上都是加州或者墨西哥出产的。至于其他东西,买的时候多留意原产地就好了。我上周看到一个越南制造的无线充电器,特别兴奋就马上买了。生活上注意一些就可以尽可能避开中国制造。当然原材料/零件这些不好辨认,所以即便有标原产地也不能百分百确定没有任何中国制造在里面,但是可以从拒绝原产地做起。
中国早就干涉美国内政了,只有他傻傻的不知道
他的想法是好的, 問題是中共早就四處干涉他國內政了。
人权大于主权,集中营的事情全人类都有责任。
这位议员难道不知道某国也有美国人权报告么
想要采取绥靖政策是不可取的,西方要充分吸取二战爆发的教训
他真聪明,如果中国真的有朝一日统治了美国,他可能可以当个北美党支部书记?
暴政无内政.这位哥最好多了解了解土共是怎么渗透美国的.

他真聪明,如果中国真的有朝一日统治了美国,他可能可以当个北美党支部书记?


诛心之论,我觉得他就是单纯站在了孤立主义的角度上而已。

诛心之论,我觉得他就是单纯站在了孤立主义的角度上而已。


哈哈,我同意。我当然不是说他被渗透,而是说按中共现在的想法这个人可以暂时利用。当然,如果他们真的统治美国,这种不随大流的家伙肯定第一个坐牢。
Hker 吉祥物作者 回复 煲底相见

“如果我国政府介入别国的内部事务,就相当于邀请别国政府也来干涉我国的内政。”这种观点也只有在天真的美...


如果這句話是成立的,美國政府就是應中國政府的邀請而干涉中國內政,豈不是天經地義。
也許是美國不成文的規定,議員有事無事都得反對一下總統,證明言論自由還存在。大家不必要太糾結這一票了,,他們連自己總統都想彈劾,給香港投一個反對票可以理解
门罗主义者,孤立主义者。二战之后很稀有的了……
他说的很对啊。

强烈支持中共人大起草并通过《加利福尼亚州人权与民主法案》和《德克萨斯州人权法案》。

制裁加州好莱坞对全世界人民的洗脑宣传,以及打击西德州原油对世界油价的操控。

一天到晚地说弯道超车,现在就差这一脚油了,还不快点加速。
美国本来就存在孤立主义啊,而且还是主流的。只是因为二战和冷战,美国才开始那么广泛的参与国际事务。

其实很难的老弟



如果住大一点的城市,绝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可以找到代替品的,不过价格可能会有不少的差距。我现在每个星期花最多的钱就是在吃这方面,不过我已经连零食跟茶叶都改买台湾跟日本进口的了。每次看到想买,但是是中国制造的就想一下香港,想一下新疆。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
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他认同的理由应该是『主权高于人权』,但是不能确定他被共匪洗脑后坚持这个观点的,还是收了钱坚持这个观点的
允許我援引Tashkent之前的發言:

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出,如果我們的法案繼續前進,這個螳臂擋車的議員,難道能夠阻擋得了嗎?

Jeannette Rankin的和平主义我也很敬重,她也不是啥坏人。但她之后选举失败,那也是正常的
to young to simple  sometines 啊 naive 

就这在官场里没被人玩死也是神奇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