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德诗人廖亦武:中国是全世界的威胁 最好分裂成10国

[url=https://bowenpress.com/news/bowen_205875.html][/url]

旅德诗人廖亦武:中国是全世界的威胁 最好分裂成10国
[url=https://bowenpress.com/news/bowen_205875.html][/url]| 2019年4月5日 | 法新社

【博闻社】法新社4月5日刊出对旅德诗人作家廖亦武的访谈。廖亦武表示,他的梦想是中国分裂成为10来个国家,因为现在这样的中国是全世界的威胁。他认为一个分裂的中国对世界更好。
旅德中国诗人作家廖亦武近日在法国参加他的书著《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法文版发行活动。法新社说,廖亦武有时被称为中国的索尔仁尼琴。他说自己现在回不了中国,但很想念家乡四川。他在中国遭受酷刑,监禁,边缘化和被迫闭嘴之后,于2011年流亡德国。
廖亦武告诉法新社,当四川独立后,他会非常高兴地返回四川。他开玩笑说,到时候,我们会选出一个非常棒的川菜厨师当四川总统。不过,严肃地说,他对中国的民主前途非常悲观。他说,30年前,我们以为中国正在朝着民主转型。但今天大家的雄心就是赚钱。
他说,凡是保持自己理想不变的人都被边缘化,而一心赚钱,从不批评当局的人,却可以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廖亦武遗憾地表示,1989年6.4天安门屠杀之后,当时西方所有国家都对中国政府进行了制裁。可现在,这些国家争先恐后与凶手做生意,尽管这些屠夫仍继续关押人,杀人。
廖亦武断言,习近平的策略是通过人们对消费的渴望,来奴役控制人民,而刽子手正在取得胜利。
他对习近平的女儿及其他中共领导人的子女在美国哈佛大学读书表示愤慨。他说,“即便是中共领导人的情妇,也能获得奖学金到哈佛学习。”
廖亦武生于1958年,他因写了一首谴责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诗而入狱4年。这首名为“大屠杀”的诗,在近30年后,成为他的书著《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的开篇。书中记录9名因反六四屠杀而遭迫害者的经历。
人权团体说,在20万解放军进入北京天安门镇压后,估计大约有2,600到3,000人遇害。不过,2017年解密的英国外交电报(British diplomatic cables)指出,初估天安门死亡人数约有1万人。
法广等综合
0
分享 2019-04-06

18 个评论

诺贝尔奖得主刘晓波不说过,墙国需要被西方殖民300年,才能摆脱专制独裁政体余毒
如果六四事件中学生没有学生被杀, 只有学生在杀别人,那学生岂不是开了无敌可以为所欲为了,为什么会被镇压呢?
看看,这造谣的水平。厉害国真是厉害啊
rtgzddgh 已停用 ?
车轱辘话的低级监狱五毛已经封了。
我作为姨学观察家也看不下去了。虽然我对民主派素来没有好感。(而且提问大多就是和民主派对着来的,我自认为可以作为五毛和民主派相对中立的态度来看)
但这种满嘴脏话而且耍赖到底的还是封了的好。
我并不是指汉奸这个词,而是畜生,弱智这样的词都冒出来之后确实没必要好好说话了。

至于64,我不持立场。但这种“拿不出证据你逼逼个什么”的人,拿出证据肯定也是“拿的都是帝国主义的证据,你这汉奸狗腿子!”(假想的情况并不是我封禁的理由。)
典型的逆向民族主义者,不过这也不怪他,他只是与这个时代脱节了而已
中国流亡德国的异议作家廖亦武今天(5日)在接受法新社记者访问时说,他的祖国如今已成为「整个世界的威胁」。


廖亦武的作品享誉全球,他被撰述「魔鬼诗篇」(The Satanic Verses)的英国作家鲁西迪(Salman Rushdie)赞誉为「中国的索忍尼辛」。


廖亦武因为写作有关六四天安门抗议活动的「大屠杀」一诗,遭到北京当局关进黑牢,最后有幸逃离中国,辗转流亡到德国定居,他曾到宝岛台湾访问过。


廖亦武今天告诉法新社记者说,若是经济超级大国的中国「分裂」,对人类是比较好的事。


廖亦武的最新着作『子弹鸦片』(Bullets and Opium)的法文版4月3日起在法国发行,这本书的内容是描述天安门大屠杀。他在巴黎接受法新社记者访问时说:「我的梦想是中国分裂成10个左右的国家,因为如今的中国已是整个世界的威胁。」


廖亦武的『子弹鸦片』一书遭到中国查禁,内容叙述1989年6月4日,中共解放军开进北京天安门进行大屠杀时,数十位受害者的故事。


廖亦武是在2011年逃亡到柏林,他告诉记者说:「回到中国不是我很在乎的事,我想要的是当我的出生地四川独立时,我可以回到四川。那么我会很高兴回乡。」


廖亦武不仅是一位诗人,也是一名报导中国下层社会现况的音乐人,根据人权组织,他在中共黑牢里遭受折磨,并在获释后,也不断遭到公安的骚扰。


廖亦武告诉法新社记者说,他对自己的国家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专制统治下,感到「非常悲观」,「刽子手」依然掌权,「30年前我们想着或许可以朝向民主发展,但是到了今日,所有一切都跟赚钱有关。」


他表示:「在天安门屠杀后,每个批评中国的西方国家,如今却跟刽子手做生意,即使中国持续逮捕与残杀人民。」


廖亦武鄙视习近平的女儿跟中共大老的小孩在美国哈佛读书;他说,甚至是中国大老的情妇也获准在美国大学里唸书。


60岁的廖亦武说:「那些中共有所顾忌的人都被边缘化,至于那些只顾赚钱,不批评中共的人,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


另外,对于天安门大屠杀,廖亦武说,「我们仍然不知道遇难的正确人数」。


人权团体说,在20万解放军进入北京天安门镇压后,估计大约有2,600到3,000人遇害。不过,2017年解密的英国外交电报(British diplomatic cables)指出,初估天安门死亡人数约有1万人。
@qiuyue 逆向民族主义者,也可以是爱全人类的国际主义者,与民族主义者相比,哪个更狭隘,哪个更宽广,一目了然。
支国是没救了
都踏马跪到土里了
兼爱无父。一个人的爱就这么多,分给全人类基本等于分没了,而假如分给一个民族,那分的远多于分给全人类,哪怕是分给汉人这样的大族起码也比分给全人类多六七倍。
整天中国威胁论,欧洲美洲那种国家屁股也没几个干净的,心里有点b数吧
逆向民族主义之于天朝,大致类似于日心说之于天文学。承认支那人天然邪恶(地球围着太阳转)确实很伤感情,但是对天朝社会(天文观测结果)拥有无可匹敌的解释力。
已删除
把性恶论发展到极致就是法家的基础,也就是桂枝成为此世之恶凝聚核的基础,当你以此为基础,不恶的都恶了。
粉蛆杂种很吻合这个舔习狗屁眼的时代,学习支国刷多少分了?
人性惡,

在兲朝演化為對民眾的強力鎮壓,
在民主國家,演化為對權力的多方制衡和當權者的不信任。

根源天下是否為公。
说得有道理,不过具体拆分为多少国家可以讨论。
deadpo01 新注册用户
真有趣,分裂以后那十个国家会不会有民主?要不然那么极端的改变值不值得?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