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证【民主运动中对专制政府人员进行暴力袭击是合情合理的】

最近看到不少关于民主运动中暴力抗争的讨论。有人说,民主抗争应该保持和平,如果在政府克制的情况下进行不对等的暴力抗争,民主运动便会丧失道义高地。

在本文中,我将试图证明,为民主抗争而进行的针对专制政府的暴力行为是合情合理、十分道德的。

(我发此贴,不是为鼓动当前的香港人民采取暴力的方式推翻政府,虽然以暴制暴合理,但不战而屈人之兵更好。
我的目的是想让大家认识到,如果到了不得不采取暴力抗争的境地,暴力抗争者是理应不被指责的。
我还希望,如果更多的人能认识到这一点,便可以使中共走狗假扮抗争者引发暴力冲突以抹黑民主运动的逻辑失效,最终降低暴力升级的风险
——请各位仔想想:如果公众舆论越认为暴力抗争不好、越期望香港抗争者不采取暴力的方式,中共就越认为香港人搞暴力抗争是不得人心的,就越会去假扮抗争者制造暴力事件以给自己制造镇压的借口;而假如舆论都认为暴力抗争虽然不是最优选项但并非不合乎道德情理,那么中共也就没有理由去假扮抗争者制造暴力事件了呀,请大家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理?)

【抢劫】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被视作暴力犯罪。

【抢劫】指:用暴力威胁受害者交出财物,并据为己有。

【收税】就是一种以暴力威胁使人民交出财物的行为——人民要纳税(交出财物),不交要被抓去坐牢(暴力威胁)。

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不考虑主体是否把财物“据为己有”的情况下,【收税】和【抢劫】的含义是相同的。

【据为己有】的含义是:被【据为己有】的财物,用途完全受自己的意愿支配。

在民主制度下,纳税人有权直接或选举代表参与制定法律、选举政务官,甚至直接民主投票决定政策,也就是说,有权直接或间接参与决定税款的用途;所以,在民主制度下,政府不能仅靠自己的意愿支配所有税款;所以,在民主制度下,【收税】和【抢劫】的含义不同。

而在专制制度下,纳税人无权参与对税款的支配,税款的用途由政府自由支配;所以,在专制制度下,【收税】等于【抢劫】。

(另外,假如一个专制政府建立国企并利用行政手段垄断行业,那么这些国企从国民身上因垄断而赚取的超额利润,用亚当斯密的话来说,实际上也是一种税)

所以,在专制制度下,进行推翻专制政府的抗争,等于是对抢劫犯进行的正当防卫。

如果你认为在面对抢劫这种暴力犯罪时,可以用暴力袭击抢劫者作为正当防卫;那么你就必须认为,目标为推翻专制制度的民主抗争中,如果使用暴力,也属于正当防卫,合情、合理、合乎道德。
21
分享 2019-08-12

46 个评论

任何人都有权利做法制允许的事情
那就希望大家多多转发这篇论证,以对舆论造成影响;)
是不是合情合理还不是由掌握话语权的人定义的,只要反抗成功了,有了话语权,就合情合理,如果反抗失败了,没有话语权,就不合乎情理。
那么至少就现在而言,中共在国际互联网上的话语权还很有限,在这里,掌握着话语权的是大多数网民,我们可以来决定它。
成立
可以参考《政府论》论暴政那一节
对于专制的走狗,全家挂路灯是唯一正确的
你的思维过于跳跃了吧。本文中并没有什么内容牵扯到“自由”这个价值,本文中牵扯到的普世价值是【权利与义务的对等】,与美国独立战争中的【无代表不纳税】思想相通,只不过多做了一点延申,力图证明【无代表的情况下,纳税等于被抢劫】。
不合理

就好像,国民党腐败,但这不是中共毛泽东打内战的理由啊。

就好像你想推翻邪恶的中共独裁统治,但你力量弱,你想借助一些非正当手段或者干脆像孙中山那样,借助洋人殖民者的力量。

这就好像,你借助魔鬼的力量去消灭恶魔。

魔鬼会把力量白借给你吗?魔鬼只会把你变成另一个魔鬼
你为啥要拿中共和孙中山举例子?咋不拿美国独立战争举例子?
美国独立,既使用了暴力,又借助了外国的力量,你说的全占,可结果为啥没成魔鬼?
还是别拿什么“魔鬼借力量”这种儿童文学逻辑来强行套在现实上了,拿衣服。
暴力不是问题,问题是什么样的暴力,是情绪性的发泄、掌权者的独断专行,还是经过理性思考、符合逻辑、符合权利义务对等原则等普世价值,目标和范围都明确的暴力。
另外还必须要说一点,你不要把我没表达过的思想扣在我头上,我从来没说过要去“消灭魔鬼”,我深谙自由主义均势制衡之道,我认为,假如有一个魔鬼在害人,人们仅凭自己的力量又斗不过他,最好的方式是请其他魔鬼来和那个魔鬼斗,并防止他们互相消灭,保证他们永远相互消耗下去,河蚌相争,人民才得享渔翁之利。
所以我一直坚持只求民主自由,不求消灭中共,民主自由后中共一样自由参与竞选,我没意见。
说魔鬼打魔鬼的,你们不怕魔鬼们一丘之貉,把我们都祭了我们要的民主吗?
我想楼主的意思是,反抗专制,是因为它不代表我的利益,花着我的钱,但是还用我的钱来再对我剥削。反抗。理性抗争,合理。暴力反对,合理。
魔鬼如果一丘之貉了,那就说明魔鬼数量还不够。
魔鬼都是贪得无厌的,魔鬼是不会那么大度的与很多其他魔鬼分享民脂民膏的(否则也就不是魔鬼了),所以引入更多的魔鬼让他们自相残杀互相削弱使人民得以渔利,是可行的。历史上无数次的证明了这一策略,这就是民主制度与自由主义的一个根本的核心原理。
我觉得,咱们主观上,不能因为港人用暴力就谴责港人,而且要制造这个暴力合法的舆论在里面。
但是如果客观分析,最好不要有暴力,要避免冲突升级。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要是香港有第七舰队,不要说打几个记者,直接去北京推翻共匪我都完全支持。
问题港人连枪都没有,共匪出兵又不讲究道义,至于完全在世界190个国家获得舆论胜利,你把咱们想得太厉害了。
武力一開始就不對等,拳頭和槍誰更暴力?現在真的是港共說了算,支持黑警濫用暴力鎮壓示威者,反對示威者用低武力反抗?
雙標狗太多了,人渣加害者自己無底線卻用道德規範限制受害者。這雙標現象在藍絲和粉紅身上簡直貫徹。
反正我們是不會割蓆,現在行動有漏洞給共匪鑽,檢討之後改進就行了。和無恥的共匪鬥不能太墨守成規,絕不能內鬥。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花钱是买不来爱国心的
既然是外国人,那么即不是生在德国的,选择去德国是ta主动的,那么也就相当于主动选择了给德国交税,虽然的确不公平,但这是他自愿的,这里不对等的部分相当于主动赠与。
出生在德国没取得德国国籍?那是他父母没给他选择吗?还是因为他父母没达到标准?如果是他父母给他选择了外国籍,那只能算是他父母主动给他选择了不公平的待遇。不过德国对于这种人不是能等18岁时给一个选择国籍的机会吗?并没有不给选择啊。
据我查询到的信息:
非德国籍人在德国生的小孩,如果父母中有一方在小孩子出生前就已经拿到“无限期长居”签证,并且已经在德国居住满八年,可以自动给德国国籍。
即便父母都不满足条件,如果小孩在十八岁之前一直在德国生活,那么他将在十八岁有一次选择国籍的机会,是继续保留原国籍还是加入德国国籍。
是否属实?
为什么被折叠? 内容被折叠
本人系中共广西横县县委雇佣的五毛,发帖收钱,特此说明。

税收是基于公益对财产权的干涉。与投票权无关。未成年人没有投票权却照旧纳税,这种理论是要煽动未成年人不遵守法律?

民主是国家的基本原则。对于任何破坏民主的人,任何人都有权反抗。这叫做抵抗权,是人权的一部分。抵抗权应从这个角度论证,与税收无关。
你非要拿未成年人说事儿的话,未成年人收到的“不公平待遇”多了去了,还不能看a片不能买酒呢。
但这说到底并非“不公平待遇”,因为未成年人并不是特定的一群人,而是所有人都经过的一个阶段而已,让不让未成年人投票的法律也都是由曾经的未成年人决定的。即便你想拿这种理论去煽动未成年人,我肯定绝大多数未成年人是不会因此被煽动的。
就算被煽动又如何,之所以不给未成年人足够的权利就是因为事实上未成年人由于身心发育不完全,很难独立做任何事,通常,远不需用法律限制其行为、监护人压力足矣。
话说回来,难道你认为大多数未成年人不去犯罪,是由于害怕法律的惩罚而非父母的责罚吗?
醒醒吧。都2019年了,现在是普选。
成年人除了犯罪被剥夺选举权以外,天然享有选举权。
不管交不交税都有选举权。
纳税和选举权挂钩是100年多前的做法。
现在居然还有人主张这么陈词滥调的理论。
这里有人反对人们向公权力纳税的正当性吗?没人反对我画蛇添足地说明什么呢?
你们两有兴趣的话另开一贴讨论如何?别歪楼啊,我这里只主张如果一个人纳税了,那么他应该享有民主权利,并没有说人不纳税就一定不该享有民主权利啊?你们自己设靶子的话请到别处打。
你们两有兴趣的话另开一贴讨论如何?别歪楼啊,我这里只主张如果一个人纳税了,那么他应该享有民主权利,并没有说人不纳税就一定不该享有民主权利啊?你们自己设靶子的话请到别处打。
你往上拉,外国人纳税问题已经讨论过了,自愿到土耳其的人自愿选择在纳税时放弃民主权利,不能阻止别人做慈善啊。另外,每个国家都应该给在本国长期居住并纳税的外国人一个入籍机会,如果土耳其现政府不给的话,支持你推翻埃尔多安!
普选是当代世界的基本价值。根本就和纳税毫无关系。广大的低税国家的人民想揍你知不知道。按照你这套理论,无个人所得税的百慕大政府就可以不用选举了。香港政府也只要提高一下个税门槛,就可以完美符合你这套理论,香港广大的普通百姓就没有机会争取普选了是不是?
我看了半天我是看明白了。这个人是暗地里给香港选举制度辩护呢。众所周知2012年以后香港选举人人都有两票。

根本不存在这个人说的纳税没有选举权的问题。

但是香港人,票和票价值不对等啊。普通人30万张票选一个议员,和你有钱人1000张票选一个议员能对等吗?

这个人是不是暗地里想说,纳税多,所以票值钱就是应该的,就是想给香港功能组别辩护呢。
说过的话不再重复,能有效反驳你这段观点的话我已经在之前写出过,自己回去找。
又在发明对方的观点了?自愿放弃=被剥夺吗?
更何况,你刚不是还说这些人刚到土耳其没有民主权利吗?对于没有的东西如何被剥夺呢?我显然没让他们、也无法让他们被剥夺他们把本来就不拥有的土耳其公民的民主权利啊。
不过从这来说,我之前那句话的确也说的不合适,毕竟没办法放弃自己本来不具有的东西,那么改成“暂时未被赋予”。
之后的什么定居外国、受雇外国公司、加入共和人民党,又和我说得有任何关系吗?
我在之前已经明确说过了,我主张交税的人一定要有有民主权利,没有主张不交税就不该有民主权利,我也主张土耳其给所有长期在土耳其生活并交税的人提供入籍机会,从来没有主张过土耳其政府剥夺任何土耳其人的国籍。
你在这驴头不对马嘴的秀低级的理解能力和拙劣的辩论素质,不觉得丢人吗?没有一点基本的耻感?
我不想为所有的暴力辩护。但不管是有罪还是无罪,在中国民主化之前,在中国有真正的独立的司法体系之前。共党都无权审判。我相信真正敢于面对共党的勇士,是不会害怕人民的审判的,一切功罪交由人民决定吧。
就算是为了推翻中共,但为此而正当化暴力也会有很大的隐患。民主化之后,经过审判,然后特赦是比较好的办法。
什么逻辑。现在每个香港的成年人都有选票。所以呢?满足你所谓“每个纳税人都有选票”的要求了?所以香港人就不能去争取双普选了?
呦,又来一位“对方观点发明家”,这也太巧了,平时见不到一个,这下子一次见到好几个,是泊松分布还是小号多开呢?我暂且被蒙在鼓里。
你什么观点啊?你就明确回答:目前香港人人有选票。那么,按照你的理论,香港人应不应该争取双普选?
我认为香港人应该争取真普选。
按照你的理论,纳税就要有选票。请回答,目前每个香港人都有了选票,是不是满足你的条件了?
我用ctrl+F在本页面搜索“选票”二字,出现的第一个结果是你发的。
你就明确回答,现在香港人都有了选票,是不是满足你的条件就行了?如果不满足,请问哪里不满足?
问香港人,他们比我更清楚,建议去连登网开贴:为何要争取真普选。
现实是,香港人每个人都有选票,既有间接选举行政长官的选票,也有直接选举立法会议员的选票。从你的文章来看,满足了“纳税人有权直接或选举代表参与制定法律、选举政务官,甚至直接民主投票决定政策”的条件。

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香港人在争取什么?他们的诉求是否政党?
事物有真假之别,我默认指“真的”。
香港人在争取“真普选”,已经给你说过了,即便我不说,自己google一下也能查出来。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旧号:https://pincong.rocks/people/pc66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