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对“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个观点的看法

说到中国,大家都知道是一个互害社会,他骗你,你骗我,他坑你,你坑我,而政府本身就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犯罪集团,有人认为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看起来似乎挺有道理,但我认为这句话就是为共匪洗白,将中共丧尽天良的原因归咎于中国人的本性邪恶。以下是我的论证:
1古人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哪怕是盗贼也讲究“盗亦有道”。古代的盗贼要打着劫富济贫的口号才能出来混,盗窃确实不是一件光明正大的行为,也不是一件善行,但是如果打着劫富济贫的口号就得到了穷苦人士的支持,如果连穷苦人士也偷,穷苦民众就会举报他并拉去官府。现在的各种诈骗犯还好,盗窃犯也好,都是只偷只骗穷苦民众,有钱有势的他不敢去招惹,而政府正是保护这些犯罪分子的幕后黑手。如今的社会就像西游记里面那样,各路妖魔鬼怪都有強大的后台。穷苦人士要去报警、去维权比登天还难,因为这个強硬的政府保护的是罪恶而不是公义。古代的土匪也要讲义气,而共匪却是不讲半点信义的,连自己人也坑。五毛的祖师爷刘少奇就是被毛泽东坑杀的。刘少奇一生都是毛泽东的忠实粉丝,但是他没有想到,他最崇拜的人却要把他整死弄死。
2共产主义魔教是源自于西方魔教教主马克思,并非中原本有的宗教,可以称之为文化入侵。虽然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这些都是外来宗教,但是这些都是劝人为善的正教而马教却是煽动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魔教。魔界三巨头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为首两个都是苏联的,并且毛泽东得势离不开列宁、斯大林的鼎力支持。可以说没有其他两个大魔头,就没有毛泽东这个小魔头。
3中国古代并没有对民间的思想进行多大的禁锢,秦始皇虽然搞焚书坑儒,(当然焚书坑儒这件事历史上是有争议的,其真实性有待考证)但是其他有技术性的书籍,他一样也没有烧过,即使是被后人误会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汉朝,也并没有对其他思想进行残酷的打压。然而马列邪教,却是只许信马列不许信其他。文革期间不少宗教庙宇、先人坟墓被红卫兵夷为平地。完全打破了古代中国人敬天法祖的底线。即便是今天,共产邪教也要对其他宗教进行残酷的打压。
综上所述,我认为与其说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倒不如说什么样的宗教占据了主流思想,就会让人类的精神造成什么的影响,什么样的势力得逞,就会造成什么样的局面。
15
分享 2019-12-29

105 个评论

焚书坑儒你别洗,暴君烧了稷下学宫里面珍藏的各国史书和典籍要是能留下来会是多么宝贵的财产,还有齐论语的失传齐法典籍的丢失可能都与这点有关。
儒学讲: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

其中有一层含义是:君不像君了,那臣也不臣了;父亲不尽父亲的本分了,子女也不往往不尽子女的本分。

上梁不正下梁歪。应该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焚书坑儒你别洗,暴君烧了稷下学宫里面珍藏的各国史书和典籍要是能留下来会是多么宝贵的财产,还有齐论语的...

焚书坑儒这件事还是有争议的,不能说绝对是真,也不能说绝对是假,汉学家乌尔里希·内因格尔的文章《坑儒:论儒生殉难之说的起源》认为,焚书次年,秦始皇未曾集中杀害一批士人,所谓坑儒,纯系传说,并非史实。《剑桥中国秦汉史》采信了其观点。2010年李开元发表《焚书坑儒的真伪虚实——半桩伪造的历史》一文,提出坑儒的四个疑点,认为司马迁错误使用了史料。但是,中国学者的态度基本一致,都认为《史记》记载是可靠的。
儒学讲: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其中有一层含义是:君不像君了,那臣也不臣了;父亲不尽父亲的本...

嗯,有什么样的老师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有什么样的家长就会培养出什么样的孩子。
中共的邪恶的确是毁灭了人民基本的人性 可是
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全民性的自由民主思想启蒙 难道不说明了没有这种土壤吗 (跟地缘政治等也有关系)
英国签自由宪章是1215年南宋的事情 法国开始大革命也是几辈人都已经接受了启蒙思想的情况下才发生的,并不是偶然事件

具体见编程随想的中国是从哪个朝代开始落后于西方
中共的邪恶的确是毁灭了人民基本的人性 可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全民性的自由民主思想启蒙 难道不说明了没...

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西方国家自古以来都是有信仰的,不像中国人把皇帝当作天子,什么都要听皇帝的。但是皇帝起码要打着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的口号,所以他还是不敢乱来的。现在的共惨裆无法无天,连老天爷都不放在眼里,这才是造成中国人无恶不作的根本原因。
這個情況是互動的﹗

共匪怎麼上台的,是民眾在存在著一種恐怖的自私。
共匪每佔一個地方,就殺地主,鼓動流氓迫害他人。
為什麼沒有人幫那些被迫害的人﹖

自從共匪被國軍圍剿,由井岡山逃到延安。
為什麼南方被共匪禍害的幾個省,人死了就死了。
除了直接受害者,大概只有國民政府會在意。
如果共匪的禍害能被擴範流傳報導,共匪能在擴戰中座大﹖
能在文化界和報紙上進行大規模的虛假報導嗎﹖
這個情況是互動的﹗共匪怎麼上台的,是民眾在存在著一種恐怖的自私。共匪每佔一個地方,就殺地主,鼓動流氓...

不能说中国人完全是无辜的,因为中国人里面也有流氓、土匪、地痞,这些正是共匪的骨干,但是如果将共匪的邪劲归根于普通民众,就好像是说有什么样的学生就有什么样的老师一样,是非不分黑白颠倒。
你说的也是有道理的,西方国家自古以来都是有信仰的,不像中国人把皇帝当作天子,什么都要听皇帝的。但是皇...
羅馬教皇的權力,實際上是非常大的。
做个假设,中共如果统治美国,这一套美国人吃不吃。
中共的邪恶的确是毁灭了人民基本的人性 可是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全民性的自由民主思想启蒙 难道不说明了没...

您偏颇了,中世纪西方历史上又何曾出现过全民性民主思想启蒙。贵族平民的壁垒实际上远比中国古代森严许多。中国农民、朝臣可以起义推翻皇帝,称受天命而自立。欧洲你没有贵族血统,连机会都没有。启蒙运动实际上已经是十八世纪的时候了,也就是清朝早中期。英国的自由宪章则国王与贵族、教会的权力制衡,与平民也没什么关系

古代中国虽然没有民主自由的提法,但是由于科举的存在,平民也是拥有获教育做官的权利。那时科举试题也不是巴结皇帝歌功颂德。除了考儒学知识的明经科,还有实行举荐的孝廉科,汉武帝时实行的孝廉科,推举人才标准是“贤良方正而直言极谏者”,儒学其实是非常重视言论监督的作用的。

儒释道共存,让古人既遵守礼仪,又追崇个性自由,请去读一读唐诗宋词,尤其是豪放派,田园派的诗词,并不是思想受到压迫的人可以写的出来的。
中国现代的混沌状态,实际上是缘于从未完成向现代国家的转变,晚清、北洋政府都进行过尝试却失败了。而传统文化中好的部分,被革命党人们一股脑全盘否定,等于既没有法律约束,又没有道德约束。
由于共产党对古代的不断抹黑,现代人大多对中国古代历史、社会文化没有完整的概念,只取出片段来加以批判。如果将来有言论自由,相信对古代中国自有一个公正的评价。
如果统治者是民选的,那么当然是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政府。
而现实是则是权力从来都是少数人的游戏,平民既然连参与权利都没有,为什么要背这个锅。制度的建设从来都是从上而下的。
甩锅信仰也是不对的,共产党的无神论运动实际上已经证明了当权者是可以改变信仰的。所以从头到尾,其实都是统治者的锅

这种说法实际上是马克思的毒瘤。把革命运动当成正常现象,认为屁民只要不满当权者,随时可以拿起暴动武器。
而从古至今,普通人愿望的始终只有老子说的“安居乐业”,暴动有违这一愿望。

类似的歪理在中国还真不少,例如:企业经营不好都是底层员工不努力,社会风气败坏都是中国人素质太低,打击洗钱人人有责(它自己没责),都无一例外的回避了上层的职责
汉朝从来没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这八个字是湖南人瞎编的。

刘邦时代,就已经尊儒了,不需要等到刘彻。
但刘邦是一个敢往儒生的帽子里撒尿的,这种人“尊儒”,你信么?
事实就是:刘邦重用了叔孙通,把原来的秦法,换了个名字,强行说这就是“儒家”。
这其实就是汉朝版的“指鹿为马”。
当然,汉族人也可以觍着脸说这是“有汉朝特色的儒家思想”。

汉族文化,根本不是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明的复辟。
江西、湖南、湖北,即原来的楚地,数千年来都在给华夏制造各种灾难。
它们不被杀干净、或强制改造,以造成文化断层,那么无论移民进去多少新鲜血液,统统都会被拉低到“沐猴而冠”的楚人之水平——即“生南为橘、生北为枳”的逻辑。
以至于今天的江西、湖南、湖北人,早不是三千年前那帮货了,但大环境的文化还跟三千年前没两样。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事实上是一条湖南人在近代才发明出来,再扣到汉朝的董仲舒头上的。
湖南人的话,你也敢信?

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了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再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地表生命都被拉低到了沐猴而冠的楚人的水平。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汉族”而已。
“汉族”的说法,其实就是那个时代的“中华民族”。
直到今天,从东北到广西,大家长相、语言、习俗、生活方式统统不一样,却都要被说成是“汉人”。你不觉得奇怪么?

反人类的“汉族文化”,除了名字是儒家,其它统统跟儒家没关系。恰恰从来就容不下真正的儒家,尤其容不下孟子那种讲究权、责对等的激进派;甚至也容不下真正的道家,所以杨朱这个甘地式的人物被黑了几千年。
汉族文化,实际是伪道家文化。
《道德经》的作者,这个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共产主义神棍,才是这个罪恶的劣等民族真正的教主。
鲁迅先生早就明确说过“中国之根柢全在道教”——只不过,先生并未区分道教、道家、伪道家的关系,而只是和多数人一样,错误地把老庄这种害人的共产主义神棍当成了“道”之正统。

伪道家的追求、与必定导致的后果,跟卡尔马克思是一样一样的。
尽管它们一个虚无、另一个表面上很激进。
所以汉民族根本用不着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来祸害,它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几千年前早就被另一群更狠的神棍给祸害透了。
卡尔马克思所起到的作用,仅仅只是让这个民族把一套已经执行了几千年的意识形态,换成了一个听上去仿佛很新鲜的洋词而已。

真正的儒家,就是资本主义,“述而不作”的孔子还远远没达到这个水平,人家毕生弘扬的都是“周公之道”,而真正在实际行动上做到这个的,其实是伟大的管子;
道家,是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等等的结合,但真若拿这个当意识形态,中国会变成印度;
伪道家,是害人的共产主义,一旦信了这个,就会在伪道家(共产主义)、墨家(射秽主义)、法家(法西斯)之间恶性循环。
很遗憾,“汉族文化”,恰恰正是选择的最后一种。
它能在过去几千年看起来很先进,全仰仗有诸子百家的老本可以啃。

江西、湖南、湖北人若不被杀干净、或强制改造,一个幽灵、一个伪道家的幽灵就会一直在华夏大地游荡。这里隔三差五就会蹦出几个神棍祸害天下。

---------------------------------------------------------------------------
原文漏掉了关键字,造成了歧义,已做修改。
如果要处罚,我认。
但我从来不是什么“种族主义”,更没有教唆杀光谁谁谁。尽管我内心很想这么做,但这不现实。何况姜太公都没能做成的事,今天更不可能做到了。更何况光靠杀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原文明明强调过“无论移民进去多少新鲜血液,也会被拉低到沐猴而冠的楚人之水平”,明显就是在强调“生南为橘、生北为枳”的逻辑。
不知道哪个心理变态的妖怪,躲在背后举报我是“宣扬种族主义、恐怖主义”。
更滑稽的是,举报请求是直接把我“封禁”。
也不知道谁才是那种看到不喜欢的言论,就想动用一切可调动的资源,让对方人间蒸发的。

在收到举报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像是回到了支乎。

我很热爱品葱、并珍惜它,我受不了这里出现文革式的下三滥行径,我无法容忍品葱也被这些中国妖怪祸害成第二个支乎。
已隐藏
如果“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意味着中国是民主制度,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这与事实不是正好相反的吗?如果有人坚持这种观点睁眼说瞎话,那就不必再论了。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您偏颇了,中世纪西方历史上又何曾出现过全民性民主思想启蒙。贵族平民的壁垒实际上远比中国古代森严许多。...

我觉得科举可能也是一个上升渠道 (虽然教育资源向权贵无限倾斜),不过现代也有高考其实是相对平等的,但是也就是吃从巨大寡头手里漏出来一点米,真的和民主自由没有什么对比度啦。

其实我上大学时候有读过四书五经,和中西方古代文明的对比,我觉得道家是不错啊,可是儒家才是主流。我是反儒家的,我没觉得有什么自由的体现,不然你可以提醒我里面有什么是关于自由的设定。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一开始和西方也没什么区别,天文草药信仰,可是古代西方走的更深更远,比如希腊城邦公民制度,比如古埃及解剖学,吊打中国文化不管是时间先后还是深度广度。

就自由宪章来说,我看到您举例的振臂一呼成为统治者,我觉得您的思想是有屏障的。在中国,人成为王然后就被神化,而自由宪章是去神化,皇帝也是人,建立了相对平等的人权基础,这不是说换谁上位就能更好,换多少个朝代都没有用不会改变。就算是中国的课本也是把这个事件当成一个标志性的进步。至于有多大的作用,民主从来都是渐进的不是一步到位的,包子也不是吃第10个饱了前9个就是白吃的,我也只是举一个例子。

就事论事,我觉得传统中国不管从文化还是地缘,没有长出民主自由的土壤。这不是什么劣根性而是必然性。当然如果以后给古代文化平反,可能我也会觉得自己会洗脑过哦,不过就我现在看一手的文化圣经们,并不觉得。

而且我觉得大家忽略了一点厚,那就是我们现在建设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且所有的统治者都是中国人,可能还是读四书五经长大的。其实共产主义并不是复制了一下硬盘到中国来操作啊,已经是混入了很多很多中国的元素了。

你觉得这些中国的元素,有把外国传来的错误主义往自由民主拉吗?我觉得没有。反而结合了很多糟粕往更压榨的方向去了。

但是我觉得中国人是可以学习的,是可以把别人的知识成果体系学来的,慢慢可能也会走上正确的道路。可是要正视自己的传统文化已经是过时的社会公约了,就像古兰经几千年前的确也是很正确很符合时代带来了进步啊,可是他们都不适合未来了。
焚书坑儒这件事还是有争议的,不能说绝对是真,也不能说绝对是假,汉学家乌尔里希·内因格尔的文章《坑儒:...

很多人引用内因戈尔的文章,可我上网搜原文想一睹为快时,好像并没有在大众中广泛传播
不能说中国人完全是无辜的,因为中国人里面也有流氓、土匪、地痞,这些正是共匪的骨干,但是如果将共匪的邪...

这个不一样了,这是在说中国固有千年专治体系下普通人的思想,长久的集权让平民阶级失去了自我意识,更别说道德体系了。这里不是说匪类的邪恶,是说某些传统观念之愚昧的邪恶。向支共这样的组织,也只能在这片土地的滋养下才生存这么长久了。所以不要轻易的把这篇土地上的人归为普遍的善类。然而他们在肉体上也是人类,是应该给予同情的。
您偏颇了,中世纪西方历史上又何曾出现过全民性民主思想启蒙。贵族平民的壁垒实际...

這是你誤解了,英國農民有權捍衛自己的財產,法律至高和司法獨立是英國從邊陲小國到日不落帝國的主因之一。

當然,著名的圈地運動不是司法問題,實際上農民失去的是為貴族和國王耕種的契約。
这明显是不懂历史的表现,为了反共洗白封建王权和粪坑文化,别说一家独大的儒家,就是孔老二当了官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少正卯

像几个黑的没法洗的王朝就不说了,号称开放的宋朝可是古籍散佚的高峰期,为什么,还不是那些东西不符合儒家的观点
这明显是不懂历史的表现,为了反共洗白封建王权和粪坑文化,别说一家独大的儒家,就是孔老二当了官做的第一...
你说什么,中国古文化是粪坑文化?那照你这么说,土共破坏传统文化是正义之举了?我问你,唐有唐诗,宋有宋词,现在有什么狗屁呢?厉害了我的国嘛?你这种连自己的文化传承是什么都不知道的人还提历史,你的历史是在大陆的教科书里面学到的吗?
这话我倒觉得是在帮中共洗白,或者某天中共被拉上审判台将为自己狡辩的台词,看看中共盗国前所宣扬的民主,是如何把政权欺骗到手
你说什么,中国古文化是粪坑文化?那照你这么说,土共破坏传统文化是正义之举了?我问你,唐有唐诗,宋有宋...
宋儒能把竹书纪年这样重要的史料给你整亡佚了,中共可没这本事,另外你那大宋还是避讳字最多的朝代之一

说得你的唐诗宋词不是中共安排的课教你的一样,更何况词这个东西本身是伶人之物,到晚唐才逐渐被文人接受,网络文学过个几百年也是文学经典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说不清楚。

但肯定是

有了鸡,就会有蛋,有了蛋,还会有鸡。

又或者

有了蛋,就会有鸡,有了鸡,还会有蛋。

像个魔咒一样恶性循环,但愿不是生生世世
有怎麼樣的人民就有怎麼樣的政府?

負面一點看的話也算是醜化受害人吧,很多中國人不一定有作出選擇的機會/權力。把gcd的極權歸咎於中國人不一定正確吧,要翻牆來看品蔥的也算是受害者吧。

但是正面點看的話的話就是中國還需要一個公民社會吧,要更多人行駛他們憲法賦予的公民權利,集體行駛言論自由,政治參與權才會有政治改革吧。
宋儒能把竹书纪年这样重要的史料给你整亡佚了,中共可没这本事,另外你那大宋还是避讳字最多的朝代之一说得...
狗屁,唐诗宋词连日本人,古代朝鲜也学,然而你国的网络文学连墙国人自己都恶心。
狗屁,唐诗宋词连日本人,古代朝鲜也学,然而你国的网络文学连墙国人自己都恶心。

这就无能狂怒了吗,你说日本汉诗水平还不如说越南,至于词这个东西在日本就更不流行了
这就无能狂怒了吗,你说日本汉诗水平还不如说越南,至于词这个东西在日本就更不流行了
怎么,你可以说粪坑,我就不能说狗屁了吗?大家都是没文化的粗人,何必五十步笑一百步,你说粗话就是英雄,我说粗话就是无能狂怒,典型的双标。日本人不光学日文,也有学中文的。日本图书馆就大量收藏了宋朝的书籍,可是你却连自己的文化都看不起。
怎么,你可以说粪坑,我就不能说狗屁了吗?大家都是没文化的粗人,何必五十步笑一百步,你说粗话就是英雄,...
当然啦,还有被历代统治者和儒棍给整亡佚了的孤本呢
桂枝一切问题的根源都在法家而非马列,马列只能说是桂枝秦法的天作之合,把桂枝的法家支性给最大化了,毛腊肉就是斯大林加秦始皇嘛,我瞧着他自个都不真信什么共产主义,不过是以法家游士的习性拿来当工具使。郭沫若这条舔狗为啥也会挨整?就是因为不长眼批判到了法家头上去。
政府和人民就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过程,谈不上什么先后,互相循环互相影响,桂枝就永远在负循环里走不出去罢了。
按法家的做法,保留技术类书籍根本是天经地义的,桂枝现在都热衷于到处偷技术呢。秦几乎毁灭了所有史书是英文维基里都有的。法家认为诗歌历史和哲学类的书籍都是危险的,不禁锢个屁呢。
你觉得现在的中国人和鲁迅描写的中国人区别很大吗?多看看时事新闻,不要沉浸在文明古国的幻觉中了。中国人还是一样的邪恶、野蛮、麻木、懦弱、伪善。
为什么美国人会自己建立一套民主体系?你有仔细想过吗?很简单,美国有基督教的传统,认为人人是平等的,同时人又是有罪的,所以政府是会作恶的、公权力需要关在鸟笼里运行。那照这个标准来看看中国人,中国人有人人平等的意识吗?有监督政府的概念吗?

中国人根本不把人当人。中国人对生命根本没有基本的尊重,无论是草菅人命的政府官员、还是手术台上讨价还价的医生、还是制造假冒伪劣产品毒害下一代的奸商,他们无一例外都没有把人当人看。我这里单单提一下生命权,中国人对人权有完整的概念吗?中国人对金钱和权力又是及其崇拜的,这点应该不用我多说,现在的拜金主义和贪污腐败大家都看得见。
同时中国人爱把领袖当神。中国人各个都是道德癖,缺乏对人性幽暗性的认知,中国人建国肯定会选一个表面上跟神一样完美的人来当领袖。中国人一见到领袖,那个膝盖骨就发软,忍不住要往下跪。就是这样造就了毛泽东,同时在德国也早就了民选出的希特勒。
中国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于公权力对个人造成的灾难,他们觉得无所谓,因为跟自己无关。美国军队如果敢对着学生开枪那美国人早就拿起枪推翻暴政了,这是写在宪法里的,中国人不但没有勇气去推翻,反而扑通一下跪地更厉害了,甚至还有人觉得政府做得对,死200人换20年稳定很正确。

人是观念的动物。人人都有罪这种观念就和传统的君子小人二元对立道德观就是冲突的。中国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君子,批评别人都爱站在一个道德的制高点,觉得别人是小人;实际上人人都是罪人、人人都是伪君子。同时造就了中国人不爱反思自己的习惯,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对的。为什么不彻底反思大饥荒文革啊?因为反思了就是打自己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脸了。不反思所以会在同一个问题上不停地栽跟头。

观念决定了人的行为,人的行为决定了社会的发展。如果你从这些最基本的观念上都没有和西方文明世界接轨,那实际上你和共产党是观念上的朋友。人不可能和自己的观念打架,因为你觉得不穿衣服很羞耻你就不会光着衣服出门。然而很可惜的是中国大部分人的观念都是和共产党一致的。所以有什么样的人民,才会有什么样的政府。
纯粹胡说八道,
反例1:朝鲜人与韩国人,朝鲜政府与韩国政府:一样的人民,不一样的政府;
反例2:东德人与西德人,东德政府与西德政府:一样的人民,不一样的政府;
反例2:大陆人与台湾人,中共政府与台湾政府:一样的人民,不一样的政府;
我发现你这人很搞笑,之前你说天地会是金庸小说虚构出来的,让我拿出维基百科的档案给你看,你就说那些都是...


维基百科还说了秦几乎毁灭了所有史书,并且把诗歌历史哲学类的书都禁止呢,你是看维基只看一半的还是看维基只会看中文不懂看英文呢??秦朝允许保留的书籍只有医学,占卜,农业和林业书籍。谁搞笑麻烦撒泡尿照照自己。
维基百科还说了秦几乎毁灭了所有史书,并且把诗歌历史哲学类的书都禁止呢,你是看维基只看一半的还是看维基...
维基百科说了天地会的历史你又怎么说是假的呢?你连天地会这么著名的组织都能说是小说虚构的,然后现在就一副历史学家的样子。论脸皮厚我还真比不上你。
维基百科说了天地会的历史你又怎么说是假的呢?你连天地会这么著名的组织都能说是小说虚构的,然后现在就一...


啊??我说过什么天地会了??
啊??我说过什么天地会了??
看看之前在另一个问题上说过的。不要选择性失忆。
看看之前在另一个问题上说过的。不要选择性失忆。


所以你要转进如风了?感情你自己对于焚书坑儒的解释不是维基上看来的?你有任何反驳的材料么?倒是挺喜欢选择性采用维基的,脸皮倒是挺厚的。
看看之前在另一个问题上说过的。不要选择性失忆。


而且我真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什么天地会了,要不你再把我原话找出来再转进如风??
所以你要转进如风了?感情你自己对于焚书坑儒的解释不是维基上看来的?你有任何反驳的材料么?倒是挺喜欢选...

http://likaiyuanbk.blog.163.com/blog/static/127027590200992903557159你要反驳资料是吗?给你。我又没说过焚书坑儒是假的,但我也没有说过他是真的,你看清楚我说的原文再说。我只说过这件事情是有争议的,不能证实也不能证伪。
不全对,比如台湾政府与香港政府,台湾政府香港政府跟台湾人香港人的素质不相关,台湾政府是美国人帮助经营的,香港政府是英国人直接经营的,所以以上两种人都比较崇洋,先说明,以上只是个人观点
http://likaiyuanbk.blog.163.com/blog/static/127027...


需要账号的墙内玩意我可没什么兴趣,而且我已经给你说了啊,英文维基,你先想想怎么反驳英文维基吧。
所谓争议可能是没有普遍认为的那么严重,也许它没全烧光,只是禁止民间拥有传播呢,所以这就不叫禁锢思想了??秦代造成了大量的史书消失英文维基可是也有出处大的,而且李斯说了能保留医学,占卜,农业和林业书籍啊,谁说焚书坑儒就是全烧光啊??
而且我真想不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什么天地会了,要不你再把我原话找出来再转进如风??
哎哟,认错人了,你的名字跟另一个人的很像。
需要账号的墙内玩意我可没什么兴趣,而且我已经给你说了啊,英文维基,你先想想怎么反驳英文维基吧。所谓争...
是啊,没有人说过全烧光,我的原文也没有说过全烧光啊。如果你们觉得我提这件事不恰当,那我就不提了。我也只是把秦始皇对文化的破坏力与马列邪教在文革期间破四旧的破坏力相比较一下。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話只適用于民選政府,专制則是相反的
是啊,没有人说过全烧光,我的原文也没有说过全烧光啊。如果你们觉得我提这件事不恰当,那我就改一改了。


其实没啥区别的,因为即使没全烧光,除了被秦朝允许的类别,其他类别也是不被允许民间传播的,最多保存在皇室档案馆里,但是最终也被项羽一把火烧光了。
但是项羽本意不是烧书,是烧皇宫,这个问题上显然也是秦朝禁锢思想只在皇室档案馆留下孤本的责任更大吧。

和文革差远了,首先秦朝是文明的萌芽阶段,文化,思想和书籍的丰富程度和文革是不能比的,秦基本断绝了很多思想的传承和发展。其次,文革的时候已经到了现代文明,信息已经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全球化能力,想要完全毁灭一些信息的难度比起秦朝可大多了。
其实没啥区别的,因为即使没全烧光,除了被秦朝允许的类别,其他类别也是不被允许民间传播的,最多保存在皇...

本来我想说的是秦始皇尚且有一点人性在而马列邪教在文革期间连佛像神像都敢砸烂。两者相比较之下,你觉得谁的破坏力更强大呢?
這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人民能造就政府,政府也會造就人民、不論哪一種都不能夠直接推給人民。
本来我想说的是秦始皇尚且有一点人性在而马列邪教在文革期间连佛像神像都敢砸烂。两者相比较之下,你觉得谁...


显然是秦。
首先秦朝是文明的萌芽阶段,文化,思想和书籍的丰富程度和文革是不能比的,秦基本断绝了很多思想的传承和发展。其次,文革的时候已经到了现代文明,信息已经一定程度上具备了全球化能力,想要完全毁灭一些信息的难度比起秦朝可大多了。
文革主要是对文物的破坏和对人性的破坏,而非对思想传承的破坏,和焚书坑儒其实性质不太一样。
显然是秦。首先秦朝是文明的萌芽阶段,文化,思想和书籍的丰富程度和文革是不能比的,秦基本断绝了很多思想...
问题是计划经济和人民公社这两样东西,秦始皇那个时候没有吧?不能一味的把共产邪教归根于中原传统文化吧?中原传统文化里面哪一样是能够让人把祖先的坟墓都给平了呢?
问题是计划经济和人民公社这两样东西,秦始皇那个时候没有吧?不能一味的把共产邪教归根于中原传统文化吧?...


你建议你了解下法家是怎么看商人的,再了解下桂枝历朝历代有多少是重农抑商的,法家连商业都不要了,和计划经济人民公社有啥差别??汉代的算缗告缗本质和公私合营业没啥差别。法家和共产党基本上属于天作之合,毛腊肉显然先是一个法家信徒,然后才选中了共产马列。
你建议你了解下法家是怎么看商人的,再了解下桂枝历朝历代有多少是重农抑商的,法家连商业都不要了,和计划...

如果没有列宁和斯大林这两魔王扶持,毛魔头也成不了气候,斯大林魔王对苏联的破坏也是空前绝后的,共产主义祸害世界不止中国,越南,古巴也因为共产主义导致经济崩溃,毛魔一开始就是共产国际的走狗,至于他有没有法家思想,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共产主义对文化的破坏是世界性的,而不是单独中国。
如果没有列宁和斯大林这两魔王扶持,毛魔头也成不了气候,斯大林魔王对苏联的破坏也是空前绝后的,共产主义...


桂枝共产党的血债和破坏是远超其他国家的共产党的,而其生命力也是远超其他国家共产党的。这正是法家和共产党结合后诞生的更大破坏力,强韧生命力与更强的防民洗脑技术。桂枝不止有着共产僵化的一面,也有着马基雅维利的一面。说实话,就我感觉,自邓矮子的二共开始,桂枝的法家色彩其实是压过了共产党色彩了。
桂枝共产党的血债和破坏是远超其他国家的共产党的,而其生命力也是远超其他国家共产党的。这正是法家和共产...

此言差矣,斯大林魔王对波罗地海三国以及波兰芬兰的血腥屠杀以及文化毁灭不用我说了吧?这样还不足以证明斯大林的破坏力,比毛魔头强大吗?而且中国的文化被毁灭,斯大林也有责任哦。
此言差矣,斯大林魔王对波罗地海三国以及波兰芬兰的血腥屠杀以及文化毁灭不用我说了吧?这样还不足以证明斯...


毛腊肉制造的死亡人数超过斯大林,而且苏联已经灭亡了,波罗地海三国以及波兰芬兰也已经复国,而西藏新疆依然被共匪统治。共匪的寿命也超过了苏联。这不就足够说明问题了么?支那共产党是蟑螂一样的共产党。
显然是秦。首先秦朝是文明的萌芽阶段,文化,思想和书籍的丰富程度和文革是不能比的,秦基本断绝了很多思想...

别忘了清朝也查禁销毁了海量的书籍
毛腊肉制造的死亡人数超过斯大林,而且苏联已经灭亡了,波罗地海三国以及波兰芬兰也已经复国,而西藏新疆依...

行,那你可否讲讲中国历代皇帝有哪个制造的死亡人数像毛魔头一样多的?俄国历代沙皇又有哪一个制造的死亡人数比斯大林多呢?如果你认为古代的人口没有现在人多的话,你可以按比例说。
行,那你可否讲讲中国历代皇帝有哪个制造的死亡人数像毛魔头一样多的?俄国历代沙皇又有哪一个制造的死亡人...


这可太多太多了,你稍微了解了解桂枝古代史,每到王朝末年就是大洪水,人口减员超过50%都有好几次了。桂枝历史特点就是频繁的人口大灭绝。
至于沙俄历史我就不清楚了,说白了我也不是要证明共产党有多好,只是桂枝有根深蒂固的法家土壤,即使没有共产党也好不到哪去,共产党不过是和法家达成了天作之合而已。
这可太多太多了,你稍微了解了解桂枝古代史,每到王朝末年就是大洪水,人口减员超过50%都有好几次了。桂...
天灾不说也罢,要说就说各种运动,我觉得历朝历代像本朝一样让当权者搞阶级对立互斗的还真找不到,古代虽然也有阶级对立,但是还没有达到互相批斗的地步,农民起义跟官兵干那不算,虽然饥荒年也有人吃人的现象。但是古代饥荒是有赈灾的,本朝直接封锁灾民不让逃亡,这种残忍的程度可以说超过了历朝历代了吧?
天灾不说也罢,要说就说各种运动,我觉得历朝历代像本朝一样让当权者搞阶级对立互斗的还真找不到,古代虽然...


王朝末年大洪水都是战乱而非天灾,你到底对桂枝古代有什么幻觉??你知道啥叫齐户编民么?你哪来的幻觉觉得桂枝古代农民都可以自由迁徙?清末啥德行你没点逼数么?你以为赈灾会100%出现??桂枝古代食人也分两种,分别是“求生性食人”和“习得性食人”,维基上还有个词条叫中国食人史呢。
民选的你可以这样说,但是由统治者找奴才替他们统治奴隶你这样说,不就相当于说有什么样的奴隶就有什么样的奴隶主?有什么样的狗就有什么样的狗主人?狼只想咬死你们好不好
王朝末年大洪水都是战乱而非天灾,你到底对桂枝古代有什么幻觉??你知道啥叫齐户编民么?你哪来的幻觉觉得...

你这样说就有点不分先后了,每个朝代末年都是有先有饥荒,然后农民吃不上饭才起义。就比如说元朝末年就是因为蝗灾,朱元璋全家就是因为这次蝗灾饿死了,而本朝太祖是直接发动了大跃进之类的运动才导致了大规模的死亡,天灾与人祸你要分清楚,可以说本朝饥荒是直接由当权者直接造成的。古代即使赈灾不是100%本朝连赈灾都没有你怎么说?古代有本朝这种人斗人,儿子斗老爸,自家人搞死自己人吗?你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说的问题是什么?我问的是由皇帝造成的大规模死亡,而不是那种由于天灾之后灾民造反然后皇帝派兵镇压出现的死亡。这两者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人民和政府的关系不是这么绝对和两分的,再说分的那么清楚,比如人民的责任是30%,政府的责任是70%有任何意义吗?
所以姨学的解释其实是最有现实意义的:你之所以周围会有那么烂的民众,你之所以生活在一个烂政府中,全都是自己的错,或者是自己祖先的错。
不要推诿说到底是人民的错还是政府的错,趁着还能改变,做点改变才是该做的事情。
你这样说就有点不分先后了,每个朝代末年都是有先有饥荒,然后农民吃不上饭才起义。就比如说元朝末年就是因...


战乱可不只有来自起义的,也有来自外戚诸侯藩王叛乱的,更有穷兵黩武四处征战的,汉武帝穷兵黩武和饥荒有关?五代十国的战乱和饥荒有关?安史之乱和饥荒有关?乃至于亡秦的农民起义和饥荒也没什么关系好么。说白了你对支那的历史充满了美好幻觉,谁告诉你有饥荒就一定有赈灾的?皇帝昏庸不行么?地方瞒报不行么?地方全贪污了不行么?桂枝古代王朝连赈灾都没有到底有啥奇怪的?你以为支那古代皇帝个个都仁德英明呢?你到底对古代支那有什么幻觉?还当是几千年田园牧歌么?
我觉得这就跟“到底是先有了鸡还是先有了蛋”是一样的,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最早的政府和人和现在对比肯定很不一样,那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焚书坑儒这件事还是有争议的,不能说绝对是真,也不能说绝对是假,汉学家乌尔里希·内因格尔的文章《坑儒:...

焚书坑儒肯定有的。但是西汉毁书绝对不比秦始皇少。我们看先秦书籍,那些想法绝对不是谁一拍脑袋就想出来的。必定有博览群书、互相论辩、逐步积累的过程,但大部分都毁了。真正老老实实给你讲知识的书,总有触怒统治者的章节,所以都被毁了,只留下那几十部的半懂不懂的四书五经。统治者好随意解释他们。
這個情況是互動的﹗共匪怎麼上台的,是民眾在存在著一種恐怖的自私。共匪每佔一個地方,就殺地主,鼓動流氓...
战乱可不只有来自起义的,也有来自外戚诸侯藩王叛乱的,更有穷兵黩武四处征战的,汉武帝穷兵黩武和饥荒有关...

汉武帝是末代了吗?还早着呢,而且汉武帝打匈奴也确实是有作用的,匈奴那些人天天来你家抢劫你能不管?况且汉武帝之前一直是和亲,只是匈奴越来越过分,最后才不得不打,我倒是挺佩服汉武帝的,而大跃进只是因为毛魔头个人面子问题造成的。
你说唐玄宗的话也不是末代啊,唐玄宗之后还有几个皇帝呢,汉献帝的时候才叫末世,并且汉献帝自己也查办过贪污赈灾款项的事情,这件事还是可以查到的。我没有说古代绝对都是有赈灾的,但是人家皇帝起码肯做个样子,做个要救灾的样子,可是你朝毛魔头呢。饿死了几百万人,他还开会自我表扬一下,事后彭德怀说了他几句就被他整死了,李世民让魏征天天说也没把人家怎么样啊。
不是我想说古代皇帝有多好,而是本朝的皇帝比古代狠多了。古代皇帝起码还讲究孝道,本朝皇帝呢,鼓励别人儿子斗老子,李世民再怎么血腥,也只是杀了两个兄弟,不敢杀自己老爸。而本朝文革期间,多少儿子整死了自己老爸,多少学生整死了自己老师。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希望你能找出相同的案例来。
确实不能说每一个朝代都是因为天灾而灭亡的,但是大多数都是因为这个原因,哪怕是明朝末年,也是爆发了天灾。
已删除
汉武帝是末代了吗?还早着呢,而且汉武帝打匈奴也确实是有作用的,匈奴那些人天天来你家抢劫你能不管?况且...


汉武帝就是穷兵黩武,晚年都给自己发罪己诏了你有点逼数行么?他侵略西域就是为了血汗马好么,而且汉代根本没能力守住西域,占了几十年就撤了。儒法改造以外儒内法搞大一统并愚民控民也是汉武最为关键。能开疆扩土民生凋敝人口大量减员穷兵黩武也无妨,你这思维真是支到不行了。
而且我们说的不是人口大量减员么?不是末代又如何?事实上桂枝历史上人口大减员就是很频繁啊,并且很多并非饥荒而是战乱而起,哪怕饥荒其实并无什么赈灾的才是多数吧,清朝就有大饥荒啊,好像查不到有赈过什么灾吧。
桂枝朝代灭亡天灾只会是原因之一,没什么朝代是单纯只因为天灾灭亡的。说白了文革是近代,自然让人印象深刻且记录较多,但如果你真要去找,古代类似的人伦崩坏自然肯定是有的,就像我说的中国食人史,文革吃人,桂枝古代吃人也多得是。
汉武帝就是穷兵黩武,晚年都给自己发罪己诏了你有点逼数行么?他侵略西域就是为了血汗马好么,而且汉代根本...
你居然还知道汉武帝会给自己发罪己诏,毛魔头和斯大林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吗?哪怕汉武帝确实不对,人家起码肯认错啊。清朝不提也罢,满清那时候等于外族,满汉互砍可以理解。
你居然还知道汉武帝会给自己发罪己诏,毛魔头和斯大林有这样的自知之明吗?哪怕汉武帝确实不对,人家起码肯...


在这点上我承认毛腊肉确实不如汉武帝,至少汉武帝有自知之明。不过汉武帝搞的儒法改造危害我认为高于共产主义,除非你认为共产流毒能在桂枝未来再持续影响几千年。至于不赈灾的事情肯定不止外族的,桂枝古代不管屁民死活的皇帝多了去了。
如果“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意味着中国是民主制度,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这与事实不是正好...

这是两回事,民主制度下,这句话体现了人民的意愿决定着什么样的政府,就好像一个成绩好的学生决定上清华北大还是复旦。而我们讨论的是,人民的国民性决定了会产生怎样的政府,就好像一个成绩好的学生,必然会上名校,成绩不好的学生,只能上专科,这其中可能是他想上名校但成绩不好上不了,也可能是他本身就不喜欢读书,并不向往名校。所以这句话归根结底没有错,为什么共产党能在中国站稳脚跟?在其它国家已经抛弃,为什么不同民族的文化产生的政治制度不同?为什么西方文明能够产生民主政治和现代文明?这些与国民性都是有关联的,不过一个国家人民国民性形成的原因也有其因素。
这是两回事,民主制度下,这句话体现了人民的意愿决定着什么样的政府,就好像一个成绩好的学生决定上清华北...

其实你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你用学生根据成绩的上什么学校举例,想说选择系统是公正的,而中国恰恰是不公正的,学习成绩好也不见得能上,上了也不见得能有前途,有前途也不见得能走到尽头,这都是在中国生活过的人知道的常识问题,谁要是以为自己学习好就有前途,这是笑话。

你从未想过为什么那个学生他就不喜欢读书和不向往名校!
品葱有一个非常邪乎的问题,似乎反共就要反华,好像共就是华的表现……实际上中共延续的是元清一路的反文明反人性路线,最基本的就看中共的宣传,那些宣传从来都是抹黑传统,而不是说传统和中共是一路(反言之,如果一路你又怕什么呢?直接放开大大方方的研究传统就行了)

可见,这里有很多人被仇恨迷惑,没有最基本的常识思维能力。
品葱有一个非常邪乎的问题,似乎反共就要反华,好像共就是华的表现……实际上中共延续的是元清一路的反文明...
不理智的人确实很多,反共已经反到了,认为中国的古文化就是垃圾,有些甚至要去中文化,把英文定为母语。
品葱有一个非常邪乎的问题,似乎反共就要反华,好像共就是华的表现……实际上中共延续的是元清一路的反文明...


明清根本一脉相承,清朝的统治律法很大程度上都是和明朝学的。桂枝很大程度用的根本是法家的防民治民之术,比如流沙化,比如各种两少一宽之类的离间挑逗仇恨政策。何况桂枝不早就开始重新鼓励传统文化了,一会乡贤一会儒家一会弟子规一会什么文明古国的,你瞧瞧那些个什么韩服国学的,哪个不是粉蛆扎堆

你这种人才是才支那的伪屎和民族主义迷惑,没有最基本的常识思维能力。
我觉得科举可能也是一个上升渠道 (虽然教育资源向权贵无限倾斜),不过现代也有高考其实是相对平等的,但...

您这是以今人的常识在推测古人,今人总是想:哦。。皇帝上了位,颁布诏书声称自己有天命。但会不会是这样的情况:先有古人敬天畏神的风俗习惯,社会对天道王道有普通的共识,然后再以此为标准去评价要求统治者呢?我认为是有的,正史对皇帝官员的过失,都要如实记述。进谏的做法,也是在用王道的标准去要求君王。
儒学虽然没有很明确的思想自由的提法,但是对仁的解释非常多维,这本身就是鼓励个体积极做思考,就是思想自由的实质了。以前的儒生,既可以选择出仕,也可以追求田园生活,是一种非常悠然自得的状态。唐诗宋词,许多写的非常洒脱,是当事人精神状态的真实写照。“德”的概念,也很接近普世价值中倡导善良的部分。宗族管理社会事务的方式,更是接近于现在的社区自治。
现代世界本身就是西方民主思想为主流,文化的差异,必然导致东方无法孕育民主思潮。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因为大部分国家的民主化过程是“借鉴”,并不需要自己从头萌芽一遍。晚清的新政,北洋政府非常有可圈可点之处,而这个民主进程最终被抗日战争及中共中断了。
共产主义本身就是邪恶无比,附身在哪个文化上就把哪个文化败坏的一塌糊涂,这是中共之恶,并不是传统文化的锅。实际上哪怕中国现在道德如此败坏,共产党如此贪腐,而依然能取得巨大的经济成就,足见我们自身文化的长处,做事认真,重视教育,吃苦耐劳,其实都是儒的文化遗产。华人社会给人的总体感觉还是非常勤奋。
当然了,今天来说古代那套具体做法肯定是过时了。现在的人也没有天道的概念,儒的治国理念脱离了文化土壤,再谈奉天承运也没有多大意义。但是传统文化中仍有不少好的东西,例如鼓励统治者自律重德,强调人的责任心,重视教育,勤俭刻苦,崇尚天地人和谐发展,都是非常值得继承的。
将东方文化与现代民主结合的较好的例子也是有的,那就是日本。我们看日本的和风文化觉得很好,容易产生共鸣,正是因为其中有我们自己文化的影子。
如果能摆脱中共恶魔,让人的观念重回正道上,把传统中良善、包容、责任心的部分与现代国家理论相结合。中华民主一定会有一个很美好的未来。
您这是以今人的常识在推测古人,今人总是想:哦。。皇帝上了位,颁布诏书声称自己有天命。但会不会是这样的...


问题在于,军国主义日本其实也是桂枝文化的继承者,日本的军国主义完全是受到法家思想影响出现的,法家思想在日本军国主义化过程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
而今天你看来东方文化与现代民主结合得很好的日本,完全是美国缔造出来的。
问题在于,军国主义日本其实也是桂枝文化的继承者,日本的军国主义完全是受到法家思想影响出现的,法家思想...

恰恰相反,尚文与尚武是中日之间分歧较大的地方。
恰恰相反,尚文与尚武是中日之间分歧较大的地方。


那是因为通常法家是桂枝统治者的密传心法,而日本军国主义把法家作为了国家整体的全民意识形态,就像秦一样,特别直接。桂枝清末的革命者不乏这样的法家信徒,比如杨度。而桂枝现在更多是采用了桂枝古代王朝的做法,作为一种统治策略,并把法家隐藏在各种儒家和国家主义的套皮里。
那是因为通常法家是桂枝统治者的密传心法,而日本军国主义把法家作为了国家整体的全民意识形态,就像秦一样...

您说的法家藏在儒家的皮里 ,依据是什么?
您说的法家藏在儒家的皮里 ,依据是什么?


儒表法里从汉代不就开始了,要不你去看看秦晖的中国思想史??
儒表法里的儒家改造从董仲舒旧开始了,相关的文章也多得是。
儒表法里从汉代不就开始了,要不你去看看秦晖的中国思想史??儒表法里的儒家改造从董仲舒旧开始了,相关的...
儒表法里的说法其实是有点问题的。以法的框架去实现德政目的,孰为表孰为里?你的意思似乎是想批判法家的极权思想,但实际上法家才是那个壳
其实你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你用学生根据成绩的上什么学校举例,想说选择系统是公正的,而中国恰恰是不公正...

你没看懂我的意思,我只是用一个理想化的例子来表达我的观点,换成美国教育英国教育都一样,我没有在讨论中国教育问题或者选择系统问题,我的意思是,“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这句话,在民主和非民主制度下,有两个层面的解读。在民主制度下,这句话体现的是人民怎样的意愿决定了产生怎样的政府,是议会制、内阁制还是联邦制等等,就好像一个优等生是选择上哈佛还是牛津;而非民主制度下,这句话体现的是专制国家的人民怎样的国民性决定了他们的政府是专制的政府,就好像一个差生因为自身的种种不良因素而无法考好成绩上名校一样,差生之所以是差生,与自身的水平(考不好)和意愿(认为学习无用)是有关系的,同样,专制政府之所以能够在专制国家产生和立足,与其人民的国民性(传统文化、思想观念、公民素质等)和民主诉求(公民意识)也是有关系的。
儒表法里的说法其实是有点问题的。以法的框架去实现德政目的,孰为表孰为里?你的意思似乎是想批判法家的极...


德政个屁,德政汉武帝还给自己罪己诏呢??汉代说白了就是又要继承秦代的中央集权大一统,又怕和秦一样完蛋,所以就给法家套了个儒家皮,你自己去看看董仲舒对儒家的改造,和德政有关系?不过就是把原始儒家重构成完全为统治者服务罢了。何况法家从来都是帝王学的密传心法,根本鲜少摆上台面。
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多读点资料看看汉代的儒法改造是怎么改的吧,要不去youtube上把秦晖的中国思想史看一遍。
这篇文章写的也还行。https://wenku.baidu.com/view/2ff4a52f2af90242a895e5f8.html
你没看懂我的意思,我只是用一个理想化的例子来表达我的观点,换成美国教育英国教育都一样,我没有在讨论中...

我不太同意你最后一句。专制政府为了立足,假意宣扬一些国民的理念,得权之后露出本性,怎能说是文化土壤出了问题呢。一个骗子骗了世人,是因为他骗术高明,还是因为被骗者人性的缺陷?是否存在完美的人性,让骗子无法行骗呢?
德政个屁,德政汉武帝还给自己罪己诏呢??汉代说白了就是又要继承秦代的中央集权大一统,又怕和秦一样完蛋...

我明白了,你的观点是来自于秦晖。但秦晖也不过是一家之言。按照现在的工作标准,古代皇帝简直是过劳死的典型,中国古代君主相比欧洲君主是过得很惨的,自由非常受限。如果极权是目的,那这种现象怎么解释呢?
我明白了,你的观点是来自于秦晖。但秦晖也不过是一家之言。按照现在的工作标准,古代皇帝简直是过劳死的典...


不止秦晖好吧,汉代对儒家的法家改造谈的人多得是了,史料也多得是,儒表法里都不是秦晖提出来的,而是很多史学家的共识。
中国古代君主相比欧洲君主是过得很惨的??你有什么证据表明么??请问桂枝古代君主平均工作时间多久欧洲君主是多久啊??而且另一方面来说,法家本来就不是让皇帝得舒服的好不好,法家是要让皇帝当千古一帝,当秦始皇去让国家的统治和力量达到巅峰的好不好,就是要你勤政要你有野心的好不好。你以为勤政的就是好皇帝??不说秦始皇,看看桂枝现在台上那头大犬,也不清闲啊。皇帝穷兵黩武国进民退妄图一统寰宇不也是一种不清闲么,你要么?日本军国主义不也不清闲么,你要么?
明清根本一脉相承,清朝的统治律法很大程度上都是和明朝学的。桂枝很大程度用的根本是法家的防民治民之术,...

胡说八道。明朝实行的是什么制度?明朝废除中书省制度以后,实行的是内阁制,而清朝是神马玩意儿?清朝实行的是部落八旗制度,部落八旗严格讲叫军事奴隶制!就不提那些清朝的残酷留发不留头等等种族屠杀了。

其实老毛那句话“枪杆子里出政权”,你要是以为是他的发明就成笑话了,他延续的就是清朝的军事奴隶制统治方式。清朝的制度遗产在东亚有两条继承路线,一条是蒋介石和老毛的党国制(两者都是枪杆子政权),另一条就是朝鲜的白头山先军统治,两个都是军事统治。

是不是笑话,自有公论,绝大部分人没有基本的分析的能力,实在是可悲可叹。
你没看懂我的意思,我只是用一个理想化的例子来表达我的观点,换成美国教育英国教育都一样,我没有在讨论中...

你说的意思一样,没有问题,按照你的逻辑,中国实行民主制度就完全可以产生共产党政权!你讲来讲去都没出了这个圈,国民性如此,共产党不就顺理成章的获得了政权合法性?!

但是,你观点始终无法解决这样的问题,为什么共产党不在这样的“现实”下实行民主制度呢?明知道这个选出来还会是自己,为什么不敢也不干?!
胡说八道。明朝实行的是什么制度?明朝废除中书省制度以后,实行的是内阁制,而清朝是神马玩意儿?清朝实行...


呵呵,自个去多了解了解清承明制吧,本就是早有公论的事情,桂枝毫无分析能力的蝗汉倒是挺喜欢成天捧着伪屎可悲可叹的。内阁这玩意清朝也有啊,不过清朝确实比明更进一步更加中央集权就是了,不过也都是从法家汲取的营养。八旗完全就是特权阶级从而导致腐败滋生导致八旗入主中原后到清朝中期就失去战斗力了,特权阶级奴隶?
呵呵,自个去多了解了解清承明制吧,本就是早有公论的事情,桂枝毫无分析能力的蝗汉倒是挺喜欢成天捧着伪屎...

我看美帝也会在毫无经过合法授权的情况下监控所有人的信息,斯诺登的出走就证明了这一点,那是否我也能说——这美帝也不过是一个稍微开明一点的奴隶制罢了?

你的说法并不能证明你讲的有什么道理,相反有大量资料证明明朝人的生存状态和清朝人的生存状态是完全不同的,传教士自己写的。

另外多提一句,所谓清朝继承明朝制度,从来就不是个公论,汉文化界基本都不承认这个观点,元清都是违反汉文化精神的。
崇尚民主自由的人,竟然不去看看最大数量最普遍的普通人的生存状态,这不是一个疏忽,而是一种被洗脑后的拥有了奴隶主的奴隶意识状态!
我看美帝也会在毫无经过合法授权的情况下监控所有人的信息,斯诺登的出走就证明了这一点,那是否我也能说—...


谁告诉你爱国者法案没有合法授权了?你梦游的美利坚么?
我还看到明朝大搞特务政治文字狱和清朝别无二致呢,清承明制能查到大量资料文章,你的汉文化界在你梦里么??
支那蝗汉不愿当外族的奴隶,但当起汉人的奴隶来倒是非常心甘情愿很有奴隶主意识。
谁告诉你爱国者法案没有合法授权了?你梦游的美利坚么?我还看到明朝大搞特务政治文字狱和清朝别无二致呢,...

哦,合法授权了斯诺登的理由是什么呢?他是叛国吗?^_^

另外,汉文化从来就不承认元朝和清朝的合法性,这是你的无知,我没有纠正无知的义务,也没那个闲心。
哦,合法授权了斯诺登的理由是什么呢?他是叛国吗?^_^另外,汉文化从来就不承认元朝和清朝的合法性,这...


谁告诉你合法授权的东西美国公民就不能觉得不合理进行公民抗争了?美国法律妇女还曾经没有投票权呢。当然斯诺登逃去俄罗斯我觉得确实是叛国啊,不止俄罗斯离他的理想更远,而且他完全是逃避了一切法律程序就直接跑去俄罗斯了,美国法律不是支那法律,并非没有让他为自己辩护的空间。

支那历史根本不存在什么合法性不合法性的,连中国概念都是被满清重新塑造出来的东西。对支那的古代王权而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个屁的民族概念,各朝各代连对汉人的定义都有差别。你要觉得元清不合法,我还觉得自秦起统统不合法毁我诸夏呢。至于对明朝的评断,品葱上也有不少了,你就在你梦里的汉文化里慢慢无知去吧。
哦,合法授权了斯诺登的理由是什么呢?他是叛国吗?^_^另外,汉文化从来就不承认元朝和清朝的合法性,这...


对了,我又搜到一个对明朝内阁制的评断,就这种内阁制,呵呵

內閣制對明代政治之影響﹕


a.君主專制:明代內閣對奏章僅具票擬權,批答權仍由君主掌握,失卻先朝宰相制衡君主之作用,令明代君主可專制獨斷。


b.宦官弄權:明太祖廢相,由皇帝總攬政權,一遇皇帝疏懶昏庸,每將內閣票擬交由宦官批紅。宦官遂得控制大權,把弄朝政。


c.政治腐敗:明代內閣無行政權力,僅為皇帝秘書機構,必須得到皇帝信任,才有權力,故無事爭權,有事則諉過他人,因循苟且成風。
谁告诉你合法授权的东西美国公民就不能觉得不合理进行公民抗争了?美国法律妇女还曾经没有投票权呢。当然斯...

你脑子里全是屎,什么完全不知道古代搞的是神马玩意儿,开口闭口这个支那个支,你不是支人又是神马?我说过,你无知别人没有义务纠正你,你自己玩就行,我不再回复!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