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基本法当时的一大失策就是没有设置强制粤语考核

根据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為:

(一)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
(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通常居住連續七年以上的中國公民;

而永久居民,(如果老是在香港住的话)
这导致很多权贵及他们的子女根本不屑于了解香港的本土文化,也不屑于学习粤语,只说普通话,视自己为经济殖民者,来香港就是为了赚钱的,拒绝融入香港文化。以后中共的策略估计会不断将这种经济殖民者推到香港,稀释香港本土居民的投票。当时基本法应该立法,在中国公民成为香港永久居民时应该设置强制粤语测试,没法通过粤语测试的人,不得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不得拥有香港地区的投票权。

以后大陆民主了,公民应该有权自由迁徙,但是,应该增加方言测试。比如一个东北人,想定居北京,必须通过京片子考核,不会说京片子,你可以享受北京居民的各种民事待遇,比如就业就学之类,但是就不能参加北京地区的市长之类的投票,只能参加全国性的总统之类的投票。这样可以杜绝那些不愿融入当地文化的经济殖民者。
9
分享 2019-12-28

52 个评论

那对外国人也不利不方便  而且就算会粤语 也不表示就是支持你的人  就像国外粉红 总有人能说英语  但还是挺共 
那对外国人也不利不方便  而且就算会粤语 也不表示就是支持你的人  就像国外粉红 总有人能说英语  ...

这里是香港。当然是要为本土居民考虑。你考虑外国人干什么?是不是天生崇洋媚外啊?而且又没有禁止外国人居留香港,就是禁止他们拥有香港投票权而已。会粤语当然不代表他会支持你的。但是会粤语的人支持你的概率比不会粤语的人支持你的概率大很多。一个只会说东北话的东北大汉,你只会他会去看那些粤语文宣?他只会斥之为鸟语!
天生崇洋媚外? 这是扣帽子 另: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 中共只需在广东等地区教育小孩说普通话 粤语 宣传红色思想 将来再派入香港即可
天生崇洋媚外? 这是扣帽子 另: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 中共只需在广东等地区教育小孩说普通话 粤语 宣传...

扣帽子?提出质疑的权利我总有吧?你要不是天生崇洋媚外,你可以否认啊。我又没不许你否认。会说粤语的广东小孩,在香港住7年早就被港人同化了。你以为红色思想这么有用啊?也就在国外连英语都说不好,只会或者说只能和中国人玩的小留才会被红色思想染的这么厉害。
如果全世界都跟中国人一样夜郎自大还以野狼自居,估计世界上也不会有中文了
那你说什么叫扣帽子 在一个词后加个问号 就成了质疑权利? 《你是傻瓜?》这也是质疑权利?

在香港住7年早就被港人同化了 你说的是一个人 一个人能代表红色思想没用? 还有只有英语说不好才会被红色思想染的这么厉害 是不合理推断 我坚信有英语能力很强的粉红
六七暴动之前,香港的上海人说上海话,客家人说客家话,闽南人说闽南话……
当时香港不同民族之间交流的主要语言依然是国语。例如客家人见到上海人,通常使用国语交流
而唯一的官方语言是英语。
港英政府从六七暴动之后才开始推行粤语,到1997年香港仍然有5%的人是不会说粤语的,有什么理由强制所有人说粤语?
那你说什么叫扣帽子 在一个词后加个问号 就成了质疑权利? 《你是傻瓜?》这也是质疑权利?在香港住7年...


有英语能力很强的粉红又怎么样呢?存在个1,2个,他们哪怕入了外籍投票时也只能投他们的一票。我们现在讲的是概率,只要概率足够高就OK。你要是想拿对1,2个人来推翻整个方案那就没意思了。
六七暴动之前,香港的上海人说上海话,客家人说客家话,闽南人说闽南话……当时香港不同民族之间交流的主要...

97年前那些住在香港的上海人,客家人等等已经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根本不存在粤语测试的必要。粤语测试本来就是针对97以后想成为香港永久居民的中国公民。而且这又没有强制你说粤语,你可以居留香港,做生意等等都没问题。只是你如果不会说粤语,你就没有香港地区的投票权,选立法会,区议会你不说粤语就没投票资格,就这样。说白了就是限制你政治权利,不限制你的经济权利。而且粤语是香港的官方语言,要求选民会说官方语言没什么问题吧?
我也是说概率 之前提到过 普+粤+红 或 普+英+红 再要不加上“利” 绝对可以收买当地懂当地语的人 大外宣就是这种 怎么会是少数?
97年前那些住在香港的上海人,客家人等等已经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根本不存在粤语测试的必要。粤语测试本...

法律规定的香港官方文字是中文和英文。政府推行的是“两文三语”,无论如何都没有人规定粤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事实上香港的官方语言是粤语、国语、英语三种官方语言。
法律规定的香港官方文字是中文和英文。政府推行的是“两文三语”,无论如何都没有人规定粤语是唯一的官方语...

你好好看看我的回复。我有说过粤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这句话吗??

我的意思你要是看不懂,我再解释下。如果中国以后民主了搞联邦制。那么全国的官方语言和文字肯定是普通话和中文。但是各地可以有地方的官方语言。比如天津的官方语言就是天津话。一个太原人如果移居天津,那么他要成为天津市民之前必须通过天津话测试。否则选天津市议会,天津市长,他是没资格投票的。他只能参加在天津的中国国家总统选举之类与全国有关的选举中投票,以及会太原参加太原市长,市议会的投票。这个类比你总看懂我的意思了吧?你这要再看不懂,那我就没办法了。
你好好看看我的回复。我有说过粤语是唯一的官方语言这句话吗??我的意思你要是看不懂,我再解释下。如果中...

迁徙自由是一项人权。一个太原人迁徙到天津,他的投票权受到损害了,这就是对迁徙自由的损害。那么这种损害具有正当性吗?你是为保护谁的利益,才需要让太原人容忍这个损害?
迁徙自由是一项人权。一个太原人迁徙到天津,他的投票权受到损害了,这就是对迁徙自由的损害。那么这种损害...

我有禁止自由迁徙吗?我说了很多次了,你不愿学天津话,那只限制政治权利不限制经济权利。你可以享受天津的医保,小孩就学等等一切,就是不能在地区选举中投票。你想当个天津人,就有义务融入传承天津当地的语言和文化。你想当天津人,却拒绝学天津话,只肯说普通话,那就是你的问题了。别整天只想着在经济发达城市当城里人的好处,却不想承担当个当地人的义务。
强制设立语言考核?又不是幼儿园入学考试。
我有禁止自由迁徙吗?我说了很多次了,你不愿学天津话,那只限制政治权利不限制经济权利。你可以享受天津的...

迁徙之后,政治权利收到了限制,这就是对迁徙自由的干涉。必须为了保护谁的更大的利益方才合宪。所以你必须明确说出,这种规定是为了保护谁的利益,且这种利益比太原人的利益更大。
迁徙之后,政治权利收到了限制,这就是对迁徙自由的干涉。必须为了保护谁的更大的利益方才合宪。所以你必须...

当然是保护各地区人的利益了。政治权利受到限制,只限制你参加当地的地区投票,不限制你在当地参加全国性的投票。而且在太原人没有成为天津居民前,他仍然是个太原人,他可以回太原参加太原市的市长选举投票。而且天下没有不带限制的自由。迁徙自由不代表你可以到哪里定居就想当然地可以获得当地居民的一切权利。否则要是不加限制,广州经济发达,去个2000万湖南人,还不肯学粤语,还可以在广州参加广州市议会选举,最后选举出来的有湖南人组成的广州议会立法禁止在广州说粤语,只需说湖南话。你不觉得很可怕吗?
当然是保护各地区人的利益了。政治权利受到限制,只限制你参加当地的地区投票,不限制你在当地参加全国性的...

因为迁徙自由,所以任何人搬到了广州就是广州人。2000万湖南人搬到广州就是2000万广州人。选举出来的当然也是广州人组成的广州议会。
支持地区性政治权利必须掌握当地方言,而且外来人口不得以XX同乡会名义参选,也不得在唱票期间使用非当地方言吸引选民,这样可以有效抵御长期以来集权通过将各地社会原子化从而方便控制的问题,当然全国性的政治权利不应该受到影响。
    基本法本来就是一剂给香港人的迷魂药
这个建议显然是相当可笑的——它无非就是血与土的法西斯主义之变种而已。

人类语言和文化的历史本身就是被各种迁徙、交流、冲突塑造而成的——在中国我们就能在南京、杭州、成都、天津等城市的地方方言中清晰地看到这一点。如果某些人要用天津举例的话,那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天津话是独立于周边静海武清宁河等地的一个方言岛,其形成可能源自大运河沿岸各地的商人船夫等流动群体的方言混合——而这一门本身就来自于人群的聚集和交融的方言却被你用极端文化本土主义的视角看待,这难道不是一种讽刺吗?只要上溯足够远的时间。我们所有人都是移民,而你们心目中的"本土语言版图”,不过只是时间之树的一层年轮罢了(具体位置一般是现代化开始的那个时刻)。效仿民族国家的本土主义无非是用小的霸权代替大的霸权,特别是在地区之间存在(也必然存在)显著的经济和人口差异的情况下,显然这种制度偏袒了经济发达或是人口密集的地区,它比起所有人都只需要掌握一门通用语言的情形未必就具有更高的公正性。
为什么说是小的霸权?即使一个都市区内部也可能存在因居住区域、阶级、职业而区分的语言差异(例如伦敦),而以这些因素为基础产生的习俗和观念方面的差异就更加显著了。那么究竟哪一套规范才应当被视作是“本土”的呢?我们在这里应当意识到城市,特别是超大城市本身就必然是一个充满异质性甚至矛盾与张力的场所。这种异质性来自于城市本身作为生产、交换和沟通网络上的节点的特征,并且使得城市可以创造出封闭的、基于血缘和同乡纽带的那种社会无法想象的事物和经验。那些很大程度上基于原始生物性的社会组织模式从工业时代起就被不断挑战和侵蚀,怎么可能解决我们这个被经济全球化、消费主义个人主义、新的雇佣形态甚至人工智能定义的时代的问题?现代都市生活的提供的场景和工具足够我们表达和重新发明自己了,难道一群都说天津话或者都爱吃煎饼果子的人的比起一群同样热爱摇滚乐、诗歌、黑客技术或者徒步旅行的人更加能组成一个“共同体”吗?恐怕未必。另一方面,国家是想象的共同体,同质化的地方就不是想象的共同体了?我们难道要用同样错误的一百种神话来取代一种神话?
讲到这里我们就很容易明白所谓用极端的地方主义解决“社会原子化”是纯粹的无稽之谈,如果只谈要有共同体,不谈共同体内的权力关系以及其合理性的来源,那只不过是用十里外的暴君取代了千里外的暴君,毫无可取之处。至于什么“湖南人会投票禁止广州人说粤语”更是杞人忧天,民主之前还有宪政,不允许人说母语毫无疑问侵犯言论表达自由,是违宪行为,这难道需要反向的强制措施来解决吗?(更何况现实中广州吸纳移民的范围十分广阔,根本不存在任何可以把自己意愿强加于其他人之上的移民群体)对抗专制的方式是政治参与和直接行动,是公共空间的建立和扩张,是幻想和创造的勇气,而不是通过区隔的手段来建立同样压迫性的规范。
这个建议显然是相当可笑的——它无非就是血与土的法西斯主义之变种而已。人类语言和文化的历史本身就是被各...

一百年前的天津话还是典型的方言岛。今天的天津话已经被周边同化了。只变一下调而已。
因为迁徙自由,所以任何人搬到了广州就是广州人。2000万湖南人搬到广州就是2000万广州人。选举出来...

你有迁徙自由,当地人就有接纳你成为他们一分子的义务啦?你有性自由,是不是随便一个妇女就有接纳你插入的义务啊?你要觉得是,那么就不用再跟你讨论下去了,纯粹浪费时间。
强制设立语言考核?又不是幼儿园入学考试。

幼儿园觉得接不接受你,都可以设定语言考核。你要本地人接受你成为他们的一分子。接收语言考核怎么啦?本地人不想接受你参与他们的政治,你非要硬插进去,这就是强奸。你要觉得强奸OK,那算我白说。
一紙法律若能約束中共,母豬都能爬上樹了。
这个建议显然是相当可笑的——它无非就是血与土的法西斯主义之变种而已。人类语言和文化的历史本身就是被各...


只要上溯足够远的时间。我们所有人都是移民,而你们心目中的"本土语言版图”,不过只是时间之树的一层年轮罢了(具体位置一般是现代化开始的那个时刻)。
----------------
你写这么多不就是想说,我们总归要死的,各种语言总归要消失的这句话吗?那你既然总归要死的,你还吃饭喝水干什么?有什么意义?

历史上武松可以随便打老虎,你是不是现在也可以随便杀只老虎。总拿历史上如何,来对现在指手画脚,可笑的就是你!

而说什么"显然这种制度偏袒了经济发达或是人口密集的地区"。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现在发达,就保证以后一定发达了?一个由本地人组成的议会搞地方保护主义,不利于当地经济发展,必然导致人口流出。这何来偏袒而言?

你那些全球化的思路,在全球化的故乡,美国都随着川普的崛起,逐渐被抛弃,你在这里鼓吹一个同质化的共同体?

算了,不写了,打字太费时间了
只要上溯足够远的时间。我们所有人都是移民,而你们心目中的"本土语言版图”,不过只是时间之树的一层年轮...

哦看来您的确像个人简介一样是用菲勒斯而不是大脑思考的。
哦看来您的确像个人简介一样是用菲勒斯而不是大脑思考的。

不错,对于跟您意见不一样的人就讥讽他是不用大脑思考的,很符合左派和globalist总自以为正确的做派。跟您的讨论就到此为止吧。您可以说最后一句,想用什么都可以,涉及生殖器也没事,我绝不再回复。
联邦制本质是联邦高于地方,主权是不可分割不可让渡的唯一最高权力,公民身份的认定也只能由联邦中央政府认定,你这样做是赤裸裸的分裂主权。就像你如果是加拿大公民(而非外国人入籍),你迁移到魁北克不需要学法语也可以投票参与从地方到联邦的投票一样。
所以搞个毛联邦,直接建国是最好的,国家当然有权力设置入籍成为本国公民的资格要求。。。
如果你要坚持这套地方主义的观念,你以后可以去煽动某省独立运动,比如你家乡所在的省份,独立成功了,你就可以玩这一套,但是也意味着你省人民彻底与联邦决裂,失去中国联邦的公民权。
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同质化的共同体,melting pot不是说着玩的。
联邦制本质是联邦高于地方,主权是不可分割不可让渡的唯一最高权力,公民身份的认定也只能由联邦中央政府认...

联邦制的本质是全国和地方分权。公民和市民是两个身份。公民代表你可以参加国家的政治生活。市民则代表你可以参加地方的政治生活。公民身份当然由联邦政府认定,但是市民身份就未必。你可以是中国公民而非郑州市民。你要参加郑州市市长投票,那么就请学习郑州话。但是你如果在郑州参加中国总统的投票,那就没这个限制。魁北克没有中共这种体制对于各地区的压制,各地的语言文化可以自发生长。当然不用这么搞。问题这是在讨论中国不是加拿大。否则你一个汉人,跑到日喀则居住,不肯学藏语,还要参与当地的地方领导人选举,难道不好笑吗?
图伯特可以独立,作为主权国家存在。
美国本身就是一个同质化的共同体,melting pot不是说着玩的。

美国如果是个同质化的共同体,那么为何还要有地方市长,州长的选举?直接联邦任命好了。反正全国同质,联邦政府派个夏威夷人空降田纳西当州长也没问题。
政治上分权与文化上统一没有关系,美国文化按照亨廷顿的说法是基督教新教是非国教的国教,加上英语。
图伯特可以独立,作为主权国家存在。

西藏有中央每年给这么多转移支付。中国让他独立,全体藏人也未必会一致同意……当年中亚五国也比也是积极维护苏联作为一个整体,而非解体苏联,说白了就是钱的问题。
另外汉族的方言能否作为文化区隔的标志是十分可疑的。
维吾尔知识分子要独立也是东突厥斯坦,而非维吾尔斯坦,实际上突厥语言内部也有差别,哈萨克语、维吾尔语、柯尔克孜语都有区别,但是都认为他们是同一民族,享有共同的文化历史。
政治上分权与文化上统一没有关系,美国文化按照亨廷顿的说法是基督教新教是非国教的国教,加上英语。

南希佩罗西就是天主教徒,而非基督新教。这证明美国文化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具有统一性。
我觉得应该废除中文
另外汉族的方言能否作为文化区隔的标志是十分可疑的。维吾尔知识分子要独立也是东突厥斯坦,而非维吾尔斯坦...

方言即使不是文化隔阂的唯一标志,也是一个重要标志。哈萨克人和维吾尔人可不是互认是同一民族啊。否则当年怎么会有杀回灭汉,赶哈萨克上山这种说法。
名义上是宗教自由,但是犹太人、穆斯林能当总统吗?我很怀疑。
天主教与新教是传承关系,可以兼容。
另外粤语在香港共同体中起了多大作用?广东人也说粤语,广东人会认同现在的香港价值观吗?
可能英语在香港文化中的作用更大。
名义上是宗教自由,但是犹太人、穆斯林能当总统吗?我很怀疑。天主教与新教是传承关系,可以兼容。另外粤语...

天主教和新教可不是传承关系。当年的宗教战争这么多场,可没见相互兼容啊……而且广东有三个方言区。粤语只是广府话。广东的客家人不说广府话。
这个民族识别是共产党搞出来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曾经想建立一个现在中亚五国(西突厥斯坦)加新疆的大突厥共和国。后来苏联为了瓦解突厥独立运动,把中亚一分为五。
这个民族识别是共产党搞出来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曾经想建立一个现在中亚五国(西突厥斯坦)加新疆的大...

泛突厥主义那套连土库曼斯坦都不鸟,你就别鼓吹了……
土库曼斯坦是最糟糕的石油窃国体制,独裁者除了自己的政治利益其他的都可以卖。
新闻自由度比中国都低。
迁徙自由是一项人权。一个太原人迁徙到天津,他的投票权受到损害了,这就是对迁徙自由的损害。那么这种损害...

迁途投票权会丧失这个很多国家都有,比如加拿大别的英语省的人移居到法语省就要经过法语考试,不然没有当地的议会的投票权,但是还是拥有总统(总理)的投票权
不错,对于跟您意见不一样的人就讥讽他是不用大脑思考的,很符合左派和globalist总自以为正确的做...

右翼总是痴迷于一些与生俱来的特征并且相信自己和讲不同语言/方言的人存在足以损害政治参与的本质不同,这是不是自以为正确的1种表现

我在语言议题上的观点很明确:在保证通用语普及的前提下由各地民众经民主程序决定是否设立地方官方语言以及是否使用公共资金保护和推广当地各种原生语言,而民间语言使用则完全是个人自由,而公民在其他方面的权利则应当尽可能平等。不知道这算不算是globalist噜。
这个建议显然是相当可笑的——它无非就是血与土的法西斯主义之变种而已。人类语言和文化的历史本身就是被各...

普通話,或者統一語言的誕生本來就是社會不斷發展的必然結果,也是人類不同族群之間互相交流、互相融合的必然要求
本土保育並不需要用強制的行政命令加以促進;只要在教育上支持用方言授課,並撥款支持方言的文化產業,如電視電台等媒體,本土文化自然可以得到傳承。
至於普通話,因爲市場需求存在,民間自然會進行相應推廣;政府也可在學校以興趣班的形式進行推廣。
那对外国人也不利不方便  而且就算会粤语 也不表示就是支持你的人  就像国外粉红 总有人能说英语  ...

事實就是,很多歐美人士來香港都會學粵語,而且他們學習粵語的意願比大陸人還要強得多。
重要的是媒体和公职系统说什么语言
现在政府雇员还是必须会说粤语不然平时做不了工作
所谓推普力度也远不如国内厉害,本地中文媒体照样说粤语
当地人本土意识很强我相信方言在当地不会消逝
每日150個,一直在滲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