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导贾樟柯在美国面对小粉红发威,直呼后生可畏

光传媒ipkmedia.com
 

贾樟柯:在北美意外遭遇畸形爱国主义

《海上传奇》放映之前,我早早出发去电影院。

一到电影院门口,就遇到几位扛着摄影器材的同胞,他们是新华社的记者。一聊才知道,新华社在世界很多城市新建了记者站,现在增加了视频报道想要打造成中国的CNN。软实力需要洋雇员,新华社的报道组里常常可以看到“老外”。

原来祖国经济发展也让老外竞折腰,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这些洋雇员一清二楚,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每周也会参加新闻通气会。他们的问题总在中国的影响力上打转:你怎么看待中国电影在世界的影响力?你认为西方观众为什么热爱中国文化?

说实话这样的问题我每次都答不出来。

自己的工作被用来证明大国崛起,这实在是让人难为情的事情。因为我知道,文化影响力不是拿钱到好莱坞办个电影节,或者去各大影展办办××之夜、放放烟火就能解决的。

终于轮到我上台,向观众介绍我的新片《海上传奇》。台下满场,让我心生得意,一半亚洲面孔,一半西方长相也呈现了多伦多的移民特点。我讲道这是一个由私人讲述构筑成的城市记忆,片中有很多采访,我必须找到那些历史事件的当事人,聆听他们生命经验中的细节,才能理解历史。因为对我来说,没有细节的历史是抽象的。

这次大会安排给我的翻译是一个原籍天津的女孩她八岁出国在加拿大长大。翻译的中文口语非常熟练,只是我从小被学校训练,习惯用书面语演讲,这给她添了些麻烦。当我谈到“没有细节的历史是抽象的”时,她一时找不到恰当的措辞就翻译成了“历史是模糊的”。

这时候,戏剧性的一刻发生了台下一位年龄不超过二十五岁的中国女生,突然站起来打断我的发言,高声说道“翻译在篡改导演的讲话!”

剧场瞬间安静下来,人们被这一幕搞懵了,都愣在那里。那位中国女生突然用英文讲起来,然后又把自己的话翻译成中文,她说:导演说历史是抽象的,而翻译却故意翻译成历史是模糊的。让西方观众以为中国不重视历史,什么都是模糊的,这是别有用心地抹黑中国!

我愣在那里,一下子没想明白“抽象”和“模糊”的区别,因为同时我在想另一个问题,一个翻译上的错误,是不是有必要上纲上线说成故意抹黑中国。

我一时想不明白,好在主持人换了话题问我,我开始继续介绍电影。过了一会,当我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时候,这位女生突然拉住我激动地说:你的翻译是不是台湾人,看样子应该是台湾人,她在故意歪曲你的讲话,她在抹黑中国,她应该是“台独分子我说:不,她是天津人。

她愣了一下突然跑到旁边的新华社记者那里,面对摄影机说:刚才那个翻译歪曲导演的讲话,她在西方人面前讲中国人不尊敬历史,中国的历史是模糊的,你们一定要把这个事情揭露出来。

我像局外人一样,站在一边看着这位女生。她将个人、政府、国家概念模糊在了一起,为了虚无的面子,可以无视一切,这就是她的“爱国主义”吗?

她的低龄也让我吃惊,是什么造就了一个生活在北美的中国女孩如此激烈的国家主义信仰,和如此脆弱的国家信心?
不是在北京,而是在北美,让我遭遇了年轻的“爱国者”。

晚上电影节放映《海上传奇》,开演前进来一位九十多岁的上海老奶奶。听说她1949年离开上海后,再没回去过。放映结束的时候,看她的家人把她用轮椅推走。我不敢跟她交谈。对电影,对上海她怎样反应,我都无法承受。离开家六十年,看到今天的上海,她会跟我说些什么呢?长久的分别,再次相遇的时候都会是一种尴尬。

意外的是有一位女生,二十岁左右怯生生的样子,放映后她问:导演,我想问你一个会让你不愉快的问题,你为什么要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吗?

我说:我在拍上海的某个侧面,上海除了浦东、淮海路之外,还有苏州河两岸密集的工业区,还有南市那些狭小的弄堂,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上海就是这个样子。

女生突然愤怒起来:那你有没有考虑,你的电影被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外国人对中国投资的信心?我也愤怒起来:想那么多外国人干吗?就为了那些投资,为了外国人怎么看中国,我们就忽视一种真实的存在吗?
中国十三亿人口中有很多人依旧生活在贫穷的环境中,难道我们可以无视吗?

短暂的沉默后,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我被她的话惊成了傻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他们所谓的“爱国主义”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的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

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

如果集体回避我们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的文化没有能力反映我们生存中的真实困境,未来会怎么样呢?

今天我们用电影描述我们的不堪,给社会一种改变的要求或许才是可行之道。如果人人粉饰太平,也许有一天,我们真的会被别人用枪押着走向五棵松体育场,去面对一种痛苦的选择!
108
分享 2019-12-29

52 个评论

看了好多遍了。。。
为了这恶臭的政权,在小粉红眼里人必要时也不是人。
都说中国有洋垃圾,那位小粉红在国外也差不多。真让人羞耻,恶心。
一直很喜欢贾樟柯的电影。近些年来他的电影居然还能在国内上映,贾导不容易。
小粉紅真可怕啊,中共的面子教育很成功,家醜不可外揚,忽略了人權的社會培育出這款畸形物種.
说实话这种小粉红我真的很想一刀一个🙃🙃🙃 将来时机到了全TM是红卫兵! TM这么爱国你TM怎么不滚回中国?别TM在外面丢人现眼🤮 
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是呀,爲了祖國的尊嚴,我們應該消滅貧困人口!
沒自信的人才會開口閉口談尊嚴
 這種神奇物種,讓人想到了上世紀被極權納粹統治的德國和軍國主義把握的舊日本那些狂熱的青年,某一天被宰了或者做炮灰可千萬不要後悔w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合法屠杀粉红,杀鱼的罪恶感都比杀粉红要高
這是我第一次看這個文章,放6年前看到的話,我會憤怒,我會想扇那個女孩一巴掌。現在不會了,我完全猜到了那個粉紅女孩會這麼說,就像你能猜到你掉到地上的餅乾第二天會被蟑螂或者耗子吃到一樣。我也會笑,“也是,人命在國家面前也確實就是個屁。”如果女孩反駁說“那美國呢?”我會回答“對對對,您覺得為了鍋家尊嚴中國可以例外,那就例外”
这个世界真是讽刺和不公平,想要出去的出不去或者很难出去,出去的又各种嫌弃外国还邪恶愚蠢。既然这样干嘛不回来?哦她们在统战,她们宁愿在外国受苦也要和共产党里应外合。只可惜啊只可惜,外国确实已然不是当年那个外国,他们不敢搞种族屠杀了!这是西方最为让人绝望的地方,这样的西方迟早带着全世界投入中共的怀抱带着全世界进入黑暗和灭亡。也罢也罢该灭亡了,人类作孽太多。

我只愿海外的这些粉红被排斥被赶回来被奸淫掳掠!!!虽然这是不可能了。
为了这恶臭的政权,在小粉红眼里人必要时也不是人。都说中国有洋垃圾,那位小粉红在国外也差不多。真让人羞...

让人无言以对,好绝望
是呀,爲了祖國的尊嚴,我們應該消滅貧困人口!

为了祖国她们应该做慰安妇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合法屠杀粉红,杀鱼的罪恶感都比杀粉红要高

点赞!
希望出一个专门杀粉红的张献忠
木樨地 品葱娘创作者
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只爱国不爱国人,只爱民族不爱民。这样的国家于百姓有何意义?!
 這種神奇物種,讓人想到了上世紀被極權納粹統治的德國和軍國主義把握的舊日本那些狂熱的青年,某一天被宰...

他们哪里比得上日耳曼人和大和民族?这些人死到临头的时候就是另一番样子,极致的邪恶虚伪N面人自私自利各种世界上最难听邪恶的语言形容他们都不为过。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合法屠杀粉红,杀鱼的罪恶感都比杀粉红要高

知道這是氣話,但希望大家不要像屠龍的勇者也變成惡龍。
怎么说呢……这个故事有点奇怪,跟中共编的那些“英雄事迹”给人的感觉差不多……
只爱国不爱国人,只爱民族不爱民。这样的国家于百姓有何意义?!

说得好!
賈樟柯跟婁燁好像都是中國禁片王,不過婁燁似乎更勝一籌,我一直很困惑他居然沒被中國政府封殺
我支持小粉紅﹗愈多愈好。
贾樟柯這樣的人還是閉嘴吧﹗
不進行真正的改良,那不過是粉飾太平。
贾樟柯敢批評小粉紅,但他敢明著批評小粉紅背後的大老虎嗎﹖

好像回到一百年前清末的樣子,在立憲改良和共和革命之間選擇。
如果改良有機會自然避免流血的好。
由六四到現在都三十年了﹗習近平倒車愈開愈猛。

最終還是要革命的,唯有把小粉紅們都抓到靶場槍決。
才能在民主自由下去進行改良與建設。
是呀,爲了祖國的尊嚴,我們應該消滅貧困人口!

為了民主人權的社會制度到來,還是肉體消滅小粉紅吧﹗
他们哪里比得上日耳曼人和大和民族?这些人死到临头的时候就是另一番样子,极致的邪恶虚伪N面人自私自利各...

+1 agree
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合法屠杀粉红,杀鱼的罪恶感都比杀粉红要高
你跟赵家人本质没什么区别,包括那个给你点赞的
点赞!
垃圾。
希望出一个专门杀粉红的张献忠
说出这种话的人,不比大部分粉红强。
木樨地 品葱娘创作者 回复 無露米歷險記
知道這是氣話,但希望大家不要像屠龍的勇者也變成惡龍。

对,大家不要变成自己讨厌的人。
喜歡賈樟柯,小粉紅都有神經病嗎?神經兮兮的,小小年紀怎麼聯想那麼敏感,真可怕!讓人感到害怕和反胃,跟當年的紅小兵一樣。
你跟赵家人本质没什么区别,包括那个给你点赞的
你只要记一点,小粉红巴不得我死,包不包括你,自己心里明白,我不像袁崇焕,刘晓波,奋斗完,被自己人当汉奸杀掉,还能保持没有痛恨的胸怀,我就不一样,死一堆红卫兵,烟花庆祝,还跟着同情心呢?
这些女生,像不像当年的红小将,这电影要是在国内上映,胡锡进又该带节奏了。
以前特别不明白为什么有人越出国越爱国,后来才明白过来,这些人在国外的光鲜全靠他们的家人在大陆剥削穷人来维持的,他们本身都属于利益体的一部分,他们为这种剥削模式摇旗呐喊很正常,就如同黑人奴隶主的奢侈生活就是靠黑人奴隶的劳动来维持,他们当然会反对废除奴隶制。
我支持小粉紅﹗愈多愈好。贾樟柯這樣的人還是閉嘴吧﹗不進行真正的改良,那不過是粉飾太平。贾樟柯敢批評小...

贾樟柯是实名线下批评的,强过90%的葱油了
说实话这种小粉红我真的很想一刀一个🙃🙃🙃 将来时机到了全TM是红卫兵! TM这么爱国你TM怎么...

声明一下,"一刀一个"只是出于愤怒的想象,不是真实要实施的行为,如果人们可以因为思想的不同胡乱杀人的话,那么和红卫兵也没什么两样。虽然很愤怒,但对抗禽兽,不能变成禽兽。
哪位英文好的葱油翻译加速一下?
外国人看不起的,不是中国的贫穷,是你思想的贫穷,我的小粉红。
贾樟柯一直以来拍摄的片子都带着点揭露中国社会阴暗面的成分,有的都无法上映,被小粉红这样质疑并不让人感到意外,实际上这样的声音由来已久,之前第五代导演的影片很多都被这样说过(贾导不可能是第一次见,他的话也得思辨着有选择的听),后来随着时移势易审核日益严苛,这些导演也都不再触碰此类题材,剩下的也就只能打打擦边球,有时候连擦边球都不让打,主旋律压倒一切,这样的环境还做梦文化输出,岂不可笑至极……
“自己的工作被用来证明大国崛起,这实在是让人难为情的事情。”
想起了流浪地球剛剛火起來的時候,那時我正好高考,流浪地球一會兒“向世界提出中國方案、中國智慧”,一會兒“體現了我國文化產業的崛起,增強了我國文化軟實力⋯文化自信”
 這種狗屁題目做到吐,各層級的領導都要站出來給它貼層金,角度千奇百怪,層出不窮。
這的確是讓人難為情的事情。
希望出一个专门杀粉红的张献忠

我也想。。。有一天民主中國會把所有小粉紅推上斷頭台
一直很喜欢贾樟柯的电影。近些年来他的电影居然还能在国内上映,贾导不容易。
小粉红非常讨厌他
已隐藏
粉红很爱中国,但是不爱中国人
粉蛆愛的是面子, 

他們不是愛国😅
賈導也不用寫那麼多去詳述自己的心情,歸根究底就是支那人的教育裡缺乏同理心,而且極端自私。

這些在美國的婊,能出國在支那環境裡必然屬於高於平均,他們長期忽視漠視底層人們的困難,卻忘記自己國家的發展是極大部分地靠這些人的犧牲。居然有種在外國吶喊把底層的禁聲,不讓他們曝光,以求令自己「在外國人眼中有天龍人的優越感」。

呵呵呵,這種婊,拉去中東當軍妓吧,也就配生活在極端不尊重人的環境例如isis裡。
是呀,爲了祖國的尊嚴,我們應該消滅貧困人口!

再過兩天,習大大就會帶領大家全面走進小康!
他一直用不同善政消滅貧困人口,早兩天把用不起天然氣的人趕走就是一大德政!
知道這是氣話,但希望大家不要像屠龍的勇者也變成惡龍。

抱持著潔白的羽翼是沒有能力將傾倒的世界擺正過來,正義也需要血腥的手去維繫。
如果说中国社会是一枚硬币,一面正,一面反。

正面光鲜亮丽,富强和谐,人人安居乐业……那么背面就是落魄萧瑟,无奈叹息的社会底层真实情况。

拍正面的导演很多,或者不拍正面,只专注赚钱的商业片。

但贾樟柯无疑就是那个专门拍背面的导演。

他的票房一向很差,但他在国外几乎是100%好评,在国内争议性会大一些,但还是正面评价居多。

贾樟柯也是唯一一个学院派第六代导演里至今还在产出稳定作品的大佬了,他的很多片子也是只能在国外上映,或者国外上映完了才进入国内的。

很佩服他。

这些小粉红就是些做梦的人,他们做着天朝大国的梦。

好比古代的史书上,总喜欢写盛世,XX帝王的盛世,仓禀丰实,兵强马壮,但再伟大的盛世,也是有饥寒交迫的乞丐的。

儒家文化的最高目标就是天下大同,但天下大同就像马恩的共产主义一样,现阶段是不可能实现的。

然而人又总喜欢做梦。

写史的文官在做梦,墙国的青年也在做梦。

贾樟柯把人家的梦砸碎了,被骂也不奇怪。
已删除
在【去人性化】的教育下,中共灌输的那套逻辑在这些幼稚小年轻的脑子生根发芽,只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有这些奇葩言论也不奇怪
可恨自然是可恨,但诸位喊着要杀光这些小粉红就有点过了,我们的敌人不是这些小粉红,而是中共的意识形态。
真要喊打喊杀,在国内,被屠杀的更可能是我们。。。,毕竟粉红有强权的支持,人数也远在我们之上。
贾樟柯一定有一种自己就是反右文革那个时候被喷气式被逼自杀的各种名导演名演员艺术家的感觉。那种毛骨悚然,看过的恐怖故事似乎就要在自己身上重演的感觉。他的恐惧和震惊是真实的。
他们这一行的人,说实话对于那个事情的印象不会比别人浅,只会更深。因为这类运动都是从他们这一行开始的。
蛋蛋蛋蛋 新注册用户 回复 jhg
“短暂的沉默后,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道: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在未來她會後悔自己說出的話,也許不會後悔?但這已經無關緊要,罪惡如同潑出去的水,已成定勢,但你依然可以選擇用懺悔來將水擦乾,但當這些人罪惡而不懺悔,自認無辜並一刀殺向上帝,此時上帝的憤怒就會大到一種可怕的地步,我們屆時會冷酷地追討其兩代,三代,乃至萬代,理清其罪惡,使其惶惶不可終日,使其聽到我們的戰鼓時, 就如同地下室老鼠當燈光照亮般四處躲藏。

朋友們!但丁說過,“地獄裏最熾熱之處是故作中立”。當你不做出選擇的時候, 別人就會做出選擇, 你是要成為追討者,還是成為被追討者?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選擇!當時刻來臨的時候還故作中立,妄圖用和稀泥的手段得過且過並且去逃避,那麼,最後只會落到張獻忠刀下的觳觫材,這並不是異想天開,而是世界的隱秘法則。

只因為人已經危險地忘記了一件事:人從不可能在上帝面前自稱無辜。
諸夏基督徒講道集 二 張獻忠的福音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但纽各色,给扭曲后儿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4
  • 浏览: 10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