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国选手退出世界辩论赛事件“所想到的几条旧闻

我是个电影爱好者,别的方面不敢说,电影这方面的中共倒车我如数家珍。适闻中国选手因世界辩论大赛的选题为”香港选举“而退赛,立即联想到了有关电影界的几条自我倒车式搞笑新闻:

1,1993年,由于影片《蓝风筝》是香港日本的资金,故代表日本电影参加了第六届东京国际电影节,获得了最佳影片大奖。这无疑引起了中国电影代表团的强烈不满,并随后愤而退出了东京电影节,该片与导演受到了最为严厉的处罚,田壮壮未拍片的时间长达十年。时至今日,《蓝风筝》已然跻身我国三大经典禁片之列,而当年中国代表团的几个傻逼姓甚名谁我始终查不到。

2,无独有偶,2010年,在东京举行的国际电影节发生海峡两岸的名称纠纷,中国代表团因主办当局在介绍台湾时,不使用“中华台北”,或“中国台湾”而进行抵制,临时宣布退出不参加。这是东京电影节举办多年,首次发生这种事情。十几位穿着晚礼服、星光闪闪的大陆以及台湾电影人,都因这个突发的“政治问题”而被迫无法出场亮相。中国代表团团长江平不仅和东京电影节主办单位交涉,也同时与台湾代表团大吵一顿。台方在吵架中,不屈于大陆的要求,硬要台湾冠名“中国台湾”。台湾行政院新闻局电影事业处处长陈志宽甚至在骂架中气煞的对大陆说:“你们是人多势大。”不过,大陆代表团并不希望加深与对岸的矛盾,在记者会上加以软化强调:“这不关我们台湾同胞的事,这都是(东京)主办单位的问题。”
这次牵头的傻子江平还是国家一级导演,但只拍过几部主旋律烂片,一看就是体制内卷艺术低能儿。

3,还是东京电影节,2012年同样的事情又来了,可能是吸取了教训,这次规模比较小,更像是民间粉红自发行为,所以显得尤为神经:在东京六本木举办的第25届东京电影展,28日将公布获奖“东京樱花杯”的电影作品,来自各国的15部入围作品中,包括中国唯一的入围的华语影片《万箭穿心》(日文:《风水》)。不过,但该片制片董文洁18日在北京宣布退出东京影展。东京影展20日已证实该片退出。这也是文化领域中再次牵扯“领土”问题。作为该片艺术顾问的著名导演谢飞忍不住发声指《万箭穿心》宣布退赛是一次炒作,并认为这是一种“文化砸车”式的过激行动。影片导演王竞就无奈的表示,“很多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的,是否退赛也不归我管。”(当然谢飞也不是什么傻白甜,不过这个无关此事就不讲了)

东京国际电影节是世界A类电影节之一,虽然名气不如欧洲三大,但东亚第一起码担得起。日本电影史几乎碾压中国电影史,中国大陆只有和香港,台湾合起来才算能和人家拼一拼。特别是官僚充斥的中国电影管理者几乎代表中国影视审美最落伍垃圾的一批人,不知是谁给他们的二逼优越感频频退赛,有种始终别报名参加啊。一年前高长力发声,认为烂片频出广电不背锅,我就知道中国电影彻底没救了。
8
分享 2020-01-11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