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观察(HRW)《2020年世界人权报告》

人权观察年度报告出炉了,这是官网链接: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20

窝老把这篇报告粘贴过来,还有一篇关于中国的报告是《中国对全球人权的威胁》,链接在这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20/country-chapters/337615

中国共产党(中共)在2019年以深化高压统治纪念建国70周年。在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中国的一党政府加紧控制它认为有威胁的社会部门,例如互联网、维权人士和非政府组织。政府加强控制政治思想,尤其是在高等教育、宗教与少数民族和公务员群体。大量资源投入发展社会控制新科技,把人工智能、生物识别和大数据变成监控工具,整顿14亿人民的思想与行为。官方言论审查已跨越国界;结合典型的财政诱因和威胁恐吓,在全世界制造有利中国的舆论。

新疆1,30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受到格外严酷的压迫。政府发动“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导致大规模任意拘押、监控、思想灌输,本地文化和宗教遗产也遭破坏。据可靠估计,大约一百万突厥裔穆斯林被无限期关押在“政治教育”营,他们被迫放弃原有身分认同,成为効忠政府的臣民。还有些人被判刑入狱,其中部分以“分裂国家”或“颠覆政权”等侵犯基本权利的罪名判处长期监禁甚至死刑。

在中共特别想要维持表面稳定的一个年度,香港,享有部分──但不断流失的──自由的中国特别行政区,爆发了公开的反抗。从6月开始,全港7百万人口中至少2百万人走上街头要求更多自由。

这场抗争,起因于香港政府提议修法允许引渡中国,最终演变成全港抵抗中共统治的运动。

许多国家和国际机构公开谴责中国震惊全球的人权侵犯,但罕见采取具体行动,例如实施针对性制裁或出口管制。

新疆
极具压迫性的“严打”行动,从2014年起对突厥裔穆斯林的打压至今犹未放松。为反制镇压行动引起的国际关切,中国当局多次邀请经过挑选的记者和外交官──包括来自联合国──在严格控制下访问新疆。3月,新疆当局宣布全区自2014年以来共逮捕近13,000名“暴恐分子”,7月30日又公开表示新疆“政治教育”营的在押人员“绝大部分”已经“重返社会”;以上两个说法都缺乏真凭实据。

据2019年数则媒体报道揭露,部分获“释放”人员被强迫分配到工厂劳动,所得报酬远低于法定最低工资,而且不准离职。

新疆当局也持续将双亲在押或流亡的儿童带走,收容在官方主办的“儿童福利”机构或寄宿学校,家长不能反对也无法探视。

中国政府持续拒绝独立观察员──包括联合国人权专家──不受限制进入新疆,因此非常难以核实信息,特别是有关在押人员的情况。

当局利用科技进行大规模监控和社会控制是史无前例的现象,尤其是在一个人民无法质疑这种侵犯的地方。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即新疆大规模监控系统的核心电脑软件,持续记录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包括去什么地方、用多少电,并在侦测到不正常迹象时向当局示警。连观光客──包括外籍人士──都必须下载带有秘密监视功能的手机应用程序。

国际上已加强审查在新疆活动的外国学者和企业。其中一家美国公司,赛默飞世尔科技(Thermo Fisher Scientific),过去曾为新疆公安机关提供DNA定序仪,协助当局歧视性地采集居民DNA,该公司于2月宣布在新疆“停止本公司人类身份识别技术的一切销售与服务”。

香港
1月23日,香港政府提出一项法案,将“侮辱”中国国歌的行为列为刑事犯罪。2月12日,香港保安局提议修改两项法例,允许将犯罪嫌疑人由香港移交中国当局──后者经常对嫌疑人施加酷刑和不公正审判──并且取消引渡程序中的公共监督机制。

4月,香港地区法院判决2014年争取民主的非暴力“雨伞运动”九位领袖公众妨扰罪成立。法律学者戴耀廷和退休教授陈健民各被判处16个月监禁。

6月9日,对引渡修例和自由倒退的愤怒激发市民游行抗议,主办者估计达1百万人。6月12日,数万人包围香港立法会,施压政府放弃修法。作为回应,香港警察出动驱散示威群众,发射催泪弹、布袋弹和橡胶子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谴责示威并称之为“暴动”。尽管林郑后来停止修法,但她迟迟不愿正式撤回法案或谴责警察暴力,又将6月12日的抗争称为“暴动”,导致6月16日破纪录的2百万人大游行。7月1日,部分示威者冲进立法会,在室内某些墙面上涂绘抗议标语。抗争活动蔓延全港,至撰稿时尚在持续。

虽然大多数示威者保持和平,香港警方仍用过度武力加以驱散,包括殴打已被制伏倒地的民众。疑似黑帮或“三合会”成员也多次攻击示威者和泛民议员,以至公众指控香港警察未适当处理暴力攻击示威者的行为。部分示威者也使用暴力,包括向警察投掷土制汽油弹、引燃路障等,并数度发生疑似亲中人士遭攻击案件,其中一人被泼油点火。

警方日益限制集会自由,多次拒绝民众申请示威。

9月4日,林郑正式撤回修例,并在9月26日安排与少数民众公开“对话”。但因政府始终无法接受示威者的核心诉求,包括实施真普选──香港实质宪法保障的权利──以及对警察滥权启动独立调查。

西藏
各地藏区当局持续严厉限制宗教、言论、迁徙和集会自由,同时未能解决公众关切的采矿、地方官员圈地等问题,后者经常涉及恐吓和安全部队非法动武。2019年,官员进一步加强网络和电话通讯的监控。

藏区当局也加强利用全国性扫黄打黑行动,鼓励人们举报左邻右舍,包括任何疑似同情流亡中的达赖喇嘛或反对政府的表现。青海当局2019年公布的两件基层反对政府征收土地案件,证明藏人仅因维护自己的经济文化权利就可能以扫黑名义遭到法办。

2019年5月到7月,当局将数以千计佛教僧尼赶出四川亚青寺,僧舍也遭拆除。据报道,其中没有四川户口的都被遣返原籍地接受拘留再教育。在此同时,西藏自治区领导倡导进一步推行“中国化”政策以“加强寺庙管理”,所有僧人都要通过“法律考试”验收政治再教育成果,并且要求西藏高僧大德为国家遴选下一世达赖喇嘛的政策背书。

四川阿坝州又有两名年轻人自焚抗议中国统治,分别发生在2018年11月和12月。自2009年3月以来,已有155名藏人自焚。

人权维护者
7月,异议人士纪斯尊,69岁,死于国家拘押之下。出狱仅两个月的纪斯尊,在警方看守下因不明疾病死于福建某医院。他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和“寻衅滋事”两罪被判刑4年半。和近年来多起知名人权维护者在狱中或出狱几天内死亡的案件类似,当局没有要求任何人为失识负责。

法院对知名人权活动者判处重刑,诉讼程序虚有其表。1月,天津法院以“颠覆罪”将人权律师王全章判处徒刑4年半。同月,湖北法院以“煽动颠覆罪”将资深维权人士和人权信息网站“民生观察”创立者刘飞跃判刑5年。

4月,四川法院将纪念1989年六四屠杀的维权人士陈兵判刑3年半。7月,四川另一法院将知名维权人士和人权网站“64天网”创立者黄琦判刑12年,罪名是“泄露国家秘密”。黄琦自2016年11月起遭到关押,身患多种重病但未获适当医疗。

又有更多人权维护者于2019年被捕。延续2018年7月起对全国劳工维权人士的打压,深圳公安在1月和3月逮捕劳权新闻网站“新生代”的编辑杨郑君、柯成兵和危志立,罪名是“寻衅滋事”。6月,广东公安逮捕劳权人士凌浩波,罪名不明。8月,湖南当局以“颠覆罪”逮捕反歧视机构“长沙富能”工作人员程渊、刘大志和吴葛健雄。

公安机关在全国各地逮捕声援香港民主抗争的维权人士和公民。6月,北京公安逮捕维权人士全世欣,控以“寻衅滋事罪”。9月,广州当局拘留赖日福,因为他在社交媒体分享抗争歌曲。10月,广州当局逮捕记者黄雪琴,她曾深入报道中国 #MeToo  运动以及香港抗争。

除了拘押和强迫失踪,当局持续对维权人士和律师及其家属实施软禁、骚扰、监控和出国管制。4月,北京当局阻止律师陈建刚赴美访学。四川公安骚扰狱中维权人士黄琦的八旬老母,目的显然是不让她对外发声。公安将其母软禁多日,切断对外联络且派员到她家同住,使她被强迫失踪。北京当局施压市内各学校,使狱中律师王全章的6岁儿子屡遭退学或拒绝注册。

言论自由
当局持续进行从2018年11月起对全国推特用户的打压──即使推特早已被中国屏蔽。当局逮捕传唤数以百计推特用户,强迫他们删除“敏感”推文或关闭账号。同时,政府在推特和脸书上发动假消息作战,将香港示威者描绘为暴力极端分子,迫使推特和脸书将数以百计中国账号停权。

当局进一步限制国内互联网使用。3月,拥有1,600万订阅者的标题党博主马凌被审查机构注销所有社交媒体账号。马凌 被官媒指控传播虚假信息。6月,中国互联网规管机关勒令关闭财经新闻汇总网站《华尔街见闻》,以报道社会议题闻名的新闻网站《好奇心日报》也被要求停止更新三个月。

政府还加紧对各级学校的政治思想控制。在3月一场演讲中,习近平主席要求教师在教授政治思想理论课程时抵御“错误观念与思潮”。3月,知名法律学者许章润因多次发表文章警告习近平治下镇压加剧,遭清华大学停职调查。

中国政府审查制度的影响已经跨越中国边界。微信──中国最受欢迎并在国内外拥有十亿华语用户的信息传递平台──和所有国内社交媒体同样适用中国审查制度。异议艺术家艾未未为好莱坞电影《柏林,我爱你》执导的片段被删剪,因为投资者、发行商和其他合作方对这位艺术家在中国的政治敏感性表示担忧。美剧《傲骨之战》在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播出时被剪掉其中一段动画短片,内容涉及一堆在中国互联网上遭到审查的主题。CBS表示删剪影片是为了避免该公司节目和电影无法在中国上映,并且顾及该公司驻华员工的安全。

大规模监控
政府对大规模监控技术的使用正在增加。公安、国安和公私部门都把这些技术用在弱势群体身上。2019年,媒体报道揭露杭州一所中学安装摄像头监视学生面部表情和专注情况,南京一家公司则要求保洁员配戴GPS手机以便监测其工作效率。

中国科技公司──特别是华为以及像云从(Cloudwalk)这样的人工智能业者──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以及与外国科技业者的合作受到严格审查。随着这些公司在全球拓展业务,并且为各国政府和企业提供平价设备和服务,人们担忧它们正在助长大规模监控的扩散。7月,媒体报道指出,多家美国科技公司与中国业者恒扬数据(Semptian)合作开发微处理器,提升计算机分析海量数据的效率,而这些研发成果已被恒扬用来帮助中国安全部门提升大规模监控和审查能力。

中国没有隐私或数据保护的专法。尽管政府看来日益有心规管私营企业收集消费者数据的行为,但相关规管措施仅限于商业领域。

宗教自由
政府限制宗教活动,只有官方承认的五大宗教可以在官方许可的场所进行。当局持续控制宗教团体的教职任命、出版、财政和申设神学院事宜。政府将许多不受官方控制的宗教团体列为“邪教”,其成员受到公安骚扰、酷刑、任意拘捕以及监禁。

2018年12月,公安逮捕秋雨圣约教会牧师和多名教友,该教会是西南地区成都市的独立基督教会。被捕者大多在数日或数月后获释。牧师王怡是中国基督教著名人士,曾为法律学者,至今仍以“煽动颠覆罪”遭公安羁押。

在3月一场演讲中,负责监督官办基督教会的官员徐晓鸿呼吁教会抵制西方影响,进一步推动基督教“中国化”。9月,河南一家官办教会奉命将圣经十诫换成习主席语录。

为持续打压伊斯兰文化,当局在甘肃、宁夏和其他回族穆斯林集居地区拆除清真寺圆顶,禁止公开使用阿拉伯文字。

一份中共下发的通知禁止西藏自治区退休人员参加“廓拉”(kora),即围着朝圣地点绕行诵经的活动,文件发出的日期可能在2019年8月初。

妇女和少女权利
由于人口性别比例失衡造成男性择偶困难,中国及其邻国之间的“新娘”贩运日益增加,包括柬埔寨、老挝、缅甸、朝鲜和巴基斯坦。许多妇女和少女被拐骗到中国找工作,实则被卖给中国家庭做新娘而沦为性奴,一般长达数年。4月,巴基斯坦一家电视台潜入拉合尔一处据称为“婚姻介绍所”的地方,发现6名妇女和少女,其中2名年仅13岁,正在等候前往中国做新娘。

7月,知名商人和慈善家王振华涉嫌性侵9岁女童成伤,遭公安逮捕。政府审查机制起初封锁关于这起案件的网上讨论和媒体报道,掀起网民哗然。同在7月,成都法院在一宗涉性骚扰案件中支持原告,成为中国 #MeToo 运动兴起以来首宗胜诉判决。

性倾向和性别认同
中国已于1997年将同性恋除罪刑化,但仍缺少保障人民免于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歧视的法律,同性伴侣关系也不合法。3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普遍定期审议期间,中国接受了在教育和就业方面立法禁止性倾向和性别认同歧视的建议。然而,全国人大发言人8月表示,政府不会考虑婚姻平权。

1月,广州市政府查禁两家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跨性别人权组织,包括广州大学的一个学生社团。3月,政府审查单位将奥斯卡获奖电影《波西米亚狂想曲》当中涉及同性恋的场景剪除。

难民和庇护寻求者
中国持续拘捕并强迫遣返数以百计甚至千计的朝鲜难民,违反其作为1951年《难民公约》缔约方的义务。政府拒绝将逃亡的朝鲜人视为难民,尽管历来被遣返者都难逃迫害。人权观察认为朝鲜人抵达中国后即为就地难民(refugees sur place),意谓他们入境中国后只要被遣返就会面临危险。

主要国际行动者
数国政府及国会公开表达对新疆情势及中国政府其他重大侵犯人权措施的严重关切,并持续寻求监督审判、援助人权维护者。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均通过决议,并考虑就香港、西藏和新疆等议题立法,但仅有少数国家愿意作出更强硬反应,例如制裁或出口管制,以施压北京改变相关政策。

6月,德国给予两位香港民主运动人士难民地位。

3月,欧盟委员会发表中欧关系回顾,将中国定位为“追求不同治理模式的系统性竞争对手。” 欧洲联盟除依照惯例在人权理事会发言和欧中人权对话提出人权问题,也在年中多次发言关切。然而,在4月于布鲁塞尔召开的第21届欧中高峰会上,人权问题并未被公开提及。

美国多次在言词上谴责中国侵犯人权,但其力道因为特朗普总统对习主席的盛赞而大打折扣。10月,美国将新疆公安厅、半军事化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8家中国科技公司列入商务部“实体清单”,使这些参与新疆镇压的机构无法和美国企业做生意。约莫同时,美国国务院宣布将暂停发出签证给涉嫌在新疆侵犯人权的中国政府官员。

7月,25国政府连署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支持人权高级专员就新疆情势进行独立调查的呼吁。中国迅速联合50个国家提出反制信函,称赞中国在该地区“打击恐怖主义”的方式,并表示注意到新疆人民“享有更强烈的幸福感。” 全年当中,伊斯兰合作组织不曾谴责对新疆突厥裔穆斯林的迫害──尽管该组织常常强烈抨击其他地区对穆斯林的虐待──反而称赞中国对待穆斯林的方式。

外交政策
4月, 中国在北京主办第二届一带一路论坛。2013年启动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耗资数兆美元的基建和投资项目,范围含括约70国。在论坛中,习近平主席宣示将与其他国家合作促进对环境友善的开发,但部分一带一路项目已遭批判欠缺透明度、不顾社区意见且有导致环境恶化风险。

2月,缅甸克钦邦数以千计民众游行抗议中国资助的巨型水坝项目。3月,中国国有银行表示将检讨印尼水电站融资项目。

2018年底,中国当局逮捕两名加拿大公民康明凯(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尔(Michael Spavor),外界普遍认为此举是为报复加拿大逮捕中国科技巨头华为高管孟晚舟。

8月,北京正式以间谍罪名逮捕澳大利亚籍华裔作家杨恒均,此前杨已被羁押在中国南方达7个月。

中国当局持续试图在海外限制学术自由。2月,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要求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学生向领事馆报告有关新疆人权座谈会的出席学者名单。8月在澳大利亚多所大学,亲北京学生企图强迫阻止其他学生以和平示威声援香港民主运动;同样事件据报道也发生在欧洲、新西兰和美国各地。只有少数学校坚决捍卫学生和学者的学术自由权。
21
分享 2020-01-16

18 个评论

据2019年数则媒体报道揭露,部分获“释放”人员被强迫分配到工厂劳动,所得报酬远低于法定最低工资,而且不准离职。

这就是释放?恐怕共产党要长期观察以防止他们报复社会/动乱了。

在此同时,西藏自治区领导倡导进一步推行“中国化”政策以“加强寺庙管理”,所有僧人都要通过“法律考试”验收政治再教育成果,并且要求西藏高僧大德为国家遴选下一世达赖喇嘛的政策背书。

宗教人士也要考政治,真是无语。

言论自由
当局持续进行从2018年11月起对全国推特用户的打压──即使推特早已被中国屏蔽。当局逮捕传唤数以百计推特用户,强迫他们删除“敏感”推文或关闭账号。同时,政府在推特和脸书上发动假消息作战,将香港示威者描绘为暴力极端分子,迫使推特和脸书将数以百计中国账号停权。


难怪我前些天跟人聊到香港,要开Twitter找警察的暴力图片时,结果没找到多少(没找到想要让他看的那些图片),还以为没用对关键字。记得同样的字上个月可以找到更多内容和图片的。
這是什麼國家?簡直是地獄鬼國。
好魔幻
这就是拆妮子的世界吗.jpg
这篇报告是外国人写的,虽然详尽,但是也漏下很多没有被外媒报道过的东西。

2019年最大的退步就是法治,以诉讼为核心的司法体系被当局破坏,平反的冤案远远比不上新产生的冤案。

1. 口袋罪滥用

涉嫌寻衅滋事的刑事案件从2015年就开始爆发增长

除此之外还有涉黑社会犯罪,自从中央下令打黑除恶以来,涉黑社会犯罪也被滥用,甚至是农村的拆迁,很多反抗强拆的人都被冠以“黑社会罪名”

2. 审判权虚化,玩弄法律

监察委有拘留、审讯、侦查之实,但是不受刑事诉讼法约束。监察委将嫌疑人移送检察院,会附带意见书,这个架空了检察院。

除此之外,普通刑事案件,检察院与被告达成认罪认罚协议,敏感案件则直接由政法委背书,这实际上虚化了审判权。
這種報告給牆內人看,他們只會說西方世界又再黑我中國,看看自由美利堅槍擊每一天,然後信心大增完全不肯反省

這種報告給牆內人看,他們只會說西方世界又再黑我中國,看看自由美利堅槍擊每一天,然後信心大增完全不肯反...


同感, 他們一定會覺得又是西方媒體在黑我大兲朝😂
历史怎样清算这些垃圾

这篇报告是外国人写的,虽然详尽,但是也漏下很多没有被外媒报道过的东西。2019 年最大的退步就是法治...


还有基层警察滥用行拘制度

还有基层警察滥用行拘制度

基层办案“以捕代侦”“滥用侦查权”已经很久了,不算新鲜事
人權組織指中國人權意識低落 耿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From : 新唐人电视台
https://www.ntdtv.com/gb/2020/01/16/a102753872.html
對同性戀的做法可以接受

對同性戀的做法可以接受


?我佛了?能接受什么??歧视吗?

對同性戀的做法可以接受


取缔性别平权组织,多么可笑的!还接受!?说白了就是明里暗里歧视!
人权。。

想到吃不饱饭发育不良的贵州大学生和四千瓶茅台倒进下水道的贵州副省长。。
上面提到了封杀马凌(咪蒙),不知道大家怎么看?
年年觀察年年譴責,有個什麽用?到頭來沒人權的政權反而愈發壯大,繼續著沒有人權的統治……讓人不禁懷疑人權觀察説一套做一套,明面上强烈譴責,暗地裏收錢辦事,成爲土共的幫凶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