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墙内愤青自干五战狼小粉红维护专制统治的心态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

經過和身邊具有明顯憤青自乾五戰狼小粉紅標籤的人群交流總結,我整理一下他們的觀點後,認為他們的價值觀應該是這樣的(歡迎補充、指正):

五毛戰狼小粉紅認為一切社會問題都是境外勢力對牆國的強大感到羨慕嫉妒恨,見不得牆國好,所以不惜一切代價製造和利用牆內的社會事件造謠抹黑唱衰詆毀牆國,從而挑起民眾對趙家專制派的質疑和抵制,最終顛覆趙家專制派的統治。

所以不管真偽,也不能因此動搖對專制統治的擁護,否則就跌入境外勢力的圈套,如果專制派被推翻,牆國就會變成下一個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雖然牆內存在諸多不公,但多得在趙家專制派英明偉大正確的領導下,我們才能有安穩飯吃有安穩覺睡。借社會熱點草話題上熱門的,就是漢奸、賣國賊、廢青、暴徒、分裂中國,應該要誅滅九族、凌遲處死、魂飛魄散、永不超生。

每個人都自我審查、自我維穩、自我過濾、自我築牆,才是趙家專制派得以長治不衰的根本原因。

自我審查:不能質疑趙家專制派,否則就是支持牆內變成敘利亞的幫凶。

自我維穩:發現有人質疑趙家專制派,馬上批判舉報。

自我過濾:「你為什麼就總看這些不好的方面,怎麼看不到好的方面?」

自我築牆:牆外的信息都是西方勢力的謊言和陰謀,不需要聽,無需瞭解,必然是錯的,因為他們的動機不純,無論信息真偽,目的都是想讓牆內陷入內戰,然後從中盡收漁翁之利。

看到祖國這麼流氓,我就放心了。看到廢青暴徒漢奸被打,我就開心了。看到自己的舉報成功扼殺了一起社會事件,我就心滿意足了。

有兩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採訪,一個是向中學生採訪刪除文革章節的歷史如何看待,回答是,非常好,這讓我們的國家看上去更完美了。一個是對一名留澳四年的大學生採訪,如果一個人僅僅因為信仰不同的問題,國家有沒有權力關押他們?回答是,應該關押!沒有問題,因為任何人都不能有和國家不同的聲音(我很好奇她留學四年到底學了些啥)。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经过和身边具有明显愤青自干五战狼小粉红标签的人群交流总结,我整理一下他们的观点后,认为他们的价值观应该是这样的(欢迎补充、指正):

五毛战狼小粉红认为一切社会问题都是境外势力对墙国的强大感到羡慕嫉妒恨,见不得墙国好,所以不惜一切代价制造和利用墙内的社会事件造谣抹黑唱衰诋毁墙国,从而挑起民众对赵家专制派的质疑和抵制,最终颠覆赵家专制派的统治。

所以不管真伪,也不能因此动摇对专制统治的拥护,否则就跌入境外势力的圈套,如果专制派被推翻,墙国就会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虽然墙内存在诸多不公,但多得在赵家专制派英明伟大正确的领导下,我们才能有安稳饭吃有安稳觉睡。借社会热点草话题上热门的,就是汉奸、卖国贼、废青、暴徒、分裂中国,应该要诛灭九族、凌迟处死、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每个人都自我审查、自我维稳、自我过滤、自我筑墙,才是赵家专制派得以长治不衰的根本原因。

自我审查:不能质疑赵家专制派,否则就是支持墙内变成叙利亚的帮凶。

自我维稳:发现有人质疑赵家专制派,马上批判举报。

自我过滤:“你为什么就总看这些不好的方面,怎么看不到好的方面?”

自我筑墙:墙外的信息都是西方势力的谎言和阴谋,不需要听,无需了解,必然是错的,因为他们的动机不纯,无论信息真伪,目的都是想让墙内陷入内战,然后从中尽收渔翁之利。

看到祖国这么流氓,我就放心了。看到废青暴徒汉奸被打,我就开心了。看到自己的举报成功扼杀了一起社会事件,我就心满意足了。

有两个让我印象深刻的采访,一个是向中学生采访删除文革章节的历史如何看待,回答是,非常好,这让我们的国家看上去更完美了。一个是对一名留澳四年的大学生采访,如果一个人仅仅因为信仰不同的问题,国家有没有权力关押他们?回答是,应该关押!没有问题,因为任何人都不能有和国家不同的声音(我很好奇她留学四年到底学了些啥)。
24
分享 2020-01-18

35 个评论

其实很多粉红是一种所谓“护校蛆”的心态。
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是不会妄议中央,也经常抱怨“敌在中宣部”,挖苦文化审查。
但只要被他们视为外人的说一句不是,他们就会立刻进入无脑护状态。
其实很多粉红是一种所谓“护校蛆”的心态。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是不会妄议中央,也经常抱怨“敌在中宣部...


《君主论》的作者意大利人马基雅维利曾经说过,在具体切身的利益面前,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手里,在抽象宏观的利益面前,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这句话放在小粉红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举个例子,比如某个案件的当事人他在庭上感觉到自己的发言权、辩护权被法庭剥夺的时候,就会马上质疑法庭裁判的中立性,如果法庭在没有推翻当事人的意见从而得出对当事人不利的裁判时,当事人就会马上质疑法院的公正性。换而言之,在具体切身的利益问题面前,他懂得如果一方的发言权、辩护权被剥夺,那么这个裁判机构是不中立客观的,而根据片面单方供述便作出裁判的法院是不公平公正的。但当我们把场景转换到抽象宏观的国家层面上,墙内不允许和当局不同的声音发言时,他们就不会意识到当局是不中立客观的,如果当局根据片面单方的声音作出决策时,他们也不会认为当局的决策是缺乏公平和公正的,或者说这种不公是被允许且合理的。

由此可见,愤青自干五战狼小粉红的世界观还停留一战以前,而他们的意识形态还停留在冷战时代,他们的价值观甚至还处于中世纪晚期到文艺复兴初期的阶段。
因为你也不能证明中共灭亡对他们更好,不说内战,就是埃及那样选出穆兄会或者苏联解体以后的寡头也受不了
因为你也不能证明中共灭亡对他们更好,不说内战,就是埃及那样选出穆兄会或者苏联解体以后的寡头也受不了


最好的例子不就在身边嘛,像日本香港,美国英国介入后也没有分裂内战嘛,像台湾和南韩、新加坡,当权者主动接受宪政,哪里会招致动乱呢?

动乱从来不是争取宪政的民众导致的,而是专制当局顽固抗拒宪政所导致的,不应该把专制的脏水泼在争取宪政的民众身上。
最好的例子不就在身边嘛,像日本香港,美国英国介入后也没有分裂内战嘛,像台湾和南韩、新加坡,当权者主动...

李家坡就不用说了,台湾经济没有两蒋威权时代发展的好,而中国人很看中这个,要是再搞个台独,怕不是大一统的支持者要炸了
对于有点头脑的粉红来说,上面葱友的答案很合理。
对于没什么头脑的粉红来说,很简单就是民族主义上脑:
"自己人"再差也比让根本不存在外敌有机可乘好。
别的民族国就是国,家就是家,支那人就是把汉土传统反智的家庭观念延伸到匪国去了,
正如国家这个反智的名词。
这种教条式的传统家庭观念甚至连反贼都不能幸免或者不敢反抗,更何况的是粉红。
因为你也不能证明中共灭亡对他们更好,不说内战,就是埃及那样选出穆兄会或者苏联解体以后的寡头也受不了


估计你的话很多葱友不爱听,但我感觉你说的对。这就是很多人根本的恐惧,反贼也应该直面问题,不要逃避这个议题。如果这个问题讨论不出所以然来,那永远也无法说服粉红的
李家坡就不用说了,台湾经济没有两蒋威权时代发展的好,而中国人很看中这个,要是再搞个台独,怕不是大一统...


宪政体制的价值不在于军事上的耀武扬威、经济上的财大气粗、政治上的唯我独尊,而在于不管统治这个国家的政权是否强弱,都能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否则政权再强大对于韭菜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个价值在宪政社会基本已经得到体现了。

至于统一嘛,也不是那么政治不正确,碰不得,毕竟像美国那样的优势统一也并无不可,不少绿营不也说要统一到日本或者美国去嘛,由此可见问题不在于统一与否,而在于统一的政权能否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也就是看统治国家的政权是否宪政体制,否则如果台湾被一个专制政权统治着即便独立了对于台湾民众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能观察到的是一些言论,这些言论甚至还只是网络上的文字。 
  如果在现实中看到人们的言论,毕竟是有限的,在线下,每个人实际接触的人有限。因此,更多的看到的是网上的言论。
  网上的言论,其背后的人的身份难以确定,有一大批人,是专职从事“舆情监督员”的工作,这批人占公务员比例的10%左右,是每个单位都有这个岗位。这批人接受特别的指导,指挥。这样发出的言论,不是人的个体的言论,而是代表一个接受到的指令的言论。
  所以,就很容易观察到楼主所总结的几个一致性的言论了。 如果是个人行为,就不会那么统一了,例如可以认为美国不好,但也会认为现有体制不好。等等。 但如果,4个观点都相同,就有可能是职业人员的行为了。
  至于自我审查等自我行为,也不是很明显,有许多自干五条跳反就是例子。
  用暴力手段,恐吓抓人,才是真正审核维护的方式。
估计你的话很多葱友不爱听,但我感觉你说的对。这就是很多人根本的恐惧,反贼也应该直面问题,不要逃避这个...


这个问题我是支持文昭先生的看法,目前墙内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要不要选,而在于怎么选,也就是国家机关设置的制度如何确立。

很多民众争论不休的话题当中有一个,就是墙内到底是先要民主还是先要法治?或者换一种方式说,是先要民主还是先要经济?用文昭的话来讲,目前墙内争论的这两派都是不妥的,目前墙内既不是先要民主,也不是先要法治或者经济,而是先要宪政,所谓宪政就是要通过宪法完善国家机关的设置制度。

有民主而无宪政的社会,比如古雅典的贝壳放逐令苏格拉底之死,再好也好不到哪去。而有宪政而无民主,比如香港和新加坡,比如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比如镀金时代的美国,再坏也坏不到哪去。民主只是宪政的锦上添花,离开了宪政的民主就会沦为沙文式的民粹主义。

那国家机关怎么设置才能起到对公权力的监督,避免侵犯民权呢?目前为止人类监督公权力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就是上级监督下级,领导监督下属,但这种方法无法解决谁去监督上级的问题,而且层级一旦多了,中间一旦有一级腐化而上级监督不到位,那么下级就全部跟着上级机关腐化了。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体制内分权制衡、体制外选票监督,虽然这种方式也并非尽善尽美,但比前者而言要可靠得多。

综上所述,如何避免出现专制派翻台后会出现新的专制派统治的问题,答案就是民主之前要实施宪政,只要国家机关是根据宪政产生的,也就能避免枪杆子里出政权,专制政权更替的局面。然而可惜的是,近年来墙内的本科教材对于宪政的概念和相关的内容已经全部删除,以后墙内的民众要了解什么是宪政就只能通过课外途径了,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法治和文明倒退的迹象。传承真相、保留火种,依然是墙内自由派需要长期抗争的一项工作。
 我们能观察到的是一些言论,这些言论甚至还只是网络上的文字。   如果在现实中看到人们的言论,毕竟是...


体制内经常组织培训,所谓的洗脑,就是灌输“四个自我”的思维,并且将落实工作作为干部的考察重点。当然朋友圈也不是自己喜欢什么内容就能发什么内容的。

我抽样的对象也不是网络上的陌生人,而是身边明显粉红标签化的熟人,我只做了解,不去评价他们,他们一般都愿意表达自己的观点。
支持宪政在先的理念。
请问想了解宪政有关的内容,看哪些资料比较好呢?可以推荐吗?谢谢
支持宪政在先的理念。请问想了解宪政有关的内容,看哪些资料比较好呢?可以推荐吗?谢谢


宪政的概念和内容维基一下就可以查到,这里我就不多此一举搬运了。这里只简单说说我对宪政的一些理解。宪政顾名思义就是依宪执政,之所以要依宪执政前提就是宪法要足够完善和合理,而宪法是由国家机关的设置制度和公民的权利义务两部分组成,公民的权利义务是抽象且原则性的,比如规定“一切的权力属于人民”。而国家机关的设置制度则是具体的规则,比如规定了国家机关的职权、架构、组成、相互关系、产生、任期、连任规则、任职限制、褫夺规则、后备方案等等,在我看来,国家机关的设置规则比公民的权利义务更重要,举个例子,比如墙内规定了一切权力属于人民的原则,但宪法中却设置限制人民参政议政的规则,导致原则不具有可操作性,形同虚设,人民也根本没有参政议政的权力。反过来,一个国家即便原则是写要效忠女王,但规则却明确记载了民众参政议政的具体可操作性规则,比如英国,民众实际上还是取得了参政议政的权利。

综上,判断宪法是否足够完善和合理,最重要的就是看宪法当中关于国家机关的设置是否足够完善和合理。由于国家机关是通过作出国家行为来左右民众的权利义务来对社会实现公共管理与服务的职能,因此判断国家机关的设置是否足够完善和合理,就看作出国家行为的国家机关在履行公共管理与服务的职能时,能否尽可能的避免滥用公权力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那国家机关怎么设置才能起到对公权力的监督,避免侵犯民权呢?目前为止人类监督公权力的方式只有两种,一种就是上级监督下级,领导监督下属,但这种方法无法解决谁去监督上级的问题,而且层级一旦多了,中间一旦有一级腐化而上级监督不到位,那么下级就全部跟着上级机关腐化了。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体制内分权制衡、体制外选票监督,虽然这种方式也并非尽善尽美,但比前者而言要可靠得多。因此,我们也可以认为,一般宪法当中对于国家机关的设置规则是体制内越是有效的分权制衡、体制外越是充分的民主选举,那么这个社会的宪政化程度也就越高越完善。
憲政這個概念對中國人而言真的比較難理解
像中國現在其實也有憲法,但有什麼用呢?
憲法還規定中國人有人權有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捏!一點用也沒有
因為就算政府違法,也沒有人能與之抗衡,沒有人能讓政府一定要合法
所以需要一個獨立於現政府並有能力制裁現政府的存在
也就是司法要獨立於政治,三權分立的概念
但司法很難獨立於政治,很多中國人很難理解
要是維多利亞女王想要做什麼違反憲法的事,中國人覺得,女王陛下叫一台坦克車去壓平司法部不就完事大吉了?

順便說一句
很多人留學,都是去玩去和當地的其他留學生混的
我第一年大學時全班就我一個中國人,後來漸漸中國人也多了
有一天竟然聽到三個自乾五在說什麼國內(其實是中國)的新聞
從用詞也能看出,人都到了外國,心態卻還是在中國
宪政的概念和内容维基一下就可以查到,这里我就不多此一举搬运了。这里只简单说说我对宪政的一些理解。宪政...

谢谢楼主分享。受益匪浅。
谢谢楼主分享。受益匪浅。


相互学习,也感谢你对我的支持。
粉紅會舉蘇聯的例子 覺得有專制走向民主 經濟 世界地位不保 走向分裂。
粉紅會舉蘇聯的例子 覺得有專制走向民主 經濟 世界地位不保 走向分裂。

这个问题其实也很好解释,本质上是五毛小粉红对于宪政民主价值认知上存在的错误所导致的。

先说逻辑认知,宪政民主的价值,不在于政权军事上的耀武扬威、经济上的财大气粗、政治上的唯我独尊,而在于保障公权力进行有效的日常管理时,能尽可能的避免滥用权力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这一点,对比前苏联和现在的俄罗斯来说,宪政民主的价值不是已经得到很好的体现了吗?

再说事实认知,当年苏联极权统治导致经济危机严重到什么程度,卢布根本就没有流通价值,你用卢布别人就不卖东西给你,口头上就说缺货,你连日用品都买不到,大家只能通过用美金在黑市交易,今天的俄罗斯再差也不至于差到这个地步上去,当然由于宪政化改革不充分,以后会不会还开倒车这个拭目以待,但至少目前而言,如果苏联的体制更优越,那么俄罗斯人为什么不复辟当初的体制呢?答案自然也就很显而易见。
中国人要进步讲理感觉没用,要经历挫折才会懂。

八十年代能改革开放不是中国人多有先见之明,而是文革让中国人痛定思痛知道要改变,但可惜大部分中国人记忆和鱼一样,经济发展了几年,又开始忘记共产党所作所为。

中国要民主化,一定也要经历挫折,这些粉红大部分应该是学生或者年纪小的人,没有接触过社会黑暗面,没有被社会鞭打过,加上共产党现在的洗脑比较成功,有这样的言论正常。但未来如果中国经济衰退,到像美国Great Depression的程度,他们会开始反思,因为人涉及到自己利益的时候是最敏感的,这些反思也许会带来社会的改变,就和八十年代的中国一样,但这个过程一定也是痛苦的,就是改革开放前中国经历的很多灾难一样。
不是很需要分析
因为你觉得他们真的能行动的时候
却发现主要动的只有脑子以下
脖子以上的器官
其实很多粉红是一种所谓“护校蛆”的心态。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也不是不会妄议中央,也经常抱怨“敌在中宣部...

是这样的心态,只有我能说自己母校不好,而别人不行,因为你否定了我的母校,就等于否定了我😂😂😂
支持宪政在先的理念。请问想了解宪政有关的内容,看哪些资料比较好呢?可以推荐吗?谢谢

宪政与法治这个两个概念密不可分,宪政(Constitutionalism)是指国家的一切权利受到宪法的约束,政府必须是有限政府,政府的权力和义务被一部基本法规定,公民的基本自由及权利受到法律的保障。

如果宪政制度成功地落实了,在现代民主国家就体现为法治(rule of law),即法律的统治,区别于国内经常混淆的法制(rule by law),国内官方宣传也经常用"法治",但就其本意其实更接近传统法家的严刑峻法。

有一个容易搞混的地方,宪政并不等于民主,尽管大多数现代民主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实行了宪政,以美国的三权分立,独立的司法具有司法审核权为典型。通俗的说,民主是解决了谁来统治,国家主权归属的问题,即主权在民(相对于君主专制的主权在国王等),通常是人民选举出统治者来组织政府管理国家。而宪政(法治)则是规定了,国家权力该如何运行,(分权式)政府要受到法律的制约(相对于威权或者极权政府的很少制约或者不受制约)。

如果想进一步了解宪政,推荐看一看任东来等著的《美国宪政历程——影响美国的25个司法大案》,这本书是写给对法律爱好者的入门读物,基本就是以讲故事的形式解释美国宪政历史。另外还推荐北大法学院张千帆教授的《宪法学导论》,里面有解释宪政的章节,可以更加详细的了解。
宪政与法治这个两个概念密不可分,宪政(Constitutionalism)是指国家的一切权利受到宪法...

谢谢分享!手边认识的朋友有那本张千帆教授的书,会借来看一看^_^
估计你的话很多葱友不爱听,但我感觉你说的对。这就是很多人根本的恐惧,反贼也应该直面问题,不要逃避这个...

是的,挨了铁拳应该觉得对方是有能力的壮汉,而不是骂对方是身患残疾的幼儿园小朋友
说得真好!很精辟
这个问题我是支持文昭先生的看法,目前墙内最大的问题不在于要不要选,而在于怎么选,也就是国家机关设置的...


宪政当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当下的中国不推翻现有政权那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宪政相关教育(搞宪法的教授都已经人人自危了,言论管制又空前严厉),可是推翻了现有政权,如何在选出下一个政权,甚至是下一任独裁者出现之前让宪政的观念深入人心呢?还是挺两难的问题,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宪政当然是最重要的。但是当下的中国不推翻现有政权那绝大多数人根本就没机会接触到宪政相关教育(搞宪法的...

这个其实并不需要多久,后发国家的优势就在于可以借鉴前人的经验而不需要重复摸索,试想一下,当专制派倒台了,民众可以自由了解墙内外的信息,在这种情况下要建立一个政权最保险的方法是什么?当然是直接借鉴发达国家的成功经验。而且墙内只要允许自由派发声,宪政、专制哪个更好,马上就高下立判了,毕竟香港台湾都还在身边呢,看一眼就懂。或许民众不懂宪政是什么,但如果还是搞专制那一套,民众马上就会反应起专制派的教训来,试想一下,前几年墙内的自由派还能有限发声的时候,舆论战场哪里有五毛战狼小粉红什么事?
《君主论》的作者意大利人马基雅维利曾经说过,在具体切身的利益面前,真理掌握在多数人手里,在抽象宏观的...

在他们眼里,中共就是国家,人必须爱国,也就是说必须爱赵家
在他们眼里,中共就是国家,人必须爱国,也就是说必须爱赵家

把物业公司当小区,业主给物业当奴隶还卑躬屈膝、感恩戴德,他们真的能自圆其说就行。
主要原因就以下这几样
1.民族情怀 
共产党大力的炒作日本与列强侵华历史的伤口所导致
2.对民主的认知错误
共产党蓄意的把民主与资本主义做连结扭曲民主的价值观
3.对未来的恐惧
共产党从小灌输了不正确的党国认知,小粉红们害怕失去共产党后的中国不在是中国,也同样的认为只有共产党存在中国才能抵抗列强
4.对共产党认知不足
小粉红在共产党系列的美化教育下,不知共产党所做的历史伤害
5.迴避现实问题
小粉红认为共产党所做的维稳工作是利多于弊,就算迫害人权与隐私权也无所谓
6.资讯的封闭
共产党往往会把对它不利的真相掩蔽,加上派驻大量五毛洗地与言论审查机制等
综合以上的重点就是粉红们享于安乐、回避现实,就算共产党在坏,只要能给予他们安乐的生活,他们都可以忍受的苟且心态
已删除
https://pbs.twimg.com/media/EOoqQ9hUUAAPelQ.jpg:large
在他们眼里是赵家人创建了祖国 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必须感恩戴德,他们是看不到香港、台湾等地制度下的...

不管这个政权是谁建立的,我们只问一个问题,如果体制内没有分权制衡、体制外没有民主选举,如何有效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如果他能自圆其说解释这个问题,那他可以去拿诺贝尔奖了。如果不能,那么一个无法有效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的政权建立存续,对民众而言拥护它有什么意义?
已删除
已删除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1-19
  • 浏览: 6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