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讨论陈秋实是不是大外宣了。不管他是不是,他都比我们有用。不割席。

这个时候就不要针对陈秋实,把他当成大外宣来批斗了吧。一点战略都不讲。

我就问你们这样一个问题:假设品葱,推特,海外自媒体全都是彻底反共,即使我们闹得再大,有用吗?百分百的自娱自乐。你不在墙内讲话做事,共产党根本不把你当回事。墙内老百姓最多也就是看看我们最近讲了什么。而我们不管讲什么,墙内老百姓都不可能自发的组织起来开始行动反共。

我不是说我们在墙外做的言论工作,揭露真相的工作不重要。我的意思是想要推翻共产党,在中国实现民主化,任何形式的革命最后都是需要落地的。品葱上讨论的一大主题就是教你如何匿名上网,如何不被警察找麻烦。但是要知道,革命都是有成本的。你想做到无成本上网,那么结果就是你的行为对革命的贡献非常小。反过来说,不被警察找麻烦的方式有很多。像陈秋实这样,即使革命行为落地了,也能不被警察找麻烦,那是他的本事。不管这个本事是他有后台,还是他有舆论影响力,在这个时间点,只要能把革命行为落地,那就是比匿名反贼有用。

我在另一篇文章里说了,民主化不是一步到位的。这次肺炎疫情,我们最好的切入点和结果就是能够得到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陈秋实现在做公民记者,就是在亲身实践新闻自由。不论他有没有背景后台,他行为的后果只能是好的,他的行为就是在实践反贼们的价值观。陈秋实敢于不匿名,敢于搞线下,那是他厉害,他牛逼。这个时候还要争论他是不是大外宣这种问题,根本是无稽之谈。你见过在墙内搞大外宣的人吗?外宣是他妈给外国人,给墙外看的。哪个大外宣愿意豁出命去跑到武汉疫区去给共产党卖命啊?

最后,我给大家总结一条规律:敢于把革命落地,在线下活动的人,是不是大外宣都比匿名反贼有用一百倍。香港抗争运动之所以能坚持这么久就是因为做到了全民线下抗争,抗争者不割席。希望品葱不要因为陈秋实搞割席。
90
分享 2020-02-02

91 个评论

反賊也不會聽了他的話就變成粉紅 
反而粉紅變反賊還比較有可能 
討論是不是大外宣真的沒意義
的確是的,不捉鬼,同時別相信任何人
互相扶持,可是防人之心不可無
很多人受共党的毒害,连基本的现代文明价值都不理解,但是先行开始了反共,很容易变成为反而反。所以抛开肺炎事件不谈,今天我们最需要的是人类文明的启蒙,如此也可以让反共更有力量
楼主,你可以建议论坛出台新规则进行题材限制🤣
楼主,你可以建议论坛出台新规则进行题材限制🤣

不搞题材限制。有话可以说,但是有些傻逼的话题我看不下去了一定要出来骂一下。
不割席,各自努力
但是我对陈秋实感到担忧,他现在不能在国内平台上发表言论了,他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最后说不定会被人身控制,让人难过
    陈秋实最近很热啊,连篇累牍的帖子,爱他,骂他,恨他,瞧不起他,迷他。你可以面对谁都无所畏惧,你是自己的唯一。秋实律师说自己不在乎名声,又不断发言澄清。能不能跳出陈秋实,陈秋实是靠翻墙人士养的,翻墙人士是异议人士,异议人士在国内步履维艰。我他妈死都不怕,还怕你共产党吗?秋实如是说,实际上我怕,我怕的要死。
不割席,各自努力但是我对陈秋实感到担忧,他现在不能在国内平台上发表言论了,他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最后...

不管他能不能在墙内发言,只要他在墙内活动就能影响到一部分墙内人。而影响到墙内人就是有贡献。
    陈秋实最近很热啊,连篇累牍的帖子,爱他,骂他,恨他,瞧不起他,迷他。你可以面对谁都无所畏惧,...

陈秋实是靠翻墙人士养的这句话我不能苟同。逻辑应该是相反的:没有陈秋实提供的优质素材,翻了墙也看不到太多有用的东西。
陈秋实的视频,和网友在他的推特评论里发的视频,能让人了解真实的武汉。武汉事件过后,我未必会再看他,但至少这一次,他做的很好。
可以不针对陈秋实
但也别把海外人士的努力都当成屁 
不割席没问题 但被割席的时候也别一脸懵逼

另外也不要认为墙内线下活动就都是好的 
中共搞个续命的新五四运动 好吗 

要成为香港抗争者 有很长的路要走
这个过程中可能需要陈秋实 可能需要品葱 可能需要每一个人 
但也不是没了谁就要崩溃 这才叫be water 
陈秋实是靠翻墙人士养的这句话我不能苟同。逻辑应该是相反的:没有陈秋实提供的优质素材,翻了墙也看不到太...

陈秋实国内被封杀,视频只能发在国外视频网站,国外视频网站有各种民运,老师,本不靠国内喂料。或间接拿来主义。你再看看,是不是靠异议人士养,是不是大家一起找共鸣。异议人士也是国内为多,但是生存土壤还是国外平台,互联网人。说来说去还是靠国外平台。首先其油管平台不缺优质内容。
陈秋实说了很多要自己去抗争,去争取才能得到帮助的话,这和大外宣骂政府帮助国内的人解气是完全不一样的。秋实鼓励大家发声,外宣鼓励大家小富即安,一动一静,运行模式完全不同。中共最怕的不是你骂政府,不是你反大一统,这些嘴皮子功夫都没有13亿中国人动起来关心自己的权益威力大(抛开一亿党员所以不是14亿)。陈秋实能活到现在不死,跟他的人脉分不开,律师也很了解党的底线在哪里,他不被抓是存在可能的
可以不针对陈秋实但也别把海外人士的努力都当成屁 不割席没问题 但被割席的时候也别一脸懵逼另外也不要认...

中共敢搞新五四运动我就敢当他好。
反正我(目前)绝不割席,他比在座的所有人(当然也包括我自己)要有勇气的多。
他人在墙内,你不能指望他去现在说打到共产党、干烂习近平,他能做到开启民智,就已经是英雄了
中共敢搞新五四运动我就敢当他好。

中共发动新五四运动 搞民族主义为政权续命 你会叫好吗?
反正我不会 这个席我肯定要割的 我这里提前表态

其实这个话题还蛮有意思 可以在本站做个调查看一看
陈秋实国内被封杀,视频只能发在国外视频网站,国外视频网站有各种民运,老师,本不靠国内喂料。或间接拿来...

靠国外平台那是现实原因。但是别人根本就不靠观众去“养”。我不是说观众对陈秋实不重要,而是他的内容的真实性本来就会吸引观众,他不是为了迎合观众而去蹭热点。换句话说,是观众去找他,而不是他去刻意找观众。至于金钱方面,我不知道他的youtube有没有开广告收入,反正我看他的视频好像没有进过广告,所以我不严谨地判断一下他可能也不依赖youtube收入过活。我实在不理解你说的“养”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我覺得啦 反共的很多啦,反正他就只是其中一個資料來源,讓子彈飛一會兒

至於也不用把他當偶像崇拜啦,過度的相信也是不好的,有質疑總比沒質疑好吧
靠国外平台那是现实原因。但是别人根本就不靠观众去“养”。我不是说观众对陈秋实不重要,而是他的内容的真...

国内的培训课,899一节,座谈会。首先陈的观点一直在迎合,之前是改良派,后来又开始微词共产党。有点意思。那么相辅相成,不能只说米不说锅,也不能只说锅不说米。怎么来钱,肯定有多种渠道,青旅,日本劳务中介等等。这个名气是谁赏饭吃有点大言不惭了。
中共发动新五四运动 搞民族主义为政权续命 你会叫好吗?反正我不会 这个席我肯定要割的 我这里提前表态...

你不能把当年的五四运动直接搬过来,说中共就要复制一遍这个运动。如果有所谓的新五四运动,就算中共的初衷是搞民族主义,老百姓一旦上街了情绪对准谁可是不一定的。
靠国外平台那是现实原因。但是别人根本就不靠观众去“养”。我不是说观众对陈秋实不重要,而是他的内容的真...

“养”指的是热度吧,一个人的热度很重要啊,有热度才有别的一切,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上的支持,陈秋实的热度是靠墙外网友撑起来的没什么大问题
我覺得啦 反共的很多啦,反正他就只是其中一個資料來源,讓子彈飛一會兒至於也不用把他當偶像崇拜啦,過度...

我不是说要完全相信他,我的本意是:线下活动有效性远远高于线上匿名活动
靠国外平台那是现实原因。但是别人根本就不靠观众去“养”。我不是说观众对陈秋实不重要,而是他的内容的真...

“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起码陈律师的视频在海外是门显学,选材就很好。没有讥讽陈律师的意思,只是对之前他的一些商业行为感到遗憾,之前推销VPN来着,出事了。
国内的培训课,899一节,座谈会。首先陈的观点一直在迎合,之前是改良派,后来又开始微词共产党。有点意...

他搞的这些线下赚钱模式其实我也不是很认同,但是人总是要找饭吃的。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大外宣,何必还搞这些蝇头小利呢?
看着这些拿这种点攻击陈秋实的人真是心冷到了极点。 中文互联网世界为什么不分立场永远是这群弱智占据主流?
“养”指的是热度吧,一个人的热度很重要啊,有热度才有别的一切,不管是物质的还是精神上的支持,陈秋实的...

我不是说观众不重要。我的意思是说观众和陈秋实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陈秋实之所以观众多,是因为他的内容好,真实。这点跟很多海外自媒体有很大区别。
你不能把当年的五四运动直接搬过来,说中共就要复制一遍这个运动。如果有所谓的新五四运动,就算中共的初衷...

中共除了民族主义没得搞啊 这就是看家本事 而且屡试不爽
我确实想不出来还有什么其他搞头
如果真的到了要发动运动的话 上街也不可怕 两害相权取其轻
也不怕情绪偏离 我猜到时候上街的多是粉红和中共组织的人 真正的反贼被稀释的很惨
这片土壤二次文革都大有市场 何况五四
  前提是他拿我们当朋友吗,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是搞水浒呢还是搞革命呢。如果连意思意思都能变成不好意思,那么别怪大家不够意思,都是挣扎在国内的穷苦儿。抗争有用没用,不知道。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谭嗣同这套落伍了。陈天华的殉道也落伍了。我反共是为了活得更好,我人都没了,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救国救民,先从自救开始。既然知道民智未开,那么是不是有其他手段呢。我不认识陈律,如果贸贸然行事,这是托付身家性命一般,哪有这么草率的人。
我不是说观众不重要。我的意思是说观众和陈秋实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陈秋实之所以观众多,是因为他的内容...

我认同你这一点,所以给你回答点赞了。反对的只是最后一句而已: )
他搞的这些线下赚钱模式其实我也不是很认同,但是人总是要找饭吃的。而且如果他真的是大外宣,何必还搞这些...

大外宣难道就个个吃香喝辣吗。获利几何,未可知也。面具人mask man说他在北京有房有车,你觉得这是小利吗?都是理想主义者,谈钱多伤感情。
哥,你讲到我心坎里去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给陈秋实贴大字报了,至少他敢到第一现场把一些真实信息汇报出来吧。
  前提是他拿我们当朋友吗,四海之内皆兄弟,这是搞水浒呢还是搞革命呢。如果连意思意思都能变成不好意思...

可以不加入线下活动,但是线下活动的人不一定是大外宣。
哥,你讲到我心坎里去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给陈秋实贴大字报了,至少他敢到第一现场把一些真实信息汇报出来...

任何时候都要理智,我亲戚现在还在武汉,我提前一天把我爹接了出来。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死马医不活,活马早晚得死。我佩服陈律,不代表我无条件信他。
大外宣难道就个个吃香喝辣吗。获利几何,未可知也。面具人mask man说他在北京有房有车,你觉得这是...

面具人的话可信度有多少我是怀疑的。从逻辑上讲,如果真的是大外宣,给的钱不说吃香喝辣吧,维持生活总是要有的吧?陈秋实搞得这些商业模式,那明显是为了找饭吃。
可以不加入线下活动,但是线下活动的人不一定是大外宣。

大外宣小外宣我也贴不了标签,是有人整他,还是露出马脚,骑驴看唱本吧。活人不一定是救人,杀人不一定是无情。真真假假谁知道。我魔怔了,但没到势不两立的地步。革命党的打打杀杀,早晚要来,硬是要一决雌雄的。
任何时候都要理智,我亲戚现在还在武汉,我提前一天把我爹接了出来。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死马医不活,活马...

我的意思不是说要无条件信任陈秋实。我的意思是唯结果论,他的行为不会有不利于反贼的结果,所以就不要给他搞个大新闻,然后再把他批判一番了。
面具人的话可信度有多少我是怀疑的。从逻辑上讲,如果真的是大外宣,给的钱不说吃香喝辣吧,维持生活总是要...

从逻辑上讲,种韭菜总得施肥,哪有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道理。
从逻辑上讲,种韭菜总得施肥,哪有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的道理。

那是啊,但是用的肥料不对,种出来的韭菜有那么点觉醒意识,肯定也不是共产党的初衷啊,你说对吧
我的意思不是说要无条件信任陈秋实。我的意思是唯结果论,他的行为不会有不利于反贼的结果,所以就不要给他...

您太给我面子了,我就一屁屁,哪有实力呢。反贼是否团结两说,但陈律这个事,我闭嘴就是了。
那是啊,但是用的肥料不对,种出来的韭菜有那么点觉醒意识,肯定也不是共产党的初衷啊,你说对吧

韭菜迟早被割,植物人哪有思维。
您太给我面子了,我就一屁屁,哪有实力呢。反贼是否团结两说,但陈律这个事,我闭嘴就是了。

有话可以说,不要扣帽子就可以了。
有话可以说,不要扣帽子就可以了。

好的,愿听教诲。
我支持楼主,不割席。只要秋实不挺共就是合作目标。
好的,愿听教诲。

不要这样说嘛,大家都是平等的讨论问题,不存在教诲这种说法。
我们是命运共同体还是思维共同体?行为导致的偏差,可能是血雨腥风。我怕在这里。
我不是说要完全相信他,我的本意是:线下活动有效性远远高于线上匿名活动

你給我的感覺 就是完全相信吧? 我的意思就是 不要100%相信(當他是偶像)or不相信(直接說他是大外宣 以後他說的話都是屁) 你可以80%信+20%不信 或其他組合 都可以 有懷疑 就會討論 真理會越辯越明 討論他是不是大外宣 完全沒問題 把討論他是不是大外宣的都打成傻逼 就是扣帽子吧 至於我不是很懂"割席"在這裡的意思 就算真的把他定成大外宣 反正他還是會繼續拍影片 是吧 跟大家討論有啥關 民主的真諦不就是多元意見嗎
不要这样说嘛,大家都是平等的讨论问题,不存在教诲这种说法。

要得要得,人不啄,不成器。
我们是命运共同体还是思维共同体?行为导致的偏差,可能是血雨腥风。我怕在这里。

腥风血雨不来最好,要来也是没办法的。作为老百姓如果不想卷入腥风血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早跑路国外。
腥风血雨不来最好,要来也是没办法的。作为老百姓如果不想卷入腥风血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早跑路国外。

那你岂不是跟陈律师背道而驰了?我在套你话啊,多注意点。
你給我的感覺 就是完全相信吧? 我的意思就是 不要100%相信(當他是偶像)or不相信(直接說他是大...

是的,我的文章是情绪化了一点,不好意思我把他改掉。但是我没有把陈秋实当偶像,我只是从结果分析他行为对反贼们的利弊。
那你岂不是跟陈律师背道而驰了?我在套你话啊,多注意点。

我本来就没有说要完全信任陈秋实啊。而且我说的跑路国外是不想被卷入腥风血雨的老百姓。如果不怕腥风血雨的那当然最好投入斗争啦。
是的,我的文章是情绪化了一点,不好意思我把他改掉。但是我没有把陈秋实当偶像,我只是从结果分析他行为对...

我從反送中時看他 那時覺得還不錯 只能說 他這次做得有點爭議吧 被討論正常 就看他之後怎麼做 做的好總是會消除大家的疑慮跟猜測 也不用這次就下結論
腥风血雨不来最好,要来也是没办法的。作为老百姓如果不想卷入腥风血雨,最好的办法就是趁早跑路国外。

有人想点他这个炮,他还嫩了点,这天下,和尚坐的,他做不得,被牵着走是正常的。陈跟老油条比,就一小杆子。爱恨情仇流于表面,招子不亮。别参合这事了,人各有命,看天吃饭吧大哥。
有人想点他这个炮,他还嫩了点,这天下,和尚坐的,他做不得,被牵着走是正常的。陈跟老油条比,就一小杆子...

你不是也想成立线下组织吗,怎么就突然看天吃饭了呢。不明白。
我本来就没有说要完全信任陈秋实啊。而且我说的跑路国外是不想被卷入腥风血雨的老百姓。如果不怕腥风血雨的...

我们是民主之下的卒子,血雨腥风,不消别的,铁人也受不住。觉悟就是有牺牲的准备。这天下,比你想得困难。中国的一套规矩,谁也动不得。
你不是也想成立线下组织吗,怎么就突然看天吃饭了呢。不明白。

我被打击了,而且因为这个钱损失的厉害,想闹到上山闯荡,不容易啊。再说,不抬抬轿子,手下有人给你驱使吗。为民主的荣耀,别人死得,你死不得。不想自私,搞一百年也不能成功。看你心狠不狠了。中国怎么可能有华盛顿。
我们是民主之下的卒子,血雨腥风,不消别的,铁人也受不住。觉悟就是有牺牲的准备。这天下,比你想得困难。...

阁下看来饱经沧桑,深谙这世道生存之道, 对他这种乱冲乱打的后生是敲不上眼咯?
我被打击了,而且因为这个钱损失的厉害,想闹到上山闯荡,不容易啊。再说,不抬抬轿子,手下有人给你驱使吗...

那你太悲观了,如果这种想法的话还是移民吧。
那你太悲观了,如果这种想法的话还是移民吧。

中国革命就是看看杀谁不杀谁。悲观可能只是一个外表,掩饰杀戮的快感。
我從反送中時看他 那時覺得還不錯 只能說 他這次做得有點爭議吧 被討論正常 就看他之後怎麼做 做的好...


你们香港人,至少自由派的香港人是高度同质化的,所以你们可以随意讨论自己碰到的一切事情,因为大家有一致性非常高的共同平台,共同语言。 大陆人没有这个基础,哪怕反贼大旗下,大家背景仍然天差地别,教育程度更是完全不在一个世界,这种环境下如果有争议就追根刨底,结果只会演变成站队和互相攻击。 公职人员承担这种后果也就算了,陈一个自带干粮亲赴疫区的义士要面对这些,实在是让人心冷。
阁下看来饱经沧桑,深谙这世道生存之道, 对他这种乱冲乱打的后生是敲不上眼咯?

我就一屁屁,算不得数,陈下场看他造化。真要点他,何必闹得满城风雨,悄没声就做了。
你们香港人,至少自由派的香港人是高度同质化的,所以你们可以随意讨论自己碰到的一切事情,因为大家有一致...

我台灣人 我只是要跟 100%相信or 不信的人說 都不好 學著懷疑 才會思考 他這次做的就是有爭議 之後還有很多機會可以贏回懷疑的人的信任
阁下看来饱经沧桑,深谙这世道生存之道, 对他这种乱冲乱打的后生是敲不上眼咯?

红会千里做官只为财,陈算什么。分杯羹的另有其人。陈哭哭啼啼是何意。为邀直名还是大奸似忠?别忘了他还有父母,岂能擅动。只是恰好在武汉,大势所趋推他为盟主。周周侃,华涌,stone记,voa齐齐上阵,风光无限啊。这就是树大招风,但没惹到正主。
我就一屁屁,算不得数,陈下场看他造化。真要点他,何必闹得满城风雨,悄没声就做了。

你过谦了,不怕你笑, 我认为陈“哭哭啼啼”是真情流露。
我台灣人 我只是要跟 100%相信or 不信的人說 都不好 學著懷疑 才會思考 他這次做的就是有爭議...


就个人的批判精神来说当然没问题,这也是不言自明的。
但很多人似乎完全没明白,公职人员对民众负责,所以“质疑”这个私人行为可以随意使用在公共环境的讨论中,亦即被质疑对象有举证义务。
陈秋实不拿观众的钱,权责一致性下自然不对观众负责(我说的不是口语语境下的不负责)。这种情况下如果你有质疑,举证义务是在你这方的。 把个人的质疑权利扩展到公共空间的结果就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你怀疑他,没问题,需要他后续表现才能挽回你的信任,也是你权利。但是扔出来,就是越界的。换位思考一下,一个你支持的私人实体被质疑,要求你举证,举证难度极高且影响公共交流环境,不回应又觉得理亏,这种情况你觉得公平吗?

总结,扔出一个对方无法自证的质疑,是不公平的。 向不对你汇报的人自证进行你不能举证的质疑,是越界的。
中国革命就是看看杀谁不杀谁。悲观可能只是一个外表,掩饰杀戮的快感。

再给您俩建议,陈的演讲比赛多次提及希特勒。希特勒何许人也,演讲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跟着老梁难道不知道媒体水有多深吗,万一,我说万一,哪天做点猫腻,外行人打眼看不着破绽,你说为利几何呢?摇身一变,成为第二个老梁也未可知。
你过谦了,不怕你笑, 我认为陈“哭哭啼啼”是真情流露。

他的目的80%都达到了,物资送了,工地看了,线下人手有了,视频造传不误,武汉小哥被炒火。那么一个不怕死的人何以哭哭啼啼?手段有了,目的实现了。有人给他拿拿龙吗?恰是海外几个人骂他,崩溃了,一个不已移民为目的的改革派,在乎这些海外人士做甚呢?
还是要时刻保持警惕
他的目的80%都达到了,物资送了,工地看了,线下人手有了,视频造传不误,武汉小哥被炒火。那么一个不怕...

他说过不在乎名声,公道自在人心。何以会如此失态?是不是觉得有委屈,是来自何方的委屈?肯定是怕死的,不然不会在乎口罩和指出央视的安全性采访。陈律还有目的没完成,害怕功亏一篑啊。可能是要鱼死网破,跟中共鱼死网破,但是,没人觉得小虾米有什么能力掀起大浪。
他的目的80%都达到了,物资送了,工地看了,线下人手有了,视频造传不误,武汉小哥被炒火。那么一个不怕...

陈是一个好名的人,必定会为名而动,没说他不好,这是他的动力。爱说话,也给了他说话的权利,只是最近总是频频出错,家庭变故不小啊。
陈是一个好名的人,必定会为名而动,没说他不好,这是他的动力。爱说话,也给了他说话的权利,只是最近总是...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Rga_rSZD3s
同意。
看到一些英文报道下面也开始有人推陈秋实了。
一些外国号不去一线而光去采访一些武汉人好棒政府处理好棒的,实在恶心。陈在报道一线方面确实在抗衡党国庞大的宣传机器及其爪牙。
本来不想讨论他,你却硬要开个帖子把质疑他的人引出来,这不是适得其反吗?不讨论他还是从自己做起吧,你的...

脓包挤出来总比每天露一点比较好。气性中人,肯低头的反贼,那是无能。
本来不想讨论他,你却硬要开个帖子把质疑他的人引出来,这不是适得其反吗?不讨论他还是从自己做起吧,你的...

他的视频质量有点下架,是放开了手脚之下,给人适得其反的效果,各方都不满意。你感觉到了没有,这么多人护着他,居然被推到风口浪尖,这是他始料未及的。实事比理论要难做,陈太顺了,越封杀越有人气,这是他以为的风口,其实都在拿火烤他。拿他当参照物。
就个人的批判精神来说当然没问题,这也是不言自明的。但很多人似乎完全没明白,公职人员对民众负责,所以“...

首先啦,別分什麼公職 非公職 都是人而已 還有 "質疑" 跟你所說的 舉證 造謠 我覺得沒啥關係啦 陳秋實之前好像有金錢上的爭議 不過當然他不用對觀眾負責 他想拍啥 說啥 他開心就好 假設都固定100個觀眾 我質疑台灣館長是藍色or 紅色代理人 可不可以?當然 可以 我跟他有一定要"舉證or澄清"嗎 都不一定 我的"證據or沒證據"強過他的"澄清or不澄清" 那就會有90個支持我 10個支持他 假如他的"澄清or不澄清"強過我的"證據or沒證據" 那就會有90個他的支持者來罵我 不過這都只是風向而已 館長還是可以選擇繼續拍影片 如果我質疑 他吸毒 嫖妓 殺人 這些違法的事情 那我就一定要舉證 不然就是造謠 會被告 今天陳秋實去武漢拍片 他的觀眾群突然有人"質疑"他的"動機跟意圖 " 沒違法吧? 質疑的點很多人說了吧 他拍醫院不會被攔 突然提台灣(我知道有說是為了嘲諷統一,但我就覺得武漢肺炎提台灣很怪啊 沒說服我) 還有目前只對武漢政府開嗆 他有沒有澄清? 有啊 也不少人幫他澄清 但澄清的沒說服我 所以我有點懷疑啊 100個觀眾裡 搞不好只有30個懷疑而已 我只是其中一個 現在風向還是挺他吧 所以我說之後還有很多機會 他可以變成只有10個懷疑他 或更多人懷疑他 都有可能啊 你也可以懷疑我是不是台灣人啊 我不一定要舉證 你懷疑我 我也沒損失 陳秋實算是公眾人物 被檢視正常吧
所以我一直覺得 雖然很多人嘴上說 沒有完全相信他 但透露出的感覺 又有一種偶像感
最後
懷疑,沒你講的那麼麻煩 只是天性而已 如果懷疑時 還要自我審查能不能懷疑 那別懷疑了
我觉得很奇怪,品葱有不少高威望高管偏向于陈                         
我觉得很奇怪,品葱有不少高威望高管偏向于陈                         

是啊,陈秋实大土豪,比郭文贵还有钱,把品葱高威望用户全部买通给他讲话。
我觉得很奇怪,品葱有不少高威望高管偏向于陈                         

抱歉,我对陈毫无感觉,如果论他本人,疑点也是很多,无法猜透,我只能就实事论事的说,他在武汉就近的探察的视频,值得参考
抱歉,我对陈毫无感觉,如果论他本人,疑点也是很多,无法猜透,我只能就实事论事的说,他在武汉就近的探察...

你觉得陈秋实拍的这些视频主要针对哪些观众?应该不会是翻不了墙的观众吧?
不割席!👋
五大诉求!
首先啦,別分什麼公職 非公職 都是人而已 還有 "質疑" 跟你所說的 舉證 造謠 我覺得沒啥關係啦 ...


陈发u2b或twitter是创作, 你看他的东西是消费,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契约关系,相应的就需要遵守这个契约的规范。 契约关系的不对等就是权责的不对等,如果你对这个不对等有异议你可以选择不参与这个关系, 而不是三分钟看别人千里迢迢拍冒着危险拍的东西完了声称你们可以对等。

同理,很不幸判例法下能找出无数个诽谤的例子。如果你对这个规则不满意,你也可以选择不活在有诽谤罪的地方或者自己去像陈抗议中国这样抗议来实现诽谤的非罪化。
陈粉说如果有一百个陈秋实,就算是外宣,也能带我们看遍整个武汉。然而,如果有一百个陈秋实,那看完他们的前两个视频,我百分百会觉得武汉如墙内媒体所说,除了少量曝光的丑闻,大体一片太平。至于后来的爆料,只是发现演太假,被看穿了,但还有很多追星族一样的粉丝,再挽回一下
我是觉得陈秋实有点像是某个手眼通天之人沉船计划的一部分,但是现在确实没必要争论这种没意义的事,这是都是等到民主完成之时,他站出来选举的时候需要辩论的,现在就打在一起那就真的如共产党所说,反党势力都是一盘散沙
借楼表达一下自己的想法,跟本楼主题关系不大。

之前还想骂一下那帮跳出来“合理质疑”陈秋实的,想了一下还是算了,人性当中的阴暗面确实难以抹除,我不该跟人性置气。

我是个跑路党+脱支党,这国将来是民主天堂还是人间地狱跟我无关,从现在起佛一点,不打算跟葱油们再争什么了,祝愿民主派建立起民主中国、姨派们能够当上xx利亚总统、郭文贵即位中华联邦大统领、法轮功成为国教、五毛们......早早司马。

现在的心情就像是当年脱宅一样,脱离键政的生活,我很期待。

不过品葱总体来讲还是很不错的网站,我还是会把这里当作一个信息源。
陈发u2b或twitter是创作, 你看他的东西是消费,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事实契约关系,相应的就需...

我看他的東西是消費???? 那他要不要對消費者負責???? 這跟契約又有啥關???? 別無限上綱了啦 他拍影片 無論是為了賺錢 名聲 表達自己的理念 他開心就好 我因為覺得他講得不錯 所以看他的影片 幫他推廣 加大流量 還有啦 我文章中 沒提到"對等"這個詞 我完全不理解 我產生懷疑 是需要"對等"什麼 我不知道是不是 長期接受弱肉強食 隱形的種姓制度下 讓有些人看到別人 自動腦中分出不對等的上下關係
館長 蔡英文 藝人 一堆公眾人物 哪個沒有被懷疑過? 哪個不能被懷疑?

今天事情也沒那麼複雜 他從反送中到現在 拍了很多影片 以前的影片吸引大量支持者與觀眾 現在武漢的影片 有少部分人 覺得他的影片有點變 所以產生懷疑 在你的世界中 是沒有中間地帶? 一定都要照單全收? 就像我說的 他以後還是有辦法消除少部分人的懷疑 真金不怕火煉 對吧

打壓會懷疑的人 這件事才是最奇怪的事

還有 別靠著貶低別人 來提升自己的優越感 我也不會說把陳當偶像的人 就是白癡吧
楼主观点相当正确!很多境外华人,不在大陆,不能体会到作为大陆人看似不是反共只是维权的努力,比口炮要付出的成本大很多很多。
我就有很深刻的体会。当然,我的体会不是被抓被那啥,是你的熟人圈对你的鄙视。
楼主观点相当正确!很多境外华人,不在大陆,不能体会到作为大陆人看似不是反共只是维权的努力,比口炮要付...

海外华人,尤其是在推特上,还有一个很大的毛病,就是喜欢夸大事实或者造谣。拿一些根本风马牛不相及的视频,配上他们自己的字幕来扭曲事实。比如前几天推特上广为流传的一个视频,一个小区里一群大妈在喊一些口号,推特上的视频硬是给他们配上了“共产党,下课”这样的字幕。真的挺无语的,中国人敢不敢喊共产党下课这样的口号这些人难道没点逼数吗?别说国内大妈了,海外华人有几个敢去中共领馆门口喊这话的?这种套路跟共产党的宣传手段如出一辙,都他妈在意淫。如果说中国人有什么“支性”,这就是其中之一。
刚才看到陈秋实的消息后,相关主题那块看到的。我也就再次挖个坟,希望别封禁我。

革命还没开始,先别忙着肃反。当然,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有陈秋实要求墙内联系方式,最好还是别给
他比我们所有人都勇敢
说的太好了,陈秋实人在国内依然敢于去做,已经强过90%的反贼了。
by the way,这也是为什么我支持哪怕是粉红女权,不管他怎么说,至少他在实打实的,为削弱共产党做贡献。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无政府主义,实用主义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2-02-09
  • 浏览: 8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