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李醫生,香港人有話說

  如果說彩虹有七種顏色,那麼香港人也有七種人,或者以上。
  容許我向大陸人解釋一下,目前香港的抗爭者中,雖然目標都一致(反政府),但卻可以細分得好多類人。我把抗爭者大概上分兩類。

  1)獨派(港獨派)。他們對中國所有一切都沒好感,對建設民主中國也沒興趣。「支那人沒一人是無辜的」這話,大概是出自獨派手足的手筆。他們對大陸厭惡最深,而且政府的迫害中,也是獨派手足受害最多,被殺被打被強姦,因此不難理解他們怨恨大陸的理由(大陸小粉紅+五毛對抗爭者的誹謗)(受迫害時,沒大陸人為他們挺身而出)(覺醒的大陸人對香港抗爭幫助極少)

  獨派手足認為,中國人永遠沒覺醒的可能,而且就算覺醒了也不會反抗,又或者覺醒的大陸人也對港獨沒幫助。所以得知李醫生曾挺警時,排除五毛分化,罵得最狠的人就應該是獨派手足,而且他們的確有理由罵(獨派為香港流過太多血)(流血的時候被大陸人落井下石式誹謗)。

  目前應否港獨,在香港的抗爭者中似乎亦沒有一錘定音,還未做好最終的決定(應否港獨)。因此抗爭者只抱著「兄弟爬山,各有各做」的理念,支持獨的就支持獨,支持民主的就支持民主。照我推測,勇武手足多數出自獨派。

  2)民主派,五大訴求派。這些人對港獨持保留態度。他們對中國政府沒好感,對大陸人也沒好感。但相較於獨派,民主派抗爭者對爭取民主中國表示支持(多一個盟友),而且比較會同情大陸人(認為被洗腦),而且理解大陸人不反抗原因(中國監控太嚴重)。這一派手足多是和理非(照我推測)。

  當然也有會民主派手足,全面反華反共反中,近乎盲目式排擠大陸人,但數量較獨派少。
 
  五大訴求派人數非常多,估計有二百萬以上(據幾次民陣大型遊行,我個人估計)

 3) 對品蔥的話:蔥友在連登看見對李醫生的辱罵,只因為李醫生為曾挺警,因此香港人(不論民主派與獨派)都非常反感,認為李醫生只為大陸人盡了負任(有勇氣說實話),卻有負香港人(港人認為挺警者無良知)。如果李醫生當時暗示支持香港,情況會非常不一樣,甚至會有香港人自發地默哀李醫生,只可惜李醫生被政府欺騙,現在李醫生人已抵天堂,相信也能看清香港抗爭者的真相,還各位手足一個清白。

  以下是我個人意見。目前有港人對大陸反抗感到失望,原因運動維持半年,他們一直期待的大陸人反抗並沒有發生,但我覺得此次肺炎和李醫生事件,已為大陸人埋下抗爭種子。但我是香港人,對大陸人國情不熟,爭取大陸民眾抗爭一事,交付諸位惹友。

  最後有一句話想分享。
「And if a man prevail against him that is alone, two shall withstand him; and a threefold cord is not quickly broken.」(聖經,傳道書)
翻譯:「有人攻勝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擋住他,三股合起來的繩子不容易折斷。」


4)  致香港手足的話(如果有香港人看的話)。

  英國有一個民諺:
「失了一顆鐵釘,丟了一隻馬蹄鐵;
 丟了一隻馬蹄鐵,折了一匹戰馬;
折了一匹戰馬,損了一位騎士;
損了一位騎士,輸了一場戰爭;
輸了一場戰爭,亡了一個帝國。」

  我既意思係,爭取大陸人抗爭貌似不可能,但歷史既勝利本身就充滿不可能(參考辛亥革命,運氣成份超重)(參考井岡山逃亡,如果張學良唔發動西安事變,中共全黨會死係井岡山)(武漢肺炎一人食野味,然後你知發生咩事啦)(抗日戰爭,冇人估到美國參戰打日本)。我唔係先知,我唔知道聽日會發生咩事,亦都冇人會知道聽日會發生咩事。我只知道政府如果唔見一顆鐵釘,最後會亡一個國家。
  
  我有一句話想講:「冇人係同朋友議和,所有人都係同敵人議和的。」,如果你當中國人係敵人,Good,同你既敵人議和啦,如果議和對你有利的話。

  黑警夠膽警暴,全賴於有大陸支持,大陸政府既支持就係佢既底氣(從鄧炳強一上任去北京見高官示好可見)。但如果大陸發生內亂,自保不暇呢?瞧見鐵一般的後台搖[url=https://pincong.rocks/url/link/aHR0cHM6Ly9wZWRpYS5jbG91ZC5lZHUudHcvRW50cnkvRGV0YWlsLz90aXRsZT0lRTYlOTAlOTYlRTYlOTAlOTYlRTYlQUMlQjIlRTUlQTIlQUU][/url]搖搖欲墮,大概係班黑警膽寒既時候(佢地準備面對香港人既憤怒),亦會係公義將會得到伸張既時候。
  點解要爭取大陸人抗爭?
  因為三股合起來的繩子,唔容易折斷。


```````````````
更新:
  有手足認為我污名化了獨派,我在此道歉,如果有任何侵犯獨派手足的言論的話。我刻板印象中,全面仇恨大陸(盲反大陸)的人可能出於獨派,但我錯了,或許五大訴求派中也有不少盲反大陸的人。
  但我主要的意思是,全面反大陸的人只佔香港少數人,仍有不少香港人是支持大陸人抗爭的。



初次品蔥執筆,文寫不好請炮轟小力一點。
80
分享 2020-02-10

45 个评论

海外大陆人路过。我目前的态度是李文亮医生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他的行为主观上是为了提醒他周围的人而不是真的想吹哨。但是结合大环境,李医生被大陆民间认为是唯一指定的吹哨人,我也表示理解,没什么意见。

香港同胞中的一大部分因为李文亮撑警而无视他,甚至说李医生咎由自取天道循环,我也能理解。

但是无论如何,李文亮事件对于所有反党势力甚至党内改良派来说,都是很好的一个「里程碑」。因为他确实是共匪腐败无能、作恶不止的牺牲品,引发了全大陆民间近年来空前的反党情绪和舆论。

我觉得香港同胞没必要纠结「李文亮个人」是否值得港人尊重(我也觉得不值得),而是请尽量不割席,需要时拿出「李文亮事件」来反击五毛和香港亲共派即可。
香港人對民主中國期盼了幾十年,耐性不是無限的。再過十年,經歷抗爭的新生代長大後,香港民主中國派將會全面息微,不會再有任何人想跟中國聯繫。
算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法西斯。
连登不少人跟留港不留人的小粉红一样。
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香港主流民意,但是不少香港人在品葱说连登是香港民意。
https://lihkg.com/thread/1866413/page/1
看不懂的,我可以更新翻译
其實連登很多人衹是在宣洩憤怒。如果大陸陷入內戰,很多連登仔還是會投抗爭力量,不會落井下石、為共產黨屠殺「沒有一個無辜的支那人」叫好的。https://i.imgur.com/uzDqFVl.gif

這個就如同數年前很多反共人士對香港印象也極差,認為香港人都是港豬、都是大中華膠。柴切爾夫人賣港,無人抗爭,廢老個個為「回歸中共」叫好。殖民地能夠選擇獨立的路不走、中華民國不投,港人偏偏要投共。後來從佔中運動到反送中,香港人覺醒抗爭,反共陣營對香港人的印象就有了180度大轉變。
老實説吧,我身爲一個民主派【不過如果有很多人想獨立的話我也沒問題,因爲我不屬於目前香港政治光譜中任何一個固定的陣營,哪怕是民主派也是飄移不定的】在李文亮醫生的議題上,我覺得衹是要抱持著【尊重】去看待他在微信群上對親友的關於提防武漢肺炎的告誡,至於有人認爲更值得尊敬的是那位傳播開訊息的人,我對此持保留態度,畢竟我在墻内媒體上觀察很多年了,這種行爲其實和分享八卦、說壞話甚至是舉報沒什麽不同,不少自由派朋友就是因爲這個轉發群聊功能而遭殃的【望了一下自己的沖塔記錄顫顫發抖】。

而對於獨派手足的話,我也是理解和尊重他們的意見,畢竟我看到關於這件事更加詳細的資料時心裏面也是很震撼、糾結的,但【希望】他們【有機會】也可以和民主派和品蔥的手足溝通交流意見,而不是去謾駡他們都是中共政權的幫凶和大中華膠、左膠【雖然我覺得這未必是他們的發言?像三毛多點】。

而我對這件事的看法是【李文亮之死】是一個很好用的宣傳工具,如果是對中國的制度本身有疑惑但又想不通有什麽不對的大陸人來説,這更是一個可以Connect的好話題,去讓他們知道是什麽因素導致了這名醫生的死去,同時也能讓他們意識到國内媒體的新聞話術并不可信。但我不是太推薦和【小粉紅】和【戰狼】這些深度迷信共產黨的人溝通這件事,成效收益不大。

最後,祝各位文宣部的葱油Connect成功
医德政见分开看,没别的。
qq4581865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党国蛀虫
已隐藏
所謂「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李醫生真是什麼聖人?當然不是。大陸人衹是在此事中因為共產黨的殘暴而十分憤怒,捧起李醫生,真實的意願是在抨擊共產暴政。

港獨派真的是想殺光支那人?當然不是。港獨派衹是因為受大量大陸五毛攻擊,又得不到大陸人民的廣泛聲援,於是決定首先在精神上脫支,然後才能更有效地抗爭。
算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法西斯。连登不少人跟留港不留人的小粉红一样。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香港主流民意,但是不...

之前也有位香港葱油說lihkg不等於香港民意,你甚至還要考慮電報和Dis但沒有連登號的香港人
完全同意

关于李文亮,
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李文亮事件可堪一用,真的怀疑有些团团在连登在品葱在脸书带节奏。

慕容儁可以追谥冉闵为“武悼天王”
多爾袞可以追谥崇祯为“欽天守道敏毅敦儉弘文襄武體仁致孝端皇帝”

Last time I checked, they hated each other.

尔等胸怀见识不如蛮夷乎?
个人认为,李文亮医生是否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他的牺牲引起的大陆民众间的轩然大波更多的代表着民众们对于集权政府的极度不满和对于个人前途的悲观情绪。也许李文亮医生不是英雄,但他必须得是英雄,与其说是他在朋友圈里泄露了肺炎消息成为了英雄,不如说他是被中共无耻地逮捕,并在死亡后辱尸,进行表演式抢救时成为了英雄。李文亮医生实际上就是一个平凡人——受到大陆的洗脑教育,对于人权关心不足,对于香港抗议活动和共党匪徒邪恶面目认识不清,有着对于家人朋友天生的关心和热爱以及基本的人格操守,职业操守。他就是大多数大陆人,我们大陆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李文亮,李文亮的命运可能会在任何一个大陆人身上发生,李文亮就是时势造就的英雄,就是大陆人长期压抑下的泄洪口,他生前的伟大只是一种巧合,而他去世后的伟大就是真正的伟大,因为曾经作为“护旗手”的他的死亡引起的民愤以及让无数痴心于共党的小粉红清醒过来,要求言论自由,并有可能成为掀翻暴政的一面旗帜,所以我认为李文亮医生就是大陆人的英雄。
个人认为,李文亮医生是否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他的牺牲引起的大陆民众间的轩然大波更...

说得太棒了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哪怕这位朋友并不自愿成为敌人的敌人

绕口令。。。
算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法西斯。连登不少人跟留港不留人的小粉红一样。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香港主流民意,但是不...

1)連登的內部意見不一,全面敵視大陸人是部分。我在某次集會中,有大陸人上台發言,發言後拍掌者有35%人左右(估計),其他香港手足得人掌聲一般40-70%。
2)連登並不是主流民意,很多抗爭者沒連登AC,更別提連登中有大量五毛,挑起仇恨情緒
3)五大訴求派比獨派人數多,因此我也推斷,支持爭取大陸手足抗爭,會比反對大陸手足抗爭多。
海外大陆人路过。我目前的态度是李文亮医生是一个普通的医生,他的行为主观上是为了提醒他周围的人而不是真...

不能再同意,但香港人太意氣用事了!不能理性思考
李医生顶多也是提醒了他的同学,说明他还是有私心的,至少他并不是出于为了人民而对大众提的醒,他其实是一个被推上风口浪尖的英雄,算不上吹哨人,他仍然想到的是他自己的群体,他不像非典那个医生,那位医生我名字忘记了,是真正切切的为了人民去上报的,非典那个医生才是真英雄,在被威胁打压的情况下执意举报疫情,最后早期发现了非典,并且举报军医内部腐败党内腐败,那个医生才是真英雄,而李文亮他的本意真的不是想去做英雄的事才去做的
大陆人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我认为涉及到一个知识没有公有的问题。

很多有思考,受过高等教育,尤其是西方教育的人都会对这个政体有所反思。但是你不知道其他人是否和你一样有这样的思考,gcd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进行舆论管控,把大家之间对此的联系切断,把清醒的人污名化,让你以为你是少数派,不敢发表见解,不敢讨论。gcd不知道这样的行为只会让清醒的人对此更加愤怒吗? 他当然知道,但是这个策略就在于可以让清醒的人不知道身边的朋友家人是否也是这么想的,同时也可以继续愚弄没有清醒的人。 希望香港同胞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你们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抗争,你也看不到任何其他人关于政体的思考与讨论,你是否敢站出来,豁出自己的命来发声?在大陆,你发声之后,不仅会被捉到监狱,还会攻击你的家人,把你真正的见解污名化,让你试图拯救的同胞来辱骂你。我不知道香港是否面临过同样的情况,不知道你们是否曾经是通过英雄的牺牲把这个知识公开,还是因为没有严苛的言论管控,本身就不存在这样的障碍。

这次的事情,尤其是李文亮医生的牺牲,带来了很大的进展。这个事就像皇帝的新衣中那个小女孩,没有人知道皇帝在裸奔吗?都知道。为什么没有人出来说?我们不知道别人是否知道。 比如我这边的情况,我站出来讲了之后,即使很快就被删除,仍然让我看到了我不是少数,而是有着许许多多平日里的同学怀着和我同样的想法。 而在大陆这样的环境下愿意讲出来的人,我认为更大可能性是讲道理的人,是有同理心的人,是愿意和香港同胞一道前进互相帮助追求各自诉求的人。希望香港同胞可以原谅我们之前的沉默,让我们都发声,让大家都知道我们很清楚这个政体在做什么事情。 只有当对这个政体的反思变成了公开的公共知识之后,人民之间才可以互相保护,你们期待的争取大陆人民的抗争才会轻而易举的实现。不然的话,很难有人愿意或者敢于真正的去讨回公道。
另外我对大陆很多人是失望的,因为教育或者种种的原因,能有自己思考的人很少见。在大陆论坛里常见的一个情况就是大家的屁股决定脑袋,首先判断你的立场,立场和我不一样之后就打上敌特,美分,五毛,粉红的标签,并没有真正的通过逻辑和思考来说服对方。这样的人他现在和我站在一样的立场抨击zf,明天就会在其他的立场抨击民主。这些人由于缺乏独立思考能力,往往站的是粉红的立场。我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他们认真的思考。 我试图用道理说服这些人的时候,只要立场不一样,会被对方直接的冠以敌特来污名化我的言论,并不会真正的思考别人的言论。 而有的时候言论收到这些人的支持,也只不过是恰好我们在一样的立场而已。
我感覺是,有這樣的討論真好。

從不同的立場,角度,心情。不是崇拜或是推出悲劇英雄。

我個人認同:李不是英雄,但是他更像是每個中國人的「投射」,就是每個人都可能成為李文亮。

1.聽從黨的指示,做好份內的工作(聽話)。
2.做一個小善的人,至少提醒親友,顧不得大愛,大愛會有權益受損或是被犧牲的可能。
3.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力,不能改變大環境,但是做到周邊小環境。

以上,就是目前中國人普遍的作法與心聲,中規中矩,也保持自己的良心
但即使這樣,卻還是被犧牲,也得不到好的下場,

所以這種感受,會更強烈,因為做偉人太難,做英雄不容易,
可即使要做一個善良盡本分的平凡老百姓(以中國角度),
都會這樣的結果,這還有天理嗎?

今天是李文亮,明天換我了,我該怎麼做?
李文亮事件是一个很好的事例,也处于一个很好的时机。
在这么天时地利的时刻,还一脸理客中想褪去李文亮英雄光环的人,不是蠢就是坏。
老實説吧,我身爲一個民主派【不過如果有很多人想獨立的話我也沒問題,因爲我不屬於目前香港政治光譜中任何...
李文亮之死不过是我们对于言论长久以来受到钳制的反应罢了!
請不要污名獨派,罵李文亮的只是一少部分兒登仔。
李文亮在獨派眼中跟陳秋實一樣,是人是鬼不重要,
能利用的就利用。
我在品蔥說了幾遍,我不認為李文亮是英雄,他不是小粉紅也是歲月靜,他現在受了震撼教育,只是這鐵拳來得太猛太恐怖。

我不尊重他,但策略上捧他為英雄去反政權我完全沒問題,此乃百年難得一次機會。
有時候看連登看得挺無奈的

倡議各種不合作運動,包括重覆打電話繳稅一次付一元慢慢交,都能得到大部分人的支持,理由是,增加港共政權的管治成本

然而一個可能大幅增加中共的管治成本從而削弱港共的機會,用廣東話講,有牌俾你上啦,但你唔撚上,仲搞到對家可以拎張牌黎打返你轉頭,這是甚麼操作??

老實說那邊的情緒我自己也有,畢竟經歷了這八個月
但是一直重覆芝麻仁沒蘑菇之類的言論就純屬洩忿了,沒任何建設性
納粹罪行滔天,當年認為德國仁沒蘑菇的人想必也不會少,然後呢?

認清現實,再怎麼討厭的人,需要時也是能利用就利用
共匪竊國前還不是又舔美又歌頌民主自由,奪權後就打成美帝國主義了
李文亮的行为,是一个正常人在正常反应下作出的正常行为,而这样的行为在这个国家能被捧为英雄,说明这个国家本来就不正常。中国苦共久矣,是时候让肉食者们看到我们的愤怒了
請不要污名獨派,罵李文亮的只是一少部分兒登仔。李文亮在獨派眼中跟陳秋實一樣,是人是鬼不重要,能利用的...
可能我寫得不好,我沒污名化獨派手足的意思,我對獨派手足為香港的付出非常感激。

天下制裁集會,我有參加。我觀察到有個大陸人alex上台用國語發言,講得好好,但得到現場手足掌聲沒有香港人多,有些人明顥是猶豫了一下才拍掌。因此我才推測此有部分手足太過全面仇中仇華。
个人认为,李文亮医生是否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对于他的牺牲引起的大陆民众间的轩然大波更...

👍然也。
大陆人不敢发表自己的意见,我认为涉及到一个知识没有公有的问题。很多有思考,受过高等教育,尤其是西方教...


思考问题的角度不错,很好。
你的觀點我基本認同,但我想補充一下。講到港人對牆內同胞歧視,有兩個不可忽視的原因。

首先,一個是和牆內有關,眾所周知,牆內無論在法治層面抑或社會觀念上,同世界主流,或者講普世價值觀有著比較大的差距,具體表現在牆內民眾對專制政府的忍耐能力上,在憲政社會長大的民眾很難以理解,為何趙家專制派明明當民眾如螻蟻,一再侵犯民眾權利,但民眾卻逆來順受,不去維護自身的正當權益,正如魯迅講過的,有不少牆內人,就是跪久了站不起來,甚至明明同是作為專制暴政下的受害者,反而經常以加害人的立場(比如不少所謂的愛專制群眾就時不時會有,假如我是🐷我就怎麼怎麼樣,假如我是🐸我就怎麼怎麼樣)去迫害、指責其他包括但不限於香港在內的中國同胞,牆內做韭菜被收割,牆外就扮演戰狼,用綁架愛國立場來為自己在世界各地的無恥粉飾,正所謂人不自愛何以為人所愛,而牆內媒體不僅對這些不恥行為不予抨擊,甚至傳揚,給人一種非常流氓無賴的感覺,自然難免為人所鄙視。

接著,講到香港方面,雖然香港民眾是在一個相對於牆內開放得多的社會環境,但無論牆內同胞還是港台同胞,每個人接受信息都祗能來源於自己所處的環境,就香港同胞而言,無論接受到的信息源是來自牆內或者無線、亞視等的港媒,抑或是來自偏港獨的自由傳媒,出於他們各自的政治利益,從來都是不區分中國與趙家專制派及牆內民眾與小粉紅兩者之間的區別,甚至有意無意放縱乃至刻意混同兩者的界限,給港人一種祗要是趙家專制派做的,就等同是牆內同胞做的錯覺,就好像爆買奢侈品、破壞香港法治等等,增加港陸民眾的仇視對立情緒,以此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港人既然是在這種氛圍下長大,自然就難免會滋生出一種對牆內同胞的負面形象(就像不少牆內民眾一提到日本人就想起侵華、一提起台灣就想起獨立這種刻板印象),但卻從來沒有任何媒體將這種錯誤觀點公開糾正過,這一種將趙家專制派和中國混同、將牆內民眾和小粉紅混同的觀念,直到2019年7月台灣陳之漢發起的反紅媒運動才明確提出來關於趙家專制派和中國、牆內民眾和小粉紅的區別,陳之漢雖然是台灣人,而且明確反對紅色滲透,但他的主要粉絲卻是牆內民眾,可見牆內民眾亦並非蠻不講理。而我們現在要做的任務,就是正本清源,傳播真相,借助互聯網的平台,理性詳盡地向包括兩岸三地在內的中國人分析釐定趙家專制派和中國、牆內民眾和小粉紅的區別,消除兩岸三地民眾的誤解,減少兩岸三地民眾不必要的對立情緒,闡明導致兩岸三地民眾對立的原因,為兩岸三地民眾能共同推動中國憲政化發展貢獻自己的綿薄之力。

港陸矛盾其實無非就是三個方面,一個是說大陸人爆買搶佔香港資源,但想一下都知道,如果是指爆買奢侈品,那肯定是大陸極少數的權貴,因為大陸同胞2018年平均可支配月收入中位數才2028元人民幣,怎可能爆買香港奢侈品,真相是他們已經買光大陸奢侈品然後再去香港掃貨。如果是指醫院床位或者日常品比如奶粉,那是因為大陸不開放充分的市場經濟,大陸民眾收入低物價高,香港物美價廉,真是沒辦法才去同胞那購物。

第二個港陸矛盾就是指大陸人不文明,其實亦是偏見,因為我和好多朋友去香港從來沒試過不守規矩,那如果大多數內地同胞守規矩又不講話的時候,從外表上自然沒辦法分清楚哪些是大陸人,所以在香港不守規矩的大陸人是大陸人中的極少數,與此同時,這些人不單止在香港,就算在大陸都是受人歧視的,我不講廣東那麼發達,你可以去廣西看看,廣西南寧地鐵是一片垃圾都沒的,亦沒人吵鬧或者進食,非常有秩序,而當出現不受秩序的人就會受到大家指責,所以本質上就文明程度問題,不是港人與內地人的矛盾,是包括香港同胞在內絕大多數中國人和極少數不文明的中國人的矛盾。

最後一個令香港人最反感大陸人的問題,就是大陸人破壞香港法治,但有常識都知道,作為一名大陸普通公民,連自己的法治都無法守護,又怎可能有能力去破壞香港法治,能夠破壞香港法治的不是大陸人,而是大陸權貴,他們不單止破壞香港法治,亦破壞大陸法治。我們和香港同胞一樣,都是法治被專制踐踏下的受害者,可謂同病相憐。

綜上,所謂的港陸矛盾其實就是偽命題,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港陸矛盾,本質是包括香港人在內全體中國人和專制者和暴政的矛盾。它是我們共同的敵人,我們應該一致對外、拋開偏見、團結互助、同仇敵愾、守望相助。趙家專制派、港府、港獨派之所以混同趙家專制派和中國、牆內民眾和小粉紅的區別,將趙家專制派和大陸民眾道德綁架在一起,都是出自它們各自的政治利益,趙家專制派、港府將大陸民眾和他們混同,當趙家專制派犯錯就可以拉攏大陸同胞幫他們對付港人,港獨派將趙家專制派和大陸民眾混同就能夠加深港陸民眾對立實現分裂。瞭解真相的大陸同胞永遠支持香港同胞!!!

牆內不是沒有支持香港同胞的聲音,而是我們根本就無法發聲,不是捱屏蔽就是捱刪帖封號,嚴重的全部捉走,不過香港同胞也不用太悲觀,現在網絡上有相當一部分五毛是網信辦的工作人員或者在監服刑人員,他們都是受利益驅使或政治任務而說話,祗是一個輿論機器,並非出於自己的個人感情同立場。

如果大多數民眾真的是在瞭解真相以後仍然反對反送中那麼牆內為什麼要封鎖消息而且不給支持派發聲呢?因為他們很清楚,一旦給我們發聲,他就無法再通過謊言來愚弄大眾,大眾就會站到香港民眾這一邊,因此牆內民眾是否支持反送中不能看封閉禁言環境下的牆內民眾,這不是他們瞭解真相後的真實想法。

現階段並不需要民眾去做些什麼,相反,祗要民眾不去做些什麼,不去配合當權者作惡,不去充當五毛戰狼小粉紅為當權者洗地,對於當權者一言一行也不信任,在維穩經費如此龐大的當下,當權者無利可圖,自然就會土崩瓦解。這在政治學上,叫做陀西塔陷阱。

那怎麼才能讓當權者陷入陀西塔陷阱?那就要瓦解當權者的公信力,而謊言是專制體制賴以延續的根本,因此,我們就需要反其道而行,堅持攻破防火牆、傳承真相、保留火種,瞭解真相的民眾越多,謊言就越少人信服,當權者的公信力蕩然無存之時,就是專制統治瓦解之日,所以我們目前可以做的事情還有很多。請別灰心放棄。

葉利欽反蘇不是因為切爾諾貝利,也不是因為經濟問題,更不是他身居高位,而是因為他因貪腐問題被調查。但是如果沒有切爾諾貝利,沒有經濟問題,沒有美蘇爭霸,就算他因為貪腐想反也沒有人支持他。社會變革往往不是單一原因,而是各種綜合原因的結果,不能急於求成。天災人禍併發、經濟下行壓力、趙美衝突加劇、內部鬥爭深化,幾乎所有的客觀條件都完備了,就差一個導火索事件。有可能是沙丘之變,也可能是神龍政變,也可能是斧聲燭影,也可能是奪門之變,而我們祗需要靜觀其變。

在我看來,如果牆內無法實現憲政化,香港想通過獨立獨善其身的保障憲政沒有可能,如果能夠推動牆內實現憲政,香港也就沒有通過獨立保障憲政的必要。就近期而言,支持維護中華民國法統,避免趙家專制派以中國自居,從而站在維護國家統一的道德制高點取得國際社會同情和發動民眾武統,才能有效維護香港的憲政體制。長遠而言,畢竟中國的體量就擺在這裡,推動中華憲政發展,建立類似美國那樣統一的國家,利用中國巨大體量帶來的國際話語權,有利於為港人爭取更多的權利,能避免香港淪為二流國家,既更有利於香港的發展,也是真愛香港更好的表現,至於希望香港能成為怎樣的社會,就看港人對香港未來的發展定位了。

不管香港獨立與否,一國一制都是大陸必須完成的任務,因為趙家專制派不會允許一個憲政的華人社會長期存在於世上,這無疑是對趙家專制派宣揚華人社會不可能憲政從而維護其專制統治的一個巨大諷刺。

但香港目前是否獨立,對於專制派的態度會有差別,如果香港不獨立,那麼一國一制就是緊要但不迫切的任務,以目前外憂內患的情況下,至少發動武統節外生枝不會是首要考慮的問題。如果香港獨立,那麼一國一制就是緊要而且迫切的任務,順便還可以借此轉移牆內矛盾、拉攏民心,從這個角度來看,誰慫恿港獨,誰就給了趙家專制派得以轉移矛盾、拉攏民心的藉口,趙家專制派往往是最希望香港宣佈港獨的勢力。
其实香港人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的,李医生去世正好赶上医护罢工。
讲几句公道话:

政治立场从来都不能合理化种族主义偏见。

两岸三地沦落到互相咬的时候反而自证了“大家都一样”

既然CCP是全人类的公敌,非要一厢情愿扩大CCP到某地理位置上的全部普通人,似乎更加给自己添堵。

李医生没有亲历香港事件,可是亲历病毒的时候没有泯灭良知,这样的人如果真的有机会亲历香港抗争的前前后后,态度到底如何很难讲。

个人来说,还是很惭愧能为香港做的事情太少了。
我有一個視角,李文亮撐警,是上帝精心設定的。

想想如果李文亮支持反送中,他能引起國內人民的思考嗎?大概有一半人知道他的政治立場,就會說,支持反送中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你的觀點我基本認同,但我想補充一下。講到港人對牆內同胞歧視,有兩個不可忽視的原因。首先,一個是和牆內...
你打的文有點長,但我還是看完了。你大概的意思是「陸港矛盾」這問題吧?「陸港矛盾」這個議題有點複雜,大陸人有不對,香港人有不對,大陸政府有不對,香港政府也有不對。但現在不是討論「陸港矛盾」的時候,大家應該更關心更緊急的問題---「肺炎」。
其实香港人完全可以利用这件事的,李医生去世正好赶上医护罢工。

香港人恨死李醫生了,因為李醫生挺警察,在香港人的眼中,挺警者非常不義,而且非常沒良知。要不是品蔥要求我們港人克制一點,估計罵聲會更大。
我有一個視角,李文亮撐警,是上帝精心設定的。想想如果李文亮支持反送中,他能引起國內人民的思考嗎?大概...
你觀點很有新意,要是李醫生挺反送中,雖然可獲得港人的尊重,但大陸的民眾會馬上對他罵聲連連(小粉紅太多),地位也一落千丈,然後「說實話的醫生」這事也不會有人提及。

我也是有神論者,套用林肯總統的話:「我但願我和我的國家能站在上帝那一邊,因為從古至今,他一直都是正確的,並且全然公義。」「上帝不可能同時反對和支持一件事。」,因此我也可以引用林肯總統的邏輯,對中共的統冶方式,上帝要麼同意,要麼反對,他不可能同時反對和同意中共的統冶方式。
你打的文有點長,但我還是看完了。你大概的意思是「陸港矛盾」這問題吧?「陸港矛盾」這個議題有點複雜,大...

我的意思是,當民眾普遍認識到港陸矛盾本質上是一個偽命題時,香港手足就沒有必要把李醫生的事件和港陸矛盾混為一談。可以把李文亮醫生等同是一名因為舉報而被訓斥最後染病死亡的香港手足來看待。
算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法西斯。连登不少人跟留港不留人的小粉红一样。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香港主流民意,但是不...

上連登,勿認真
這句在看連登時必須時刻緊記,因為連登很明顯已被一堆共產黨打手,不知是不是5毛的攻佔了

還有連登有時候很離地
之前也有位香港葱油說lihkg不等於香港民意,你甚至還要考慮電報和Dis但沒有連登號的香港人

我這個有連登號的人來說一句話吧。大家對連登可能有點誤解:連登的註冊是要用大學的電郵的,並且不能重複註冊。我有一認識的教授想上去玩都不行呢。香港高考的大學率有20%,大概等於你們一本---------算上買號者和畢業的大學生,現連登的七成活躍用户為在校大學生,aka 1.自由地區所謂知識分子,極大概率民主支持者 2.年輕力壯 3.無養家壓力在身 ,又和成為勇武的條件有高度重疊,所以在運動早期成為了現成的戰術討論區。
由此可見,連登上的意見是在校大學生或年輕一輩的主流意見,激進又理想化,並不能代表中年人主導的香港社會。過去數月連登被如此關注只是因為上面關於運動的訊息更新得比傳統媒體更新更全,現在因為肺炎,運動被緩,社會主流不再上連登正常不過了。
李医生顶多也是提醒了他的同学,说明他还是有私心的,至少他并不是出于为了人民而对大众提的醒,他其实是一...

蒋彦永
我這個有連登號的人來說一句話吧。大家對連登可能有點誤解:連登的註冊是要用大學的電郵的,並且不能重複註...

只需要ISP email, 唔一定要大學email喎
其實很簡單。支那人沒有一個是無辜。但那些覺醒了而又肯付出,只是有心無力的內地人,並不屬於支那人,無需對號入座。
我認為作為一個醫生,李醫生系唔錯嘅,多謝李醫生嘅善意。
以台灣人的立場,接納(認同上)是中國的人就有可能被統,至少對獨立不利。
在反共上無法信任中國人的原因在這。
打印机的春天 新注册用户
我看完了您發的文章,覺得您分析得很有道理。其實李文亮的事早就應該過去了,狠他的也有,愛他的也有,李文亮事件就是壹種政治的炒作,可以直白的說他的死被人當成了壹枚棋子罷了。他對香港根本沒有什麽貢獻。這是我的拙見,不到之處請大家指點。
算是我玻璃心,受不了法西斯。连登不少人跟留港不留人的小粉红一样。虽然知道这个不是香港主流民意,但是不...

这个逻辑是不成立的,香港人没招惹过小粉红,只是争取自己的权利,小粉红却说留港不留人。而大陆政府确实迫害了他们,大陆人确实落井下石,他们的恨是有理由的。可以说他们太过极端,但和小粉红有根本差别。
只需要ISP email, 唔一定要大學email喎

關鍵isp都冇咁點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穿著警服的賊,仍然是賊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1
  • 浏览: 14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