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新诗,两首旧诗

《两种病》
听说,最近有一种病毒
这种病毒会感染人的肺部
最后,人慢慢无法呼吸
慢慢死亡
这种病毒
出现两个月多
引起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治愈也只是时间问题
那么
谁来处理另外一种病毒呢?
那种病毒
深深寄生于十四万万国民心中、脑中
始于一九四九
至今

《这里的鸟》
这里的鸟
生活在红绿灯下
无时无刻
没有一只眼睛盯着
这里的鸟
被套上脚链
久了
就成了飞不高的风筝
这里的鸟
死了
也只能埋于泥土下
听树讲
风的故事
这里的鸟
生活在一片怎样的夜空下啊!
太阳染红了河流
却融不化积雪
只有一簇野菜
轻轻、轻轻的摇
像是默哀 像是远送

《桥》
一座桥走在另一座桥上
一座是用石头做的;
一座是用血肉做的。
一座桥走在另一座桥上
一座是死的;
一座是死的,胜似活的。
一座桥走在另一座桥上
一座本无心,也算快乐;
一座曾有心,倍感煎熬。
一座桥走在另一座桥上
一座背着生活;
一座背着背着生活的人。
人来了,
说这是一道彩虹上升起了另一道彩虹;
等人踩上去——
彩虹又变回了桥。
7
分享 2020-02-13

11 个评论

大家可以讨论下
我的感觉:第一首还达不到诗的水准 还需雕琢
这叫诗啊,那我也能写

习近平
今年
要完了
他完了
我也上不了台
这叫诗啊,那我也能写习近平今年要完了他完了我也上不了台

哈哈 诗的题材有很多的
这个应该只能算现代诗歌吧,完全不能算古体诗了
体裁
有才啊,都是好试来的。
我也發三首

二零一九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敞开了我的心扉,
却失去了我的舌头;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攥紧了我的手掌,
却挥不动我的拳头!

每天我都能感觉到正在丧失的勇气,
加深着我的恐惧,改变着我的情绪。
全都让我插地快点儿但我只想出去,
你们自由的乐土让我觉得日渐压抑。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敞开了我的心扉,
却失去了我的舌头;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攥紧了我的手掌,
却挥不动我的拳头!

我时刻都在表达着对于同胞的不解,
我好奇你们身上流淌的是不是血液。
都吃着五谷杂粮,都喝着乙醇兑水,
凭什么只有我不愿意去受邪教的戒?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敞开了我的心扉,
却失去了我的舌头;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攥紧了我的手掌,
却挥不动我的拳头!

所有人都在排泄能成为肥料的秽物,
又任凭他们点燃其中长出来的植物。
我只想砍下他们本不配拥有的头颅,
让他们偿还我和亲人们经受的痛苦!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敞开了我的心扉,
却失去了我的舌头;
这是二零一九,公元二零一九。
我攥紧了我的手掌,
却挥不动我的拳头!



二零一九 · 手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正在劈碎你的牙齒,
正在割開你的咽喉;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已經撕下你的雙耳,
已經剜出你的眼球!

城門前的空地上懸掛著布做成的旗;
紅色天空上的星星其實都不代表你。
鐵鑄成了三柱高香但是從未見過火;
訓練有素的鷹犬不停地向它敬著禮。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正在劈碎你的牙齒,
正在割開你的咽喉;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已經撕下你的雙耳,
已經剜出你的眼球!

山嶺上的萬里長城似乎是綿延不絕,
進來還有出去,你們誰也別想翻越。
一磚一瓦的重新修建只為一個理由:
會有太多知識,如果思想沒有邊界。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正在劈碎你的牙齒,
正在割開你的咽喉;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已經撕下你的雙耳,
已經剜出你的眼球!

你們根本就不曾在自己的床上居住,
你們根本就不曾擁有過自己的房屋。
到底為什麼要由咱們的奴僕來決定——
應不應該打開咱們家裡的這些窗戶?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正在劈碎你的牙齒,
正在割開你的咽喉;
揮動巨斧的手,握著鐮刀的手。
已經撕下你的雙耳,
已經剜出你的眼球!




二零一九 · 漢奸走狗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變賣這個國家,
你們自稱偉大領袖;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屠殺我的同胞,
你們戕害我的親友!

蘇維埃的政權成立在了中國的江南,
黑頭髮的人卻信仰來自東歐的偽善。
你想要侮辱先祖將家裡的靈堂砸爛,
讓邪惡的共產主義來告訴你怎麼辦。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變賣這個國家,
你們自稱偉大領袖;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屠殺我的同胞,
你們戕害我的親友!

你編寫的歷史文獻里沒有一句實話,
利用中華民國的道義,把自己養大。
你只認馬克思,才把傳統趕出了家,
因你站起來的人民在批鬥自己的媽!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變賣這個國家,
你們自稱偉大領袖;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屠殺我的同胞,
你們戕害我的親友!

你行不通的社會主義早在西北倒下,
該討還的土地,你讓他的孩子留下。
於是,你恬不知恥地登上紅色的塔,
讓神明以為罪惡全都來自我的國家!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變賣這個國家,
你們自稱偉大領袖;
聽說漢奸走狗,看見漢奸走狗。
你們屠殺我的同胞,
你們戕害我的親友!
講則笑話:怎麼寫「新詩」?

這樣,

可以
了。

開心,

好。
老共

說,

過程
民主。
《支》
桂枝七十,独裁还是。
反对一尊,有你有我。
病毒烧烤,锁国警报。
有你有我,俺张献忠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