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要等到80后到了能当领导人的年纪,中国才可能真正好起来

看来文革对中国的祸害远比之前评价的更严重,包子就是文革余孽,感觉像是数学上的谐波,或者地震后的余震,是文革的一次延伸。

感觉要等到乘着改革开放东风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进入政坛并获得影响力后(希望包子到时候也挂了),中国才可能好起来。只可惜,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等。
12
分享 2020-02-15

111 个评论

我以為也這麼認為,認為等中國是年輕人掌握權力的時候會更加開放自由,可是後來發現共產黨是逆向淘汰的,想要進入體制要先忍受共產黨的惡臭加入他,我想一般有骨氣無法忍受當下中國環境的年輕人早就不屑加入了,或者選擇用腳投票離開了;另外一部分捏著鼻子的人加入了之後真的可以還保持初衷嗎?不同流合污就不錯了吧!共產黨不倒,中國不會好
波是没有边际的。。。。包子是文革余孽,之后上来的就是包子余孽,一代一代永无止境
请问那时你几岁了?说这些有意义吗?跑路才是正道!
党近年来要求重视在青年中宣传党性,bilibili,知乎,观察者网,共青团都成了舆论的桥头堡,你看看这些80后写出来的东西多令人作呕,年轻党员已经学会了怎么出卖人性,当了领导只会更恶心
你想多了,80/90后更加自私自利。现在网上删帖,引导舆论的就是那群人。
大概在2010年前后,网上一个经常被提到的观点就是当80后一代进入体制之后中国就会好起来的。结果怎么样大家也都看见了
转两篇文章:

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心中常有郁积之言,想要表达出来,但每到下笔之时,却感到很累,很难准确完整地把自己的思想表述出来,也许确实是自己文字表达能力太差,难以胜任。而记忆力也越来越差,脑海中时有思想的火花一闪,但事后却再也难以回想出来,而这样过后再来拼凑文字渲染夸饰聊以填补的论述方式,或许真是难免失之偏激,这些言论已经得罪了很多的朋友,但要得一知音却难。于是我决定换一种委婉随和的说话方式,以商榷的口吻,不再轻易做一本正经的长篇大论,而是想到什么就先写点什么,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随意发挥,一直到自己觉得已经畅所欲言,再来梳理成章。这样,或许会有别样的效果,若不嫌我诉说得零碎散乱拉拉杂杂唠叨罗嗦。
 

  有一次,我跟我们公司里的一些同事聊天,他们都是些很年轻的80后,很多大学毕业工作还没多久,有些还是研究生。这些人,他们对现在社会中的潜规则等等非常熟悉,对公司里学校里这一套也是心知肚明的,自己也能够娴熟运用。
 
  虽然他们也抱怨社会不公,但是,当我随便地提了提诸如民主,人权之类的话题时,他们表现出的态度让我大吃一惊:他们都认为中国无所谓民不民主,因为美国还不是一样不民主,不管走到哪里都是钱和权在起作用。我说美国至少可以投票选举,他们却说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也是选举,我说那怎么算,那都是事先内定了人选且暗箱操作,再说,你们谁参加过这种选举?
 
  这时候,他们不再强辩了,而是一副很犬儒的态度说道:反正被选的人我们又不认识,选谁都是一样。所以选不选也无所谓。
 
  这样,我马上识时务地闭嘴了,因为我意识到他们绝对不是简单地因为什么洗脑教育才这样想这样说的,因为现在这个信息时代,网络时代,能够提供给他们这一代人的人文信息是非常丰富的,是足够丰富的,只要一个人有一点点求知的兴趣的话。我当年,是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自己摸索得来的民主理念。更何况以前更封闭的时代,那时的人都不至于这么没有觉悟。甚至我接触到的很多文化低得多,年龄大得多的人,对这类民主和专制的问题,都比他们有觉悟得多。
 
  那么,他们是真的对社会现状一点都不了解才这样想问题的吗?当然不是,前面已经说了他们对社会上那一套其实是很心知肚明的,而且他们也时而在感叹或抱怨社会不公,但是同时他们也非常地认同于腐败的潜规则,认为能够有机会腐败的人才是有本事,作为真正的成功标志加以崇拜。
 
  我的生活圈子里面接触到很多的80后,总而言之,只要涉及到关于政治方面的问题,他们的中心思想就只有一个:只要共产党给我钱就行了,管他腐不腐败专不专制呢。
 
  我觉得,(仅仅只是我觉得,也许事实并不一定如此):80后真的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之所以说是可怕的一代,而不说是什么“垮掉的一代”“不可救药的一代”,是因为我们根本没资格这么说(因为他们的生存能力比前几代人强得多)。之前的其他几代人,或许我们还可以说“不可救药”云云,因为那时确实是有信息封闭和僵化的计划经济体制和教育体制等等因素的制约导致的愚昧在这几代人身上的严重残留。
 
  但是80后却是绝对不同的一代人,开了历史的先河,他们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其极度商业化的头脑,金钱至上是这一代人终极的价值取向。
 
  他们非常善于商业化地包装自己,脸上时时带着一种“纯真”的笑容,很阳光,很善于运用成功学那一套为人处世哲学,竞争力很强,生存能力很强。而生存能力很强这一点同时也就意味着破坏力很强。
 
  而且他们还是伴随着网络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搭着扩招的顺风车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没有信息闭塞之苦,而且普遍受教育程度高(虽然扩招后一个本科生也就仅相当于8090年代一个大专生水平,研究生也就仅相当于以前一个本科生水平,但总体上文化水平是提高了一级),可以说得天独厚,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但是同时他们也是在8964后中共大力加紧了专制洗脑教育甚至可以说是在一种军国主义教育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结果,80后就成为了这样一种奇妙的结合体,在他们身上,对金钱的极度崇拜和对权力的极度崇拜这两种价值取向最大程度地结合在了一起。
 
  以前那几代人,要么崇拜权力却对金钱表现得多少有点不屑(如文革一代);要么崇尚金钱却对强权不满(如六四一代),像80后这样同时集中了人性中所有最功利成分的还真不多见。
 
  而且,80后普遍受教育程度高,又是网络养大的一代人,他们的视野其实很开阔,前面虽说他们是在中共更为彻底的专制教育加民族主义甚至是军国主义教育驯养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人都是从中学到大学一路军训训出来的),但是专制教育锻造了其魂,网络生活却又开阔了他们的知识面使得他们掌握了有力的反民主拥专制思想武器。简直可以说是以军国主义思想为体,以商业化手段为用。
 
  要是不信,可以看看从99年炸馆游行那一批8070交界代到去年拥共反西方逆流中这代人已经进化了多少。他们已经完全具有了对西方民主人权思想的免疫力,同时,能够在这个更高的起点上做到非常专业化地反噬西方文明。
 
  说到这里,我发现我老毛病又犯了。是不是又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了,又以偏概全了?但是,我认为,观点就是应该鲜明,甚至偏激,才有价值,四平八稳的话谁不会说啊,“有好人,也有坏人”,但这种没有内容两边都不得罪的话完全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空话。
 
  而我的习惯是只要我的随机取样表明某种类型在全体样本中占了只要大概80%(甚至不必90%)我就会将其视为全体,剩下的20%我就自动将其排除了,因为在中国这种强权文化中弱势一方是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力作用力的,完全可以忽略不计。而且我往往也善意地设身处地将其单独归类了,虽然一般并不加以说明。
 
  而我这种凭生活中感觉得来的结论实际上往往都暗合统计学的原理。首先,我们可以把中国或者中国人大致划分为两半:南方和北方,两半都各自具有代表性,而且也足够代表全国,有这样两个集合就大致够了,而我经历丰富,南北各地我都生活过,不同年龄性别职业的人我都接触过,所以只要我在曾经生活过的南北各地每个城市都随机取两三个样,扳着十个手指头加十个脚趾头就足够估算出这个大概的比率了。虽不敢说绝对精确,但也大致不差了。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你看看练法轮功的,基本是老头老太太,搞民运的,基本是60后或更老的六四遗民,维权的,基本是60后70后的下岗工人失地农民。在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中,哪里有80后的影子?倒是每次拥共排外游行都有他们。
 
  当然,以韩寒为代表的新生代难道不算吗?但是,不能以网络论坛上的情况来取样,因为网上的东西具有跟现实很大的偏差性,因网上的言论具有趋同性,同类的人会自我归类。若是以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取样,到网吧去一看就明了:所有的年轻人都在打网游聊QQ,关注政治民主的是一个也没有的。
 
  而且,80后也绝不简单是因为年龄小的原因,他们中最大的也快30了,可以说人生观世界观基本都定型了。所以从这一点看,随着80后的走上舞台,中国的社会现状,估计将来几十年之内应该也是基本固化了。









指望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完全就是痴心幻想
 
 
  网人芦笛有句名言:只有60后以上的人都死光了中国的民主化才有可能(大意)。这话有很深刻之处,但只说对了一半。
 

  同时有很多人寄希望于80后90后若干年后走上政治舞台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认为他们“追求自由”“重视个人权利”,对民主化有推动作用,这种看法不能说没有有道理之处,但也只能说只看到了事情的一个方面。
 
  芦笛为什么说那句话,大概他深知跟他同时代同背景培育出来的这些人受党化教育毒害太深,就算是后来立场改变屁股坐到了“民主自由”一边但实际上脑子里仍然是毛共那一套,已经绝无可能改变。
 
  我以前很不明白他为什么把很多民运分子称作是“毛共余孽”,心想不都是反共同道吗,至于说得这么夸张吗?直到我后来深入接触了这些人之后,深深领略到他们那种翻云覆雨,两面三刀,为打击竞争对手为小圈子私利斗争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一旦手中小有权柄那种专横暴戾,我才明白,确实,这些人就是毛共余孽,跟什么“普世价值”是扯不上半点关系的。
 
  确实,60后以上的人不死光中国的民主化根本不可能有希望。但是,若说因为如此,就转而对80后90后能给中国带来民主化抱有期望,则又是大谬不然甚至更为错谬。
 
  在深入剖析之前,我们先来厘清几个基本原则,首先,“反共”并不就等同于“反专制”(虽然反共是反专制的首要前提),甚至有可能反共的也是“共”,这可说是观察一切中国政治问题的一个基本原则,中国裔血统的人普遍脑子混乱得很,我也是最近才悟到这点。这点我们可以留到以后细说。先说简洁点:反共是反专制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同样反共的他可能是你的同道,但也可能是你在反专制道路上的暗藏敌人。
 
  还记得我十几年前刚接触网络政治世界时本能地感到:敌人的敌人不就是朋友吗?
 
  但到今天我才明白:敌人的敌人,也有可能是你更大的敌人!
 
  其次,“追求自由”也并不等同于“追求民主”,首先对于“自由”这一概念的界定每个人都大不相同,难有共识;从政治理论上来说自由跟民主也并不是一体的,据说有些政治上专制的国家反倒能实现一定程度的个人自由(甚至有些右翼分子还在鼓吹倡导这种模式),再者就从现实生活中来看,很多中国人到了美国之后竟然感觉到美国“很不自由”,相反很多美国人到了中国之后也发现中国“有很多美国没有的自由”。
 
  当然,大家都明白这种“自由”是些什么东西。
 
  所以说以为80后90后“追求自由”就必然“追求民主”实在是大错特错。
 
  再次,认为80后90后“更重视个人权利”就必然对民主化有推动作用也是似是而非想当然,也许80后90后“更重视个人权利”,但众所周知80后90后是中国有史以来极度自私自利的一代,是中国有史以来最认同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最认同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价值观的一代,他们那种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式的“重视个人权利”,跟要达成民主化所真正需要的那种对普遍性的人权理念的追求完全是两码事!
 
  而且我说80后90后“追求自由”并不等同于就“追求民主”,“重视个人权利”也并不等同于就对民主有推动作用,这还是我先假定了80后90后是有“追求自由”和“重视个人权利”这个前提的,但实际上,80后90后甚至可能连“追求自由”和“重视个人权利”这个前提都根本不存在,别忘了他们这一代人是从中学到大学一路军训驯出来的,实际上他们的军国主义倾向很严重。实际上完全有可能是更奴性的一代。
 
  写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对“80后90后”这个概念做一个更清晰的界定,通常我们称“80后90后”只是一种简单根据年龄划分的泛称,我也习惯于这样通称,但这不科学,实际上“80后90后现象”的出现并不单纯根据80年这么一个简单时间线来界定,实际上它的造成根源于78年一胎化政策的逐渐推行和99年大学扩招政策的开始这么两个最直接因素,而更深层次的历史根源还有他们父辈一代(也就是上文所说必须要他们死光了中国才有希望的那一代)所遭受的人生挫折对他们的间接影响。
 
  所以我们通常观察到的“80后90后现象”中那个80后90后实际上并不是简单根据80年这么一条单一时间线产生的,它至少要上溯到78年一胎化的开始,但这个一胎化的推行又是一个逐渐推行扩大的过程,所以在这很长一段时间段之内,情况是各不相同的。如果你是80后你可以感到高兴的是:你有可能是属于“80后现象”中的一员,也有可能不是。
 
  一胎化政策对这一代人的民族性形成的影响有多大?怎么形容都不为过。这是中国有史以来乃至于人类有史以来从未有过的开天辟地的,在规模上无与伦比的,集群性地人为改造出一个新类型族群的大制作。
 
  早在80年代90年代我们就已经很熟知独生子女家庭的“小太阳现象”,直到今天80后的下一代也呈现出更明显的这种特征:一家四个老人两个大人都全身心围着一个小孩转,在这样一种众星捧月唯我独尊的环境中长大的人(而且他-她也没有兄弟姐妹),他(她)怎么可能不形成一种极端自私自利毫不容人毫不谦让的性格?
 
  当然,我说了:一胎化的推行是一个逐渐推行扩大的过程,所以在这很长一段时间段之内,情况是各不相同的。所以细分来说:一胎化开始得早的,80后特征比一胎化开始得晚的更明显;一胎化执行得彻底的,80后特征比一胎化执行得不彻底的更明显。具体来说,农村通常仍然在多生,所以80后90后现象可能没那么严重(但具体情况也很难说得很,而且农村人还有一种他们特有的劣根性,详见《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特别是因为农村重男轻女有很多因为误判和被作为备胎而被生下来的女孩,似乎长大后就显得比较传统(但同时也有很多因为被家庭作为垃圾人口看待结果反而长大后变得更变态)。
 
  我们再来看看80后90后的父母辈50后60后是怎样的一代人,很有趣的是,在各方面都是跟80后90后这后一代人截然相反的一代:受的教育是正统得不能再正统的毛共式“大公无私”道德观教育,经历的却是大饥荒,文革,上山下乡,下岗失业(其实我们这一代也如此)等最惨烈的挫折,也正因为如此,正因为走上社会之后的惨痛,深感被愚弄,于是大多数心理上极易扭曲变态(50后60后被公认为是中国历代人中最变态的一代),在一切方面都要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地想把命运亏欠他们的东西抢夺捞取回来,如果不能顺遂,就只有不顾一切的仇恨。
 
  一个明证就是,50后60后是目前中国腐败大军中的最主力人群。
 
  所以你们想想,这样的一代人会怎样教育他们的下一代80后90后?当然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式教育;当然是痛定思痛之后的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式教育。
 
  家庭环境基本上决定一个人的一切。
 
  虽然现在中国的学校里还保留着毛共时期的党化教育,但到了今天已经弱化得只是走个形式而已,不说已经没有任何人相信,就是教师也意识到教这些只是为了分数,重点在于怎么获取高分的技巧(也就是说谎作假的技巧),至于真正灌输什么则根本是无所谓的。所以才会大量涌现出像袁腾飞罗永浩这样的自由化教师。
 
  所以这些80后90后从对他们毫无影响的学校教育中走出来,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真实中国社会,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真实中国社会,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的家庭教育,8小时之后走出校门马上接触到的就是赤裸裸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家庭教育。他们就是在这样一种彻头彻尾的没有任何传统道德观念的环境中长大的,很先天性的就是没有任何传统道德观念的。
 
  毛共传统的“大公无私”党化教育虽然荒唐可笑,但从道德教化的角度上来说还是有一定功用的(道德,宗教,意识形态这些形而上的东西本来就是进化生物学上互相麻痹的生存策略),如果完全没有,那就会陷入彻底的野兽世界(也就是中国现在的社会状态),但毛共的“大公无私”正统道德教育已经不起作用,更早前的古代传统道德也已经被他们破坏殆尽,结果,就造成80后90后就在这样一种完全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丛林化社会环境中自始而起生长起来,结果自然而然地生长为一种完全没有任何道德观念的生物群落。
 
  对比一下50后60后,从他们身上可以看出其早年的传统道德教育影响还是有一定残留的,虽然后来的人生挫折造成了他们的扭曲转向,但是这种扭曲转向是经过了很一番挣扎而成的,所以至少在表面上或者言语上,或者一定程度的心理层面上,他们还是对平等,友爱,正义这些基本理念还是残留有一定程度的认同的(虽然可能是不自觉的)。
 
  但在80后90后身上你基本上已经看不到这种对平等,友爱,正义这些基本理念的认同,他们天然认同的就是赤裸裸的人就是要分等级高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弱肉强食丛林法则。
 
  有种很可笑的说法说80后90后没有接受过毛共时期的“阶级斗争”教育所以更易于接受民主平等思想,是的,“阶级斗争”这个极左概念对80后90后来说确实是很莫名其妙的一个词汇,但那是因为他们早已走到另一个极端去了,早已认同的是人就是要分三六九等,早已认同的是不同阶层就是要划分等级各安其位(哪怕自己也是低等级)。
 
  大家可能会说:我认识的80后90后不是你说的这样啊,我觉得他们都很阳光很nice啊?我只能说:商业化包装而已,他们这一代都很熟练于这种公关技巧。
 
  4年前我写《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就阐述得很清楚了:“但是80后却是绝对不同的一代人,开了历史的先河,他们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熏陶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他们这代人最重要的一个特征就是其极度商业化的头脑,金钱至上是这一代人终极的价值取向。
 
  他们非常善于商业化地包装自己,脸上时时带着一种“纯真”的笑容,很阳光,很善于运用成功学那一套为人处世哲学,竞争力很强,生存能力很强。而生存能力很强这一点同时也就意味着破坏力很强。”
 
  如果你没有跟80后90后深交过而只是平日里看他们戴着面具跟你笑嘻嘻地“叔叔阿姨”乱叫你就以为他们阳光灿烂,那你就根本体会不到他们觉得你有用时热情阳光而一旦觉得你没用了之后那个翻脸无情凶残冷酷。
 
  从总体上来说,这一代能歹恶到什么程度根本不是老一代能够想象的(当然我并不否认这个群体中跟任何群体一样都有很好的分子,但跟中国人的总人口数相比其相对量小得可以忽略)



当然,我这么说会让大家感觉太偏激,是不是又是洪洞县里无好人?但我已经说了:中国人各色人等的每个群体中跟任何群体一样都有很好的分子,甚至可能绝对数量很多,但跟中国人的总人口数相比其相对数量小得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从我十年前去深圳打工开始接触到80后以来,一直到现在又开始接触到90后,这十年来走了南北很多地方,接触到的80后90后没有几百也有上百吧,我在现实中发现:没有一个80后90后是认同平等,民主这些理念的!甚至绝大多数脑子里根本就没有这些概念,你跟他说起这些时他们会很茫然。他们天然认同的就是人就是要分等级高低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弱肉强食那一套。
 
  也许你会说,网上不是这样啊,网上不是有很多80后90后也在追求民主自由吗?我以前也很迷幻于这种网络假象,甚至不管你是什么后,只要一看到有人跟我观点立场相似者都会自然而然感到亲切:同志啊!但我幻想了十几年,最终明白终究只是幻想:“但是,不能以网络论坛上的情况来取样,因为网上的东西具有跟现实很大的偏差性,因网上的言论具有趋同性,同类的人会自我归类。若是以现实生活中的情况取样,到网吧去一看就明了:所有的年轻人都在打网游聊QQ,关注政治民主的是一个也没有的。”
 
  我幻想了十几年,但现在我已经不再抱任何幻想,我想做的只是尽力为历史留下一点记录,尽力为历史留下一点见证,因为我相信,中国人这个族群,终将是要受到历史的审判的。
 
  好了,60后以上是变态,80后90后又没人性无良知,难道中国就没好人了吗?说到这里,我倒是隐隐觉得:也许70后算是中国历代人中比较正常的一代,想想看,他们既没有来得及受到毛共时代的极端党化教育,也没有等得到80后90后那种市场化商业化时代的功利化教育。也许算是中国历代人中既能保留了一点传统道德观念的又没有被极左极右两方面毒害所污染的一代吧。
 
  但是,我也很怀疑我的这种感觉会不会是受到了我的个人偏爱的影响而歪曲,因为我想起我写《中国人搞不来民主只能搞黑社会》时曾提到:“还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就很惊讶地发现,学校里的那些流氓学生,他们几乎是有着一种天生的默契,每次其中一个人跟他人爆发冲突时,其他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不假思索地马上就同时冲上去帮打,根本不需要事先商量好。而这些几乎有着狼与狼之间心灵感应的流氓学生之间,其实平日里并不见得有多么亲密的关系,很多人彼此之间只是点头之交,但是他们很能辨识同类,很明白“人多力量大”的道理,呵呵。
 
    而且,最让我多年后的今天还大惑不解的是:他们其实还是学校的主流,在各自班级上都是受众人尊崇的偶像,也是受老师青睐的对象,甚至很多人学习成绩还很不错,特别是体育方面成绩突出。但是,他们一定会对学校里在某些方面也出众但是相对来说不那么流氓的学生进行打击,经常都是还在调笑之间,毫无征兆地,一群人就突然围上去对下手对象进行殴打,且下手狠重。那场面就很像草原上本来都还在各自悠闲晃荡的狗狼和牛羊之间突然就暴发的围攻撕咬,看得人惊心动魄。
 
    好笑的是我读书时很孤僻内向,虽然也经常受欺负,但是在这些主宰学校的小霸王眼里,我连被殴打的资格都没有。
 
    更好笑的是,我读书的那个学校,居然还是一所重点中学。其他学校也就可想而知了。”
 
  想到这个,这样说来,70后其实也是一样的一群畜兽而已,只是我对那一代自己感觉良好而已。我不能因为自己没有怎么受害,就觉得那是一个浪漫时代对不对?
 
  而且我也想到:我有些同学,当初人很好,但若干年过后,这种好也成为过去式了,他们走上社会之后都毫无例外地很快进化成丛林法则的信徒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什么后到最后都是一样的没有分别了。
 
  这么说起来中国人中就真没什么好东西了。
 
  确实,现在中国社会中人,能歹恶到什么程度,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的,举例来说:我坐公交车,有时拖着大包小包,看见一个公交车开过来,但离公交车站还有一定距离,于是我就拼命跑啊跑,希望能赶上公交车,然后我就看见那公交车停在站台上了,但也没有人下车,似乎是在等我,于是我就更用力地跑啊跑,但等我刚刚跑到公交车站时,它却突然发动开走。
 
  中国人能歹恶到什么程度,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想象的。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刻意去赶着上什么车了,能坐上什么车就是什么车,也就是说听天由命。你知道在中国这样一个恶棍狗国,你能期望的也就只有这样。
 
  其实,中国的这些公交车司机,实际上他们属于社会底层的一群人,但是他们最喜欢作践糟蹋的也是跟他们一样的底层人——就是这些买不起私家车只能坐公交的人,我在中国各地坐公交车都观察到:很多二三线小城市(一线城市坐车人多还不明显),特别是当车上人少的时候,这些公交车司机因为懒得停车或者为了省油,每过一站都要问“有没有人下车?”如果没有人下车的话,即使公交站台上有人要上车他们也是不停车的,而是直接驶过。
 
  所以难怪经常在新闻中看到有人打杀公交车司机。能不打杀他们吗?
 
  而且这还是一个很普遍性的现象,不是什么个例。这就更足以说明中国人的民族性了。
 
  最后,我把《中国的政治正确性:农民天然是应该被同情的》中关于农村人那种特有的劣根性的一段贴一下(懒得打字了),算是作为本篇的结束吧:
 
  我发现一个现象:中国的农民,当他们还在农村的时候,绝大多数还是很淳朴的;一旦他们进了城,他们很快就会变得比城里人还坏。
 
    尤其我发现中国人中最奸恶的往往出自这样一种人(首先声明不是所有的):那就是从农村出来之后,取得了城市人身份,特别是在有了一点点小权之后,就会变得非常地膨胀,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动辄对他人颐使气指,穷凶极恶,再不就两面三刀地背后下黑手。我接触过很多这种类型的人,其心理非常阴暗奸险,总是对人充满仇恨或恶意(不管是对本地人还是对自己以前的乡亲),若说是因为自卑或者嫉妒,单纯憎恨城里人也就罢了,但是同时他们也非常歧视自己以前所属的农村人,急于跟对方撇清关系。
 
    这让我联想起很多海外“爱国华人”,两者有着惊人的相似性,都是从一个相对穷困野蛮的地方费劲了千辛万苦终于逃到了一个富裕文明的环境,结果不仅没有一丝感恩之心,相反却变得非常仇恨给他们提供了机会的当地人,也许是因为两种环境的巨大反差给人心理上造成了极度的不平衡,也是因为觉得自己以前的身份低贱产生的自卑,也许就纯粹是出于嫉妒一切美好东西的心理。
 
  然后,我们再回头来说说关于农民的问题,我觉得,中国的这种政治正确性,非常地虚伪。很多人(包括一些确实很高尚的人),一边都在自觉不自觉地加入到这种“政治正确性”的大合唱中来,抽象地“同情”“关心”他们心口不一所称的“农民兄弟”,一边在现实生活中实际却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去多看一眼在街头卖命的这些“兄弟”。
 
    所以我想是不是因为这样:“农民兄弟”们之所以有时候看起来很善良有时候又让人侧目,可能是因其老老实实呆在农村的时候,显得很守本分,很守中国这个等级社会的等级规矩,所以城里人觉得他们“淳朴善良”;等到他们纷纷涌进城里,对城里人形成竞争力了,而且他们中间很多人也渐渐野心显露,城里人就不会再觉得他们可爱了。
 
    所以,要是把某个群体搞得天然就应该被同情被正面展示,这就会走向伪善了。你们的这些“农民兄弟”吧,虽不能说自作孽不可活(这么说太过分了),但当初共产党进城可确实是有他们甘当炮灰卖命助纣的因素在里面,现在共产党拿他们不当人看了,他们也开始懂得起来跟共产党讨价还价了,当然我肯定是无条件支持他们的,但是一味美化则就没有必要了。
 
    所以我觉得:要充分认识到共产党的罪恶,同时也要充分地认识到中国人自己本身的罪恶(也包括“农民兄弟”)。
一个人从基层做到领导人需要几十年时间,对于贵族这种二代也是一样的,这是列宁党的规矩。一个人不是又蠢又坏,根本做不到从事这种特务职业几十年,所以你可以洗洗睡了。
能够进入体制内的80后,不是战狼就是粉红,要么就是红三代,官二代.

土共的结局,要么是苏联那样破产,要么就是曹县化,红三代金三胖接班,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真的不好说,体制的问题,任何人进去都会被体制“驯服”,不被“驯服”,就会被淘汰。

这就像达尔文所说的“自然选择”,党国体制选择的是有“党性”的人,而不是有“人性”的人。

还有个现实的例子,金正恩就是八零后,他比他爷爷、爸爸好吗?
最近华人的帖子是和品葱同步了吗?
为啥好多华人网讨论的话题,品葱就有人发起?
最近华人的帖子是和品葱同步了吗?为啥好多华人网讨论的话题,品葱就有人发起?

我觉得很多海外粉红网站的人流过来了
不一定呀,金將軍不就是80后,而且還是在西方留學的。
而且那麼多粉紅都在西方留學,真正思想能進化和開放的有幾個。
最近华人的帖子是和品葱同步了吗?为啥好多华人网讨论的话题,品葱就有人发起?

那個網好多五毛,粉紅x,自干五,而且是鄉下自干五。時不時的惡臭沖天,臭不可聞。
等不到那一天了
我對這個推估是很悲觀的,即使出了國在國外念完大學的中國年輕人,在香港反送中時住在香港念港大,這樣的人還會對眼前的事實視而不見還是相信黨的宣傳,民主自由的國家的風完全沒有吹進中國新一代半點。這樣的下一代我會比較相信共產黨至少可以再穩50-100年。

不幸的說要靠中國人民自己覺醒、教育或由下而上的改變幾乎是不可能的。直白的說可能要先被先進國家殖民100年以上才有可能被灌輸法治人權的觀念。但是在這個反對帝國殖民主義的世界風潮下,沒有機會。
感觉80后已经分化了,更可怕的是没有经历过文革和八九,被洗脑的多数人完全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怕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拉倒吧。。。
跟哪个年代的人没关系。
体制对人的影响不受人是哪个年代出生。
當年文革過後的年輕人也是這麼想的,還有89後的年輕人。
曾经这么认为, 现在报悲观态度, 80后傻子依然不少, 不仅80后, 90后、00后,被洗脑之深都是难以想象的,就好像你从小被仇人领养,区别是这个仇人不是“反派”, 你才是那个“反派”,有多少人会相信或者接受 呢?
當年文革過後的年輕人也是這麼想的,還有89後的年輕人。

我个人观点,部分60后和70后是PRC一朝至今各generation中最好的一代人,也是特殊历史背景下特有的一代人,虽然作为子女的80-90后普遍瞧不上他们这代人(俄狄浦斯情结?),但排除时代局限性,他们是各种意义上比80-90后更优秀的一代人。
红色权贵后代是既得利益者,现行体制的拥护者。国外豪车轰街的狂热粉红。

指望这些人推翻使他们获利的制度?你想多了。制度问题不改中国不会好起来
绝无可能、甚至90后也不行:看看当代大学学生会的那个德行就知道了、官僚主义是有气根的。
层主您是那位武汉葱油?
太远的东西啊,还是不要想太多的好。80后?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现在60后,也只有3人。

你和我谈80后治国?
这个问题和身边不少反贼讨论过。
我个人的结论是:并不会

当然,我并不是说什么一定要天灭共产党这些。
而是现在的80后实际上还是有上一辈深深的恐惧感在心里的。
加上这个制度的贪腐低效人文各种原因。
而且80后也会或多或少影响下一代。
反倒是80后孙子辈有可能好起来。

首先第一他们没有任何共产党的原罪包袱。就像80后其实也是在社会公共领域可以谈论老毛过错一般。
第二,他们把这些洗脑的东西当成真的了。也不得不说。。不知道是不是个好事。。
层主您是那位武汉葱油?

是俺(
年輕的皇帝跟年老的皇帝,不都是皇帝嗎
劣币驱逐良币,好人就不可能进得去那个圈子,在外层就被逆向淘汰或者染黑了。
不可能,這就是一個共犯結構,只要加入了自然會成為其中一分子
我以為也這麼認為,認為等中國是年輕人掌握權力的時候會更加開放自由,可是後來發現共產黨是逆向淘汰的,想...

并没有捏着鼻子加入体制了,中国这么多人,一心要钻营的人多的是,现在选择从政的大学生,就是冲着权力去的,有知识的坏人
2000年改不了的事再等20年能改么?先把律法这块搞起来,信用这块搞起来,别的自然就好了。
内地高校的学生会这一“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摇篮”就能看出端倪:
学生会主席/部长使唤普通成员甚至学生一点不比政府机关上级使唤下级差。
进入学生会为了当个部长是真的为学生服务吗?还不是为了奖学金或者是能在简历上吹嘘一下。
本科生入党的不也就为了自己以后能进国企提前准备?谁能记得“为人民服务”?

我舍友,党员,竟然连人民英雄纪念碑正面刻着那8个大字都不知道?
反正我对周围在班级能主动挑起大梁,为同学服务的党员同学表示肯定,其他的党员白眼相待,只是为了自己利益罢了。
刚才在另一个主题中举了如下例子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18391,这里稍作修改:

你家附近方圆百里内只有一家粮店,这家粮店价格很高、利润也很高,因为所有人都只能到他那买粮食,不买就挨饿。

这时,有四个人分别提出了降低粮价的方法:

甲说:我去粮店应聘当伙计,升职发财迎娶粮店老板女儿,然后给弟兄们把粮价降下来。

乙说:我们抄家伙砸了粮店大家平分粮食。

丙说:我再开一家粮店参与竞争。

丁说:等到80后当粮店老板价格就能下来了。

你觉得这四个人中谁更有道理?谁是大傻逼?

有些事情,真的只是生活常识问题。
中共体制这个逆向淘汰的制度不推翻,中国永远不会好
另外,我觉得中共撑不到80后当领导人的时候
跟阶层的关系远大于跟年龄的关系。
别吧,如果到了80后统治中国的时候中共还存在,那中国怕是已经变得朝鲜都不如了,不要低估共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洗脑。
转两篇文章:80后是非常可怕的一代人    心中常有郁积之言,想要表达出来,但每到下笔之时,却感到很...
很深刻
20年前的60后也是这么想的。
按照你这个逻辑,在海外生活的80/90/00后大多数应该是要支持反送中的。但是实际情况呢?
这种说法的本质还是“体制是好的,关键人不对”。

实际情况是,这个体制是最坏的,会让好人也做坏事。所以不是80后90后的问题,是地球人在这个体制里面就只能做坏事。
民間80後才有什麽改革東風
官二代早在一開始就知道國外發生了什麽事
民間改革不改革沒差
89那会,70后也是这么想的
80后更自私,更聪明,更坏,更不能自食其力,更依赖体制
我突然想到之前那個精神操控女友,要女友叫他主人害女友自殺的那個男的
.........不知道他年紀,不過你確定要這種人當領導人?
上过80后体制内真正姓赵的大千金。大学的时候和80后狗贼同寝室。前者傻,后者坏。不要对我们这一代抱有幻想。
不可能的。共产党代表着特权,只要领导人还想要享受特权,就不会有改变。
如果继续现在这样的趋势,80后根本没可能做未来中国的领导人。这一代会废掉的。
为什么呢?因为这一代人是成长在改开红利下,却没有被功夫网和全民纳粹化所规范的一代人。这是60,70,90,00都没有过的状态;80后是中国近现代历史上最特殊的一代人。因为不同于任何一批人,这批人是全球化集团在中国的子孙,但是因为其所处的特殊年代,其精神层面并未像90和00这两代一样全面纳粹化。简单说,他们是两面人。他们没有落入张献忠的手中而过完了幸福的童年青年中年,完全是太上皇克林顿的恩典。随着全球化集团的退场,80后这一代会被彻底边缘化。
个人觉得不会的,毅种循环,从根上就不行,哪还能指望长出好果子呢
哈哈哈哈哈!猜猜什么到家了!
不可能。现在网上这批小粉红,红卫兵就是80、90那批人进了体制以后养起来的。80前的人懂什么网络,新媒体?
如果中国有哪一代人接近纳粹的话,80、90这批就是。00后再这么教育两年,基本就是完成体纳粹。
不要被同温层迷惑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有美国,能把这群纳粹按住。不至于绑着其他人跟着他们一起毁灭。
有时候想一想,今天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造的因果。共产党也是由中国人组成的,是所有中国人一起选择的这条路。不要说人民被欺骗。如果人民真的被欺骗,你们真的有那么多人支持,军队是会倒戈的。
我一直在迷惑,痛苦,直到去年阅兵,想得无比清楚。中国人,意味着奴役。想做自由人,就不能同时做中国人。中国人的国族认同,和对自由价值的认同,不可能同时为真。
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相信我是正确的。
中国领导人平均58-60岁,80后做领导人(1980年出生的,起码要2040年)
波是没有边际的。。。。包子是文革余孽,之后上来的就是包子余孽,一代一代永无止境

波+1,非常同意。包那一代从小被毛搞坏了脑子,然后包又亲手搞坏了现在这一代青年青少年的脑子。不能依靠人的品质,人的品质是最靠不住的。
你说的是那些在美国开着法拉利,喊着爱国的那群傻逼吗?
不想打击你,但你这种想法真的是白日做梦。
80后不行的,他们比他们的红卫兵父母还有过之无不及,他们属于被完全洗脑的一代
高考恢复后八十年代上大学的那一批可能还有一点点可能,毕竟是民国年代之后风气最自由的年代
不过也不要抱任何期望,大部分在六四之后要不然变成犬儒要不然就被驯化了
然而很多年前也有觉得经历过文革的上台一定会有反思的,实际上却是体制选出来的是红卫兵,所以即便80后上台也是先背体制驯化,再担任职务!
就以现在的现实情况来看,体制内的自我改良怕是早就断了路了(君不见那几个自信是干什么的)
劣币驱逐良币,不期待体制内的80后90后 将来摇身一变 成为戈尔巴乔夫。
金三胖不是80后吗?朝鲜并没有好起来好吗?所以不要抱任何的希望,只有CCP在的一天就不会好起来。
余以為至少也要90後,80後嘗過甜頭低級紅的多,道德淪喪也多。就算是到了外國上學也會發現這些戰狼小粉紅多是80後
中共不推翻,別説80后,就算90后,00后當領導都沒有可能讓中國好起來——當然如果還有中國的話。原因有三:

1. 中共洗腦教育代代加强,教材越改越離譜。越年輕的人知道得越少是大概率事件——成爲葱油是小概率事件。

2. 越年輕的世代物質生活越豐富,越容易嵗靜。同時,貧富分化懸殊加劇。絕對富裕階層、貧困和普通階層之間的距離越來越大。這樣的社會實現共和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保持威權體制和階級固化的可能性越來越高。

3. 越年輕的世代,距離上一次中國享有短暫和部分自由的時代越遠。自由民主會更像是一個充滿惡意和威脅的外星球生態,就如同北韓看外部世界一樣。更不幸的是,中國人因爲大一統的思維定勢和地大物博的實際利益,可以實現自我隔離。就算沒有金胖子,中國人一樣能主動做到對外面的世界一無所知。

哪個年代沒有"五道杠"?哪個年代沒有搶男霸女的地痞流氓?哪個年代沒有因爲一個咳嗽咳不好就被自己嚇死的小公務員?哪個年代沒有沉迷鼻煙黃鳥的老好人兒?中共善於讓紅色後代坐在上面,從人民中選出上面這一系列劣等人各安其位,給自己擡轎子,吹喇叭,保衛紅色江山代代相傳。

綜上所述,指望依靠世代更替自然改善中國政治的,癡心妄想。
倒也没有那么悲观吧······我身边的90和00都不信共产党那一套诶
那你认为小粉红,微博底下的那些蛆,还有累死的网警,他们都是哪个年龄段的呢?我是90后,我们宿舍都是粉蛆,他们未来就是习近平余孽
感觉想多了。现在网上最凶残的粉红都是80、90后。80后虽然不少会骂官员,但也很少有人不支持体制。
金正恩也是80后...
我覺得機會非常小,能進體制內的不是精英就是階級複製,權力沒人監督必然腐敗,一定要有能發揮監督作用的組織存在,不然不管幾代都一樣,只會有更多小熊維尼。

給予人民公民教育是一個能影響深遠的做法,但你看從小黨國思想和互聯網控制下,越趨嚴格的控制,新一代會有多少人是清醒的?覺醒後還要能進體制內掌權,掌權後你還要祈禱是一個明君,這太難了太理想化。
你需要“彻底绝望了”的一代人,“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的一代人,“不再抱有任何幻想”的一代人,去推动你想的那些事情。
80后,90后甚至00后都算不上满足这些条件的人。他们身上的牵挂太多了。
看到这个标题,我以为来到了十年前,那个时候就有你这种说法。

年龄大了之后,就发现很多问题重复出现,大家都还以为自己的想法是新的。
被污水浇灌的果树能活下来的只会结出毒果,两个字:做梦。
如果继续现在这样的趋势,80后根本没可能做未来中国的领导人。这一代会废掉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一代人是...


80后不仅是克林顿一代,也是蛤一代。蛤这样出生于旧社会买办康帕拉多阶层的人,能混到共产党体制的最高层,实际上是一个比胡、赵等改良派农民干部混进最高层更小概率的时间,没有64的意外几乎绝无可能发生。蛤在道德水平上来讲,可能不如赵,但就现代化改革以及最重要的与国际接轨方面,蛤的阶层几乎就是中国大陆本土产生的人里面能干得最好的那一类人了。所以江是一个皮诺切特式的人物,尽管是中国特色的瓦房店版本,但依然起了重大影响。江相当于一个尼古拉二世时代的德裔移民后裔新教商人家庭出生的人当了苏共总书记,相当难以想象。
80后不仅是克林顿一代,也是蛤一代。蛤这样出生于旧社会买办康帕拉多阶层的人,能混到共产党体制的最高层...

是的。所以说80后太特殊了,以后能成为领导层的可能性太小了。我看二次文革的高潮大概就是斗死80后。
这是什么理论,金正恩就是正儿八经的80后,朝鲜有改变吗?
一个官员曾经励志于改善百姓,看见百姓生活的太苦了不由得感同身受,发誓一定当好父母官,但是他确实是改善百姓,实施不少良政,地方上的业绩也就导致了他的升官。
不久后他就因为贪污下马。因为有无数只手推动这他进入这欲望的深渊,如不同污,何来的前景和业绩。他曾经相当一个好官,清廉的官,但发现 走进这个大染钢,必须要站队,必须要犯错,必须要做违背自己初衷的事情。
即便是这样拥有业绩,而且评为优秀的人,当组织发生自我剔除的时候,一方站队的上头拉下马,失去权利的时候,他就是要祭天子的。
最后他因为贪腐,判了经济政治罪。判刑了25年。
我不认为。你说的是普通80号可能是比较开明的一代但是普通家庭的天才有机会做最高leader吗?
不觉得80后上台就能改变什么,还是期待中国加速朝鲜化比较实际
难道就只有80后这一代人是有水平的?每一代都会有几个很出色的人适合当leader,但是为啥有包这种家伙上去,说明体制大弊端,人才较难出现。
我觉得多党势力平和(相当),一致对外,然后为了民心选票进行选举“总统”,权利的分化导致公民有了权利。集权的好处就是,力量集中,能够有着非比寻常的力量,其内在在于天子,或者智囊团的好坏。但是内部肯定会产生争斗,多党看起来乱哄哄的,是民众可以有知道“乱”的权利,而一党的乱“暗自潜伏”平静的水平面之下。民众不该知道,因为“维稳”。
其原理各种政治体其实都是有相同之处的。比如说选举,特朗普的撒钱。而未曾报道的,中国最底层官员可是这种模式,他们直接用人民币买选举权。
当然越底层,越民主,你可以不投票,你也可以投给自己想投的人。
你要说中国不民主,中国人自小其实经过的民主,大到班级选举,学习委员选举。小到小区一个村的共产党选举。村是由民选的,村上选镇长,镇长选县长。越往上就该形成共有团体。像自由美国的那种派别模式。只不过中国是金字塔模式。美国的金字塔没有垒成来那么雄伟。
你做梦呢?100年前中国人就这么想的,有半点进步?今天你还这么想?
80后在他们最青春萌动的时候,就没干过什么让人另眼相看的事来,平庸乏味之至,还不如90后。现在他们正在老去,守着自己小生活,想安稳,想上位的,或者绝望放弃沉沦的,没有任何人文,思想,哲学理论突出的,这拨人没指望。
这个真的不好说,体制的问题,任何人进去都会被体制“驯服”,不被“驯服”,就会被淘汰。这就像达尔文所说...
正解 除非土匪黨內部採取一定的規則實現權力的正常交接,后面才有希望-------【关于这点,俄国人的先驱探索可能为我党提供了新的学习榜样,那就是把国家改建为“同种南非”,亦即坚持剥夺弱势集团的权利,但在权势集团中实行贵族民主。因为总统是民选出来的,具备了足够的合法性与统治权威,而且党皇任期有限,那位置是开放的,可以在党内自由竞争,再用不着梁山泊好汉大火拼,七八年来一次,于是斯大林的另一设计缺陷也就得到了弥补,原设计被修改为“有经济活力的民选专制制度”。】
金正恩表示不服
不可能出现本质改变,只能说言论自由程度回到江湖时代
不会的 进到垃圾流氓系统只能成为垃圾流氓
说得华夏大地的苦难只是到了二十世纪、才由中共带来似的。

汉族文化,根本不是正统华夏文化之传承,而是反人类的楚文化之延伸、是东亚土著文化之复辟。
《道德经》的作者,才是汉族人真正的教主。
而《道德经》,就是人类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共产党宣言》。
所以,这个民族根本不需要一个脑子有问题的犹太神棍来祸害,它本来就是一个反人类的共产主义民族。
在《道德经》出现前,起码中原地区并不愚昧、更不反智;而在《道德经》这个楚文化之精髓问世后,整个华夏全盘法家化,满地都是商鞅、韩非之类妖怪。
等到野蛮的纳粹秦国踏平华夏,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再借壳翻盘、借尸还魂,所有地表生命统统都被拉低到了沐猴而冠的楚人之水平,只不过改了个名字,叫“汉民族”而已。
那个时代的所谓“汉民族”,跟今天的“中华民族”差不多。

“汉民族”,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它根本就没有凝聚力,连族群、部落都算不上。
真正的民族,就像血亲一样,即便没住一起,逢年过节还得串门,大家的心是在一块的。
而所谓的“汉民族”,更像是集中营里的法定奴隶,即便住在一起,大家也不会想到团结起来操翻强权。

从秦汉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代 “80后” 了。
为什么在这个酱缸里泡了两千多年后,大家的思维反而远远不如百家争鸣的时代?

“汉族文化” 这种瘟疫若不除掉,江西、湖南、湖北这种 “汉族文化” 真正的发源地若不被分裂出去,大家就会永久地泡在这里面恶性循环,并且做大之后还可能去祸害别人。

从秦汉至今,每一次有划时代意义的开历史倒车,几乎全是楚人直接干的、或楚文化间接导致的——
周朝,是害人的老庄,是它们制造了儒皮、法骨、伪道之魂的共产主义文化。
宋朝,是江西傻屄王安石,从政治与文化上,双重毁灭。
萌朝,真正让大环境开始衰败的,是湖北阴阳人朱厚熜。萌朝不是毁崇祯手里、更不是毁万历手里,而是朱厚熜这条害人湖北人民早就毁灭了大家仅存的灵魂与良知。
至于中共元老,就不用啰嗦了,扎堆的江西、湖南、湖北人。
生于中国大陆的人,包括墙内和墙外的

年龄段 拥护共党:反对共党 大概比例

80后: 80:20
90后: 98:2
00后: 99.9:0.1

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的父母:90后和00后的父母大多是60后和70后,从小时候就是跟着文革长大的。80后的父母大多是50后,他们在文革前还有机会接触一些相对正常的价值观。在习禁评上台前,50后们(在小范围内)还是很敢言的,对80后子女有直接的影响。

我在墙外,认识的80后的人有明显反共倾向的有40%
中国领导人平均58-60岁,80后做领导人(1980年出生的,起码要2040年)

说不定那时候包子还活着。
不要忘了,北韩也是80后当领导人。
怎么可能   你怎么这么天真   还80后  金三胖是80后 血淋淋的教训  不要忘了  老虎一直在吃人的 不管多大 
不可能,這跟教育有非常密切的關係,中共這些年課本越改越爛,黨國教育毀壞人心,而有自覺的現在可能都在小黑屋坐著。不用指望靠體制改善,從革命到現在,可用『始亂終棄』來形容,講社會主義結果還是資本主義;然後全球化時,想可以越來越開放,結果向世界輸出極權思想跟粉紅;經過非典以為疫情控制會有改進,結果八個人被約談,疫情大爆發,武漢直接被放棄,連世衛考察都沒去。
結論:峰迴路轉、每況愈下。
隔壁家的金三胖不就是地表最强80后吗?
别指望
目前狗腿子的主力就是80后
隔壁的金三胖

80后,90后更加现实市侩。他们并不是不知道民主能给国家带来的好处,而是更清楚权力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
说不定那时候包子还活着。

蛤蟆还活着那才恐怖😱
統治階層的壽命比較長,汰換速度慢,等到能上位思想可能都上個世紀的了。其他政體用民主選出更年輕或思想反應更彈性迅速領導人的時候,中國還在望陛下太子明察,1917才是正解
不会 看到朝鲜金三胖了吗 他比他老爸他爷爷都要狠 要知道他可是去瑞士留过学的
用江蛤蟆的一句话来讲,你毕竟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文革的影响是深远的,文革影响了至少三代人:在文革中被迫害的一代,在文革中成长起来无比怀念文革的一代,在文革之后出生对文革无比向往的一代。
等到文革中成长起来因而向往文革的一代人掌权以后,它们发动二次文革,等于又是人为造出了新的“文革青春代”和“文革向往代”。

80后小时候没少吃计划经济的亏,对回到那个票据时代有着深层次的抵触。
真正可怕的是00后,那帮红小鬼还真以为共产主义是什么宇宙真理,计划经济是什么灵丹妙药,对疯狂的年代无比向往,它们上了台,才真是噩梦。
dacong 观察
想多了,科幻片看多了
价值观问题,你一直以为中国可以好起来。当我们静下心来细细品味历史轨迹,你会发展这块土地上从来就没有国泰民安的真实样子。从来都没有好起来过,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这不是历史总结,而是对这片土地深深的悲愤失望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吾之荣誉即忠诚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2-22
  • 浏览: 12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