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对私人的关系有约束力吗?无效力说;间接效力说;直接效力说

人权的作用首先是防止公共机关的干涉,因此,公共机关是人权义务人。然而,人权是否适用于私人领域,存在不同学说:

1、无效力说
无效力说认为,私人之间的关系,与人权无涉。但这往往令人权保护落空,目前几乎所有的国家都摒弃了无效力说。

2、间接效力说
简介效力说认为:私人不是人权的义务人,也就是说,原则上,人权不直接对私人之间的关系产生直接效力;私人不是人权的义务人,并不意味着人权对私人之间的关系不产生作用。人权是一种客观的价值,公共机关有保护人权的义务,由此可以令人权对私人关系产生间接效力。

间接效力说在1957年由德国联邦宪法法院创立(参见德国联邦宪法法院BVerfGE 7, 198)。大多数国家接受了间接效力说。

3、直接效力说

另外一部分国家采直接效力说。如《葡萄牙宪法》第18条第1款明文规定,私人也是人权的义务人。

但是,葡萄牙宪法理论上依然存在直接效力说和间接效力说的争议。但即使采用直接效力说,人权对公共机关和私人的约束力也是不同的。人权对公共机关有普遍性的约束力,而对私人之间的关系,则需要根据具体人权条款的内容确定其是否对私人具有约束力。葡萄牙宪法法院并未明确采纳何种学说,而且,从实务上来看,两种学说在裁判结果上差别不大。

《佛得角宪法》第18条同样规定私人也是人权的义务人,在解释上与葡萄牙相同,

继受葡萄牙宪法学说的东帝汶、圣多美和普林西比,却没有与《葡萄牙宪法》第18条第1款类似的规定。学理上认为,人权是否约束私人,应当根据具体人权的规定逐一判断。

在巴西,巴西最高法院少数裁判有采纳直接效力说的倾向(参见巴西最高法院RE 158215 RS号裁判、RE 161243 DF号裁判、RE 201819 RJ号裁判)。

在秘鲁,秘鲁宪法法院运用《秘鲁宪法》第38条,采直接效力说(参见秘鲁宪法法院067-93-AA/TC号、976-2001-AA /TC号、410-2002-AA/TC号裁判)。但是,私人关系上,人权的强度(西文intensidad)较低,即约束力较轻(参见秘鲁宪法法院976-2001-AA /TC号裁判)。同时,也需要考虑相对人的人权,运用比例原则处理(参见秘鲁宪法法院0362-02-HC/TC号、481-2000-AA/TC号、0260-01-AA/TC号裁判)。

从巴西、葡萄牙、秘鲁的学说和实务来看,“直接效力说”多适用于雇主与雇员之间、社会团体与成员之间等经济或社会地位上事实上不对等的法律关系中。

在裁判结果上,“间接效力说”和“直接效力说”基本没有区别,但是,接受“间接效力说”的国家较多,理论较成熟,而“直接效力说”具体适用范围缺乏清晰的理论界定。由于间接效力说已经足以保护人权,而直接效力说反而缺乏清晰的法律理论。

因此,未来中国的宪法也应该采简介效力说,一切人权规定都只约束公共机关,也不设任何适用于私人的例外规定。通过公共机关保护人权的义务,人权间接作用于私人关系。
2
分享 2020-02-25

0 个评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