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中國的體制與民情,在防堵疫情上的優勢

最近這幾天,由於日、韓、義大利等國的疫情擴大,牆內和品蔥均開始出現贊美中國防疫成效的言論
我想針對這點作一些深入討論。

[EDIT]
補充一下,我寫作這篇文章的動機,是因為根據目前的形勢的判斷,日、韓、義大利的疫情是無法控制的。而現在由WHO被藍金黃的高層所背書的「中國的作法很有效」觀點,很快會突破牆內,廣泛流傳於牆外的中文圈,甚至是外文輿論場。

而兩週之後的客觀現實,極有可能是日、韓、義爆發全國大流行,而中國的疫情被控制在湖北省內。在這樣前景下,大外宣會發動全面輿論攻擊,而蔥友們需要準備相對的理論材料,來抗擊大外宣的觀點。

要對抗大外宣的觀點,不能流於情緒化、無邏輯的牽強論點,或者過度為日韓義等國辯護,而是要基於事實與邏輯,指出中國的抗疫成效,主要得利於其國家擅長剝奪公民自由,而非其政府高官特別有才能或特別懂得治理。
[EDIT]


先來說客觀事實:對於中國目前為止(2/27),在湖北以外的省分所作的防疫努力及其成效,是公共衛生領域從來沒發生過的--硬生生剎停了一場流行病學家都覺得必定全國大爆發的疫情。
就算把中國政府的官方數字乘上100倍--即2/25日湖北省外新增確診不是5人而是500人,都是遠遠低於流行病學模型的數字了。

因此為什麼中國可以作到,中國的體制及民情對於防堵疫情有何優勢,就成為一個值得深入討論的問題。
我認為主要的幾點有:
1. 民情習於以自由交換安全
2. 運動式治理
3. 編戶齊民的戶口制度
4. 小區式的都市居住型態、發達的電商與物流
5. 高度控管的輿論環境與工具

以下分別詳述

1. 民情習於以自由交換安全

疫情的防堵,其本質是以部份人民的自由,交換所有人的安全。限制有感染風險的人外出,以降低疾病在人群擴散的風險。請注意這點,這個核心理念與刑事拘留的概念在某部份是相通的。被刑事拘留的嫌疑人尚未被定罪,但是為了公眾安全,有控制其行動自由的必要。

只要牽扯到公民自由,對於大部份已開發國家來說都是很敏感的事。因此政府在執行強制措施時,需要在必要性、可行性、效益之間仔細權衡。

這時中國的民情優勢就出來了。對於原本就有超長刑事拘留期的中國(記得華為251事件嗎?)來說,某個公民的自由若是會危害到公眾安全,沒被丟進監獄就不錯了,居家隔離門上貼封條什麼的,不是理所當然嗎?

同時,在集體主義的思維模式下,為了整體而犧牲少數人是必要之惡。對於犧牲別人的自由保障自己的安全,那更是要大大支持的事。於是封鎖武漢以保全湖北以外的省份,民眾在心理為政府大大點了個贊。

2. 運動式治理

運動式治理的特點就是由上而下的決策,先決定政治目標,再考慮實行手段。並且常常以不計代價的一刀切模式來推行。這個特點在日常治理時是有害的,各種環保一刀切,在前幾年讓中小微企業苦不堪言。但這個一刀切如果碰巧砍到了點上,那就有效率優勢了。

以韓國試圖封鎖大邱為例,政府要先放個風向球,碰到輿輪大反彈,進入磨合討論,協調各方聲音,最後慢吞吞出臺一個八成不會有效的封鎖政策。遠不如中國的強勢一刀切、不計代價式的封城來得有效率。防堵疫情就是與時間賽跑,拖拖拉拉的決策只會錯失黃金對應時間。

當然運動式治理的缺點,在這次疫情中也有體現,特別是在武漢城內。運動式治理的各種瞎指揮,給武漢城內的人民帶來巨大的災難與痛苦。像什麼火神山雷神山,讓資源在錯誤時間投注在錯誤地點,拖延了集中隔離點(也就是大量的方艙醫院)的建設。

但亂刀砍砍砍總是有砍到點上的,武漢及湖北的高強度封城,以及湖北以外的高強度封閉式管理,確實對於剎停疫情的進一步擴散,有非常大的幫助。

但也不是所有國家都能夠採行這樣的方式來防堵疫情的。中國社會有一些重要的因素,導致高強度的人流管理是可行的:

3. 編戶齊民的戶口制度
4. 小區式的都市居住型態、發達的電商與物流

這兩點可以一起討論。編戶齊民的制度搭配無所不在的攝像頭,讓政府對於人民監控達到史前無例的程度,因此對於人員的省際流動控管、疑似感染者的接觸史等等,都能夠以其他國家遠遠不及的水準來進行。這對於防疫當然是十分有幫助的。

其次,在全封閉管理下,生活物資該如何分配就成了政府的大難題。而中國都市小區式的居住型態以及發達的電商物流,正好解決了這個難題---大多數是民間自行解決的,政府只要下死命令就好,讓人民自己尋找出路。

如果民眾找不到出路,那就是武漢的情況。如果民眾找到出路了,那就是北上廣深的情況,大家關在自己家裡上網訂購物資,每天固定一個時段開放小區門口收貨,運作基本順暢。這樣的封閉管理模式,在東南亞的開發中國家是絕對辦不到的。

5. 高度控管的輿論環境與工具

在疫情防控時,對於流言與恐懼的傳播,也是流行病學中的一個重點問題。特別是在網路資訊發達的今日,言論自由的國家都苦於面對各種對於疫情的不實傳言。這時中國特色的網路體制優勢就能發揮了,這部份討論我就不詳細展開了,相信各位近日來已深有體會。

綜上所述,在中國獨特的體制與民情之下,確實對於武漢肺炎的防控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比較令人憂心的是運動式治理的後遺症,正在經濟層面造成損害。在復工和防控之間的掙扎取捨,朝令夕改的混亂,似乎可能成為防疫的破口。這點會是接下來兩週需要密切觀察的。
3
分享 2020-02-27

46 个评论

大疫起來之後當然可以這麼說

說實話,擁有至強的暴力和監控,可以不惜“代價”們

我上我也行啊,因為那是代價
通过暴力来换取对疫情的控制。
短期看收益大,长期看,不苟同。
1.首先假设疫情是天灾。天灾不是时时有,再大的天灾,总有一天会过去。但政府暴力一旦得到民众的许可,那就是日日夜夜停不下来的噩梦。课本都说过[苛政猛于虎]
2.流言与恐惧传播的土壤,是民众对政府的不信任。民众信任政府,谣言不攻自破。假如政府想要治本,那么首要的任务是解决民众的信任问题,而不是想尽一切办法堵住民众的嘴。
当然,民主制度,政府都是民众选上去的,为什么民众不信任自己选上去的政府呢?这是政府要考虑的问题,而不是民众要考虑的问题。
對對,沒事沒事,丫不,該是,好事好事


理性來看,把人不當人,也真有好處~
如果这些理论成立 监狱应该最安全(充分的网格化管理,更严格的信息控制)

然而最近的消息并不支持这样的结论
疫情还只是启动阶段,中国大可以继续封路防疫,只要不怕饿死的比病死的多。这个病的传染力最终是要全球爆破的,任何措施都只是延缓措施罢了。真正有可能完全根绝病毒的时机是在武汉开始出现病人就诊的时候,而中国已经永远错失了这个机会,那往后再怎么费劲也只是零分。
  客观事实是,这种新病毒如果发生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绝对不会感染这么多人。
  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局面,感染了那么多人,然后说实现了控制,这就是纵火后又灭火,还分析灭得如何好。 
  最后,这种评估没有看到人民的付出和损失,那么多医护援鄂,是人民在付出,这种付出即使在西方社会,同样有人能做得到,泰国的少年球队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这种人民的牺牲还表现在人民付出生命时,得不到应有的尊严和怀念。还表现在无数人牺牲生活、情感,而这种牺牲远远比文明社会要多得多,这都是人民的功劳。
这些与制度无关。
而且。直到现在,仍然拒绝国际援助,让人民承担着本可以避免的牺牲。(汶川地震俄罗斯大型运输机参与救援。)
这才是现在的事实。
  所谓制度优越性的论调,只是一个商人为了推销自己的产品,趁着疫情利用自己掌控的媒体资源,在做广告宣传
  
我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下楼上的话:

油锅着火了。
西方国家:直接用锅盖把火捂灭。
中国:闭着眼睛假装没看到,直到把整栋房子点着。

整栋房子着火了。
西方国家:派消防员冲进房子救人,但要先救人才能灭火。
中国:不惜一切代价灭火,保住房子。困在里面的人会得到一个“烈士”称号。

灭火结束。
西方国家:虽然大火烧了很久,消防队总算救出了所有人,没有人员伤亡。
中国:困在房子里烧死的人成为了“烈士”。然后对外得意洋洋地宣传自己的“制度优越性”。

  客观事实是,这种新病毒如果发生在任何一个发达国家,绝对不会感染这么多人。  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局面...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
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的可能。
為了東奧順利,一定是能壓就壓,壓不住暴出來了,就是開會開會開會,開著開著時間就過去了,然後絕贊大流行。

千萬別誤會,我這篇文章絲毫沒有給中共唱贊歌的意思。你搜我之前的文章或回答就能基本了解我的言論屬性。但客觀了解你的敵人長處與短處是重要的。

現實是:極權體制之所以長期存續,必然有其邏輯合理性,即便這個邏輯追究到最核心時,是出於反人類、反人性的價值觀。邏輯本身是不帶道德判斷的。

不能一味樂觀的忽略掉所有極權專制體制的優勢,而一心相信反人類的體制遲早要倒臺。研究你的敵人,客觀分析,才能找出擊敗他的方法。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


那就和你说一个 李文亮 的事实吧。 这个发生在中国,已经发生了的,这你还不能理解这是一个事实吗? 或许你对发达国家不理解,那我们就只讨论中国。。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


你不能假设不存在的东西,不管是吃蝙蝠还是把实验室动物倒卖,不管哪个发病原因,都不可能发生在日本。

我用通俗的语言解释一下楼上的话:油锅着火了。西方国家:直接用锅盖把火捂灭。中国:闭着眼睛假装没看到,...


这篇文章的内容应该是在讽刺中国政府吧?没人这样觉得吗?

难道是因为最近各种反串和反讽式冲塔的言论看多了,很多言论我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反贼…

想起了一本养生书上看过的类似的例子,失火了,防火警铃响起,然后却被人拿起棍子砸掉警铃,看火会不会自己慢慢灭去。火势不可阻挡时,将着火的地方当作机器的部份零件,一边尝试着维修看看,一边似乎觉得可以切割、拆除掉以避免影响到整个机器。但是,因为机器整体之间互相存在着影响,切割后反而导致机器出现问题。
____________
再重新一看,似乎是原创的文章,本来还以为是墙内的文章搬运过来的。
疫情完全爆发后极权政体的确比民主政体防堵疫情有优势,但是你没指出一点是,极权政体往往是能解决民主政体不存在的困难。治疗癌症是晚期的时候上化疗好呢还是早期就发现切除肿瘤好?
首先武汉肺炎极大可能是中共的法式实验室瓦房店化后病毒泄露导致的,正常国家没几个在研究大规模杀伤性病毒武器的吧?第二武汉肺炎零号患者出现到中共不再掩盖,足足浪费一个多月甚至可能更长时间,我相信大多数民主国家可以在病毒出现的前期就把它控制住,因为它们不会像共产国家一样进行切尔诺贝利式的拖延隐瞒。等真正全面爆发后再发挥极权优势去亡羊补牢那是事倍功半的事情,已经晚了。

那就和你说一个 李文亮 的事实吧。 这个发生在中国,已经发生了的,这你还不能理解这是一个事实吗? 或...



呃…李文亮的事我是全程關注的,包含了李文亮過世的當晚,「被搶救」的屍體,牆內無數人衝塔等等。在這過程中,中共的控評操作和政治表演,數次刷新了人性底線。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最後這些邪惡至極的輿論操作,還真他媽的有效不是嗎?
今天2/27,微博上還剩多少人在刷不能不明白 ?

这篇文章的内容应该是在讽刺中国政府吧?没人这样觉得吗?难道是因为最近各种反串和反讽式冲塔的言论看多了...


如果我是楼主,我会修改文中的一些措辞。

比如“体制优势”,“世界公卫领域的奇迹”,“为什么中国可以做到”。这些都是国内党媒常用的句式。楼主这样写,很容易被认为是五毛或者要为共产党辩护。
早期没管好 等到灾难扩大了遏制 还洋洋得意,说没有再扩大都是自己的功劳。这跟杀人犯杀了一个人,说没有再继续杀人都是他的功劳差不多。不过确实,中国的体制在管控疫情的某些方面有优势,可惜你起跑点就已经慢其他体制一步了。理性讨论,不要动不动就给题主点踩。

如果我是楼主,我会修改文中的一些措辞。比如“体制优势”,“世界公卫领域的奇迹”,“为什么中国可以做到...


是的,所以我一开始就潜意识的把这帖当成了是墙内反贼的文章,误以为是搬运过来的文章,需要在审查尺度下藏着反贼的言论…

呃…李文亮的事我是全程關注的,包含了李文亮過世的當晚,「被搶救」的屍體,牆內無數人衝塔等等。在這過程...


品葱是个高端论坛,谈论的是严肃话题。 你说事实是什么,我就和你讲李文亮 事件 是个事实,这个事件是发生在中国,在中国的制度之下。这是个事实。 后面: 李文亮事件对疫情防治造成重大损失,这是我的观点。 你可以有你的观点。
但起码的讨论规则是,知道在讨论什么问题。

你不能假设不存在的东西,不管是吃蝙蝠还是把实验室动物倒卖,不管哪个发病原因,都不可能发生在日本。



這我倒是同意…這病毒的來源十分可疑。但我主要想回答的是,日本政府對於未知疫情的散播或是緊急的災害,其反應及處理能力是相當弱的。福島是一次例子,武漢肺炎又是一次例子。

蔥友們不能一味認為「選舉」「民主」「議會」這些制度就是理所當然的好制度,有這些制度的國家就必然有強大的治理能力。這樣是無法解決中國的政治轉型問題的。

現狀是所有先進國家的政治制度,雖然在光譜上都靠向民主自由那端,但各自有各自的問題,也有許多國家的政治正在衰敗、面臨危機。這些是全人類共通的課題。(當然對先進國家來說是從80分退步到70分,要想辦法挽救的問題,對中國來說是30分,而且正在滑向朝鮮的問題。)

特別是,在面對未知的高致死高傳播疫情這種極端狀況,民主與自由未必能解決問題。
因為幾乎所有流行病學上有效的防疫措施,都是反民主反自由的…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



長處不就是:把人不當人,毫無道德;然後吹捧自己有多好,又壟斷你信息,讓你被洗腦。同時只允許自己結黨營私,拉派一打一派,同時動用暴力不猶疑不限制。

短處就是:低道德,人難服。於是要靠洗腦,宣傳開支大;同靠籠絡增加自方,他要的利益也要有不能少;靠暴力維持恐懼,他要的回報要有保證。

中國不缺理性分析,只差理性行動。由其這種只談片面的優勝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


有这种想法我表示很能理解,但是我想说的是,以这种逻辑去看一个制度的好与坏,那么把人类全部杀光了,也可以看作是对大自然的一种回归呢?

是的,所以我一开始就潜意识的把这帖当成了是墙内反贼的文章,误以为是搬运过来的文章,需要在审查尺度下藏...


如果是措辞问题,大家尚可包容。有两种情况要明辩的,一是事实,二是逻辑。 就事实而言,不能只看局部,疫情是个完整事件,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清楚了,才能概括出事实。就像许多翻车新闻一样。 在逻辑上,有推理逻辑和观点描述两种方式,推理逻辑是唯一的。而一些观点描述“我就这样看之类的”,毫无讨论的意义,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观点结论。
这样看待问题,讨论问题,才更有价值。
还有就是你忽略了一个要点,李文亮在最初散播“谣言”的时候,所有媒体都站出来与他对立,放在民主国家,媒体至少会有站在他那边的吧,然后媒体去做采访、报道,这样也会引起人们重视的吧,不至于造出中国现在这样的惨剧

who fucking cares会不会被白痴误解
就算是民主国家也大都会有会有紧急状态法或者等价的法律,允许政府在极端情况下提高集权程度来换取效率或者是临时限制国民的部分自由。基本上就是非常时期施行非常手段。

当然,启用的时机会很考验政府的情报收集和判断能力。也存在该法被滥用的风险
不知道上面那些说民主国家不会瞒报的  知不知道最近推特上,大批日本人求助政府不给做新冠肺炎检测的事,  不给检测就不算新增 这不就是ccp拿手好戏吗 ,民主国家日本不也没能跑得了吗
我并不觉得ccp有多好,但是你们不要反共反的太弱智,这会让人羞于与你们为伍
很多人也说了民主不是万金油,不能阻止疫情,同样,专制如果是毫无用处它也不可能存在这么长时间还日益壮大
为什么就不能面对现实把双方利弊简单列出来那
,我先来  ,这次疫情中
ccp, 劣势 ,大量侵犯了人权,言论不自由客观上抹杀了阻止疫情爆发的可能等等
优势 , 防疫能力的确强, 毕竟是牺牲了很多人换来的(该赞美的是医生和那些上前线的人)
民主国家我就拿日本举例
优势 , 言论自由, 民众什么信息都知道 ,不会太过于限制人权
劣势 , 同样是因为人权问题 ,很多措施无法施展 , 强制隔离是最有效措施但很不好办 ,导致目前有爆发的趋势  ,居然还他妈发生了不给检测的事

我再补充一句, 就日本目前这个处理方法, 即使最终没爆发也是运气好而不是它处理的好

品葱有些人就洗不掉他那个独裁的脑子
民主国家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反对党 ,目的就是纠错阻恶
错了就要认, 这次明明日韩错了很多事就非嘴硬不认, 人家这个文章写的很克制了 结果还要被人冷嘲热讽 ,就你们这个胸怀真能容得下一个反对党吗 ,你配民主吗 ,你算个什么东西

如果是措辞问题,大家尚可包容。有两种情况要明辩的,一是事实,二是逻辑。 就事实而言,不能只看局部,疫...


是的,感觉这个文章是直接解释疫情已经到了大爆发后期,因为政府通过强迫性牺牲他人的做法,才让疫情看起来似乎有点好转了。

而要完整的描述整个疫情过程的话,缺了疫情初期中的预警和防治上的各种败笔,和疫情大爆发后中国为什么做不到的那些部份,毕竟大家最终都能做到,只是在于有多少人付出了多惨痛的代价。

就算是民主国家也大都会有会有紧急状态法或者等价的法律,允许政府在极端情况下提高集权程度来换取效率或者...



但正是因為崇尚民主自由的國家,其公民對任何政府擴權或者剝奪自由的行動,都有相當的警覺性。因此在緊急狀況下,政府要說服大眾現在真的是緊急狀況以及當前的限制是必要的不能再更少了

這個過程必然需要折衝和妥協,但疫情不會等人…所以這真的是個難題。
比方說現在台灣這兩點的輿論熱點
1. 是否要限制醫護人員出國
2. 是否強制停辦大甲媽祖遶境
這在中國,鐵定是一紙命令下來,完全不需要經過公眾討論的…

這我倒是同意…這病毒的來源十分可疑。但我主要想回答的是,日本政府對於未知疫情的散播或是緊急的災害,其...


我是一个葱油, 我该如何做,如何思考和看待问题,你觉得你可以来建议么。我们应该彼此尊重,你可以表达观点(仅是你的),但别建议别人应该是什么观点。
其实我们看看意大利吧,
封城,封村,停止大型活动,改建军营作为隔离点等措施实。
况且他们还给因为隔离不能上班的民众和企业经济补偿。
当民众意识到危险,不需要政府去管制,也会乖乖呆在家。
就像我们这里的人,现在不限制你自由了吧,但肯定不会放心大胆的跑去逛公园吧
因为我们知道外面有多危险。当然他们也会动用强制手段来管控

再者,民主国家的教会 NGO 各类团体,组织,工会,在这个时候是可以发挥巨大作用的
他们可以扮演那些志愿者,快递小哥,下沉党员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最后关于信息管制,民主国家民主基本相信政府的报道,毕竟有多个媒体的报道可以参考,政府造假也不会这么轻易。最后关于谣言,其实我一直觉得某一些谣言其实是在起着正向作用。恐慌或者谣言反而在某些时刻对防疫工作十分有效。

拭目以待吧
疫情这件事情体现了一个很好的中国式特色,

中共一直以来都在营造一种:”因为党中央知晓一切,所以可以管理好一切“的形象。

实际上,中共唯一管得最好的,只有媒体。删帖比杀毒要简单容易得多。
可是,除了媒体,它管得并不好。疫情以来,中共并没有展现出比其它国家更高明的医术,更高超的防疫手段,甚至是封锁区的管理都做得很差,武汉一个月之后封锁只在加强说明疫情并没有迅速得到控制并减弱。


那么,我们可以认为,中共其实就是利用管理舆论,制造出一种它治理能力很强的假象,实际上它除了舆论其它治理水平很差。
大哥,我觉得你这个不是很客观啊,以暂时的成效为立论出发点,再找证据支持。如果是客观,就是不应该以暂时的某些成效为出发点,它同时带来的缺点和问题都没讨论。客观应该是利弊都要说,好处坏处一起分析吧。

另外如果说举措上的特别支持,一刀切式无差异化管理模式怎么能不提呢?
品葱很多人陷入了一个反向比烂的怪圈。再怎么严厉批判中国的早期措施都不为过,包括李文亮事件,隐瞒病例,红十字会等等,直到现在,问题其实还是层出不穷。但目前的政治现实是多个国家出现了爆发的迹象,疫情有扩大化的趋势,要经受考验的始终只是本国的防疫策略。如果认同中国的防疫措施还是有可取之处或是优势的,那么该思考的是为什么民主的决策方式没有产生这样的措施,自己的措施有什么可以改进的地方。如果认为中国的政策一如既往的烂,比所有民主国家都差,那自然是没有什么讨论的必要了。
要看看朝鮮呀!朝鮮全球第一個封堵中朝邊境,而且還把沒有做好隔離的人槍斃了,這就是中國防控手段的加強版,這是不是朝鮮的制度優越性!是不是值得全人類學習?

疫情这件事情体现了一个很好的中国式特色,中共一直以来都在营造一种:”因为党中央知晓一切,所以可以管理...


你说对了 枪杆子和笔杆子 其他都不重要
不认同你所谓“理性看待”的优势。剥夺人权进行防控疫情的做法在我看来和为了解决饥荒把灾民全部屠杀没有本质区别。更何况我也不认为它真能防控住疫情,等着它三月份如果没有再度爆发流行再说吧。
中国的优势不是防堵疫情,而是防堵控制了疫情数据,给了楼主控制了疫情的错觉。

呃…李文亮的事我是全程關注的,包含了李文亮過世的當晚,「被搶救」的屍體,牆內無數人衝塔等等。在這過程...


社會主義的優勢在於它解決了其他主義不會發生的問題。
你說的東西都是兩面刀。

1. 民情習於以自由交換安全
造出盲目的服從,像是之前的武漢大媽不戴口罩和相信政府,他們已經付出代價,理所當然認為自己該有回報,卻不知這些回報往往性價比較不佳。

2. 運動式治理
武漢開城又四小時封城,勞師動眾。

3. 編戶齊民的戶口制度
擋不住外地打工的流動性。

4. 小區式的都市居住型態、發達的電商與物流
要感染一起感染,外送食物朝食物裡面吐口水。

5. 高度控管的輿論環境與工具
一月一,8醫生。
这个问题不用跑到这里问,其实就问问你们自己跟你们的家人朋友就行,毕竟一坨屎,只要是正常人,吃下去就知道是什么味道的了,再怎么宣传,都没办法变成美味佳肴

我怎麼感覺你的「客觀事實」違反了即存的現實。這新病毒如果最初發生是在日本…我絲毫不覺得有任何初期控制...


我认为极权政体的所谓“优势”是抓住了人的动物性,社会只有一种声音,人作为社会性动物倾向于从众,自然而然会跟着附和;中央一手抓,禁止独立思考,助长了人的惰性,丧失了参与公众事务的兴趣;作为最终手段的暴力机关则是运用恐惧进行统治。相较于极权政体,民主宪政之所以更先进,因为他更把人民作为“人”而不是动物看待,只要发现这一点,被极权统治的人就会醒悟,所以共产党把言论管制得这么严格,要击败它也要从这一方面入手
我想你是在中共发布的数据基础上总结的。

你不能假设不存在的东西,不管是吃蝙蝠还是把实验室动物倒卖,不管哪个发病原因,都不可能发生在日本。


可以看一下美国的神预测电影 传染病

病毒在哪儿都可能发生,特别是日本这样有食生传统的国家
人类的最后一片净土就是朝鲜🇰🇵。事实证明朝鲜模式是世界上最有效率最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模式。朝鲜人民有伟大领袖金正恩的领导,这就是朝鲜的制度优势,是其他任何国家都模仿不来的
应该实事求是的说 极权国家确实可以做到民主国家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不过目前疫情在全世界蔓延才刚刚开始,不好说其他国家处置的怎么样。
本文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分析了中共的優勢,第二部分分析了民主國家的優勢為什麼沒發揮,第三部分是如何彌補民主國家的政治德行。

(一)既然樓主一定要把湖北武漢的疫情以及爆發同中國其他地區進行切割,從而突出中國政府的治理能力比西方民主國家高的話就為中共道德失敗的問題上隱瞞了他們應付的責任,有淪為威權國家辯護者的可能(香港台灣當然不缺為大陸體制辯護且高度認同的威權資本主義學者)。這裡不是質疑樓主的動機,而是一定要堅決突出發生這一事件的責任所在,以防(中國幹的很好/威權主義看起來還不錯嘛)的迷思不斷重現,要知道中共最擅長的就是自我吹捧,要它反思問題根源總是很難的。

這裡看看樓主的觀點:

1. 民情習於以自由交換安全
2. 運動式治理
3. 編戶齊民的戶口制度
4. 小區式的都市居住型態、發達的電商與物流
5. 高度控管的輿論環境與工具

1和5可以歸結為政府的信任度高,比民主國家一天到晚的曝光政治醜聞與個人主義文化下的政治冷感导致信任度低有著政府號召就很一呼百應的優勢;
2和3是中共的共產黨體制特點,就是原子化的個人與深入社會肌體的黨組織相互結合。具有組織上強行壓制民眾互相隔絕的一般特點,在這次疫情反倒成為了優勢;
4則是中國經濟發達情況下才出現的特點,這與中國特色超大城市以及官督商辦體制相輔相成,形成了物流/檢疫配送到家,居家隔離也能十分方便(這裡看得出中國大城市完全是發達國家的程度)而在農村就只能以土方法23來處理。
縱觀樓主的論述都是基於政府動員民眾與相互隔絕下的優勢,但其副作用卻讓中國人民承受了七十年之久,且導致的官僚體系欺上瞞下的體制腐敗其實根本沒解決。這種優勢與民主國家的一般優勢的確無法相提並論的。

(二)
我們最需要問的是,在這次疫情中為什麼民主國家的民主制度優勢沒有體現:

1.為什麼民主國家民眾對政府信任以及對政治的關心程度低
以至於政府的防疫與人民的出遊活動不能調節恰當,自由需要受到一定限制時人們為什麼不能自主接受

2.民主國家的政黨,公民社會,龐大的社會自治體系發揮的作用為什麼不大?非政府組織為什麼自主沒與政府很好的結合,一般來說遇到天災時民主政府的物資通過NGO發到民眾以及通過民眾自主組織起來檢疫隔離相互通報,都發揮了不錯的效果,美國最為成熟。

3.民主國家的反對黨為什麼對政府的監督不成效果?為什麼對執政黨對中國的旅遊商貿政策監督沒有發揮作用,在疫情爆發後對政府控制疫情的措施的監督有沒有導致“為反而反”的政治黨爭?同時,執政黨有沒有很好動員起來,清晰警惕明白“幹不好就下台”的達摩克里斯之劍時刻懸在他們頭上?

4.民主國家的政府與商人的關係能不能很好的協調?資本主義尋求利益最大化,而防疫用品很可能被抬價奇貨可居,商家公司有沒有與政府商定就價格問題,居家辦公,旅遊出行達成共識?

5.民主國家能不能封關?在台灣美國等我們看到有,但在歐洲國家疫情爆發下歐盟還要堅持申根條約嗎?

(三)
現在我們應當分析的是,民主國家,公民社會與資本主義,與自由主義的內在張力,民主國家人民對於防疫的不重視與政治冷感的文化導致對災難的認識來不及應付突如其來的瘟疫,這是事實(歷史上,盛極一時的雅典民主城邦就是在伯羅奔尼撒戰爭中被瘟疫打垮)。這時候,我們不應羨慕獨裁國家任意切斷人民自由的武斷權力。這種權力總是應該得到限制,而是應當激勵、鼓舞起民主國家的愛國,愛社區,愛自己的公民精神(這也是一種自由主義!),讓每個公民做出貢獻,防止政治冷感與無力感的恐懼蔓延敗壞了自由人民的輿論空間,為疫情與一切民主國家的危機做充分準備。
這是在宿便裏找金針菇吃的意思麽?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