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新冠肺炎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最近搜到了一些关于新冠肺炎的资料。希望之后不会被打脸,因为我也搜到了一些正好相反的资料,时间最后会检验这一切的。

引用1. 图二显示了感染这个病毒后病情的发生、发展和结束的全过程,然后广大人民群众是并不清楚这个过程的。世卫的官员已经确认了80%的患者是轻度症状的患者,这里面有个普遍的误解是:轻症如果不积极治疗会发展为重症。 事实上大多数的轻症会是一直轻症,直到自愈或者治愈,并不会发展为重症。 证据如下:

1)临床抢救一线的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救中心副主任医师赵智刚:大部分轻症患者不会转为重症。

2)湖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约有五分之一的患者会由轻症转为重症,也就是说80%的轻症不会转!
https://i.imgur.com/9fo6ZrR.jpg
来源:瑞德西韦还是中药,哪个是世界人民的希望?
这篇文章的支持材料:
专访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专家:大部分轻症患者不会转为重症 (注意在采访中,医生并没有说这个结论)
专访湖北专家组组长赵建平:约有五分之一的患者会由轻症转为重症  (但没有“也就是说80%的轻症不会转”这个说法)
维快:大多数感染者(约80%)无需特别治疗即可康复 (2019冠状病毒病有何症状?处)

引用2.
到现在为止,使用自残式抗新冠,只有大中国。三种方法:1,武汉直接封城+其他城市间接封城,2,全国闭户(居然做到了),3,全行业禁止令(也成功了)。也就是以经济休克疗法为代价,来抵抗肺炎。这次全国全行业的演练非常成功,或许这个演习为以后更大级别的自我封闭做好准备了。

最近党媒又开始说国外的事儿了。可是新加坡和越南坚决选择流感式应对法,维持社会的正常经济秩序,在十天内成功击败肺炎。他们的经验也是三点:1,分级诊疗,禁止发热病人聚集医院交叉感染,2,病患隔离。3,限制或者取消大型人群聚集的活动。
来源:原创 新冠病毒就是个大号流感 (草榴技术的一篇原创文章,可能不是特别严谨)
这篇文章的支持材料:
美日韩将走“新加坡抗疫模式”! 

其他辅助材料:
1.其他国家为什么不带口罩

理由一:作为最高循证等级的世卫组织,迄今为止也并未推荐所有人在任何时间,都统一带口罩。
维快的宣传海报,对于非医疗工作者的普通人不要戴口罩,只推荐已确诊的病人,或者因其他原因正在咳嗽或打喷嚏的人使用口罩。

对于使用口罩有严格规范和流程,世卫建议在佩戴口罩同时需要经常洗手,避免用手接触口罩或眼鼻口处。

其实按照世卫组织如何使用口罩的标准,我敢打包票几乎所有人(包括我自己)都没有做到常洗手,和避免手接触这两条。佩戴口罩却没有起到应有的保护作用,浪费是巨大的。

理由二:新加坡现阶段情况考量,全国戴口罩会增加风险

就如同上面视频中新加坡卫生部长所说:在新加坡当前的疫情严重程度下,让全国人民都带上口罩,实在不是善政。

一是带上口罩的人会不自觉用手去触摸口罩和脸部,反而会增加风险。

二是新加坡的医疗资源有限,不可能为所有人提供充足的口罩。

三是全国人民抢购口罩,一方面会增加聚集风险,也会照成紧张情绪,对抗疫不利。看看今天韩国人民在拥挤的街头排队抢购口罩,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被感染。

真正的理由三:医护人员的需求优先级要高于普通人

以上两个理由自然是有道理的,但是一队长个人分析,人民行动党的精英部长们制定不鼓励戴口罩的真正原因是。他们看到了新冠病毒在医疗资源崩溃下的恐怖威力,决定尽一切努力保护新加坡医疗资源的充足可靠,哪怕让国人承受不带口罩的风险。
新加坡还真防住了,佛系新加坡抗疫成功,全干货详解 (新加坡也可以换成其他国家,其中第三条理由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2.轻症自愈的例子
在家坚持每人戴口罩,实行分餐制。两周后,她的血象在免疫力和药物帮助下,恢复了正常,肺炎自愈了。
自愈者说:为活着拼尽全力 我康复了 你也一定可以!
地坛医院专家:轻症5到7天可自愈,个人防护至关重要 (文中大部分典型的患者病情加重的说法和引用1里轻症不会发展为重症的说法相反)
新冠肺炎患者靠身体自愈。中医黑不黑,几千年的汤药就很黑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的科普
自限性疾病不等于不需要治疗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不用治疗就可痊愈?
对抗新冠肺炎病毒全靠自身免疫力?国家卫健委回应
新冠肺炎是自限性疾病不需要看?专家痛批:非常错误!
相较传统自限性疾病新冠肺炎有哪些特点?专家回应

3.其他可能佐证新冠肺炎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的资料
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病例有近七成为男性,只有三成死者为女性。而死者年龄中位数为70岁 (wiki死亡病例分析)
谷歌搜:江夏方舱医院在院的398例无一例患者转为重症(武汉首个中医方舱医院,中医为主的方法救治轻症新冠肺炎患者,无一例患者转为重症,推测:1.中药有用,有遏制作用。2.中药没用,印证了引用1里轻症不会轻易转为重症的说法。3.中药没用,数据是骗人的。)

正好相反的材料:
有的患者虽然反应出的症状较轻,但实际上已经对肺部造成了非常大的损伤。这也是有些病人几个小时前还好好的,突然就严重起来
零症狀到癱軟無力僅數小時! 染病女醫師歷經生死恍如隔世

个人的看法:
1.新冠病毒虽然传播能力强,但重症率和死亡率并不高,这么看的话说新冠肺炎像流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武汉封城后,出于恐慌,所有病人都涌到医院里,导致医疗系统瘫痪,没有对重症病人优先治疗,这样武汉病死率高于其他地区。
2.居家隔离的正确方法应该是病人自己呆在一个屋里,尽量不到家里的公共区域,家人送饭放到门前,同屋要戴口罩。武汉医院人满后,要求疑似患者回家隔离,大多数人没有严格执行这样的隔离措施,以至于出现了很多全家感染的例子。(个人推测)
3.新加坡和西方国家流感式抗疫的思路可能是集中医疗资源医治重症患者,轻症患者尽量在家隔离,或收治到医院,靠自身免疫力扛过去。防止恐慌,不封城,减少经济损失。不过现在看起来他们还比较混乱,也有可能最后会打脸。
4.中国一开始瞒报,再加上对这种新病毒不了解,不得不选择这种自残式抗疫的办法。看似nb,实则无奈之举,可笑的是小粉红还要其他国家跟着学。前期不重视,到现在中文媒体一味渲染疫情多恐怖,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把这种病想的太严重了,这种观念不纠正,再要正常复工,恢复经济可能就难了。

如果新冠肺炎不严重,为何两会推迟?
我的观点:首先中国是个独裁国家,开不开会估计包子一个人就说了算。上边说了,大多数中国人都把这种病想的太严重了,何况是六十多岁的中医粉小学生,中南海其他人大概率也是这么想的。

后遗症的问题:
经历了非典,我估计他们用激素会更加谨慎,应该不会出现股骨头坏死的事了。肺部纤维化和损害生殖器官应该只会出现在重症患者身上。

以上是我的观点,有很多可能不一定正确,欢迎不同意见的葱油交流。
18
分享 2020-02-29

97 个评论

同意你。
世界范围看,这个病的死亡率不高,而传播率很高。如果采取分级治疗和积极预防的方式,是可以控制最坏结果的。说它是个大号流感也没错。
嗯。

那其实也证明了我之前一个猜测。就是无症状带毒者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发病,最后直接就解毒了。
我来总结一下,新冠虽然传播力很强,也就比流感强个十来倍吧,但是重症率不高,也就流感十多倍,所以就是个一百多倍战斗力的大号流感而已。美国如果采取流感的防控措施,也最多死几百万人而已。
可以啊,自己不发病,然后传染给全家老小,谁倒霉谁死
死亡率不高,怕的是後遺症
湖北那个数据根本不能看。因为确诊人数可能只是实际人数的1/10。

看钻石公主号,每个人都做了病毒检测的。重症率大概有5%左右。这还是船上客人基本上都是老年人的情况。
整体数据来看确实不可怕,
但武汉里的个别重灾区,直接灭门的案例令人匪夷所思,难道抗这支病毒就只能拼脸了?
或是单纯当时医疗资源不够,所以救治不及时
那個甚麼甚麼導演,他姐護士,全家都死了


還有最近轉載的一個帖子,某中高層官二代,妹,父母,全家死剩他一個,他在外國讀書



武漢和湖北燒屍燒得忙不過來,人沒死就進屍袋推進爐裏燒,騰出醫院床位,全國殯儀業人士都赴湖北省增援,你說不可怕?
新加坡的热带气候不能忽略:室外温度几乎每天都在三十度以上,而且日照充足,大部分mrt线路都在地面,可以接受阳光洗礼,有天然的消毒作用。

湖北以外的致死率偏低,是因为病患有充分的医疗资源;假如疫情出现集中爆发,重症者也急速增加,超过了医疗系统所能承受的上限,致死率就会快速上升。

由以上分析,要对抗武汉肺炎,就要避免集中爆发的情形。分析韩国、香港以及新加坡的病例,发现除开输入型病例以外,群聚病例占了一半以上,因为肺炎病毒主要通过飞沫传染。

为了减少集中爆发的可能,政府和民众必须做以下几件事:
1. 减少聚餐和大型的公共活动
2. 加强对公共场所和公共交通工具的消毒
3. 去人群密集的地方,最好还是戴口罩。这并不仅仅是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他人,因肺炎病毒有超长潜伏期。钟南山团队最新发表的论文显示,在291名确诊者中,接近五分之一的人潜伏期超过14日。

只要能排除集中爆发,肺炎患者的增加就不会超过医院能承受的上限,医疗机构对肺炎患者的治疗就可以达到动态平衡,死亡率就能维持在较低的水平。
整体数据来看确实不可怕,但武汉里的个别重灾区,直接灭门的案例令人匪夷所思,难道抗这支病毒就只能拼脸了...

轻症拖成重症,重症拖到死都不能确诊。武汉在封城之前病毒已经传播了至少两个月了。。。
應該這麼說 在醫療人員設備準備充足的地方 這病毒其實並不可怕 但在人員和設備不足的地方這病毒就會要命
除非你想象成天花了,那的確沒想象中的可怕
但對大多數人而言,我們活著的時代沒見過天花黑死,連上一班西班牙流感都錯過了,我們都是一群看到區區H1N1就嚇得不敢吃豬肉的人
看到covid當然覺得可怕,對很多人而言這是有生以來最大的一場瘟疫,甚至是第一場稱得上瘟疫的瘟疫
這裏,個人對疫情2個月左右的觀察看來,人群分爲兩種
一種是極度恐慌,因爲沒見過瘟疫,比方説我
另一種是極度遲鈍,覺得一點也不可怕的,比方説……嗯,在場很多人
個人認爲可能是好多年沒有真正的大瘟疫了,那些先天的恐懼心理比較薄弱的人有機會存活了,所以covid要物競天擇帶一批走
你说不恐慌,倒可以理解。。。不可怕是不可能的。。
证据如下:

https://threadreaderapp.com/thread/1228373884027592704.html?refreshed=1582681665

https://ccdd.hsph.harvard.edu/will-covid-19-go-away-on-its-own-in-warmer-weather/

这两个帖子,是哈佛大学教授lipsitch的观点,第一个是说,在最坏的情况下,全球有40%-70%的人感染,第二个说,就算天气转暖了,可能不会阻止病毒的流行。

最后再重申下,所谓的不要害怕,是指你就算得病了,大概率不会死。

但是依然会有如下情况存在:
1,企业无法全力生产,只能保证60%的员工在岗。
2,经济衰退是可能的后果,很多人要做好破产无家可归的准备。
3,不要在疫区,任何疫区,病例数无一例外都是指数级别的增长。疫情死亡率3%-5%。因为医疗条件不足,现在国内重症治疗的共识就是早插管子,有创通气。如果不能及时插管子,很有可能多器官衰竭,因为缺氧导致。
4,唯一彻底结束疫情的希望就是研发出疫苗,否则所有人都要在小心中生活。
q请问轻症会不会 肺纤维化 ?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记忆力测试表

https://telegra.ph/file/0d3e2a2e7e4a1136472a4.jpg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反日?要求赔偿?请认清历史真相

https://telegra.ph/file/2fbaa899a33e6bfc50adb.jpg
可怕的不是冠状病毒,而是官状病毒。就像共产党会导致和平年代饿死三千万一样,就现在这个治理能力,你很难期待它发挥正面作用而不是搞幺蛾子……
所以这东西引发的问题还不是得病死人那么简单
在中共的眼里就很少。
可怕的是它傳播力強,能迅速佔據該地區的醫療資源.
其他病得不到治療 死亡率上升

比方說在武漢 
急症(心臟病發/中風甚至流血不止) 都接近100%死亡率因為全部醫院都沒有位置接收這類病人了
而長期病患也是 沒法去覆診拿藥 也很快嚴重了 如癌症,糖尿病等

甚至因為藥物短缺, 腸胃炎/流感/劃破傷口都有一定可能性致死



另外說句難聽的可能在武漢餓死的也不在少數



諸如此類加起來,死亡人數可能遠比肺炎本身高
各位如何看待美国有全部五种家族的病毒,但中国只有两个家族?可信吗?


那个论文的样本太少。而且其论证方式相当于“美国有所有的人种,所以美国是人类起源地”
 你品,你细细品。
https://i.imgur.com/UXmtCJL.jpg
本来就是过于恐慌了.
除了湖北之外,没必要这么恐慌.

武汉之所以这么严重是因为封锁信息不让说话,全武汉人都没有防护的想法,封城了,出现症状了,都去医院了,交叉感染,医院崩溃,什么病都不能治了.

其他地方不存在武汉当初的因素.
所以20%的人不算什么,你是这个意思吧?
还不如玩俄罗斯轮盘呢。
新冠病毒死亡率低并不一定是好事。如果死亡率像埃博拉那样,可能不会传播这么广,其中很多传染源先死了。
而死亡率低的话,病人就可以持续传染,而且可以持续占着病床。同时无症状也可以高效率的传播,并且现在发现有很多康复后又复发的例子,这就更吓人。一旦某个地方像武汉一样感染人数涨到医疗系统崩溃的话就完了。
BBC报道一位患有慢性疾病的老人,因为现在武汉的医疗资源全部被新冠病毒的病人给占满,被迫离开医院。相信还会有更多的例子,也就是说会有一部分平时要去看病的人无法充分得到医疗资源。
当医疗条件充足时还好,但传染得如此之快,不重视的话,很快就会医疗条件不充足了。武汉好歹也有四十多家三甲医院的。
各位如何看待美国有全部五种家族的病毒,但中国只有两个家族?可信吗?

美国那五种家族都是去过武汉的人回来发病的,源头都在武汉。而且中国只有两个病毒家族完全就是样本过小导致的。实验总共才93个样本,有什么说服力?除非你把所有成千上万患病的人的样本都拿来筛一遍才能断定有还是没有
敢問一句多少才算高?一般流感能有20%重症嗎?
20%重症都能說成不高,我真心服了。自己都能說出高傳染性,感染數就必然龐大,然後每5個就1個重症,就算致死率低還是死一堆人,餘下一大堆肺功能受損的重症康復者。
給個資訊
目前根據世界各地的醫療紀錄,都不排除有復發或再感染的機會
拿左輪放顆子彈照腦袋開一下試試,死亡率才1/6,約合16.7%

重點根本不在致死率
重點在現在根本不知道誰會中誰不會中
誰、在哪裡、要多久、怎麼醫治能安全下庄
會不會有後遺症
只要一直耗着,对医疗系统造成负担,基本上不用多久,医疗系统就会崩溃。到时候武汉肺炎以外的死亡会急剧飙升
得看人口密度,医疗资源等情况,如武汉,还有现在韩国的大邱,就不是像大号流感那么简单了。
敢問一句多少才算高?一般流感能有20%重症嗎?20%重症都能說成不高,我真心服了。自己都能說出高傳染...



说的没毛病。

新冠这个重症率,几乎肯定了你挺不过去的话就要立马插管子,有创通气。。有几个流感的曾经插过管子呢。大部分人一辈子都不用插一次管子。

现在真不是心大的时候,说不可怕就是自己骗自己。
写得很好支持一下。不过你的标题党让人误踩了。

我看意思更像《如果处理及时用对方法,武汉肺炎并也许不需要搞到封城那么严重》
你看不起我习冠壮是不是
下行线 新注册用户
受教了,谢谢!
這個病毒的可怕之處在於高傳播率、癱瘓醫護的能力、負壓隔離病房的需求量
別的不說,台灣只要一個大縣市有大規模的社區傳染幾百例,那台灣醫療就炸了
至於其他國家...反正把人口數套一套差不多就這樣了
打印机的春天 新注册用户
這個病可能將與人類長期共存
这个病毒重点在于传染性高,传播途径多,潜伏期长

就算致病力不强,也顶不住感染的人多

简单的计算,每年流感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差不多都是千分之五左右

14亿×0.005×0.005=35000

如果武汉肺炎的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是百分之二左右

14亿×0.02×0.02=560000

目前并没有迹象表明武汉肺炎病毒会被根绝,流感化的概率极高

那么一个人无端死于非命这件事光在中国大陆每年都会发生560000次左右

而且今年因为武汉医疗系统决堤,死亡率会更高,而当地社会崩溃而发生的次生灾害,致死的人数也不容忽视

所以,保守估计2020年约有100万人左右死于武汉肺炎相关因素

而全世界每一个人都接触到武汉肺炎病毒只是时间问题

试问各位谁没有感冒过?

另外痊愈病人的长期带毒、垂直传播、后遗症、复发等等可能,也就是说这个病毒对人类的远期影响,是否具有自限性,还未可知

如果要按最悲观的角度来看待,我都不知该如何想象
观点不认同。
此文和目前国内支持复工论调的文章雷同。

为复工舆论造势,弱化新冠肺炎的严重性,给民众打预防针,类似操作:白岩松提问专家是否新冠会成为流感一样的情况,伴随着我们,专家表示有可能。
看似讨论,实则给人进行舆论引导。

其次复发这个情况就没有说明,而且这个优先级很高。

新冠肺炎是从一开始就要去关注的,早发现才能早治疗。据目前已有的数据,从发病到死亡只有15天,所以严重性更甚。

其中关于国外口罩的情况,不是不带,而且市场上口罩太少了,换句话说就是买不到,政府要把口罩用来保证基本的医疗,确保医疗机构能够正常运行。(个人了解和观点

此文风格和说辞很具有代表性
你说不恐慌,倒可以理解。。。不可怕是不可能的。。证据如下:https://threadreadera...
感染非重症,所以还是不可怕
感染非重症,所以还是不可怕


你心可真够大的呀。感染了10%的可能插管子,割气管有创通气。。。我认识的人里还没谁插过管子
没有解药不严重,真的好笑
无畏之灵 新注册用户
 死亡多是高龄患者,本身就有心脏病、糖尿病等高危病症
这个病的麻烦是传染性强,病程长,有效传染期长,转入重症后死亡率80%+。
如果把埃博拉比作腰斩,这个新冠肺更像是凌迟。

死亡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亡的过程和对死亡的恐惧。

新冠肺严重与否,还要更多事实说话。
我的天。。这又不是普通感冒,好多人都说病毒不严重,还不严重啊,我都怕的不行,就算治好了,各种后遗症想想也怕
個人認為擔心的問題依然在於"高傳染率"與"醫療資源不足"的情況。
病毒主要還是靠自身免疫系統來對抗,有些人染上也完全沒事,但由於高傳染率,接觸到的對象皆有可能被傳染,這其中如果有身體不好的人就中標了(所以重症甚至死亡的多為抵抗力本來就差的老年人),而且還難找到源頭。
醫療資源也受高傳染性影響,染病的人多了,也許輕症吧,但容易傳給他人,要隔離要篩檢,爆發時間還和流感重疊,症狀也相似,將醫療資源都拿來用於處理新冠肺炎時,也擠壓到了其他疾病所需。
这帖子是真的大开眼界,各种五毛为了今天的加班费不辞辛苦左右互搏,加油你们可以的
拿中共的数据什么也讨论不出来的,毫无意义。等两个星期大概其他国家就有真实数据出来了,还不如到时候再好好分析有多少重症多少死亡,隔离治疗到底有多少用。
可能确实比一些人想象中情况要好,但可能也比另一些人想象中情况要差,但总归靠想象是不行的。
别的不说,韩国和伊朗看上去就不太乐观。但是毕竟真实数据不能和假数据比,不如再观察几天怎么发展。
拿中共的数据什么也讨论不出来的,毫无意义。等两个星期大概其他国家就有真实数据出来了,还不如到时候再好...

伊朗的数据也没法看,目前全世界最有价值的病患数据就是韩国了,样本够大,数据够透明,检测试剂不缺,检测速度世界第一。
并不是不可怕,而是传染性强,传染性强不控制及时得当就会造成爆发而导致医疗体系崩溃,轻症变重症直至死亡,尤其是老年人和慢病者,年轻人死亡虽然不多,但也架不住拖啊
你心可真够大的呀。感染了10%的可能插管子,割气管有创通气。。。我认识的人里还没谁插过管子
你认识的人里还没谁插过管子,所以还是不可怕
同意楼主,做任何决策都要考虑收益和损失,不能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就枉顾少数人的利益。比如说经济代价、非肺炎病人的需求。
我们是动态复杂的社会,任何一刀切的管理模式必将带来巨大的牺牲。
你认识的人里还没谁插过管子,所以还是不可怕


那你非这么认为,我也没办法啊。不可怕就不可怕吧
並不僅是單純的重症致死率,還需要考慮到人口密度和傳染率。新加坡、越南和泰國的氣溫和紫外線強度都不是其他國家可以直接對比的。尤其是日本和韓國,溫度低,濕度低非常適合武漢病毒的戶外蟄伏,單純依靠新加坡模式是不現實的,必須做好大規模爆發後壓垮醫療系統的風險準備。
1、一開始瞞報,很多人去醫院沒做好防護交叉感染,後來感染人太多,導致傳染科醫療系統崩潰;
2、國外致死率低,一方面是醫療系統比較健康(不像基國動不動就得去三甲醫院看病),響應及時;二是病毒的毒性等要比原發地小很多了吧······
 你品,你细细品。

反手一个超级加倍
那個甚麼甚麼導演,他姐護士,全家都死了還有最近轉載的一個帖子,某中高層官二代,妹,父母,全家死剩他一...

那为啥海外死亡率很低,难不成你说日韩也像CCP一样瞎编数据?
由重症出院個案看來後遺症與SARS一樣嚴重
還有住院周期很長,耗費的醫療資源,是流感的數倍,必須警慎
那为啥海外死亡率很低,难不成你说日韩也像CCP一样瞎编数据?

因為海外病床夠啊
等你中标以后就不会这么认为了。
q请问轻症会不会 肺纤维化 ?

出现肺纤维化就是重症了
我来总结一下,新冠虽然传播力很强,也就比流感强个十来倍吧,但是重症率不高,也就流感十多倍,所以就是个...

几百万人的数据从何而来,如果没有真凭实据,请不要随意制造恐慌
你说的有道理,93个是太小。但同时,美国的样本更小不是吗?就有全部五个了,同样“美国那五种家族都是去...

美国那是因为之前本来就发病了那么点人。几乎所有病例都是去过武汉的,你让他找没去过的,他也找不到啊。所以这种论文,几乎没有任何说服力,什么都证明不了。
最多死几百万人??????几百万人什么概念,很少吗


他的回覆是在嘲諷
这个病死亡的:肺部全是粘液分泌物,人的意识清醒,等同于溺水死亡。非常痛苦。

中国大陆以外的所有国家总的看死亡率1.5百分,是在医疗系统没有奔溃的情况下。中国大陆的医疗水平其实本身就是严重不足的!

病本身没那么可怕,可拍的是人祸。人祸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病毒本身。

产万斤、大饥荒、三反五反、文革等等。谎报数据,欺瞒。

现在大陆很多地方解封了,人都出去逛街也不带口罩,说明大家其实一点也不恐慌,也没害怕。

但是你了解中共这个特性的话,自己就要小心些,不知不觉就成为他们人祸的炮灰!和切尔诺贝利异曲同工!就不知道李文亮被抓去训诫,底下点赞的有多少感染,多少死亡的!
不是找不到,而是没有发力去找,你知道美国的检测标准吗?没去过武汉的人会给你检测吗?或者没去过武汉的人...

现在cdc已经改检测标准了,下放到各地,只要疑似的都给检测,之前的很多样本也拿回去重新检测。现在的事实就是那篇文章里的美国毒株都是武汉带过去的。你要想推翻这个,必须拿出证据来来,就像张文宏说的一样,只认证据。什么cdc不给检测不是理由,国内难道所有样本就能真实给你检测了?国内各种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它能让你公开检测发表?
我来总结一下,新冠虽然传播力很强,也就比流感强个十来倍吧,但是重症率不高,也就流感十多倍,所以就是个...

背锅侠你好
是的,我只是就事论事,我承认检测的毒株过少,结论不牢靠,但这篇文章就一点价值没有了吗,毒株的选择是随...

最后的质疑证据太多了。1号病人是卧床的老人,他的家人是什么职业,接触过什么人,大概去过哪些地方,为什么不公布出来?武汉的样本为什么只取到12月24号之后的,之前的呢?美国的毒株五种都有早就解释清楚了,全是武汉过去的,你还不明白?还盯着说为什么美国为什么五种都有?这些根本就不是“美国”头上的,而是武汉的外流病例
逗了,人家老人的隐私就不管了?公布出来给你看你能帮助调查吗?大陆一直在查病人接触过什么人,但查是为了...

你是五毛吧?还什么假设美国有1000个病人?美国当时就只有那13个病例,这些病例全有武汉旅行史,全都在那个文章里。至于其他美国病例?对不起没有。人家cdc对很多疑似病例进行过检测过,发烧的肺炎的,很多也没去过武汉,当时也并没发现有别的病例。而且谁告诉你说没去过武汉不给检测的?当时新泽西靠岸的邮轮上面没有人去过武汉,出现发烧症状后也给检测了。至于你说的五种毒株,携带他们的患者都从武汉来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你想这样把脏水泼给美国?对不起这是你的一厢情愿,全世界都知道是你中国最先冒出来的。你有本事去反驳张文宏
我同意楼主说的新冠状病毒传染性大,但至死律不大的观点。传染性大,通过国内和全世界感染人数和安然状况就不难看出,传染性是相当的大。甚至有国内新闻报道,宁波一男子,因为出门去市场买菜没戴口罩,在菜摊与一名带原女子近距离共同驻留仅15秒钟,就被传染武汉肺炎。可见病毒的传染性是多么的强大。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做好防护,保护好自身健康才关键。无论做什么没有一个健康身体是不行的。最后祝愿所有葱友新体健康。请各位葱友点个赞,给新人一点鼓励,谢谢各位葱友,各位大神。
新加坡早晚三十度 传染性拉不起来 所以他的办法有用
你看中纬度国家 哪个没有爆炸?
十四亿的百分之一是一千四百万
你敢说中国死一千万不是事吗??
这个病严不严重  事上看
别用你的臆测说话
肖伟 新注册用户
美国也说80%会自愈。
我来总结一下,新冠虽然传播力很强,也就比流感强个十来倍吧,但是重症率不高,也就流感十多倍,所以就是个...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9/health/coronavirus-flu.html
传染率不到普通流感的两倍,实际致死率和比较严重的流感差不多,是普通流感的十倍左右,所以算下来是二到二十倍。
新加坡好热,所以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冷气房里,公共场所也是一样。
我感觉这个和国民的防疫防患的医疗意识有关吧,我也感觉没这么可怕,可能是我认识的人都没有得病吧。。不过我感觉法国这里我这个城市的人其实都很chill,首先是确诊的人少,还有就是我姑且认为人家的医疗意识强吧(不过法国卫生部长还是说过一些偏蠢的话的)
你说不恐慌,倒可以理解。。。不可怕是不可能的。。证据如下:https://threadreadera...

这两篇文章其实都是评论而不能当作证据,因为作者本人都表示这不过是一种推测,但是做好最坏的打算确实并不为过。
但把结束疫情的唯一希望交给研发疫苗,这就实在过于太真了。我们现在其实已经知道了该病毒具有很强的变异性,尚且不谈研发时间,你真的能保证疫苗会一直起作用?艾滋病疫苗失败的例子就在不远处搁着呢。WHO倒是给出了一种抗病毒的药物作为备选——remdesivir,不过这和疫苗一样需要测试。
武汉肺炎重症20%,治疗费重症50万,党和你说免费治疗,你以为不要钱就是太幼稚了,免费的是一些基本的药物,给你上叶克膜和治疗别的器官衰竭不可能免费的,家里一个人得病,基本全家感染,你觉得有几个家庭抗得住50万,有10%吗,还不可怕吗
不太了解,反正中国现在是让全民戴口罩,搞得我都怕了,咋办嘛
任子鼠DE爱 新注册用户
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呀?
不是说治好了都有严重的后遗症吗
懂不懂啊你 新注册用户 回复 bonnibel ?
逗了,人家老人的隐私就不管了?公布出来给你看你能帮助调查吗?大陆一直在查病人接触过什么人,但查是为了...
不可怕吗?刀枪不入吗?说的轻巧,医护一线你去了?站着说话不腰疼!!!
周星星 新注册用户 回复 何小陌 观察
不是说治好了都有严重的后遗症吗
好像是这样的噢
本身就是一个乙类传染病哪怕现在土共统计的死亡数字再加一个零,那也只是普通流感水平的死亡人数。
因为一个乙类传染病,导致全国经济休克,同时还耽误了很多正常急性疾病的救治,我真心感觉,土共的医疗系统跟废物没什么两样。耽误其它急性疾病和宣布戒严后民众恐慌去医院检查造成的交叉感染而死亡的人数,个人感觉远远超过感染武汉肺炎死去的人。
为了所谓严防武汉肺炎,连药店正常出售的感冒发烧咳嗽药都要管制,都要求药店上报,某些医生怕担责任,连正常的疾病都不给看,甚至都不让住院。说实话,跟当年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严控盘西尼的姿态没什么两样
你提的這些資料,我看來都不覺得有比較心安。
從死亡率來看,2%真的算是高了,
更何況有一家四口全部死亡的案例;
你知道2%機率,一家四口得病全家連續死亡的機率是多少麼?

即使沒死,也有些人有嚴重的後遺症,
或是我雖然沒死但我傳染了親朋好友,
每個人2%,其中有人死亡的機率就更大了,
尤其是長輩死亡率更高。

請不要再宣傳什麼肺炎不可怕不要恐慌的觀念了,
當初不就是因為大家信了CHO,
所有人輕忽大意,現在才會全世界爆發疫情;
結果現在誰不是嚴陣以待?
連最愛講屁話的川普一開始也說啥小感冒不用怕,
啊現在不是也不敢亂放話了。

像台灣就是因為最不相信中國和CHO,
才相對把疫情控制得比較好,
要不是一堆舔共藝人和藍共拼命罵政府擾民製造恐慌,
罵政府為了鬥爭犧牲人民人性云云,
早就跟其他國一樣把中國航班全部封鎖,
更不用說那些民粹包機和特權偷渡。

說真的中國自己都已經封鎖成這樣了,
擺明政府本身就不相信這病跟流感差不多不用擔心。
那連中國政府都能怕成這樣的病。
你還要繼續跟大家說沒什麼不用擔心死亡率低,痊癒率高麼?
https://www.nytimes.com/2020/02/29/health/coronavi...

过于反常识,流感发病前一天开始传染,新冠潜伏期都可以传染,潜伏期更长,最后只多传一个人。
墙内网上的疫情通报 只谈治愈  不谈 自愈   会夸大医疗系统的作用   其实正常人 面对流感   胃肠炎  炎症  等疾病   除少数病情严重意外  人体的自愈能力就能应对  大部分会起到减轻症状 让患者在对抗疾病的过程中会感到更舒服  其实疾病  按照应有的病程发展  大多数患者  会以为药物很有用  其实不然  就像流传的段子  吃药7天好  不吃药一周就好了  “治愈率”这个  词语  只会加重民众多医疗系统的过度崇拜   加重医疗系统的负担   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
這篇文章個人認為水平不交。但是裡面倒是有一句說話提醒了我:分餐。
然後我想,是不是這個屬於那種家庭感染的最關鍵因素。
因為基本上,極其粗略的區分來說,中國菜/亞洲菜普遍都是一大鍋大家一起吃的。但是西菜幾乎大部份本身就是分餐的(即使在家庭都是一人一份)。這會不會是東西方感染數目差異大的原因?
(意大利嘛,意大利人那種社交模式下,即使家庭分餐也擋不到了)
新加坡好热,所以大部分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冷气房里,公共场所也是一样。

所以很奇怪啊
新加坡 朝鲜 蒙古 印度
这些国家没问题 真的找不到一个统一的解释
事实上大多数的轻症会是一直轻症,直到自愈或者治愈



似乎没有这样的状况。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习近平去香港红灯区微服私访,岂料在街上随地大小便被港人劝阻,一怒之下决定取消一国两制。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3-04
  • 浏览: 16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