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经济圈是对抗暴政的有力武器吗?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url=https://pincong.rocks/url/link/aHR0cHM6Ly9jaGluYXdvcmtlci5pbmZvL2NuLy4uLi4uLg][/url][url=https://pincong.rocks/url/link/aHR0cHM6Ly9jaGluYXdvcmtlci5pbmZvL2NuLzIwMjAvMDMvMTIvMjI3NDYv][/url][url=https://pincong.rocks/url/link/aHR0cHM6Ly9jaGluYXdvcmtlci5pbmZvL2NuLzIwMjAvMDMvMTcvMjI3ODcv][/url][url=https://pincong.rocks/url/link/aHR0cHM6Ly9jaGluYXdvcmtlci5pbmZvL2NuLzIwMjAvMDMvMTkvMjI4MDkv][/url]https://chinaworker.info/cn/2020/03/06/22655/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elegram/chinaworkerISA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要真正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接管这些大企业,而非将焦点放在个人消费行为之上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反送中运动发展至今,面对政府死硬不作为、冷处理应对五大诉求,群众自行发起更多的抗争手段。当中受到很多关注的,是“黄色经济圈”消费者运动。此一号召甚至令香港政府官僚乃至中共喉舌媒体《人民日报》都疯狂笔墨口诛笔伐。一时间市面上响应抗争的“黄店”门庭若市,而被标籤为“蓝店”者则门可罗雀,有力地鼓舞了群众的抗争士气,以致於不少商户纷纷在店面张贴反送中海报和标语等,大壮群众声势。

政府和中共对“黄色经济圈”的挞伐和抹黑故然可笑,同时亦反面地展示了这消费者运动的影响力。同时我们亦要理解这一抗争方式的局限性,即消费者运动毕竟无法从根本上对香港的经济结构造成影响——众所周知,香港资本大财团立场一直亲中共。这些财团与政府关係紧密,并控制社会上全部主要部门:交通、土地房屋、能源、电讯、大型连锁零售。一项2019年进行的调查发现,24个富豪家族拥有了香港一半的财富。

https://i.imgur.com/vqvGB1n.jpg

“黄店”的困难

相对地,支持运动的主要以小店为主,而小店并不掌握本地的经济命脉,而仅仅居於经济链的下游,因此这种杯葛亲中“蓝店/蓝企”的运动,对其实际打击有限。大财团近半年的盈利下跌与亏损更主要的原因毕竟还是由於整体经济因素下行所造成,包括旅遊业、贸易、主要企业新增投资的衰落。

《立场新闻》年初时曾报道过“黄圈”网店“光时”在营运中所面对的困难,包括租用营业场地、物流运输、进货渠道与货源等都面临各样困难。这显示了大财团以其垄断位置与雄厚财力去扼杀小店生存空间的能力。在货源问题上,为了维持基础利润以求收支平衡,有时亦不得不选择一些中国货源。

这些都揭示了现时“黄店”与“黄色经济圈”在实际运作的过程中所面临的客观困境。因此,我们当理解这种消费者运动的限制。

打破既有经济权力结构

“消费者运动”并非香港独有的新运动。过去几十年,气候环保份子一直呼籲民众购买环保产品,并由於为地球带来严重破坏而号召杯葛使用私家车或飞机。但这个策略未能扭转由100家最大企业所製造出来的气候危机。要真正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接管这些大企业,而非将焦点放在个人消费行为之上。而要做到这样,我们需要团结鬥争打破既有的经济权力结构(资本主义),并将其以民主公有制来取代。这个问题同样适用於世上垄断资本主义最集中的香港。

现在,反送中抗暴运动极需要连结到建立新的工人阶级运动。由於经济下滑,再加上新冠肺炎恶化,航空界、零售界、中小企正出现倒闭潮和解僱潮。工人阶级更需要组织起来反抗,準备发动罢工行动来保护工作岗位及工资等。而反威权的鬥争则需要以更有组织的方法来延续及强化,例如现在新工会的成立就是正确的重要一步。
2
分享 2020-03-22

6 个评论

不過要取代這些企業難度很大
我對港人自主罷工的意向表示質疑
沒人能擋住我上班

而且香港人真的願意承擔價格上漲的陣痛嗎?
個人不樂觀 不過還是會支持黃圈
雖然目前還是有諸多不便 例如貨品的篩選
不怕做的慢,就怕不去做!

錢票也是選票!
李嘉诚是黄丝,那跟李嘉诚买就对了啊,在香港,李嘉诚不卖的东西应该不多吧?

我很久没去香港了。
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又無害,點解唔試下。之前夠話區議會光復唔到啦,搶攻功能組別!
絕對可行

1,你看親共代表的反應就已經他們怕,不想這種做法做起來

2,這種經濟法不但是經濟分配的影響,更是政治和把群眾分群分類的做法,只要堅持久了,自自然然就會在個體中起到區分和分化作用,家庭成員、公司同事等等都會因為這些問題起磨擦,而其中有很多人是政治冷感或是自稱中立,但有這種壓力的話,他們也不得不靠邊站,從而激化社會分裂,同時政府管治成本絕對地不斷上升

3,大企業應該不會發聲,但當本地人大部份都這樣的時候,大企業只能選擇離開香港市場或是迎合,又會造成2的情況,而且當大企業不得不在陽光下行動的時候,整個事情就已經更加會靠近戰事方向發展

4,整個事都很難,因為你只能先在小企業中做出這種分類法。大企業很難會加入或是參加

難,但難題絕是能克服

問題就是參加的人多不多和夠不夠堅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