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光沪: 宗教:正能量还是负能量?中评周刊转载文章

http://unirule.cloud/zhongping/20190513.pdf


[何光沪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研究员。本文为作者2016
年1月8日在2016「新年期许」论坛的演讲修订稿,转载请注明]

刚才听几位朋友讲话,很精彩、很感动、很钦佩!所以我期许他们,保重身体,珍重自己。他们真是中国少有的“义人”!

一个非常著名的圣经故事说,上帝看见所多玛城罪恶太多,要把那城毁灭。亚伯拉罕问上帝说:城里如果有50个义人,你是否可以不毁灭呢?上帝说,可以不毁灭。亚伯拉罕又问,如果只有40个义人呢?上帝说,也可以吧。亚伯拉罕再问,30个,20个,15个呢?上帝还说可以。最后,亚伯拉罕问10个可不可以,上帝说,也可以!

然后是两个天使去查看,发现那个城市里的义人不到10个,只有罗得一家人是义人。于是所多玛遭到了毁灭,只有罗得一家人得救。

按照我们对中国商周时期、美索不达米亚古代城市规模的认识,所多玛城的人口顶多只有几千人。如果以5000人计算,10个义人就是1/500。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的确有一些国家及其人民,是在从小灾走向大难,从灾难走向毁灭,好像上帝放弃了他们似的!他们里面没有义人吗?我不相信没有。但是否有1/500,却很值得怀疑。

最近上海三联出了一本《朋霍费尔:牧师、殉道者、先知、间谍》,这人是世界著名的德国神学家、伦理学家。他参加刺杀希特勒的活动,37岁被监禁,39岁被绞死,参与谋刺并被处死的,还有他的亲朋和一些军人。德国在战后短短时间内从废墟中复兴,文明繁荣令世人羡慕,长时间仅次于美国,真正堪称奇迹。有人评论说,也许背后最终的原因,是它有这样一些义人,这些义人感动了上帝,使德国值得保佑。我们可以把他们称为“让所多玛得以重建的人”。

天则所我们的朋友里面,真有一些义人。刚才他们讲的东西,安全感,太重要太基本了。记得小时候读的鲁迅文章,有“国将不国”等语,说如此下去,国家将会不成其为国家了,用的是将来时。现在恐怕该用完成时,过去完成时了。因为即使按照要求最低、对专制制度最友好的政治哲学家霍布斯的说法,国家最基本的职责就是给人以安全——人类为什么要有国家?是为了保证人的安全,否则人类会是丛林野兽,弱肉强食。国家最起码的职责,就是给人安全感,如果连这一条都不做,国家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如果让人失掉安全感的竟然是国家本身,弄到人人自危,那就不成其为国家,走向反面了。

几年前我写过一篇小文章——《人民没有安全,国家安全还有意义吗?》。国家安全的内容,应该是人民安全。但在我们这里,人民和国家这两个概念常常被混淆——人民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个人,国家是一套庞大冰冷的机器;先有人民,后有国家;若无人民,国家何用?主人若不能操纵机器,机器就可能危害主人;“爱国主义”这个词来自patriotism,原意是爱爹妈、爱父老乡亲,应该是爱人,不是爱机器!

刚才一些朋友提到自由主义者应该有国家观,当然,那国家观很清楚,而且许多别的“主义”都同自由主义在国家观上有共识:不管什么形态的国家,都应该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从霍布斯到马克思,从基督教到儒家,全都赞成这一点!霍布斯说国家是维护人民安全的手段;马克思说国家是阶级压迫的工具(所以该消亡),恩格斯说国家是调节利益的手段;基督教说国家是为此世目的服务的工具;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贵的是目的,次的是手段。人民是目的,手段为目的服务!误把手段当成目的,就把目的挤到一边去了!这是自由主义和许多别的主义(除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军国主义之外)都赞成的国家观,更是一个政治学的常识。

我的专业是宗教学,现在我来讲宗教话题。我们这一组的主题,是对世界和平对国际社会的期许,我的标题是《宗教:正能量还是负能量?》,分三点讲。

一、正能量负能量是一个设问,这个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宗教与文明有密切的关联,因为它是文明的精神、灵魂、核心。因此,东亚文明叫“儒家文明”(其实不准确,即使只讲中华文明也还有别的学派如法家、道家影响很大),南亚文明叫“印度教文明”,中东文明叫“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叫“基督教文明”等等。所以宗教确实有很大的能量。但所谓“正能量负能量”,应该是指它们对社会发挥的功能是正还是负,即是好还是坏。这就要看是针对什么事情。比如说宗教对科学、政治、哲学等等发挥什么作用,这不能一概而论,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例如对科学的产生和发展,有些宗教有阻碍作用,有些宗教有促进作用;为什么现代科学是在西方而不是在印度和中国兴起,科学史专家发现,这件事同这些地区的宗教有关系。

就我们的话题而言,我想,所谓正负功能或作用,是说对国际和平或社会稳定有帮助,就是正的,反之则是负的。那么,就社会稳定和人民安康而言,宗教是起正面还是反面作用呢?这又不能一概而论。

大家对这话题有兴趣,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现在中东的乱局,大家天天看见,触目惊心。很多人认为,那是宗教所致。这种看法很普遍,对此我想讲两点。

第一点,不要夸大宗教的作用。宗教在国际政治中的作用不能忽略,但也不宜夸大。如果夸大,就陷入了一个大大的误区,即对“文明冲突论”的矛盾态度所表现的中国许多学者和官员的一个误区。

1990年代末期,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一提出来,中国学者群起而攻之:文明之间一定冲突吗?中国文明就不搞冲突嘛,因为我们同你们不一样,我们讲的是“以和为贵”、“和而不同”!你亨廷顿是个鹰派、好战分子吧?

这里面有个矛盾:亨廷顿说各文明可能会冲突,因为它们不一样。中国学者强调说,我们同你们不一样!这实际上是给他增添论据,帮他论证。因为他恰恰是在强调文明之间的不同,也在夸大宗教的作用。

第二,还有一个更大的矛盾,会造成更严重的问题。亨廷顿是想避免文明冲突,他那本书结论写得清清楚楚:冷战以后,要警惕、要避免、要防止新的冲突即文明冲突,为此,美国应该收缩,少干涉、少管别人的事!看来,许多中国学者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把别人的白说成黑,然后群起而攻之。

更奇怪、也更严重的是,“911事件”一发生,更多的中国学者马上跳到了相反的立场上,几乎众口一词说:这就是文明冲突,是伊斯兰文明同基督教文明的冲突!这种说法太普遍,以至于一般的学生和官员也都人云亦云。实际上,这种说法会为恐怖主义提供一个宏大的根据——本来是少数仇恨病态者和野心家,对一些年轻人片面灌输从古兰经里断章取义的话,把他们塑造成不会别的只会杀人的人,为进“天国”而自杀,为自己的目的而剥夺无辜者的生命;如果把这说成是文明冲突,他们就似乎成了为伟大事业、为历史必然而奋斗而牺牲了——文明是人类生活最大的单位,比国家还大的单位;为这么伟大的东西献身,不是很伟大吗?把恐怖主义称为文明冲突,不但会严重误导,而且也不合事实——不要忘记:全世界恐怖主义杀死的人当中,伊斯兰教徒占大多数。

“911”发生第二天,布什总统就到清真寺里去说,这不是伊斯兰的问题。当时很多美国人拿起枪,保卫自己的社区,不让穆斯林进来,结果更多的美国人站出来谴责他们,说这样做不对。中国政府在新疆问题上也说,这不是伊斯兰的问题,不是宗教的问题。我们还该看看德国总理默克尔。叙利亚难民涌入德国的时候,她为德国民众在街上举标语欢迎那些穆斯林而感到自豪——70年前大部分德国人是为自己比别的民族“优秀”而感到自豪!默克尔的政策是张开双臂欢迎信仰伊斯兰教的、里面可能有恐怖分子的那些难民进入德国。但是,刚过去的新年前夜,就在世界文化遗产科隆大教堂的门口,发生了上千名男人对近百名妇女大规模抢劫和性侵事件。犯罪者大部分是中东人或北非人的长相(现在已经查明大多数是难民)。默克尔说要依法追查,但是还说不要把这事同跟伊斯兰教相联系。

二、我想到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观。马克思、恩格斯有些话颇有道理,他们说,不要把政治问题化为神学问题,对天国的批判应该转向对尘世的批判,对神学的批判应该转向对政治的批判。这是历史唯物主义的结论,但很多社会学家也有类似的观点。

不要夸大宗教因素,那么真正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首先就是政治,另外还有经济、历史原因、民族关系等等,统治者的个人因素也很重要。冲突来自宗教之说,常常拿来做例证的,就是以色列同巴勒斯坦的冲突。其实,那原因主要不是宗教,而是因为大约两千年前,以色列人被赶出了家园,二战遭到屠杀后,他们按照联合国决议回家、建国,又占了后来住在那里的巴勒斯坦人的土地。阿拉伯国家向他们宣战,他们在战争中占领了更多的土地以求安全。安全或和平有保证时,他们也让出土地(如西奈半岛),即所谓“土地换和平”。在有些地方如加沙地带,土地没有换来和平,因为对方还乱射导弹要赶走他们。所以,这一切最早的根源,是罗马帝国统治者的野心——征服弱小的民族,建立庞大的帝国;人家反抗,就把人家赶出家园。现在的中东乱局,政治家的野心也是重要因素。卡扎菲不到30岁就靠政变上台,马上派20多岁的伙伴(贾卢德总理)跑到没有外交关系的中国来要买原子弹!萨达姆也靠军事政变上台,之后马上就同伊朗打了8年的仗,没打下来,转身又侵略科威特,挑起第一次海湾战争。这样的野心家统治,怎能不乱?叙利亚这个总统,继承他老爹的专制统治。年轻人涂鸦被抓,老爹们游行抗议,就派兵开枪杀人,由此引发内战。这些都有统治者个人的因素。宗教因素即使有,顶多算助因,很次要。

说这些战争是伊斯兰同基督教冲突,不符合基本事实;说美国参战是代表基督教,离事实更远!事实是:第一次海湾战争,美国打的是萨达姆,救的是科威特,科威特是伊斯兰国家,萨达姆在国内国外杀的人都是穆斯林;在波黑和科索沃,美国(和北约)参战,阻止了对穆斯林的屠杀,打击了塞尔维亚军队,塞尔维亚人信的是基督教!

许多中国人以为,伊斯兰教同基督教、犹太教一定会冲突,不同宗教之间一定会冲突,这是一个大误区——在耶路撒冷一平方公里大的旧城里,市民信三大宗教,巨大的清真寺同古老的基督教堂、耶稣的墓,还有犹太教圣殿遗址“哭墙”挤在一起!(一些“当代新儒家”教授说:曲阜孔圣地怎么能建高的教堂?难道耶路撒冷能让不同的宗教建筑并存吗?一些官员马上采纳此说。似乎都忘了常识——儒家不是宗教,耶路撒冷有不同的宗教大建筑!)按许多中国人的想法,挤在一起?耶路撒冷应该打得没一天安宁吧?事实是:那里没一天没有千千万万的游客从世界各地前来观光、朝圣、购物!(以色列现在统治着耶路撒冷,却没有按一些中国人的思路,不许修建非犹太教的宗教建筑,相反,在这座被他们视为圣城首都的城里,到处是他们绝不相信的另外两个宗教的标志性建筑!)。

还有,伊斯兰教在美国是第二大宗教。很多中国人不知道,几十年前美国就有一个组织叫“伊斯兰国”(Islamic  Nation),其中一些人主张武力斗争,还常常搞一些“向华盛顿大进军”之类的活动。美国人绝大多数信仰纷繁多样的宗教,不同宗教应该打得一塌糊涂吧?事实上没有!为什么呢?因为美国政府不管宗教事务,宗教方面的“问题”同别的社会问题一样,全部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三、于是,最后一个话题就是,怎么让宗教的能量发挥正功能了。

既使在伊斯兰教统治的中世纪的帝国里,对不同宗教也是宽容的,基督徒要交人头税,但是同穆斯林长期和平共处,享有宗教权利。20世纪中期,二次大战以后,不少新独立的伊斯兰国家信奉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搞现代化改革,趋向于政教分离(一次大战后就政教分离的国家土耳其,国内一直非常安宁)。那段时期这些国家都比较安宁。但在刚才提到的那些军事专制和政治腐败激起反对之后,反对者利用已经存在的原教旨主义,加上苏联入侵阿富汗激起的抵抗导致的宗教极端主义,都引起了这方面的回潮,即从政教分离倒退回政教合一。

政教合一导致残酷的镇压甚至流血的冲突。东方西方都有历史教训——中世纪的欧洲有对“异端”基督徒的迫害,中世纪的中国也有消灭佛教的“法难”。但是,从洛克论证“宗教宽容”,到英国发布“宽容法案”,直到美国通过宪法第一修正案,现代国家逐步走向了“政教分离”,建立了避免宗教产66生负功能的最重要的、最基本的制度保障。这是人类文明的重要遗产,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原则,以至于马克思恩格斯甚至列宁,都说要把“宗教自由”和“政教分离”写在党的旗帜上。他们坚决反对政教不分和宗教不自由。马克思说过,在我们这个时代对上帝最好的效劳,就是宣布无神论是唯一的信仰;马克思还说:向宗教宣战是愚蠢的举动!。

一个负面的例子是:中国从明朝到清朝,同白莲教有关的起义,几百年连绵不断,但白莲教本来是和平的佛教派别,是政府干预、官逼民反。相反的例子,是美国的摩门教:起初大部分美国人都反对它,到现在美国有一个州还是摩门教的天下,而且美国人都觉得它不错了,它也的确为社会发挥着十分突出的正功能;原因在于,它只要不违法,政府就不管它,它逐渐同全社会磨合了。在政教分离的美国,好些可能酿成大动乱的“邪教”,都同社会磨合,在政教双方守法的基础上,为社会做出了有益的贡献。总之,要让宗教发挥正功能,就必须依宪治国、政教分离!

最后补充一点:“政教分离”在中国,被很多人误认为是指政治和宗教分离,这又是一个很大的误区。政治和宗教不可能没有关系、不可能分离,因为政治人物有宗教观点,宗教徒也有政治权利。“政教分离”是State-Church  Separation的错误翻译,正确的译文是“国家与教会分离”,在多宗教的国家,即指“国家与宗教组织”分离,在双方守法的前提下,互不干涉,和平共处。
2
分享 2019-05-20

10 个评论

这个人虽然是个没有宗教的人,水平还是比品葱上面的小朋友高明一百万倍,可惜宗教这种东西,如果自己不投入,永远都是临渊羡鱼
马克思说过,在我们这个时代对上帝最好的效劳,就是宣布无神论是唯一的信仰;马克思还说:向宗教宣战是愚蠢的举动!。

所以中共。。
无论是儒释道,还是天主基督伊斯兰,都要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什么是正能量,什么是负能量
教授错了。“政教分离”不是指政治和宗教分离,也不是“国家与教会分离”,而是宗教与政权分离,宗教与执政权力分离。
政治是一个社会中不同人群,不同群体,不同集团,不同阶层等之间的利益分配。任何宗教或信仰人群都有权利参与其中。
国家是这样一群人的组合,这群人拥有暴力机构并管辖着某个固定的疆域以及在这疆域上生活的人群。而国家这群人的每个个体都有权利参与这群人的公共事务,决定这群人的公共行为,就是国家行为。只要组成国家的这群人具有宗教信仰,宗教就不可能与国家分离。
国家执政者也会有宗教信仰。但国家执政者在执政中不能以自己的信仰和宗教对待及要求与自己宗教或信仰不同的人,更不能以暴力迫使非本宗教人士膜拜和践行本宗教信仰。因为执政者拥有暴力机构,一旦宗教信仰与政权结合,就会利用暴力机构压迫甚至屠杀非本宗教信仰的人士。这是宗教信仰的排他性和扩张性所决定的。野蛮时代即使是基督教都有十字军东征和宗教裁判所的暴行。
共产党就是一个信仰共产主义的宗教组织。即使国家是由全体国民组成,也就是全体国民都有权利参与公共事务,即使共产党受全体公民授权执政,共产党也只能要求共产党员膜拜和践行共产主义信仰,而不能在国家公共事务中强迫非共产主义信仰的人士也膜拜和践行共产主义信仰。
这就是真正的政教分离。
许多中国人以为,伊斯兰教同基督教、犹太教一定会冲突,不同宗教之间一定会冲突,这是一个大误区——在耶路撒冷一平方公里大的旧城里,市民信三大宗教,巨大的清真寺同古老的基督教堂、耶稣的墓,还有犹太教圣殿遗址“哭墙”挤在一起!(一些“当代新儒家”教授说:曲阜孔圣地怎么能建高的教堂?难道耶路撒冷能让不同的宗教建筑并存吗?一些官员马上采纳此说。似乎都忘了常识——儒家不是宗教,耶路撒冷有不同的宗教大建筑!)按许多中国人的想法,挤在一起?耶路撒冷应该打得没一天安宁吧?事实是:那里没一天没有千千万万的游客从世界各地前来观光、朝圣、购物!(以色列现在统治着耶路撒冷,却没有按一些中国人的思路,不许修建非犹太教的宗教建筑,相反,在这座被他们视为圣城首都的城里,到处是他们绝不相信的另外两个宗教的标志性建筑!)。

那是因為:
1. 很多中國人都以為『我信A教,我必須讓所有人都信A教。你信B教,你是異端,要麽你和我一起信A教,要麽我就打你』
2. 上述『很多中國人』還以為全世界人都和自己一樣
3. 偏偏耶路撒冷人和他們不一樣
>> 那是因為:1. 很多中國人都以為『我信A教,我必須讓所有人都信A教。你信B教,你是異端,要麽你...

那么请问:耶路撒冷人是一直都对宗教宽容吗?难道不是经历过各种屠城 冲突之后的妥协吗
>> 那么请问:耶路撒冷人是一直都对宗教宽容吗?难道不是经历过各种屠城 冲突之后的妥协吗

不管是為什麼,結果是妥協了
『很多中國人』是不懂妥協的
宗教宣扬的是正能量,但实际做的却是负能量。或者说,宗教就是用美丽的教条包装自己,实际上就是为了维护他统治的目的。

宗教都具有排他性,即使最温和的佛教。也否认其他宗教,并且“承诺”给教徒好处,死了当罗汉。你见过哪个宗教说,你只要做好事就能上天堂了,人人平等,不信我教也没关系。

要说最接近完美形态的就是拉面教,但大家都知道,那只是群众恶搞的组织而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12-04
  • 浏览: 2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