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位逃亡的死士,95后政治难民的泰国流亡生活

以下的内容绝对真实,不少人在discord上看到了其逃亡的全过程。

事情发生在五个月前了


这是他的reddit主页:
[url=https://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url][quote]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

[url=https://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url][/quote]
[url=https://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url][url=https://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url]

这哥们是个四川人,因为支持香港言论被上海警察抓了,关了一阵。因为被扣了护照没办法正常出国,就逃亡到了缅甸,现在成了流浪汉,在reddit上各种筹款维持生计。


这是他本人发布的身份信息
[quote]身份证 https://photos.app.短网址/iaegTH4gTkEiGZBCA

逮捕证.https://photos.app.短网址/PzCqVaqBhQdSqbXM9

他本人视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4y3Mvxc9XU

[/quote]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4y3Mvxc9XU][/url]

[url=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4y3Mvxc9XU][/url]
他在 r/hongkong 发过好几个帖子,其中一个叫


Don't become Chinese, advice from a Chinese

https://www.reddit.com/r/HongKong/comments/dp5422/dont_become_chinese_advice_from_a_chinese/?utm_source=share&utm_medium=web2x



他在里面说了他逃亡的原因:



我的名字叫周政(zhouzheng),三个月前我被上海警方逮捕。他们只是因为我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把我送进了监狱。我表示支持香港民主运动。在与中国民族主义法西斯的争吵中,我赞扬了香港抗议活动的勇气和团结。我支持香港人的自决权,如果他们愿意选择独立,我会表示支持。

My name is 周政(zhouzheng ),I was arrested by Shanghai police three months ago.they sent me to jail just because I expressed my opinion. I expressed my support for the Hong Kong democracy movement. In a quarrel with a Chinese nationalist fascist, I praised the courage and unity of the Hong Kong protests. I support the right of Hong Kong people to self-determination, if they are willing to choose independence, I will express my support.


他的遭遇:


我遇到了无法想象的酷刑和不人道的待遇。他们带我去医院,说我在吸毒,侮辱我。他们告诉我的邻居和室友认为我是罪犯。他们用暴力收集了我的DNA和指纹。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的器官做什么。

我被送到与维吾尔族相同的集中营。他们让我受冻,用老虎椅折磨我。这里有我不想回忆和想说的东西。我是性犯罪的受害者。当我离开监狱时,我减轻了很多体重,看上去已经四十岁了。我有一个邻居说我看起来像个高中生。每个警察都嘲笑我,我的邻居和室友回避我的目光,认为我是罪犯。我只说了几句话,就表示支持民主和自由,为什么我会被这样对待?我不是南方公园的虚构人物。我是一个活人。

然后,上海警察把我送回了我的家乡宜宾四川。直到现在,政治警察仍在监视我,拒绝给我护照,我被软禁。

I didn't expect to he would tip-off me, but then a dozen policemen broke into my house like zombies. I have encountered unimaginable torture and inhumane treatment. They took me to the hospital and said that I was taking drugs and humiliating me. They told my neighbors and roommates that I am a criminal. They collected my DNA and fingerprints with violent. I don’t know what they will do to my organs.
I was sent to the same concentration camp as the Uighur. They used the freezer to freeze me and used a tiger chair to torture me. They are many, many things that I don’t want to recall and want to say. I’m a victim of sexual crimes. When I left prison, I lost a lot of weight and looked forty years old. I have a neighbor who said that I look like a high school student. Every police laughed at me, my neighbors and roommates evade my gaze and think that I am a criminal. I just said a few words and expressed support for democracy and freedom, why do I have been treated like this? I am not a fictional character in South Park. I am a living person.
Then the shanghai police drove me back to my hometown, Yibin Szechuan. until now the political police are still monitoring me, refused to give me a passport, I was under home arrest.



然后他表示了对香港人民的支持和对上帝的信仰,原来他是LGBT:

勇敢起来!香港人,如果你不勇敢,就会失去一切。如果您选择放弃,您会变得像中国人一样像我一样软弱无能。中国人是奴隶。我们不许发言,不许发表意见,香港人天生自由。现在,您将失去自由。中国人希望香港人成为中国人。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知道香港人与我们不同,但是我才发现你是如此勇敢。

中国是一个谋杀儿童的国家,作为一个LGBT,也许我不会有孩子,但我不希望任何孩子在中国出生。我的朋友们,我知道你受到了酷刑,被送进监狱并被强奸。无论是在东突厥斯坦还是在圣灵,还是在中国的无数监狱中。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如果有一天我们见面,您将愿意让我拥抱您,让我倾听并理解您的痛苦吗?我与你站在一起,爱你。也请抱抱我

当我入狱时,我开始相信上帝。我到处都有坚固的墙,但是我发现自己没有依赖性。我曾经是一个怀疑论者和一个不可知论者。然后,我相信一个没有个性的无情的上帝。到目前为止,我相信亚伯拉罕的上帝一直信奉一个热爱人类的上帝。我相信。

Be brave! Hong Kong people, if you are not brave, you will lose everything. If you choose to give up, you will become like a Chinese who is as weak and incompetent as me. Chinese people are slaves. We are not allowed to speak, we are not allowed to express our opinions, and Hong Kong people are born free. Now you are about to lose your freedom. The Chinese want Hong Kong people to become Chinese. When I was a child, I knew that Hong Kong people were different from us, but I only found out that you are so brave.

China is a country that murders children,As an LGBT, maybe I will not have children, but I don't want any child born in China. My friends, I know that you are tortured, sent to prison and raped. Whether it is in East Turkestan or San UK ling, or in countless prisons in China. I can feel your pain. If one day we meet, You will be willing to let me hug you and Let me listen and understand your pain? I stand with you and love you. Please hug me too.

When I was in prison, I began to believe in God. I have strong walls all around, but I find that I have no dependence. I used to be a skeptic and an agnostic. Then I believed in a non-personalized an unfeeling God. Until now I believe it, the God of Abraham, believes in a God who loves humanity. I believe.


这个帖子得到了3.4k的upvote,300多条留言,大家都在想办法支持这位勇士

接着,一个月后,他发布了一个新帖子,记录了他的逃出中国遭遇,原来他成功的逃了出去,逃到了缅甸。


I have successfully escaped from this country.
https://www.reddit.com/r/HongKong/comments/dsqesg/i_have_successfully_escaped_from_this_country/



(英文就不贴了,有兴趣的自己点进帖子看):


他的逃亡经历:
我想告诉你我过去几天的经历。几天前,当我发送Reddit帖子时,我由衷的放松和愉悦。因为在过去的三个月中,没有人愿意理解我,我什至没有与周围的人谈论我的经历,因为我知道他们不会理解我。每个人都觉得我在做错事并受到惩罚,因为举报我的人是一个陌生人。我只是想和他谈谈我的想法。他就举报了我。我想知道我并不孤单,所以我想和他交流。然后这一切发生了。我认为我无法相信中国的任何人。因为我不知道它是否会再次发生。我觉得自己一个人住在孤岛上,感到孤独和无助。我就像被全世界抛弃一样。

因此,我用我的个人信息发表了这篇文章。然后,我看到很多答复让我删除个人信息,我很失望,我不想删除我的个人信息,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像这样对待。我仍然不能忘记邻居和室友的眼睛,也不敢向他们解释,恐怕我会被警察逮捕。但我真的受不了。我关了电脑,离开家去吃肯德基。我看到一辆警车从我身边经过。我吓坏了。我以为他们要去我家抓我,但还好。他们只是巡逻,没有找到我。我下定决心,然后回家整理行李,在黎明时离开我的城市,想去领事馆寻求庇护。我睡在大街上,公园里和公共厕所里(并没有真正入睡),避开了相机。

我没有接到领事馆的电话,但是有一个陌生人联系了我。她说,可以联系走私者,以帮助我越过边界,但前提是我必须到达边界。于是我开始逃跑。一路上我真的很害怕。我担心警察会把我赶回来。我上了非法汽车,一辆大货车,不需要检查我的身份证。我没有停下来,没有睡觉,当我独自一人到达边境并遇到走私者时,我们开始越过边境。天很黑,被铁丝网包围。我什至看不到路。地面上有很多洞和沟壑。我摔倒了二十次,掉下眼镜了五次。当我在地板上寻找眼镜时,我真的感到自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人。害怕走私者会抛弃我。他只是拿钱做事。有许多奇怪的带有穗状植物,当我跌倒时,它们刺穿了我的衣服和皮肤。但是我甚至没有找到它们,我真的很害怕。当我最无助和痛苦时,与我走私的那个女孩帮助了我。她像上帝一样握住了我的手,我从来没有期望过我最黑暗的时候能有这样的帮助。以前没有人来找我,告诉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她愿意将我的手握在我最黑暗的地方,以防止我跌倒。告诉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她愿意将我的手握在我最黑暗的地方,以防止我跌倒。告诉我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但是她愿意将我的手握在我最黑暗的地方,以防止我跌倒。

我发现可以给我最大帮助的人通常是和我一样的人。出于各种原因,越过边境的人太多了。我以前从未认识过他们。我没想到有一天我会成为他们,并获得我一生中最宝贵的帮助。我不知道在撰写本文时,在美国南部,地中海,委内瑞拉,厄立特里亚和朝鲜的边界上是否有像我这样的人。失败的人穿过柏林墙,死于流亡。在世界的另一端,柏林墙倒塌了,在这块土地上,流亡泛滥成河。如果有一天看到像我这样的人,请不要歧视和侮辱我们。

到达缅甸后,我和女孩分开。我现在在缅甸,但我找不到住所……我现在也没有钱……帮助我联系走私者的人已经花了太多钱,那个人在欧洲。我目前在缅甸没有合法身份,因此在缅甸获得合法工作也很困难。我一文不名。我周围没有人可以信任。缅甸政府可能会将我遣返中国。

我想寻求帮助。如果有人愿意帮助我,我将不胜感激。我不是骗子,也不想欺骗您的同情。我知道现在有很多人需要帮助,而且有很多人需要的帮助远远超过我的需要,但是我真的别无选择。我现在想去泰国的难民专员办事处登记.....但我还没有偿还走私者的钱.....不收费...所以我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谁能给给我建议吗?


这个帖子得到了2.4K的upvote,242条回复,许多人表示可以为他提供帮助,给他物质支持,帮他找一份工作。

看起来这个故事得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局。

然而这个故事在3月30号反转了,在经历了长达5个月的流亡后————这个人,他居然后悔了:

他没有得到任何人的帮助,非常惨痛的现实,他像一块脏抹布被抛弃了。


I once fled China and now I regret it.
https://www.reddit.com/r/HongKong/comments/free9a/i_once_fled_china_and_now_i_regret_it/


全文翻译: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因表达对香港的支持而出狱然后逃离中国的人

https://www.reddit.com/r/HongKong/comments/dp5422/dont_become_chinese_advice_from_a_chinese/?utm_source=share&utm_medium=web2x

我现在在曼谷,我会告诉你我发生了什么事。我现在对此表示由衷的遗憾,我不明白为什么我放弃了一切而成为难民。当我离开中国时,我联系了许多人权机构,例如难民署及大赦国际。我希望我能尽快得到帮助,因为我已经离开了中国。但是没人愿意帮助我,这些该死的机构无能为力。我还联系了美国领事馆,他们只是建议我去难民署。

作为最后的手段,我寻求在线捐赠和帮助。我收到了很多捐款,但一个月后,我仍然找不到离开缅甸的任何方法。为了省钱走私,我只能再在街上睡着并挨饿。而且,我不想成为难民,我想参军对抗中国。所以我在网上表达了我的想法。我希望得到同志的怀抱。谁愿意成为我的战友?但是我发现大多数人都不想成为中国的敌人。您不想要战争。您不认为受害者的一切与您有任何关系。您只是说您不喜欢中国,但您不反对中国。您默认中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您既不想与之抗争,也不想消灭它。

当我绝望地发现大多数人只是在说话,不想付出任何代价和损失时,我变得沮丧,发现你们是一群与我不同的人,我放弃了一切——我的家人和我的财产,我离开了中国。但是我知道你不愿意放弃,你害怕放弃一切,害怕为死而战。我变得沮丧,不想联系任何人,我没有登录Reddit。与此同时,付走私费后我没钱了,我开始了无家可归的生活。我睡在街上,没有地方洗澡。我变得肮脏又臭。我看着手机上的食物照片,避免整夜饥饿。

当我在许多困难中到达曼谷后,这里的一切令我感到惊讶。首先,我遇到了许多来自中国,索马里,缅甸的难民,他们向我抱怨说难民无能为力。当我去那里时,我发现他们把门锁了。当我向保安员询问有关不安全行为时,他变得无理和野蛮,他因为是难民而歧视了我。我如何相信他们愿意提供帮助?他们是一个官僚机构,他们关上门,并在门上的小缝隙中接收难民的证件。他们需要我记住我的痛苦记忆,然后写下来并给他们。他们不会为您做任何事情。庇护所和食物需要您自己找到。他们还需要我的手机号码和在曼谷的住址,但是我没有他们,

所以我决定先找到一个庇护所,然后去了耶稣会难民服务处。我希望他们能为我提供住所,但他们告诉我,在他们可以帮助我之前,我必须先获得联合国卡。但是,难民署需要我在曼谷的家庭住址。我在那里呆了一天,什么也没发生。我告诉他们我没有护照,他们是否可以帮助我找到居住的地方。他们说他们不知道。当我问他们是否可以用护照帮助我预订旅馆时,因为我经常问游客为我做这件事,他们说不。所以他们看着我离开,他们知道我找不到睡觉的地方。有很多很多,我寻求许多慈善组织的帮助,但他们拒绝了我。他们不欢迎难民。有趣的是,在我离开之前,耶稣会难民服务需要我填写一张表格,并需要我的个人信息。我知道这些形式可以带来收入。他们无法帮助我,但他们可以获取我的信息并从一些慈善机构中获取资金。

他们歧视我,因为我现在一无所有。我发现自己非常愚蠢,我相信正义,自由和爱的谎言。然后我放弃了一切,来到这里,最后由于我成为难民而受到歧视。我就像地上的灰尘。他们鄙视我的脏衣服和疲倦的脸。我想将自己隐藏在阴影中,并再次将自己隐藏在黑暗而狭窄的安全空间中。

我曾经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家庭愿意满足我的所有愿望。我不理解仇恨和痛苦。由于我的成长,我不明白为什么中国的社会充满仇恨,所以我背离了我的社会价值观,并相信一种虚幻的价值观。我曾经相信世界充满了正义和爱,在我的经历破坏了我的信仰之前,人们会帮助难民,而我就像个傻瓜。人们鄙视我,没有人权机构真正愿意帮助我,我像垃圾一样被全世界抛弃。

我感到灰心,但我仍在准备向曼谷福音派教会寻求帮助。我想找到一个睡觉的地方。我不想继续在麦当劳,肯德基和书店的桌子上以及超市的洗手间里睡觉。当我去这座教堂时,教堂里的人向我指出了最接近星巴克的路,并聪明地告诉我我可以在那里睡觉。然后他们离开了我。他们喜欢有钱的信徒,不喜欢寻求帮助的难民。我感到恶心和荒谬,我告诉他们我一无所有,没有睡觉和洗澡的地方,想向他们寻求帮助。但是他们不愿意提供任何东西,我就像一个乞丐,我多么愚蠢和荒谬。

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基督徒。我从许多教堂寻求帮助,但他们拒绝了我。我被骗了。上帝欺骗了我吗?当我离开教堂时,我遇到了一个家庭吗,我看到一个17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变得惊讶而不是恶意,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充满仇恨并愿意伤害别人?我感到恶心,并且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我变得疯狂了,当我看到残疾人经过我时,不幸的是嘲笑他。我带着仇恨进入教堂,狠狠地盯着牧师。我觉得自己找到了骗子。我会叫别人中国病毒,意大利病毒,美国病毒,伊朗病毒来嘲笑他们。我同样讨厌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你为什么不理我 你无视苦难的人。您认为难民署和非政府组织会帮助难民吗?不,他们不会。

https://photos.app.短网址/q4ah7tyebqLSsaig9

这张照片是一个中国难民haowei郝威,她在中国被关押了多年,逃到泰国,然后因绝望而悲惨地去世。

https://twitter.com/dalianhaowei

这是她的推特。她已经死了三年了。当您看她的照片时,您能感觉到她的绝望和痛苦吗?

真正不幸的人没有被同情,也没有被救赎。你为什么允许中国存在?您只是用嘴巴反对它,您不想放弃任何东西,您还担心与中国的战争,您怯而自私。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共产党可以统治中国,因为你们是一堆混蛋。您将从中国的奴隶市场中受益。当愚蠢的反抗者被中国剥夺了一切权利时,您就抛弃了他,将其视为垃圾。

既然您拥有应得的报应,我很高兴看到chinese virus正在全世界蔓延,而意大利人的尸体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各处。在过去的某个时候,只有在泰国的难民会在医院里死于绝望,现在他们有着一样的待遇。我们的生活就像尘土和粪便,生活在第一世界的人们无视我们的痛苦。您欺骗难民,或慈善机构会有所帮助,您不在乎难民的苦难。然后我们像垃圾一样死了,这对我来说是一种惩罚吗?因为我选择背叛我的国家并对它充满敌意。然后,我得到了一切,被抛弃,鄙视和歧视。当我看到中国游客从我身边经过时,我感到非常痛苦和荒谬。他们曾经比我穷 但是现在我正坐在大街上成为流浪汉。他们鄙视我的脏衣服和丑陋的外表

我现在明白中国人是理性的和聪明的。他们从不相信西方的错误价值观,因此不会被这样对待。中国病毒对每个人都是一种惩罚。作为第一世界的居民,他们忽略苦难的人们,今天,您也有同样的目的。当看到痛苦和不幸的人在您面前经过时,您无意与他们站在一起。您继续与中国做生意而没有制裁中国。您自欺欺人,觉得难民应该去难民专员办事处寻求帮助。因为你想让难民从你的眼中消失

我发现监狱和难民署实际上是一回事。当我入狱时,我发现自己在一个人们故意遗忘的地方。人们认为囚犯是不正常的人,所以您抛弃了我们,抛弃了我们,离开了社会,抛弃了我们到看不见的地方。我不是被关在笼子里,而是被遗忘了。不仅是政治犯,而且是所有囚犯。有点像精神病院,疗养院或孤儿院。人们将他们认为是麻烦的所有人送出了他们的视线。

当我成为囚犯时,中国政府将我送进监狱,除了惩罚我之外,还希望人们忘记我。当我看到这些话时,我也明白那意味着忘记。因为没人愿意帮助难民,所以每个人都推卸解救责任,而无论是解散还是非政府组织,他们的工作完全是卡夫卡式的。他们只是完成工作,不想帮助别人。我到处游荡,找不到睡觉的地方,这就是我所经历的全部。


令人遗憾的是,这个帖子仅有30几个upvote,寥寥数个回复,或许他真的已经被遗忘在历史的尘埃里了罢
30
分享 2020-03-31

42 个评论

如果有人真的想帮助他,可以联系 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 
他在前期的描述中有很多东西表述是有问题的

例如:
三个月前我被上海警方逮捕。他们只是因为我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就把我送进了监狱。(这里说已经进监狱了)

我遇到了无法想象的酷刑和不人道的待遇。他们带我去医院,说我在吸毒,侮辱我。他们告诉我的邻居和室友认为我是罪犯。他们用暴力收集了我的DNA和指纹。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的器官做什么。
(怎么又放出来了,然后还告诉邻居和室友?回家监视居住了?最后这句就是典型的博取同情,表示自己的的器官岌岌可危)

我被送到与维吾尔族相同的集中营。他们让我受冻,用老虎椅折磨我。这里有我不想回忆和想说的东西。我是性犯罪的受害者。

(这个就是典型的要博同情的语句,上海有集中营么?如果有,在哪儿,这个人如果是真实的要表达一件事情,肯定会写他被关在哪儿,前面说集中营,后面又说监狱。好吧,没有经过判决,监狱是不收的,只有一个可能是拘留所。)

中国是一个谋杀儿童的国家,作为一个LGBT,也许我不会有孩子,但我不希望任何孩子在中国出生。我的朋友们,我知道你受到了酷刑,被送进监狱并被强奸。无论是在东突厥斯坦还是在圣灵,还是在中国的无数监狱中。我能感觉到你的痛苦。如果有一天我们见面,您将愿意让我拥抱您,让我倾听并理解您的痛苦吗?我与你站在一起,爱你。也请抱抱我

(所以这个人进了所谓的监狱之后开始信仰的)




这个人具备了所有的反共的因子:
1.LGBT
2.信仰基督教
3.同情香港
4.同情新疆人
5.受到政治迫害
6.在监狱受迫害
7.希望民主和自由

这样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如果我是难民署或者美国移民局的人也会觉得

抱歉,你瞎编的吧。
如果有人真的想帮助他,可以联系 www.reddit.com/user/confidingworm/...

这个时候我想比特币是最好的捐赠方式了
他在前期的描述中有很多东西表述是有问题的例如:三个月前我被上海警方逮捕。他们只是因为我表达了自己的意...


逮捕证上写的很清楚,就是拘留,关了一个星期

他只是把拘留所形容成了集中营和监狱而已
这个时候我想比特币是最好的捐赠方式了


如果您真的有这个心,他在第一个帖子里留了很多联系方式,您可以尝试联系他,他就是可以返回中国,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结局了
逮捕证上写的很清楚,就是拘留,关了一个星期他只是把拘留所形容成了集中营和监狱而已


所以换成通俗的说法就是,因为他发表支持香港的言论被上海警方拘留七天,并遣送回四川

在他嘴巴里面这7天发展成为:信仰了上帝,在里面被性侵,坐老虎凳,受冻折磨,去医院抽血验是否吸毒阳性在他嘴边里变成了说他吸毒并且准备摘器官,告诉他的邻居他是罪犯,一下子老了40岁。
于是开始在在reddit上各种筹款维持生计。
所以换成通俗的说法就是,因为他发表支持香港的言论被上海警方拘留七天,并遣送回四川在他嘴巴里面这7天发...


我只是转帖,信不信,主页都放在那里了,没人阻止你们点进去观看

每个人都会做出自己的判断

His picture in Myanmar

https://photos.app.短网址/vLZ5ZfdaLvQLumtx8
除了第12条 34567的话 正常一点的人都应该支持吧.....如果共不支持 然后共正常 那么就是正常一点的人不正常 那么就会沦为12是吗.....?如果是这个论述 我顶!
看的我自闭了,那么多人里面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他的。然后此时我也问自己自己能不能去帮助他,我内心非常想去帮助他哪怕只是带他去洗个澡吃吃东西,可是一些不好诉说的难言之隐让我迈不开脚步,生活中满是欺骗、网络上也是,只有欺骗和隐瞒才可以自保。

想想前些天自己说的话,我通通收回,在没有合法的身份和工作的情况下,出国会更惨,旅游签证黑下来的就完全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

最让我心寒的是没有一个教会愿意收留他!满嘴的仁义道德其实还不是吃人二字,假若真的有上帝那么这些教会也是要被投入火狱的。
我只是转帖,信不信,主页都放在那里了,没人阻止你们点进去观看每个人都会做出自己的判断His pict...

我也没说你呀,我只说表达对这个人的看法。
按照这个人前面的表述,他到后面的遭遇也是可以预见的吧。
除了第12条 34567的话 正常一点的人都应该支持吧.....如果共不支持 然后共正常 那么就是正...


基督教本身就是反同的,一个同去信教本身就很有问题

他自己表述自己是同然后又信教,还是进入“监狱”后信教的。

我不觉得上海的“监狱”里面会提供牧师和圣经,他是怎么突然开悟要信基督教了呢
就是晚上做梦突然发现自己要信教,然后教义都在他的脑中浮现了么?
这都是矛盾的点
最后还去基督教的组织寻求帮助。。。理由当然是因为他是在中国接受了宗教迫害
我觉得有可能是钓鱼
看了看原reddit 不像是假的 我没有办法去帮助他 希望他早日获得自由 那一天也快来了 周政 街垒日见
老实讲,这个小伙子走错路了。

行政拘留送的是拘留所。连看守所都不是。中国绝大部分的拘留所都是很太平的
里边也不会有多恶劣多恶劣的人。【因为拘留所最多15天,所以里面的人最多15天就能出来
拘留所民警一般也不会怎么怎么样对待。
像法轮功学员一般都是送看守所。【看守所才是人间地狱,有部分政治犯,尤其是上访的
会在里面待极其长的时间(普遍在两年以上)

去缅甸的目的,我估计他就是想去UNHCR曼谷办事处
【那一带很容易偷渡】。我估计他由于是四川人+年轻+没钱+可能没工作
办不到发达国家签证。所以想走这条路。

但是他太相信联合国了。UNHCR曼谷早就被中共收买了。
中国人成功走这条路的几乎可能性为0.

除非在泰国早就有接应,早就有美国加拿大人权组织接应
一到泰国马上人权组织安排去第三国。
最近几年只有少数人士成功(大部分是709律师家属)

普通人去泰国基本就是找死

所以这几年开始多出来,滞留泰国的难民跳机台湾寻求庇护
但是说真的台湾仅仅是比泰国好一丢丢。



怎么说呢,这个“政治犯”的故事有点太离谱了
amnesty,还有什么政府机构也不是傻子
比如说美国移民局,他是根据国情报告,还有一些智库提供的资料来辨别的
他仅仅是行政拘留,实在谈不上“政治犯”
至少也要搞个刑事拘留

按照案例来讲,一般刑事拘留才有可能遭到酷刑。
监视居住才可能性更大。
他在前期的描述中有很多东西表述是有问题的例如:三个月前我被上海警方逮捕。他们只是因为我表达了自己的意...

确实不是很真实。本人有幸曾在十多年前参加拘留所7日游,在这谈谈自己的经历吧。

刚进去时确实要被仓里的老前辈群殴一顿,但警察的确没有施加酷刑。有做DNA采样,一来留底方便日后破案,二来为将来可能的活摘做配型。伙食很差,看着就想吐,饭盆也是脏兮兮的。每天可以看新闻联播,没事的时候背法律条文。虽然只有7天,但那种心灵上的煎熬,终身难忘。

总结:法轮功学员进去后是否会享受一些特殊优待,不太清楚。但应该不会因为你在香港喊了几句口号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你使用酷刑的。上海是个大城市,相比一些小城市的拘留所里,执法应该会更规范一些。另外,刑事拘留和行政拘留的待遇是否有区别,希望有经验的葱友能解答一下。

不过,能这么坚定的反共,我觉得葱友们还是应该拉他一把。
确实不是很真实。本人有幸曾在十多年前参加拘留所7日游,在这谈谈自己的经历吧。刚进去时确实要被仓里的老...

我不怀疑他真的被拘留了,但是拘留的原因很难说是什么,他写的这些东西也许只是觉得可以让他出国,有点像那位说自己是共产党间谍的那个一样。反共也许只是他以为得跳板,只是这个跳板不太成功。
行政拘留送的是拘留所。连看守所都不是。。里边也不会有多恶劣多恶劣的人。【因为拘留所最多15天,所以里...


他的帖子中有两个细节
护照被没收
在泰国时看到中国游客他觉得“他们曾经比我穷 但是现在我正坐在大街上成为流浪汉”


这个故事太灰暗了。
Anyway,Although I don't know if you are right, I feel relieved from your answer.
想政治流亡?想通过政治流亡筹款?这小屁孩肯定也是看不起郭文贵的类型(如果他知道了郭文贵,一定看不起),可是郭文贵在国内经历了什么?曾经郭文贵和中共国安部马建部长的关系那么好,马建一口一个“小郭啊”,郭媒体确实忽悠过了,但是法治基金能搞来钱,郭文贵到了美国,能把班农拉入旗下,这小屁孩光支持香港可以么?Inty那家伙不就是去中共洛杉矶总领馆门口隔着栅栏骂两句,中共不怕啊,郭文贵的爆料,中共真怕,看看今年海航变局。 
郭文贵不是真的民主派,他只是中国大陆一个普通生意人,他没背景,靠着潜规则一步一步爬上来,拉国安部关系不是当什么大外宣和粉红,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意顺风顺水,为了当人上人,为了拥有特权。
郭媒体,还有爆料革命那个面具奶奶,比德云社郭德纲还逗,干货不多,毕竟王岐山确实不行了,海航已经改制了,某种意义说,郭文贵的部分目的达到了。
在大陆想挣钱,一定要买通高官,李岚清、刘延东就很好。 疫情后,投资基础教育,进学校割韭菜是最好的生意吧,找个省部级以上大领导站台,才可能成功;没站台的大领导,不可能成功。
这小屁孩比张宝华还naive,图样图森破,长者死不瞑目啊,现在的年轻人啊,先要提高自己的姿势水平。
我对他的评价就是,极端粉红的极端变种。
我觉得楼主用“死士”这个词来形容他是极不恰当的。在维基百科中,“死士”的定义是:
死士,即不畏死的勇士,这类人通常是特别训练,并用来从事自杀攻击的任务,也有的是用来拼死保护重要的人,不论最后任务成功或失败,鲜少有生还机会。

我对这位“死士”的遭遇有些疑问:
一、仅仅是被陌生人举报因言获罪,为何会受到如此重的惩罚?
我遇到了无法想象的酷刑和不人道的待遇。他们带我去医院,说我在吸毒,侮辱我。他们告诉我的邻居和室友认为我是罪犯。他们用暴力收集了我的DNA和指纹。我不知道他们会对我的器官做什么。

我被送到与维吾尔族相同的集中营。他们让我受冻,用老虎椅折磨我。这里有我不想回忆和想说的东西。我是性犯罪的受害者。当我离开监狱时,我减轻了很多体重,看上去已经四十岁了。我有一个邻居说我看起来像个高中生。每个警察都嘲笑我,我的邻居和室友回避我的目光,认为我是罪犯。我只说了几句话,就表示支持民主和自由,为什么我会被这样对待?我不是南方公园的虚构人物。我是一个活人。

然后,上海警察把我送回了我的家乡宜宾四川。直到现在,政治警察仍在监视我,拒绝给我护照,我被软禁。

仅仅是因为小人物的“不当”言论,警察会费这么大功夫把他送去医院,并且说他在吸毒?还通知了他的邻居和室友?更离谱的是收集DNA,活摘器官?他当他是位高权重的任志强啊,还是有强大组织力的法轮功学员?还是警察有着无限的精力,有着为党国工作的无限热情,也不怕因为一件屁大的小事就授人以柄?抑或是维稳经费太多了随便烧?顶多行政拘留的小事被他说成了被判了重刑的囚犯在监狱的待遇?还什么集中营?上海有什么集中营?另外,建议他学习一下看守所、拘留所和监狱的区别。出来后(受到这么重的惩罚想要被放出来一定很不容易吧?)经费充足的上海警察又把他送到了四川老家?还有政治警察监视他?他怎么这么令党国害怕?党国这么舍得给顶多被行政拘留的屁民烧维稳经费?党国的钱是打游戏输入作弊码得来的吗?
二、LGBT在拘留所建立上帝信仰,之后遭遇不顺又抛弃了基督教?
当我入狱时,我开始相信上帝。我到处都有坚固的墙,但是我发现自己没有依赖性。我曾经是一个怀疑论者和一个不可知论者。然后,我相信一个没有个性的无情的上帝。到目前为止,我相信亚伯拉罕的上帝一直信奉一个热爱人类的上帝。我相信。

翻译:我不懂什么是上帝,也不了解基督教的基本教义,更没有传道者给我指路、解惑,况且我还是一个怀疑论和不可知论者。但这并不重要,我可以自我创造一个“上帝”,在我被行政拘留的这惨绝人寰、惨无人道的七天给我依赖和慰藉。基督教反同?没关系。反正对我来说,上帝就是个工具。
我感到灰心,但我仍在准备向曼谷福音派教会寻求帮助。我想找到一个睡觉的地方。我不想继续在麦当劳,肯德基和书店的桌子上以及超市的洗手间里睡觉。当我去这座教堂时,教堂里的人向我指出了最接近星巴克的路,并聪明地告诉我我可以在那里睡觉。然后他们离开了我。他们喜欢有钱的信徒,不喜欢寻求帮助的难民。我感到恶心和荒谬,我告诉他们我一无所有,没有睡觉和洗澡的地方,想向他们寻求帮助。但是他们不愿意提供任何东西,我就像一个乞丐,我多么愚蠢和荒谬。

我不再认为自己是基督徒。我从许多教堂寻求帮助,但他们拒绝了我。我被骗了。上帝欺骗了我吗?当我离开教堂时,我遇到了一个家庭吗,我看到一个17岁左右的年轻女孩变得惊讶而不是恶意,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充满仇恨并愿意伤害别人?我感到恶心,并且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以前的自己。

我变得疯狂了,当我看到残疾人经过我时,不幸的是嘲笑他。我带着仇恨进入教堂,狠狠地盯着牧师。我觉得自己找到了骗子。我会叫别人中国病毒,意大利病毒,美国病毒,伊朗病毒来嘲笑他们。我同样讨厌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你为什么不理我 你无视苦难的人。您认为难民署和非政府组织会帮助难民吗?不,他们不会。

(对于他在泰国的遭遇,我觉得@一个不存在的账号的回答很棒)
我对这位“死士”本人也有些看法:
一、极度缺爱、太过感性的中二病巨婴
这位“死士”将自我的价值观扩大,套在整个世界上,觉得没人能理解自己。普世价值有错吗?当然没错,这是人类普遍认同的真理。但是,他信仰的是普世价值吗?他信仰的是天堂价值。他的一切想法都是建立在自由世界是人间天堂的基础之上的。对女孩的过度的感动,对上帝信仰的随意建立与随意抛弃,前后对自由世界极端不同的看法,他显得极度缺爱,太过感性;以抛弃亲人为炫耀自己更反共反华的资本,他显得太过自我,不负责任。作为一个因为屁大点事就偷渡的难民,他不是学习移民们是怎么通过艰苦奋斗而拿到国籍的,而是以一种巨婴心态对待自由世界。一个中二巨婴,既不是政治难民,也不是经济难民,给当地带来混乱不说,不仅想吸当地人的血,而且想让自由世界的纳税人全部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用人家的钱干自己的反共伟业。在这一点上,他还不如墙民。
二、二元对立思维太严重
我们自由派都知道,自由世界相比党国要好不知道多少倍,但也问题也很多,分化也不小。我们选择普世价值,是为了把中国改造成持续进步、国民当家的健康社会,而不是天堂。自由世界和党国是处于对立状态中,但又存在千千万万个共同点。在他的眼里,党国全黑自由世界全白,太幼稚。

我本来对他还是持同情态度,希望他以后能像个正常人,如果惨遭不测那就进入天堂(虽然我很确定上帝不可能让他进去),毕竟环境塑造人,在党国这个垃圾堆里,很容易产生变态。但当我看到他最后的比恐怖分子恶毒百倍的对自由世界的诅咒,我祝愿他下辈子投入金将军的怀抱。
难道有比回中国更好的解决方法吗?

他这根本不叫事。
难道有比回中国更好的解决方法吗?他这根本不叫事。

他设想是从泰国前往欧美国家,结果没人管他,又不愿意踏上大陆的土地,是偷渡来的,回去也可能受处罚。
他设想是从泰国前往欧美国家,结果没人管他,又不愿意踏上大陆的土地,是偷渡来的,回去也可能受处罚。


回去能有什么事?最多关个一年半载的。
这篇文章最大的问题是:最开始抓进去,也不是因为大事啊,甚至有点奇怪。最多写保证书的事。
他判决书上面写着关了7天,撑死行政拘留,哪会留案底?
在维基百科中,“死士”的定义是:我对这位“死士”的遭遇有些疑问:仅仅是因为小人物的“不当”言论,警察...

可能为了得到政治庇护而夸张了些说法,但是他经历的这些并不是他本意,就像包子的出生经历决定了他会是个冷血独裁者,他也注定会如此偏激,但是一个人都不愿意帮助他还是让人感动悲凉
可能为了得到政治庇护而夸张了些说法,但是他经历的这些并不是他本意,就像包子的出生经历决定了他会是个冷...

是的。經歷對一個人的價值觀有極大的影響,尤其是年幼和年輕時候的經歷。
看了一下,還是建議回國吧
这个人和很多其他「反贼」中国人一样没弄明白,香港的战斗不是民主运动,而是民族斗争。你一个外族人既没有香港的血脉,又没有真正为之战斗(par le sang versé),除了自我感动和道德绑架港人还有什么意义?
但这在个人档案上就被记了一笔,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怎么办?

现在又不是90年代以前了,你只要不考公务员不当兵,不需要什么政审,档案有啥用.........

有很多人的档案在哪儿都不知道。
大陆公安用内网就能查询,随便一个小警察都能知道。

你说的这个叫做犯罪记录,档案是人事档案.两个事情
我是当初帮助他逃离中国的德国留学生Joanna (Joe),从推特上看到了帖子过来。

我经历了他的整个逃亡过程,从一开始在Reddit上发送私信,到与我的朋友们一起帮助他,指引逃亡路线,到借自己的微信账号给他花钱付偷渡费,与缅北哈尼族的摩托车骑手联系,用英文和他一起与帮助他的美国人、澳洲人、香港人沟通,并把给他付食物费的钱利用海外游戏点卡网站充到我的微信账号上供他的生活消费。

直至他逃亡泰国后,每天与我们的对话。我可以讲出关于他的很多故事。我刚开始在帮助他时信心并不坚定,而生活继续时,我才发现,帮助他是被命运交予我身上的责任。

他确实是改变我的人生的一个人,也当然会成为改变许多人人生的一个人。他没有被忘记,也不可能会被忘记。他将如英雄一样被人铭记。

我一直以为,很多痛苦是根本没没有意义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意义,才有痛苦。很多政治犯五六年的牢狱之灾根本毫无意义,而他七天拘留的痛苦将成为开启下一个时代的新篇章。

这是他前几天的一段自述:


“困扰我过去的,是我无法帮助维吾尔人和香港人,我是个怯懦的人,我甚至不敢到街上去说我支持他们。至于中国带给我的恐惧,有是有,但我做好了和他们战斗的准备,从来没有让我的PTSD变的特别严重。是我自己的怯懦让我陷入痛苦的。

一些人没有和我一样的苦楚,他们的痛苦只是因为他们自己。虽然我也有一样的东西,但当我为他人流泪的时候,我才明白我之前的痛苦什么也不是。愿神接纳我的罪,宽恕我。当我发现不义的事情出现的时候,我曾经闭上我的嘴,捆住我的手。因此,这一切报应也就偿还在我的身上。

我因我的怯懦而被神定罪,而我向你们告解;神的确借外邦人的手惩罚以色列人。刘仲敬,其实对我没有任何人格性的改变;因为,譬如蛮族比汉人优越的观点在学界是一直存在的。他把这个概念推广出来,他在智识上对我的影响,是中国知识分子里最大的,但并没有触及我的人格结构。对我有更大影响的,其实是梁天琦和黄之锋。 他们给了我启示一般的东西,尤其是梁。

我其实是害怕着梁天琦的。我之前想看他的纪录片《地厚天高》,然后我很害怕,我害怕他。我不敢打开片子。我不知道怎么描述这种恐惧,仿佛瘫下去在地上,意识到自己是什么。因为我害怕看了他的纪录片后接近了他,然后和他走上一样的道路。我内心明白我渴慕他,我是和他一样的人,但我不能去变成和他一样的人,那是自取灭亡。但是,人在认识到自己低劣的时候,才会真正去追求些什么。我不相信药物。我明白,离开PTSD的唯一办法就是去战斗,不对,是我去赎罪。向那些被我忽视的人,偿还我的罪。”



他现在一切安好。诸夏教会负责供给他生活费,而他也在各种方面帮助教会做事。不出意外的话,不久后他将会前往美国,在北美开拓诸夏教会的事业。


他以Lottas的名字(曾经在他的Discord服务器中的名字,那个服务器中有许多外国人帮助他)参加诸夏教会的Youtube对话节目。节目地址:https://youtu.be/Y92Eq90-69U (我们已经录制了三期他在其中的节目)


关注他的人也请加入我们的Telegram群:https://telegram/godscathaysia

我没有别的话可说,

“心地正直的人啊,

你们都要欢呼。
看的我自闭了,那么多人里面就没有一个愿意帮助他的。然后此时我也问自己自己能不能去帮助他,我内心非常想...


我是从一开始帮助他的Joanna,他现在情况安好。请看我最新的帖子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item_id-392025
这人为啥要逃亡啊,拘留所出来拿回护照,办个泰国旅游签不就直接过去了,我上次去泰国还是落地签,多给1000泰铢快速签证入关10分钟就搞定,他这样的政府根本不CARE,直接正常渠道出国啊,怎么折腾成这样
我是当初帮助他逃离中国的德国留学生Joanna (Joe),从推特上看到了帖子过来。我经历了他的整个...

Joanna,非常謝謝您對一個無助的人的付出,是像你這樣的人,讓這世界保有光明。
对不起,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个中文的叙事方式有点奇怪吗??
听起来不像是中国人的叙事方式啊,倒是特别像那种被翻译成中文的英语作品,翻译叙事的感觉,难道是因为他信基督教?
反正这个读起来,我个人觉得有些违和感。
另外他对他逃亡过程的描述有些笼统。概括一下就是避过摄像头,乘坐非法货车到达边境,然后和走私者接头被带到缅甸。。这段描述太过单薄让人觉得避过摄像头,再找个非法货车一路到边境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