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说|方方日记为什么不可以在国外出版?(懟五毛精品文學)

文/睡1号床

这是自疫情以来,我头一次见到王五。秉着支持国家复产复工刺激消费的原则,我们决定在路边的一家餐馆吃午饭。酒足饭饱之后,我们开始聊起了最近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方方。

I.外国防疫措施做得更烂

「方方这个人啊,生在福中不知福。」他感慨道。「她写的日记里的话,原样送给现在的西方国家,一点问题都没有。」

「此话怎讲?」我问道。

「她在日记里面写,一会这个追责,一会那个上耻辱柱,还要求政府谢罪。」他说,「你看看现在的美国、西班牙、意大利、英国,不是说民主灯塔吗?不是要讲自由讲人权吗?为什么防控措施漏洞百出,确诊人数节节高升,医疗体系几近崩溃?他们的政府才是在草菅人命。」

「那他们的政府确实需要反思,」我说,「但是这和方方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知道她看到这些国家的糟糕表现之后,还有什么底气要求政府向武汉市民感恩,向人民谢罪。」

「我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联?」

「你瞧,外国政府做得这么差,她不去批评;而中国政府的抗疫措施,她却吹毛求疵,总是提意见。纽约确诊人数早就超过武汉了,她说过一句话吗?」他答道,「对外选择性失明,对内却百般挑剔,难道这不是双标吗?

「冷静,我的朋友,」我说,「我想知道,你觉得,一个人是更关心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事,还是更关心与自己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事?」

「大多数情况下是前者。」

「对武汉人来说,武汉的疫情和他们切身利益相关吗?」

「当然,那是发生在他们身边的事。」

「那美国的疫情对于普通武汉人来说,有什么利益关系吗?」

「打不着关系。」

「那美国疫情又和方方有什么关系呢?」我问道,「难道说,因为她批评了武汉政府的防疫工作,所以也就产生了去了解并报道美国防疫工作的义务吗?」

「你描述的情形很荒谬。」

「一个人批评政府,必须建立在对其他国家政府运作的了解之上吗?」

「显然不是。否则按照这套逻辑,外国政府最有资格批评本国政府,因为它们对『其他国家』的政策最为了解。」

「而这正是你提出来的要求,」我说,「你瞧,作为武汉居民,疫情与方方的利益直接相关,她据此写日记无可厚非。按照你的说法,如果她批评武汉政府的同时不去批评美国,那么她就是选择性失明,就是双标:可是你刚刚又承认,武汉人没有义务去了解美国的防疫措施,更没有义务去介绍它们;而普通人批评本国政府的时候,又不必以知晓外国政府的政策为前提。如此一来,方方的日记只提中国,不提国外,又有什么不对呢?


II.方方与境外势力有勾结

「好吧,」他不情愿地说道,「但是这件事还是非常蹊跷,让我怀疑有境外势力从中作梗。」

「为什么这么说?」

「她这个书不是在外国出版了嘛。」他说,「哪有这么巧的事,刚写好就出版?肯定是境外势力提前联系了她当枪手,写完之后火线出版,用来抹黑中国!」

「所以你的思路是说,因为这事不合常理,必须引入境外势力才能说得通,对吗?」

「没错。」他答。

「那么,」我问,「具体什么地方说不通呢?」

「你瞧,对于一本书来说,这个翻译发行速度也太快了。」他说,「我看到网上说,刘慈欣的《三体》英文翻译加出版用了6年,而方方日记只用了半个月。难道这不是早有预谋吗?」

「我想问问,半个月这个数据怎么来的?」

「3月25日完成写作,4月8日上架,不是半个月吗?」

「可是4月8日是预售呀,正式销售日期是8月。」我指出,「对于一个只有62篇的日记来说,这个时间用来翻译绰绰有余了。还要考虑到,它是日记而非严肃文学作品,翻译难度肯定是比一般的文学作品要低的。我认为,用《三体》来类比是极不恰当的。」

「这吃相也太难看了,」他说,「才写完没多久就急匆匆地跑到国外去出版了。」

「这种紧贴时事的作品,难道不应该赶着出版才有市场吗?」我答道,「要是和《三体》一样,等6年才出版,从出版商的角度看,岂不是亏死。」

「有一定道理。」

「所以你瞧,」我说,「用常理足以解释这个问题,不需要引入境外势力。此外,关于方方和境外势力有勾结,你还有其他实质的证据吗?」

「没有。」他答。

「很好。」我说。


III.方方日记为境外势力提供了弹药

紧接着他又向我抛出了第三个论点:

「无论如何,她这个日记放到西方国家去出版,无异于给反华势力送去一个大礼包。」他说。

「所以说,你只是反对她的日记送去国外出版,而不反对她写日记并发表在网上这个行为本身?」我问道。

他犹豫了一下,答道:「可以这么说吧。」

「那你觉得,在国内发表和在国外出版之间,有什么不同呢?」

「在国内主要都是中国人看,在国外那就是全世界都在看。」

「家丑不外扬?」

「是这么个意思。」

「可是,即使在国内发表,也会被国外的人看到啊!」我说,「此时互联网已经让信息流动畅通无阻了,横在中国读者与外国读者之间的只剩下一道语言的屏障。从这个角度说,如果真的有反华势力想要利用,他们完全可以私下翻译并传播。从结局上看,这和出版发行的效果是一样的:反华势力们无论如何都能拿到他们想要的武器。

「是这个道理。」

「所以说,任何国内的信息,一旦发表,就有传到国外去的可能;而任何负面信息,一旦传到国外去,就有可能被反华势力利用。」我说,「那么,为了贯彻你提出的『不给反华势力留话柄』的原则,我们也应该禁止一切负面信息在国内的发表,是这样吗?」

「似乎不能这么说。」他说,「毕竟出版发行是要经过作者同意,而私下传播是未经作者同意的。在造成这一结局方面,二者的主观态度不一样。」

「可是,如果的你的目标是『不给反华势力留话柄』的话,原作者的主观态度如何,应该不相关吧?同意或不同意,结局都是让反华势力落了话柄。」

「确实如此。」

「所以你赞同禁止一切负面信息发表的政策?」

「我不会这么说,」他回答,「但我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

「不着急,我的朋友,」我说,「我们不是政治家,不必真的为政策劳心。不过,我倒是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事实重要吗?」

「什么意思?」

「我们都知道,如果方方日记里有很严重的事实错误,造谣抹黑,那么此时放到国外去出版,显然是值得被谴责的。」

「一点也没错。」

「但如果日记的内容没有严重的事实错误呢?如果这些『话柄』都是真的,我们对此的评价应该有所改变吗?我们应该责怪将一些不利于我们国家的事实公之于众的人吗?

「唔….」他说,「听上去像是一个取决于屁股的问题。」

接着他站了起来,对我说,「行了,再聊下去我头都要大了。现在,让我们各自回家吧。」

于是我们走到店外,互相道别。


写在后面

在为这篇对话收集素材的时候,我注意到大部分人都把自己的论据建立在「方方日记歪曲事实」这个前提之上。于是我做了下简单的检索,想看看有没有实锤扒出方方日记出现严重的事实错误的贴文。很遗憾,我找到的为数不多的「辟谣」,大多集中在「满地手机」或者「护士死亡」这两个问题上,而作为攻击者主要目标的「抹黑体制」却鲜有实锤证据。于是便有了文末那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如果方方日记大体上是真实的,人们对它所做的这些指控还能成立吗?


原文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zvARCc_jmvvdygKZR6gfaw
2
分享 2020-04-10

15 个评论

什么是爱国?
  
  愛國,就是愛自己生活的這片土地,而不是愛這片土地的統治者。
  
  愛國,就是愛這個國家的民众,而不是愛這個國家的政府。
  
  愛國,就是要讓這個國家走向民主而不是走向專制。
  
  愛國,就是讓國民走向自由而不是成為奴隸。
  
  愛國,就是勇於支持弱勢群體正義的行為,就是敢於反對貪官權貴的橫行霸道。
  
  愛國,既要同情民眾的疾苦,也要憎恨貪官的腐敗。
  
  愛國,既要為歷史上的輝煌和今天的成就而自豪,也要為傳統的專制和今天的落後感到羞恥。
  
  愛國,既要勇於承認他國的優點,也要敢於正視自己的不足。
  
  愛國,既要反抗外族野蠻的侵略和統治,也要學習外國价值观科技文明和民主制度。
  
  愛國,就是要勇於為民众的自由而犧牲,而不是被人利用成排外的工具,成為專制政權的維護統治的犧牲品。
  
  愛國不是抵制日貨,而是明白,超越日本首先要尊重日本,學習日本.尊重是自尊的表現,學習是超越的先導。把日本看作AV,委瑣,野獸,而忽略他們可敬的教育,制度,努力,是不可能超越他們的。
  
  愛國不是誇耀祖宗創造了什麽,而是我們能給後代留下些什麽。
  
  愛國不是在網上叫囂武力解放台灣,而是努力了解台灣爲什麽和大陸離心離德,看一看台灣的政治民主進程對我們有什麽啓發。
  
  愛國是勇敢捍衛自身自由與權利,國家會明白自己的權力是有邊界的,它會變的稱職與可愛。
  
  愛國是努力工作,創造財富,發揮自己的最大潛能, 我可以養活自己,養活家人,養活國家。
  
  愛國是說真話,辦實事.如果國家不讓我這樣做,我要勇敢地站起來,批評它,改進它,重建它。
  
  愛國是國家侵犯我的權益時,一定有人站出來保護自己的權益.如果這樣做,我的個人自由和權利有了保障,我們的國家變得合法、文明、可愛。
爱国小将们的脑回路难以理解。比如,这帮人自己住不起房子,但却天天以北上深的摩天大楼和繁华街区来鄙视台湾和欧美国家是大农村,就像猪圈里面的猪嘲笑路过的老百姓:你个穷鬼,没我家主人有钱!

方方日记也是类似的道理,比如,这帮人自己天天被党国捶打,生活不易,找工作困难,女朋友没有,但是好不容易有个有良心的人帮他们说话,他们居然会愤怒,就像猪圈里面的猪去咬一个来放它跑的人:我的主人天天养我,你干嘛跑来害我,主人抓贼啊!
没什么道理可讲,这标题就说明此人都审查到外国头上了,要拉着世界一起做奴隶。
就算方方日记是坨屎,也理应可以在任何地方出版,这没有任何可讨论的余地,讲再多都毫无意义。
https://i.imgur.com/rH0DHou.jpg
五毛粉红丑态
去 youtube 看看有多少老外批评自己的政府,有看到老外小粉红围攻吗 ?

还丢不丢脸啊 ?

你要真喜欢政府你可以发表你跪拜的舆论,何必攻击人家呢 ?

奴隶和奴才的分别就在于 ~

奴隶如果你给他选择,他/她会选择离开,选择自由。

奴才就不一样了,它们为了服侍主子,打死也心甘情愿。
电影导演贾樟柯在他的书《贾想II》里面曾经讲过这么一个事,他去温哥华电影节参展,在《海上传奇》放映后,有一个二十多岁的中国女生问贾导:“你为什么要拍这样脏兮兮的上海,拍这些有政治色彩的人,给西方人看吗?”“我说:我在拍上海的某个侧面,上海除了浦东、淮海路之外,还有苏州河两岸密集的工业区,还有南市那些狭小的弄堂,生活就是这个样子,上海就是这个样子。”女生突然愤怒起来,说:“那你有没有考虑,你的电影被外国人看到,会影响他们对上海、对中国的印象,甚至会影响外国人对中国投资的信心?”“我也愤怒起来:想那么多外国人干吗?就为了那些投资,为了外国人怎么看中国,我们就忽视一种真实的存在吗?中国十三亿人口中有那么多依旧生活在贫穷的环境中,难道我们可以无视吗?”

短暂的沉默之后,女生对我轻蔑地一笑,说:“是啊!为了祖国的尊严,我们当然不应该描述那些人的情况。”

我被她的话惊成了傻子,我突然发现了这些“爱国主义者”的逻辑。

  他们所谓的“爱国主义”就是基于那些虚幻的国家意识,而忽略活生生的人的命运,这其实是畸形的爱国主义。脱离人本主义的“爱国主义”是可怕的。如果集体回避我们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的文化没有能力反映我们生存中的真实困境,未来会怎么样呢?(《贾想II》第111页)
电影导演贾樟柯在他的书《贾想II》里面曾经讲过这么一个事,他去温哥华电影节参展,在《海上传奇》放映后...

看到這段突然想起昨天偶然間在推上刷到的視頻https://twitter.com/rebecca201907/status/1247364999531638785?s=21
个人感觉,方方的日记还是太没有根据了,甚至出现了把活人写死的情况
还有,欧美的防疫做的是真的烂,视人命如草芥
china的防疫早期确实有很多不到位的地方,还要加油啊
哇 奴隸和奴才的比喻精甚

那些不然别人说话的根本就是奴才行为,人家批评政府,你也可以歌颂政府。
何必把人抹黑呢 ?根本就是奴才心态在服务主子嘛。
像文章里这样碰到愿意和你理论的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这在我看来仿佛一种理想化的具现,因为更多的时候你没有站在所谓的“国家大义”、“民族大义”那一边,收到的回复不是“此话怎讲”,而更可能是——
“您在这装您妈的理客中呢?”
理客中这顶帽子在我这里可能不太好卖,都他妈滞销了。
 
联想到前几天翻车新闻里读到的那个公益纪录片导演,我还去关注了一下他的动态,这几天看来日子不太好过,看他的截图怕是在知乎和豆瓣被骂得狗血淋头。会被这种揭露底层真实生活的片子触犯到一丁点利益的人自己都不肖动手,自然有岁月静好的愚民去对发声者群起而攻之。
那些底层的人,自己并发不出声音,但他们会因发声者而改变命运(譬如封城时期滞留的外来务工人员),那位导演也在自己的动态里记述了类似的经历。那些发声批斗人身攻击的,可能真的是吃穿不愁,也没有思考思辨的能力以及对人类的共情。奶头乐它不香吗,为什么有人要拍这种东西,他们不理解,就要去攻击,我逞了口舌之快,这种东西的“负面影响”就不复存在了。
像文章里这样碰到愿意和你理论的人已经是难能可贵了,这在我看来仿佛一种理想化的具现,因为更多的时候你没...

你搞错了,这是一种对话体写作,目的是设立一个正常的按照自己思路走的反方来陈述自己的观点。

事实上和方方圆圆的具体事情无关,墙奴根本连一个思路都没有,所以这种辩论绝不可能真实发生。
五毛粉红丑态

能告诉我到哪里去领这个兼职吗?
比爛固然不對
但日韓歐美沒有比強國更差呀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畢竟老夫也不是什麼惡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