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风窗|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

原创:陈舟
https://i.imgur.com/Jwd9Rts.jpg

1972年生的鲍某明,一米九左右,200斤上下,又高又壮像座山一样。

他是一个擅长与孩子打交道的人。

李星星的母亲回忆与鲍某明认识的过程。2015年4月份,两人通过网友介绍,相互认识了。鲍某明先是说,一直都想有个孩子,过不久,他又说希望和自己母女组成家庭

见了面之后,她发现对方年过四十而未婚,有些动摇。

但大概只花了半年的时间,鲍某明就彻底取得了李星星母女的信任。他的关怀备至,以及律师、名校毕业生的身份,让李星星的母亲相信,鲍某明“可靠”,“确实就像个爸爸”,他的学问高,如果把女儿交给他教育,肯定比自己带在身边要强。

201511月,鲍某明带着刚满14岁的女儿李星星,到北京上学。

2016年,鲍某明出任烟台一家跨国石油服务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2018年又兼任国内另一家上市通讯设备公司的独立董事。而李星星,却从14岁开始了自己的噩梦,她近3年处于半失学状态,期间多次自杀未遂。

201949日,烟台市芝罘区一起未成年人性侵案,由李星星报案,掀开了这张父亲的画皮


1.这是犯罪吗

血已经止住了,但李星星的下体一直疼痛。她安静了好些天,鲍某明终于把手机还给她。

2016年初,刚满14岁的李星星拿到手机,在百度上查询“下体疼痛的原因”,弹出一个医生诊疗的对话框,看头像是一位“医生奶奶”。李星星告诉医生发痛的起因。

你被强暴了。

这是李星星人生第一次直面这句话。

她想了一会儿,是什么意思,然后听从“医生奶奶”的指导,报警了。

先打110的电话,然后又听从指引,去了北京市某派出所,李星星向警察讲述了鲍某明对她的伤害。

第一次是在鲍某明的老家天津,2015年12月31日。跨年那天晚上,“爸爸”鲍某明把灯关了,却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他指示女儿,不要做作业,过来坐下,看电视。

坐下。

黑暗中,鲍某明突然一把抱住了她。本能地推开,但当时只有70多斤的李星星,与近200斤的鲍某明,根本无法抗衡。她用尽力气,爸爸却像铁桶一样箍住她,摸她。穿衣服睡觉不健康,鲍某明一边说,一边强行脱掉李星星的衣服,然后侵犯她。巨痛,从下体一直冲到肚子里来,她流血了。

李星星一整夜没有睡。

第二天,肚子还是痛,去洗手间一看,又流血了,她懵了。

鲍某明没有给她时间清醒。他给李星星洗澡,收走她的手机,把她从天津又带回了北京,整天关在家里。

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给李星星播放未成年人性题材影片,里面有很多爸爸、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
https://i.imgur.com/waLRVZH.jpg

鲍某明家中电视上的色情片,大多是未成年人性题材

鲍某明说,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别人家都是这样,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直到多天后意外的报警。

警察到家里搜东西,却几乎什么都没搜到。

鲍某明从家里“消失”了。

消失了多久,李星星不记得,她也不确定:鲍某明是不是被警察带走了?

懵懂的她只记得,鲍某明再次回到家时,自己非常恐惧,但是鲍某明对报警只字不提,好像从没过发生任何不愉快。反而,他又变回了刚认识时候的样子,和蔼开朗,认真地照料她,真的就像个爸爸

随后的2015农历年假,鲍某明把李星星带去了外地旅游,没有让她回老家陪妈妈。

“他到底犯罪了吗?”李星星想不清楚。

他如果犯罪了,警察叔叔为什么不抓他?如果没犯罪,那我怎么还是觉得被伤害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鲍某明曾经那样对待她,如今又变得这么好。

李星星不敢追究。

悄悄地,鲍某明暂停了李星星的课业,不再送她去学校上课。原本说好的,鲍某明的父母会经常来照料这个“小孙女”,却也几乎从未来过。亲生妈妈经常的来电,她只能在鲍某明的注视下接听。鲍某明给李星星注册了一个微信账号,里面只加了一个好友,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慢慢地,李星星掉进了一个只有鲍某明的世界。

2016年4月左右,鲍某明获得了一份新工作,烟台一家跨国石油服务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他带着李星星离开北京,搬家到了这座海滨小城,美丽的山东烟台。


2.逃

烟台的天空湛蓝湛蓝,时常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但是李星星从来不往窗外看。她说:没有意义。

“父亲”鲍某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拥有“两幅面孔”的人。

但凡身边有一个大人时,鲍某明都是开朗、得体、有学识的,而独自面对李星星时,就瞬间换了一副样子。

最开始,鲍某明不让她出门,随时收走她的手机,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不许她哭,也不许她问为什么。

刚满14岁的李星星,还没有发育,个子也瘦小。但是鲍某明会突然掀开她的衣服,嗲着声音,叫李星星“妈妈”,说自己是“宝宝”。很多次,鲍某明坐在李星星的肚子上,压得她怎么也起不来。她出血,晕厥。这些画面,是李星星日后半夜常至的噩梦。

她给记者看一些残存的照片,照片上,鲍某明脱了衣服正在粘胶带,准备给她使用的成人性用品,还有一些床单,有的沾血,有的被踹烂。
https://i.imgur.com/BsxYrOY.jpg

“我反抗,他拽着我的双腿,把我从这头拖到那头。”李星星说。图为李星星踹破的床单

在李星星的口中,鲍某明到了烟台之后,日益的喜怒无常。

2017年,家里换了一个新马桶,鲍某明很高兴,叫李星星去试。李星星说现在没有,还不想上厕所。他就直接把李星星抱到了洗手间,扒下她的裤子,按坐在马桶上。

李星星没有隐私。上厕所,鲍某明不允许她关门。他随时会登陆李星星的微信、QQ。鲍某明还在客厅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李星星在家做什么,他随时随地都能在手机里查看。

李星星给《南风窗》记者听一些语音。

在这些语音里,鲍某明大声呵斥李星星不应该在朋友圈诉说自己的痛苦,“微信发完朋友圈发,你就不能不说吗!”他告诉李星星,沉默是金啊!

“他不让我把这些事告诉别人,他都不让我说出来。就算我微信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要我说。”李星星告诉《南风窗》记者。

李星星的抵抗情绪,总是被一套完整的说辞包围、瓦解。

鲍某明一开始说,“我们做的事是很正常的,电影里大家都这么做。”后来说,“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最后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对你最好的人。别人都是坏人,都想害你。”

他反复纠正李星星说话的方式,不准说难受、痛苦,要说“伤心”,不准说“被爸爸按在床上”,要说“你喜欢爸爸,爸爸也喜欢你”。
https://i.imgur.com/9DHb1bo.jpg

鲍某明欲把胶带粘在李星星身上

这一套具有体系功能的话语,消解李星星的意志,让她不敢离开。

类似的话,还有鲍某明要求的——不能有比“爸爸”更重要的事。

李星星回忆一些场景。

她坐在家里看动画片的时候,鲍某明问她,“你是不是喜欢喜羊羊,想和喜羊羊做‘那种事’”;她去动物园,看到可爱的动物很开心,鲍某明悄悄凑过来,说,“人和动物也能做”;李星星回老家和妈妈待一段时间,鲍某明也告诉她:“你妈妈和你也能做”。

李星星很喜欢一只洋娃娃,鲍某明在侵犯李星星时,把洋娃娃放在自己的私处。李星星有一阵子很认真学习,鲍某明就对她发脾气,“弄个学习都比我重要!”
https://i.imgur.com/7bxENo2.jpg

李星星提供的,她与鲍某明的一些聊天记录

小女孩的一切爱好、热情,都逐渐臭了,死了。

李星星后来写下过一句话,“我逐渐感觉自己病了,我对一切都不再相信,甚至觉得我最在乎的身体的各种器官,我所珍爱的各种爱好和特长,都不在我身上,而在他身上。”

鲍某明好像就是对的。他说自己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所以在外的事业顺风顺水。2018年,他又出任了国内一家上市通讯设备公司的董事。

李星星告诉《南风窗》记者,她后来会“发病”,按照鲍某明的要求去说一些话,但清醒过来后,又感到痛苦。

在漫长的三年多时间里,很正常”“说出去你就不干净”“我是对你最好的人”“别人都是坏人,这一套话,鲍某明就像背书一样,只要说了上一句,李星星就知道下一句。

这些话是牢笼,是炭火。

她感到被炙烤。

2019年4月8日,李星星在烟台自杀,被他人救下,送警。

当时的她,仍旧未成年。


3.“给我现在的女儿,未来的妻子

“高烧”、“经期”、“掐我脖子”、“射在里面了”,4月9日,李星星在烟台市芝罘区某派出所说出了自己的遭遇。

当天,在民警的陪同下,她在烟台山医院做了外伤鉴定和体液擦拭提取。
https://i.imgur.com/bC6ETFQ.jpg

4月9日,李星星在烟台山医院做了简单的外科检查,上图是医生手写的诊断书

鲍某明作为“犯罪嫌疑人”,也被采取强制措施,到该派出所进行笔录。

李星星找到了一些物证,有带有血液、精液的卫生巾、鲍某明擦拭过的纸巾。她还告诉警察,家里的电视机和鲍某明的电脑上,都有很多“儿童色情片”,还有她被迫拍下的裸照和视频。家里装的摄像头,一定也拍到很多东西。

很快,烟台市芝罘区刑警大队几名刑警来到了派出所,和民警一起正式笔录。

李星星不再愿意喊鲍某明叫“爸爸”,而是代称为“坏蛋”。

但她仍旧保留着很多13岁时的习惯,总是很尊敬地称呼其他每一个人,“警察叔叔”“阿姨”“哥哥”。

李星星向《南风窗》记者回忆做笔录时的场景。

在正式笔录之前有一个小笔录,之后还有一个补充笔录。办案区的铁门关上了,她和几个警察叔叔在里面,中间有叔叔在抽烟,也有别的叔叔偶尔进来。

一位警察叔叔问她,“鲍某明打你了吗?”

李星星说打了,“他先是掐我的脖子……”

一只手突然过来,捏住了李星星的脖子,那是另一位“警察叔叔”。他手上用力,问李星星,“他是怎么掐你脖子的?”

……回忆到这里,李星星突然哭出声来,“我没有办法去形容那种感觉,太痛苦了。我一下子回到了坏蛋掐我的感受。”

4月9日后来的记忆是有一些混沌的。

李星星只记得快做完笔录的时候,芝罘区检察院也来了一位刘检察官,是位“阿姨”。

2020年3月25日,芝罘区检察院一女性检察官在电话中,向李星星证实,对这一案件,当时实行了检察院提前介入。

再后来,她发烧难以支撑,警察叫她在派出所的沙发上躺一会儿,她却睡着了。

她醒来之后,鲍某明从另外的笔录房间里出来了。

鲍某明也坐到了那个沙发上。他向李星星挨过来,李星星向旁边让,他又靠过来,连续靠过来两三次,李星星还是让。她很惊恐,抬头望向对面的警察叔叔

李星星记得,刑警队的副队长张高,当时正坐在对面,一切看在眼中,没有出口制止。

鲍某明开始细数自己对李星星的好,我是对她最好的人

4月9号,就这样过去了。

鲍某明被放回家了。

后来的事,对于李星星来说,每况愈下。

几天后,警方告诉她,找不到电视里的“儿童色情片”,电脑里的文件也没找到。李星星说自己知道在哪里,去指给警察看。她和妈妈去了派出所,对方却告诉她,电脑已经不在派出所里了。

李星星向民警要DNA的检测结果,对方没有给她。

她要求再次报警,该派出所没有接受。

直到4月中下旬,办案警察打电话给李星星,叫她去领《撤案决定书》。

李星星拒绝。

但这份《撤案决定书》,5月份她再去派出所求助时,还是给到了她的手上。
https://i.imgur.com/AcQfP1a.jpg

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对此事的撤案决定书

6月份,警方再无回音,李星星不想活了。

她跑去派出所门口闹,民警叫她去找鲍某明。

李星星原本害怕,不敢去,但想到自己可能马上就死了,心一横,一个人跑去找鲍某明。她想叫鲍某明承认错误,为什么伤害我那么多,连一句对不起也没有?

在鲍某明的家里,他们厮打起来。

两人又被带到了芝罘区该派出所。

这件事的结果是,在警方的促使之下,鲍某明给李星星写了一封保证书。保证书中写道:给我现在的女儿,和未来的妻子。


4.再次立案

从派出所出来后不久,李星星跳进了黄海。

她又被人捞了起来。

从6月起,她开始住院。她的妈妈把她带回了老家东南某省会,接受治疗。

医院检查结果显示,李星星患有重度抑郁症、重度创伤后应激(PTSD)、重度焦虑症,而且阴道损伤发炎。
https://i.imgur.com/v00QhGI.jpg

李星星多次自杀期间曾发布的朋友圈

李星星的妈妈周娟,从4月8号接到警方的第一个来电“惊雷”后,立刻从外地赶到烟台。她告诉《南风窗》记者,当时自己不想活了,“想拿把刀劈了鲍某明算了”。

但等她见到女儿时,只想先让女儿活下来。

4月份报警失败之后,李星星频繁地试图自杀,每一次都折磨着周娟。她生性内向,不善交际。女儿闹自杀的时候,她经常吓得一句话都不敢多说,女儿去哪里她就去哪里,跟在身后,跟着就自己在后面哭。

周娟的普通话带有很重的南方口音,几乎阻碍正常沟通。她带着女儿去南山路派出所、芝罘区刑警大队、检察院,找信访部门、找律师、找人大代表,到处找人帮忙请求再次立案。

她们还找到了鲍某明的父母、亲人和公司老板,有人报以谩骂,有人回馈以善意,但终究石沉大海。

异乡母女,再立案之路十分艰辛。

周娟回忆说,“人都在,就是告诉我不上班”“我打了好多电话,都不接”。她们母女俩不断地跑、等、求,四处碰壁。

后来,一位曾经对她们表达过善意的民警直言说,我不能再管你这件事了,再管我就没工作了。

直到6月份李星星那一次跳海,周娟才意识到,女儿已经病了,必须接受治疗。

在烟台治病,人生地不熟,又处处害怕,她只能带女儿回老家。她辞掉月薪本不高的工作,专门料理女儿。

此后母女俩人反复在老家、烟台之间往返,李星星的反复崩溃,催着她们拼命维权。一开始,她们坐高铁去烟台,后来觉得高铁太贵了,就改坐大巴,半年下来,十几趟

“撤案没有道理”,她们希望再次立案。

终于在8月份的时候,她们找到了山东泰泉律师事务所的一位李律师。

李律师回忆初次见到李星星母女的场景,在济南河西广场的一家咖啡馆里,“小姑娘还只有17岁,但是脸上土黄色的,很憔悴。类似于面黄肌瘦的那一种。妈妈话也不多,看起来情绪很低落。”

李律师听了李星星的讲述之后,跟烟台市芝罘区办案的派出所进行了联系沟通,“确认基本属实的情况下,我们才决定去代理这个案件。”

9月6日,李律师和同事一起去到烟台,先后辗转多个部门,向检察院信访部门提交了部分证据,和一份《立案申请书》。

终于,109日,在检察院的监督之下,李星星的案子第二次立案。

我局认为有犯罪事实发生,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现决定立案侦查。” 这份盖有烟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印章的《立案告知书》上如此写道。
https://i.imgur.com/M0mWzQ3.jpg

2019年10月9日,李星星的案子二次立案

随后,李星星在派出所连续做了两个周的笔录,事无巨细。期间,她多次崩溃,在派出所里甩自己巴掌,但坚持配合,做完了笔录。
https://i.imgur.com/iecy1qC.jpg

李星星多次自杀期间曾发布的朋友圈

她之前认识的一些有类似经历的病友,在她每夜做完笔录,回到家里时,为她提供心理支持和法律援助。

这些病友,有时候比医生和警察还活跃一些。她们陪伴李星星至今,也记录着这个小女孩近一年来的遭遇,和心路历程。

罗希是北京科技大学的学生,她在中学时被老师性侵。她的老师对她说,我伤害你,你反抗了,大家都知道这是性侵,但我用我的方式让你不能反抗,那我们做的一切就是理所当然的。她知道李星星和自己不一样,李星星手里保留了很多证据,她鼓励李星星说出来。

还有北京师范大学的清子,她告诉李星星自己从小被邻居性侵的事,她是陪伴李星星最久的“同类”,帮助李星星很多。

她告诉李星星,姐姐们不需要你回报什么,这是姐姐们欠你的,因为我们不够勇敢。

在两周笔录中,李星星向警方提交了手头上所有的证据:另一袋带有血迹、精液的卫生纸、卫生巾,还有录音、照片、聊天记录。

这里面有几张鲍某明的手机QQ浏览记录的照片。其中一张拍摄于2018年的照片上显示,在当年218日,鲍某明连续访问了近数名送养”“送养小孩”“送养女宝宝的用户空间。
https://i.imgur.com/8muyg8z.jpg

鲍某明的QQ访问记录

李星星告诉记者,不只有我,还有其他小孩儿,现在我受伤害,将来还会有别的小孩受伤害。

警方为李星星开具了一页接收清单。

这一次,希望来了吗?

事实上,从二次立案到现在,已经6个月过去了,除了这个漫长的笔录,李星星没有收到任何新的回音。

从2020年新年之后,李星星本人、律师多次联系办案刑警臧警官,但他的电话始终无法拨通。

2020年4月1日,《南风窗》记者打通了鲍某明的电话。正在取保候审中的鲍某明,获知记者身份后,立刻将电话挂断,再也无法拨通。

《南风窗》记者会持续追踪此案。


(文中采访对象为化名)


作者| 南风窗记者陈舟

编辑 | 李少威

排版| GINNY

图片| 部分来源于网络

南风窗新媒体出品


原文地址:
https://mp.weixin.qq.com/s/4YeU6Wceg78LFPftIcaliA
30
分享 2020-04-11

79 个评论

轉載的時候邊排版邊看,又憤怒又無力,還有一些噁心。

今天動物森友會實體卡還全網下架,有網友就說:上联:强奸幼女,多次报案无结果。下联:动森反中,立马全网给下架。横批:中国速度。

我太他媽無語了。。
呕,这不仅是恋童,高官富商恋童的案例真的很多
但考虑受害者是“养女”,不知道算不算乱伦
呕,这不仅是恋童,这是在乱伦,高官富商恋童的案例真的很多

而且給女兒“洗腦”那段我真的生理不適,

「她坐在家里看动画片的时候,鲍某明问她,“你是不是喜欢喜羊羊,想和喜羊羊做‘那种事’”;她去动物园,看到可爱的动物很开心,鲍某明悄悄凑过来,说,“人和动物也能做”;李星星回老家和妈妈待一段时间,鲍某明也告诉她:“你妈妈和你也能做”。」

WTF
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
太難過了
草,人和动物,这么恶心吗?

肯定沒少看片 人外他媽的也和女兒說得出來。絕對的心理變態。
看一半就看不下去了太難過了

看這個實在太絕望了。
鲍毓明 打什么某 似乎是中兴高层 ,背景复杂哦 
鲍毓明对媒体称:“她做个别事是别有用心的,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于媒体问及是否和养女发生过性关系时,鲍毓明则表示涉及隐私不便透露。

这位全国十佳法律顾问说的话,果真学到了匪共精髓,还有面对凿凿铁证数次撤案的山东芝罘区公安局。

我日你妈的匪共这帮杂碎。
狗腿子公安真他妈恶心,除了维稳还知道干什么?共产党把中国人糟蹋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愿他们早点下地狱!
鲍毓明 打什么某 似乎是中兴高层 ,背景复杂哦 

畢竟發在微信上的文章。。如果要我全都改一遍其實我是拒絕的,不是很想再看一遍(悲)
在ccp这样的粪坑中只有鲍渣这样的类有猿才能活得好,因为恶当道,正常人都会摧毁。

ccp必亡,象鲍渣这样的人也必随着它一起死
这里可以比下烂了,毕竟前有爱泼斯坦
我吐了
無法看完
納博科夫的蘿莉塔的小說故事就是這樣的吧
這種事用女孩視角看,總是特別殘忍可怕
我的天,太他妈恶心了!这种人如果在美国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這種事用女孩視角看,總是特別殘忍可怕

你說對了 看女孩兒的描述實在太無力
恶魔全世界都有,唯独在中国才能存活这么久,在这片土地上要是相信法律,相信警察是会被人嘲笑的,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今年是扫黑除恶的决胜年

这种人居然可以取保候审
(国内取保候审概率非常非常低)
索多瑪在人間... 這種荒謬的事應該很普遍的, 只是在陽光照不到地方發生
中国的领养程序也是很多问题,而且后续没有任何关于被领养儿童情况的追踪服务调查。横竖在中国老百姓都不是人,小孩老人概不如是。
这时候未成年保护法就不存在了?不过在中国只要你有权,就是杀人也无所谓吧
真的太恶心了。

而且以中国政治的尿性,很多这样的罪恶之事能被揭露出来,并不是相关部门的“良心发现”,而是当事恶魔或者其政治靠山的失势。
太悲哀了。
我个人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但是每当看到这种案件我总觉得死刑保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另外这个案件确实有很大的中国特色,中国不存在独立司法和执法,特权阶级犯罪就可以享受特殊待遇,这个人渣只算半个赵家人就可以如此胡作非为,真的不清楚真赵都干过什么烂事
习以为常
這是什麼他媽的垃圾政府社會阿 從上到下都腐爛了
我个人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但是每当看到这种案件我总觉得死刑保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另外这个案件确实有很大...
其实不光特权阶级,你可以查查国内强奸案立案比率。相对女性,中国男性就是特权阶级。
這人真的是禽獸不如,連自己的養女也下的了手,警方還配合一起搓掉,我看得快吐了......
最後一張照片他還在搜尋其他小孩,光想到可能還會有多少小孩在他手上受害就覺得非常噁心。這種時候中國警方的效率倒又不知道被拋到哪去了。
 看完之后真的很想车裂这王八蛋。
心中很多愤懑,但真的无能为力,真的无能为力......对不起
daczvagqweq 新注册用户
有一说一美国对于儿童色情的惩罚真的非常好,在cn这种事情层出不穷ph上就看到过好几个,为什么不能把对待法轮功的手段对待这些录制儿童色情影片的人呢,cn的维稳手段在世界上名列前茅,我相信这样一定会根除儿童色情。
鮑毓明和山東煙台的那幾個警察,都得記住他們,希望百姓們不要一看了之和一怒了之,人渣一定要下地獄!!!
看不下去,我就想说一句话:帮凶最可恨!操你妈的黑狗子不作为,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共匪必亡!!!!!!!!!!!!气死我了!!!!!
人渣!人渣!人渣!那个鲍什么和只会维稳的黑皮警察都是人渣!它们活在世上的每一秒都是在挑战人类道德下限!尤其是警察!为党维稳你最快,维护正义你不在!纳税人辛辛苦苦养了一帮套进钱眼里的狗怂王八蛋!
真的气死我了,这时真的希望有神明存在,能狠狠的惩罚他们!
专制制度就是保護权貴為所欲為的地方,他们花巨大代价維穩,維的就是他們可以千秋万代做惡的穩!
有一说一美国对于儿童色情的惩罚真的非常好,在cn这种事情层出不穷ph上就看到过好几个,为什么不能把对...

那玩意在中国,下载持有合法,制作传播违法,相当于是中国法律灰色地带
鮑毓明

可笑的事是

這些人之所以能被爆料出來

正是因為共產黨要整他們 不給他們保護傘了

之前不是還有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

如果政治站位一直正確 共產黨沒有要打擊他們

就能夠數年 數十年在政權的庇護下一直吃案 

 中共有可能刻意放任縱容這些罪行   

跟養蠱一樣

到了需要打擊或掠奪該案犯時

隨時能放蠱 拿出收集已久的那些喪心病狂的罪證
巨内宣 黑名单
这文章有一点我不同意
四十岁未婚就应该被看作心理变态?
她的一生毁了。
纳粹只知道毒气室,731。
就是这么简单
冰山一角,,曝光只是个意外,或者另有原因。
所以我经常说对待你支人就要狠,不要搞统战那一套。这些东西自己在生活中都没话语权,到了网上就有的统战了?反华不是强迫,是有一天你自然会发现你无法忍耐中国社会,到时候他不反共就是被迫害死,看他反不反。
这些粉红往往自己日常活的跟狗一样,不用在乎他们的想法。他们哪有信仰啊。我想了很久还是找不到夸桂枝的词汇,没办法,烂如泥
中国天天吹自己人民活得多么有安全感,而实际上却是,普通人遇到不公义的事情,无论是法律还是各个层面都没有保障和解决。
若水 新注册用户
b变态,心疼孩子
包m明是共产党员吗?为什么民警说再管他的案子工作就要没了?
這種人糞不配活在世上!!
小女孩太可憐了,這是什麽狗屁民警?!
幸好有記者報道了,希望能引起多些關注,還她一個公道
蘿莉控之恥。

沒什麼好說的,洒家建議你國人民集體譴責此行為。
巨内宣 黑名单 回复 巨内宣 黑名单
这文章有一点我不同意四十岁未婚就应该被看作心理变态?

被举报了,我辩解一下
这篇文章把恋童和大龄未婚联系起来当然是鼓励对大龄未婚男的偏见。
比如换个对象写“看到某乙是个黑人,某甲心里有些顾虑,但某乙还是信任了某甲。XX天后,某乙果然被某甲砍死了”<——这是明显的歧视吧。
n号房事件曝光后,我就一直在告诫周围的人,别嘲笑韩国了,你去恨、骂那些犯案者都还行,但你要知道,处处皆是n号房,没有嘲笑的必要,在中国这种事情不会少见的
玩弄幼女在滞纳太常见了,
“1972年生的鲍某明,200斤上下”
建议习大犬扛着它“视力山路不过肩”
這人可以下地獄了吧,另外法治不完善的話這種事情只會一再發生,中國司法單位卻極度缺乏監督,人民也沒有集會的自由能向政府施壓改善這種情況,這種事情不管發生在香港、台灣還是日本都一定會有群眾出來抗議,韓國就更不用說了,但在中國卻連這點權利都沒有
呂500 回复 巨内宣 黑名单
这文章有一点我不同意四十岁未婚就应该被看作心理变态?

您的辯解已被折疊 但這條給你留著。並且另一條艾特本站某位用戶的發言也同時被折疊。

警告:請不要使用whataboutism繞圈子。若再有類似言論將受到進一步處罰。
真的是賤畜,本身這樣就毀掉一個小孩本該有的健康靈魂了,連動漫和動物同性也不放過,連尋找安全感對象寄託都難了,太噁心了
您的辯解已被折疊 但這條給你留著。並且另一條艾特本站某位用戶的發言也同時被折疊。警告:請不要使用wh...
这就是品葱管理员的水平? 这位层主并没有为罪犯辩解半分,只是指出“认为40岁未婚就是心理变态”是个偏见。这的确是个偏见。鲍是个变态,是因为他恋童癖而不是因为他40未婚,40未婚者有很多原因,有人或许因为变态,但很多人也有各种其他原因。
dO_Ob 观察
不評論案情

我想吐嘈說

作者是不是躲了在人家床下底幾星期,親歷其境,才能寫出如此感人肺腑的千字文

這種中國式煽情文章在國內究竟有多受歡迎
已隐藏
角度刁钻
看了个视频,南京警方询问烟台警方,南京警察都能说出你们是不是派出所这种话,真是太黑暗了
我个人是支持废除死刑的,但是每当看到这种案件我总觉得死刑保留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另外这个案件确实有很大...

我個人是支持死刑的,但是對於這種案件我反對死刑
化學閹割,瞭解一下?
令人髮指!
卧槽,这个人变态到一定水平了
财新对这个事件的报道,看起来是与《南风窗》完全不同的一个故事。

故事说的是一个卖身投靠的穷女孩,找了个糖爹。

——————————————————————

哪个版本更加真实,我目前无法判断。

基于之前对武汉疫情的报道,财新这个刊物的可信度稍高一点。
 人渣该被车裂或者凌迟。我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可怜的女孩子受了多少可怕的折磨。

她妈也不是个东西。也该死。

在国外,这样的情况,孩子一定会被政府带走的,给找别的领养家庭的。

不作为的警察应当与这个人渣同罪。太可怕太黑暗了。我不诅咒人,但我诅咒ccp倒台以后每一个ccp的核心成员与铁杆走狗都下狱。没有人性,反人类已经达到世界之最。
最多也就是个“嫖宿幼女”罪,天朝伟大。毫无人性。
佩服這個女生的堅強,在那種被洗腦情況下,仍能堅持自己還去報警。。。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86668818/answer/1144454469
知乎上看到的,如果是真的,只能说这个事情比较复杂,并不能单纯相信某一方的一面之词
这个挨千刀的,越看越痛心。小粉红害隔那嘲笑韩国呢,我看你支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噁心死了
可憐無辜的小女孩遇到這種渣
這個強暴犯可能小時候也被性侵過
感觉没那么简单,背后可能还涉及人口贩卖。
可能女孩是两个恶人各取所需的牺牲品。
所以我经常说对待你支人就要狠,不要搞统战那一套。这些东西自己在生活中都没话语权,到了网上就有的统战了...
统战那是要统战洋大人的,桂枝人碰到这种事情除了愤怒也没有任何作用,所以真的不要太在意桂枝人的想法,最好全部一片忠心向党,杀起来才不会令西方军队太有愧疚感。
我的看法,中共本身就是小案讲法律,中案讲影响,大案讲政治的,像前面南京那个林伶案,我阅读了相关资料,10年已经锁定是徐州麻家人干的,20年才最终抓人,所以我认为其实警察早就知道麻继钢了,但是人家生活的家庭幸福,没有继续犯案可能,而网上有人说00年已抓到嫌疑人了,所以就放过了,但到了20年,因疫情封城,大家活很压抑,所以这个时候才抓来取悦民众,而这个鲍毓明,中共早就知道他娈童色狼了,但作为美帝监视中兴官员,如果早抓,那儿换个清廉官来怎么办?而现在美国因疫情无暇自顾,纽约甚至要收华为捐款了,现在才抓,下一轮贸易谈判中共这儿就可以以此为筹码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