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话题讨论】部分加速行为看起来貌似过于激进,但却有实际意义

前言:以往反贼们搞启蒙比较多,占据道德高地循循善诱,做文攻,但后来发现收效不大,毕竟CCP压根就不讲道德,直接玩阴的。因此,不少反贼开始转头搞加速等武斗行为。其实文攻武斗并不矛盾,CCP当年自己能打得过国民党,也是一边洗脑宣传伟光正,一边种罂粟下黑手的,不这么做,恐怕连得胜的机会都没有。区别在于,某些党派上台之后放弃了黑手,坚持并信守承诺搞伟光正。有的党派上台之后不仅不信守承诺,黑手还玩的越来越大,这才是区别所在。

此外,我理解的加速活动是反贼引诱政府犯错,因为辱领导人辱国家在墙外不会导致平台被封禁,而在国内就会,因为政府瞎管控言论。但那种在幼儿园拿刀砍人的不属于加速,因为那是犯罪分子自己主动犯错,性质完全不同。

--------------------------------------------------------------------------------------------------------

有人讨论,想办法把Steam和Github在墙内封掉,来疯狂加速一波。这种想法引起了部分人的反对,觉得对老百姓太残酷,普通人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岁月静好没啥不合理,反贼是在绑架老百姓来强行加速,甚至容易遭到墙内人民对反贼的痛恨。笔者不想引战,但个人观点认为,这种做法看起来极端,让老百姓受苦受难,但对于推翻一党专政的现实是很有意义的。

明居正教授谈到过革命政治学。革命往往在什么时候发动?老百姓对现实越不满意,革命发生的可能性就越大,政府维稳的负担越重,并且也更可能因内忧外患垮台。因此,往往革命最容易发生在老百姓的期望远高于现实的时候,而不是过的最差的时候,因为过的最差的时候人们往往想的是找东西吃维持生命。举个例子,朝鲜老百姓过的糟,但他们一是被洗脑没我们想象中那么痛苦,二是忙于生存,因此朝鲜没有爆发大规模反政府革命。但如果朝鲜搞改革开放,这就有些危险,朝鲜版的8964可能上演,因为老百姓的口味变“刁”了。

共和国成立之后,老百姓很少有期望远高于现实的情况,特别是在80年代以前,因为生活水平是不断下滑或持续处于底部,且被严重洗脑的,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因为期望不高,其实也没啥太大不满,就算最苦难的时候,也是忙着活命的,无法形成革命的有效力量。

到了80年代的时候,民主自由的思想传入,老百姓对政治的期望开始变高,这个时候他们的期望和现实差距开始迅速拉大,结果引发了8964。以史为鉴,之后在精神文化领域,共产党控制很严,洗脑力度不断加大,小粉红五毛变多,因此对政治的严重不满不太容易重现。因此,这时只有让老百姓的日子越来越差,这时才能更容易地引发革命。

Steam和Github封掉,明显会让老百姓不满意的程度继续提升。从这一点来看,这种加速在理论上是有效的,虽然听起来对墙内老百姓很残忍。

不少人觉得不应该过度加速,因为会导致岁月静好的老百姓对反贼的行为反感。诚然,如果争取到中间派对反贼的情感支持,对发动革命有利,那确实该这么做,可惜实际情况不是这样。中间派之所以是中间派,因为他们过的还可以,至少理想和实际的差距不大,在这种情况下,这帮人压根就不会对反贼有情感支持,就算有支持,力度也极为有限。所以对于这部分人,必须让他们的生活过得更糟,才有实际的反抗动力。如果他们的生活受影响不大,那可以说是不可能走上街头做一个反对派的,最多打打嘴炮而已。

如果中间派把生活变糟归咎于反华势力,那也无妨。只要他们对现实更加不满,就像一开始所说的,压力会直接施加给政府,哪怕是对境外势力不满。在这种情况下,政府的压力会不断增加,要不彻底黑化开始外战导致全球反华,要不就容易内乱,或者两个一起来导致崩溃,整体而言还是符合反贼的终极目标的。

想要博取更多人的同情和支持以反共,听上去很有道理,实际上用途不大。不涉及切身利益的同情和支持是难以激发实际行动的。国内很多人对政府不满,那又怎么样,毫无用处,因为这帮人虽然不满,日子还是能过。因此,必须等到大量老百姓没饭吃,房贷付不起,什么娱乐都没有,养老问题很大,看病上学巨难,而由奢入俭是极为困难的,这时候才能形成瓦解政府的力量,不然就像温水煮青蛙,只不过被煮死的是老百姓。

有人可能会反驳:伊朗也是从一个看似开明的国家变成落后神权国家的,为什么看起来很稳定,是不是让老百姓“由奢入俭”的加速没有效果?

非也。伊朗在巴列维时期,虽然是比较开明,但社会不满情绪很大,贫富差距显著,上层夜夜笙歌,大量老百姓对执政不满,特别是乡村和小城市的年轻人,以及穆斯林们。此外,那时候的伊朗也并不是非常民主,毕竟巴列维当政的时候是君主立宪制,并未完全民主化。因此,虽然后来大家的生活变差,很多人不满,但也有很多人是较为满意的。我的伊朗朋友告诉我,支持神权政府的人也不少,一半一半,特别是军队基本盘也是乡下年轻人,没那么不满。那这种情况下,确实难以爆发革命颠覆政府。

其实现在中国的情况和伊朗很像。看上去很多人不满,但其实仍然是一半一半:很多人对政权还是很满意的,这一方面和洗脑有关,另一方面还是他们的生活不够惨,多数人还是有饭吃有衣穿生活安定。由于疫情的缘故,现在很多地方都在爆发游行,部分游行变得暴力起来,是什么驱使他们走上街头?还不是对生活的期望慢慢落空。现在的状况,对中国已经很危险了。中国人和伊朗人不一样,伊朗不少中下层民众是没有过过好日子的,但中国人在80年代到2010年前后,生活水平蒸蒸日上,确实不少人摆脱了贫困,这点和伊朗不一样。但这也使得中国政府比伊朗要脆弱:因为中国人打顺风局打多了,一旦形势变得逆风,非常容易心态失衡。而这种逆风,其实早在胡温时代的末期就开始了,但老百姓都是不敏感的,到2019年前后才有所感觉:工作不好找,生活压力大,言论管制多等等。

所以,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大多数人的生活变得更差,完全陷入逆风局之中。当基层百姓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政府是很危险的,要不调集更多人力物力维稳(现在有些地方维稳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来),要不就引导民意搞民族主义。不管怎么样,未来的中国大概率是内忧外患一起来,反贼们即使把Github和Steam在国内干崩,也只是小小的加速而已,主要的加速仍然来自于习大大这几年的瞎操作,当然也是这种专制制度下必然出现的结果,即领导人水平和政策水平的不稳定。

综上所述,想办法加速,导致Steam和Github在墙内被封掉的加速行为,虽然看起来很激进,甚至像是反贼在害国内的无辜老百姓一样,但从现实角度而言,这种加速是有效的。博取老百姓对反贼的同情和支持,虽然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效果不大。8964的时候,那么多老百姓都同情学生,又怎么样呢?只要自己日子过得去,不会因为同情而给予大量实际帮助的。

PS:本文只是借大家想要让Steam和Github被封的事件展开讨论,并不代表本人对这一举动的态度和立场,作者也没有认为这一举动是必要的。本文核心观点是,这一举动看起来很过分,但却有实际效果。
33
分享 2020-04-18

56 个评论

已隐藏
我赞成。
封掉这些的又不是反贼,懂这一点的自然会知道谁有问题,而连这个都不懂光会甩锅港独台独(笑)的支人也没有争取的必要。
我赞成。封掉这些的又不是反贼,懂这一点的自然会知道谁有问题,而连这个都不懂光会甩锅港独台独(笑)的支...


就算这帮人怪罪反贼,那又怎么样呢?墙内的不满只会直接烧到政府头上,如果大家非常反感反贼,政府也容易被挟持对外发动战狼言行,一样容易导致自身彻底垮台。如果政府不战狼,这帮人就会觉得政府软弱卖国,总之政府是非常难过的。
就算这帮人怪罪反贼,那又怎么样呢?墙内的不满只会直接烧到政府头上,如果大家非常反感反贼,政府也容易被...

从泰国这事粉蛆被割席来看,指望韭菜的民意带动政府对外发动还是有难度的,不过这帮粉蛆战螂会自发跑到推特上找骂(还会替反贼搬运乳包素材冲塔)。
从泰国这事粉蛆被割席来看,指望韭菜的民意带动政府对外发动还是有难度的,不过这帮粉蛆战螂会自发跑到推特...


是啊,所以你看,一旦群众不满,就一定会搞事情。只要他们搞事情,政府就得擦屁股受罪,所以一样是损耗政府的。这种损耗逐渐积累,政府垮台的可能也在积累。
墙掉Steam和Github我真不觉得有啥激进的,中美脱钩冷战本来不就是加速主义的目的么,连steam脱钩都不能忍受还能忍受冷战么?而且这两个被墙本来就是迟早的事情吧。

另外从各种伊朗的见闻来看,伊朗人的反政府情绪其实远高于桂枝,我估计这也可能和宗教信仰有关,不管伊斯兰教有多少落后的地方,但信仰本质就带来了神灵高于世俗政权的思想,这对于思想控制而言,终究是很不利的,而且哈梅内伊作为宗教领袖,神学造诣好像远不如另外几位大阿亚图拉,好像还被其他几个喷,这本身也对伊朗的神权构架造成了很大的意识形态威胁。
这段时间我感觉国内的github连接变慢了,打开界面要等至少2秒,不知道是家里宽带原因还是什么的
墙掉Steam和Github我真不觉得有啥激进的,中美脱钩冷战本来不就是加速主义的目的么,连stea...


部分反贼还是过于用感性思考问题,而不是理性。

所以,他们直觉上想要争取更多人的支持,但没有仔细思考,这种支持对于自己的终极目标有用吗,用处有多大,为了争取支持,可以牺牲什么,什么不可以牺牲?

宗教信仰是共产党的最大敌人。不管是邪教还是正教,宗教对人的控制能力非常强,而共产党是不允许,也不能忍受这些团体的控制力强于自己的,因为会给集权带来不利因素。当然,民主国家就没问题,因为人家不搞集权。其实我觉得,社会主义的部分想法还是不错的,但你不能搞集权,人民民主专政不是集权啊。共产主义则是完全不切实际的妄想。至于CCP,自己上台前承诺的东西,基本上都没做到,这其实就非常流氓了。

有宗教信仰的人,当然是容易反对集权的,毕竟一山不容二虎。除非集权和宗教信仰完全重合,但伊朗的集权和信仰其实还是有分歧的,虽然表面上是神权专制,但也有很多冲突的地方。此外,波斯人的民族主义和宗教信仰也有冲突,这一样是个长期隐患。
John1574817869 新注册用户
看了关于大数据监控的介绍,现在国内的监控监控让我不寒而栗
Bijun 回复 John1574817869 新注册用户
看了关于大数据监控的介绍,现在国内的监控监控让我不寒而栗


监控以及其附带行为是有成本的,经济下行到一定程度,就算有监控,但人力物力都不够实际管控了。
归根结底其实根本不是感性理性的问题,而是真有一头牛的问题。


昨天和你辩论的人,觉得这种加速过分,可能因为他自己真的玩Steam并使用Github,而且人在墙内... 如果是这样那我也表示理解,但这并不表明他的逻辑就是准确无误的。其实他自己也感到痛了,才发那么多东西来驳斥这个行为。其实就是要让大家感到痛,不然怎么可能吃饱了没事干搞革命?

这也表明中国老百姓相对伊朗人是明显更脆弱的,连Steam和Github被墙,都有蛮大的心理痛苦。这要是不让出国旅游,丢工作,房贷还不起,那可咋办啊。因此,基于这个事实,我还是对未来有一定信心的。老百姓都像朝鲜人那么耐操,那也就没指望了。

所以加速是残忍而有用的,就像瞬间升高水温一样。如果水温升高很慢,青蛙不感觉水很烫,最后就煮死了。如果青蛙感觉水温上升太快,那跳出来还能活。
昨天和你辩论的人,觉得这种加速过分,可能因为他自己真的玩Steam并使用Github,而且人在墙内....


反正就我看起来,如果连这么一丁点便利性都不愿意牺牲,压根算不上是有效反共单位。

桂枝人的耐操性确实是伴随改开和计划生育严重下降的,不过即使如此,想要改变依然需要相对激烈的灾难才行。
反正就我看起来,如果连这么一丁点便利性都不愿意牺牲,压根算不上是有效反共单位


我感觉大多数人也是在疫情之后(也就是现在)才感觉国内情况不对劲。就像社会发展开车的加速度两三年前就转向,但速度才刚刚掉头一样。所以对于老百姓而言,生活变差才刚刚开始,对革命也要有耐心。这个势头搞个一两年,很可能天下大乱。
無論誰去加速都好,能加得成,本身其根就是支黨政權_- 怪甚麼反賊?  蠢是原罪,歲靜不是蠢就是有腦子故意不用,火燒到家門口還能繼續說隨自然,真棒


當然單論禁遊戲這不影響到我,我是站著說話不腰痛,,,而全面來看,中國倒我也會受很大影響呀,大家都只是想過好自己的生活,只是現在根本不是支黨亡就是人類亡,不做點甚麼就等著吧
从前看到个说法,“加速”就是阿Q精神。

赵老爷打了阿Q一耳光,按照精神胜利法的逻辑,阿Q反而觉得,用自己用脸打了赵老爷的手。
其实我觉得我们为何要自己上呢?引诱激进的小粉红去举报不就好了吗?在上面因一些独立的东西,一个截图扔到微博就能招来大量的小粉红。
从前看到个说法,“加速”就是阿Q精神。赵老爷打了阿Q一耳光,按照精神胜利法的逻辑,阿Q反而觉得,用自...

现在是很多的啊q,如果啊q要被杀头了还不敢反抗老爷,那么让啊Q被杀头也是理所应当的。如果墙掉steam和github他们都不反抗,那么本来者两样就不是他们能够得到的 帮助自由世界收回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现在是很多的啊q,如果啊q要被杀头了还不敢反抗老爷,那么让啊Q被杀头也是理所应当的。如果墙掉stea...

霍金之所以伟大,并不因为他是残废。
他如果不残废的话,说不定比现在伟大得多。
如果他原本不残废的话,又何必先得把他弄残废呢,对吧?

github可以普及翻墙术,steam的游戏包含了很多西方政治理念。
保留这两个平台,才是对社会进步有利的做法。

如果你真有心搞“加速”,建议去举报小粉红的微博和微信。
如果他们都不反抗,那么本来者两样就不是他们能够得到的,帮助自由世界收回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
霍金之所以伟大,并不因为他是残废。他如果不残废的话,说不定比现在伟大得多。如果他原本不残废的话,又何...

微博和微信 在谁手里?我封我自己?你这套 期盼【民智逐开】今天已经证明了彻底的失败。在西方已经臭大街了。

这二十多年的全球化 西方的妥协 换来了什么?github 上面谈及政治的 项目 大片粉红在刷滚出去
steam 上面“辱华”的游戏全是 差评。上世界八十年代开始西方 传入了四十年民主自由思想 几代人了还没进步完成?中國人上世界八十年代可沒這麽多接觸西方政治理念,但是八十年代追求民主自由卻是全社會的共識;開放了四十年,反倒是粉紅遍地。接受過義務教育的中國人,在今天要獲取各種資訊肯定比幾十年前弄收音機收聽境外電臺容易得多,但是大部分就是情願做豬,大部分聰明人選擇裝睡。期盼鐵拳不會砸到自己身上,等死到臨頭了才開始哼叫。中國人只要還有一口飯吃,就絕對不會反抗。
現在更是已經開始反噬民主自由社會了,各種移民二代滲透進西方。西方再妥協下去那真的要粉紅説的偉大復興了。如果要在當代滅亡中共,最好最快的辦法就是隔絕封鎖來一次文革三年“災害”讓中國死個幾千萬人,讓現在還有一口飯吃的底層流離失所吃樹皮,讓現在的“嵗月靜好”的中下層只能看樣板戲天天996,讓現在的中上層只能在國内瀟灑不能全世界跑。這是一個很多品蔥上的人心裏知道卻不願意承認的事實。就像如果中共真的像這裏 加速一樣倒臺,這裏的葱油 流離失所家破人亡的概率 可比二代們高得多。但是葱油反共的立場還是不會變。
微博和微信 在谁手里?我封我自己?你这套 期盼【民智逐开】今天已经证明了彻底的失败。在西方已经臭大街...

大兄弟,冷静一下。
如果你觉得中共封杀这两个平台,能让你快乐,能解决某些实际问题,能有助于促使民众反抗,那你就想办法去实现吧。我还能拦住你吗?我替平台、以及平台的用户,感谢你。
大兄弟,冷静一下。如果你觉得中共封杀这两个平台,能让你快乐,能解决某些实际问题,能有助于促使民众反抗...

冷靜一下應該對應的是你自己的狀態吧?你確實應該冷靜下來想一想爲何要來這裏。我陳述的是一個很多人感性上不願意承認的客觀事實,中共要是不好過,首先倒霉的肯定是中國人包括這裏的人。就好比新聞裏那個美股下跌歡呼的人轉頭自己美企降薪一半一樣,美國要是砍中國一刀,九成是落在這裏墻内普通中國人身上,剩下一成可能落到中共身上。
你讓我想起另外一個帖子,要聯署制裁國内互聯網企業在美國營業,那個帖子一群人就開始 你們這樣跟中共有什麽區別 嚎叫了。
我用steam,同时我支持引导铁拳干烂steam

在上边见过太多红蛆出征游戏评论区了
叫不醒的叫不醒的
你説的很對!有人以爲爭取民主自由不用付出一點代價,有這種心態的,最後反而烈性崩盤,損失更大。
大兄弟,冷静一下。如果你觉得中共封杀这两个平台,能让你快乐,能解决某些实际问题,能有助于促使民众反抗...


有时候,“终结不合理体制”和“让无辜老百姓受苦”这两点不矛盾,甚至是重合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要达到前者,就必须触发后者。即使是和平演变,东欧老百姓也是过了挺久苦日子的。

当然你的意思我明白,如果“让无辜老百姓受苦”,这和不合理体制的所作所为有啥区别?甚至更坏。

不过你要想一想,只要不合理体制存在,老百姓受苦就无法终结。甚至在Steam和Github加速,政府封禁这两个平台,那错其实是在不合理体制,不能把问题归咎到反贼头上。

所以为了“终结不合理体制”,不少人认为“让无辜老百姓受苦”是值得付出的代价,毕竟长痛不如短痛。当然我在文中也说了,我对这件事做出利害分析,不代表我觉得”在Steam和Github加速“是必要的手段,是最佳的手段。

@Ilovethisgame: 也@一下另一位回复你的人。
复读一下之前的发言:
Github 当然应该被墙,Steam则不一定。
------------
Github 显然也扮演了桂枝偷技术的一环,比如很多中国程序员抄了别人源代码,但自己不开源不遵守协议,这本质上和中共搞补贴没有区别,也是破坏社区环境的一种行为。
------------
Steam的话单纯是奶头乐,墙不墙其实不太重要。
不过从净化外网环境来看我也是支持中共自己ban掉的,比方说中国人的作弊行为基本上是各个游戏里最多的社群,如果ban了肯定能显著提高除大陆外所有用户的体验。
msion616 新注册用户
我一直在想,如果现在攻击瓦房店的卫星,干扰电视信号在技术上还有可能吗?

当年插播电视画面实在绝。如果技术上可行,会大大的加速一把。
复读一下之前的发言:Github 当然应该被墙,Steam则不一定。------------Gith...


嗯,我的文章也只是讨论墙Github和Steam的”效果“,并不代表我觉得”应该“墙Github和Steam。对结束专制有没有效果,和应不应该是两个话题。毕竟应不应该是更深一个级别的讨论,因为应不应该加速是涉及利弊权衡的,而我的帖子主要是讲这种激烈的加速活动并非有害无利。

如果你非要我表述”应不应该“的观点,我觉得你对于Github的观点和我一致。此外,从提高大陆之外用户体验的角度,我不觉得ban掉Steam是一个特别坏的事情。不过,Steam确实如你所说是奶头乐,ban掉对其他人确实重要性不大。

基本上我们的观点是一致的。不过我想补充:由于国内游戏玩家人数庞大,但素质不堪的太多,因此封掉Steam,不仅可以净化游戏环境,还能让这一大部分游戏玩家产生愤怒。哪怕这帮人仇恨的对象是反贼,他们的火气也会直接撒向政府觉得政府太软蛋,裹挟政府采取更极端战狼的措施,把火烧的更大。政府把火烧的越大,政权倒台的风险也越大。

愤怒和不满就像火苗,越多的人愤怒不满,愤怒不满的程度越大,火就越大。中国政府是一个维稳的政府,不管这些火是烧向谁的,政府都会过来灭火,因此,广泛的不满和愤怒导致的大火,到一定程度上就会烧掉政府。哪怕爱国游行,你看政府怕不怕?一样是害怕的。
一串讨论看下来,我认为加速主义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反共可能性和反共失败可能性。
首先,steam属于真有一头牛,那么唯一把牛收回来的可能就是反共开始了和反共成功了,这两都不是一定可能的。所以牛有可能永远没了。
而海外反贼,把别人的牛搞没了自己还有着牛,哪自然会支持这套主义。
这显而易见是不公平的。
一串讨论看下来,我认为加速主义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反共可能性和反共失败可能性。首先,steam属于真...


搞革命当然没有公平这一说。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啊,除非不切实际的共产主义?

所以,海外反贼支持墙内加速(CCP和战狼在国内乱来),国内反贼支持墙外加速(CCP和战狼在国外乱来),确实是屁股的关系。不过不管是哪儿加速,都是动摇CCP执政根基的。我个人觉得,海外反贼大概率会过的相对爽一点,而由于屁股的关系,海外华人也更容易成为反贼,历史上也确实如此。

这也是为什么我见到的讨厌共产党而有能力用脚投票的,都移民跑路了。从权衡利弊的角度,跑路反共性价比更高,这是不争的事实。但留在国内反共的勇士,则更加让人敬佩。
有时候,“终结不合理体制”和“让无辜老百姓受苦”这两点不矛盾,甚至是重合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要达到前...

为什么我不支持加速一切,因为在我看来,加速主义本身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一个是道义问题,一个是可持续性问题。

连太平天国的洪秀全都知道,当反贼需要一个道德高地,高调宣传意识形态,通过在非反贼群体中建立道德同温层来保证造反的时候民众不会拿着锄头站在官军一边。但目前的一部分加速主义并不是,而是非常高调地宣布要无差别引导铁拳消灭一部分人——问题就在这,你怎么想是一回事,怎么做是一回事,到处叫嚣把所有人当代价则是另外一回事,这种高调蕴含着危险,因为一旦被墙内民众广泛了解(特别是本身同情反贼的民众),要知道,共产党是活的,你又在做和他们一样的事情,那就代表和他们利害关系最少的你随时会在加速的过程中被当作自干五牺牲掉,“凡是闹得天怒人怨的,只要说是加速主义干的就好了”。因此而来的民心向背可想而知,宏观上必然对反贼整体有长期危害。

这个问题就会带出可持续性问题,可持续性问题有三种可能性:

1、好比说反贼们终于联合铁拳锤死一切妄图反对铁拳的事物,1984建成了,民众应该从哪里得到反抗的信息?

2、1成立的环境下,已经失去民意基础的反贼要如何吸收新鲜血液可持续地发展?要知道民众已经连获取外界信息的条件都被加速掉了。目前为止没有人比朝鲜更懂干烂一切了,然而朝鲜还在。

3、民众反抗了,反贼和铁拳原本在做一样的事,应当如何去让民众相信已经失去道德高地的反贼?所有反贼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到那时切割已经来不及了。

我想在加速之前,先把这些东西明确了比帮共产党思考下一个干烂谁更有价值,因为要干烂谁他比你想的多多了。
搞革命当然没有公平这一说。世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啊,除非不切实际的共产主义?所以,海外反贼支持墙内加...

国内反贼支持墙外加速,我想这当中有墙外有更多反对力量的缘故,你可以看到五毛粉红能够蒙受损失。而墙内加速只是被铁拳和自称战友的加速主义单方面屠杀,这能不能动摇共产党执政根基还真不好说(你要说一百年后产生的影响也行)。
为什么我不支持加速一切,因为在我看来,加速主义本身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一个是道义问题,一个是可持续...


加速主义之所以兴起,就是因为道德高地这一套在过去几十年中完全失效。甚至,连自由民主的西方社会都开始被蓝金黄干烂。在占领道德高地之后还连打败仗,因此占据道德高地这一做法开始被人摒弃反思,而反贼也变得越来越极端。

反贼压根就没和铁拳联合,而是利用铁拳的道德缺陷,引导铁拳引发更大的不满,错是在铁拳的。比如在Steam和Github加速,在民主国家不会有问题,在中国干就有问题,这是中国政府自己胡闹。所以,加速不是指反贼和铁拳在做一样的事情,如果你说反贼主动化身共产党去奴役老百姓,我不觉得大家会认为这是加速。品葱有个人说自己是企业老板,狠狠草手下的工人加速,讲实话赞他的人不多,批判的倒不少。

如果1984建成了,民众仍旧不愤怒,不反抗,甚至支持,那说明这一切对民众而言是应得的。民主自由本来就要去捍卫,去争取,不是凭空掉下来的。如果自己被干烂还不反抗,那说明1984是民心所向,即使建成大家也不应该有怨言。

民意基础并不能帮反贼打好仗,或者说,光有民意基础毫无用处。纵观全球的革命事业,无论是暴力革命还是和平演变,都需要有广泛的不满作为基础,因此煽动不满反而作用更大。煽动不满必须让民众吃苦头,而由于墙内人民的忍耐度太高,因此反贼煽风点火让老百姓更痛苦,是一种正常方法不起作用之下的无奈之举。

讲实话,很多革命运动并不完全是你所谓的“正义”,“民心所向”。比如香港的事情,香港一样有很多支持中国政府,撑警察的,他们这帮人讲实话也不少,那香港的抗争是有问题的吗?如果中国向香港移民500万小粉红改变民意,是不是香港人的反抗就没道理可讲了?恰恰是因为占据道德高地没有用,所以大家才出此下策,因为你面对的对手是不讲道德的。

就像老婆被老公家暴,好好讲道理没用,警察也不管甚至和老公沆瀣一气。关键是,老婆自己不争气,觉得老公打她没错,打就打吧。这样下去,反而老婆容易被打死。还不如煽动老公打的狠一点,激起老婆的愤怒,拿刀和老公拼命,估计还有可能活下来。如果老婆一直不反抗,那证明她确实没得救了。
国内反贼支持墙外加速,我想这当中有墙外有更多反对力量的缘故,你可以看到五毛粉红能够蒙受损失。而墙内加...


墙内和墙外加速都是有效果的。所以墙内反贼支持墙外加速,完全可以理解。你说墙外加速更有用,我也不反对。其实我的文章只是说明一个道理:加速有效果,不能完全否定。

至于哪种加速有效果,加速的利弊如何权衡,那是更复杂的议题。笔者也说过,自己当然不觉得加速是最好的办法,而是无奈之举。

就像被毒蛇咬,但又没钱没药,只能截肢一样。而不能因为截肢很残忍,就否定截肢的意义,因为不截肢会死。
加速主义之所以兴起,就是因为道德高地这一套在过去几十年中完全失效。甚至,连自由民主的西方社会都开始被...

我说的民意基础指的不是反贼能不能依赖民意基础,而是反贼有没有民意基础。确实这个东西有了不会帮你打好仗,但是没有却会帮你的敌人打好仗。但如果加速主义的某些方向会导致失去道义基础,那这个方向是一定要权衡的。

我也能理解加速主义是极端失败主义的基础上衍生出来的缓则,所以我说反对的是“加速一切”,因为目前已经有这个趋势了,反贼们兴奋地讨论又干烂了多少岁净,这种对破坏的兴奋绝对不是出于某种“革命情怀”。“奴役老百姓”这点,参照前几天有人问如何当五毛,“吃皇粮在内部加速”。

最后关于你说“必须让民众吃苦头”、“无奈之举”这一点,我无话可说,我们不是一路人(但我也不是咬牙切齿说我一定要阻止你的正义魔人),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吧。
我说的民意基础指的不是反贼能不能依赖民意基础,而是反贼有没有民意基础。确实这个东西有了不会帮你打好仗...


以加速的借口干坏事,行CCP之实,当然是值得商榷的。不过,你有什么方法,能让民众不吃苦头,然后改变现状呢?说来听听,可能是我的知识盲区。

如果你指的是和平演变,那么大多数国家和平演变之后老百姓还是要吃一段时间苦,甚至有的老百姓开始怀疑民主自由,这点我之前写过苏丹民主化的文章。何况,和平演变需要军队哗变,这本身就是反贼无能为力的。军队哗变与否一般取决于几个军头,现在这些人基本都是习大大的人,我不觉得这种情况暂时有希望上演。
以加速的借口干坏事,行CCP之实,当然是值得商榷的。不过,你有什么方法,能让民众不吃苦头,然后改变现...

我只是个相信启蒙且还在做,偶尔加加速的古板人而已,没什么灵丹妙药。发现刚才言语有欠妥之处见谅。
我只是个相信启蒙且还在做,偶尔加加速的古板人而已,没什么灵丹妙药。发现刚才言语有欠妥之处见谅。



你言语没啥欠妥的,比很多葱友礼貌多了。启蒙当然要做,只不过文攻和武斗都要做而已。CCP当年得天下,也是一边洗脑伟光正,一边卖鸦片下黑手的,甚至大多数执政党都在一面讲道德一面干勾当。不这样赢不了啊,况且反贼的文攻一向比武斗厉害太多了,因此不少人觉得要补短板。关键在于上台之后,要坚持伟光正,黑手就要少搞,而不能反着来,但首先要打败对手上台才行。

其实我们的观点差距不大,只不过强调的东西不一样罢了。很多反贼强调加速,恰恰是因为搞了太多启蒙心灰意冷而已,可以理解。
你言语没啥欠妥的,比很多葱友礼貌多了。启蒙当然要做,只不过文攻和武斗都要做而已。CCP当年得天下,也...

唉刚才发了一段欠妥的马上编辑掉了。这个方向我是认同的,同时华人反贼我目前觉得除了加速来增加局势动荡,自身还要解决组织度问题。无论中国还是香港,都没有韩民统这样的组织可以协调反贼在敌占区活动,为未来走上街头打好基础。而考虑到前威权国家大多需要三十年反抗组织才会成型,从今天开始算,恐怕要整整一代人。我们当下也只能各自努力,祈祷有在自由的故土再见的一天了。
唉刚才发了一段欠妥的马上编辑掉了。这个方向我是认同的,同时华人反贼我目前觉得除了加速来增加局势动荡,...


中国人不喜欢求同存异,这也是中国人聪明勤奋但不断内耗受苦的原因,是性格里面的缺点,对于每个中国人可能都需要正视自己。实际上很多争吵也是因为没有同理心引起的,甚至这些人的观点本身没啥差异,只是在两个不同的议题鸡同鸭讲而已。我自己也做的不好,共勉。
中国人不喜欢求同存异,这也是中国人聪明勤奋但不断内耗受苦的原因,是性格里面的缺点,对于每个中国人可能...

我有时也会因情绪影响和别人发生类似的争论,共勉。

其实不仅仅是华人,东亚各民族在这点上都很相似。韩民族也有同样的问题,无论是延边人还是北韩人,或是已经生活在民主政体下的南韩人,都有专断、不愿求同存异的特征。但最终韩国人通过抗争争取到了民主,也是我对中国的未来不太绝望的原因。
我有时也会因情绪影响和别人发生类似的争论,共勉。其实不仅仅是华人,东亚各民族在这点上都很相似。韩民族...


韩国人有时候感觉更偏执。当然你可以发现,他们即使在民主制度下,很多人过的也很苦,移民欧美的人非常多,移居中国的也不少。如果一个国家的人都比较偏执,比较难过的开心,民主也容易变成党同伐异。
有时候,“终结不合理体制”和“让无辜老百姓受苦”这两点不矛盾,甚至是重合的。意思就是,如果你要达到前...

你说得挺有道理,关键是现实中真能行得通吗?
阿Q把自己的脸给赵老爷抽,结果激发了阿Q的反抗精神,反杀赵老爷。
小D怂恿赵老爷抽阿Q的脸,结果激发了阿Q的反抗精神,反杀赵老爷。
这个做法太不切实际,还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

这十来年,中共的审查制度,在互联网上屏蔽了谷歌等一系列网站,净网行动关闭了大量国内网站,各大平台都加剧了审查……
让无辜老百姓受苦是否减少,不合理体制是否被终结?

没必要增加苦难的总量,只需把现有的被压抑的不满释放出来,就足够了。
我贊成,另外很多國際遊戲我也建議牆外的各位加速一下。最近碧藍和動森感覺都不錯。
steam即使是现在,墙内速度也很慢,全局梯子可以解决,封不封其实无所谓,就是买游戏锁区的话挂梯子较麻烦
还有ubisoft,墙内经常性云同步存档失败,或者频繁掉线,像 刺客教条大革命这种,一掉线就会卡
所以加速一波其实问题不大,技术可以解决,而加速主义的目的达到了
其实我是很赞同干掉steam和github的

但是,我觉得这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没了steam,还有很多其他平台不是么?墙内也不是各个都是码农,何况还能翻墙。

我觉得反贼最应该做的,是去幼儿园门口屠小号。这样才能大大地恶化社会治安,让每一个大陆居民都活在恐惧中,这样他们的不满指会大大增加,才能真正实现加速。

你们说对不对?
其实我是很赞同干掉steam和github的但是,我觉得这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没了steam,还有很多...


不一样...

在Steam和Github加速,行为没有问题,毕竟在大多数民主国家这些行为不会被干烂,而有错的是政府,政府因为过于专制而出手干烂平台,是反贼引诱政府犯错,间接让老百姓痛苦。

这种去砍人的是反贼自己犯错,直接让老百姓痛苦,完全不是一个性质。
不一样...在Steam和Github加速,行为没有问题,毕竟在大多数民主国家这些行为不会被干烂,而...


本质上逻辑是一样的。让“别人”痛苦来促使“别人”去仇恨“另一些人”

我早就说过一句,我不反对在任何平台上发表政治内容,只要平台允许。(当然,平台也可以把你干掉,这也是合理的,因为平台有自己的规则)。但是,还是那句话,我重视“动机”

也就是发表言论到底是目的,还是手段。

至于为什么重视动机,我在那个帖子里也解释得很清楚了。中国近100年来,抱着“掌权”动机喊改革或者革命的人,换了3,4波了。如果下一波还是如此,那恕我直言,还是让土共留着吧,好歹这是一只喂饱了的鸭子。
说的很好,寄希望于岁静派自我觉醒是天方夜谭,就是要加速逼他们选边站
伊朗伊斯兰革命,其实与法国革命,还有现在这个已知中国自秦以后的革命传统很相似,都是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指出的,属于社会自我解体的结果。通俗一点儿讲,就是 too dumb to live。

今天的中国,又快到那个临界点。

这是当前的事实,是不可改变的现状,更是无法扭转的历史循环,除非提供循环动力的发动机不复存在。

发动机是什么?就是你们天天看得见的底层韭菜,年轻粉红,还有金灿荣,张维为,韩德强,王沪宁,乔木,以及诸多包括民运在内的,遍布东南亚与欧美的大中国主义者这些社会位置不同,但一致拥抱堕落的精英,与数量庞大的韭菜粉红之和,那就是所谓的中国了。虽然不能够自我维持,但在命运的捉弄之下,有了美国这个世界前所未有之超强的援助和支持,造成今天这个中国其实在短时间内都会蛮强大的滑稽现实。

所谓加速主义,就是让该死的东西去死,让每一个举动都是在找死的家伙自己去死,不要阻止,不要挽救,不要挡路。 Let nature take its course.

目前的美国精英并不明白这一点,从政界的反应就看得出来,他们希望的是中国能够退缩,中共能够守规矩。这些,包括像刘晓波,像维权律师,像方方,像无数个张雪忠那种人,都是在做着“阻止尸体腐烂成灰”的虚无主义奉献,其终点只有虚无。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