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观点】爱党爱到死全家!原油宝受害者子女开学被感染,我们应该原谅吗?

初来乍到,先自我介绍一下。

笔者来到了海外还和国内的关系保持着联系,所以还是会在手机里面使用微信,我在墙内是做自媒体的,但那是我副业,我正业是在大学里教书(其实是一个小辅导员,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中老年教授),因此微信里面都是国内同事,后来做自媒体赚了一些钱,就放弃工作专心写文,但是这几年言论收紧,我在所有平台的公号全没了,人没事,但是为了自己安全,还是选择到海外。
但我依然不能说自己真实姓名,因为家人朋友都在国内。

说正事。

之前在我朋友圈比较活跃的一个同事,她是在学校里面教毛概的,在大学里面念书的同学都知道,教毛概,思政的老师,都是两个极端,要么研究透了极端反动,要么把自己学进去了极端粉红,很不幸的我这个同事就属于后面那种。

她本人算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生活不错,两个子女,在国内两车两房。

她发朋友圈非常活跃,但是那内容,说实话,要不是出于同事之间工作需要,真的想拉黑,去年香港爆发发送中,她说了很多话,包括一句

香港人都是潜在暴徒,潜在港独,潜在反动派。

在湖北刚爆发疫情的时候,她朋友圈天天就是正能量,国家政府的抗疫成果之类。

后来海外疫情挺严重的,她就在朋友圈说什么川建国赶紧灭掉美国佬。

反正你们能想到的爱国言论她都说过。

她一儿一女,儿子小,上高三,女儿工作了,但工作不好,因为学历低。

由于女儿不行,她就很看重儿子的学习,今年碰上疫情又要高考,她就着急,天天在朋友圈念叨着什么时候开学。

但是这个星期吧,我突然发现,朋友圈安静了好多,某人不发帖子了。

想起这个同事,就点进她主页,发现头像成了黑色,全黑,之前的朋友圈也全部不可见了。
我就找了几个比较好的同事打听,

原来儿女都死了,儿子是开学被感染,具体哪个学校我不说了,你们看到什么小道消息,还是新闻也好,都有讲这件事,讽刺的是当地还在零新增。

挺讽刺的,是她逼着她儿子去上学,那小孩说危险还被骂了,死的那天她对着尸体喊妈对不起你,但是,晚了。

据说不让上呼吸机。

女儿的话,去深圳打工,出车祸死的,跟病毒倒是没关系。

但是他们家至今没有办丧事,因为办不起,大家可能会问,不是挺有钱吗,这个你们看标题就知道了,我也很难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会这么不幸,全国百多万原油宝受害者,她偏偏是其中之一。
钱全没了。

我现在不想幸灾乐祸,这是我在品葱发的第一篇文章,我不想这么冷血,但是至于原谅,我真的做不到,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家庭,那些死去的香港学生,李文亮医生,都有自己的家人,他们的离去背后也是无数家庭的撕心裂肺,对于这些事情,她的不屑和嘲弄,言犹在耳,在中国有许多这种人,就算他们有的已经成了死者或者死者家属,也没人能说体制的恶和他们无关,他们家人的死,如果说共产党是主谋,那他们自己也是帮凶,只是不知道而已。

我想,唯一能让他们亲人顺利到达天堂的,是这些人最后一刻的醒悟。

这是我在品葱发表的第一篇文

喜欢的可以关注我

我文笔不是品葱最好的

但我还是会在这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一切。

——
补充细节
女儿她本人没有抚养权
法律上来说
具体她是怎么没有被开除之类的
我也疑惑怎么做到
但是别人家事不想评论太多
60
分享 2020-04-28

88 个评论

默哀,国内民众真的需要行动起来保护自己,而不是期待一个明君替他们做决定,中国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而这场变革中中国百姓会受到最多的伤害。
那她意识到自己是韭菜被割的七零八落了吗,会醒悟吗?
我帶著懷疑的態度去讀你的文章,因你是新人又沒有支持證據。

如故事是真的話我對這種人不會表示同情,正如你所説,香港的年輕人也有父母,受苦受難時還被她這種體制的既得利益者謾駡,她子女都去世就是報應,對這種人我衹有恨意。
也许让一个中国人清醒,注定要经历这些
讲真觉得有点假。三个低概率的独立事件全发生在一个人身上,这个可能性也太低了。。

大概估一下:
原油宝一共五万投资人,算上投资者家人约15万人,那就是每1万人里有一个和原油宝相关。武汉肺炎算总共死了10万人,那就是近1万人里死1个,车祸的概率我不负责任估计,大概2万人里有一个吧。那把这三个概率乘起来,会得到一个无限小的数,所以故事约等于编的。

多说几句:
无论目的是什么,加速也好,揭露匪国罪恶也好,还是应该坚决基于事实,否则和粉红造谣时那些常用的话术也没有区别了。而且LZ貌似把最近的几个热点:原油宝,武汉肺炎,马列深红结合在一起写文章,有蹭热点博眼球的嫌疑。长此以往,任何人都可以为了迎合葱友的喜好去杜撰爽文,这也就给了带任务来的那些人巨大的把水搅混的空间。文章内容我不想多评论,楼下有葱友说得好,用谎言去反驳谎言,只会得到更大的谎言。
嗯,保有人性的默哀一下。

只是,信黨的下場這麼慘,為何還是有智障呢?

天下從來不缺蠢材。
真惨。。。
我还能说什么?中共最想要的难道不就是这样的“听党指挥、跟党走”工具人么,明明是应该悲伤的一件事,无法激起我内心一丝一毫的波澜。大约是这种人间惨剧在这个春天已上演了太多,以至于使人混沌且麻木了吧。

更新:

我觉得这个文里面的细节是有待考虑的,按可疑度考虑,排列如下

一:原油宝爆仓也就是近几天的事,各项赔偿工作目前都没有定数,现在就说此人不办葬礼是受到原油宝索赔的影响似乎有违常理

二:打听别人身上发生的事情,竟能细节到“那小孩说危险还被骂了”“死的那天她对着尸体喊妈对不起你”,我觉得编造的可能性较大

三:我的朋友当中几乎没有人发"期待快开学"这类朋友圈,最多就是网课打卡一类,跟朋友们聊也是倾向晚开学或不开学的多,当然不排除有这样期待的人。
一Q清袋,这是要多倒霉才全部遇上阿。
其实仔细想一下,还真是此人什么都相信国家和党,才落得如此下场,原油宝和肺炎都监管和处理不力的后果来的。
女儿不会是三和大神吧?
愚以为这个故事为真的可能性有点儿低。中行原油宝受害者也没很多,其中倾家荡产进去赌的更是少之又少。高中生不到18岁,肺炎死亡的概率实在是更低了。这两者相乘,概率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我还挺为她的儿子难过的,毕竟那些恶也不是他作的。运气不好,摊上这么个妈,唉。
很像我以前的政治老师,希望就是她
這個病的兒童死亡率低於0.01,你可以看看西方的統計,兒童對這個病的抵抗力最高。
這個故事太魔幻了,我很難去考量事件的真實性。我假設這件事情是真的,我覺得成年人要有自我分辨能力,尤其是在中國。體制內固然問題非常多,但不是她淪落至此的理由。造成她這樣的後果只能說是咎由自取,她不是偶爾一步走錯,而是她步步判斷失誤導致的家破人亡這個結局。而且我覺得她不會醒悟,如果醒悟的話,她就必須承擔是自己害死了兒子這件事實,從你的描述來看這個人明顯沒有這個能力。
一个人仅因为愚蠢而上了当,但并没有实质上伤害任何人。当有一天突然醒悟了,她需要谁的原谅吗?不需要。我们这些人有几个敢说自己从没上过共产党的当,我们也不过是清醒的早一些,有什么理由排斥那些醒的晚一些的人,尤其在我们自身这么孤单的情况下。
不想揣测真实性,只有一个疑问,2002 年左右,大学教师生二胎的话,会被开除公职吗,还是说可以交罚款?不太了解当时的政策
小说需要讲逻辑,但是现实从来不需要

不是逻辑,是统计。原油宝一共才多少投资者,几万吧,这几万人里,还得家人要得武汉肺炎,还得家人被车撞死?怎么说呢,去电视台也可以做一起节目了。所以我观望怀疑。
这个故事实在是让人看着太爽了点,所以也感觉有点假,但愿是真的。
该死的没死 不该死的死了

孩子还是比较无辜的
问楼主一个问题:
故事中女主人公的孩子是双胞胎吗?如果不是,她是如何生二胎而不被学校开除的?
请楼主务必回答,24小时内不回答的话我会因本文违背常识而将本文判定为造假,并对楼主进行违规处理。
已隐藏
默哀,国内民众真的需要行动起来保护自己,而不是期待一个明君替他们做决定,中国未来的道路还很漫长,而这...
中國可能封建太久了,總是在找包青天,或是在等 上天垂憐,或是等君王明鑑,少數有呼籲 國家的水準由人民決定的,往往下場不太好。這樣的死循環,有破解的一日嗎?
这种在中国还不算特别惨的,至少她本人还有饭吃。杨改兰那种才是真的惨,而且一般消息都没有的。
这在品葱算爽文了,有一种求仁得仁的感觉
我觉得这一篇是编的,至于动机我不知道也不想揣测。前面有人已经提出了依据,我再补充一点:1.在大学里教书,又说是辅导员?我见过的大学辅导员不会说自己是教书的,只会说是行政人员。2是“想起这个同事,就点进她主页,发现头像成了黑色,全黑,之前的朋友圈也全部不可见了。”这句话让我觉得很可疑,是想说这个老师悔悟了,知道自己以前是傻逼了?感觉是故意讨好葱油。还有,学生一感染就死了,还社会上有报道,没看到啊,而且不可能就他一个人感染吧,要达到这个感染级别,应该学校已经爆发了啊? 3. 办丧事没钱?这一点我实在是无法理解,办丧事应该是能赚钱的吧?份子钱啊。而且,原油宝的事情,我不清楚现在处理到哪一步了,她已经倒贴钱进去了?如果没倒贴,怎么也有一点积蓄吧,两套房诶,不少钱了。作为大学老师,借钱办丧事都做不到?再加上那么多小概率事件凑到一起,感觉你是专业写手,想要骗赞?
范松忠 黑名单
唉,说正事,坏人呢,是很可恨。但是牵连全家还是太残忍,这就和我以前很讨厌的佛教说法,报应到子女身上,子女无罪!

实话说,我祖宗里也有共产党员,虽然我觉得他没做恶,但假如他做恶了,难道我这种坚定反习畜的人,该报应到我身上?太荒唐了不是吗?
有人說概率低,但是粉紅對土共新聞是無條件相信的,隨時都有可能成爲受害者。反而看穿土共的人很難中招。
教毛概的極端粉紅,一點都不值得同情,這些人是趙家的基本盤,并且幫助趙家傳播思想病毒,這些人都是戈培爾。
想起以前pincong的一句话,共党失去了真相还有军队,反贼失去了真相一无所有。我是很看不起那些编段子嘴上爽爽的那些人的
毕竟能有人挨两次原子弹不死的,几率比这事小得多,所以这事本身也不奇怪,就是细节可疑。
这么编故事有意思吗?用谎言来对付谎言?
我们不是粉红不是粉蛆, 不幸灾乐祸, 不诅咒持不同意见的人, 还是应该同情的
這只是個因果,不是報應。因爲粉紅所以會被厲害囯的官宣欺騙。

嗯,對,是因果,我不被欺騙,我就不會遭到這樣的鐵拳。
怎么感觉像是编的段子啊,这么凑巧,短时间内儿子女儿全死,自己还原油宝暴雷?要是真的这倒霉程度简直无法言表了。
我是绝对不会同情的,当然也不想幸灾乐祸
既然选择相信了党国,就要承受这个代价。在没有成为代价之前,他们不也是吃着体制内的好处继续战狼护旗手么?凡是那些曾经嘲笑港台抗争的人,不管是底层韭菜,还是中产岁静,或者体制内既得利益者,当铁圈锤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自然不会有人为他们发声。
既然他们那么喜欢共产党,共产党的理念是 “对待敌人要像冬天一样冷酷无情”,按照这个逻辑,基于意识形态的完全对立,我今晚晚餐不加蛋庆祝就是保持最大程度的克制了
你要我同情?不可能
继续加速
唉,怎么说呢
可能真的是应了那句话:人在做,天在看,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冥冥之中有股力量俯视着世间万物
老實說,這事同時發生的概率未免真的太低了
除非真是因果報應
唉,说正事,坏人呢,是很可恨。但是牵连全家还是太残忍,这就和我以前很讨厌的佛教说法,报应到子女身上,...

有些伤害叫做collateral damage,你可以当作是随机事件,这和报不报应没半毛钱关系;而且全世界每天都在死人,善良的人每天在死亡,罪犯黑吃黑也在死人,淡定即可
怎么看都像是编的
我觉得这一篇是编的,至于动机我不知道也不想揣测。前面有人已经提出了依据,我再补充一点:1.在大学里教...
怎么说是小学生?难道LZ修改了原文?我看他说是高三啊。判断主楼是编的,楼主是特务。建议直接举报LZ造谣抹黑政府
唯独“不让上呼吸机”这一点不合理导致故事像编的。
你把这一点展开来解释下,为什么不让上,是病人太多还是医院太黑。

人都是自私的,比起关心其他家死了几个人更关心遇到同样情况,而你又不讲清楚,可以说故事没编完整
不想揣测真实性,只有一个疑问,2002 年左右,大学教师生二胎的话,会被开除公职吗,还是说可以交罚款...

可以交罚款了事,我妹是08年生的,我初中同学97年的他爸交了一堆钱生了三
怎么说是小学生?难道LZ修改了原文?我看他说是高三啊。判断主楼是编的,楼主是特务。建议直接举报LZ造...

那是我看错了,只记得前面说儿子小,我以为是小学。那高中我也觉得不可能。怎么说呢,品葱会有反串黑,我觉得这一篇本来就是不太可信。你觉得可信,那你可以举出你的理由,没必要这么阴阳怪气的。
可以交罚款了事,我妹是08年生的,我初中同学97年的他爸交了一堆钱生了三

你父母是公职人员吗?你初中同学他爸是公职人员吗?
在中共国,公职人员超生是要被开除的,不能交钱了事。
请自行google:公职人员 二胎 解聘。
说说几点质疑:教毛概的那肯定是大学老师,大学老师交不起丧葬费?中国大部分地区基本丧葬费用已经免除了,最便宜的骨灰盒都有送的。
思政这个很少词在中国少见,一般是叫思修,思品等,笔者估计非中国人。
高三学生,如果有感染必然会封校,这个情况如果出现不可能没有人知道,学生家长会把事情闹大,学校不可能再开下去,根本瞒不住,这件事估计是编的。
海外疫情这个词也不符合中国人讲话,一般都是讲外国or国外疫情,笔者到底是哪里人?
不让上呼吸机什么的听起来就很扯这个不多说
新冠感染死那么快?这个真的扯。
能投资原油宝的人丧葬费都出不起?
拜托,编故事需要逻辑。
我觉得LZ是特务,希望有能大佬把他ip举报了

你看上去才是粉红吧?满脑子举报思维。幸好这里不是墙内,不会有人理你。如果有赞同我的站务,把他折叠掉,他很影响网站的理性讨论氛围。况且,你看有多少人觉得是编的,我都看到六七个了。
我以为,原油宝受害人大多数并非媚赵分子,而是在你赵的教育体系下被洗脑得缺乏起码的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常识,同时又缺乏兴趣和信仰,只认赚钱的低级费拉。平时喜欢在朋友圈里看洗脑文的也是这些人。这些人是既缺乏中国优秀古典文化的摄取,不懂得阴阳平衡,适可而止。又缺乏西式理性逻辑主义,不懂得钱不是风刮来的,而是靠一技之长来获得的。

至于两房两车,看起来好像很多。但考虑到你的故事中女主人公的女儿已经工作,可见她年龄至少50上下。一个高校讲师,年龄50岁上下,家里达到这个条件应该说是平均水平。如果是一二线城市,可能连平均都不到。
有点假,年轻人的病死率很低的。
巨内宣 黑名单
为什么要在pincong开营销号
锤得醒吗?不醒,继续被锤到死。
概率奇小不等於假
概率只要存在,基數足夠大就能存在幾個特例
特例數量雖然少,但可能存在就是可能存在

質疑歸質疑,假也可能假的,但假的只要不是反向加速要討論還是有討論空間的

我建議蔥友對真假質疑以後,不妨也發表回應題目的看法。
你父母是公职人员吗?你初中同学他爸是公职人员吗?在中共国,公职人员超生是要被开除的,不能交钱了事。请...
公职人员可以请假回老家生二胎,办假户口,长大以后改名字,连罚款都不用交。我知道的就有十来个这么干的,中共国=关系>法律。

但我也认为这篇文章真实性低。大学思政老师和辅导员什么样的都有,未必全是走两个极端的,比如,岁静的就不少。
我帶著懷疑的態度去讀你的文章,因你是新人又沒有支持證據。如故事是真的話我對這種人不會表示同情,正如你...


痛快!这种人子女死了也不会清醒,文革期间还有父子互相揭发呢,政治在亲情之上。

这种人最后肯定是想办法把仇恨转移到美帝身上。有双重思想加持,这种转变相当简单。
不想揣测真实性,只有一个疑问,2002 年左右,大学教师生二胎的话,会被开除公职吗,还是说可以交罚款...

我同学大学里教马列主义,也是这两年计划生育放开才生的二胎。老二好像都没三岁。
个人觉得楼主杜撰的可能性太高,很多地方逻辑不通。希望靠谎言打倒谎言,得到的往往是更大的谎言
这种人死了活该。不是因为冷血,是因为这种人一辈子都在帮着魔鬼收割灵魂,还培养了无数的魔鬼,这种人最后被天罚,这是正义得到彰显。中国有句古话叫做害人者必被害之,也有句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


这类人本身就来自地狱,最终归宿自然也应该地狱。他这算是死得其所。我们应该替他高兴。不应该替他感到悲伤。应该祝贺他。
唉,说正事,坏人呢,是很可恨。但是牵连全家还是太残忍,这就和我以前很讨厌的佛教说法,报应到子女身上,子女无罪!

实话说,我祖宗里也有共产党员,虽然我觉得他没做恶,但假如他做恶了,难道我这种坚定反习畜的人,该报应到我身上?太荒唐了不是吗?

我所知道的佛教的说法是:造业者承受自己所造的业的果报,没有人会替别人承受别人造的业的果报的。(虽然你说的这个说法,我记得小时候曾经在某些书籍上看过,但是,这个说法并不是佛教原本的说法。)

搜索到的一个关于业的解释。
人是自己的业的主人,继承自己的业,因自己的业而出生,与自己的业是亲属,业是自己的庇护。 不管人们的行为是善的还是恶的,他们都将继承这些行为的后果。

http://jk-meditatio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5.html

如果有人打别人的孩子,这个业成熟时的果报可能是让他自己被打、导致他生病,而不太可能是让他丢失财物(这比较可能是偷盗的果报)、被人欺骗(这比较可能是骗人的果报),如果他的孩子(没参与、支持这个行为)被打了,那是他孩子自己有过打人之类的业(不一定是这一世),成熟了,而不是代他(家长)受过。

种苹果得到苹果,种苦瓜得到苦瓜,自己种的,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若有人拳头打在墙壁上,反作用力只会回到那个拳头上,而不会跑掉其他拳头上、脚上、乃至他的亲友子女身上。
我所知道的佛教的说法是:造业者承受自己所造的业的果报,没有人会替别人承受别人造的业的果报的。(虽然你...

而不会跑掉其他拳头上、脚上、乃至他的亲友子女身上。
嗯,那就好,謝謝啦
假的,中行原油宝目前只扣了保证金的那部分,也就是只扣了本金,穿仓的倒赔银行的还没有扣,除非她把全部积蓄都买了原油宝,才会没钱,这个不太可能,因为原油宝平常波动就很大,一个月跌50%都正常,这样的产品不可能全部积蓄都买入。
有夠假的故事

認為品蔥都是反共反到失智的人嗎?
你看上去才是粉红吧?满脑子举报思维。幸好这里不是墙内,不会有人理你。如果有赞同我的站务,把他折叠掉,...

注意它的用词,特务和举报ip,他就是粉红啊~不过人家在海外你想跨国啊?
你父母是公职人员吗?你初中同学他爸是公职人员吗?在中共国,公职人员超生是要被开除的,不能交钱了事。请...
不是,不过中国的规章制度看权力和钱,不看制度,我不相信那些当官的没能力保住自己的儿子或女儿,楼主也没明确这个女士的就没能力保二胎
首先這個故事太假了。

另外假設是真的,那這種人不值得可憐。
天天給剝削階級添柴加炭。現在剝削階級把他給剝了,你就知道他是一個可憐人了?不值得可憐應該在他面前去蹦迪慶祝。
你父母是公职人员吗?你初中同学他爸是公职人员吗?在中共国,公职人员超生是要被开除的,不能交钱了事。请...

不一定的,這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間。

最典型的一個模式,我見過好多個,就是自己多生孩子,然後就過繼給自己的,不是公務員的兄弟姐妹。但孩子實際上是他在養。衹是戶口掛在兄弟姐妹名下。
希望楼主能交流一些自己的思想内容,不要按照墙内培训的路子走,以为大家都恨粉红所以就投其所好,编个故事让他死全家。最后还煞有其事地说什么别人家事不想多说,其实你说得够多了。

【重观点】爱党爱到死全家!原油宝受害者子女开学被感染,我们应该原谅吗?

单是这个标题,我就觉得楼主你太自恋,尤其看完全文之后。一个投胎在中国的粉红妇女,失去了她的子女。她的悲惨遭遇,作为有点普世价值观的人多少都会心生同情。 原谅这个词根本就谈不上。“我们”从哪谈得上要原谅? 
原油宝+年轻人极低的致死率+车祸
三件事赶在一起概率确实可以说是极极极极低了
个人判断是假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中国人记忆力测试表

https://telegra.ph/file/0d3e2a2e7e4a1136472a4.jpg
小孩本来就不容易重症的,而且在学校感染了那以这个病的传染力基本就是集聚感染了,这种消息要压下来太难了。
说实话,楼主的故事我也持怀疑态度,但你的概率说只有统计意义,很多时候只有百分之0和百分之百,你说一个...
每一万个中国人里死一个,每个中国人死的概率就是万分之一。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觉得这是真事,毕竟中行原油宝爆雷人数不多
這種意淫文,跟牆內的有什麼不同?有些人真的思考方式跟小粉紅一模一樣,人家不認同你的價值觀,家人死了就活該?那全世界因為疫情死了超過中國的數倍,算什麼?正常人會覺得一個無辜的生命死了是活該?出生在牆內是無法選擇的,你既然已經覺醒了,就應該知道不對的是這體制而不是生活在這體制下的這群人。
admin 公共账号
已转移水区,水区内容不会在首页出现。若您认为本次转移有误,请在本帖操作栏中选择「投诉 - 请求移出水区」;发帖投诉或直接回复管理员不会得到处理。
【理由】争议:针对用户的大字报/地图炮/投诉、或多名用户反对的内容、或出现频繁无意义争吵的内容
不一定的,這有很多可以操作的空間。最典型的一個模式,我見過好多個,就是自己多生孩子,然後就過繼給自己...

你见过好多个?我父母就是公职人员,他们的朋友圈里也都是公职人员,几百号人里一个你说的这种情况都没有,无论是再大的官,闻所未闻。当然我这是城市,不是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但大学教师显然也不可能在天高皇帝远的地方。
已隐藏
神的确盯着人的一举一动啊。
你这思想也有点阴暗啊, 要什么原谅? 人家想道歉了嘛,你就上赶着不原谅? 小孩子总是无辜得, 小粉红们为了某个虚无的东西献身财产跟生命我只觉得可怜,想当精神资本家,精神统治者都是个人选择,其实没啥问题。

我对于目前小粉红最大的愤怒在于他们献自己的财产跟生命也就罢了,他们开心就好,但是总不能连基本得人道关怀都没有,跟他们立场不同得人生病死亡他们就欢呼雀跃看热闹,这种泯灭人性的东西就算不是粉红我也觉得很恶心。 
1) 非常好。
2) 絕不同情。你不去落井下石恥笑一下,已經屬於仁慈。
(如果是我,我不會直接恥笑牠,但是會在共同的那個圈裡面發些東西。)
中国每一个人都不是无辜的
再看了一次,唏嘘不已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重傳媒 黑名单

遺世獨立,擲地有聲。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5
  • 浏览: 14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