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观点】爱党爱到死全家!原油宝受害者子女开学被感染,我们应该原谅吗?

初来乍到,先自我介绍一下。

笔者来到了海外还和国内的关系保持着联系,所以还是会在手机里面使用微信,我在墙内是做自媒体的,但那是我副业,我正业是在大学里教书(其实是一个小辅导员,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中老年教授),因此微信里面都是国内同事,后来做自媒体赚了一些钱,就放弃工作专心写文,但是这几年言论收紧,我在所有平台的公号全没了,人没事,但是为了自己安全,还是选择到海外。
但我依然不能说自己真实姓名,因为家人朋友都在国内。

说正事。

之前在我朋友圈比较活跃的一个同事,她是在学校里面教毛概的,在大学里面念书的同学都知道,教毛概,思政的老师,都是两个极端,要么研究透了极端反动,要么把自己学进去了极端粉红,很不幸的我这个同事就属于后面那种。

她本人算是体制的既得利益者,生活不错,两个子女,在国内两车两房。

她发朋友圈非常活跃,但是那内容,说实话,要不是出于同事之间工作需要,真的想拉黑,去年香港爆发发送中,她说了很多话,包括一句

香港人都是潜在暴徒,潜在港独,潜在反动派。

在湖北刚爆发疫情的时候,她朋友圈天天就是正能量,国家政府的抗疫成果之类。

后来海外疫情挺严重的,她就在朋友圈说什么川建国赶紧灭掉美国佬。

反正你们能想到的爱国言论她都说过。

她一儿一女,儿子小,上高三,女儿工作了,但工作不好,因为学历低。

由于女儿不行,她就很看重儿子的学习,今年碰上疫情又要高考,她就着急,天天在朋友圈念叨着什么时候开学。

但是这个星期吧,我突然发现,朋友圈安静了好多,某人不发帖子了。

想起这个同事,就点进她主页,发现头像成了黑色,全黑,之前的朋友圈也全部不可见了。
我就找了几个比较好的同事打听,

原来儿女都死了,儿子是开学被感染,具体哪个学校我不说了,你们看到什么小道消息,还是新闻也好,都有讲这件事,讽刺的是当地还在零新增。

挺讽刺的,是她逼着她儿子去上学,那小孩说危险还被骂了,死的那天她对着尸体喊妈对不起你,但是,晚了。

据说不让上呼吸机。

女儿的话,去深圳打工,出车祸死的,跟病毒倒是没关系。

但是他们家至今没有办丧事,因为办不起,大家可能会问,不是挺有钱吗,这个你们看标题就知道了,我也很难明白为什么一个人会这么不幸,全国百多万原油宝受害者,她偏偏是其中之一。
钱全没了。

我现在不想幸灾乐祸,这是我在品葱发的第一篇文章,我不想这么冷血,但是至于原谅,我真的做不到,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家庭,那些死去的香港学生,李文亮医生,都有自己的家人,他们的离去背后也是无数家庭的撕心裂肺,对于这些事情,她的不屑和嘲弄,言犹在耳,在中国有许多这种人,就算他们有的已经成了死者或者死者家属,也没人能说体制的恶和他们无关,他们家人的死,如果说共产党是主谋,那他们自己也是帮凶,只是不知道而已。

我想,唯一能让他们亲人顺利到达天堂的,是这些人最后一刻的醒悟。

这是我在品葱发表的第一篇文

喜欢的可以关注我

我文笔不是品葱最好的

但我还是会在这里做着自己喜欢的一切。

——
补充细节
女儿她本人没有抚养权
法律上来说
具体她是怎么没有被开除之类的
我也疑惑怎么做到
但是别人家事不想评论太多
60
分享 2020-04-28

88 个评论

唉,说正事,坏人呢,是很可恨。但是牵连全家还是太残忍,这就和我以前很讨厌的佛教说法,报应到子女身上,子女无罪!

实话说,我祖宗里也有共产党员,虽然我觉得他没做恶,但假如他做恶了,难道我这种坚定反习畜的人,该报应到我身上?太荒唐了不是吗?

我所知道的佛教的说法是:造业者承受自己所造的业的果报,没有人会替别人承受别人造的业的果报的。(虽然你说的这个说法,我记得小时候曾经在某些书籍上看过,但是,这个说法并不是佛教原本的说法。)

搜索到的一个关于业的解释。
人是自己的业的主人,继承自己的业,因自己的业而出生,与自己的业是亲属,业是自己的庇护。 不管人们的行为是善的还是恶的,他们都将继承这些行为的后果。

http://jk-meditation.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5.html

如果有人打别人的孩子,这个业成熟时的果报可能是让他自己被打、导致他生病,而不太可能是让他丢失财物(这比较可能是偷盗的果报)、被人欺骗(这比较可能是骗人的果报),如果他的孩子(没参与、支持这个行为)被打了,那是他孩子自己有过打人之类的业(不一定是这一世),成熟了,而不是代他(家长)受过。

种苹果得到苹果,种苦瓜得到苦瓜,自己种的,是自己的,与别人无关。若有人拳头打在墙壁上,反作用力只会回到那个拳头上,而不会跑掉其他拳头上、脚上、乃至他的亲友子女身上。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