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家母讨论今日香港立法会冲突,发觉已经不能与她有正常政治讨论

用翻译器译成简体

她是香港土生土长、文盲,接受资讯仅靠电视、电台、影片

今晚看电视新闻 (亲中媒体无线电视)时,新闻当然剪拼成立法会又起暴力,反对派/民主派扰乱秩序云云

母:为什么选不了主席
我:因为民主派故意阻挠国歌法,依议事规则办事
母:哦,为什么要阻挠?为什么有些人要「嘘」国歌?
我:没有什么原因,不喜欢共产党

(然后她开始用嘲讽语气)
母:那就不要政府,既然都反政府,让大家各自顾自己,警察也不要,议员都说「解散警队」,那就解决问题

然后我尽力解释了政府的功用,警察的功能,现在制度的问题,立法会制度倾斜,政府不尊重民意等等,用很多问题引导她

但她最后也是继续重覆嘲讽,不要政府,让示威者想做什么就什么,找杀手杀人,围礼宾府 (行政长官官邸)

无论我怎样讲解,也不能改变她的极端思维,这应该是长期接受统战组织宣传的恶果,有亲戚经常发那些宣传片给她看 (梁振英年代开始就愈来愈多港共宣传组织)
这些宣传真的好厉害,使家母一样的文盲中毒

她又用女人的妒忌心看一些民主派的女议员,嘲讽叫她们做特首,我又讲解一次现在特首选举制度,没有用

很沮丧,家母平常是一位很尽责的母亲,但一说到政治就是一位思想极端的脑残,不用到大陆就感受到中宣部的邪恶

发泄完毕......
22
分享 2020-05-09

41 个评论

幸好你不像她
你下次可以不要用「因為不喜歡共產黨」來回應,顯得不夠理性
很多這種親中的老人其實什麼都不懂但喜歡聽你假裝很中立理性

而且要跟藍絲溝通很難
你想想共匪花了多少時間洗腦
你需要修正補完很多資訊才能讓她清醒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E8%97%8D%E7%B5%B2%E6%94%BB%E7%95%A5-%E6%8B%86%E8%A7%A3-18-%E7%A8%AE%E5%BB%BA%E5%88%B6/
你可以看看她是哪一款
嘗試幫她度身定做一套表達方式

記住你不需要讓她了解你的看法
你是要幫她反洗腦
除非能用來說服她,不然你的感受不需要讓她知道
你從一開始就答錯了,一般人的腦袋沒有知識也沒有能力處理複雜的程序和資訊,只會對自己能理解的個別單詞產生反應,然後自動歸類到已有的認識中,強化固有印象。

你應該答因為要按合法程序處理發言和提問,而這些議事規則過往經過建制派同意,應該尊重程序。再加一句李胃鯨如果不戀棧權位退選就解決問題。

而且噓國歌怎麼會沒原因?你應該解釋國歌法如何侵犯自由,反問她打麻雀時聽到國歌要肅立能否接受,一個廣東人為什麼要尊重胡人創作的歌,諸如此類。
只要一講到死黑警,問班垃圾721死撚左去邊就得架啦
中国绝大多数普通人就是这种想法吧,从香港的反送中运动看我觉得有公民意识的人的比例远比大陆多,你不必太在意。
我觉得和家人在一起不宜讨论政治问题,就算争的面红耳赤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有伤感情。
對,我不會再跟家母有什麼高層次討論
中共的洗脑宣传发展了近100年,更不提他们在全国投入的人力物力,以及完全控制立法司法执法机关教育部门媒体,这绝对是空前。不要失落,你母亲有这种想法在目前国内环境是难免的,这事需要技巧,毕竟在母亲身边洗脑信息要远远多于你们之间的几次谈话。分享一下我的经验吧,对于年长的人不要尝试去辩论或者用逻辑说服,换位思考找到对面在乎的问题,用事实举例说明。比如一个中年工人,你就讲一些中共官商勾结拖欠工作还殴打上访工人,如果是商人你就举一些各种政府杀鸡取卵的行为和外国进行对比,如果是母亲,讲讲那些食品安全上的腐败以及假疫苗公司背景是中共高层,红黄蓝强奸幼女也是赵家人。无论洗脑宣传再强,都去除不了这个庞大组织在14亿中积累的怨气,经历越多怨气越大。

最后建议一下,不要纠结于逻辑道理,事实会更形象更能让人哑口无言,让他们自己去思考,尤其你是晚辈的情况下。
我跟老母決裂了,留言的最後一句是:在你找回自己的腦子及良心以前我們緣份已盡。

明明從小接受良好教育,在當年為數不多的人裡面出國留學,居然淪落到一個屋邨婦孺的淺薄見識,如此無知,無恥,無良知的人,我恥與為伍。

血緣並不是阻擋良知與正義的藉口。
撇除政治,我們關係正常,不可能隨便與親人決裂
我父母都是藍屍,但母親比父親更難頂,因為父親是那種鬥不過共產黨,唯有當順民,不希望社會有大波瀾,屬於會聽別人解釋的淺藍(雖然看到cctvb偏頗新聞後偶爾也會說黑警打得好),母親則是藍到發黑那種,因為她十分沉迷看那些藍屍洗腦片和台灣親共媒體做的youtube影片,自以為自己看很廣很客觀(她不知youtube大數據會推薦同一類型的影片),朋友都以藍屍居多,又不會求證(不懂用手機瀏覽器),所以十分具攻擊性,每每看完cctvb新聞就會發神經不斷罵(我爸比較少出聲,通常只會靜靜地看),然後就燒到我身上,我曾經在她還沒有那麼藍的時候嘗試說服她,但失敗,今天我已經放棄在政治上和她有任何溝通,因為她已經建構了一套固定的世界觀(美國是仆街,美元霸權,侵略別國為石油,亡我國之心不死,中國正要取代美國,任何提支共黑歷史的都是美國走狗,抗爭者收美國錢搞事,泛民全是漢奸走狗),任何不乎合她世界觀,對支國的批評都會引起她條件反射。
政治這事, 很難吵得過不同立場的人, 就算是你有黃毓民的辯論跟表達能力
因為每個人的觀點, 特別是老一輩, 都是建基於他們對這社會幾十年來的認知
你只能讓他們先懷疑自己的觀點. 如果可以的話, 轉台看有線/now 新聞

不過我覺得你的表達方式可以想一下. 因為直接說: 没有什么原因,不喜欢共产党的話, 很難怪她一下子抗拒

我覺得可以這樣講 (以下是口語): 
而家呢條例一過左呢, 你去到邊一聽到國歌都要企起身敬禮wor, 唔係呢, 如果有人報串就罰你錢, 
你係咪想係茶餐廳食個飯個陣, 聽到TVB 播國歌都要起身敬禮?

 
老實說,我已經放棄跟家母談這個問題,前提是她懂得閉嘴。早年談過幾次,不歡而散,主要是對政治概念,歷史,科技等等不了解也不想學。關心的只是今天有沒有飯吃,有沒有阻礙她去逛街。日常接觸媒體就是微信群,CCTVB,雅虎新聞等等。習慣逆來順受,沒有太大的理想,典型的中國婦女。
s所以不得不服土共的宣传功力,论洗脑确实是世界第一!!
投票果日收米区张身份证,然后脾D钱去长洲吃斋。
一样。跟我的友人讨论什么大陆食品安全、房价之类的、他会跟我一起骂,一说共产党,他就有点不乐意。毕竟被洗脑了这么多年,也没信仰,难怪了。慢慢来呗,实在不行,多说无益,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为什么在字里行间我读到了一丝低级黑高级红的感觉。
先尊重别人,再谈自己的理念。何况是亲生母亲。
民国时候,一家兄弟几个,有国民党的,也有共产党的,难道要先自己家人打个你死我活?
那正是中共早期最喜欢宣传的理念。
先尊重别人,再谈自己的理念。何况是亲生母亲。民国时候,一家兄弟几个,有国民党的,也有共产党的,难道要...

所以我一直用中立角度,用邏輯,用事實解釋事件,但她動不動就用嘲諷語氣回應,我說什麼也是徒勞
深藍的人必然思想僵化,很難跟他們溝通,倒不如把時間花在淺藍的人身上。
如果令堂接受教育程度較低,可以試著給她傳送一些揭示警暴的文宣,從赤裸裸的暴力場景及其後果入手,而不要從那些複雜的政治概念入手。潛移默化影響她。
盡量展示一個 受害者的角度,通過影響同理心幫她轉變立場。
所以我一直用中立角度,用邏輯,用事實解釋事件,但她動不動就用嘲諷語氣回應,我說什麼也是徒勞

我年轻时候父母根本没有讨论的余地,现在也有孩子了,从父母的心态来看,对你嘲諷,并不是觉得你说得没有道理,一方面是觉得你现在自己应该做的事,他们觉得你没集中精力做好,另一方面,觉得你想法太单纯了,但是又没办法说服你。多听听他们的嘲諷,心平气和下来再想想,坚持你的观点,但是也不要对他们的“嘲諷”嗤之以鼻。
我跟老母決裂了,留言的最後一句是:在你找回自己的腦子及良心以前我們緣份已盡。明明從小接受良好教育,在...


我应该向你学习,所以我第一步应该:在你找回自己的腦子及良心以前我們不聊时事和政治。
别和不值得争的人争论,思想不在同一频道上。人的其一共性是喜欢灌输别人达到一致思想。
要一起生活只能是包容对方的缺点,而很难把对方改造成为你心中的完人。
对亲人,很难用纯理性的思想来行动的,放弃吧,好好共处,毕竟生你养你。
最重要是勸喻她政治黑暗因此立法會不要投票,其他事情當聽不到就可以
只要一講到死黑警,問班垃圾721死撚左去邊就得架啦

老母:你係垃圾,食飯靠屋企,住屋靠屋企,所以你無資格反對政府,無資格閙警察,反對共產黨ge全部都係垃圾,共產黨萬歲
我:三大biomed科學生=垃圾?????
麻辣雞絲 新注册用户
首先,閣下犯了一個主觀性錯誤。
不要一開始就有一種“把他人的觀念轉變成和自己相同”的想法,那麼當他(或者她)沒能和你的意識形態一致的時候,你會有一種挫敗和無奈感。
其次,人與人在交流的過程中,如果你有足夠的耐心和足夠成熟的智慧,那麼你會知道對方身上潛在的最大問題或者弱點是什麼。

那麼,具體到這個問題上,閣下的母上大人應是不具備獨立思考的人格(僅僅通過有限的電視媒體認知社會)。所以如果想改變這種狀況應該從源頭開始,當她讚美集體政府的時候你要提醒她當下或者曾經她本人受到的社會的不公。兵法裡的圍魏救趙,不要和家人(對手)硬來。

退一步來說,如果在家庭關係上找不到精神上的良師益友,那麼可以放眼世界啊,要求父母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也是一種私性。你只能誘發他們先做一個關心個人權益的人,這樣他們自然會懂得個人權益的寶貴。正常健康的價值觀念不是一天形成的。

最後,請善待身邊的人。千萬不能變成品聰上的一些人,肉身翻了牆,卻天天“貴支,你支,費拉”的掛在嘴邊,它們如此行為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你和他的想法不同,所以他們憤怒,你不按他們的思維行事你就是費拉。“人與我同則可,與我不同則憤”那才是一個真正的毫無包容心的,提不出一絲有價值言論的精神費拉。
經我多年觀察, 藍絲普遍分為兩種
一種是能力上分析不了,或拒絕去分析社會矛盾的
他們往往只能停留在一至兩層的邏輯是非,而不能更深入地理解更高級的關連

例如邏輯上"犯法就是不對"就止步
至於為何犯法->社會是否有效渠道去改善令人守法?->如有,政府為何不作為?
藍絲是不作考慮
對於這種藍絲必須要投其所好

而實不相瞞, 本人家父原為藍絲一員
我亦理解家父當年不一定有相同的教育條件
所以對他, 我從來不會講民主,不會講社會公義.
只是每一次經過生意好的黃店或門可羅雀的藍店
我都會灌輸"黃才是社會的主流"
"你和你的藍絲朋友才是背離社會"
"藍的店只有倒閉的下場"
經濟焦慮和離群感是人類最原始的恐懼, 百試不爽.
記緊拉一派打一派
你感染了家人
黃就多一分力量
鯊魚君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囂張人生
shitjinping 新注册用户
那我比你好点,我全家都是反贼哈哈
囂張人生 回复 鯊魚君 新注册用户
咁嘅話黑警就連垃圾都不如。學生用筆入大學,佢地只可以用槍入大學。
佢ge邏輯係因爲我仲問緊佢攞錢,所以我無資格唔聼佢講,跟住佢支持班黑警,所以我唔可以反對....
對住佢就嚟抑鬱,講咩佢都聼唔明
如果令堂接受教育程度較低,可以試著給她傳送一些揭示警暴的文宣,從赤裸裸的暴力場景及其後果入手,而不要...

未必有用,家母當年經歷過64,自己的同學在天安門廣場被射死,甚至要家屬交了子彈費才能拿回尸體,到現在還是天天在那裏說共產黨萬歲....
鯊魚君 新注册用户 回复 囂張人生
佢ge邏輯係因爲我仲問緊佢攞錢,所以我無資格唔聼佢講,跟住佢支持班黑警,所以我唔可以反對....對住...

對方唔願意聽就真係點迫都無辦法,放棄啦......我已經放棄左同佢地嘈...
谋及妇人,宜其死也。——《左传》
家黃萬事興
不要跟她吵了,这几年我都看透了,人的身体内好像已预先set咗程式,每人基本上自动波buy 黄或buy蓝,好难转,亦好难互相理解。我试过跟权力中心的人一起玩过段时间,听革命歌曲,看cctv,享受高干特殊代遇,虽然当时良心不停骂我吃喝民脂民膏,但感觉是有点飘飘然的,看着周违的屁民,觉得国家很強大,自己有点牛B。庆幸我是黄底,牛B也转不过去,过不了自己良心。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母当年也是英国统治时的进步青年。在英国人做人上人说一不二的时候,接受进步思潮反抗过港英统治?
可以理解你接受的教育是全面基于西方的意识形态,而书本和现实本有差距,但你要是真为香港的未来着想的话就不要把她变成和祖国对抗的桥头堡,多学学澳门闷声发大财。如果实在不爽欢迎移民美国,体验一下被资本主义铁拳蹂躏的快感。比如年老的新冠病人在中国ECMO三个月,甚至肺移植康;美国老人直接放弃,普通人几天没有好转就拔管。
取決於你母親是否能正面回答你的問題,例如721警察縱容鄉黑是否正確?YES OR NO的問題。
其次可能你需要一步一步問下去,不需要一開始全部講出來,人好難接受。
我老母仲極端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