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COVID-19及其疫情相关信息:为什么要知道?因为很重要 ⊙﹏⊙

COVID-19已经全球蔓延,不论如何,它的存在已不能忽视。

无从逃避,那就面对。

眼前的危险,是最不可怕的危险。

----------------------------------------
先了解COVID-19对个人的影响。

呼吸机下的重症就没必要说了,先看一个4月15日报道,不算严重的26岁台湾病患
他在台湾一间医院的负压病房里,对美国之音记者许湘筠讲述了这段时间的心情。美国之音应受访者要求将他的脸雾化。

我是威廉,我今年26岁,我平常在菲律宾从事房地产工作。我现在人在台湾的负压病房,因为我感染了新冠肺炎。

我回来之后过六天开始出现症状,小腿非常酸痛,喉咙也有点痛,我就去医院检查。因为检查要等两天,我到第八天才被医院宣判确诊。

刚进来的时候,我身体的状况大概像是重感冒一样,会不舒服,喉咙痛、比较容易无力,然后咳嗽。接下来大概住到第三、第四天,一直还有的症状就是喉咙痛,然后没有味觉跟嗅觉,还有咳嗽。

所以我到第五、第六天的时候,我就感觉应该没有那么可怕。我做了一些像伏地挺身、开合跳、深蹲这些很基本的动作

那次我做到第四组的时候,我突然眼前发昏,我看前面都亮亮的感觉,看不太到东西,头很晕。那时候我才吓到,心想我的身体怎么了,我是不是快不行了,快晕倒了,我就赶快按了求救铃,然后赶快跟护士讲我的情况,护士就说我做太多运动了

所以要说这次确诊我有什么最大的感触,我觉得是这次的运动,让我发现我的身体是真的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我自己其实也很担心,会不会之后可能像网路上有人提到的肺纤维化。医生说假如我的肺部没有退化的太明显,其实轻微的退化,以我现在的年纪,都是有办法复原的。

其他国家有出现一些例子,出院的病人本来已经痊愈了,结果又复发。其实他们痊愈出院的时候,体内还是有微量的病毒。

台湾为了避免这个状况,所有病人都要通过三次筛检,而且都是阴性才能出院。政府的採检本来就是三到四天一次,每一次採检的结果要两天才能知道。

所以我觉得,这个政策虽然对身为病人的我来说,很不爽,因为如果我觉得自己好了,我当然想马上出院,我却要白白多待十几天,但对于所有人民的健康环境来说,其实这个政策是还不错的。

其实我的想法是,最主要我想提醒身边的人,因为我觉得大家对于疫情的看待,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谨慎。政府做得是不错,但是老百姓在配合的时候,可能还是很多人会觉得事不关己的感觉。

借由我的例子告诉大家,其实疫情可能随时潜伏在你的周遭,所以大家一定要谨慎的面对。

出院哦,大概先吃垃圾食物,吃盐酥鸡、炸鸡、珍珠奶茶。然后,我想去泡温泉吧,因为负压病房超冷。所以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泡温泉。


看得出来,COVID-19可能对个人有相当长远的影响,就算你的病情不严重。

另一个例子,是最近的
5月6日是美国全国护士日。在许多医护人员都奋战在对抗新冠一线之际,这个日子具有特别的意义。很多组织团体都以各种形式对护士表达敬意,人们也在社交媒体上对他们表达感谢。随着疫情逐渐好转,美国各地逐渐复工复产,一位华裔护士讲述了自身经历,告诫人们仍要做好防护,不能轻视病毒

“我还需要吸氧。我仍然会呼吸急促。如果不吸氧的话,我的心率会上去。” 丹尼斯·林(Dennis Lin)一个月前照顾新冠病人时不幸感染病毒

他是护理学在读博士生,并在密西根州一家医院的精神科做护士。3月底,随着新冠病人增多,他工作的病区也开始安置、照顾病患。4月9日,他突感不适、精神恍惚,检测发现感染新冠病毒

感染新冠的症状多为呼吸短促、咳嗽发烧,但丹尼斯还出现了其它的严重病症

他通过Skype对美国之音说:“很多人真的不知道,新冠病毒还会造成大脑功能或结构的改变。我就被诊断患有脑病,就是大脑精神状态的改变。我还出现了心脏问题,肌钙蛋白升高(容易导致心肌梗死),还有急性肾损伤,这些都是医生很担心的。此外,我也有肺炎。所以可能会有很多并发症,而公众对这些都不是很清楚。”

丹尼斯说,他平时经常锻炼,身体健康,没想染疫之后情况这么严重,因此呼吁人们在各地逐步恢复正常活动后,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的建议就是,保持警惕。要注意,新冠病毒仍然存在,因此要保持社交距离,总是用肥皂洗手。” 他说:“注意安全,尤其是没有感染新冠的人,得冠并不好玩。

他说,他庆幸自己没有严重到需要上呼吸机,而且入院12天期间,亲朋好友和医务同事的关心也让他能够乐观面对艰难时刻。

“我没有去想过生与死的问题,因为我知道,我会得到很好的照顾。我的主治医生很关心我,很为我着想。我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会治好我。”

丹尼斯现在出院两周,医生说,他可能还要两到三周才能完全康复。他说,等到痊愈,他便返回工作岗位,并继续攻读护理博士。


除了这些一旦得病,真的不好玩的例子,另外还有个不怎么好的消息。

尽管川普总统“有信心”年内拿出“真正顶用”的疫苗,但是美国的专家们也开始谈“群体免疫”了:
华盛顿5月7日 —

英国科学家说,有可能永远研发不出针对新冠病毒的有效疫苗美国医生表示,新冠病毒可能会长期与人类共存,希望届时人类已经有了群体免疫力公共卫生专家认为,政治领导人将决策仅仅与疫苗进行捆绑是不明智的

英国派驻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疫情特使大卫·纳巴罗医生(David Nabarro)日前警告说:“我们不能绝对断定疫苗一定会出现,即使真的研发出疫苗,能否通过所有有效性和安全性测试,也不能完全断定。”

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帕特里克·瓦兰斯(Patrick Vallance)医生呼应纳巴罗的说法,表示希望能够研发出有效疫苗,但同时警告可能不会很快;因为目前所有研发中的疫苗都只能是寄希望,需要长期的实验过程。此前,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美国在今年年底可能会研发出有效疫苗。

美国超过一半以上的州本星期已经逐步进入重启经济活动阶段,如果短期内不能产生有效疫苗,美国民众应该如何应对目前仍然没有得到控制的新冠疫情?

美国执业医生对美国之音表示,当然存在永远找不到有效疫苗的可能性,民众应该做好应对新常态的心理准备。

华盛顿州家庭全科医生圣西睿智(Richard St Cyr)说:“希望真到那时,我们已经有了群体免疫(herd immunity),可能大多数人已经暴露于病毒,并且不再具有传染性。”

圣西睿智医生说:“如果目前疫情成为一种新常态,我会向我的病人强调,我们都必须继续至少保持最基本的卫生习惯,包括继续常洗手,并且可能见面不能再握手了。 ”

美国宾州圣-卢克大学医院王海鹰医生(Hai Ying Wang)对美国之音表示,尽管现在坊间对新冠病毒的预言众说纷纭,但是自己作为医生,认为新冠病毒会长期与人类共存。

王海鹰医生解释说:“一种病毒,一旦进入人体宿主之后,依照达尔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理论,它不会主动离开宿主。会有两种可能:一是大量用药会引发它变异和毒性更强;另外一种就是不去动它、任其适者生存,而作为病毒它并不想主动造成宿主死亡,所以可能会出现自动减毒的可能,因此与宿主进入一种共存状态。”

圣西睿智医生也表示,长时间甚至永远找不到有效疫苗是有可能的,因为这在现实中是正在发生着的:例如,人类至今仍然没有艾滋病毒疫苗,甚至没有普通感冒的疫苗。

在疫情尚未得到全面遏制,而且没有有效疫苗和治疗药物的情况下,如何安全地逐步恢复经济和社会活动,成为政治领导人和决策者必须面对的挑战。

设在北京的NGO组织“公共卫生治理”执行主任贾平对美国之音表示,对于政治领导者来说,将决策仅仅与疫苗进行捆绑是不明智的。他说:“因此,采取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切断和减少跨物种传播途径并减少对环境的破坏、探寻更为融入自然的发展模式,应当是决策者们中长期需要考虑的政策选项。”

贾平还表示,从公共卫生角度来说,人类寿命和健康的提升,疫苗和治疗药物固然起到很大作用,但更多是因为人类行为改变,比如戒烟和健康检查等等。

华盛顿州的圣西睿智医生也提到改变人类行为的重要性。他说:“因此,帮助人们改变生活方式,专注于更多的植物性饮食、增加运动、努力减肥、获得健康的睡眠,并且管理压力和抑郁等,都是至关重要的。” 总之,管控好糖尿病和高血压等慢性疾病和所谓基础病,即使病毒长期存在,也能够降低病亡率。

与此同时,从事疫苗研发的科学家表示,疫苗的成功研发可能需要12至18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疫苗专家盛宗梅医生(Zongmei Sheng)对美国之音说:“在我看来,疫苗迟早会研制出来,只是确实需要时间。”

1984年,时任美国卫生部长玛格丽特·赫克勒(Margaret Heckler)曾经在华盛顿的记者会上宣布,科学家已经成功地发现了艾滋病毒(HIV),并且预期疫苗将在两年内开始实验。但是将近40年过去,艾滋病毒在全球造成3200万人的死亡。目前世界仍然在等待有效疫苗的出现。


COVID-19的长期,且持续存在,基本上可以肯定了。目前后果难料,只知道会越来越坏,如果不能群体免疫。

但是,既然并非人人都是习近平,不能像他那样可以永远躲在有紫外空气消毒过滤设备的空间里,那就应该多了解一下COVID-19的相关情报,做好面对的准备。不要光看它的社会、经济、国际格局方面的效果。毕竟,自己这个人不存在了,就什么都没意义了。

------------------------------------------
韩国重新开放娱乐场所,结果立即出现群聚感染。

同理,中国的人群聚集的娱乐场所如电影院、购物中心、KTV、网吧、酒吧,乃至各种餐馆等等,其他如公交车,火车,学校,会议厅,想放心都难。

自5月2日起,差不多连续一周时间单日新增确诊数都在持续上升,伊朗已经出现疑似二次爆发
May 7, 2020 12:48 pm ET

New infections from the coronavirus have surged in Iran two weeks after it began easing restrictions on its population and a day before some mosques are set to reopen for Friday prayers, highlighting the risks of lifting curbs to contain the pandemic.


清真寺讲经也好,每天的露天朝拜也好,不聚集,不说话,是不可能的。所以,就算不去穆斯林应该唾弃的韩国夜总会,效果也是一样的。

自4月11日以来,伊朗开始逐步放松所收获的逐步结果,今天很明显让人放不下心。4月11日至5月1日,20天而已,不到3个星期,曲线就开始新拐点。

想起那些个封锁之前舔圣墓的波斯穆斯林了,当然里头肯定还有巴基斯坦的,伊拉克的。

-------------------------------------------
现在,中国继开工之后,开始进入返校复学的高峰期。二次爆发的启动按钮恐怕已经按下了。

虽然今后不可能存在可靠的共产党官方数字,但现象是对世界真实的反映,不可能伪造,不可能抹消。

吉林省的舒兰市风险等级提升,可见黑龙江的确是关不住。

各个高校,也开始偷偷调查从黑龙江、内蒙古、湖北、广州的学生。不管喉舌怎么唱,实际上,还是处在没人敢真正放心的节点上。一旦松了,爆发随时可能会再来。

然而,按照目前的经济状态,再来一次武汉大封锁已经不可能。

不止中国不行,正在封锁的各发达国家也快扛不住了。唯一的例外是俄罗斯刚刚把封锁延长到5月31日,莫斯科也颁布强制口罩令。这一幕,给今天普京念念不忘的的胜利日阅兵先浇了一盆西伯利亚的名产。海森崴,更是连意思意思的空中阅兵都取消了。

美国女子因为出门谋生被判刑,加州一个人去滑水的男子被警察猛追,然后戴上手铐架走,这些事情已经让上上下下许多美国人开始猛力批判,许多人说担心疫情后自由也拿不回来了。封锁,不但是经济问题,连美国社会价值与精神坚持也开始出问题。尽管美国的疫情和单日增速都是世界第一,解封的呼声也越来越高,压力越来越重。(川普:州长们请自行决定解封,我认为应该为了经济解封。)

--------------------------------------------
现在能不能说,世界范围内疫情的蔓延开始减缓呢?

完全不能,不只是俄罗斯。现在连巴西的单日新增确诊数也开始猛增,5月6日新增11800多,昨天也突破10000。

伊朗的卫生部长赛义德·纳马吉在5月1日就警告
"A relatively heavy attack by a combination of flu and coronavirus is expected in the fall and winter", the Minister, Saeed Namaki, reiterated.

The Islamic Revolution Guards Corps (IRGC)- linked Tasnim News Agency, cited Saeed Namaki, as saying in a meeting attended by the country's vice president, deputy ministers and senior managers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on Thursday, "Let us prepare ourselves for that time."

Furthermore, he asserted that for the "current year Iran needs to strategically store the influenza vaccine, medicine, medical equipment, make-shift hospitals, and manpower."

Meanwhile, he disclosed that Iran was set to copy the U.S.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CDC).

"What we are vigorously after is the establishment of a CDC, which has never existed before in the country", Namaki maintained on Thursday, April 30.


在秋冬时候,伊朗将迎接流感与COVID-19的双重袭击。这位部长呼吁做好准备,战略性储备流感疫苗,药品,医疗设备,临时医院,还有人力。另外还说:“伊朗真的需要一个CDC。”

虽然,现在伊朗就已经开始疑似的COVID-19第二波了。他的话,倒是可用于正进入秋天的巴西,其单日新增正在加速。可见,秋天很适合COVID-19。

--------------------------------------------
中国的夏天刚刚开始,口罩大概已经戴不住了。

需要用力气的人更是不能戴口罩,已经死了三个学生了。今后,我宁可不戴口罩,也要避免呼吸不畅。

所以,我的结论是,欢迎来到新世界,请主动排斥旧思维,旧习惯,老想着昨天如何,没有好处的。

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物竞天择”,你个人还有家人的未来很可能就全靠你自己的适应力。

--------------------------------------------
COVID-19大概夺走了我10%的肺活量,不过不严重。最近,电梯坏的时候,我还是可以跑步上高楼。虽然感觉到是差了那么一点。

详情见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6516

现在我100%肯定了,的确是它没错。因为胸口收紧的那种感觉,最近,还有今天仍然发现存在。除了正在流行的COVID-19,没有什么广泛传播的呼吸道感染能给人这么长的后遗症。

大概就像这个视频里的医生所讲,部分发挥收缩功能的肺部细胞受到了精准的损害,所以出现这种特征性明显的“收紧”感。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J0d59dd-qM
2
分享 2020-05-10

3 个评论

Deatholder 黑名单
戏会越来越好看的
舒兰市的那个昨天看到了,公安局的洗衣工,除了自驾上下班,自驾戴口罩买菜和陪自己的老母亲以外什么也没做,就感染了。现在吉林还在找感染源。

如果这个病例出现在哈尔滨,其实反而没那么可担心的。但出现在了吉林,东北应该是已经失守了。
舒兰市的那个昨天看到了,公安局的洗衣工,除了自驾上下班,自驾戴口罩买菜和陪自己的老母亲以外什么也没做...

舒兰与哈尔滨的距离不足300km,国道相连,是传播的极佳途径。

308人之前从俄罗斯返回舒兰市,8人阳性。

这数字让我想起俄罗斯北部那个天燃气田工地的300个工人在当地爆发后检测COVID-19为阴性,然后全部撤回俄罗斯中部。但现在那300俄罗斯工人里头,至少有114个确诊阳性。

估计就像之前想到的那样,俄罗斯将成为全世界的COVID-19储存库,黑龙江会成为中国的储存库。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I follow Truth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0
  • 浏览: 2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