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坏又傻的中共偷换了文明的概念

# 又坏又傻的中共偷换了文明的概念


因此我们将不再把文明当做褒义词来研究。

英国、美国都是人类史上的大国,
如同文明中的两个里程碑。
中共视其为文明的代表,
却是一直用逆袭者的眼光在盘算着。

中共曾经提出口号「超英赶美」,
1960年大跃进的结果是大饥荒,
然后毛泽东搞文革十年浩劫再清洗一轮中国人所剩不多的人性。
后来,加入WTO之后经济发展,
所谓中国梦没有被中共忘记,
包子伪称帝时相信中国已经超英,
于是不忘初心牢记着赶美。

结果却是用病毒赶美, 让全世界中毒。

文明不等于强大, 也不等于富有, 也不等于武力, 也不等于科学, 也不等于漫长的历史, 也不等于庞大的宗教组织。

文明的要素是:人体。

最早的人类文明出现在走出非洲的路线上,
尼罗河、地中海东岸、中东两河流域汇合成为阿拉伯河,
也包括中国黄河、长江流域。

文明的起源有多种理论, 然而大致有如下情况发生:
人群聚集的规模, 农业, 文字, 社会阶级, 行政组织。

对于推动社会组织的力量,
有理论认为是自然环境和气候迫使人们集中在河流附近,
然后抢夺土地的行为让人们开始发展大规模战斗组织。
另一种理论认为是修建农业灌溉工程让人们发展组织力量。
也有理论认为是商业交换让人们学会了组织,
还有人认为是宗教信仰让人们组织在一起。

没有必要纠结文明的合理起源,
很明显的是人类发展出了不同的社会结构。

一个抓来敌人血祭的社会和一个制定法律裁定罪与罚的社会是不同的。
在混乱的人类史中, 人体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
看一个社会不仅要看它生产了多少粮食而且要看它如何对待人体。

难道人体不是人类社会最明显的存在吗?

可是中国社会自古以来就迫害人体。

历史上人们区分农业文明、 工业文明,
现在当然有后工业文明、 信息文明等等。
文明这个词早就词意分散成为一个泛指的名词。

在农业社会, 安祥的田园生活和教堂算是文明吗?
那只是幻想而已。

在工业社会, 坦克飞机和钢铁巨舰算是文明吗?
那就是毛泽东的智力所能理解的文明, 所以它要大炼钢铁。

工业是如何发生的?

首先必须积累科学知识。 科学知识如何积累? 首先要懂得证伪, 可是中国人不证伪。 皇帝不允许人们证伪, 文化不允许人们证伪。 因此中国人在历史上没有发展到科学, 成为一个落后的文明。

1840年鸦片战争成为中国史上遭受侵略的代表之战,
中共就这样写历史, 中共他妈被侵略了才有中共。

当年的中英之战和今天的中美贸易摩擦有类似之处。
英国商人来清朝做生意,
他们只能采购茶叶、瓷器、丝绸,
而且必须用银子付钱,
这样中英贸易逆差,英国白银流失。
然后中国皇帝不谈判,
英国大使来中国不受待见。
然后英国商人用鸦片贸易找回了损失,
这样英国可以补回贸易逆差。
当年鸦片不算是非法,
部分原因是清朝没有给英国商人立法说明鸦片是非法的,
因为清朝不懂什么国际贸易法的概念。

在这种情况下,当年林则徐抢去鸦片直接焚毁是非法行为。
可是对中国人来说官就是法。

然后就见识了英国海战的能力。

洋务运动开始师夷之技以制夷,
中国文明就是这个水平, 蠢并且坏, 逆袭者心态养成。

文明不是大炮, 文明的基本要素是: 人体。

人生必须平衡的要素是: 生命、 自由、 财产。
这个三体平衡难题是任何人与社会都无法完美提供答案的挑战。

如果不保证人体安全,
就不可能有言论自由,
也不可能保留个人财产。
一些人会说我不要个人财产可以吗?
你要不要个人的衣服? 衣服也是个从财产,
而私人财富可以视为衣服的外延。

所谓中华文明从来没有解决三体问题的第一步: 人体。

今天的中美贸易战如同历史重演,
近二百年的所谓崛起又一次把所谓文明喂了猪。

改革开放之后, 经济学成为显学,
但是实际上, 中国的经济学沦为财富学。

经济学如果是一门科学, 它必须允许证伪,
中国的经济数据是假的你还搞什么经济科学?

经济学诞生之初就不仅仅是研究财富的,
它的研究必须起源于人性,
它必须研究人们在社会环境中的利害取舍,
自由市场是自由人的市场,
中共没有保障人体安全和言论自由,
因此中国怎么可能有真正的经济学?

中国的经济学是财富学和骗人学。

在三体问题中自由市场解决第三个问题: 财产。

生命、自由、财产, 这个三体问题中国尚没有达到第一步,
人体安全也没有被定义和维护, 为什么要抄第三步的答案?

中共把文明设定为强大,
进一步设定为国家的强大。
改革开放之后, 又偷偷改为: 文明就是GDP。

操你妈的有这样搞的吗?

学者们说猩猩也需要进化的机会,
我说:猩猩永远不能进化。

文明的基本要素是: 人体。
我不想偷换概念说: 文明就是人体。
但是人体是文明中最基本的内容,
中国人就是看不到人体,
可是上帝特别有耐心,
上帝送来70多亿人体让中国人看到人体。

可是, 中国人就是看不到人体,
却看到了文明。

你到底是坏, 还是傻?

文明是上帝砸向地球的铁锤。

上帝很快就要把一百亿活蹦乱跳的人体送来地球上,
中国人蒙着眼睛要大国崛起,
热血豪情要文明再现,
热血的真相是伤疤下的暴力和谎言。

历史上修着长城,
今天修着网络防火墙,
一个落后的文明落到猪圈里了还不忘初心。

中国的教育是仇恨教育,
以落后就要挨打为借口来追求强大,
其实追求的是打人杀人的权力。
没有得到科学的灵魂: 证伪。
却想要得到科学的力量来换取财富,
缘木求鱼或者掩耳盗铃,
这就是中共的智慧,
也就是中国的文明水准。

中国制造2025之类的计划貌似野心勃勃,
其实不过是向着猪圈高台跳水。

请不要再误解人类文明了,
没有这样可笑的所谓文明。
16
分享 2020-05-17

38 个评论

不用将简单问题复杂化,碰到类似的问题,不用和他们绕,只需要问他们:“没有分权制衡和互相监督,如何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的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能回答上来的,可以去拿诺贝尔奖了,回答不上来的,那就问他们:“一个不能尽可能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的政权存在,对民众有什么好处?弊大于利民众干嘛拥护它?”

这个问题,对于所有专制政体的拷问一律适用。
回答楼上(微笑)
然后它们说,我们有制衡啊,有监督啊,为人民服务啊,人民一直当家作主在。
问:在哪些方面制衡监督?
答:欢迎来内地亲身感受,我们有各种部门。
回答楼上(微笑)然后它们说,我们有制衡啊,有监督啊,为人民服务啊,人民一直当家作主在。问:在哪些方面...

这几个问题人大代表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公权力是什么,保证民众的正当权益就更别说了,这帮人大代表连自己的投票率是多少都不知道,还能期望这群猪干什么
这几个问题人大代表一个都回答不上来,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公权力是什么,保证民众的正当权益就更别说了,这帮...

每次写什么东西的时候要考虑到照顾着人大代表的智商,就感觉特别累,特别难写。
没关系,只要他们敢公开辩论,我是求之不得。

它们也是求之不得:
你跟他讲民主,他就跟你讲经济,你跟他讲经济,他就跟你讲法制, 他跟他讲法制, 他就跟你现实,... 最后他开始耍流氓, 而他一耍流氓就把所有的人教育成了流氓
它们也是求之不得:你跟他讲民主,他就跟你讲经济,你跟他讲经济,他就跟你讲法制, 他跟他讲法制, 他就...

这是好事。他要谈经济,可以呀。请问社会财富的增长是不是依靠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要发达,是不是要依靠自主独立的领先产业和健全的市场环境?自主独立的领先产业和健全的市场环境是否有赖于法治的保障?法律是否根据宪法精神制定,所以法治的前提是否需要宪政?如果是,那么好,为了经济、为了法治、为了民生……请宪政。
有關鴉片戰爭,事實上清人都有生產同販賣鴉片,福壽膏就是當中一個品牌,只是品質差劣,乏人問津而已。
另外清廷軟禁英商沒收貨品,不論是鴉片商還是其他正當商品的商人,都慘遭牽連,英國多番交涉,清廷只是拖延忽悠,也是導致戰爭的一個原因。
有關鴉片戰爭,事實上清人都有生產同販賣鴉片,福壽膏就是當中一個品牌,只是品質差劣,乏人問津而已。另外...

其实鸦片战争是两个文明的摩擦, 中国史以毒品战争为借口误人子弟, 祸害不小于再一次鸦片战争。
这是好事。他要谈经济,可以呀。请问社会财富的增长是不是依靠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要发达,是不是要依靠自主...

然后它们可以和你谈过程, 谈历史, 谈现实条件, 谈着谈着就把你谈成寻衅滋事,谈进看守所或者精神病院了。
寻衅滋事还是不给谈呗,说白了,只要给谈,一切好办。

所以我就不谈言论自由, 我先问有没有人身安全。 这帮猩猩又把人身安全的概念给偷换了.... 无语。
所以我就不谈言论自由, 我先问有没有人身安全。 这帮猩猩又把人身安全的概念给偷换了.... 无语。

他们大概率又拿美国的枪击案说事了吧,你就和他们说,暴徒再凶恶,在暴政的危害面前,那都是不值一提的。最严重的枪击案,不过是造成60多人死伤,一小范围内短时间的骚乱,民众可以会打击他,法律会制裁他,就像过街老鼠,而一次强拆运动,几百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就能镇压上万名民众,全国各地所管辖之处都无一幸免,祸害持续至今仍在上演,民众连救济的途径都没有,或者得不偿失,谁的危害大更大,不是一目了然了吗?
他们大概率又拿美国的枪击案说事了吧,你就和他们说,暴徒再凶恶,在暴政的危害面前,那都是不值一提的。最...

他们更可以说多数人的安全... 此时多数人已经以为我是个傻子了,如果我还在和它们学术讨论的话。
确实
科技军事强大其实不一定文明
文明最核心的还是处理利益冲突的方式
包括国内的和国际的

中国和国外差距最大的不是科技
科技和欧洲也就几年的差距
但是文明程度
包括怎么对待老婆孩子,怎么对待他人,特别是意见不同时,怎么对待他国,特别是利益冲突时
差距是几十年的

其实美国在文明上和欧洲也有一定差距
新冠带来的不同人群的利益冲突,欧洲解决的不错,美国还没解决好

品葱其实文明程度和欧美一些论坛比如reddit也有差距
怎么处理和对待意见不同的人
他们更可以说多数人的安全... 此时多数人已经以为我是个傻子了,如果我还在和它们学术讨论的话。

那就更简单了,多数人少数人只是一个伪概念,当少数人的权利得不到公权力的保障,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得不到公权力的保障,因为公权力随时可以把与他对立的人划分为少数人,多数人还是少数人,只是划分标准的问题,比如今天我说武汉人该死,武汉对于中国来说,是少数吧,明天我又说广东人该死,那么广东人又成了少数,后天我又说上海人该死,那么上海人又成了少数人,以此类推,台湾人、香港人、新疆人对于全国人来说,都是少数人,反正都可以为了“整体”的利益牺牲掉,就没有一个人不能成为少数人的。这个想法在二战时期已经被纳粹玩烂了,有一首很出名的墓志铭,叫做“起初他们”,上面就写了,纳粹来抓共产党员,我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抓工会成员,我也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然后他们抓犹太人,我还是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接着他们抓社会民主主义者我也没有发声,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已经没有人为了发声了,为什么?因为不同的声音都分别以少数人的名义抓走了,剩下的都是只有支持他们的人。今天我们为少数被遭到迫害的人发声,其实就是为了明天大多数将可能遭到迫害的人包括我们自己发声。
那就更简单了,多数人少数人只是一个伪概念,当少数人的权利得不到公权力的保障,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得不到...


听说有律师这样讲,然后律师们自己被抓了。 我相信这些律师里有雄辩滔滔的人才, 可惜再被放出来之后就和傻子一样了。
wszml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那么问题就来了,请问各个部门谁去监督?

寻衅滋事,妄议中央,拿下。。。
周武王、周公没听姜太公的意见,没把前商余孽杀干净,楚国就是今天的中国。
楚国人民,自称 “筚路蓝缕”,这就是当时那个版本的 “中国人民是全世界最勤劳的”。可是看看后面几百年的历史,哪里看得出楚人是那种辛勤劳动、反被鸡贼小人们算计的老实人?
梁国和楚国交界处,很多人种瓜。梁人辛辛苦苦栽培、灌溉,楚人则管都不管。而到了快丰收的时候,梁人的付出换来了回报,而楚人则颗粒无收。于是,楚人便连夜将梁人的瓜田毁了个干净。
楚国人民,标准的蛮夷,一直就是反智、反文明、反社会、反人类的,一直就是被 “尊王攘夷” 的文明国家打击的目标。人们歧视的从来不是楚人的血缘,而是楚人的文化。就这种自己好吃懒做、却见不得别人好的共产主义德性,谁不讨厌吖?

华夏,用不着谁来 “统一”,更轮不到野蛮的秦楚人士来 “统一”,因为高贵而伟大的正统华夏本来就是 “统一” 的。大家都共同向往 “文明”,敌视 “野蛮”。国与国之间的差异,充其量只能叫 “文明”,而不叫 “文化”。
秦人、楚人后来的行为,也不是什么 “统一”,而是 “大一统”,是强行把自己国家的被统治者、与其它被征服地区的人统统打包,变成自己国家统治者的奴隶。这只是一部分人在吸另一部分人的血。
“商鞅变法”,并没有让秦国变得 “国强民富”,那是万恶的江西、湖南、湖北人民瞎编乱造的。当时的秦国,就是一台高速运转的纳粹绞肉机。尽管我们读史,从来只看到人们抱怨秦政如何苛刻、却从没看到秦国爆发大规模的饥民起义,但这恰恰正是秦制的纳粹内核——大家根本活不到挨饿的岁数,就已经被推上战场当炮灰、死在某场掠夺受害国的战争中了。而当这颗雪球越滚越大、吞掉所有文明国家后,它瞬间就会变成失去猎物的猎人。因为原先的被统治者可以通过掠夺战争,在承担巨大风险的同时、也确实有使自己增值的机会,统治者则只需要割被统治者的韭菜就能间接获益;可一旦可被征服的地区全被夷平,这就等于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缓冲事物消失,被统治者会失去上进管道,而统治者却仍然还想继续增值、它割韭菜的行为是不会停下来的,那么双方的矛盾就会被摆到台面上、早晚会大爆发。所以纳粹秦国在拿尸山血海堆胜利的过程中,没有亡国;偏偏刚一完成 “统一”,马上就亡国。
狼王和走狗,都是好吃懒做的,但只要还有更弱的第三方存在,走狗就不会和狼王计较,而会把自己的损失变本加厉转嫁到第三方身上;可如果第三方已经死绝,狼王就只能吃走狗,而走狗不愿被狼王吃,它就不得不去同狼王拼命、没准拼赢了自己还能成为新的狼王。
秦人不懂这个道理,但楚人懂。所以纳粹秦国搞军国奴隶主义,而建立了汉朝的楚人则号称 “无为而治”——让 “走狗” 随时有机会打着 “爱国” 之类名义去掠夺 “同胞” 中的软柿子,而负责管理秩序的统治者则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至于汉朝才可以在制度上赤裸裸歧视一切被统治者的前提下,奇迹般地维持了数百年。就像现在,粉红、战螂虽然同样也是韭菜,但暂时还可以通过打着 “爱国” 的名义掠夺 “反贼” 的利益、以北失南补,中国才没乱;如果中共也蠢得像秦国政府一样把粉红与反贼同等看待,粉红就会与政府爆发直接冲突。
当然,即便如此,原来的秦国故地,仍然还是在靠原关东地区源源不断地输血——抢,本来就是它们的生存方式。但毕竟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得到了新的缓冲。
正如所谓的 “中华苏维埃”,也是万恶的江西、湖南、湖北人民在吸其它沦陷区的血。它们做大之后,曾经全亚洲最繁荣的东北,不过区区几十年,就被它们变成了穷山恶水。
早年间,前商贵族建立的宋国,一直就是这种作风,战斗力又不怎么样,还老喜欢出去打别人,但好歹后来还是慢慢变得文明了,以至于这里也能出现孔子、宋襄公这类人物。而同样作为前商余孽的楚国,则一直就是这种状态,不仅不思进取,还以毁灭文明为乐,好不容易有点伍子胥、屈原,还都不得好死。这就是为什么楚国虽然从今天的瑙鲁这么大点地方,迅速滚雪球滚成毛子国一样的傻大傻大的怪物,但内部却从来就没稳定过。如果楚国是沙俄,后来的汉朝就是苏联——野蛮的纳粹秦国的那一套,其实统统都是从更加反人类的共产楚国身上学的,并且还没学到家。
所以,“统一” 与 “大一统”,不是一回事。“统一” 是文明的圣贤干的;而 “大一统” 则是野蛮的兽王干的。

在先秦,楚人一边反文明,一边又要山寨文明世界。周朝有个 “王”,楚人就也想给自己来一个 “王”。正如现在的中华米田共和国一样,模仿文明,然后再来反文明。当年在朝鲜,万恶的江西、湖南、湖北人民也是把联合国军的俘虏抓到一块,召开所谓的 “奥运会” 的。“沐猴而冠”,还真就是江西、湖南、湖北人民罪恶的文化基因。
可是楚国做大、把所有人都变成 “汉族人” 之后,它就能代表伟大的华夏么?
万恶的汉朝,能和拥有 “诸子百家” 的周朝是一回事么?

今天,我也不指望中国能马上回到先秦的状态,但最起码也应该隔离江西、湖南、湖北,这片数千年来都在向外边输出共产文化的穷山恶水。中共元老,几乎全是从这儿冒出来的。它们根本用不着去读卡尔马克思的原著,就可以直接是共产主义者。
如果这能实现,久而久之,华夏就会恢复到往日的繁荣;而江西、湖南、湖北必定还会和现在中共的体制没两样。到那时,大家就能看出来,究竟是谁,祸害了我们几千年。

李鸿章取缔科举,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那也得是先靠两者并存、再慢慢过渡的。
今天我们反中共、反汉族文化(实际就是楚文化),也没法一步到位。想要反 “支性”,先得把这个打击范围缩小、恢复到先秦时代全民歧视楚人的状态下,一点点改造。否则,就仍然还会陷入推翻一个专制政府、然后建立一个更专制的政府的死循环里。

你今天能从中共、中国人身上看到的一切令你不顺眼的行为,统统都能从楚人身上找到一模一样的。
首先要剥夺这帮人的杀人权。


这将是一场漫长而复杂的博弈
听说有律师这样讲,然后律师们自己被抓了。 我相信这些律师里有雄辩滔滔的人才, 可惜再被放出来之后就和...

所以本质上不是我们没道理,而是他们不让说,反过来,如果可以畅所欲言,这个体制也就土崩瓦解了。所以我一直都在说,破墙是和平推翻体制最有效的方法。
这将是一场漫长而复杂的博弈

而它们的招术就好用, 它们先把所有人的智商限制在包子的智商水平上, 然后强调为了一部分包子的安全需要先吃掉一部分包子....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wszml
寻衅滋事,妄议中央,拿下。。。

所以问题在哪里,已经一目了然了。只要能畅所欲言,什么小粉红战狼,都是无所畏忌的。
所以问题在哪里,已经一目了然了。只要能畅所欲言,什么小粉红战狼,都是无所畏忌的。

所以,你想要畅所欲言就先要保障人身安全。 然而对手可以把人变成包子的智商, 谁敢畅所欲言?
adblocker 黑名单
满清非支哪 不要从支哪人陷阱爬出来又掉进另一个
所以,你想要畅所欲言就先要保障人身安全。 然而对手可以把人变成包子的智商, 谁敢畅所欲言?

不能畅所欲言和智商没关系,和墙有关系,谁能够破墙,也就可以实现畅所欲言。
不能畅所欲言和智商没关系,和墙有关系,谁能够破墙,也就可以实现畅所欲言。

和智商其实是有关系的: 你敢嘲笑包子的智商,它就让你没有智商。
和智商其实是有关系的: 你敢嘲笑包子的智商,它就让你没有智商。

智商不会因为别人整两句就整没的,只要在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一切都好办,这里不少人包括我都是在知乎过来的,在墙内自由派从来不害怕被质疑。
智商不会因为别人整两句就整没的,只要在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一切都好办,这里不少人包括我都是在知乎过来的...


你敢嘲笑包子的智商,它就让你没有智商。

-- 好吧, 这个不是比喻。 它让你没智商的方法是喂你吃药,或者干脆用脑干撞击设备, 没有智商不是比喻, 也和一个人的辩论能力无关, 让人没有智商就是保证让人没有智商。
你敢嘲笑包子的智商,它就让你没有智商。-- 好吧, 这个不是比喻。 它让你没智商的方法是喂你吃药,或...

反正就是不敢正面辩论呗,就是不敢就事论事呗。破了墙大家都可以自由交流,他也无法定位发言者的身份,问题也就解决了,所以关键不在于人,还是在于墙。
你敢嘲笑包子的智商,它就让你没有智商。-- 好吧, 这个不是比喻。 它让你没智商的方法是喂你吃药,或...

鸦片战争是1840年吧, 哈哈没有发现吗? 虎门硝烟那个地方的虎门大桥这两天又抖起来了, 据说用几十台大卡车压着。
而它们的招术就好用, 它们先把所有人的智商限制在包子的智商水平上, 然后强调为了一部分包子的安全需要...


还真就是用它们的招数。
但它们的 “智商” 并不低,低的是 “智慧”。《枪炮、病菌与钢铁》的作者,在几内亚考察原始人,发现这些原始人的智力也并不低、甚至个别时候甚至显得比现代人更 “聪明”。
楚国猴子,理论上其头脑本身也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它们很能想出办法让自己达到目的。即精致的利己或粗暴的利己。但恰恰正因为它们只专注于这个,以至于完全不考虑在达到目的的同时、是否会产生别的不可控后果,它们不懂得如何让自己能持续、安全地达到目的。比如同样都是抢,当年的四川土匪就知道成立土匪联盟,制定规矩,把杀鸡吃肉变成养鸡吃蛋;而江西、湖南、湖北人民则不会考虑把猎物吃光后,自己又该去吃什么,它们从楚地吃到秦地,又从秦地吃到满洲,直到吃下整个中国。
楚人(汉族人)的智慧,甚至还不如病毒。病毒好歹还知道,不能把宿主弄死,否则自己无处寄生。而楚国人民则想不到这么远,它们只想当前快乐似仙,却不顾后世洪水滔天。

它们的 “招数”,就是 “三个火枪手” 的博弈模型。只不过它们会永远会遵守《道德经》的套路,像岳不群一样把自己伪装成最弱的丙枪手,挑拨更强的甲、乙枪手互斗,而自己守在旁边等着捡便宜。
周武王、周公没听姜太公的意见,没把前商余孽杀干净,楚国就是今天的中国。楚国人民,自称 “筚路蓝缕”,...


光杀沐猴而冠的楚人还不够,你还要把警察、协助警察的黑帮全杀干净了才可能得到正常的人类。
如果共匪建立的防火墻被消滅了,被共匪封殺的知識可以自由的流通,估計部份中國人會有所改善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若是没有世界大战,那么习近平第三个任期之内,清零政策将会是常态。

https://pincong.rocks/question/item_id-506551
因为,清零政策对于中共消灭群体性事件是有好处的。
丰县八孩事件,官方就以防疫,清零政策为理由,封锁了整个县城,不让任何人进出。

这是一个非常好用的借口,下次民间因为任何事情发生游行,抗议,静坐示威等活动,官方只要宣布,我们发现了大疫情,要封城,此时反贼上街也不会得民心,因为费拉们都是非常惜命的。

因此,就算习近平无所谓,但是下面的地方官员,也一定会运用这种清零政策,来控制任何社会群体性事件。

=================
我认为,清零政策已经变成了新的“计划生育”。

计划生育是中共错误决策的典型,它施行了几十年,使得中国新生人口快速崩溃,社会结构极速老龄化。
而清零政策也是如此,它只要施行个几年,将会让中国社会稳定变得更加不可控。

并且,计划生育的恶果,首先反映在农村和鹤岗这样的城市迅速灭亡。
而清零政策则是完成的大城市病,只有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才需要最高规格严格的封锁和控制。这种反复折腾老百姓城市经济的做法,最后就会体现在城市中低人群生存的破产,城市越发缺少中低端第三产业,从而整体失去活力。

最后随着大城市财政的枯竭,中国会不可避免入进入王朝末期,中低层公务员的经济也最终崩溃,社会治理已经不可能通过经济利益输送来完成,最终瞬间的崩塌点在哪里,那就是天意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從來職業無分貴賤,黑警POPO有委任證會捉賊唔會蒙面, 佢地係政權私人 ARMY 唔係警察, 終於有證人證明差佬輪姦。。。如果我提的问题和写的故事能够让一两个人重新思考片刻,我已经要感谢品葱...我需要冬眠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13
  • 浏览: 12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