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牆內憲政化的未來充滿信心,或者我們都能看到這一天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

牆內最大的社會問題在於專制統治,專制統治必須依賴兩樣東西,謊言與恐怖,兩者相互補充,缺一不可。因為當謊言不存在,專制統治依賴的恐怖手段也就沒有人去執行,他也需要通過謊言來控制暴力機器執行謊言,反過來,如果沒有暴力機器幫助維護謊言,真相就大行其道,最終謊言也會在真相面前不攻自破。

趙專統治所依賴的謊言是靠防火牆(這裡包括廣義的防火牆,除了防火牆的軟件技術,還有通過防火牆定位用戶,動用暴力機關查水表硬件技術)維繫的,如果沒有防火牆,用戶的發言不僅可以暢所欲言免遭人身風險後果,還可以把信息同步轉發到全世界,同時人民也可以接受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信息反饋,所有的造謠都會在最短時間被識破,民眾可以自發聯合起來進行抗議,任何星星之火都能迅速串聯起來形成燎原之勢。其時,瞭解真相的民眾哪怕不去反抗,只要不配合作惡,趙專也無法通過維穩機器強迫民眾積極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使趙專跌入塔西佗陷阱,公信力徹底喪失,維穩機器也會因為維護成本過高而崩潰,趙專統治是為了牟利,當統治無利可圖,趙專的統治也就土崩瓦解。

當趙專深陷信任危機而無法自拔之時,體制內不僅不會團結一心,反而因為害怕被追責清算而相互推諉責任亂作一團,失勢派也會趁機拋包爆料,狗急跳牆來個魚死網破,自顧不暇的情況下更談不上打壓民眾。

塔西佗陷阱而土崩瓦解的專制統治大概率會是和平轉型,因為動亂的基本出發點都是軍隊等暴力機關負隅頑抗,但軍隊的基層官兵也是普通民眾,當他們也能通過互聯網瞭解世界、瞭解真相,權輕責重的基層官兵也就普遍失去作惡動力,而且對於不合作的和平抗爭,大家消極應付專制當局,沒人上街沒人打鬧,只是社會秩序大規模失控、政令抵觸難以無法推行,暴力機關也無對象可抓,正如東德民眾大量遷往西德。因為當權派由於失去公信力無法進行有效管理,不等民眾出手,體制內的反對派就把他們幹趴下了,而反對派要維持統治秩序,在言論開放的環境下,只有憲政化一條路。

我對牆內憲政化的未來充滿信心,或者我們都能看到這一天,雖然趙專在硬件方面的能力越來越強大,但是他提供說服力的手段卻越來越單一,越來越依賴謊言,越來越依賴防火牆,但是他要維持專制統治,能也只能走這一步,而從投資學的角度來看,把所有籌碼押寶在一個地方,是風險率極高的投資,而且當一個風險極高的投資必須進行持續不斷的長期定點投資之時,意味著這個投資必然是會出問題的,因為他沒有可依賴的後備方案。防火牆攻破之時,就是趙專走向瓦解之日。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墙内最大的社会问题在于专制统治,专制统治必须依赖两样东西,谎言与恐怖,两者相互补充,缺一不可。因为当谎言不存在,专制统治依赖的恐怖手段也就没有人去执行,他也需要通过谎言来控制暴力机器执行谎言,反过来,如果没有暴力机器帮助维护谎言,真相就大行其道,最终谎言也会在真相面前不攻自破。

赵专统治所依赖的谎言是靠防火墙(这里包括广义的防火墙,除了防火墙的软件技术,还有通过防火墙定位用户,动用暴力机关查水表硬件技术)维系的,如果没有防火墙,用户的发言不仅可以畅所欲言免遭人身风险后果,还可以把信息同步转发到全世界,同时人民也可以接受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信息反馈,所有的造谣都会在最短时间被识破,民众可以自发联合起来进行抗议,任何星星之火都能迅速串联起来形成燎原之势。其时,了解真相的民众哪怕不去反抗,只要不配合作恶,赵专也无法通过维稳机器强迫民众积极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使赵专跌入塔西佗陷阱,公信力彻底丧失,维稳机器也会因为维护成本过高而崩溃,赵专统治是为了牟利,当统治无利可图,赵专的统治也就土崩瓦解。

当赵专深陷信任危机而无法自拔之时,体制内不仅不会团结一心,反而因为害怕被追责清算而相互推诿责任乱作一团,失势派也会趁机抛包爆料,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自顾不暇的情况下更谈不上打压民众。

塔西佗陷阱而土崩瓦解的专制统治大概率会是和平转型,因为动乱的基本出发点都是军队等暴力机关负隅顽抗,但军队的基层官兵也是普通民众,当他们也能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了解真相,权轻责重的基层官兵也就普遍失去作恶动力,而且对于不合作的和平抗争,大家消极应付专制当局,没人上街没人打闹,只是社会秩序大规模失控、政令抵触难以无法推行,暴力机关也无对象可抓,正如东德民众大量迁往西德。因为当权派由于失去公信力无法进行有效管理,不等民众出手,体制内的反对派就把他们干趴下了,而反对派要维持统治秩序,在言论开放的环境下,只有宪政化一条路。

我对墙内宪政化的未来充满信心,或者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天,虽然赵专在硬件方面的能力越来越强大,但是他提供说服力的手段却越来越单一,越来越依赖谎言,越来越依赖防火墙,但是他要维持专制统治,能也只能走这一步,而从投资学的角度来看,把所有筹码押宝在一个地方,是风险率极高的投资,而且当一个风险极高的投资必须进行持续不断的长期定点投资之时,意味着这个投资必然是会出问题的,因为他没有可依赖的后备方案。防火墙攻破之时,就是赵专走向瓦解之日。
21
分享 2020-05-17

106 个评论

今年
今年

承您吉言
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平原游击队》李向阳如是说
https://i.imgur.com/SSjz6Kz.png
防火墙与舆情系统一旦消失,网络上最猖狂的就是地域攻击。如果对大一统还有幻想,就应该听党话,保护好这维系大一统谎言不可或缺之物。
防火墙与舆情系统一旦消失,网络上最猖狂的就是地域攻击。如果对大一统还有幻想,就应该听党话,保护好这维...

那就让他攻击去吧,我对宪政有信心,对真相有信心,不管是大分裂的幻想还是地域攻击,终究逃不过逻辑,不然美国早就分裂了。专制才是导致国家分裂的元凶,统一不是。专制使民众之间相互猜忌、误解,宪政就是把这些猜忌和误解都通通化解。
那就让他攻击去吧,我对宪政有信心,对真相有信心,不管是大分裂的幻想还是地域攻击,终究逃不过逻辑,不然...

四肢坏死的人,需要的是截肢,先把命保住,然后希望下一代能四肢健全。不能看着世界上最健康的人又跑又跳就说人生而平等,我也可以。那样折腾就连下一代都没有了。
那麼有無可能共黨會直接停止電信或網路事業運作?或是半殘運作?

我想真的不顧一切維護政權時,這招大招可能會上吧?
四肢坏死的人,需要的是截肢,先把命保住,然后希望下一代能四肢健全。不能看着世界上最健康的人又跑又跳就...

宪政开放的环境下,各种声音都畅所欲言,大家把问题说透了,反而更有利于解决矛盾,不仅不会分裂,反而会冰释前嫌、化干戈为玉帛,中国不是身体,地区也不是身体哪个部分,哪个部分的人都是一样的,没有需要切除的部分。宪政和分裂没有任何必然联系,不过我对于你们分裂派不管是什么标题下都能借题发挥把帖水化的能力感到很佩服,脑回路清奇。
那麼有無可能共黨會直接停止電信或網路事業運作?或是半殘運作?我想真的不顧一切維護政權時,這招大招可能...

殺敵一千,自損一萬,這樣他也無法及時了解到民眾的動態,民眾會因為斷網陷入混亂和恐慌,反而更加促進趙專陷入塔西佗陷阱的公信力危機。
防火墙与舆情系统一旦消失,网络上最猖狂的就是地域攻击。如果对大一统还有幻想,就应该听党话,保护好这维...

你的论据“网络上最猖狂的就是地域攻击”,这一点仅凭臆断没有实证,站不住脚,所以你的论点也都是站不住脚的。
宪政开放的环境下,各种声音都畅所欲言,大家把问题说透了,反而更有利于解决矛盾,不仅不会分裂,反而会冰...

坏死的地方就是财政完全无法平衡、充斥国企坏账,而且无法动用武力强制关停国企的地方。因为其暴力机器早已由大小半体制内的黑社会一个街道一个街道渗透控制,这种情况只有最初的共产党重现人间,用恐怖手段才能扫荡干净。习近平这种党二代动用全国之力扫黑除恶都已经无能为力,民主联邦那点可怜的财政,更不可能填上这个无底洞。只能指望这些地区能自负盈亏,在几代后自然培养出比较有德性的统治者与国民,然后再行博弈。要记住,张献忠不是一开始就吃人,而是看到四川皇帝做不成,才开始报复性杀人的。
坏死的地方就是财政完全无法平衡、充斥国企坏账,而且无法动用武力强制关停国企的地方。因为其暴力机器早已...

我的看法刚好相反,和平转型的情况下,权力机关按部就班交接权力,各级机关都会平稳过渡,原本的社会管理机关并不会失效,只是权力机关内部的监督方式和权力分配方式发生变化,民众获得更畅通的救济途径和更透明监督公权力的平台,民众的怒气也就能得到释放,社会逐步恢复正常,比如东欧剧变。
坏死的地方就是财政完全无法平衡、充斥国企坏账,而且无法动用武力强制关停国企的地方。因为其暴力机器早已...
您老的意思是,憲政化後依舊無法解決原本的體制問題或是財政問題帶來的經濟危機,進一步加劇分裂可能嗎?
我的看法刚好相反,和平转型的情况下,权力机关按部就班交接权力,各级机关都会平稳过渡,原本的社会管理机...
恕我直昧,但是根據東歐劇變中的俄羅斯也確實在1993年的憲政危機中,接近內戰邊緣,以及俄羅斯也在憲政危機後車臣戰爭開打,如果中國的憲政轉變中,共黨遺留分子,以及其他派系爭奪,我想都是不可避免的,而分裂的可能也正就於此,況且中共末年的經濟危機應該大於當年蘇聯,所以就內戰而言,也是有不可排除的可能性。
而如果內戰雙方到一定程度,或是臺灣本身就有的獨立可能性,連帶分裂我想也是可能的。
恕我直昧,但是根據東歐劇變中的俄羅斯也確實在1993年的憲政危機中,接近內戰邊緣,以及俄羅斯也在憲政...

嗯嗯,你說的有道理,所以我並不建議推翻體制,我的主張是給體制足夠的壓力,讓體制感受到如果不變一來地方無法有效管理,二來一旦攬炒他們也難以獨善其身,從而迫使他們和平轉型,目前牆內和蘇聯後期最大的區別在於對於體制普遍還是相當支持的,只是對專制不滿,包括小粉紅也是對專制不滿,只不過扭曲的世界觀之下,他們認為牆外的威脅更大,所以只能選擇支持對抗外部的趙專,而且蘇聯的解體也讓民眾意識到維繫體制的重要性。當和平轉型後,民眾的發聲得到釋放,維權也有了渠道,怒氣就會大體得到消散,每個國家都有自身的特點,或許和平轉型的過程會類似於東歐劇變,但如果是通過和平轉型的結果,更類似於越南,和平轉型分裂的可能性不大。
不错,不过这种结论是以加速主义不变为前提条件。
如果,我是说如果,上层阶级意识到了对抗主义带来的巨大生存危险,而又开始广积粮。对外埋头孙子,对内继续剥削,为资本忠心服务。
那么养殖场的未来会如何?
自然演變是不可能的,ccp的基本盤太穩固了
不聯帝反修根本沒門...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wszml
不错,不过这种结论是以加速主义不变为前提条件。如果,我是说如果,上层阶级意识到了对抗主义带来的巨大生...

如果墙不存在了,那么他们想要继续剥削就很困难了,比如你收了我税我原本是不生气的,但我知道你收我的税是外国的十倍,还拿我的钱给你在外面装孙子、在里面玩弄我们的老婆和女儿,还给我吃各种垃圾食品和毒药、打毒针,那我就不乐意了。因为前者我只意识到了我贫穷,而后者我意识到的是我的贫穷是你造成的,就拿毒疫苗来说,大家了解真相后都不打墙内的疫苗了,疫苗是不是就要连锁反应的从医院、防疫站、供货商、仓储、生产商开始崩溃?而那些下水的人肯定不会认栽,反正是死,那就一起死,不是舆论公开嘛,我就指名道姓,谁谁领导指示的,一层层往上追,自媒体每天不停的死盯报道,你墙内的新闻根本没人看,接着新闻业也暴雷,也要网上接发……好吧!你接发我,我也接发你,你们新闻台过去因为某个汽车失灵死人不报收了别人多少钱……这回又到汽车行业了吧,然后来呀!大家一起举报呀!看谁先死!反正舆论公开嘛!最后大家的诉求就会越来越明确和集中,只要自媒体带一带风向,问题出在哪里?体制!监督机制形同虚设!怎么办?要分权制衡、相互监督……再然后……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自然演變是不可能的,ccp的基本盤太穩固了不聯帝反修根本沒門...

他的穩是建立在大家配合專制統治,而大家配合專制統治是因為大家普遍相信牆外的威脅更大,而當後者這個謊言被識破,大家也掌握更多趙專的負面消息,大家不再積極配合,趙專就無法進行有效統治了,統治成本、維穩經費會變得無窮大,因為趙專統治就是為了利益,所以無利可圖他們自己也就玩不下去了。所以這個穩其實是脆弱的,因為他把所有穩的籌碼都放在牆上面去了,牆一倒,它就走向崩潰了。
不论是推翻共匪还是用压力迫使共匪做出改变,都是将中国人从共匪手中解放出来的方式,互勉!
如果墙不存在了,那么他们想要继续剥削就很困难了,比如你收了我税我原本是不生气的,但我知道你收我的税是...

建议你把这些揭发给推特上翻了墙的粉红试试,看看有没有效,我对此表示强烈怀疑。(总不能认为这些人都是拿钱办事的五毛吧?)
建议你把这些揭发给推特上翻了墙的粉红试试,看看有没有效,我对此表示强烈怀疑。(总不能认为这些人都是拿...

类似的我已经发过很多了,不需要上推特发这么麻烦了,我就是从墙内知乎过来的,我很清楚只要能够允许公开冷静的交流会是什么结果,哪怕只是短暂的交流。墙外职业水军肯定比墙内多,因为墙外那些就是要制造国际舆论的,墙内则是鱼目混珠什么人都有。
真被逼急了,那中共就會直接搞俄羅斯式斷網

求之不得,因此引起的恐慌和混亂以及各種出處不明的小道消息就可以讓他群蟻上身。
我的看法刚好相反,和平转型的情况下,权力机关按部就班交接权力,各级机关都会平稳过渡,原本的社会管理机...

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习近平就不会走戈尔巴乔夫的亡党老路,所有人都知道那样党会失败,所以中共受到的压力越大,习这个强硬派的位置反而越稳,除非有比习更极端的党内势力出现;其次列宁主义政党内斗是常态,体制内外海量的军政法干部之间为了争夺有限资源互相倾轧,积累着血海深仇,全靠共产党的控制能力才不致于自相残杀。共产党一旦垮台,谁主动交权就等同引颈就戮,所以博弈论上也不可能。而且局面越拖越难解,与第一点形成共振。
您老的意思是,憲政化後依舊無法解決原本的體制問題或是財政問題帶來的經濟危機,進一步加劇分裂可能嗎?

宪政并不是必要的,宪政本身是近代西方才开始有的事物,源于有武力的市民阶层。目前即使是南粤,也只能在英美的贸易网下先把封建性做好,培养出一批能守住百姓的土豪,把国家稳住,不再死人就已经赢了未来了。几代后如果出现北方异族威胁,那才可能由于组织国民军队而诞生宪政。出现宪政说明国民家庭财富与政治德性已经积累成熟,它只是个标志,并不是必需品,甚至有可能是又一轮政治倒退的开始。
那是不可能的。首先习近平就不会走戈尔巴乔夫的亡党老路,所有人都知道那样党会失败,所以中共受到的压力越...

不管是谁,人力都不可能抵抗客观现实,当墙不存在,谎言和抹黑都双双失效的前提下,民众难以控制已经是事实,你还怎么强硬?还怎么极端?换而言之,你如何在一种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实施专制?无利可图、也无法控制、🐷也民心尽失的情况下,他不管愿不愿意,他都只能选择放权,不放也没用,他身边的人也不会再听他的。放权不意味着垮台,如果是反对派接手,反对派又愿意和民众达成妥协(这个妥协我认为达成的可能性很高,民众普遍不希望国家陷入困难,只希望宪政化,如果当局愿意宪政化,自媒体到时候再带一带风向,民众也就没有为难的理由),政权就会通过非正常的方式和平交接,而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无论反对派他的本心如何,都只能采取宪政统治才能持续下去。
宪政并不是必要的,宪政本身是近代西方才开始有的事物,源于有武力的市民阶层。目前即使是南粤,也只能在英...

没有宪政,如何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不能避免侵犯民权,又如何发展经济?没有经济又如何积累财富和培养德性?英美也是先行宪才能发展起来并超越没有制度改革的别国,倒是民主可以晚一步,但是宪政肯定是必须的,否则你这个政权不能尽可能的避免侵犯民权,又是谁家赵老爷的政权?
不管是谁,人力都不可能抵抗客观现实,当墙不存在,谎言和抹黑都双双失效的前提下,民众难以控制已经是事实...

你完全误解了现实的规律。我们的自然世界,死掉意味着被淘汰,活下来才能继续繁衍后代,最后剩下的就是最适应环境的物种,这是科学事实。共产党是一个专门屠杀反抗者,只留顺从者的机器,整个社会里的人早就被改造成了越惨越要顺从的物种。民众早已离不开政府,他们大部分根本没有独自在市场中生存的能力,共产党倒台他们的下场不会好的。他们只有支持共产党,武汉人死了全家都要支持政府,因为说政府坏话你就再也拿不到赔偿金,而不能上外国网站删帖封号这些都是可以忍受的。他们在网上的浏览与发言本来就不值钱。
题主这个说法很有趣,但我觉得有些过于简化过于乐观。

因为民众的政治素质和思维水平,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建立起的现代公民意识和普世价值观,并不是短时间内所能成功达到的。换句话说,拆掉防火墙,我相信会明显有助于公民参与政治讨论,是向积极方面发展的必要之举,但民间决不会在短时间内形成追求现代公民社会的共识,以至于威胁到赵家统治。

举西方国家的例子,尤其是美国,民粹运动在互联网社交圈和自媒体的帮助下,迅速崛起,同时暴露出有显著比例的群众(例如Sanders的粉丝,Trump的粉丝等等但不限于),其立场呈现两极化,整个社会舆论变得更为激进但却更多处于无效和有害的状态,因为妥协与沟通变得更为少见; 而讨论的深度也几乎变得荡然无存。

当然,中国的舆论环境还处在原始和幼稚状态,距离欧美民粹的程度尚且有很大距离。

如果从更悲观一点的角度说,我认为国内的洗脑已经让很大一部分群体形成了“群体免疫”的程度,以至于若开放了防火墙,这部分人反而会更加强化其对专制极权的爱戴和拥护,强化其民族、国家主义;会更紧密团结在胡锡进为代表的舔共“意见领袖”周围,会觉得中国更为优越。其中一个原因是“语言隔离”,墙内大部分民众的英语水平绝达不到能够阅读一手英语世界资讯的程度。 从出国留学群体里有显著比例的“一出国就爱国”的五毛粉红的事实来看,反洗脑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达到的。更不用说经过深度洗脑的体制内骨干机构,尤其是军队警察国安等暴力机构的成员。

我觉得中国政治改革的群众基础还远没有到苏联死亡前的状态。

但我完全同意击溃防火墙,从改革的长远目标来看,绝对是必要的第一步。 没有这一步,中国只能发酵成更加危险、奇怪与邪恶之力量。
没有宪政,如何尽可能的避免公权力滥用侵犯民众的正当权益?不能避免侵犯民权,又如何发展经济?没有经济又...

封建是要靠道德维系的,领主对农民剥削得太过分,教会就要谴责,绝罚领主让领主无法享受教会服务,在日本那就是武士直接刺杀暴虐藩主;宪政只不过是另一套新出现的权力平衡体系而已。关键在于平衡,如果市民本身软弱无力,那么纸上宪政也是会被当空气随意践踏的。

共产党垮台以后,沿海地区市民是软弱无力的,理论上讲,他们被地方土豪欺负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是由于美国的存在,土豪不敢过于放肆,惹太上皇不满,所以市民与土豪的联合是成立的。可是放大到整个大中华地区就不一样了,保护沿海治安是为了和沿海做生意,美国不可能深入内地去管每一个街道的黑社会是不是在欺负老百姓。如果法统推到那种地方,可以肯定宪法会蒙羞,宪法蒙羞本身就说明这个国家有名无实,必须退到它能支撑的边界。
你完全误解了现实的规律。我们的自然世界,死掉意味着被淘汰,活下来才能继续繁衍后代,最后剩下的就是最适...

你说的和现实不符。首先,你说的是专制体制下,确实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更有利于民众实现利益最大化,但是在宪政体制下,自由法治、民主公开才更有利于实现民众利益最大化,人类不是只有一种生存模式,这才是客观规律。任何政权只要缺乏监督,都是侵犯民权的,尤其是对政权不利的民权,这不是赵专的专利,从来没见过谁离开了专制政权就活不下去的,而且赵家宪政化不等同赵家垮台,只要是和平转型,社会基本是平稳过渡的,该上班上班,上学的上学,没有多大的影响,东欧剧变的国家都是如此。如果你说上外墙没有用,赵专何必删帖封号花大价钱修这个防火墙?让战狼出去征战世界不是更好吗?不仅有用,而且作用非常大,没有墙,专制统治也就难以维系,你不用想太复杂,你就问问你自己,如果你了解到你的人身和财产遭受专制无理由对待,而又没有比这个专制更大的外部威胁存在时,请问你为什么还要配合这个专制政体作恶呢?而你如果是专制政体的统治者,当你统治的成本远远高于你的收益,你而且随时都有垮台的风险,你有什么动力去维持专制呢?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Doki
题主这个说法很有趣,但我觉得有些过于简化过于乐观。因为民众的政治素质和思维水平,以及在此基础上所建立...

我不同意您说:“我认为国内的洗脑已经让很大一部分群体形成了“群体免疫”的程度,以至于若开放了防火墙,这部分人反而会更加强化其对专制极权的爱戴和拥护,强化其民族、国家主义;会更紧密团结在胡锡进为代表的舔共“意见领袖”周围,会觉得中国更为优越。其中一个原因是“语言隔离”,墙内大部分民众的英语水平绝达不到能够阅读一手英语世界资讯的程度。 从出国留学群体里有显著比例的“一出国就爱国”的五毛粉红的事实来看,反洗脑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够达到的。更不用说经过深度洗脑的体制内骨干机构,尤其是军队警察国安等暴力机构的成员。”这一点,因为我已经无数次从墙内社交平台和从暴力机关的人员身上证实,并非您所说的那样,在舆论场上,只要你能够允许公开讨论,我不敢说能绝对说服所有人,但是五毛小粉红一面倒的局面是不会发生的,甚至在几年前言论管控加深之前,自由派就是网络上的主力军。至于暴力机关的干部,也没有那么愚不可及不可理喻,他们也是讲道理的,但是他们更讲形势,他们知道自己不可能对抗整个朝廷,但是对于体制内的不满也是有的。总的来说,我们并不需要说服所有人,我们也不可能说服说服所有人,甚至不需要说服大多数人,只要有相当的民众愿意加入自由派的阵营,传播真相、开启民智,不给小粉红的声音一面倒,各处都有不同的声音,大多数人也不过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趋利避害而已,比如小粉红说疫情过了,我们说没过,最后小粉红说不过我们,作为一名吃瓜群众,你的心态会是怎么样?你可能没有政治立场,但在疫情这件事情上,你出于自己的利益,肯定采信有说服力的一方,这就会让大多数民众出于自身考量抵制赵专的政策,使赵专公信力受损,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你说的和现实不符。首先,你说的是专制体制下,确实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更有利于民众实现利益最大化,但是在...

你的幻想在常识上不成立。如果一个体制,可以0成本选择,并且选择了以后是无本万利,拥有绝对的竞争力,那么我们的世界早该处处都是宪政的理想国了,人类还需要在文明的毁灭又重生中走过上万年吗?逻辑上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封建是要靠道德维系的,领主对农民剥削得太过分,教会就要谴责,绝罚领主让领主无法享受教会服务,在日本那...

赵专分权,不一定就会带来赵家垮台,民众很有可能和体制内的反对派达成妥协。你忽视后发优势论,为什么东欧剧变的国家普遍能够很快建立起公民社会?因为在一个言论自由的环境下,政权的宪政架构实施就会受到严厉的监督,这种监督会让宪政体制可以迅速得以落实并且适应,而宪政架构按部就班的落实,就能让民众的基本权益得到保障,这种宪政落实的基础上,法治优势就能体现,法治优势体现出来,市场就会走向稳健,稳健的市场带来财富收益,从而促进了中产阶级的壮大。这个时候美帝需要扮演的角色,不是什么太上皇,而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在公开的社交平台上分享成功的经验,让大陆可以落实宪政,哪怕没有美帝,只要允许自由交流,自媒体也可以起到这个角色。
你的幻想在常识上不成立。如果一个体制,可以0成本选择,并且选择了以后是无本万利,拥有绝对的竞争力,那...

首先,上万年前人类是否就建立了宪政,这个没有明确的证据。接着,就算假设有,上代人类的灭亡是否又和宪政有关,这个也没有明确的证据。再者,根据逻辑,监督公权力的方式有且只有两种,要么是专制的上级领导下级、领导监督下属,要么是宪政的分权制衡、相互监督,除此以外,别无他法,前者在逻辑上无法解决谁去监督上级以及跨级监督逐级递减的矛盾,已经被淘汰。最后,宪政不是尽善尽美,不是零本万利,只是比专制更有利于民众防范公权力罢了,如果民众不能有效防范公权力,那么这个政权存在对民众而言又有什么意义?
你看不到这一天。

中共已经深深绑定进了中国的民族建构的过程中,剥离出来需要很大成本。

我觉得海外反贼也都需要做好一个心理准备,那就是中国可能真的没有正常化的可能性,必须要有打烂一切然后重新构建的觉悟。

之前看过一个电影,就是这个世界是一个神的一个梦,所有人都在他的梦里,一旦梦醒了,世界也就瞬间灰飞烟灭。

为什么大家要喊加速?因为正常人都知道这是个烂摊子,而前方是悬崖。加速吧,就加速吧,重启就行了。
你看不到这一天。中共已经深深绑定进了中国的民族建构的过程中,剥离出来需要很大成本。我觉得海外反贼也都...

对此我有不同看法,我知道品葱不少人都是因为被现实无情打击而又无力改变,所以多多少少会有悲观的心态,我可以理解。但赵专的强大是非常片面的,在提供说服力这一点上,他就非常的脆弱,他非常的依赖谎言,非常的依赖防火墙,当他把身家性命都赌在防火墙赌在谎言之上,这就注定了他的抗风险能力很脆弱,过去我并不这样认为,因为过去言论还比较开放的时候,他还可以续续命,而现在他要维持专制统治只剩下谎言之时,也就注定了它不可能长久。
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平原游击队》李向阳如是说

其实恰恰相反,他们过去表现出宽容、开放的态度,以及对普世价值部分认同,对融入世界的渴望,只是需要西方的技术和资本来完成自己的工业化。

简单来讲,过去的宽松时代,只是特殊历史时期的临场做戏、曲意逢迎,不是真正的想法。

现在开始镇压、收紧、高压统治,本质上是因为肆无忌惮、理直气壮、腰杆硬了。
其实恰恰相反,他们过去表现出宽容、开放的态度,以及对普世价值部分认同,对融入世界的渴望,只是需要西方...

不要紧,只要他是持续以开放的姿态行事,不管当局怎么想,客观上都会推动社会的进步,现在收紧难道是说现在就不需要世界了吗?刚好相反,随着人口红利变成人口负担、环境资源变成环境破坏、世贸承诺期届满要求兑现、西方的技术窃取越发艰难,反而更需要世界,只不过由于专制体制缺乏监督,所以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喜欢左,那就开倒车罢了。我们都很记得小平当时说过,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更不需要变了,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改革开放也是在这种精神上搞起来的,只不过监督机制形同虚设,再好的构想都难以维系罢了。
我感觉作者过于乐观了,宪政意味着把权力关起来,而中共的任何领导人都是极度追求权力在自己手里,就好像邓当权可以废除终身制但是等习上位他有可以利用权力恢复终身制,宪政的基础是服从于宪法,独裁统治者的权力必然大于法,即使包子被赵家人内部推翻换人上来依然不会出现允许自己权力受宪法限制的可能,实行宪政的前提就是推翻中共的独裁统治,任何与中共谈宪政都是与虎谋皮,不切实际的
所以,有效果吗?举个例子?

有啊!只是账号会被封禁了嘛。我自己就是例子了。
我感觉作者过于乐观了,宪政意味着把权力关起来,而中共的任何领导人都是极度追求权力在自己手里,就好像邓...

这个问题楼上我已经谈过了,不是与虎谋皮,是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专制统治没有生存空间,他玩不下去了。
这个问题楼上我已经谈过了,不是与虎谋皮,是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专制统治没有生存空间,他玩不下去了。

经过70年的经营目前国内阶级固化,底层百姓不具备抗争意识,只要他们权力在手言论开放基本没有希望,这样的情况造成无法具备你所说的条件
经过70年的经营目前国内阶级固化,底层百姓不具备抗争意识,只要他们权力在手言论开放基本没有希望,这样...

我说的言论开放不是他们恩赐的,只是他们越来越依赖墙这一因素在维稳中的比重,相当于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了,当然,他们也只能如此。
我说的言论开放不是他们恩赐的,只是他们越来越依赖墙这一因素在维稳中的比重,相当于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现实是墙的作用达到了他们的预期,他们会在这条路上走到黑,所以我不赞同任何外力拆墙,等底层百姓真正觉醒了,没有什么墙能圈住14亿人,那时候也不用和他们谈宪政了,直接让他们下台,和后续政府谈宪政
有啊!只是账号会被封禁了嘛。我自己就是例子了。

举个例子,取得了什么效果?另外在墙外宣传怎么会被封号
如果墙不存在了,那么他们想要继续剥削就很困难了,比如你收了我税我原本是不生气的,但我知道你收我的税是...

胡溫時代資訊也很流通, 請問中共為何還活著?
南周等自由派媒體也是習近平上台才被搞死的, 他們在胡溫時代天天唱好西方, 請問你們中國人普遍有反思嗎?


睜開眼睛吧, 別做夢了
嗯嗯,你說的有道理,所以我並不建議推翻體制,我的主張是給體制足夠的壓力,讓體制感受到如果不變一來地方...

有沒有聽過囚徒困境?
假設兩個派系都知道放權是好的, 但政治正確之下誰說放權就是反黨, 那麼肯定兩方都不會提倡放權的

何況1991年之後中共就天天把「反和平演變」放在口中, 誰都知道黨倒了他們不會再有好日子過
因此貴國不會走上蘇聯和平轉型之路, 只會走南斯拉夫暴力解體之路, 或明末張獻忠之路


你要打雞血前也先讀點書吧
举个例子,取得了什么效果?另外在墙外宣传怎么会被封号

我说在墙内,不是在墙外,知乎是墙内的,言下之意就是墙外水军多,很多反馈意见不真实,墙内水军比例没有正常人多,所以反馈意见比较真实,效果就是任何谎言和恐怖,在逻辑和事实面前都是不堪一击的,民智启蒙效果非常好,可惜很快又被删禁了。
胡溫時代資訊也很流通, 請問中共為何還活著?南周等自由派媒體也是習近平上台才被搞死的, 他們在胡溫時...

那個時代只是有限言論,也並非真正意義上的言論自由,胡溫時代並不允許上外網,很多意見成熟的大V自媒體也還沒有成立。我說的就是我在牆內生活的見聞,建議您不要戴有色眼鏡看待問題,有時間回大陸自己觀察看看。
我说在墙内,不是在墙外,知乎是墙内的,言下之意就是墙外水军多,很多反馈意见不真实,墙内水军比例没有正...

说了半天还是空话,效果非常好是多好?有小粉红转变了观念找你问怎么翻墙了还是怎样?另外我说的是你在墙外向小粉红发过这些话吗?墙外又不会被删除,他们有所谓的“启蒙”吗?
有沒有聽過囚徒困境? 假設兩個派系都知道放權是好的, 但政治正確之下誰說放權就是反黨, 那麼肯定兩方...

這個問題我在上面的評論已經論述過了,我就不贅述了,歷史的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牆如果塌了,專制統治也就難以生效,不管是趙專還是歷朝歷代還是東歐都不是主動分權的,這是歷史推動的結果。人身攻擊並不會顯得你的意見真實,我知道牆內憲政化以後,你們就永遠失去了轉移生活失敗壓力的嘲諷對象,但很抱歉,客觀規律就是如此,不會因你們而改變。
说了半天还是空话,效果非常好是多好?有小粉红转变了观念找你问怎么翻墙了还是怎样?另外我说的是你在墙外...

普遍只要愿意交流的民众,思想大多都是可以转变的,这也就证明了,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下,专制就没有生存的土壤。我在墙外说了再多,重重复复质疑的人也还是会有,而我的精力是有限的,就像这个贴里面,你看是不是我也回复很多“上面论述过了”之类的字眼,难道说品葱粉红很多吗?我回复不过来,但只要没有了墙,像我们这样平等交流的还有无数有影响力的自媒体都可以开启民智、推动宪政,就能够实现我在墙内平台被封禁前的效果。
普遍只要愿意交流的民众,思想大多都是可以转变的,这也就证明了,在言论自由的环境下,专制就没有生存的土...

问题就在你的第一句话,墙内粉红根本【不愿】交流,所以一问到你对粉红取得了什么实际效果你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至于你说的言论自由的环境下,墙外一直是言论自由,所以比起空谈墙倒了就如何如何,不如先拿出实际行动。试试看能不能在言论自由的墙外,开启翻墙的粉红的“民智”吧,毕竟墙外也有平等交流的和无数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如果这都做不到,这些空谈也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加速加速加速!反抗中共暴政!
宪政=给破车换个驱动系统继续开。
加速=给破车加满油,告诉司机你是最棒的,油门直接踩到底。
换系统只能给破车+1S,我相信加速。
问题就在你的第一句话,墙内粉红根本【不愿】交流,所以一问到你对粉红取得了什么实际效果你就开始顾左右而...

我找不到你说的我说墙内小粉红不愿意交流在哪里,我在知乎很多人都很愿意交流,至于那些不愿意交流的人那就不用管他们,因为有大量愿意交流的人就足够了。我想要表达的就是言论开放的环境下,就不会只有小粉红的声音,现在墙外就不是只有小粉红的声音呀。我可以在墙外做民智宣传,但是没有必要,因为工作量太大,而且自媒体一直做得都很成功,这也使得墙外不仅仅只有小粉红的声音。换而言之,也就证明了一个言论开放的环境下,墙内也会变得像墙外一样。
加速加速加速!反抗中共暴政!

如果民众连宪政是啥都没搞清楚,推翻赵专以后,大概率会出现新的赵专,那么推翻赵专的意义在哪里?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JoGio
宪政=给破车换个驱动系统继续开。加速=给破车加满油,告诉司机你是最棒的,油门直接踩到底。换系统只能给...

没有宪政,你加速后想要什么?拿一个新的专制系统换到车上吗?

如果把政权比喻为车,那把宪政比喻为驱动,就是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宪政化意味着政权的性质变了,不是换驱动,就是换了车的所有内核。
我找不到你说的我说墙内小粉红不愿意交流在哪里,我在知乎很多人都很愿意交流,至于那些不愿意交流的人那就...

在自己的同温层里交流或者说抱团取暖,自然感觉良好。关键在于,如何把不在同温层里的人,比如轻则岁月静好我不听,重则一言不合就nmsl的人,对他们“开启民智”。
在自己的同温层里交流或者说抱团取暖,自然感觉良好。关键在于,如何把不在同温层里的人,比如轻则岁月静好...

那不需要,我們不是要只有一種聲音,我們要的是允許我們的聲音可以發出來這就足夠了,而且在言論開放的環境下,極端的聲音永遠都不會是主流。
那不需要,我們不是要只有一種聲音,我們要的是允許我們的聲音可以發出來這就足夠了,而且在言論開放的環境...

恕我直言,赵老爷也知道你开始说的这点,要是没有了墙是不利于他们的统治的,所以墙是不会放松的,你这堆论述的前提也是不成立的。因此我才会问你有无能在墙外争取更多人的办法,但显然你从头至尾都是空泛的口号。既然既不能争取翻墙的墙国人,也不能有推倒墙的办法,那就只能沉溺于天降一股未知力量将墙推倒后的美好幻想中不能自拔,无怪乎会有人总结出“民小”这一称呼。
范松忠 黑名单
我完全没有信心,我这几天和中共国内4~5个朋友聊了聊,他们当地居然完全没有民怨,还有减免一些房租等等,我好失望!
恕我直言,赵老爷也知道你开始说的这点,要是没有了墙是不利于他们的统治的,所以墙是不会放松的,你这堆论...

墙会不会倒,只有交给时间去证明了,但是孤注一掷风险极大,久守必失,时间对我们是有利的。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现在讨论民怨意义不大,墙倒了以后才见分晓,而墙迟早都是会倒的。

太慢了,我的私心就是,我要逃避,我要改掉国籍。
墙会不会倒,只有交给时间去证明了,但是孤注一掷风险极大,久守必失,时间对我们是有利的。

墙当然早晚会倒,但只要TG不极度衰落,墙是不会倒的。所以我才认为你这套论述倒置了因果,不过是空中楼阁罢了
愿望是好的,不过在我看来这天还是很远,一方面,如不是大多数中国人一起追求宪政,光靠咱些个反贼嘴炮两句是没用的;另一方面,很多人连宪政都不知道是什么,之前最高法的法官还说什么“中国绝对不会走宪政道路”,就知道供铲档都是什么狗屁,要说他不懂,你说一个最高法的法官连宪政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可能吗?假如真的不知道,那底下的韭菜更是不知道什么是宪政了,只会把宪政和西方的阴谋画上等号

关于宪政,之前我和我妈,聊到劳动法继而扯到宪法,讨论过这一方面的事情,他们老一辈就是说:中国就这样,没有法律,没有人遵守法律,都是人治

很多老一辈已经被供铲档磨掉了棱角便乘了岁净,更别说像我爹一样的蘸狼了,就更不谈90、00后这些被洗脑的粉红了

当然并不是说宪政没有希望,总归有一小部分人在发声,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希望大家共同可以渡过这个艰难困艰艰困难艰苦的时期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太慢了,我的私心就是,我要逃避,我要改掉国籍。

能走当然还是走,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不可能,不抱希望

东亚洼地唯一的出路就是被西方殖民一百年,然而殖民时代已经过去,所以
永远不可能了。
墙当然早晚会倒,但只要TG不极度衰落,墙是不会倒的。所以我才认为你这套论述倒置了因果,不过是空中楼阁...

赵专和墙这两者是相辅相成的,不是一个先后问题,不过这个我的立论都无关,我只是说明破墙之日,就是赵专走向末日之时,并无前后次序,而且未来会发生什么我们都不好说,不管破墙和衰落是哪个先哪个后,只要是长期不间断的把宝押在一点之上,这种风投都是极为不可靠的,也不会长久的。
我倒觉得开放信息了以后,会导致的情况就是毛泽东那一套一个阶级倒下了,另一个阶级上来了。俄罗斯就是例子,民主制度下的独裁,真正的社会转型来自于每个人内心价值观的改变。我的观点是从程晓农的中国的陷阱与困境那里来的。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能走当然还是走,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嗯,走,我前几个月在准备如何死,如果得了肺炎,目前还好,没得。
如果得了我准备录YouTube遗言。
愿望是好的,不过在我看来这天还是很远,一方面,如不是大多数中国人一起追求宪政,光靠咱些个反贼嘴炮两句...

所以我才会说破墙就是一个转折点,如果破墙,那么舆论市场就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极端的声音就会被淘汰,建立宪政也就不是什么遥不可及的事情。
不可能,不抱希望东亚洼地唯一的出路就是被西方殖民一百年,然而殖民时代已经过去,所以永远不可能了。

不是只有殖民一百年才有出路,如果是十年前我或许认为赵专还有很多方面可以续命,但现在越来越单一的依赖谎言维系统治,我倒觉得它不会长久。
我倒觉得开放信息了以后,会导致的情况就是毛泽东那一套一个阶级倒下了,另一个阶级上来了。俄罗斯就是例子...

因为俄罗斯没有建立起真正的宪政体制,而大陆要建立宪政体制也未必需要彻底推翻体制。破墙,除了让谎言不再蔓延,另一个作用,就是开启民智,监督制宪行宪。
所以我才会说破墙就是一个转折点,如果破墙,那么舆论市场就能听到不同的声音,极端的声音就会被淘汰,建立...

是的,破墙肯定是会加快民智的开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破墙,是广大人民争取来的,还是供铲档主动开的,如果是前者,我认为距离宪政这个目标就不远了,证明大多数中国人都觉醒了;如果是后者,我持悲观的看法,很多人依然会用赤纳那套理论继续麻痹自己,继而又陷入同样的循环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回复 范松忠 黑名单
希望您一切顺利、平安。你要记住,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你都不会是孤身一人战斗,每一个怀抱自由和希望的人,都与你同在。
范松忠 黑名单 回复 守法刁民 黑名单
希望您一切顺利、平安。你要记住,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你都不会是孤身一人战斗,每一个怀抱自由和希望的人...

是的,中国大陆的抗争人士不是我的同胞,不是我的老乡,但他们都是我的战友,都为了共同的自由目标。

十分感谢您!
是的,破墙肯定是会加快民智的开化,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还有一个问题,破墙,是广大人民争取来的,还是供...

怎么破墙这个问题只有交给时间去证明了,我想说明的只是长期依赖墙维系统治这种高危风投是不会长久的,这就相当于明朝的天子守国门,把首都放在前线,从理论上既避免了外强中干地方座大反噬中央,又避免了重兵远离前线外敌入侵,但谁又能想到出了个李自成和大清呢?就像大清闭关锁国又怎么料得到西洋的坚船利炮?我们用现在的眼光看待未来是不恰当的,未来如何破墙不是我的今天可以想象得到,但是你只要是把所有的筹码孤注一掷,那么你持续的时间越长,风险也就越大,与其说明清两朝是败给了时代的局限性,还不如说他们是败给了自己的投资眼光,这都是专制政权的通病,宪政社会民众可以获得更充分和畅通的的救济渠道,不是把维系政权的筹码孤注一掷,自然也就不会出现这种依赖谎言孤注一掷的统治风险。
這個問題我在上面的評論已經論述過了,我就不贅述了,歷史的發展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牆如果塌了,專制統治...


我還真的從頭到尾看過一遍你的留言,其實就是你一廂情願地以為中國是個正常國家,不敢朝鮮化、再列寧化、把人民搞死去保障黨的權力。在國家層面上,開放當然是好的,但共匪權貴不可能忍受身敗名裂、貪款盡失的下場,肯定要與自由派鬥爭至最後的。所以,反共而不談暴力革命就是傻逼。

而你就說「他們不得不放權」、「希望見到和平轉型」?你繼續做夢吧。你連列寧黨的組織邏輯都不懂,還天天長篇大論打雞血,笑死人了。
按台湾那种民主化过程最好,即便民主化了,还是一大堆nmslese投票给中共
首先,上万年前人类是否就建立了宪政,这个没有明确的证据。接着,就算假设有,上代人类的灭亡是否又和宪政...

首先你认为「专制已经被淘汰」,但是现实里专制却并没有被淘汰,相反俄罗斯从东欧解体后重新转为专制,反而在论证专制具有强大生命力。

然后你又说认同「分权制衡」,「宪政不是尽善尽美,不是零本万利」那么诸夏概念就不是那么难以理解了:宪政不是零本万利,是有运作的门槛的。起码需要能自力更生、不会被收买就放弃监督权利的国民阶层占大多数。否则宪政就会被僭主支持者冲垮,国家就会重新堕入专制。所以政治德性高的地方应该先立国,在国与国之间形成制衡,堕入专制的地区会被附近的邻国所监督,无法做出破坏邻国宪政的危害,并在互相竞争中逐渐放弃专制。
我還真的從頭到尾看過一遍你的留言,其實就是你一廂情願地以為中國是個正常國家,不敢朝鮮化、再列寧化、把...

中國大陸目前不是正常政權不代表憲政化以後不是正常政權。列寧黨是什麼邏輯都不要緊,在言論開放的環境下,他們自以為是的邏輯會在被批判得體無完膚,任何極端的思想、極端的邏輯,在言論開放的環境下都是沒有市場的。
按台湾那种民主化过程最好,即便民主化了,还是一大堆nmslese投票给中共

民主只是宪政的锦上添花,有民主而无宪政,就像苏格拉底之死,再好也好不到哪去,有宪政而无民主,比如新加坡、香港、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镀金时代的美国,再坏也坏不到哪去,离开了宪政的民主就会沦为沙文式的民粹主义(也就是极端民族主义的暴民政治),不管他们投票给谁,只要政权是宪政化管理,一切都会样正常化的方向推进。
首先你认为「专制已经被淘汰」,但是现实里专制却并没有被淘汰,相反俄罗斯从东欧解体后重新转为专制,反而...

在宪政社会专制已经被淘汰,言下之意就是指采用宪政的社会都淘汰了专制,俄罗斯宪政化做得就不够。诸夏并不难理解,但是没必要把诸夏作为唯一的宪政化方式,甚至不是首选的,分权是必要的,但不要走极端,分权不等同分政,要实现地区分权,只要在宪政化框架下界定中央和地方的权力就可以了,这样同样可以达到分权的效果,而且还能够保持统一的优势,比如美国。至于你说的被收买就会放弃监督权利我认为不太可能实现,在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任何偏离制宪行宪的行径都会公诸于众而遭到口诛笔伐,除非你能收买全国人,但这又是不切实际的。
在宪政社会专制已经被淘汰,言下之意就是指采用宪政的社会都淘汰了专制,俄罗斯宪政化做得就不够。诸夏并不...

所以你是自证循环,也就是拉斯基、费孝通、印度国大党和中国民盟在1940年代末的观点:所有传统社会大同小异;人类社会有普遍规律;西方民主、苏联和轴心国代表现代化的三种路径;其他落后国家必须在三者当中做出选择;费边式粉红色主义再好不过;搞好费边主义就能避免赤化或法西斯化;已经发生的赤化或法西斯化是费边主义失败的产物。

他们的材料是不堪一击的,结论是先于材料设定的;但这并不能证明他们的结论必定错误。我们只能证明一件事:在我们生活的世界内,历史没有根据这种假设发展。
所以你是自证循环,也就是拉斯基、费孝通、印度国大党和中国民盟在1940年代末的观点:所有传统社会大同...

我们不谈虚的,我大概知道您的意思,您是认为按照民众的思想没有开化,如果不分裂,而单方面依赖当局,很容易会导致复辟专制对吧?如果我的理解有错误,还希望您指正。您的提议很有价值,我提两点意见参考一下,看看是否能在不分裂的前提下,实现分权制衡、相互监督的宪政体制。

一、分权:中央仅行使国防、外交、国税、央财、货币、移民、省际冲冲突之职权,其余权力由地区自行制定法律行使。

解释:这是为了避免中央权力过大,使地方可以对中央进行制衡。

二、设立民主过渡期:中华国的民主过渡期原则为24年。过渡期内设立临时三军统帅,临时三军统帅由中华宪政会按章程产生,过渡期内三军统帅职权暂时冻结,转由临时三军统帅行使,且不设任期,过渡期结束同时,临时三军统帅一职永久取消,权力移交至总统行使。民主过渡期自本法生效之日起算,生效之日起第四年首月首日,郡县各级公职人员无需取得中华宪政会批准就能竞选、委任、任免;生效之日起第八年首月首日,郡县、地区各级公职人员无需取得中华宪政会批准就能竞选、委任、任免;生效之日起第十二年首月首日,除中央一级外,各级公职人员无需取得中华宪政会批准就能竞选、委任、任免;生效之日起第十六年首月首日,全国各级公职人员无需取得中华宪政会批准就能竞选、委任、任免。生效之日起第二十年首月首日,中华宪政会有权向国会提请民主过渡期到期后续期,提请至少需得到参众两院分别以三分之二以上多数票通过方生效,最多续期一次,续期最长不得超过二十四年,无论是否续期,原本已放开的权利均不得收回。

解释:赵专任何制度最终都必须落实到具体的执行层面上,让民众通过选举从底层掌握话语权,避免赵专推行暴政、侵犯民权,而为了避免出现暴民政治,民主的权益并不一步到位,逐步放开,每四年放宽一个级别,用24年彻底放宽,24年后,在宪政体制、言论自由下成长的一代已经长大成人,成为社会的主流,掌握主要话语权,这个时候,赵专就算想专制,无论制度上还是民众意识上都已经没有可行性基础。

您认为如何?
只要反抗可以形成一定的規模而且是常態化的,一旦自由世界支持反抗運動,共匪基層與高層就會發生巨變。
我認為拆除防火墻是必要的,中國人需要長期的系統性的在墻外的思想碰撞中對共匪進行比較分析,只有這樣才可以促使中國人在世界觀層面覺醒,如果沒有世界觀層面的覺醒,只是覺得某些貪官不好,共匪還有救,共產極權制度不需要被推翻,就不會成為中國民主化的支持者,只是認為某些貪官不好的人,只要回到墻內多接觸一些共匪的宣傳,很快就會繼續堅定的支持共匪政權。
首先共匪牠們就不會開放啊, 說明你沒搞明白我在說甚麼, 呵呵

崇禎不想放清兵入關,滿清也不想被堅船利炮打開國門。我明白你在說什麼,但正因為如此,所以我才會對未來充滿信心。他們會不會都不要緊,客觀規律不以人的主觀意志為轉移。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9
  • 浏览: 17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