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牆內憲政化的未來充滿信心,或者我們都能看到這一天

(文后附简体中文版)

牆內最大的社會問題在於專制統治,專制統治必須依賴兩樣東西,謊言與恐怖,兩者相互補充,缺一不可。因為當謊言不存在,專制統治依賴的恐怖手段也就沒有人去執行,他也需要通過謊言來控制暴力機器執行謊言,反過來,如果沒有暴力機器幫助維護謊言,真相就大行其道,最終謊言也會在真相面前不攻自破。

趙專統治所依賴的謊言是靠防火牆(這裡包括廣義的防火牆,除了防火牆的軟件技術,還有通過防火牆定位用戶,動用暴力機關查水表硬件技術)維繫的,如果沒有防火牆,用戶的發言不僅可以暢所欲言免遭人身風險後果,還可以把信息同步轉發到全世界,同時人民也可以接受到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信息反饋,所有的造謠都會在最短時間被識破,民眾可以自發聯合起來進行抗議,任何星星之火都能迅速串聯起來形成燎原之勢。其時,瞭解真相的民眾哪怕不去反抗,只要不配合作惡,趙專也無法通過維穩機器強迫民眾積極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使趙專跌入塔西佗陷阱,公信力徹底喪失,維穩機器也會因為維護成本過高而崩潰,趙專統治是為了牟利,當統治無利可圖,趙專的統治也就土崩瓦解。

當趙專深陷信任危機而無法自拔之時,體制內不僅不會團結一心,反而因為害怕被追責清算而相互推諉責任亂作一團,失勢派也會趁機拋包爆料,狗急跳牆來個魚死網破,自顧不暇的情況下更談不上打壓民眾。

塔西佗陷阱而土崩瓦解的專制統治大概率會是和平轉型,因為動亂的基本出發點都是軍隊等暴力機關負隅頑抗,但軍隊的基層官兵也是普通民眾,當他們也能通過互聯網瞭解世界、瞭解真相,權輕責重的基層官兵也就普遍失去作惡動力,而且對於不合作的和平抗爭,大家消極應付專制當局,沒人上街沒人打鬧,只是社會秩序大規模失控、政令抵觸難以無法推行,暴力機關也無對象可抓,正如東德民眾大量遷往西德。因為當權派由於失去公信力無法進行有效管理,不等民眾出手,體制內的反對派就把他們幹趴下了,而反對派要維持統治秩序,在言論開放的環境下,只有憲政化一條路。

我對牆內憲政化的未來充滿信心,或者我們都能看到這一天,雖然趙專在硬件方面的能力越來越強大,但是他提供說服力的手段卻越來越單一,越來越依賴謊言,越來越依賴防火牆,但是他要維持專制統治,能也只能走這一步,而從投資學的角度來看,把所有籌碼押寶在一個地方,是風險率極高的投資,而且當一個風險極高的投資必須進行持續不斷的長期定點投資之時,意味著這個投資必然是會出問題的,因為他沒有可依賴的後備方案。防火牆攻破之時,就是趙專走向瓦解之日。

(以下为简体中文版)

墙内最大的社会问题在于专制统治,专制统治必须依赖两样东西,谎言与恐怖,两者相互补充,缺一不可。因为当谎言不存在,专制统治依赖的恐怖手段也就没有人去执行,他也需要通过谎言来控制暴力机器执行谎言,反过来,如果没有暴力机器帮助维护谎言,真相就大行其道,最终谎言也会在真相面前不攻自破。

赵专统治所依赖的谎言是靠防火墙(这里包括广义的防火墙,除了防火墙的软件技术,还有通过防火墙定位用户,动用暴力机关查水表硬件技术)维系的,如果没有防火墙,用户的发言不仅可以畅所欲言免遭人身风险后果,还可以把信息同步转发到全世界,同时人民也可以接受到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信息反馈,所有的造谣都会在最短时间被识破,民众可以自发联合起来进行抗议,任何星星之火都能迅速串联起来形成燎原之势。其时,了解真相的民众哪怕不去反抗,只要不配合作恶,赵专也无法通过维稳机器强迫民众积极去做不想做的事情,使赵专跌入塔西佗陷阱,公信力彻底丧失,维稳机器也会因为维护成本过高而崩溃,赵专统治是为了牟利,当统治无利可图,赵专的统治也就土崩瓦解。

当赵专深陷信任危机而无法自拔之时,体制内不仅不会团结一心,反而因为害怕被追责清算而相互推诿责任乱作一团,失势派也会趁机抛包爆料,狗急跳墙来个鱼死网破,自顾不暇的情况下更谈不上打压民众。

塔西佗陷阱而土崩瓦解的专制统治大概率会是和平转型,因为动乱的基本出发点都是军队等暴力机关负隅顽抗,但军队的基层官兵也是普通民众,当他们也能通过互联网了解世界、了解真相,权轻责重的基层官兵也就普遍失去作恶动力,而且对于不合作的和平抗争,大家消极应付专制当局,没人上街没人打闹,只是社会秩序大规模失控、政令抵触难以无法推行,暴力机关也无对象可抓,正如东德民众大量迁往西德。因为当权派由于失去公信力无法进行有效管理,不等民众出手,体制内的反对派就把他们干趴下了,而反对派要维持统治秩序,在言论开放的环境下,只有宪政化一条路。

我对墙内宪政化的未来充满信心,或者我们都能看到这一天,虽然赵专在硬件方面的能力越来越强大,但是他提供说服力的手段却越来越单一,越来越依赖谎言,越来越依赖防火墙,但是他要维持专制统治,能也只能走这一步,而从投资学的角度来看,把所有筹码押宝在一个地方,是风险率极高的投资,而且当一个风险极高的投资必须进行持续不断的长期定点投资之时,意味着这个投资必然是会出问题的,因为他没有可依赖的后备方案。防火墙攻破之时,就是赵专走向瓦解之日。
21
分享 2020-05-17

106 个评论

我感觉作者过于乐观了,宪政意味着把权力关起来,而中共的任何领导人都是极度追求权力在自己手里,就好像邓...

这个问题楼上我已经谈过了,不是与虎谋皮,是言论开放的环境下专制统治没有生存空间,他玩不下去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守法刁民 黑名单

不知曾幾何時,品蔥就有那麼一群人,他們嘴上說著反專制,事實上卻鼓吹專制政權不可戰勝論、中華永無希望論,他們並不希望專制政權倒台,因為專制政權倒台,他們也就失去了嘲笑生活在專制統治下的民眾,來為自己失敗的人生尋找存在優越感的機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請勿對號入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09
  • 浏览: 17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