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77年前的查毒缉私事件

各位好。

今天,让我和各位一起来重温一件77年前的案件。

请看档案1:
(1943年3月22日)顷拆督察处报告称:“本月二十号据密查报称三五九旅合作社张主任经常在东关零销鸦片,当日由该密查发现有人在张主任手买出鸦片烟壹两,价钱一千四百元当付清,当时张主任答应该密查言定晚上再买给他五十两,同晚该处即派督察队队长及缉私员等四名前往缉私,当晚东关发现枪声,该四同志失踪至今未返。
又昨(二十一日)晚九时凭东关市民有密报,又查获东关三五九旅合作社张主任售鸦片烟毛重壹拾两零七钱,张主任己被扣,因张主任赖死不肯走,该处为着避免武装冲突,故未勉强将该犯拘捕到案,请转告延属警备司令部,将该张主任解案讯办等情,特此函达,希查照办理为荷

      此致
敬礼!
延属警备司令部王司令勋鉴
                                                       财经办事处主任贺

资料来源:陕西省档案馆3-12-22页,引自《陕甘宁边区禁毒史料》P265,史克诚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再看档案2:
(1943年3月24日)顷据本市居民张作有,为帮助东关三五九旅合作社张主任妻王风英出售鸦片一事。呈称,张主任妻王风英经常吸食大烟又时刻出卖熟烟炮子,因事系上峰主张,故协助出售零烟在十次以上,本月二十一日出售一两,价洋壹仟四百元,当面交付,并定二十日过货五十两言明交货交价,但因买主未到,故未办成,二十一日交货时,被督察处查获,将民捉住,因民既未从中取利,又系无竟免民无罪,不料九旅反将民之老母拘捕至今不知生命如何,并闻将封闭民家捕捉民等,又谓二十日夜东关开枪,并将薛组长之妻捉住毒打,还有公家人亦在拷打,引起人心不安等情,查私犯鸦片即属破坏统销,拘捕人民立系违犯法令,如所述属实,请查明办理为盼。
此致
敬礼
王旅长
財经办事处主任贺

资料来源:陕西省档案馆3-12-30页,引自《陕甘宁边区禁毒史料》P267,史克诚主编,陕西人民出版社,2008年1月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让我们详细看看这两份档案究竟讲了一件什么事吧。

本月二十号据密查(注:秘密探查的政府人员)报称三五九旅(注:就是去了南泥湾的那个三五九旅)合作社(注:军队对外销售各项物资的商店)张主任经常在东关(注:现在的山西省东关镇)零销(注:即散称散卖)鸦片


那么,这件事的起因就是边区政府发现三五九旅在零销鸦片。

当日由该密查发现有人在张主任手买出鸦片烟壹两,价钱一千四百元当付清,当时张主任答应该密查言定晚上再买给他五十两


这位政府秘密工作人员开始钓鱼执法了。

同晚该处即派督察队队长及缉私员等四名前往缉私,当晚东关发现枪声,该四同志失踪至今未返


政府缉私工作人员依法缉私查毒,居然被军队私自枪杀!

又昨(二十一日)晚九时凭东关市民有密报,又查获东关三五九旅合作社张主任售鸦片烟毛重壹拾两零七钱


二十日军队合作社被政府工作人员缉私,二十一日合作社居然就敢继续顶风作案!

张主任己被扣,因张主任赖死不肯走,该处为着避免武装冲突,故未勉强将该犯拘捕到案,请转告延属警备司令部(注:指延安直属的警备司令部),将该张主任解案讯办等情


在连续两天之后,这个合作社的张主任只是“被扣”,还“赖死不肯走”。一个小小的地方合作社主任,就能让地方政府不能勉强拘捕,还得请延安直属的警备司令定夺!

顷据本市居民张作有,为帮助东关三五九旅合作社张主任妻王风英出售鸦片一事

这才两天,这位张主任的老婆也跟着出事了。

张主任妻王风英经常吸食大烟又时刻出卖熟烟炮子(注:指代已经制好的可以直接吸食的鸦片烟),因事系上峰主张,故协助出售零烟在十次以上


这个张主任的妻子经常吸食大烟几乎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后面这句话就非常耐人寻思了。哪位上峰主张的?这位上峰既然向张主任的妻子主张,那么这位上峰有没有向张主任本人主张过什么?为什么张主任的妻子也可以协助出售零烟?

二十一日交货时,被督察处(注:指边区禁烟机构,不过他们也同时负责从民间收购鸦片)查获,将民(注:指那位举报人张作有,下同)捉住,因民既未从中取利,又系无竟免民无罪,不料九旅(注:指合作社的实际老板三五九旅)反将民之老母拘捕至今不知生命如何,并闻将封闭民家捕捉民等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二十一日张主任真的顶风作案跑去交货,然后被督察处抓住。当然,督察处认为这位举报人一无获利,二无参与,应当免罪。但是,紧接着三五九旅的人反手就跑去抓捕举报人张作有,并顺便抓走了张的母亲。

又谓二十日夜东关开枪,并将薛组长之妻捉住毒打,还有公家人亦在拷打,引起人心不安等情


根据上下文,这里开枪还搞拷打的应该指的还是三五九旅。二十日夜开枪,大概指的就是那四位无辜的缉私队员。这位薛组长,应该是缉私队的队长。他死后,他的妻子也没能逃脱三五九旅的毒手。至于“还有公家人在拷打”,指的是有公家人参与了拷打薛妻,还是有公家人也被三五九旅拷打,则不得而知。至于引起人心不安,这说明拷打,甚至有可能枪杀,并不是秘密进行,而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查私犯(注:原文如此,不过按照上下文似乎应当为私贩)鸦片即属破坏统销,拘捕人民立系违犯法令


这句话更是把边区所谓禁烟的老底给泄漏出去。私贩鸦片破坏的是什么法令?不是禁销,而是统销!统销是什么?就是统一生产销售!更奇妙的是,按照公文作者财经办事处主任贺龙来看,“破坏统销”还在“拘捕人民”罪名的前面!可见鸦片和人民,对于贺龙来说哪个更重要简直是不言而喻的。


这件事最后是怎么解决的,甚至是有没有解决问题,已经不得而知。



最后的结论:

1、最显而易见的事实就是,中国共产党根本就没有搞什么禁烟,恰恰相反的是,中国共产党根本就是在自产自销

1.5、一个基层合作社,一天之内就可以拿出整整五十两鸦片满足交易需求,军队和政府掌握的鸦片总的具体数量也就可想而知

2、从这两篇公文可以看出,边区的政府明显对军队没有任何约束力。哪怕是军队在一个小地方的合作社的主任犯了法,连贺龙都拿军队没有办法,还得跑去找军队高层才能解决问题

3、中国共产党手上最精锐的也是最有名的部队之一,也敢纵容基层干部枪杀政府工作人员甚至毒打无辜平民,而且从这些人的形式作风来看,这是初犯的可能性非常非常的低。(从其他的档案来看,军队是完全纵容基层人员与边区政府对立的)
1
分享 2020-05-18

1 个评论

“出来混要讲信用,说杀你全家就一定要杀你全家”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