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墙内中国人

(个人观点,抛砖引玉)

墙内的绝大多数人无政治诉求,像工蚁一般,纯粹地为生活而活,捏着挣来得血汗钱,刷刷抖音,打打麻将,过着与政治隔绝的生活。当然,他们也为这个庞大的红色暴政机器提供了燃料。

在89年的政治风波中,被打断了骨头,他们知道政府什么样,也无力改变,安于当下。但对于“爱国”,他们都是一碰就着的干柴,分分钟变成义和团模式,这也与长期灌输的“国家对立”“民族仇恨”有关。

这些人占十几亿里的绝大多数,他们不会主动帮助“反贼”等境外势力造反,他们安于现在的生活,除非中共败象已定,他们才会出来落井下石,踹上一脚,换个政府,继续过小日子。

接下来,喉舌们,智囊们,与中共勾结的“人民富豪”们,这些既得利益者,所谓的“上层人士”。
他们不会帮助“反贼们”进行什么变革。他们只想着主子们的残羹剩饭,更别提主子们随便发动一场运动就可以把他们往死里整,毕竟下面一大片“仇富”“反智”的人,正摩拳擦掌地想要把他们挂路灯。
他们要做的是,继续割韭菜,算好时间,跑路移民。

接下来是“粉红”“自干五”“五毛”等等,这些人成分很杂,绝大多数是没有进入社会的年轻人为主,与当年的红卫兵十分类似。

1.被洗脑的“强国派”,“中国崛起,取代美国”“万国来操”,说中共不好就是妨碍中国的复兴大业,汉奸卖国贼拿钱办事 ,“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中国的宣传机器确实营造了“强国”的环境氛围,《新闻联播》天天表达的就是,皇上今天又接见了非洲某国元首,“万国来朝”,中国梦。

2.苏俄粉,以乌有之乡为代表的毛左,他们以“正统”共产主义接班人身份自居,有些苏俄粉张口闭口“小布尔乔亚”,“肃反”,“西伯利亚”,能把马克思的书以及《列宁选集》倒背如流,不过,按他们的标准,中共这个修正主义也该挂路灯。

他们向往苏俄以及毛时代的暴力,仿佛自己越“共产”,越光荣,就像大清的旗奴一般,是光荣的象征,但韭菜把自己当成了割韭菜的。

3.岁月静好的“猪圈派”,我们现在过得还好啊,能吃能喝能玩,要“民主”干什么,叙利亚?利比亚的民主?战乱?动荡?

主子杀猪的时候,就要跪在地上哭嚎维权。

“粉红义和团”占中国年轻人很大一部分,特别是配合现代化的洗脑工具,各种团课,学习强国APP。
虽然有人讥笑道只是走走形式,做做样子,但潜移默化还是有的,正如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所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而在墙内,中共掌握着每一个发声的地方。


绝大多数中国人是很势利眼的,他们更爱攀附强权,认为这样暂时很安全,我是亲共的,就不可能拿我开刀,至少还没有杀到自己。

中共不同于以往的封建王朝,在这个中共掌握一切资源的社会,无人可以离开,除非移民,不然你只是一只牵线木偶。

正如《少林足球》所言,“球證、旁證、技術委員、主辦、協辦、所有單位都是我的人”。但在我看来,甚至对方球员的亲属生计都已经捏在手里了。

很多人想要武装反抗,但起义需要严密的组织与计划,即使成功了也会面临严酷的围剿,训练不达标,只会沦为走狗们的战利品。中共的党卫军非常重视体能,时常五公里跟拉力比赛,假想敌大多是“日本”跟“台湾”。很多反贼可能体能都比不上,他们是跑得快,拿步枪,跑得再快就是机枪跟狙击手。

起义也要选择时间点,即中共国的矛盾空前激化,有人会反驳,中国人“三年自然灾害”,不也没反抗?中共的领导人已经换了很多任了,他们没有毛的威望,毛的神话,即使包子再怎么美化,也赶不上。


当然,现在,总加速师习总的不断加速,“民主灯塔”美利坚已经意识到中共这个祸害,新冷战已经开始。
3
分享 2020-05-18

6 个评论

我觉得中共非常了解中国人。那些不反共的人就不说了。就连反共的人都被中共了解的死死的。其实很多反共不反华的人都有做义和团的潜质,不是说反华是骂中国人,而是对中国现状和历史有个反省,而不是简单说因为中共是汉奸是黄俄。
义和团开始也是反清的,但后来由于宗教矛盾和文化差异,想借政府清除基督教和洋人,就开始扶清灭洋了。我常看到一些反共的人,有民运,有国粉,也有其他所谓的诸夏粉,各种人,他们会因为对自身文化身份的认同而要贬低外国,一时生气就开始反美反日,反这反那的了。
另外,我在美国之音网站也看到过一个人说:反共是没错的,但不是现在反。现在要闷声发大财,等共产党倒台了,才反共。现在你反共,你会被捉去捉牢,你老婆会被别人霸占,你孩子叫人家父亲。
我也不说这样的人是五毛或者大外宣,因为你得有证据。这样的人在现实中也挺多的,只是他们不直接说白。他们也有时骂骂政府,但还是会配合中共的各种腐败行为。
正如吾尔开希说的,骂了中共几十年,它没倒,反而变强大了。现在很多反共的人有两种情绪,一种是期望中共内斗(中国古代大多数改朝换代是统治阶层内斗,而不是平民起义)。另一种是期望美国打击中共,就像英国揍清政府那样。还有第三种,就是期望中共内斗和美国打击。
中国人现在并不缺乏知识和信息,到底什么愿意导致ccp还是统治得那么稳呢。当然在某些人看来,天天都有中共快完的征兆。
绝大多数墙国人不值得救赎。因为你拼尽全力救他们的时候,他们在等着看你被铁拳揍死,为其上演一出茶余饭后的好戏。就算他跟你同盟,要一起灭TG,他们也多半是等着你先冲在前,他们在后压尾,伺机而动。要是你冲在前面胜利了,他们就跟上了。要是你在前面牺牲了,你会发现,后面没有他们的影儿了。精致利己主义到了基因里的脂民,真的应该让他们自己在韭菜园里快乐的生长。看也不要看他们一眼。
我觉得中共非常了解中国人。那些不反共的人就不说了。就连反共的人都被中共了解的死死的。其实很多反共不反...
对于中共统治稳固的原因,我认为有粗略的几点:1.吃“改革开放”以来的“工业化红利”,这是明居正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现在的日子确实比以前军阀混战要好,吃喝不愁了。经济一直到包子上台,都是各种“神话”,所谓“黄金十年”,甚至可以“取代美国”,“实现民族复兴”。也有人打趣过,中共执政的“合法性”来自于经济。
2.维稳优先策略,高科技监控(人脸识别,探头,天网系统),媒体,网路的审核删改机制以及警察等暴力机关。
3.中共掌握着中国社会的一切资料,每个公民的。
中国是个很庞大的国家,15亿人,什么成分都有,有岁静自然也会有热政、有既得利益者自然也会有底层群众。他们的声音往往可以被表达出来,成为这个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正是这些声音让很多人错误地持有一个观点,那就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很多元,很多中国人有潜在的反抗意识。

中国的网络社群很混乱,看似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实则墙内一切发言都保有一个限度——不对现有统治集团造成任何实质上的威胁。一个有“反贼”意识的人可以去微博某翻车新闻下嘲弄一下当权者,他最多会被删博销号,但如果某个人,某天突然和别人在墙内商量“死国可乎”,然后表示要自立组织揭竿而起,那等着这些人的就不是删帖封号之类的那么简单的事了。几年之前也有贴吧反贼组团约架,称之为“真人快打”,官老爷连眼皮都不乐意抬一下,因为他们认为这些人终究对党没什么威胁。另外一边,我们能看到,维族要民族自治,直接给你送进集中营,法轮功传播宗教,一辈子劳动改造。这些人在掌权者眼中是有组织而且有能力威胁到党国的,于是要狠狠地打,还要大力污名化,让他们在国内永远没机会把握住受众集团。

至于前面那些人,中共的处理方法就更简单了,网警看一下,只要你闹不出大的,那你在墙内的结局就是自生自灭。缺乏独立思考的年轻人在羊群效应下就是党的传声筒,中共只需要做一点propaganda,然后掌控现在网络上opinion leaders的引导方向,其他的多数人就会主动站队,那么不满的声音就只会被淹没在羊群的嘶叫里。而中国的意识形态的灌输也不是一朝一夕的,而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中共的意识形态禁锢的核心在于教育,如果在你思考能力乃至自我意识都未发育完善前就把党需要你知道的灌输给你,那未来再用相近立场的内容牵着你鼻子走就没这么困难了。所以很多国内反贼讨匪立场并不总是那么坚定,而有的粉红战狼直到被铁拳锤烂还不能醒悟。

习近平上台后,状况又更差了一些,习近平对那些本身甚至没什么威胁的声音也开始草木皆兵起来,更高的维稳投入,更多的意识形态工程投入,同样带来的是更成功的管控与钳制。Stein Ringen所写的The Perfect Dictatorship可并不是玩笑,高效的管制让人们自觉把自己限制在中共的言论准则下,如果人们都觉得“二加二等于五”,那么“二加二等于四”的意见就很难有市场和受众,真正以”二加二等于四“为准则甚至有能力形成组织的会立刻遭到政府的噤声与迫害。而习上台后同样做到了很好地造神运动与打压党内异己势力,中共的利益链条内部也因此变得密不透风。民主化观念的培养可能只需几十年,大约两代人的时间,可共产党连一代人的时间都没给过中国人。于是,我对“内部崩溃论”愈发悲观了。
对中国老百姓的看法,我觉得姜文在让子弹飞里概括的挺准确:

谁赢他们帮谁。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幻想中共自我解体,改革的改良派,填入党申请书好了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18
  • 浏览: 1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