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人反共系列[1]:乐观之处——中国人的【奴性】和【精致利己主义】并不是反共阻力

开头先说个事:迫真【爱国】机场【次元口袋】封禁“违法网站”,品葱赫然在列
当事人(机场主)声明存档:https://archive.is/T9bjn#selection-1445.0-1445.9

你眼中的小粉红,我眼中的吹哨者
机场主讲了这么长一段话,估计是想公关减少损失,可是这公关技术实在无力吐槽,反而吹了不少哨:
  • 群组已设为私密,看来机场主也怕惹麻烦,不想树大招风。
  • “我从来不是很在意政治观念不同的人以及其言论,所以我不是反对进入品葱吹水唠嗑”,可见最多是个岁静,不能称为小粉红。
  • 他自称把品葱纳入审计规则是被逼无奈,而且提及了上游审计的事,看来所有机场主其实都是在刀口舔血,这种生意风险很大,想要安全的人士不要使用任何“机场”,要么自己搭建,要么用可靠的VPN,顺便戴个TOR。
  • 他认为法轮功过于弱智,给他带来了心理阴影(其实我也不喜欢神神叨叨的东西,然而天朝禁止法轮功并不是因为它弱智,至于到底为什么,你自己来创一个教,信徒人数增长过快的话,你就知道了)。
  • 记录IP是必然的,不管是机场还是用VPN,关键是泄不泄露。那些可靠的VPN,不会与中国政府合作,至于有没有log,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那些号称no logging的也是如此)。
  • 使用TOR,你的IP和访问的网站没法建立关系,就算收集,用处也不大,顶多知道你在用TOR而已。建议能用TOR就用TOR,用的人越多,每个人越安全
  • 关于身份信息,是肯定收集的,虽然机场主有可能看不到。但是依旧不能掉以轻心,信息都在墙内,有何安全性可言?
  • 关于这个人:欺软怕硬,一开始无比嚣张,又是骂人又是“出道”,仗着自己是便宜机场,就态度恶劣。后来估计闹大了影响他生意,才迫真发个声明,【精致利己主义】的本性一览无余。就算支持加密货币支付也没用,问题不是出在这儿。说封就封,不爽了还公布邮箱和IP,用他的梯子没有安全感。性格缺陷和技术无关,建议大脑升级。

吹哨者并不是李文亮这类人的专利,【逆向吹哨】也是吹哨。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大清多的是,清末尤其多,120年过去了还这样。

【奴性】和【精致利己主义】有什么关联?
这两者都是高压制度下的结果。高压产生了【犬儒主义】,都以为共产党太强大反不了。然后就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南京彭宇案】是个加速器,法官的判决方式(不是结果)强制“纠正”了天朝的道德观——不是你撞的为什么要扶?这么一判,后面的【小悦悦事件】发生也不奇怪了。
好心帮助人却被碰瓷,助长了精致利己主义之风,大家发现只顾自己才是这个畸形社会的生存之道。

中国人不反共不反体制真是因为【奴性】?
50年代末期大饥荒和后来的十年文革,那时候的洗脑可比现在狠,然而1989年爆发学运,就有了六四。
十年前,网上还有许多自由派大力针砭时弊,现在有的消失,有的转移,墙内几乎绝迹。真是奴性使然?波动这么大?
关键还是组织。共产党早就把社会共识撕碎,导致反共反体制活动难以组织。但是真的没人组织吗?建议你看看《冰山一角:1976-2019年重要群体性事件统计》,奴性?呵呵。
但为什么没能推翻共产党呢?首先,【公共安全支出】(又称维稳经费)五年翻番,不给你镇压下去才怪。然后诉求力度不足,组织群体性事件的带头人如果拿到了好处,就自然会停,然后剩下的人被政府各个击破,事件结束。
解决方法也有:必须有事件迅速燃起全社会共识,组织运动最好不要有带头人,务必去中心化,防止各个击破。
不过,经济下行加上疫情的氮气加速,社会不满越来越多,就差一个快速燃起全社会共识的事件了。

【7秒记忆】对反共的影响
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人记性不好,有些人记性好,不能一概而论,所以不好说天朝人【都是】或【都不是】7秒记忆。不过可喜的是,是不是7秒记忆不影响反共。
对于那些记性好的人,共产党干过的那些事情都知道都记得,所以不赘述了。
那些记性不好的人呢?可塑性好啊,把共产党推翻了,共产党所做的事情,尤其是宣传,马上抛脑后。至于共产党还在的时候,记性不好也成不了什么事,别指望这群人守护共产党啊。

【主动】当炮灰,还是【被动】当韭菜?
不得不承认,天朝人由于长期恶劣的生活环境,忍耐力很强,【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不过,和【小粉红】不一样的是,【小粉红】是会出征的(虽然没有卵用,还有反效果),而【利己主义者】不会,只顾自己就好,哪有空管外国啊。你们网上或者生活中看到的所谓粉红,很多都是利己主义者,比如开头的那个机场主。
都不用让那些利己主义者去打台湾,随便付出点代价,比如封掉几个游戏主机外服,就能马上翻车。
经济下行的大背景加上疫情真是个加速器,天朝利己主义者多的是,铁拳砸到身上,一瞬翻车。

为什么这么乐观?
我币圈人有过悲观的时候,其实我十年前就有革命的打算,苦于没有可行性,降级为【对体制不满】。
而如今,鉴于外因和内因都处于一个临界点,望外国不再绥靖,墙内不再忍受,变革不远了!

但是革命不可能一帆风顺,现在仍然有一些问题,敬请期待本系列之2,,,
11
分享 2020-05-25

2 个评论

虽然他们想法很多,但没有政治实践,既不会给他热爱的老大哥捐钱也不会上街,更不会走国际战线替老大哥解围。所以虽然对民主推动没有贡献,但同样几乎没有阻碍。
虽然他们想法很多,但没有政治实践,既不会给他热爱的老大哥捐钱也不会上街,更不会走国际战线替老大哥解围...

没错,又不是赵家的狗(小粉红都可以无视,没算力),,,
建议少浪费时间在小粉红身上,策反一个小粉红的时间都可以策反十个摇摆派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记住【反华不反共,反共不反习】。少割席,多做事。构建共识,形成组织。打倒共产党,建立新中国!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5-26
  • 浏览: 2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