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紧裤腰过苦日子?听听就好

我已经确定有多个城市会对政府部门合同工,事业单位合同工进行加薪。

比如本市,暂时已经知道有几万个合同工提薪一千多。个人分析可能人数会翻一倍


疫情给合同工一个提薪借口,实际上怎样呢?
没得休息(字面上)

开始时候,我们是分两批人,一批是给去各关卡测量体温,什么村口,火车站。每班三个小时,关键就是做好宣传如何为人民服务。
另一批人在办公室里打电话问本地人是否有去过武汉,联系不上就上门。外地人的话就叫他的房东本地人问他们情况。假如啥都不知道就上门。上门遇不到人?要不多找几次,要不造假。

这段时间是最忙的。

第二个时期就是纯上班。就是呆在办公室里做自己的事。其实第一个也有摸鱼时间,可没这段时间多。

第三个时期就是编东西。比如每天编造如何帮企业复工。

我们这样上班是有补贴的,每天每人两百。没啥事做比如现在就能补休。
可我们不会随便补休,因为本来上班就没啥事做(参考第二时期)
抗疫期间最关键就是做好宣传。
因此,勒紧裤腰只是对私企说。跟共产党有关系的单位照样吃香喝辣的。
13
分享 2020-06-18

12 个评论

劳驾去给那些满街卖铺面卖房子的小广告上添几笔。

或者去陕西给那几十个被解雇的援鄂医护好好解释一下,遍地黄金的中国大陆有多么美好。

你还可以给不少大学管研究基金的负责人好好上一课,告诉他们未来有多么乐观。

另外,北京新发地的上万业者更是急需你当面传授机宜,你在浪费什么时间翻墙挖葱呢?
劳驾去给那些满街卖铺面卖房子的小广告上添几笔。或者去陕西给那几十个被解雇的援鄂医护好好解释一下,遍地...


他是在反諷吧?
為了維穩當然是公家機關優先,問題是不幫助私企,國企又能撐多久?
公务员和事业单位能种出粮食还是能养出猪?普通人不好过,共党靠印出来的钱买空气?
他是在反諷吧?為了維穩當然是公家機關優先,問題是不幫助私企,國企又能撐多久?

反讽,是不会有自豪感的。

他说的也不是帮助私企,是共产党的所谓基层需要运转,必须依靠临时工的固有现象。从共产党的公检法到街道办,做最多事的从来都是临时工。其系统没有半点儿应急能力,什么都靠草台班子。

尤其是今天抗疫这种时候,更是需要靠大量的人,既完成那些充数的工作,也让只知道的man power的领导放心,临时工增加工资,是短期内的自然现象。也发生过太多次了。只有记忆力不超过一周的会拿这个当任何事的理由。
  共党这群孙子在目前的情况下还敢继续招人甚至还变相加薪,羊毛出在羊身上,不断加税,这种加速行为只会导致经济越来越差,企业倒闭民众失业也会越快,倒台也会越来越快。
  变相裁员,逼着某些国企事业单位不到退休年龄的拿笔钱提前滚蛋退休,或者大范围裁退临时工压缩开支也造成大量粉红失业跳反及相关利益行业衰退。
  结论,到目前的阶段,共党怎么弄都是死。
反讽,是不会有自豪感的。他说的也不是帮助私企,是共产党的所谓基层需要运转,必须依靠临时工的固有现象。...


我說的是“公家機關優先”,並沒有說中國政府“幫助私企”,天氣很熱沒錯,但是麻煩請看清楚
正常现象,最大的维稳肯定是维护好公务员队伍,不然谁来做事,本来做公务员就是有代价的,比如护照被没收
我說的是“公家機關優先”,並沒有說中國政府“幫助私企”,天氣很熱沒錯,但是麻煩請看清楚

我说的是共产党基层呀,并没有说你提及帮助私企有什么错,正常人都知道有私企才有真正的经济。对不对?可能措辞让你误会。

不过,共产党也好,中华帝国传统的官僚机构也好,都不是正常人。他们也不会做正常人做的事。中国的传统,就是按权力分配,这一规则适用于经济、教育、职务、生意等等一切涉及关键资源的领域。盐茶专卖就是最佳的传统代表。每逢资源紧张的时节,当然是权力优先得到分配,没有例外。

“保基层运转”指的就是资源优先供应这回事,比如要临时工多做事,就得加钱。此外不可能有帮助私企的真正有效政策,共产党本身还存在就决定了这一点。今年能推迟交税,是共产党可以做到的上限。效果不必观察,也知道最多就5%,而且还达不到。
因為他們怎麼樣宣稱不搞大水漫灌或對民營企業精準幫扶 最後那些派出去的款 都會到關係戶手裡

關係戶是不會把拿到的錢派給員工的 而且產能過剩 拿了款去擴張產能也沒意義 

如此一來 還不如給公職人員派錢  擴大內需順便攏絡吏員

不怕官吏們拿多開的工資出去吃香喝辣吃喝嫖賭 就怕他們錢存了什麼都不幹 甚至繼續買房
那我就直说了,我不信,现在这种紧缩货币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还宽松财政,参考90年代下岗历史。
哪些人是基本盘,哪些人是弃子,一目了然。
像不像当年搞公社,有些地方的农民入社前,把家里的家当牲畜粮食卖光吃净,然后一无所有全家光着屁股入社。一股日子不过了的末世感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6-18
  • 浏览: 5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