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隐藏

7
分享 2020-07-05

36 个评论

真理永远掌握在少部分人手中,

刘忠进是难得的聪明人
FallenLucifer 🤬不友善用户
那5%是黑人,印度人和穆斯林。

別再劉仲敬了,只是一個跳樑小醜而已。
為了不讓所謂的5%發生,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追求:
自由民主而不是獨裁專制;
愛與和平而不是仇恨戰爭;
互助合作而不是自私鬥爭;
文明安樂而不是野蠻恐懼。

世界是不斷發展的,人類是不斷進步的,不要讓愚昧主宰我們的未來 。
这是生态学的一个基本常识,任何生态系统必然是要其中牺牲大部分生物的DNA,为少数生物开道,如果大部分生物能存续后代,很快这个系统就会容不下这么多生物,产生大灭绝事件。人类理性无法改变和超越这个现实,即使宇宙时代来临,也仅仅只会提高战争和灭绝的规模,现在人类因为只有一个地球而不敢使用的核武器,到那个时候就会成为家常便饭。

当然社会达尔文主义也是有问题的,就是过于重视短期理性博弈,短期内能很快产生强者的残酷社会竞争,长期来看很容易导致生育率下降以及社区解体。所以道德乃至宗教就是长期博弈的产物,不管具体教义如何反进化论,大部分教条其实更符合人类自身的生态学。
已隐藏
这是生态学的一个基本常识,任何生态系统必然是要其中牺牲大部分生物的DNA,为少数生物开道,如果大部分...

所以这次疫情对美国其实是一个很大帮助,因为死的人大部分是黑人墨西哥人和底层白人。把这些人淘汰掉的话美国人的平均基因会更加优质。
所以中共要搞计划生育,这样5%的人口里95%都是中国人
  1. 比如所有人類的最晚的共同祖先【DNA】,時間線非常晚, 在3600年前左右。
  2. 比如所有歐洲人的最晚的共同祖先【DNA】, 時間線非常晚, 在公元13世紀左右。



第一个跟太阳系其实是双星系的一部分的阴谋论吻合 另一颗恒星NIBIRU跟太阳系交汇周期据说就是3600年
上次就是大洪水时期

最晚共同祖先DNA这个概念 应该把原文相关内容顺手复制一下
我脑子反正没想明白 比如第二条 如果追溯去推出来的 那灭绝应该远远比所谓13世纪来的晚 但我们都知道这个13世纪是暗示黑死病和蒙古入侵这些
生育率不重要,生存率才重要
所以自然界中一直存在多生和優生兩種策略
前者多見於食物鏈低端(如兔子)或者難以成功長大的物種(如曼波)
後者多見於食物鏈頂層(如鯨類)
Kiwi鳥這種,因為原生環境裡沒有天敵,所以其實也是食物鏈比較上層的了
所以做題家不做題家撇開不談,所謂的精緻就是優生策略,只要確保後代存活率沒什麼不可以的
再說不生不屬於肉體毀滅,那是根本從一開始就不存在
所謂肉體毀滅,必須是死亡
已隐藏
已隐藏
基因这东西真没那么重要,定义一个现代人的主要维度都是文化方面的。基因危机什么的都是费拉民族的低端想法。现代社会领养,丁克,同性婚姻都越来越多了。科技和文化永远比基因吃饭睡觉房子车子这些原始的东西更能决定文明走向。
已隐藏
那5%是黑人,印度人和穆斯林。別再劉仲敬了,只是一個跳樑小醜而已。


又见费拉右派中国人,黑人印度人穆斯林哪个不比你们中国人逼格高?
5%的人繼承人類的未來
现代达尔文主义的基本思考前提:幸存者任何时候都是少数。不过基本生态学规律说的是,幸存者后代因为环境原因,在绝对数量上占优,却没有说为什么仅少数幸存,以及是否任何时候都是少数幸存。面对这个gap,进化式思维只能跳过去。

大洪水會滅絕大多數人
如果上一个前提成立,那么任何时候,任何物种,其大多数都面临灭绝的前景,没有什么特别的,更没有什么值得突出而言的。至于鼓吹者们为什么选在某个时候来强调,要么你有信心听到实话的情况下,去问他们,要么学学侦探,做做动机分析。

絕大多數人的結局是肉體消滅
若进化式思维为真,所有生物种的结局都是肉体消灭,没有任何时候例外。这句话连永远都对的废话也算不上。

等等
没有任何etc.可言,达尔文主义,或者进化式政治话术从头到尾就没变过,无论怎么措辞。不是因为其代表真理,而是因为其乃编造,故不需要变,而不是真的不变。就像70年代的大麻鼓吹者所说大麻无害的话,和奥巴马在电视上所说的几乎每个词都一样。这种东西,就只是方便的夜壶,需要的是拿来用一用,而且可以很方便地丢开,只要做好了来源掩饰,愚众既分不清,也记不住。So harmless, so convenient, you can always get away with it.[/ul]

時間線拉長了看, 你是不是無辜, 是不是冤枉, 是不是運氣不好, 是一個沒有意義的問題。 上帝是一個先殺人, 後審判的法官。 想把自己以某種方式存續下去【不管是DNA還是文化】, 是很難的。 現代福利社會的各種措施, 只是減緩了所謂的“淘汰”的速率;既不是,也不可能完全扭轉這個法則【長期扭轉的話,社會自己就會滅亡】

真心相信这一套的,肯定不会给人积极过头去宣传这一套的印象,因为反正做什么都无所谓,命运全安排好了。你还宣传什么呢?出于什么选择呢?源于什么动机呢?既然你已经有了上帝的裁决,且以上帝的选民自居,你还需要什么呢?除了上帝之外?显然从如此言行可以明了,你需要的,远比你的上帝能给的要多得多。那就算是只对你自己而言,你的上帝能算个屁啊?它连自己的存在意义都不能确保,还能确保你的正确?

比数量多?中国人的数量还少了?中国人能够不做东亚病夫东亚肉猪东亚韭菜???

狮子和兔子比,不管是每年fuck的次数还是射精排卵的次数都少得多,忍饥挨饿的时间也要长得多,你要做狮子还是做兔子?渴望立于更高处的欲求是不是生命本能之一?如果不是,那它是什么?如果是,哪个上帝给了哪个先知去质疑,而且强调另一种生命本能绝对优于这种生命本能的资格?

如果说要突出一时的优越,你的上帝不过也是一把一时有用的夜壶而已。连你自己都明白它就这点儿价值和存在意义。


在斯宾格勒那种以文明为观察分析对象的思维中,对个人而言,文明的命运的确不可改变。但是非要把文明的规律用在个人身上,来胡扯什么家庭与个人选择,就像是拿行星的运行轨道来解释生物的一生,这连放屁的程度都够不上。送进疯人院还嫌侵占正常精神病人的合法权益。

----------------------------------------------
这一套垃圾真的是让人看得越来越烦了,就像对待STEM神教一样,以后我见一次批一次,我看谁能不动脑就是要搬运坚持丢脸丢到底。
我认为这个说法是从长远来看的,从一千年的角度看,现在的人的确是一千年前的很小的一部分人的子孙。。
已隐藏
已隐藏
做题家本来是r策略的物种却非要走K策略,不灭绝有天理吗

不是
做題家是在特定環境下誕生的高度特化亞種,高度特化策略的特性就是適應力差、出了原生環境或環境改變就會輕易瀕危,但在原生環境裡所向披靡
野生動物裡,獵豹的速度就屬於高度特化。因為高度適應原有的環境,所以環境一旦改變獵豹就比較容易瀕危。蜂鳥的喙的造型是和花一一對應的,也屬於高度特化,一旦作為食物來源的花數量減少就會餓
高度特化種走優生路線沒問題的,因為在自己原生環境裡比較有優勢。但是環境改變就會輕易滅絕
中國做題家也屬於類似的特化路線,在中國這樣的環境裡如魚得水,甚至比會思考的人更適合,所以優生取向很正常。換了環境可能就會死得很慘這點也是高度特化的特點
又见费拉右派中国人,黑人印度人穆斯林哪个不比你们中国人逼格高?

就你逼格高,你全家都逼格高。

我說的話有哪一點是錯的? 左翼福利主義抬頭,西方國家錯誤利用國民生產所得浪費投資在對社會產出低的難民裡(以黑人,穆斯林為甚)。

看看人口數據就知道哪個種族的出生率特別高,在美國的種族生育數據中,非裔阿拉伯裔拉美裔的生育率是妥妥的頭三名。

你告訴我這種情況繼續下去,那5%會是誰? 你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

在就業率上黑人的失業情況遠比白人嚴重,你問我是不是種族歧視? 我怎麼就沒認為任何僱主會拒絕一個聰明勤勞高產出的員工?

一天到晚看劉仲敬這種極端仇恨份子不會讓你更暸解這個世界,只有數字不會撒謊。
這問題太複雜。 我有點不想寫。 。。。但是姑且寫吧。 基於對你的Good will。我儘全力以客氣的...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你说得没错,首先这是世界观的问题。而对不能意识到其存在的人,连讨论和对话的可能性都不具备。

我的世界观,或者说我理解到的自己的世界观,视存在为存在,即things as they are。这一来,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好即是好,坏即是坏。(是从身为人的角度来说。当然,人可以把自己投射到某些身外的角度上,也就可以“相对”看问题。)

世界观决定了价值判断。

在我看来,能够触及这一从对人和人类社会的理解上而言的最根本性基础(Weltanschauung),才能算得上值得注意。从这一点而言,亚当斯密最杰出的著作,当属moral sentiments,而不是大多数中国人光听而不读的《国富论》。

对我来说,最恶之辈不是出于自己的利益或冲动而寻求“坏”之人,而是hypocrite,刻意出于自己的短视与利益,将真与假混淆的那类人。无一例外,他们皆出自流水化的现代教育,比如刘仲敬,比如某些白左精英,政客。至于那些因幻梦受诱惑,受蛊惑之辈,若不是关系亲近,我连多加注意的兴趣都没有。

对后者,无视即可。对前者,绝不可能让步或者忽略。尤其是对那些刻意混淆真假之辈。

世界观先于理性,所以反应会出现在理性思考之前,而且推着理性去将之理性化。比如看到某些事就不能忍受这种简单的moral反应。这是世界观之所以无比重要的现实基础,因为高兴也好不高兴也好,它的优先级比人的思考更高。这也是为什么,意识不到其存在者,必受其完全支配。无论它是不是真的正确。

大概我刚刚的反应正好应证了这一点。
已隐藏
已隐藏
5%的人继承世界的未来,但这5%正是共产主义者要清洗掉的比例。
我认为这个说法是从长远来看的,从一千年的角度看,现在的人的确是一千年前的很小的一部分人的子孙。。


只说人类社会
历史上隔一段时间就有大乱世 死一大堆人 我觉得算常识吧
大家都学过历史 但大多数人不会把这个现象贯通起来再看 从而意识到后面乱世的再现具有必然性

这个问题的重点在于下次乱世啥时候出现
否则就像脱裤子放屁一样

不过另一方面 由于现代文明的出现
人们重新定义了“人”,“人权”也得到重视
说不定下次大乱世的到来可能会被大大延后
所以坚定的站在保护西方现代文明的立场是每个人该做的事情
抵制一切反人类的事物是做人的底线
請自己去看原文。沒人付我一分錢, 我又不是全天候🆓鍵盤俠⌨️, 不幹。


我就是委婉的表达一下主楼“最后共同祖先DNA”这个说法转述的应该有点失准
毕竟这帖子学术氛围这么浓厚

我大概也能猜到原文什么意思 但是较真一点看着脑子疼
我们也不是专业键盘侠⌨️呀 原文这种东西 emm反正我是不会点进去的跟自己过不去的
就这样吧当我没说 又不是不能看
看了楼主说的视频,里面认为1000年前20%的人在现代没有后代,而剩下80%的人是现代欧洲每个人的祖先。(13:45有图)
怎么到楼主这里,就成了“能流傳下自己的DNA的人, 是極少數中極少數”?
有一個問題,是否有排除因為近親結婚而導致的基因同質化???

也就是實際上祖先有多名,但是在反覆的近親通婚下,導致可追尋的祖先只剩那5%???

臨時想不起來那個名詞叫什麼,就是簡單解釋在偏遠山區或偏遠地區,容易在短短幾代變成大量遺傳疾病發生,原因正式因為共同祖先中的遺傳疾病再近親結婚中被快速放大。
It opened my eyes and gave me so many different angles to think about things, in addition to the "pain" and the difficulty to overcome nihilism. [I suspect Friedrich Wilhelm Nietzsche went crazy for this]


Yeah, that's something I've dabbled in, might not be always consciously. I tried and am trying to understand things unsettling myself, perhaps sometimes even achieved painful satisfaction, even though rare for me.

When one cannot see anything hopeful except oneself, it is easy that one's heart swayed by things constantly ongoing, even a reasonable mind can understand they are temporary. But still, sentiments before reason are part of one's Weltanschauung and there is no escape, nor should be. I don't consider them irrelevant to a person's intellectual and spiritual existence. Certainly religion is worth considering, I embraced theism a while ago, that totally changed my mindset, I believe now I am at a better position.

Though Following the routine is always easier and less uncomfortable, I do understand its inevitable consequence, leading one to a dead end. And that I keep myself being alert to. Nietzshce is still a good example nowadays.

Your way of arguing from the other perspective is a good advice worth trying.

Concerning Liu Zhongjing, I did find myself sometimes arguing for his ideas when contemplating, since he came up with a novel Weltanschauung especially for people who grew up and lives in China Mainland. That's surely something, an achievement worth its own consideration, along with all the social, historical, and cultural factors behind it. (I doubt I'll even have sometime for that.)

But anyway, that doesn't change the direction where he and his followers are now going, and certainly it will not justify his strategy, or choice, since they are quite on the contrary to the moral compass from the Weltanschauung he developed. This sort of hypocrite behaviour just hit my spot, right on. So I take it wouldn't be hard for you to imagine how and why I snapped.

I guess I should apologize for that and tighten my own leash from a while.

Still, my gratitude.

(My two cents: thinking and writing in another language instead of one's mother tongue really help the mind do reasoning.)
已隐藏
已隐藏
一切以原文爲準。【注解1和2】謝謝你提出疑問。我滿大人語水平有限。 我改一下,但是估計還是詞不達意。...

看了下注解1的原文,是一篇20年前的论文,引用量128,有没有近几年的成果?
而且其中discussion部分也的确有“In only a tiny fraction of the time back to mitochondrial Eve, common ancestors of mankind would abound, and in fact a randomly chosen individual would be a CA with probability about 0.8”
已隐藏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06
  • 浏览: 5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