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学家侯芷明 :中国文化很难培养出真正的公民

https://www.rfa.org/mandarin/duomeiti/guandian/gd-07062020110201.html

研究中国问题的法国学者,玛丽教授如何解读这种误判?而现在我们所处的“后疫情时代”,又给中国的宪政民主带来哪些机遇和挑战?一起来听听玛丽教授的观点。

记者:还有一种观察就是这群流亡海外的流亡者,他们都知道反对的政治理念与制度是什么,但是他们不管是思维方式、还是言谈举止,都带有他们所痛恨的党文化的痕迹。所以,他们没有办法建立一个不同的政府。您的观察呢?

侯芷明:对了。我记得八九年的夏天,我陪几个有名的异议人士。。。我们都一起到法国南方去见达赖喇嘛。达赖喇嘛又是一个非常友好、又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但是那些异议人士的嘴里,有这种不是重男轻女、而是重汉轻藏的态度。所以他们都说你放心,过几年我们会得到民主。那个时候我们会解决你们的问题。达赖喇嘛马上懂了,他对面是什么样的人。他没有加一句说,我们自己会处理我们的问题。但是可能是前两三年,我们在日内瓦参加一个人权会议。日内瓦经常召开这些人权会议。那个时候气氛完全相反,西藏人对汉人说了,你们看我们现在有我们自己的总理、我们有我们流亡政府。。。他没有直接说。但是意思就是,你们呢,已经到了哪儿?我心里说实话,很高兴,因为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但是原因在哪儿?我认为原因又在共产党狡猾的能力。我发现这几年中国共产党到处都在,在巴黎到处都有共产党的特务。在中国圈子里,分哪个是朋友哪个是敌人,非常不容易。因为很多很多特务都会躲在地下,你不会马上发现他们有(来自中国政府的)命令、他们有任务。而且中国人之间发现(特务)之后,他们还是不太相信。总是认为他们可能有任务,但是心里还是这种意思,不得不这样,为了保护自己的妹妹、妈妈、爸爸等等。所以情况是非常复杂。

记者:您说到这儿我就突然想到海外的中国民运,在相当一部分中国普通的民众心目中,都是各立门户,互相抬杠。。。刚才你也提到其中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共政府哪怕在海外、也进行了一些挑拨离间的背后运作。除了这些运作之外,您觉得还有没有其他一些原因呢?

侯芷明:嗯,肯定有其他的原因。第一个原因大概是中国文化,是一个非常重的负担。你是一个年轻的50年代60年代(出生成长)的中国人,你没有机会离开你的国家,你没有机会听别人的舆论,你也没有机会看别的国家的父母怎么教育他们的孩子。所以你的脑子里,比方说就是父亲下命令儿子得服从。而且儿子一辈子是儿子,所以一辈子要服从父亲的命令。这个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我周围的中国朋友在巴黎经常会说,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我每次都以为是一个8岁、12岁的人,不是,这是一个35岁的人。我说你的孩子都35岁,你还说孩子。脑子里的这种态度,好像总是要有一个领袖,或者是父亲或者是领袖。简单的说中国没有很多公民。一个公民(应该)知道他的权利是什么,他的责任是什么,他的自由是什么。这种特点在中国文化里很难培养出来。

记者:当时很多流亡海外的精英,比方说像刘宾雁先生,他曾经预言北京政权三年内必定垮台。一些保守的估计,也说是中国政府最多是可以再支撑十年。当年您有这种误判吗?你是如何看待这种误判的呢?

侯芷明:我又要说中国文化。一个中国人,永远对他的国家感到一种骄傲。而中国变成了一个非常现代化的国家,不是所有的地方,但是大城市都是非常现代化。包括民运分子,心里有一些复杂的感觉。又骄傲又失望,看这个制度不变。我记得很清楚,2008年之前,我们民运圈子里有非常激烈的讨论。有的人是激烈地反对在中国进行奥运,我属于这一类。但是在民运圈子里有一部分人说,我们如果说我们反对,那么国内的人会跟我们有非常大的不同意。他们也有这种骄傲,也要看中国变成一个伟大的国家,所以这个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在这样的精神状况里,你怎么进行一个比较清楚的判断?我是一个外国人,所以我不需要对中国感到骄傲。我就只看人权的问题。

记者:有不少海外的民运人士指责西方世界,因为经济利益而对中国的人权问题置若罔闻。就您自己这么多年的经验,这30多年来西方世界对于中国的人权关注,是经历了怎么样的起伏变化呢?

侯芷明:我发现八九的时候,我替人权呼吁,我一直是做很多演讲、很多访问。对面的人,我可以说百分之九十支持我。然后到了零八的时候,突然重新关心人权的现象,那个时候有百分之六十的法国人支持我们所做的。然后奥运成功了,然后有这个上海的世界博览会也成功了。那个时候很多人都说,那中国的制度是比较有效率。有的政治家开始说,比我们还有效率,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这个时候中国政府差不多就是习近平上台的时候,中国政府越来越自信。我们在法国要开一个新的飞机场,我们花了20年的谈判。20年的谈判之后,法国政府失败了,法国政府放弃了这个计划。你看这个区别有多大,法国公民有权利拒绝,可以花20年谈判,然后政府失败。中国政府下命令,15天内开始执行。所以当然这么一个制度,如果有聪明的领导人比较有效率。同时也比较有大的灾难,比方说三峡大坝,我觉得是一个非常大的灾难,将来会引起更大的灾难。但是三峡大坝他们做了。所以这种制度有它的好处,有它的非常大的可怕的方面。可怕的方面是污染。污染是一个非常大的灾难,现在还有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最大的危险就是这个污染。最近的这个病(新冠疫情)也是一种污染。

记者:新冠疫情自去年12月从武汉爆发以来,已经蔓延到全世界各地。很多声音说,这次疫情是让西方世界终于认清了中国政府的真相,会联合起来杯葛中国;但是另外一种声音则觉得,随着中国疫情得到控制——起码是官方的数据是得到了控制,反而使得中央集权的举国体制受到了一部分人的认可,您的观察呢?

侯芷明:你说的对,一大部分的人的认可,包括西方人。但是西方人算是极少数的,我不属于这些人。为什么?因为我没有办法原谅中国政府。因为2002年的时候萨斯病的时候,有一个勇敢的(前解放军总医院)蒋彦永医生。第二年2004年,蒋彦永获得(有“亚洲诺贝尔奖”之誉的拉蒙.麦格塞塞)奖。这个奖他们想给那个医生,说你们帮助我们避免一个全人类的灾难,我们要给你们发一个奖。中国政府做了什么?就把蒋彦永软禁不允许他出国、不允许他得这个奖。更荒唐的是,2020年的2月份蒋彦永在哪儿?就是被软禁,不许他跟媒体说话,这是非常说明问题。(中国政府)他们2002年等了6个月才进行真正措施。这次他们等了两个月。12月初开始有这个病(新冠病毒),他们是1月24号才开始行动。就是说起码有整个一个月,他们可以进行预防措施。现在英国有一个研究中心说,如果中国政府提前一个星期进行措施,我们可以避免45%的传染,如果是两个星期之前75%。如果是三个星期之前是95%。95%的传染病会被控制了。所以这个又是一个对人类的罪。

记者:您觉得西方世界的愤怒会一直持续呢,还是说等这个疫情过去了,最后又重新回到原来?

侯芷明:我估计是不会完全重新回到原来。第一比方说台湾的状况,台湾一直不能入这个机构(世卫组织)。现在到处不是全世界,但是很多国家都反对中国的态度,认为台湾必须参与。有的人说下次会议应该在台湾举行,因为台北进行的措施是最成功的,就是完全控制了这个传染病等等。所以如果全世界对台湾的态度有变化,那就不得不对中国大陆有变化。这个是两个放在一起。所以我非常希望台湾和台湾的变化,也可以引起(全世界)对香港的一个比较坚强的支持。

记者:关于这次疫情对习近平政权(产生的)影响,也是有两种声音。一种声音,尤其是很多海外的民运人士认为,这次疫情让习近平政权大失民心,中国政府垮台已经指日可待;而另外一种声音则是完全相反。我不知道您的观察如何呢?

侯芷明:我觉得两种可能性都有。一种可能,如果习近平最近的圈子里发生矛盾、或者比较激烈的反对党、反对派。我举个例子,在吉林又发生了一些案子,这个传染病的案子。共产党的反应是什么?就是抓这个省的领导人。所以你如果有这种反应,而不去解决这个医疗方面的东西。你的反应每次都是砍一些头,那将来谁在那儿工作?如果发生什么事情,他肯定不会开口不会说话。因为如果我说话,他们会说我事情办得不好;如果不说话,这个病(新冠病毒)会越来越严重,又会说我把工作办的不好。所以这就是这个制度的问题。如果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很多干部反对。说我们不愿意被砍头,我们要负我们的责任,我们要做我们的工作,得到你们的信任,我们也要当正常的人。如果有这个现象,那么有希望。我觉得希望总是存在,因为中国人其实不笨。中国人很聪明,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才不害怕。到现在,害怕的原因太多太大。

主持人:年少時的玛丽對政治并不感兴趣,因为来到红色中国,她大半生都在为被边缘化的中国流亡者奔波忙碌。玛丽教授告诉我,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可以为中国这些优秀的思想者、抗争者提供帮助,她觉得很快乐、很满足。好《观点》节目,让我们分享不一样的观点。我是唐琪薇。下次节目,我们再会。
27
分享 2020-07-07

80 个评论

中国文化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培养公民而是为了培养顺民和奴隶的。

就好像你养猪不是为了让猪过上好日子而是为了把猪养肥了再杀一样。

理解了养猪的逻辑,就能理解中国文化
希望中共能把台湾的公民课本引进中国大陆。
中国文化的目的就不是为了培养公民而是为了培养顺民和奴隶的。就好像你养猪不是为了让猪过上好日子而是为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公民不是培养出来的,文化和人是互动自发产生的,统治阶级肯定喜欢自己的手下都是费拉顺民
刘仲敬:國民是一個政治建構。它和文化上的共同體不一定有關係。如果有的地方提到它的文化共同體,或者提到以語言為核心的國民共同體的建構,那在本質上是一個政治需要。因為他解釋不了,在其他同樣存在語言共同體的地方,為什麼不能建立國民共同體。實際上國民共同體是一個單方面的政治決斷的意志。這種政治決斷的意志在它自己沒有掌握實際權力的情況下,往往利用文化的共同體為自己掌握政治權力、伸張自己的正義作為依據。但是這些條件不是充要的,因此並不是所有的文化特殊性都必然要產生出國民共同體的政治決斷。所以這裡面最核心的問題仍然是,對權力的追求,和對死亡的恐懼。這兩者加在一起,產生了身份焦慮。而身份焦慮投射於現實政治當中,導致了一部分行為主體終於實現他們的目的。但是,要說是國民性這種文化概念是否真正存在,那是很可疑的。我想其實它如果真正存在,也跟政治民族主義不發生關係,跟認同政治是基本上沒有什麼關係的。近代中國以來所謂的中國特殊國民性,是一個非常複雜的概念體系,如果具體分析它的內容的話,它實際上包含了沒有經過現代政治訓練的所有東方專制國家的共性,如果用它來形容比如說是印度莫臥兒時代的那些印度居民,或者說是土耳其和波斯帝國的臣民,你會發現同樣的特徵對他們也是非常適用的。

大體上來講,如果是一群不懂得自己權利和義務,沒有參政經驗,也不能通過法律保護自己權利的順民式的居民,基本上都會表現出這樣的性格特點。這一點應該說跟國民共同體的建構不一定有很大的關係。因為上述這些特點,都是可以通過政治建構的方法在區區兩三代的時間內使它們發生戲劇性改變的。同樣的地方,比如說像是19世紀的巴爾幹,它當時的居民就具備了很多類似中國近代當時所瞭解的國民性的那些特點。但是現在我們已經可以看到,經過國民共同體的重新建構以後,當地人的行為模式已經發生了急大的、甚至可以說是戲劇性的改變。甚至我們不用說東歐的情況,就按英法那些所謂最先進的國家來看,革命時期的英國人和後來我們所說的英國人的普遍性格是相差極大的。前一種人是極其好戰的,具有非常強烈的神學家性格,好像隨時都會在街上打起來一樣;後一種人則以彬彬有禮、紳士風度和凡事以模糊處理著稱。為什麼會發生這樣戲劇性的變化?我想這不是因為有什麼抽象的先驗的國民性,而是因為英國的政治形式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這一點直接影響了他們的行為模式,這才是最現實的、最合理的一種考慮方法。

至於說文化,因為人類存在的文化模式足夠的多,所以要用幾句話把它全部概括出來而沒有流弊,那幾乎是辦不到的。至於說近代一些人主張的國民性,一般來說,照我看來,基本上沒有什麼依據。他們只能說是一批沒有政治權利的居民,為了保護自己所採取的一些耍滑頭的生存策略而已。這些生存策略所存在的範圍不限於是在中國,在政治條件類似的情況下也存在於其他一些地方,比如說印度和波斯。在政治條件改變的條件下,這種行為模式是可以改變的,因此它的歷史影響並不是很大。
我以前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论调来到北美碰到很多北方人后发现北方的文化确实如文中所说,但是之前生活的中国南方思维方式到文化和北美其实没什么不同尤其是老一辈在英美公司工作的那些人,完全是一样的
中國的統治者主導的社會文化是極權主義文化,這種文化環境是為培養順民服務的,這種文化環境是依靠防火墻與暴力以及洗腦宣傳維持的,如果盎格魯薩克遜人從小在中國出生,還是可以被馴化成順民,中國無法民主化與中國人的生理特征無關,豬即使不被鉗制還是無法學會人可以學會的事情,豬無法學會人可以學會的事情與豬的生理特征有關,雖然共匪統治中國人與屠宰場的老闆在養豬差不多,可是中國人不是豬,一旦歷史社會條件改善,可以成為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人。
中國文化培養不出公民?臺灣香港新加坡就是一面照妖鏡。

是中共文化培養不出公民吧!
中國文化培養不出公民?臺灣香港新加坡就是一面照妖鏡。是中共文化培養不出公民吧!


你举得三个例子里面有三个都有被殖民历史。香港和新加坡是英国的殖民地,台湾被日本殖民了整整50年。

真难怪刘晓波会说中国需要“被殖民三百年”
我以前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论调来到北美碰到很多北方人后发现北方的文化确实如文中所说,但是之前生活的中...


这种差异,就是“中华民族”这个缝合怪接缝处,即使过去这么久,还是能看得出不一样来。
"因为中国人其实不笨。中国人很聪明,问题是他们什么时候才不害怕。"

笑片時間
又是為了切割中國和中共把台灣劃進中國的論調。

是因為台灣脫離了中國才會有民主和公民。
-----------------
台灣人不用幫中國人脫罪,更不應該為了幫中國人把中國攬到自己身上。
你举得三个例子里面有三个都有被殖民历史。香港和新加坡是英国的殖民地,台湾被日本殖民了整整50年。真难...


或許有一些影響,新加坡歷史我不太懂。

香港和臺灣在殖民時期總督都是英國或是日本指派,本地居民並沒有所謂公民權,甚至所有官員都是被宗主國指派,一直到後期才慢慢有本地居民出任官員,但仍與總督無緣。

但因為兩個國家都是民主國家,香港和臺灣人民在政治上都有跟宗主國比較與學習的機會,也都有為了當地人民的政治權利做各種抗爭的歷史,或許在這些過程中增加了人民對於法治政治的觀念。

不過不論是香港、臺灣還是新加坡都保留大量的中國文化,文字、語言、節日、家庭倫理觀念…所以有問題的其實是政治和教育,跟純粹文化的關係比較小。
又是為了切割中國和中共把台灣劃進中國的論調。是因為台灣脫離了中國才會有民主和公民。---------...


對於你,我只能送你一句話:
我反對你的觀點 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或許有一些影響,新加坡歷史我不太懂。香港和臺灣在殖民時期總督都是英國或是日本指派,本地居民並沒有所謂...


中华文化最恶质的东西恰恰是殖民地们没有的——处于中心地位的“皇上”,以及依附于皇上的士大夫阶层,和他们的意识形态——大一统中华(中国人的天下观)和相对于社会阶级制度安排。
这是中华文化中居于统治地位的东西(它决定,一个社会的成员所处地位什么和如何进行利益分配)。

而你所说的那些“中国文化”,汉字(语言存疑)、节日(存疑)、家庭伦理等等,与其说是一种政治和教育。
不如说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例如用筷子,过端午节,家庭中的长幼秩序礼仪等。

而殖民恰恰是打掉了这个最恶质的东西——皇上。它才是中华帝国的核心,也是东亚(中国地区)各民族的诅咒。
或許有一些影響,新加坡歷史我不太懂。香港和臺灣在殖民時期總督都是英國或是日本指派,本地居民並沒有所謂...

你是學生還是ABC? 你見識過中國人做事的方式之後, 就不會奇怪為何殖民地才產得出文明城市了...

中華文化不是100%壞, 不過儒法都是奴才培養學, 不打倒就不可能有自由社會
法家是國家層面的專政, 儒家是家庭層面的專政, 都是以打斷人的腰骨為根本目標
至於香港與新加坡的成功與所謂的「中華文化」一點關係也沒有, 這兩個城市的發展建基於法治和英語水平, 歸功於「傳統文化」是胡說八道
可以看看秦晖老师的这篇文章,了解一下中国传统文化中和西方现代文明相通的部分,其实中国的儒家历来就有反专制的传统,所谓“从道不从君,从义不从父”、“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乡愿,德之贼也”等等,连毛都一直在说“儒法斗争”,他批孔子也是因为深知这一点,余英时先生的文章也有很多这方面的论述,有兴趣可以看看。http://qinhui.blog.caixin.com/archives/6116
中國文化培養不出公民?臺灣香港新加坡就是一面照妖鏡。是中共文化培養不出公民吧!
中国文化和公民有屁关系 这几个地方恰恰是脱离中国文化才显得和大陆很不同
或許有一些影響,新加坡歷史我不太懂。香港和臺灣在殖民時期總督都是英國或是日本指派,本地居民並沒有所謂...
政治制度本来就是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 提到了公民与文化的关系怎么能脱离古代政治传统 台湾现在有一尊吗 从几乎所有国家的经验来看 没有英美影响 其他后发国家都没有成功实现高质量民主制度 台湾所谓中国文化部分在我看来也是拖后腿的 比如儒家
從這位漢學家所舉的論據/例子,比如五六十年代的中國人怎樣怎樣可見,她口中的「中國文化」僅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而言。看文章請注意語境。

中華民国在1930年代公开出版的小學生讀物中,有專門政治類,就有結會、動議、立法、司法、行政、各國民權運動、國家建設程序、市政等等知識的普及了。
你举得三个例子里面有三个都有被殖民历史。香港和新加坡是英国的殖民地,台湾被日本殖民了整整50年。真难...


台灣被日本殖民50年,國民黨來後根本什麼都沒留下
不要別人說什麼就信,這樣顯得很腦殘
又见给共匪分锅
还有北支南不支
这个态度本身就很支
突然想起最近看到一首詩,跟主題有點間接關聯,對這兩年我所見的中文圈(意識界)暗昧嘈雜的亂象也算一種解惑。

「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出自唐末詩人司空圖《河湟有感》
不用你捍卫,品葱会捍卫。

某方面來說,我的意思是,我跟你看法不一但不想跟你吵,保留你的意見,不同的意見也是民主思考的一環。
刘晓波殖民三百年的背书
台灣被日本殖民50年,國民黨來後根本什麼都沒留下不要別人說什麼就信,這樣顯得很腦殘


你要是说什么都没留下就什么都没留下咯。那香港和新加坡呢呵呵。

你就继续坚持你——台湾的民主是蒋经国和国民党的恩赐吧。

随你的便。
某方面來說,我的意思是,我跟你看法不一但不想跟你吵,保留你的意見,不同的意見也是民主思考的一環。


我也没跟你吵,你发表你的言论,我进行评论,这不是民主,这是自由。
你口中的民主中國就是被追求中國大一統的孫文給毀的,他指的不只是中共而是中國。
暫不討論中共文化和中國文化的關係,僅從採訪紀要本身來看,這篇新聞也有多有偏頗。

侯芷明女士第一段答記者問中,“我心里说实话,很高兴,因为我觉得他们说得对。但是原因在哪儿?我认为原因又在共产党狡猾的能力。”,這個和“中國文化”四個字顯然關係不大。

記者第二次提問,“民運的互相抬槓等行為除了和共匪有關,還有沒有其它原因”,侯芷明女士已經在上一段中說了她認為的主要原因,這裡記者的提問水準是有點問題的。似乎是因為沒有聽到他想聽的答案而重複發問。

其中有兩段談到中國文化。
一是“嗯,肯定有其它原因…”這一段,但是,本段內容除了開頭結尾以定調的方式說中國文化不能培養公民之外,其餘內容皆是在敘述一個人在中共治下的環境中的行為方式。這和中國文化在邏輯關係上無法形成有效聯繫。
二則是“我又要談中國文化”這一段,侯女士說到“對國家驕傲”這個問題,以及某些追求民主的人並不像她一樣反對中國舉辦奧運。這其實和中國文化也沒多大關係。這個更應該劃分到“什麼是愛國”這個問題的範圍。
在任何國家,包括中國在內都會有不少人認為“愛國不愛國又怎樣,跟我沒什麼關係”,也會有人因“對愛國的理解是生活的地方更好,人更好”而有一定程度的驕傲感。中共綁架了“愛國”所以中國人即使不明白愛國到底什麼意思也會有比例較高的後者。嚴格來說和中國文化關係不大。
包括納粹德國時期的德國人,同樣有意義不明的愛國主義,即使走在錯誤的政治道路上,仍會為國家驕傲。這是所有國家尤其是集體獨裁國家的毛病。

僅就這個採訪來看,她對於中國文化和中共文化兩者關係的了解,對中國文化本身的了解。遠不如那些對儒家文化無差別批評的,以及諸夏論的人更多。
你口中的民主中國就是被追求中國大一統的孫文給毀的,他指的不只是中共而是中國。


麻煩你要回复別人,複查一遍。他她不分讓人誤解,或者難道你不知道侯芷明是女性?像你這樣初中生的閱讀理解力,該不會認為我是大一統、民國派吧?我認為侯芷明口中的中國僅指:「中华人民共和国」。這也符合一般外國人的認知或交流習慣。

孫文1925年就死了,只有58歲,那時候中華民國國民政府還沒站穩呢。他怎麼毀了民主中國?
創立黨國基礎的「中國國民黨」和主導二次革命,是誰歷史沒學好?
另外「他」是不分性別的第三人稱,我不認為有錯。
創立黨國基礎的「中國國民黨」和主導二次革命,是誰歷史沒學好?另外「他」是不分性別的第三人稱,我不認為...


我就很好奇你在學校國文課成績如何。如果明知別人的性別,現代漢語明明有他她之分,你寫的也不是古文,為何要不分性別使用造成誤解?

然後你第一句是在說明孫文毀了民主中國?我說我們還是互相屏蔽吧
中國文化培養不出公民?臺灣香港新加坡就是一面照妖鏡。是中共文化培養不出公民吧!


台湾香港新加坡的支国文化就和日本的三国和汉方药一样,不过就是些细节性的皮毛而已。在身份认同上没一个要继承支国的。
我以前很奇怪为什么会有这种论调来到北美碰到很多北方人后发现北方的文化确实如文中所说,但是之前生活的中...


南方的文化?是指杀女婴的文化还是坑蒙拐骗的文化?还是拐卖妇女的文化?
台湾香港新加坡的支国文化就和日本的三国和汉方药一样,不过就是些细节性的皮毛而已。在身份认同上没一个要...


支別N日,支中最支的「恨支派」果然還是無能放棄漢字,真長進!
語言文字這種文化中最根基的部分在支字頭眼裡居然「不過就是細節性的皮毛而已」
桂芝芝姓最重的南人又开始逻辑败坏的给自己脸上抹金了 桂匪其实属于桂芝的秩序高地了 靠南芝宗族小黄人实现皿煮那画面更美
支別N日,支中最支的「恨支派」果然還是無能放棄漢字,真長進!語言文字這種文化中最根基的部分在支字頭眼...


支那人是不是没学过拼音?英文字母是你支那产的东西么?怎么支那人都和粉蛆一样张口就是用汉字就要放弃反支,难道用英文就不能反英了?以你支那人的汉字论,大概日本迟早也是要被支那人碰瓷自古以来的。
人是不是没学过拼音?英文字母是你产的东西么?怎么人都和粉蛆一样张口就是用汉字就要放弃反支,难道用英文...


「支那」是英文字母哦?支那土豬果然一對豬眼。「支那」語源到你這兒變英語了?你是不是個文盲?

詞語在歷史中意思會演變,比如「小姐」。「支那」從中華民國成立後便成為日本對中國的辱詞。不僅在中國大陸,在台灣、香港日據時期,日本人也用比如「支那奴」稱呼當地人。按你的認知,此詞歷史悠久、不含侮辱,那是不是現在一樣可以稱香港人、台灣人為「支那人」。

你去問問當初美國人反英,反的是什麼?是英國文化?你現實中就是最土最支最劣「阿Q」一只,一身豬玀氣,網上充大V,玩網廢豬
「支那」是英文字母哦?土豬果然一對豬眼?「支那」語源到你這兒變英語了?你是不是個文盲?詞語在歷史中意...


我什么时候说过支那语源是英语了?支人这是语言理解能力有问题??支那既然可以因日本人的使用语义产生一次变化,凭什么不能产生二次变化呢?香港人台湾人早就不愿意继承支那,失去了支那人的身份认同,什么叫身份认同懂么?当然支那只适合你这种有支那人身份认同的人啊。美国人既然可以使用英文反英,我自然也能使用汉字反支,难道美国文化和英国一样么?难道你觉得美国人没资格用英文反对英国文化??不愧是支人笑话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语源是英语了?这是语言理解能力有问题??既然可以因日本人的使用语义产生一次变化,凭什么...


支那土豬用拼音來說事。你這副豬腦真不是正常人類能猜測的。
漢字拉丁化/拼音化了?拼音只是用於輸入法和注音,以及小學生學語文使用。真特麼蠢豬。

你反支和歷史上一般美國人反英,本質上不一樣的。那些用英語反英國文化的恨英國文化派,跟你一樣是白痴。白痴不分國界!
土豬用拼音來說事。你這副豬腦真不是正常人類能猜測的。漢字拉丁化/拼音化了?拼音只是用於輸入法和注音,...


难道拉丁字母是你支那产的东西??如果别人不能用汉字反支,那你支还有什么资格用拉丁字母??英国文化自然没你支那么恶臭没反对的必要性,但你似乎连反对的资格和反对的正确性这两点都搞不清楚,难道使用英语的人没资格反对英国文化??难道因为使用英语就不能反对英国文化了??我相信哪怕英国人都找不出来会认同你这种支人笑话的。
难道拉丁字母是你产的东西??如果别人不能用汉字反支,那你支还有什么资格用拉丁字母??英国文化自然没你...



自你國五四開始,到文革登峰造極,延續到現在的全盤性反傳統文化,從近代以降世界範圍都屬罕見。十年文革百年文盲說的就是你這種支豬。

你不但蠢而且壞。你就是把我舉報到銷號,我還是要罵你這只陰豬。無所謂的,我不需要在品蔥做大V
难道拉丁字母是你产的东西??如果别人不能用汉字反支,那你支还有什么资格用拉丁字母??英国文化自然没你...


我恨西方文化麼?你用回复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你的愚蠢,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對你愚蠢下限的想像
自你國五四開始,到文革登峰造極,延續到現在的全盤性反傳統文化,從近代以降世界範圍都屬罕見。十年文革百...


你支打左灯向右拐这类事很罕见么??你支说反你就信真反了?脑子怎么简单??郭沫若分明是个走狗文人怎么也被批斗你不知道原委??反儒不反法这也叫反传统文化??反皮不反骨这也叫反传统文化??你支要真反得彻底,又哪来你支现在的各种传统文化复辟??你支反的不过就是那些不止在台湾香港,乃至在日本韩国都广泛存在的支国文化皮毛而已,不过就是一些方术器具而已。
我自然是会让你这种热衷玩小号的支那人滚的,而且我要是没猜错,你已经被封过好多次了,真不愧是支那人啊。
我恨西方文化麼?你用回复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你的愚蠢,一次又一次刷新我對你愚蠢下限的想像


在反殖民地风潮中,肯定是有反英国文化的,所以英国人是教你用英文不准反对英国文化了??日本也用汉字啊,你要去教日本人不准用汉字反支国文化么?
你支打左灯向右拐这类事很罕见么??你支说反你就信真反了?脑子怎么简单??郭沫若分明是个走狗文人怎么也...


共產黨破壞中國文化還不夠徹底啊?那紅衛兵沒來得及砸壞的你等支豬再去砸一遍?

幾個「姨」字頭就是我小號,專門點贊用,這有什麼不好公開的?你還陰惻惻地講。
網絡上很普遍的事,你蔥會例外?只許你們這些無賴文盲阿Q用這招,我不用,我吃虧,難道被你們踩死?你認為你蔥跟牆內網站有多大分別?一樣逆淘汰!所以你這種傻逼惡臭陰豬都成「元老」,cheap

我早就建議取消贊踩制,因為就這種傻叉惡臭民粹環境而言,贊踩沒多大意義
共產黨破壞中國文化還不夠徹底啊?那紅衛兵沒來得及砸壞的你等支豬再去砸一遍?幾個「姨」字頭就是我小號,...


你支红卫兵不过就是砸些器具,这些玩意哪怕不在你支不照样是文物?哪怕血腥残忍如阿兹特克,文物不一样有价值?砸这些有意义?砸这些能破坏你支的支性文明??我说过很多次这些不过就如日本汉方药一样,不过是你支的文明细节方术器具而已,看来支那人果然理解力不足。

我从来不用小号刷赞,请支那人不要以己度人,品葱因为滥用小号刷赞被逼退的元老早已不止一人。像你这种支那人,当然是只配被早早淘汰的。不过我估计,大概已经被淘汰很多次了却还对品葱念念不忘,往后我会努力加油淘汰你的。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社会主义铁拳实例 - 上海市长宁区天山路街道强拆:兔兔_80945
https://i.imgur.com/cy8vFt2.jpg

https://i.imgur.com/0eV5Msa.jpg

https://i.imgur.com/0jKfaU4.jpg

https://i.imgur.com/ga3XzBs.jpg

https://i.imgur.com/vVPDbU7.jpg

https://i.imgur.com/cjNSHXc.jpg

**该用户被封禁,内容已自动替换**

了解真相,何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
https://pincong.rocks/article/18201
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也是这样一个不痛不痒的名字。一位良心犯的妻子在丈夫被强迫失踪后心急如焚,但不久后听说转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以为是好消息;其实那比“刑事拘留”要可怕得多。

对与被关在黑监狱的良心犯来说,有两件事是更大的折磨:

另一个是威胁和迫害家人。一般来说,在专制体制下选择成为一名民主人士或人权捍卫者,应该清楚从事这一事业的风险,并且对此有所准备。当喝茶、软禁、劳教、关押和酷刑都无法让我们屈服、无法让我们停止抗争的时候,为了达到最大的威慑目的,将种种痛苦施加到我们的亲人身上,就成为专制当局常常采用、熟练运用的一种手段了。在我的经验里,争取自由的公民们最难以平衡的,就是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的冲突。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情况下,种种酷刑在持续,一切虐待都有可能,一切信息被剥夺,一丝希望都看不到,软硬兼施之下,威胁家人的做法往往能给被关押者施加最大的压力。很多妥协、屈服、沉默,甚至放弃,是在父母、配偶、孩子等家人遭到迫害威胁或者已经遭到迫害之后而不得已做出的选择。中共也自然清楚这一点。我在香港苹果日报上发表的《中共的政治株连》一文中有专门的列举和论述。

和臭名昭著的中共“双规”制度一样,“指定场所监视居住制度”也是一种“超羁押手段”,因为实践中的异化、并且严重侵犯人权,明显与现代法治文明背道而驰,法学界一直有人呼吁彻底废除之。饱受酷刑的民主人士何德普认为,“中国的监视居住制度是最残忍的酷刑制度之一。”但在一党专制体制之下,缺少司法独立、缺少反映民意的渠道,当局在“维稳”的名义之下明显加强对维权运动的镇压和对社会的严密控制,这种呼吁得不到任何回声。但本书的出版自然有其重要意义:揭露真相,记录苦难,见证罪恶,将是通往正义的道路上不可缺少的路标。
你瞧,这不又一头爱支病被淘汰掉了。
人是不是没学过拼音?英文字母是你产的东西么?怎么人都和粉蛆一样张口就是用汉字就要放弃反支,难道用英文...

按這種奇怪思維, 羅馬人可以說: 你們德國人/英國人/法國人/越南人/巴西人/... 都是反羅馬的不孝子, 有種別用拉丁字母丫
----------------------------------------------------------
P.S. 漢字難寫難學, 廢了的話孩子可以學更多有用的知識, 也是一項好處
按這種奇怪思維, 羅馬人可以說: 你們德國人/英國人/法國人/越南人/巴西人/... 都是反羅馬的不...


汉字最大的问题实际上是制造文化屏障,这层屏障起到的作用实际比gfw更大。
弱化汉语地位提升英语至母语地位是有必要性的。
但这是个阶段性的事情,哪怕满洲国都没废除汉语吧,这就马上要废除汉语不废不准讨论反支就太搞笑了,难道满洲国政府也是支那正统了?
你要是说什么都没留下就什么都没留下咯。那香港和新加坡呢呵呵。你就继续坚持你——台湾的民主是蒋经国和国...


你是有什麼障礙嗎?
軍國主義時期日本留下什麼民主?

中國根本不需要被殖民才可發展文明
你們只是單純一有民主萌芽就被共產黨壓下去而已

台灣的民主過程也並非國民黨的恩賜
你已經可以翻牆了,拜託你多讀點台灣或其他國家的書或文章
少看你們中國那些別有目的的文章,對你的世界觀會比較有幫助

任何事情不清楚沒關係,不知道就說不知道
但不知道還大放厥詞只顯得你很愚蠢
你是有什麼障礙嗎?軍國主義時期日本留下什麼民主?中國根本不需要被殖民才可發展文明你們只是單純一有民主...


那你跟我讲讲,你看的书怎么告诉你关于“台湾民主”进程是你他妈的中华文化出力多还是被殖民后的去中心化出力多。
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中国到今天还没有民主,你想怎么样?继续拥抱北京,到底谁在墙内,哈哈,中国人果然就只配支那这个称呼。

大放厥词,这个用于破功了哟。
那你跟我讲讲,你看的书怎么告诉你关于“台湾民主”进程是你他妈的中华文化出力多还是被殖民后的去中心化出...

明顯是美爹幫忙+台灣人的血汗換來的, 中國文化對台灣民主化毫無建樹
用台灣當例子來誇讚中華文化的人, 真的嘔心, 就像一個乞丐說他跟你有血緣關係一樣...
我發覺小時候教英文的,屬於盎格魯薩克遜人的外教在中國生活久了也會被馴化,甚至比華人親共人士更加親共,雖然共匪長期宣稱民主制度是地方特產,盎格魯薩克遜人適合民主制度,華人適合極權制度,可是只要環境配合,盎格魯薩克遜人可以適應極權制度,華人可以適應民主制度。被共匪馴化的盎格魯薩克遜人與認同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的華人證明盎格魯薩克遜人可以適應極權制度,華人可以適應民主制度。
@Daredeer
@HEHEDEMON
這是你們的誤解,歷史課本往往不會提到政府不想讓你知道的。
比如說公民權,正確來說臺灣是受限而非完全沒有,尤其是請願運動後,為了攏絡臺灣人,加大給臺灣的權利也是事實。
PS:看你們的結論,似乎跟我一樣是國民黨的課本?

香港和臺灣在殖民時期總督都是英國或是日本指派,本地居民並沒有所謂公民權,甚至所有官員都是被宗主國指派,一直到後期才慢慢有本地居民出任官員,但仍與總督無緣。

這可以有很多種說法,國民黨不也硬把他們對臺灣的白色恐怖和專制獨裁,講成了軍政、訓政、憲政?
不可否認,日本治下的臺灣的確培養出足夠素質的公民,這部分可參考臺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甚至到了1935年,還有臺灣歷史上的第一次選舉(1935年臺灣市會及街庄協議會員選舉);
國民黨治下的臺灣,除了培養出一群對臺灣沒有認同、又對權勢者搖尾乞憐的中國奴才之外,有什麼像樣的公民嗎?

不都是臺灣人靠著日本留下的遺澤,才有現今的民主?


但因為兩個國家都是民主國家,香港和臺灣人民在政治上都有跟宗主國比較與學習的機會,也都有為了當地人民的政治權利做各種抗爭的歷史,或許在這些過程中增加了人民對於法治政治的觀念。

這個說法大致上沒錯,只是臺灣的部分有點問題。
大英帝國沒有民主但有自由的殖民地模式聞名世界;臺灣的話,日本帝國大約到1930年代,政府就逐漸被軍方奪權,轉變成軍國體制。


不過不論是香港、臺灣還是新加坡都保留大量的中國文化,文字、語言、節日、家庭倫理觀念…所以有問題的其實是政治和教育,跟純粹文化的關係比較小。

我挺好奇的,中國文化是甚麼東西?這能幹嘛?

語言?那個時代,香港用粵語和英語、臺灣用閩南話和日文、新加坡就更不用說了。
文字?香港的粵語我到現在都看不懂;臺灣當時的日文,現代日本人也不見得看得懂;新加坡只有英文我勉強懂一點。
節日?香港會過英國國王(女皇)誕辰、臺灣會過日本天皇聖誕(誕生日)、新加坡人也過英國國王(女皇)誕辰。
家庭倫理觀念?你是說一妻多妾還是父為子綱?還是其他的什麼?
你們中國人不奮鬥爭取民治主怪自己基因,真可笑


你才可笑。我什么时候怪过“基因”。给我戴这顶帽子,戴的住吗?哈哈哈。不要以为你说我可笑就可笑,你不看看你自己可笑不可笑,你才是正儿八经的中国人啊。
你們中國人不奮鬥爭取民治主怪自己基因,真可笑


我什么时候说过“中国人”基因不行,我从头到尾主要都是批评“中华文化”,而且还不是全部。

当然,你把中国人当做“贬义词”来用,我还是很开心的。
汉学, 呵呵.

汉学, 呵呵.

奸贼西晋篡改所有典籍, 引入胡人大量屠杀汉人, 自称汉学.

前清满清奴才国, 留头不留发, 留发不留头, 屠杀几千万汉人, 自称汉学.

后清共匪奴才国, 汉人只准生一个, 鞑子可以生几个, 杀了几千万异议者, 也自称汉学.

汉学, 呵呵.

汉学, 呵呵.
中华文化最恶质的东西恰恰是殖民地们没有的——处于中心地位的“皇上”,以及依附于皇上的士大夫阶层,和他...
皇上只是一個概念 你換种模式說法獨裁照樣能讓中國人甘願為奴的 區別就是一個需要跪著一個不需要跪著擺了 本質都是奴隸 你看看香港還有3 4成藍絲就知道了
你要是说什么都没留下就什么都没留下咯。那香港和新加坡呢呵呵。你就继续坚持你——台湾的民主是蒋经国和国...

台灣的民主是美國人的恩賜 國民黨只是一個失敗稍微心軟一點的獨裁政權 你不能因為劫匪搶了你100萬給你留個50塊坐車錢 就對劫匪感恩戴德吧?
确实很难培养,我也这么认为,我自己完全不认可任何国家的文化,它只要伤害了我的自由,我就强烈反对。无论东方西方都一样,我把自由和人权看作最高。

那么,如何消除中国文化的恶的一面?强制,美国强迫日本、德国民主,就这样,揍死那帮独裁者,和独裁思维的,军国主义等等,强迫改革,强迫天皇承认自己是人类。中国文化以及中东那些宗教国,都应该逼死他们,逼他们爱自由……这怎么听着这么反讽。

算了,谁喜欢当奴隶,别管了,让喜欢自由的人,逃出来即可,给习二二封萨格尔王,继续迫害几亿小粉红,随便取内脏,没事,他们愿意。
中國文化培養不出公民?臺灣香港新加坡就是一面照妖鏡。是中共文化培養不出公民吧!

拉倒吧 香港是中國文化培養出的公民?香港是英國文化帶來的公民理念
皇上只是一個概念 你換种模式說法獨裁照樣能讓中國人甘願為奴的 區別就是一個需要跪著一個不需要跪著擺...


我不是很懂,你想回我什么?你是看不懂我说的话吗?你是怎么理解我的留言的?很怀疑
你要是说什么都没留下就什么都没留下咯。那香港和新加坡呢呵呵。你就继续坚持你——台湾的民主是蒋经国和国...


任何專制政府,任何政府,把核心政權「恩賜」出去,都是不可能的,除非屈於威勢而交出財物可以稱之為恩賜

蔣政府放權的樂意程度,跟光榮革命的詹姆士黨人、大政奉還的德川家、做個人性立牌的溫家寶,大概是同樣等級的樂意。蔣不想鬧個魚死網破,和習大大下不了船確實不同,但當時蔣宋美齡是有想回來替代表奪權的,無奈黨內勢力和政治情勢快速變化,所以才算了
個人不會說黨外運動是台灣走向民主化唯一的理由,國民黨內部鬥爭、統治權術低落、本省外省結構性的數字差別,都有一定程度的關係,唯獨國民黨恩賜民主這種荒唐的事不要相信為好,免得貴國也做起中共會恩賜一下的白日夢
专制社会培养公民?你当统治阶级是弱智吗?我要是独裁者,思想控制和军权是最重要的两个拳头。民主国家是封建社会演化而来的,不是专制社会,封建和专制是两个玩意
[quote] [/quote]
费拉化的印度也可以民主,甚至可以"统一"(虽然少了一大块,可也没碎成土邦)
麻煩你要回复別人,複查一遍。他她不分讓人誤解,或者難道你不知道侯芷明是女性?像你這樣初中生的閱讀理解...

孫文為了得到武裝力量 和魔鬼合作聯俄融共 引進共俄已經注定是千古罪人了
作者提到的现象更像是“大国沙文主义”,而不是“中国传统文化”。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https://pincong.rocks/topic/反中国梦系列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8-11
  • 浏览: 7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