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余杰觀點》民國毀於孫中山--讀《國會現場》有感

https://newtalk.tw/news/view/2014-09-05/51121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發布 2014.09.05 | 18:47

最早讀葉曙明的作品,是十六年前在大學時代讀到的《草莽中國》,我後來寫長文《太監中國》和《優孟中國》也是受到此書名的啓發。在《草莽中國》中,我第一次看到有當代學人對在兩岸彼此對立的近現代史敘述中都被尊為聖人的孫文的尖銳批評,由此我開始觸摸到只能稱為「半個獨裁者」的孫文剛愎自用、暴虐荒淫的真面目;在《草莽中國》中,我也第一次發現原來有兩個截然不同民國:一九二七年之前的民國,是有國會的真民國;一九二七年以後的民國,是沒有國會的、一黨獨裁的假民國和真黨國。換言之,中華民國不是一九四九年被毛澤東顛覆的,而是一九二七年被孫文的傳人蔣介石顛覆的。


十六年後,我再讀到葉曙明的《國會現場》的時候,「民國熱」在中國如火如荼。可惜,大部分中國人將民國與黨國一鍋煮,因為厭惡共產黨而不假思索地擁戴國民黨、孫文與蔣介石。這是知識結構欠缺、思維方式單一以及理性薄弱所導致的「精神癱瘓」。


在《國會現場》一書中,葉曙明再現了從一九一一年至一九二八年間中國國會的歷史:作為亞洲第一個共和國的中華民國,政體的樞紐在於國會。以梁啓超、宋教仁、湯化龍為首的政治家們,在國會選舉總統、製定憲法、監督政府、彈劾官員,距離一個憲政民主的中國,彷彿一步之遙。


然而,這一步沒有邁出去。宋教仁遇刺、袁世凱稱帝、二次革命、府院之爭、張勛復辟、軍閥混戰、曹錕賄選、南方造反……一波緊隨一波。國會三度解散,議員四處流散,十年製不出一部憲法。國會從萬眾期待的榮耀中,重重跌入歷史的垃圾堆裡。然後,黨國壓倒民國,國共兩黨血腥地比賽誰更集權。


如今,此岸的中國,是共產黨如水銀瀉地般的極權統治,人大、政協是官員養老之所和橡皮圖章;彼岸的台灣,受制於孫文規劃的非驢非馬的五院制,立法院上演「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的鬧劇,刺激太陽花學生佔據立法院,憲政危機演變到解嚴之後的頂峰。此時此刻,重溫那十七年的國會歷史,或許可以找到中國民主轉型和台灣民主深化的鑰匙。


那些為憲法和憲政鞠躬盡瘁的人們


美國學者黎安友指出:「尋求以憲政秩序取代封建王朝是二十世紀中國歷史的最為重要的主題。」滿清王朝顛覆、中華民國成立之後,國會從一九一三年開始起草憲法,這在中國是一件破天荒的大事。本來,《天壇憲法草案》已經初具雛形,卻因宋教仁遇刺而使得北洋軍人與南方黨人勢同水火、兵戎相向。


宋案發生,看似偶然,實則必然。武昌起義之後,激進革命黨、溫和立憲派與北洋開明派三種勢力之間若即若離、明爭暗鬥,不願在國會以妥協黨方式達成「打造共和國」的目標。


葉曙明寫道:「第一屆國會成立時,人們曾天真地以為,有了國會與憲法,就有了代議政制,有了民主,有了憲政。但現實卻告訴他們,並非這麽回事。國會不等於代議政制,憲法不等於憲政,民主也不等於共和。國會有可能不是代民去議政,而是代官去議政;有憲法而沒有憲政環境,憲法也是一紙具文;沒有自由的民主,很可能會變成多數人的暴政。」


以個人的素質和品德而言,梁啓超、宋教仁、湯化龍等國會議員,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是,即便他們是力大如牛的縴夫,也無法讓深陷在專制泥沼中的中國這架大馬車奔向光明的方向。


從公車上書時代開始,梁啓超就是鼓吹憲政的第一人。在流亡日本的歲月裡,那些出洋考察憲政的滿清官僚,爭相以重金請他代為撰寫憲政考察報告。流亡歸來後,梁啓超以輿論界鉅子的聲望、無窮盡的精力和廣泛的人脈,組建社團與政黨、在國會和政府中實現政治抱負。幾進幾出、屢戰屢敗之後,他終於發現,「缺乏法治精神「是憲法成為一紙空文、憲政一直運作不良的根本原因。於是,他的最後十年獻身於文化教育事業,以講臺取代議場。


而宋教仁被歷史學界尊為「中國憲政的設計師」,早在武昌起義之前,他就形成了完整的政治主張。歸結起來,無非兩條:一是代議政制,二是政黨責任內閣。民國初年,宋教仁在同盟會的基礎上打造了國會第一大黨國民黨,此國民黨與後來孫文締造的國民黨雖然名字相同、淵源相通,卻完全不同。


宋記國民黨,遵循議會政治的原則,致力於通過選舉上臺執政;而孫記國民黨,則是列寧式的獨裁政黨,崇尚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方式。若宋教仁沒有遇刺身亡,民初三權分立的政治格局當中,袁世凱任總統、宋教仁任總理、梁啓超任國會議長,三人既鬥爭又合作,中國的憲政之路未嘗不可能柳暗花明又一村。


湯化龍是立憲派領袖和士紳階層的代表。武昌起義之後,他自任湖北民政總長,勸說黎元洪出任都督,並以湖北諮議局的名義通電全國各省「立舉義旗」,他才是辛亥革命的第一功臣。曾任國會議長的湯化龍,親身經歷了「國愈亂而術已窮」的過程,黯然赴美國、加拿大考察憲政,卻意外地遇刺身亡。


在現場自盡身亡的刺客王昌,是孫文派出的國民黨人,並在遺書中號稱「愛國的鐵血主義者」。葉曙明評論說:「以愛國的名義去暗殺,無非是為暴力築一個道義的高臺而已。事實上,鐵血主義無助於國家民主進步,只會令國家更加倒退,政治更加黑暗,社會更加撕裂,道德更加淪喪,仇恨更加深固。」


孫文是憲政路上最大的絆腳石


暗殺,是孫文對待政敵或黨內異見者的慣用手段。一九二一年,刺客王昌的遺體運回國內,被國民黨以黨禮葬於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墓側,號稱為國民黨黨葬第一人。這是對七十二烈士的羞辱。從這一細節可見,孫文何等看重刺客的功用。


學者嚴泉在《失敗的遺產:中華首屆國會制憲》一書中指出:「二十世紀中國政治『全贏或全輸的模式』開始於民國初年國會政治精英的制憲活動。……存在民國早期政治人物之間嚴重的不信任現象,從路徑依賴的角度來看,其實是與人治而非法治的中國專制主義傳統密切相關。」這一點,在孫文身上體現得最為突出。


孫文在香港和美國生活多年,但英美的民主憲政體制和文化並未對他產生重大影響。在組建國會和製定憲法的過程中,孫文首先考量的是保障個人私利,力主排除立憲派和北洋派,讓袁世凱成為虛位總統;而在黨內競爭中,他又認為主張內閣制的宋教仁企圖剝奪他這個前總統和未來的總統的實權,故而堅持總統制,對宋教仁竭盡誹謗和打擊之能事。


宋教仁遇刺身亡之後,孫文一黨散佈謠言,說袁世凱為第一嫌疑人。事實上,宋教仁遇刺讓袁世凱大為震驚,其結果與袁世凱的政治利益並不符合;而宋教仁最後遺言是留給袁世凱的,偏偏對黨內同仁孫文沒有留一句話。


宋教仁之死成為孫文追求總統大位的一塊墊腳石,他終於可以號令黨人、大動干戈了。孫文才是宋案的最大獲益者。當時,宋教仁的貼身秘書北一輝堅決地認定,宋教仁死於國民黨內的政爭,並指控刺殺主謀為孫文。孫文醉心於成為洪秀全那樣的人物,孫文殺宋教仁,如同洪秀全殺楊秀清。


孫文從對國會運作從不感興趣,他唯一熱愛的是還沒有坐熱就不得不讓出去的總統大位。一切阻攔他登基的人,都是敵人:從清末革命中的光復會首領陶成章到從他手中接過總統大位的袁世凱,從南方軍政府七總裁中除他之外的其他六位到不願追隨他北伐的廣東實力派人物陳炯明……孫文的敵人太多了。


表面上文質彬彬的孫文,骨子裡滿是殺伐之氣,在他背後有一個對其唯命是從的暗殺團。孫文甚至公開恐嚇那些不合他心意的國會議員說,「人們說我是孫大砲,我就是要用大砲消滅敵人,還要用大砲發射毒氣彈」。


一生念念不忘當總統、甚至不惜引入蘇俄這一邪惡的外部勢力的孫文,對民國戕害之大,甚至超過公開稱帝的袁世凱。總統這個職位,對孫文而言,不是歐美憲政體制下受國會監督的「第一公務員」,而是中國「古已有之」的皇帝。


早年,孫文和同盟會元老劉成禹在日本相聚聊天,孫文指著劉說:「在座都是帝王後裔,你是劉漢,我是東吳大帝也。」一句玩笑,暴露出了孫文的真實心思。對於孫文而言,再走朱元璋、洪秀全的老路,也很難當上一統江湖的獨裁者了。於是,他把蘇俄模式當作最後一根救命稻草。在此意義上,孫文不是民國之國父,而是民國的掘墓人。


先有公民,再有自治省,然後有中國


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初的聯省自治,是在中央層級的憲政嘗試遇到挫折之後,有識之士在地方層面啓動的一條新路。本書以專門的章節探討這場曇花一現的政治運動的歷史,敘述了湖南、廣東、浙江、四川、江蘇等省推動省憲和自治的過程。


確實,與其國家妄求統一、征戰不息,不如各省先行自治,再實行聯省自治。換言之,北美十三州經過十一年高度地方自治的「邦聯」,進而建立「聯邦」的歷史範例,為久經戰禍、生靈塗炭的中國提供了一個可能的選項。因此,聯省自治的主張一經提出,立即風靡全國。


然而,正如中國古語所言:「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也如法國思想家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中強調的那樣,政治制度必然依託於民情、民俗、文化傳統乃至精神信仰,「正是獨夫體制,天長日久,使人們彼此相似,卻對彼此的命運互不關心,這是獨夫政體的必然後果。」


所以,有清教徒傳統和契約精神的北美殖民地民眾,能夠從「邦聯「邁向「聯邦」,建立一個真正的憲政共和國家;但是,連什麽是公民都不曉得的中國人,豈能有自治素質,並以自治省為基礎建立一個穩固的共和國?


孫文炮製出軍政、訓政、憲政的虛無縹緲的路線圖,帶領南方國民黨人從一九二二年夏開始,著手國民革命,不僅反對聯省自治和平統一方法,而且進一步提出放棄民國憲政制度,主張暴力革命。


當時的北方政權,在徐世昌這位文人總統的治下,對民間社會採取極寬鬆和開放的政策,開創了雖然顯得無為而治,卻十分熱烈奔放的時代。是故,五四運動的學生能毫髮無傷,新文化運動能高歌猛進。


而在南方,孫文的專制本色早已暴露無遺。當時香港立場中立的報紙對南北的政治現狀,有一段生動的評論:「北京政府非法而尚有法;南方政府護法而實無法。凡到過北京的人,大概總要承認,只看北京報紙的言論新聞,何等自由。……可憐廣州的言論界,戰戰兢兢,不敢出一大氣,報館則時常被封停版,記者則常怕槍斃和監禁。茶樓酒館,高標『莫談時事』,稍一不慎,就加以逆黨的名號,不死於明誅,必死於私劍,用種種的暴力來鉗制民口,使人民敢怒而不敢言,道路側目,約法上言論自由的條文哪裡去了?」


作為一個重視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的公民,你願意生活在徐世昌治下的北京,還是孫文盤踞的廣州?答案是不言而喻的。


中國在歷史的轉折點上,又一次選擇了最壞的那種選擇。最可怕的轉型結局是經歷短暫的民主化試驗失敗之後,政治精英開始失去建設憲政民主制度的信心,終於致使一九二七年後民主化進程中斷,民主轉型的重新啓動變成幻影。對此,嚴泉指出:「在國民革命興起後,聯邦制的國體制度選擇不再具有任何實質作用與意義,中央集權再次成為國民黨人新的制度選擇。」此後,「黨天下」取代了「家天下」,直到今天,國民黨和共產黨仍然為禍兩岸,不知何時是盡頭。民國與共和國,何時才能成為觸手可及的現實?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
感想:
國粉應該認清他們崇拜的黨國之父是什麼人,還有到底是要崇拜哪個民國。
中華民國的民主只存在於孫蔣及中國國民黨沒掌權的時期。
12
分享 2020-07-08

20 个评论

支持孫蔣及他們的黨國後人,就是與台灣和民主為敵。
如果你想要中國聯邦,那麼破壞聯邦與各省獨立的孫文也不應該是你崇拜的對象。

他就是民主的破壞者,在民主上他應得的評價是連希特勒也不如。
他連經過體制內程序認可都不試,也放棄用抗爭爭取民意支持,直接軍事叛變。
不能同意更多。孫文的功過都很突出,把他當成值得供奉的偉人就有點無知了。北洋政府雖然並非完美,但比起國共這兩個蘇聯的兒子,北洋政府文明太多、紳士太多了。

在他的晚年,聲名狼藉的孫文被全國精英排斥。可是,蘇聯在關鍵的時刻提出了魔鬼交易。引狼入室的孫文不但埋葬了北洋合法政府,更種下了中共全面奪權的遠因,可以說沒有他就沒有中共。
另外得說當時的中華民國國會,本質上是獨立的各省協商的談判桌,而不是單一國家的國會。
聯省自治是為了擱置統一,將各省獨立地位法制化後再處理是否統一的問題。

就是因為有孫文等大一統份子想破壞別人的獨立,才會有接下來的混戰。
Warthog01 新注册用户
有想過,如果宋教仁沒死,成功過渡滿清解體的權力真空,就沒有軍閥亂戰削減國力,那小日本還敢放膽進攻嗎?

閱讀歷史就越無奈,唆使暗殺的幕後嫌疑人竟然在台灣被當成國父?!
不過,往好的方向想,現代人已經開始慢慢懷疑了,或許遲早有翻案的那天吧
刺杀乃是改变国运的利器。
真是因为刺杀蒋经国才会有后来的悔过解禁之举。
刺杀不光可以使民主倒退到专制,也可使专制过渡到民主。
洪凤汉 黑名单
既然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也请阁下不必对中国的近代史指手画脚,不必拿这种漏洞百出的文章来自鸣得意以为看到了真相。
ps
孙中山是孙中山,蒋介石是蒋介石,蒋介石应该被台湾人清算,但不代表孙中山亏欠了台湾什么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洪凤汉 黑名单
孫文他創造的黨國到現在都還在荼毒台灣,台灣人當然有權清算他。
洪凤汉 黑名单 回复 miule236236 黑名单
孫文他創造的黨國到現在都還在荼毒台灣,台灣人當然有權清算他。

——
真要党国,陈水扁蔡英文能上台吗?韩国瑜会被罢免吗?麻烦冤有头债有主,蒋介石害得你们被赶出联合国的确应该被清算,但这个孙中山有什么关系?孙中山从不排斥双重承认,当年巴黎和会就是广州北京两个政府共同出席,最后强调一点,蒋介石不是孙中山指定的政治继承人,你会因为毛泽东发动文革去清算陈独秀吗?
中华民国初期实行的是议会共和制,基本是照搬法国第三共和国的制度。也难怪当时的民主共和国也只有法国可以借鉴。

不仅仅是中国,一战前后实行共和制的葡萄牙、波兰、立陶宛、奥地利、爱沙尼亚、拉脱维亚都是照搬法国第三共和国的制度。法国第三共和国的天然缺陷就是政府弱势且不稳定,军事政变或军阀割据是常态,这些国家的民主共和也无一例外都走上这样的道路,民主共和很快让位于法西斯统治。

今天我们总结出一套民主共和国的完善制度,但在当时大家是不可能知道的,不仅是中国,其他民主共和国也没有发展出什么稳定的制度。

当然也有成功的,例如芬兰、捷克斯洛伐克,不过他们也是偶然的。
台湾有些人为了独立,不惜伪造篡改中华民国前38年的光辉历史,无所不用其极。
抹黑蒋介石在大陆的功绩就不说了,连国父孙中山先生都要抹黑造谣,整出一套鬼话连篇、胡说八道。
最简单的方法,以彼之矛陷彼之盾。你台湾要独立,和台湾没关系的孙中山就是干涉外国内政,中国人的事情轮不到台湾人说嘴。
而且,不光孙中山,连蒋介石迁台之前,对中国大陆的巨大贡献,也轮不到台湾独派吵吵嚷嚷。要说你也只能说迁台以后的事情。
中华民国在大陆38年举世无双。台湾想拆孙、蒋的纪念馆,拆就是了,我隔岸看滑稽戏有什么不好。等中国大陆恢复新中华民国,我们会在大陆建起中正纪念堂的,纪念蒋公在1927~1949年为中国人民创造的福祉,你放心好了。
既然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也请阁下不必对中国的近代史指手画脚,不必拿这种漏洞百出的文章来自鸣得意以为看...

现在的粉红已经霸道到“不是中国人连中国历史都不准谈论”的地步了吗?但是粉红们自己不是白种人,怎么又这么喜欢高谈阔论什么“白皮祖上当强盗”呢?
北洋是光宣维新的成果,也是大清留给中国的遗产。
现在的粉红已经霸道到“不是中国人连中国历史都不准谈论”的地步了吗?但是粉红们自己不是白种人,怎么又这...

不是不能谈论,而是独派台湾人为了迎合自己的利益(为台独提供历史依据),抹黑中国的英雄先烈。这就是彻头彻尾的损人利己的干涉内政的行为。这是对中国大陆人民的侮辱。
你是他小号?要你帮他辩解?

我对这种颠倒黑白的文章十分厌恶反感。
如果台湾独派都是信奉这些枉顾事实的扭曲论调,那只能再一次印证台独和共产党一样,是中国大陆人民的敌人。

我帮谁辩解是我的自由。我不是任何人的小号。请不要随意捕风捉影,进行碰瓷。
我对这种颠倒黑白的文章十分厌恶反感。如果台湾独派都是信奉这些枉顾事实的扭曲论调,那只能再一次印证台独...

不管文章写得怎么样,谁给他的脸皮说“既然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也请阁下不必对中国的近代史指手画脚”?
我批的就是他说出这种话,你不是他小号帮他洗地的话回复我干什么,关你屁事?
不管文章写得怎么样,谁给他的脸皮说“既然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也请阁下不必对中国的近代史指手画脚”?我...

这不是指手画脚,是抹黑造谣。为了反中,去抹黑孙中山先生,这和为了反美,去抹黑华盛顿、林肯,为了反英,去抹黑丘吉尔一样。
我有发言的权利,你不喜欢可以屏蔽我。但如果你继续说我是小号,我可以举报你碰瓷。
这作者也是历史发明家,孙确实有问题,但是为了反孙,没想到袁世凯和北洋都能洗白。袁都要称帝了还能去乖乖玩三权分立吗?北洋政府的军阀一个个都是小皇帝,哪来的民主宪政呢?联省自治完全是小皇帝们维护自己利益的幌子罢了,民国时期鼓吹联省自治的,根本没几个看过托克维尔的,大皇帝不民主,小皇帝就民主了?
miule236236 黑名单 回复 洪凤汉 黑名单
我就是認為把中華民國黨國化的「中國國民黨」(不是宋教仁的國民黨)創黨元老孫文有責任,為了給孫文脫罪切割蔣介石?既然中國國民黨造神孫文,台灣的轉型正義當然要平反他被造神的部分,正確評價這個人物。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miule236236 黑名单

台灣人不是華人,沒有義務救中國。民主與大一統互斥,支那民主的前提是解構中國。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7-27
  • 浏览: 3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