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意將香港转型为中国企业融资中心

https://i.imgur.com/1gc92F6.jpg
7月16日,行人路過香港中環時戴著口罩。圖片來源:ANTHONY WALLAC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中國加強對香港的控制促使一些西方人士預測,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的日子不多了。不過,北京方面正押注這個前英國殖民地將成長為一個更大、更繁榮的中國企業融資中心。

最近幾周,中國迅速對香港實施了一部新的國家安全法,此舉導致外籍人士考慮離開香港、令科技公司感到不安,同時亦讓香港750萬人口在自由表達言論時變得如履薄冰。七大工業國(Group of Seven, 簡稱G7)警告這項國安法將危及保障香港繁榮發展的制度,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簽署了一項制裁法案,可能會懲罰與中國官員有業務往來的銀行。

然而,深深植根於香港的國際金融機構已經在適應不斷變化的商業環境,並從過去10年中國舉世矚目的增長中獲利。這些金融機構加大了對會說普通話人士和中國專業人士的招聘力度,將部分員工提升至亞洲地區的高級職位,並著眼於贏得更多交易和吸引來自中國企業和投資者的更多投資。

中國科技和金融服務巨頭螞蟻集團(Ant Group Co.)表示計劃在香港和上海同步上市,此舉是對香港的最新肯定。獲得阿里巴巴集團控股有限公司(Alibaba Group Holding Limited, 9988.HK, BABA, 簡稱:阿里巴巴)支持的螞蟻集團在2018年的一次私募融資中估值為1,500億美元,該公司的滬港兩地同步上市交易有望成為歷史上規模最大的IPO之一。螞蟻集團的選擇推動香港交易所((Hong Kong Exchanges & Clearing Ltd., 0388.HK)的股價本周升至創紀錄高位,一度成為全球最有價值的交易所。

中美關係的進一步嚴重惡化可能會給香港帶來麻煩,例如美國可能試圖打破港元與美元掛鉤的聯繫匯率制度。特朗普政府的一名高級官員近期表示,至少在短期內不會考慮這種做法。

西方銀行似乎已在屈就於這一新現實。他們已經小心翼翼地不發表任何批評中國政策或國家安全法的言論。該項國安法旨在壓制異見,並削減香港自1997年回歸以來一直享有的自治權。

這些銀行有很多的利害關係要考慮。許多在香港聘用了成千上萬名員工的美國和歐洲銀行正試圖在中國內地開展更大的業務。高盛集團(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近來都獲得了中國當局的批准,可以擁有在中國內地所建立證券業務的大多數股權,這令他們能夠更好地進入這個他們垂涎已久的巨大市場。

上個月滙豐控股有限公司(HSBC Holdings PLC, 0005.HK, HSBC, 簡稱﹕滙豐控股)和渣打集團有限公司(Standard Chartered PLC, 2888.HK, 簡稱﹕渣打集團)這兩家在香港經營大量業務的英國大型銀行都表達了對中國中央政府在香港所推行政策的支持,此舉與英國政府對中國行為的譴責形成鮮明對比。

據知情人士透露,在滙豐內部,一些員工對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Peter Wong)在支持港區國安法的請願書上簽名感到不悅,但亦有一些員工覺得,為了維護滙豐在香港的特許經營權並與中國客戶和當局保持良好關係,王冬勝不得不這樣做。

香港金融業最近的表現表明順從是有好處的,只要中國繼續提供支持,香港作為一個金融中心就能蓬勃發展,只不過這個金融中心將不再那麼國際化,而是更加中國化。雖然出現了多年來最嚴重的衰退並發生新冠疫情,但最近香港迎來了一波股票發售潮,其中許多股票是中國內地公司發售的,這吸引了大量境外資本,投資銀行也因此賺到了巨額承銷費。香港基準股指回到了牛市區域,股票交易量亦激增。6月份股市日均成交額達到162億美元,環比增長10%,同比增長52%。

以高樓價出名的香港樓市展現出良好的韌性:根據一項廣受關注的房價指數,香港住宅房地產價格在3月份觸底,現已回升到2019年初反政府抗議活動爆發前的水平。

Refinitiv的數據顯示,截至7月16日的一年內,在香港累計進行了196筆股票發售活動,總融資額達427億美元。此數據包括首次公開招股、可轉換證券發售以及已在香港或其他地區上市的公司的股票增發。在這些交易中,由內地公司實施的交易佔五分之三,合計360億美元,佔總交易額的84%。據Refinitiv數據,今年全球各國公司都在爭相發售股票,特別是增發和可轉換證券的發行,同期的全球交易額大幅增長47%,至4,950億美元。

太盟投資集團(PAG Group)首席執行官單偉建表示,香港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資本。該集團總部設在香港,是一家專注於亞洲市場的投資公司,亦是該地區最大的另類投資公司之一,管理的資產規模達380億美元,投資領域涉及私募股權、房地產和其他投資。

單偉建在中國文化大革命期間當過農場工人,後來在北京和美國學習,再後來為摩根大通和德太投資(TPG Capital)工作。回顧去年在香港發生的暴力活動和財產損失,單偉建在接受訪問時表示,他預計新的安全機制將在不損害香港法治的情況下,為香港帶來社會穩定和更多外國投資。

香港金融研究和資金管理公司Gavekal行政總裁Louis-Vincent Gave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中國需要進入全球資本市場的渠道,以實現其大國抱負。」Louis-Vincent Gave指出,北京加強對香港的控制將使香港進一步側重中國金融業務。他在接受訪問時說:「我認為這並不意味著香港將死亡,但這將使這座城市與我們所熟悉的香港大不相同。」

香港國安法旨在防止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恐怖主義和外國勢力的干涉。香港親民主團體和西方政府說,這部法律的實施以及它賦予的廣泛權力,包括賦予內地有關部門的權力,侵犯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和廣泛自治。中國曾承諾,香港自1997年回歸後將在50年內保持司法獨立和廣泛自治。英國暫時中止了與香港的引渡條約,並將為約300萬可能移民英國的香港人提供便利。

北京方面一直希望對香港施加更多控制,同時保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讓這座城市滿足中國企業的海外融資需求,並成為外國投資進入內地的一個渠道。據知情人士透露,去年夏天,隨著香港爆發支持民主的抗議活動,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高層開始著手起草香港安全法。

這些知情人士表示,在整個規劃過程中,中共高級官員討論了如何在不削弱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情況下,在經濟和政治上將香港與中國其他地區融合。官員們的想法是,即使支撐香港經濟自由的法律和政治結構發生了變化,中國市場的吸引力和規模亦將繼續幫助香港實現繁榮並吸引國際投資者。

6月18日,在上海舉行的一個備受矚目的經濟論壇上,包括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和中國證監會主席易會滿在內的中國高級官員表示,中央政府將為香港提供支持。易會滿在該論壇上表示,支持鞏固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這些高級官員承諾將使跨境資本流動更為便捷,該領域的改革在最近幾年陷入停滯,因中國政府擔心資本大規模外流。

https://i.imgur.com/WMiR8Qz.jpg
2020年6月9日,抗議者在香港遊行。圖片來源:JUSTIN CHIN/BLOOMBERG NEWS

在新證券法通過前不久,中國金融當局推出了跨境理財通計劃,允許中國南方廣東省九個城市的內地居民購買港澳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反之港澳地區居民亦可購買內地銀行銷售的產品。香港特區政府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理財通將強化香港作為國際資產管理中心以及資金進出內地重要橋樑的角色。

透過在2014年至2017年間建立的將香港與上海和深圳連接起來的類似「股票互聯互通」和「債券互聯互通」計劃,外國投資者已經交易了大量在中國發行的證券,通常是通過西方經紀公司來進行交易,與此同時,內地投資者亦將數以十億計的美元投入到香港股市。

為了贏得更多的中國業務,西方銀行已經在招募更多中國公民來充實旗下需要直接與客戶打交道的團隊,比如投資銀行和研究部門。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在亞洲的高級職位都聘有在中國出生、於美國接受教育和培訓的銀行家。這種轉變是漸進的;過去20年中,許多中國人前往美國和英國的頂尖大學攻讀學位,然後在紐約和倫敦工作,之後返回亞洲。許多人在跨國公司得到晉升,成為高級職位的競爭者。

John Mullally在香港從事了10年的招聘工作,他估計,最近幾年在金融服務公司的銷售、交易和研究等創收部門,至少有60%的駐港職位要求員工會說普通話,以更好地為內地客戶服務。雖然香港本地人的母語是粵語,但英語在職場使用廣泛,外籍人士一直能夠毫無障礙地工作,直到最近更喜歡說普通話的內地客戶激增。Mullally表示:「10年或15年前,不會說普通話的外籍人士如果失業,總是能很容易就找到另一份工作。但現在選擇要少得多。」Mullally為高層招聘服務公司華德士集團(Robert Walters)及其香港金融服務部門管理華南業務。

38歲的英國律師Martina Colombo今年較早時候放棄了成為香港一家律師事務所合夥人的計劃,搬到了英國。這家律師事務所為私募股權基金提供服務。Colombo表示,促使她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是,去年抗議者和警察之間頻繁爆發衝突。Colombo指出她的工作之前亦變得更加側重於中國;在越來越多的情況下,客戶會要求與擁有外國大學學位的內地律師合作,而不是西方人。

Colombo表示:「對會講普通話的人才的需求非常高,我很羡慕他們。」Colombo會說英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她還表示,一些中國客戶希望法律文件使用中文,有時候堅持與說普通話的人交流。她說:「有一次,我不得不中斷電話,把電話遞給一位會說普通話的同事。」

在香港,為大型跨境交易和大規模籌資提供諮詢服務方面,西方銀行仍佔據主導地位,即使一些員工轉移到亞洲地區的其他辦事處,這些銀行也不大可能撤離香港。

但這些西方銀行面臨中資銀行和券商的更激烈競爭,中資銀行和券商已逐漸壯大,部分透過在香港收購當地證券公司擴張。

香港諮詢機構Quinlan & Associates的行政總裁兼管理合夥人Benjamin Quinlan表示,中國的銀行「擁有在岸關係和資產負債表方面的優勢,他們的風險偏好亦不一樣。」香港民主派區議員林浩波(Kelvin Lam)表示,目前香港金融市場有兩股力量,分別是中國力量和美國力量。他表示未來五到10年美國力量減退時,中國力量將佔領或主導整個市場。

文章地址: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4%B8%AD%E5%9C%8B%E6%9C%89%E6%84%8F%E5%B0%87%E9%A6%99%E6%B8%AF%E8%BD%89%E5%9E%8B%E7%82%BA%E4%B8%AD%E5%9C%8B%E4%BC%81%E6%A5%AD%E8%9E%8D%E8%B3%87%E4%B8%AD%E5%BF%83-014001731.html

目前国内处处要钱,外贸接近断绝,内销衰弱,包子为了撑面子把钱往香港股市砸。这种左手转右手的把戏在国内扭曲的股市玩得转,不知道在健全的香港市场还能撑多久。
5
分享 2020-07-27

58 个评论

这就是金融大决战的意思。

A)如果美国正好从今天起日薄西山,那么香港彻底倒向中共自然有汤喝。

B)如果美国的金融地位至少20年内不变,而中国经济继续中速或者低速发展,那么香港会沦为区域金融中心。

C)如果中共大开倒车,经济衰退,那么香港想当A股第二都勉强。

最大可能是B、C之间。中共经济乏善可陈,但是把最精华的部分在香港拍卖,换点外汇。香港金融服务业规模缩水2/3以上。新加坡、东京分掉香港流出的份额。
这就是金融大决战的意思。A)如果美国正好从今天起日薄西山,那么香港彻底倒向中共自然有汤喝。B)如果美...

還可能有D)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收回香港. 讓香港做回西方世界的金融中心, 那中國就用他的上海吧
還可能有D)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收回香港. 讓香港做回西方世界的金融中心, 那中國就用他的上海...

不大可能香港实际上已经高度依赖中国企业和资金,对西方国家来说新加坡和东京都可以代替香港的地位
不大可能香港实际上已经高度依赖中国企业和资金,对西方国家来说新加坡和东京都可以代替香港的地位


其实如果台湾政府有魄力,在台湾荒山海滩上划出一百平方公里当新香港特区,不使用台湾的金融管制,承接1/2左右的香港金融是有可能的(前提是中共没有军事威胁)。

这样,香港金融的大陆部分留在香港(大约1/4),日本、东南亚部分大部分流入台湾。

不过这也就是想一想而已。台湾的条件比东京、新加坡差不少。
看來香港將成為中國唯一繁榮的地方
其实如果台湾政府有魄力,在台湾荒山海滩上划出一百平方公里当新香港特区,不使用台湾的金融管制,承接1/...

台湾主要是互联网发展弱一点,要是有,还是可以借助完整科技产业搞金融科技从东京新加坡手上抢东西的
不大可能香港实际上已经高度依赖中国企业和资金,对西方国家来说新加坡和东京都可以代替香港的地位


不見得"不太可能", 現在美國對中國, 猶如當年對蘇聯, 中國要解體的話, 香港不太可能留在中國內. 東京是不可能代替香港的, 日本的金融法制完全不行, 還有, 你看世界上的國際金融中心, 有多少是用大陸法的?

新加坡是不是可以"代替" 香港也好, 也不是西方國家要不要收回香港, 讓香港回到西方陣營, 要關注的事.
要看的, 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是不是要把中國往死裡打
其实如果台湾政府有魄力,在台湾荒山海滩上划出一百平方公里当新香港特区,不使用台湾的金融管制,承接1/...


你要不要先看一下台灣哪裡有100平方公里的荒山海灘....就算有也都是有主的,你當台灣可以跟中國一樣強拆強制徵收?(我們連有的道路跟河都是有主的好嗎?)

而且台灣金融本來就是封閉型,不可能的事就別想了,還不如期待一下東京
不見得"不太可能", 現在美國對中國, 猶如當年對蘇聯, 中國要解體的話, 香港不太可能留在中國內....

日本的金融商务法律这几年进步还是很快的,这类专业法律不同于刑事法律比较容易改造,实际上普通法和大陆法不是两分的,很多国家是混合的,有些金融中心比如迪拜会有意识的引入普通法元素增强竞争力,日本这几年也是,所以日本政府才会出台吸引香港人才的政策,主要也是评估下来日本可以吃这块蛋糕,品葱上也有人透露过他所在公司很多合同的仲裁地点已经从香港转到东京了,至于新加坡香港的钱已经有不少到了新加坡了吧
還可能有D) 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 收回香港. 讓香港做回西方世界的金融中心, 那中國就用他的上海...


所謂香港的西方世界金融中心一直以來也是主要賣中國產品,收回香港跟中國鬧翻當然也就沒有金融中心做
你要不要先看一下台灣哪裡有100平方公里的荒山海灘....就算有也都是有主的,你當台灣可以跟中國一樣...


台湾的金融管制太严厉的(跟香港相比),不可能当国际金融中心。

如果真的有可能设立新香港特区,而且可能成功,你当地产商会买不到地皮?
台湾的金融管制太严厉的(跟香港相比),不可能当国际金融中心。如果真的有可能设立新香港特区,而且可能成...


所以我之前就說了台灣金融本來就是封閉型的啊?

呵呵,那就可以期待一下新聞了「震驚,政府及建商徵收地皮鬧出人命,逼80歲老翁上吊保祖宅。據傳有黑道介入」

在號稱自由的台灣搞出這事一定很精彩,來看看執政黨要怎麼跟全世界交代好了,自由民主的台灣怎麼會發生強制徵收鬧出人命呢?

(也許南鐵居民應該仿效一下鬧到國際上?)
不見得"不太可能", 現在美國對中國, 猶如當年對蘇聯, 中國要解體的話, 香港不太可能留在中國內....

為什麼一定要英美法系才可以打造金融中心,大陸法系在哪裡不如英美法系?
所謂香港的西方世界金融中心一直以來也是主要賣中國產品,收回香港跟中國鬧翻當然也就沒有金融中心做

1997前香港已經是金融中心了. 那時根本沒有什麼"中國產品", 不要那麼相信中國政府那套說辭好不好?
日本的金融商务法律这几年进步还是很快的,这类专业法律不同于刑事法律比较容易改造,实际上普通法和大陆法...


日本的銀行體制政治體制不行, 廉潔程度比新加坡差多了, 不是光改法律就行的, 而且之前你說"西方不太可能收回香港" 我上面都說了, 跟新加坡或其他能不能取代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其實沒什麼關係.

新加坡是行的這點我沒反對
為什麼一定要英美法系才可以打造金融中心,大陸法系在哪裡不如英美法系?


大陸法系精於明確, 做工業的話, 大陸法系會比較好用. 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普通法系講習慣, 法律沒寫, 但習慣上一向都這樣做的話, 基本上就可以做. 而法院就可以根據社會習慣去判決, 那就可以不用經常以立法去解決問題. 做金融的話, 就是需要這些類似灰色地帶的地方. 每事都立法的話, 對金融產業太花時間了.
日本的銀行體制政治體制不行, 廉潔程度比新加坡差多了, 不是光改法律就行的, 而且之前你說"西方不太...

日本和新加坡提供国际金融服务的大都是欧美的外资银行,本地银行其实都不大行,新加坡最大的本地银行星展是国有企业,竞争力也并不强,另外政治体制和廉洁性这一点,其实新加坡只是在行政性腐败比较少,政务腐败是不少的,因为新加坡经济国有化比例很高,政府在收购出售企业上有很多猫腻,真实的廉洁还真不一定比日本高
1997前香港已經是金融中心了. 那時根本沒有什麼"中國產品", 不要那麼相信中國政府那套說辭好不好...

香港97年之前还是有很多红筹股的,中国央企和地方国企的国际部门很多在香港,也在香港融资
日本和新加坡提供国际金融服务的大都是欧美的外资银行,本地银行其实都不大行,新加坡最大的本地银行星展是...


其實都沒差, 西方要把香港帶回西方世界的話, 新加坡也好, 東京也好, 都沒差, 應該還是比不過香港的. 西方世界沒有這樣做的話, 那就新加坡吧. 日本我不太相信他會行. 日本那麼多好公司, 東京的股市還是比不過新加坡. 本身日本整套文化都排外, 英文又比不過新加坡.
為什麼一定要英美法系才可以打造金融中心,大陸法系在哪裡不如英美法系?

大陆法系是国家立法,普通法系是商人立法国家背书。
為什麼一定要英美法系才可以打造金融中心,大陸法系在哪裡不如英美法系?

英美法法律条文不繁琐,而且审批主要以先前的案例为依据,所以“法律没写明禁止的,之前一直有人做而没被定罪的行为,通通可以做”;大陆法往往靠繁琐无比的《民法典》管辖人民活动,限制商业行为不能违背商法,相当于立了一条行为规范,束手束脚。
其實都沒差, 西方要把香港帶回西方世界的話, 新加坡也好, 東京也好, 都沒差, 應該還是比不過香港...

东京股市市值比新加坡高太多了,新加坡资本市场是它金融的最弱项,不管股票还是债卷规模都很小,股市为了减少波动还是t+3的,对国际投资者和国际企业吸引力很差,但是英文能力和多元化比香港强很多
Yshch 观察
已隐藏
1997前香港已經是金融中心了. 那時根本沒有什麼"中國產品", 不要那麼相信中國政府那套說辭好不好...


80年代就在賣中國國企股跟紅籌股了,後來更是靠中國企業IPO取得跟其他中心並稱紐倫港的地位,沒有中國的體量香港不會是什麼中心
80年代就在賣中國國企股跟紅籌股了,後來更是靠中國企業IPO取得跟其他中心並稱紐倫港的地位,沒有中國...

在賣跟中國為主是兩個概念吧.

而且做金融中心, 不一定要賣中國的股票吧, 日本那麼多優良企業, 為什麼東京沒新加坡那麼"國際"
你用完中共的propaganda 說辭了沒?
东京股市市值比新加坡高太多了,新加坡资本市场是它金融的最弱项,不管股票还是债卷规模都很小,股市为了减...


股市總市值跟"國際"金融中心, 不是同一回事吧, 不要混為一談
光講市值的話, 講香港做什麼? 講上海就好了

光是市值大有什麼用? 你日本人自己買賣就行了. 就跟上海一樣.
國際金融市場要看資本進入有多容易的.
西方世界一定要反击,最好的办法是立法禁止本国的企业去中国大陆和香港投资。看他们能融来什么。
股市總市值跟"國際"金融中心, 不是同一回事吧, 不要混為一談光講市值的話, 講香港做什麼? 講上海...

并不是新加坡的资本市场国际竞争力并不强,主要就是规则太保守,搞t+3,所以外国资金很少会进入新加坡的股市,日本资本市场的外资就多多了,东京市场的外资要占到30%,光持股市值就顶6个新加坡股市了
融資給誰呢,半死不活的民企,有去無回的國企?
并不是新加坡的资本市场国际竞争力并不强,主要就是规则太保守,搞t+3,所以外国资金很少会进入新加坡的...

那只說明不少外資買日本公司的股票而已. 資本國際化不光是說有多少外資在買, 還要看多少外資在賣.

新交所掛牌上市公司 4 成註冊地在海外且占整體市值達 5 成
那只說明不少外資買日本公司的股票而已. 資本國際化不光是說有多少外資在買, 還要看多少外資在賣. 新...

新加坡的股市总体量太小能吸引多少海外资金,东京证交所光外资持有的市值都顶几个新加坡股市了,资本市场不管是吸引外国公司上市也好,最终目的还是吸引海外资金。新加坡股市那点交易额能吸引多少海外资金?
新加坡的股市总体量太小能吸引多少海外资金,东京证交所光外资持有的市值都顶几个新加坡股市了,资本市场不...

外資占新加坡股市資金40%, 不是你說的"所以外国资金很少会进入新加坡的股市"
東京主要都是日本本地公司在上市. 一個本身就是相對比較排外的國家, 你說會吸引海外資金, 那只是給日本的公司引進而已, 跟外國公司上市什麼事?? 上面都說了, 國際化跟總量是兩碼子的事, 你非要混淆在一起的說

https://www.ft.com/content/0c664a64-016a-11ea-b7bc-f3fa4e77dd47
外資占新加坡股市資金40%, 不是你說的"所以外国资金很少会进入新加坡的股市"東京主要都是日本本地公...

新加坡股市一共才多少市值?占那点比重一共就吸引了1000多亿美元外资而已,和日本股市怎么比规模?对外资来说日本也是个重要的多的市场。
香港97年之前还是有很多红筹股的,中国央企和地方国企的国际部门很多在香港,也在香港融资

第一間發行H股的公司是青島啤酒(1993年)"很多"? 原來香港的股市93年前在吃西北風?
"有" 跟 "很多" 是兩個概念吧.
新加坡股市一共才多少市值?占那点比重一共就吸引了1000多亿美元外资而已,和日本股市怎么比规模?对外...


說買不說賣, 你是對日本根本沒多少外國公司在日本上市這一點繼續選擇性失明是不?

光是外資買日本公司的股票的話, 你要硬說這樣就叫"國際化" 已經很有問題.
真正的國際化, 是買賣兩邊都要多外國公司才行. 所以你只是不斷光用市值去混淆國際化

就像中國只把Made in China 賣出去, 但人家外國貨要進中國市場就一堆困難, 難道這樣也可以叫國際化了? 那叫"你要人家國際化, 但你自己就不國際化"
第一間發行H股的公司是青島啤酒(1993年)"很多"? 原來香港的股市93年前在吃西北風?"有" 跟...

红筹股并不是h股
红筹股是对在香港或其他中国大陆外的地区注册,但公司起始于中国大陆并主要在大陆开展业务的具中资背景,尤其是指具官方背景的股票的俗称
红筹股与“H股”相对,后者为在大陆注册,具有国资背景[来源请求],并获得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监会)批准来港上市的公司。在内地上市的股票称为A股,因此会有AH股差价。

红筹股对应恒生香港中企指数,H股对应恒生中国企业指数即国企指数。
說買不說賣, 你是對日本根本沒多少外國公司在日本上市這一點繼續選擇性失明是不?光是外資買日本公司的股...

任何资本市场第一要素都是吸引资金,日本资本市场没有多少外国上市公司又怎么样?只要它吸收的外资远多于新加坡即可,你国际化程度高,但吸引的外资总数远不如我,那么日本仍然是更重要的国际资本市场。在这里实际上进口就相当于外资数量,显然你的比喻反了
红筹股并不是h股红筹股是对在香港或其他中国大陆外的地区注册,但公司起始于中国大陆并主要在大陆开展业务...

紅籌股的概念誕生於90年代初期的香港股票市場, 所以你說97前有"很多" 紅籌股, 我說"有" 跟 "很多" 是兩個概念, 還是沒說錯
任何资本市场第一要素都是吸引资金,日本资本市场没有多少外国上市公司又怎么样?只要它吸收的外资远多于新...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 "日本资本市场没有多少外国上市公司又怎么样?"? 那已經代表了不國際化呀, 上面一直都是在說國際化問題.
香港確實不可替代,但現在問題是不得不替代,那就是看亞太地區的政策制定者的眼光了。文章說的基本不成立,hk已經散失所有作用了。現在的資金大部分是海外貪官回來換命的錢,中共的底氣就是不管你去哪裡我都可以綁架你共產你的資源。等把這些錢消耗完就不會有啥了,外資機構還在有序撤離趁機最後撈一票,有些債務當然也不怕你不還,人家背後是美國。下一步應該是清理所有在美上市的中資讓他們滾回hk唄。最終包括hk在內都會內循環。
在賣跟中國為主是兩個概念吧. 而且做金融中心, 不一定要賣中國的股票吧, 日本那麼多優良企業, 為什...


新加坡就是賣東南亞各國股票,結果前幾年越來越差被香港拋到後面,最近因為美國打擊香港才搶到生意
新加坡就是賣東南亞各國股票,結果前幾年越來越差被香港拋到後面,最近因為美國打擊香港才搶到生意

東南亞才是下一個經濟起飛的地方
如果香港回到西方陣營的話, 一樣會跟新加坡去競爭越南印度印尼的公司, 到香港/新加坡上市

香港回不到西方世界的話, 那當然是bye bye了
D
西方將CCP徹底打趴, 強迫中國全面開放所有市場(重點在金融市場), 到時香港可以做金融帶路黨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說什麼? "日本资本市场没有多少外国上市公司又怎么样?"? 那已經代表了不國際...

原来外来投资者不代表国际化?日本股市上外资持股的市值是新加坡的几倍你有没有数?没有规模光有国际化比例有毛用?
紅籌股的概念誕生於90年代初期的香港股票市場, 所以你說97前有"很多" 紅籌股, 我說"有" 跟 ...


97年之前当然有很多红筹股,另外香港股市今天的地位主要就是中资股和内地股奠定的,过去十年的ipo大多来自中资股
崛起。红筹股是指在香港上市的由中资企业控股的股票。截至1994年12月30日止,在香港的红筹股公司共35家。这些红筹股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在香港经营已有相当历史、具备相当规模的传统中资企业,把在港的子公司上市,或收购“壳”公司后易名,并注入资产发展,或注资收购陷于财政困境的上市公司后进行业务重整。这类被市场称为“实力”红筹股的上市公司,包括中旅国际、中信泰富、华润创业、粤海投资、航天科技、中国海外、海虹集团、越秀投资、闽信集团、四通电子、骏威投资、香港联想、佛罗伦集团、广南集团、东方鑫源、友联银行、嘉华银行等。另一类是中资股东通过在香港的子公司或与港资企业合组公司,然后收购“壳”公司股权取得上市地位,但未注入适当的资产及业务,只是变为另一个“壳”,被称为“红筹壳股”,包括
原来外来投资者不代表国际化?日本股市上外资持股的市值是新加坡的几倍你有没有数?没有规模光有国际化比例...


因為那是單向的, 上面也說了, 新加坡是雙向的. 你只是不斷用市值去偷換國際化問題. 你是不是不偷換概念就不懂說話了?

1997年H股跟紅籌佔 16.29% 你就說"很多", 就用這個來說中資當年已經對香港股市影響很大, 又不見你只用中國資金買港股去看?

但日本股市的外國公司上市上到要下架, 你就說這點不重要, 光看外資買日股就行, 不用看外國公司在日本股市上市佔比. 這樣明顯的雙重標準, 只選對自己有利的資訊去講, 不利的就選擇性失明當做看不到. 怎樣說的過你?

初一科學課, 老師也有教你, 對比要apple to apple, 要有control experiment 吧?
97年之前当然有很多红筹股,另外香港股市今天的地位主要就是中资股和内地股奠定的,过去十年的ipo大多...

1997年,在香港聯交所掛牌的與中國有關的股票(包括H股和紅籌股)總市值為5216億港元,占香港上市公司總市值的16.29%

16.29% 叫"很多", 你要硬撐就你喜歡吧
1997年,在香港聯交所掛牌的與中國有關的股票(包括H股和紅籌股)總市值為5216億港元,占香港上市...

16难道不算很多?你要知道中概股融资大都是之前十年发生的,港交所有上百年的历史了,十年从0到六分之一还不夸张?
因為那是單向的, 上面也說了, 新加坡是雙向的. 你只是不斷用市值去偷換國際化問題. 你是不是不偷換...

双向和单向你也要看具体数额,新加坡那点3000亿美元的总盘子,外资企业占一半也就1500亿美元市值,每年的境外企业IPO才多少?能吸引多大的资金?你的盘子金额那么小谈单向双向有什么意义?
你正面回應你的雙標再說吧

你自己才是双标,连红筹股和h股的区别都搞不清楚
港交所降格到上交所一个层级,还要和深交所争一口锅里饭,好惨.

以后港交所和深交所唯一的区别就是:港交所用港币结算.

如果今后大陆企业能够不受限制的去港交所上市,那么深交所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毕竟港交所用港币结算,没有外汇管制.
但如果今后大陆企业不能随意去港交所上市,那么深交所就还有活路.但是,港交所就吃不饱了.
真是矛盾.
这里啥时候谈的国际化,谈的就是国际金融地位

海外公司上市上到要下架的,還地什麼位
你還沒正面回應你的雙標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