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挨揍时,百姓万众欢腾出手帮揍朝廷

大清挨揍,那大清的百姓都干嘛去了 ?
(原文: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20/07/29/9713335.html
https://i.imgur.com/o6wdTPy.jpg
1900年,北京民众与联军合影

1841年1月,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半年之后,英军开始大举进攻林则徐销烟之地珠江咽喉,虎门。尽管清军严密布防,依然一败涂地。

前后4次战斗,英军仅以伤亡数十人的代价,击毙清军1300余人,俘虏1200人,清军主将关天培阵亡,另一名将领祥福被逃跑的自己人踩踏致死这场在我们教科书中极为悲壮的战斗在洋人的记载中充满了搞笑的段子。

当英舰突破虎门要塞,沿江北上,开向乌涌炮台时,珠江两岸数以万计的当地民众,平静地观看自己朝廷军队与英军的战事,好像观看两个不相干的人争斗。[1]

当挂青龙黄旗的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时,两岸居民竟然发出象看马戏看到精彩处的嘘嘘声。[1]

当时《泰晤士报》的特派记者库克(GeorgeWingrove Cooke)在英军军舰费勒吉敦号上观战,他写道:百姓到岸边,注视飞过他们头顶的炮弹向正在炮击省城的水手售卖水果蔬菜,谁能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民族? [2]

库克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大清自有国情在。

https://i.imgur.com/UbREXhP.jpg
1900年,英军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京,百姓皆在侧围观

这种搞笑的场景并不是偶然发生,而是多次。比如在1842年7月同样惨烈的镇江之战中,清军水师和英军在长江激战时,岸边大批百姓冒着枪林弹雨聚集围观。当清军舰船被击沉时,岸上百姓并不悲伤反到不时爆发出阵阵喝彩声、鼓掌声、尖利的长啸声。

当英军登陆后,正为食物和淡水发愁时,镇江百姓争相将蔬菜、牲畜、粮食和淡水卖给英军。[3]

被渲染为民族英雄,在镇江战役中阵亡的满清将领海龄,一贯瞧不起汉人,在战斗进行中,都不忘记抓汉奸,随意处决他认为会叛变的汉人。镇江人写的《出围城记》记载:人疑副都统欲尽汉人而后止百姓有违言,即是汉奸,吾兵足以杀之。,当时被海龄以锄奸名义残杀的百姓甚至上万!城中百姓都希望英军早日破城。连他的主子道光皇帝接到奏报都看不下去,说海龄查拿汉奸,误杀良民不计其数[4]

百姓对于满清的恐惧远远胜于英军。所以至死百姓都为英军叫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都以为三元里抗英那些民众是中国人的形象,但其实这才是。即便是三元里的故事,也不是因为保卫满清,真实的起因是因为当地百姓听到英军强奸女性的传闻之后,才义愤填膺,投入战斗的。


https://i.imgur.com/DLA8zdr.jpg
1900年联军进入天津,民众推独轮车为联军运粮

即便如此,广东本地人援英的远远多过了抗英的。同样是三元里,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期间前后就有1200余人投靠英军,主要做向导、马夫、苦力等后勤保障,也有个别直接为英军冲锋陷阵者。连英军都认为这些广东人吃苦耐劳,如果给予适当的训练和引导,绝对会是优秀的士兵。[4]

在虎门战役中,林则徐就上奏,有很多老百姓为英军当带路党,汉奸百余名,由穿鼻湾登岸,使得英军轻而易举绕过复杂的珠江水道。不仅仅是在广东,其他地方的带路党也是此起彼伏。在宁波,夷人用汉奸各处打听信息;在定海,英军在带路党引导下,从清军设防薄弱的后山突袭;镇江战役中,英军遣汉奸驶驾杉板船,预伏岸侧,乘火轮船开炮头,舍命登岸。[5]

对于这种民心的反转,满清也是一脸懵逼,震惊不已。主政广东的琦善1841年2月上书道光皇帝,指出广东已不堪作战,原因就在于广东民众除了带路党,其余民众咸被英军诱惑以助敌势。琦善甚至提出了防民甚于防寇的观点。

从不反思自己的施政有没有问题,只会视民如寇谁才是寇,这很难说。

即便是在皇帝眼皮子底下京津地区,王化之地,带路党也是蔚为壮观。

1860年10月18日,英法联军进入圆明园,当联军劫掠完毕传令纵火的时候,各军并无火器,惟有水桶、水锅而已。洋人正为缺少纵火之物而着急之际,又是海淀华人暨华役,将携来之火线、秫秸一切引火之物齐集以待。联军走后,周边百姓一哄而上,把皇家园林剩余的东西哄抢个精光。[6]

著名诗人龚自珍的儿子龚橙精通英文但穷困潦倒,当时曾在英法联军中任翻译混口饭吃。因为跟洋人干活被骂为汉奸。晚清小说《孽海花》借助他的口(实为杜撰),对此回应:我们本来是良民,上进之路被你们堵死,还被尔等贪官盘剥压榨,衣食都不全,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https://i.imgur.com/6F74YDn.jpg
北京民众为联军架云梯

带路党到了八国联军之役(1900年)的时候,就更为壮观了。联军在天津登陆后,百姓发现这些洋鬼子并没有烧杀掠夺,反而还比清兵规矩。于是,当地老百姓受联军雇佣,用独轮车队为联军把粮草送进城,士绅们甚至组织大量粮草劳军。据英军总司令格兰特的日记记载,有天津百姓甚至为了降暑,给联军送来窖藏的大冰块,一位天津粮商还把自家的豪宅腾出来给联军作为指挥部

在联军攻入北京的时候,是天津当地民船组成的运输船队通过白河向北京运送物资。清兵一哄而散后,民众竞相扶梯帮助联军翻越北京城墙,堪称奇景。英军在带路党的引导下,直接抄近道从沙窝门的下水道进城,百姓并不畏避,皆在侧围观。


https://i.imgur.com/zkY06VE.jpg
天津民众为联军组织船运

英国人在多次的战争中也注意到了这些中国的特殊国情,敏锐的意识到中国民众绝不热爱他们的鞑靼统治者,在战争中要尽量少与人民做对。[7]

所以英国人在战斗中,往往是一边狠揍大清,一边张贴布告安民。比如在第一次鸦片战争攻占广州的时候,英军就发布告安民,说作战对象是清政府而不是普通民众,还号召广州人想一想谁才是真正的祸害,试图让广州人相信英国人是这个城市真正的保护者。[8]

1860年10月16日,决定焚毁圆明园的英军统帅额尔金在北京发布了一份很有意思的中文通告:兹为责罚清帝不守前约及违反和约起见,决于九月初五日焚烧圆明园。所有种种违约行动,人民未参与其间,决不加以伤害,惟于清室政府,不能不惩罚之也。[9]

大白话很容易理解,我们烧圆明园是惩罚满清政府,跟老百姓无关,大家该干嘛干嘛。

区分政府和人民这一招,如今看来已经被美帝的某些爱洗碗的胖子学到了。

人民群众觉悟不高,深受皇恩的官员又怎样呢?答案是比百姓还糟糕。


https://i.imgur.com/Nr3FR2G.jpg
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留下的北京官员给联军司令部送了两面大锦旗:万国咸喜和祝效华封。万国咸喜比较好理解,就是喜大普奔、皆大欢喜,祝效华封语出《庄子天地》,是人民为尧帝祝寿的话,意思是祝你多福多贵多子孙。

自家的国都被人占领了,作为官方代表居然表示大家都很开心,祝福敌军万寿无疆这个操作也算是空前绝后了,老百姓带路党的那点事,与之相比简直太清纯了。


https://i.imgur.com/UgYiSyW.jpg
英国驻广州领事巴夏礼曾经对百姓助阵英军很困惑,问身边的翻译何至于此?翻译说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

当国家只是统治者的私产,民众不过是统治者的奴隶的时候,要求民众爱国是可笑且无耻的。民众可能大部分时候出于阶层的限制,显得无力而又愚昧,但是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并不愚笨。苟且偷生都是一种奢望,也就不可能会有舍生取义。特别是有人帮他们出拳解恨的时候,倒戈也就在情理之中。

当年群众对夏桀说:时日曷丧,吾及汝偕亡!依我看,还是不要偕亡,因为不值得。爱新觉罗家的大清亡也就亡了,不值得可惜,但人民还得继续生活。搬出小马扎,坐在岸边隔岸观火,也是大快人心的事啊。

2020/7/27

史料索引:

1.《鸦片战争:一个帝国的沉迷和另一个帝国的堕落》(三联书店译本),(美)特拉维斯黑尼斯三世、弗兰克萨奈罗 
2.《中国与下孟加拉,18571858年》, (英)George Wingrove Cooke 
3.利洛:《英军在华作战末期记事扬子江战役及南京条约》,上海人民出版社. 1964年版 
4.《筹办夷务始末(道光朝)》,中华书局,1960年版 
5.《鸦片战争文献汇编(三)》,杨家骆主编,鼎文书局就,1973年版 
6.汪康年:《记英法联军焚劫圆明园事》 
7.《鸦片战争在舟山史料选编》,浙江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 
8.柏纳德:《复仇神号轮舰航行作战记》 
9.《第二次鸦片战争》(二),上海人民出版社,1978年版
34
分享 2020-07-31

32 个评论

                 
“你看我是汉奸,我看你是国贼!“ ------- 百姓对共匪,言之凿凿啊。
一个虐待糟蹋自家民众如奴才猪狗的统治王朝如中国共产党土匪者,怎能期盼民众为主子供奉献身?
所以說現在的中國人連滿清時期都不如
中国人大多都迷信强权,如果美帝真的打过来,共匪撑不住的时候,小粉红们倒戈的比谁都快。
所以說現在的中國人連滿清時期都不如

那是聯軍軍隊還沒開到你家門前
以我對「中華支性」的理解(我親自研究自己)
中華人民對這種利益相關的事是非常無情的
當出事的人不是自己時,完全沒有感覺還會高興
當出事的是自己親戚時,會瞎叫喚2聲,顯示自己品德高尚,仁義無雙
當出事的是自己時,會馬上叛變,毫不留戀,顯示自己作用重大,很有價值
那是聯軍軍隊還沒開到你家門前以我對「中華支性」的理解(我親自研究自己)中華人民對這種利益相關的事是非...

我家在香港, 倒是1200%歡迎聯軍開到我家門口, 給我一管槍, 我絕不介意跟港共拼命, 這不是什麼仁義道德, 只是單純的恨
我觉得美国要是出兵,这次会更为壮观...

肯定的,共匪糟蹋下的民众肯定万人空巷箪食壶浆以迎美师
我家在香港, 倒是1200%歡迎聯軍開到我家門口, 給我一管槍, 我絕不介意跟港共拼命, 這不是什麼...

请顺便上上来广东,100年过去了一点都没变,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
我家在香港, 倒是1200%歡迎聯軍開到我家門口, 給我一管槍, 我絕不介意跟港共拼命, 這不是什麼...

你可以想像當聯軍登陸你港黑皮家門前
黑皮那幅我愛自由,我恨共匪,美國萬歲的嘴臉
这个就有趣了。我在台湾旅游时参观了钦差衙门,建好还没用清朝就失去台湾了。后来被日本人用作总统府之类我忘记那个专有名词怎么说。然后这个地方现在是个博物馆,里面展示了当初日军从大清接管台湾时,是台北百姓亲自开的城门迎接日军。因为主子输了后台湾的大清官兵到处抢劫百姓,百姓怕了,赶紧开城门让日军收拾他们。
现在要是后清再想验证历史,带路党不会让他们失望的。而且当今的带路党水平更高。那些粉红岁静最多只是站一旁吃瓜看戏,如果当时还有网络,那么还可以上微博用嘴炮把联军炸个稀烂,第二天继续出门吃瓜围观。
正常,歷代皇朝亡國時,平民百姓以至官員都是跑出去歡迎新的皇帝,夾道相迎,史書娶見不鮮。
因為天下根本不是他們,換誰坐都一樣。等同公司員工,老闆換誰也沒差,甚至因為討厭現任老闆,幫忙未來老闆背刺一刀。
人民共和國沒有人民,遲早也是這樣的下場,美軍來了我開路,敢教夕陽早下山。
欧美已经已经进入后普世价值时代了,天朝人却还在自己的那点狭隘的黑历史大粪坑中扑腾。
中国人应该向最好的社会看齐,而不是不停的争论我们200年前做的事情是对是错,2000年前做的事情是进步还是落后,哪个皇帝好哪个皇帝坏。
九千万党员忙带路,二百万共军齐倒戈。庆丰帝惊问亿兆战狼今何在?抖音正直播《星条旗永不落》。
想起當年在國內某地搭乘計程車,車上無意話題講到政治問題,恰逢經過當地政府門口,司機直接忍不住説了句如果有人帶頭,他馬上衝進去殺裡面的狗官。雖然不知道司機發生了什麼,但這件事真可謂印象深刻。
正是因为支奴拜强权不拜正义的特性,我们相信张献忠可以把美帝扶植出来的民主中华政权打得落花流水。
uiy87y8 新注册用户
已隐藏
窝佬早已在品葱复读无数遍,昨天还在支持共产党狂吠留岛不留人的支蛆战螂们一见到美军入关摇身一变就化作sir this way痛打落水狗(支共)。如果谁不同意,我只能说你不能用你自己的气节去衡量他们。
gratesque 回复 uiy87y8 新注册用户
我们也可以帮忙啊, 但美佬你倒是进攻啊.你又不给我们机会来帮忙,  那你说个屁啊. 连禁止所有共匪入...

拿爱国来这卖是没意义的。

真要让人产生兴趣,我建议你多提点儿能让人感受切肤之痛,又能和“洋人欺我中华”联系起来的东西,比如“共产党极权是西方殖民主义扩张的最成功杰作”。
uiy87y8 新注册用户 回复 gratesque
已隐藏
俺老胡以爲,中國老百姓還是懂得哪些外國軍隊是值得尊重的。日本軍隊大肆屠殺虐待中國百姓,沒有人會對這種卑劣的外國軍隊點贊。相反,西方歐美國家的軍隊,紀律更嚴明,不會出現普遍的强奸,搶劫等危害被侵略國家平民的治安事件發生,因此會被中國百姓尊重和信賴。尊重是相互的,英美軍隊能尊重中國人,中國人也能尊重這些國家的軍隊。他們的禮節,值得獲得這份來自東方國度普通百姓的普遍性尊重。
看看中国维稳费一年多少钱就知道共匪真正的敌人是谁。
Dunlop 新注册用户
以前是国不知有民,民不知有国,所以诞生了带路党。现在是民知道有国,可国依旧不知道有民,因此诞生了天天歌颂镰刀的韭菜。也不知道是进步了还是退步了哈哈。
[quote][/quote]

你說的沒錯,那個地方現在叫做「欽差行臺」,地址是在台北市中正區南海路53號。

「欽差行臺」是台灣官方在清德宗光緒18年(1892年)的時候,為了接待來台視察的欽差大臣,耗資二萬兩白銀,在「臺灣布政司衙門」隔壁興建的官署建物。

八年後(1984年)「欽差行臺」落成,同年度「甲午戰爭」爆發。

隔年(1895年),清政府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把臺灣及澎湖割讓給日本。

所以,清政府興建用來接待欽差大臣的「欽差行臺」,卻從來沒有任何欽差大臣在這裡被接待過。

日治初期,台灣鄉紳心向清政府,決心抗日,成立「臺灣民主國」脅迫末代巡撫(唐景崧)出任「大總統」,並將「欽差行臺」充作抗日軍務之用。

七日後,日軍由基隆登岸接收台灣,大總統唐景崧退往廈門,隔日副總統丘逢甲亦退往廣東。(丘逢甲留下「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的名言,後來積極幫助孫中山推翻清朝)

臺灣民主國的軍隊「義勇軍」有些淪為土匪,開始擾民,台北鄉紳(辜顯榮)於是代表台灣人民打開「臺北城」城門,迎接日軍進城。

北台灣淪陷以後,臺灣民主國的「大將軍」(國防部長)劉永福自立為「大總統」,在南台灣繼續抗日,幾番血戰以後,劉永福也退往廈門,至此臺灣民主國正式亡國。

日本接收北台灣以後,以「欽差行臺」作為臨時的「臺灣總督府」,並著手興建新的臺灣總督府即現在的中華民國總統府。

「欽差行臺」作為七任臺灣總督的總督府,直至1919年新總督府落成,才改作其他用途,例如紀念裕仁天皇登基之用、陳列植物標本之用。

「欽差行臺」現在則是作為台灣林業文物館以及歷史古蹟文物館之用,位置在「臺北植物園」內。

以上資訊,整合自維基百科。
"当国家只是统治者的私产,民众不过是统治者的奴隶的时候,要求民众爱国是可笑且无耻的。民众可能大部分时候出于阶层的限制,显得无力而又愚昧,但是当可以选择的时候,并不愚笨。苟且偷生都是一种奢望,也就不可能会有舍生取义。特别是有人帮他们出拳解恨的时候,倒戈也就在情理之中。"
欢迎联军吧,姨学家说你崇拜强权,反抗联军吧,姨学家说你奴性入骨。啥也不关心吧,姨学家说你只顾自己。反正姨学家是把所有出口都堵上了。从各个角度证明华人不可救。这话术恐怕连共产党都自愧不如。
九千万党员忙带路,二百万共军齐倒戈。庆丰帝惊问亿兆战狼今何在?抖音正直播《星条旗永不落》。

那怎么行!!都倒戈了,到时候清算谁啊?难道所有黑锅都一尊开抗?那他死一万次都不够
所以說現在的中國人連滿清時期都不如

主要是因为科技的发展,现在有天眼系统,人人都没有隐私被编号监视一举一动,有一个人有勇气,那就会被折磨死,除非有十万百万的人一起上街。被监视着也就很难约好十万人一起上街了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