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香港立法会

根据原来的日程表,本届香港立法会应该在9月30日停止运作,新的一届开始。

4年前,这届立法会的成立就充满了争议。“选举主任”首次粉墨登场,以“不真诚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的理由拒绝了几位候选人的参选;然后在选举后成立当日宣誓之时,就有多人被秘书长拒绝监誓;一段法律纠纷之后,香港高院裁定6人宣誓无效,立法会议员资格被剥夺,其中包括“长毛”梁国雄:他使用的宣誓方式跟过去四届立法会的宣誓方式完全一致,这次却被砍了。

政府甚至追讨“长毛”这段时间的议员工资,我觉得很没有道理。他按照程序当选宣誓,天天去打卡上班,10个月后你宣布他的资格被剥夺,但是应该从宣布当天开始算,不应该从他上班第一天开始算,追讨工资吧?如果你认为他在立法会工作的每一天都是错误的,那么是不是这10个月中他参与决策的所有议案都要作废呢?



被拒绝的都是民主派人士,所以剩下的议会构成中,建制派占了多数。

两年后补选,成功的两名民主派人士在1年之后被莫名其妙地取消资格,至此,建制派继续占多数,而且宣布不再补选,直接等到本届立法会结束。


今年民主派就磨拳檫掌,准备在新一届立法会选举中夺取多数席位,甚至如同拜登选举一样,先办了一次“民主派初选”,由公众来决定每一区由谁担任民主派候选人。政府甚至出来说这是违法的选举,会被送中的,依然没有阻碍公众的热情,61万人参加投票。

香港政府忽然插手,说鉴于疫情,今年不选举了,推到明年。提请人大常委会决定这一年间空缺的立法会如何安排。

人大常委会决定本届立法会延长1年。这其实是违反《香港基本法》的。《基本法》里规定每届立法会的任期4年,很明确,没有什么讨论的空间,人大常委会是不是可以宣布与《基本法》相违的规定?


人大常委会是这么规定了,每个议员是不是一定要留任?民主派展开了讨论:是集体离职,拒绝沉沦?还是忍辱负重,避免立法会里建制派通过任何法律? 他们也在民众间收集意见,看看大家如何看待,以及大家认为应该如何决策(再来一次全民投票?)


今天,在距离本届立法会原本停止运作前的一个月,至少有两个民主派议员决定离开,并按例提前一个月通知附属工作人员去找工作。


祝万里鹏翼,前程远大!
19
分享 2020-09-01

19 个评论

每次到紧要关头,疫情就会莫名其妙地爆发,新疆也是一样。不得不让人感到怀疑
 瑤瑤心想,港立法會作爲匪幫的遮羞布已經失去作用。

其實是,就算立法會70議席全部反共,也有行政主導限制它的功能。

現在更不可能了,有了匪安法,共黨完全可以爲所欲爲,遮羞布有什麼用呢?
偏个题,四年前一班议员因为宣誓风波被DQ的时候我就替他们感到不值,明明成为了议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在宣誓这种无关痛痒的事情上和政府杠上,让泛民白白损失几个席位,我觉得选民会更失望

没有要为港共政府辩护的意思,只不过是一个很多年前没解开的疑问
>>偏个题,四年前一班议员因为宣誓风波被DQ的时候我就替他们感到不值,明明成为了议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为...


瑤瑤當時也是這麼想的,大把機會可以去剛,非要在這個點上剛?
林郑已经撕破脸说,中央授权行政长官掌管三权。香港的政治制度都是中央赋予。意味着,土共就是香港的爹,土共说两制你们就两制,土共要收回你们就无权说三权分立。
>>偏个题,四年前一班议员因为宣誓风波被DQ的时候我就替他们感到不值,明明成为了议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为...


宣誓時表示對政權的不滿是傳統,當時沒人會知道會因此被DQ

就正如4年前沒人想到4年後會因為不支持一條法例立法,就因此被DQ

事實上,如果4年後DQ的原因直接加演到7月1號/10月1號時沒有跪地伏拜中國旗,我也不會覺得意外
這次應該是沒得玩了,後期肯定會越來越激進了
>>宣誓時表示對政權的不滿是傳統,當時沒人會知道會因此被DQ就正如4年前沒人想到4年後會因為不支持一條法...


前提是那時候還有選舉
>>偏个题,四年前一班议员因为宣誓风波被DQ的时候我就替他们感到不值,明明成为了议员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为...


因為以前有人做過類似的事,是一個對選民表達態度的好機會。而習近平年代之前港共政府要臉,不敢DQ。DQ根本是不合法的,扭曲法律解釋,違反法律精神的...只有腦袋裝屎的習包子唆使不要臉的689跟惡霸的中聯辦才敢做出這麼無恥的事
>>宣誓時表示對政權的不滿是傳統,當時沒人會知道會因此被DQ就正如4年前沒人想到4年後會因為不支持一條法...


沒錯,中共港共是不斷收緊尺度的,現在不站出來聲討抗爭者就已經是「港獨」了...中共黑幫無比下賤
Little_Shadow 新注册用户
一句總結,最終解釋權歸阿爺!
>>因為以前有人做過類似的事,是一個對選民表達態度的好機會。而習近平年代之前港共政府要臉,不敢DQ。DQ...


是啊。我也提到长毛,是立法会的资深议员,已经担任了4届16年了,过去一直是如此宣誓,现在这第五次却被裁决“违反基本法”,被DQ。
议会斗争只有在民主政体里才能发挥作用,港匪目前已经沦为陆匪的附庸,议会斗争顶多只能延缓陆匪的绝对支配权,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香港的手足,如果不愿意投降的话,还是考虑采取别的方式抗争吧。
2016年的投票只给四年时间,这是《基本法》的规定,也是议员和选民的契约。

时间已到,等待/争取再次签约(投票)的机会
正常说来只有议员自己dq的(北爱新芬党玩法,选上了不去,缺席抗议伦敦),哪有选上来找个理由赶出去的。
选上来不去,是选区自己的损失,选上来被dq,摆明了是议会不尊重选区。dq之后不补选还故意空缺席位,更是恶意惩罚选区的选民,堪比新加坡玩法的“不支持我的人,你们房屋翻修维护的事情就黄了”,这是典型的民主下面玩专政,类似共和国里当皇帝。
就不应该让港府开DQ的先例,第一个DQ出现就要像反送中这样抗争抵制。

现在香港已经死了,立法会已经沦为类似政协的摆设,香港人应该支持一切愿意与中国开战的国家,例如印度。
長毛被追討工資 説明港共政府裏子面子都不要了。長毛住公屋,工資大部分捐出去 不像Lam省長和她的爪牙那樣有錢 所以他們覺得找長毛要錢就能壓住“長毛的囂張氣焰。” 呵呵 人夠蠢夠不要臉就無敵了
早就不要戀棧,應該都上街頭運動,老泛民太怕死了。
一个月前,民主派决定把决定去留的权力还是交给民众;但是再次实行公投不可能,所以委托几个机构进行民调,以过半数意见为门槛。

今天,民调结果出台,可惜,没有明确指引:
支持民主派议员留任的比率为47.1%,支持离开的有45.8%,选择一半一半的占7%。

所以民主派各自判断,劳燕分飞了。确定离开的有陈志全、朱凯廸、陈淑庄;确定留下的有梁耀忠等14人。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发起人

状态

  • 最新活动: 2020-09-29
  • 浏览: 5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