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你国人的恋童问题

众所周知,你国粉蛆向来是热衷于嘲笑欧美的恋童问题的,尤其是他们珍爱的e-hentai服务器被逐出西欧的时候,跳的尤其之高。鉴于我和你国粉蛆都认为指摘纸片人儿童色情有碍于创作自由,这方面就按下不表,讲讲你国在其他方面的,半公开的恋童行为。

民国战狼朱自清

朱自清的诸多战狼行为,受过你国义务教育的人都懂,不赘述,下面贴一段朱自清的美文节选供鉴赏:
白种人——上帝的驕子!
  去年暑假到上海,在一路電車的頭等里,見一個大西洋人帶著一個小西洋人,相并地坐著。我不能确說他倆是英國人或美國人;我只猜他們是父与子。那小西洋人,那白种的孩子,不過十一二歲光景,看去是個可愛的小孩,引我久長的注意。他戴著平頂硬草帽,帽檐下端正地露著長圓的小臉。白中透紅的面頰,眼睛上有著金黃的長睫毛,顯出和平与秀美。我向來有种癖气:見了有趣的小孩,總想和他親熱,做好同伴;若不能親熱,便隨時親近親近也好。在高等小學時,附設的初等里,有一個養著烏黑的西發的劉君,真是依人的小鳥一般;牽著他的手問他的話時,他只靜靜地微仰著頭,小聲儿回答——我不常看見他的笑容,他的臉老是那么幽靜和真誠,皮下卻燒著親熱的火把。我屢次讓他到我家來,他總不肯;后來兩年不見,他便死了。我不能忘記他!我牽過他的小手,又摸過他的圓下巴。但若遇著驀生的小孩,我自然不能這么做,那可有些窘了;不過也不要緊,我可用我的眼睛看他——一回,兩回,十回,几十回!孩子大概不很注意人的眼睛,所以盡可自由地看,和看女人要遮遮掩掩的不同。我凝視過許多初會面的孩子,他們都不曾向我抗議;至多拉著同在的母親的手,或倚著她的膝頭,將眼看她兩看罷了。所以我膽子很大。這回在電車里又發了老癖气,我兩次三番地看那白种的孩子,小西洋人!

  初時他不注意或者不理會我,讓我自由地看他。但看了不几回,那父親站起來了,儿子也站起來了,他們將到站了。這時意外的事來了。那小西洋人本坐在我的對面;走近我時,突然將臉盡力地伸過來了,兩只藍眼睛大大地睜著,那好看的睫毛已看不見了;兩頰的紅也已褪了不少了。和平,秀美的臉一變而為粗俗,凶惡的臉了!他的眼睛里有話:“咄!黃种人,黃种的支那人,你——你看吧!你配看我!”他已失了天真的稚气,臉上滿布著橫秋的老气了!我因此宁愿稱他為“小西洋人”。他伸著臉向我足有兩秒鐘;電車停了,這才胜利地掉過頭,牽著那大西洋人的手走了。大西洋人比儿子似乎要高出一半;這時正注目窗外,不曾看見下面的事。儿子也不去告訴他,只獨斷獨行地伸他的臉;伸了臉之后,便又若無其事的,始終不發一言——在沉默中得著胜利,凱旋而去。不用說,這在我自然是一种襲擊,“出其不意,攻其不備”的襲擊!

我只贴了本文的前几段,如果对本文其余的战狼词句感兴趣可以自行搜索。


儿童文学作家曹文轩
曹文轩的事迹墙内很多,搜郑渊洁+曹文轩即可。因为找不到原文,只贴豆瓣的一个连接:


注意,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www.douban.com/group/topic/139286678/?dt_dapp=1



https://img9.doubanio.com/view/group_topic/l/public/p173393484.webp


https://img9.doubanio.com/view/group_topic/l/public/p173393492.webp
友情提示:曹文轩此人硬度较高,请尽情与其互动


讲个现实中的事。前几年过年的时候,有个亲戚碰到另一个亲戚的女儿(10岁左右)。小孩正趴在床上玩手机,该亲戚(男,其实男女都无所谓吧)坐在旁边,边摸小孩的小腿边说:“这孩子长得真结实啊”。现场十几个人,没有一个觉得不妥。本废物有心制止,但是终究不敢当着十几个亲戚的面怼人,最终十分费拉地装作没看见。


朱自清、曹文轩这样的体面人是如此,我自问居住地区不算什么小县城,亲戚们也是如此。至于你国基层是怎么显性隐性恋童的,相关报道就很多了,欢迎自行补充。
7
分享 2020-09-10

8 个评论

已隐藏
小孩正趴在床上玩手机,该亲戚(男,其实男女都无所谓吧)坐在旁边,边摸小孩的小腿边说:“这孩子长得真结实啊”。现场十几个人,没有一个觉得不妥。


分明是中國人想吃人肉了,中華吃人文化自古以來,自然沒有一個覺得不妥 (๑◔‿◔๑)
>>分明是想吃人肉了 (๑◔‿◔๑)

同志,这个问题和张献忠淆一点关系都没有罢
膜乎人整天想吃你的烤肉,就不想想原因吗?
重工业之
氪金卖银炼铜删铁
誰說你国人不孌童?只是對兒童親近,怎樣才觸及孌童底線,兩國有不同見解。美國抱起兒童坐在膝上,掃兩下手臂,已是侵犯之舉。但在中国,讓兒童坐膝上,逗一下臉蛋捏一下小手小腳,国人都不覺得有問題
已隐藏
epmzr 观察
「恋童」这个概念在你国早就被娱乐化了
我无法评论
已隐藏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