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社会的底层,看得我心凉

不知从何说起,这个话题很沉重,我是从皮皮虾上看各位皮友发的一些自身情况,我只能做个汇总,大概涉及的行业包括快递,滴滴,外卖,货运物流,各种工厂,工地,销售特别是房产销售,技术工类似于电焊,数控等行业,可以说这些岗位并不算高大上,99%干这行的属于混口饭吃,然而从事于这些行业的人简直数不胜数,我不知道那些皮友说的自身经历有多少真实度,我所罗列的这些行业迄今为止我都没做过,我有所耳闻,有几个我是想做但没做的,下面我一个一个说起

快递,能赚钱吗,能赚,月入过万的真的有,但是早起晚归,工作时间巨长,并且单位惩罚也不轻,丢一个件基本一天白干,能碰上刁难人的客户简直无法理喻,不能送上门的偏偏要你送上门,不能做到直接投诉,只要被投诉就等着被罚,别想着去申辩什么,人家压根不管你,每个人都忙得很,哪有时间来管这种事,碰到只能算自己倒霉,如果是单纯的送快递那这活还不算什么,看起来还挺自在的,但现在人们买快递不止是小件了,大件也直接买快递了,从分拣到装货卸货你就干吧,期间要是磕了碰了你说这咋整,买家和卖家只会找中间送快递的,两头受气,想靠这个赚钱,真的是辛苦钱。

开滴滴,这行业前些年很火,平台刚出来各种推广有补贴,直接辞职专门开滴滴的也屡见不鲜,然而这个行业现在怎么样呢,同样的,时间巨长,想赚钱非大城市不可,人流必须要多,现在跑还得考证,你说没证就不能跑吗,能跑,但是只要被运管抓到罚款就是万元起步,大城市开一天下来流水账是好看的,属于自己的钱没几个,而且现在这行里面套路很深,首先跑这个油车不能用,油车干这个那真是做慈善,搞电车做,人家租车或者卖车给你,每个月还车钱,几千元,把车卖给你之前好话说尽,这活好干啊,贼赚钱啊,万把块轻轻松松,还这个车钱快的很,你只要信了,然后把车给搞了,然后他们撒手就不管了,你自己一个人整活去吧,一线城市有这么好跑吗,初来乍到不熟悉路不熟悉规章制度,直接罚死你,各种便衣喜欢在车站等地方专门钓鱼,无证碰上这些人就是几万没了,一个月赚的还不够赔的,想想还要去还车钱,这钱哪来,即便过了这几关,自己能赚到手的纯收入,七八千以上吧,一天要开多久,十三四个小时都是少的,就这么长时间一直呆车里,基本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一直在开,腰受得了吗,脖子受得了吗,每天这么开,想想开一个月下来是怎样,累死累活也就赚那么点钱,接客还要眼光灵敏,要看得出来便衣,要有警觉性,想安全点去考个证,那个证我不怎么了解,但据说这证也很坑人,好像是八年强制报废车子的

接下来,送外卖,这行业可有说头了,特别是今年因为疫情一下子做这个的暴涨,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工厂都找不到人,特别是年轻人,为啥呢,因为大多数人都投身于外卖行业中了,现在的情况是人多单子少,单王还是有,月入过万的也还是有,那真的是少数,这行业的危险性不用多说,不闯红灯根本不可能,特别是点餐高峰期,一下子就是连着来单,规定时间内要求送到,如果超时后果你懂的,如果实在来不及送到提前点确认送到,后果你懂的,基本不会跟你讲人性的,服务业嘛,和快递滴滴一样的,只要有问题就是双方都找你,风里来雨里去,越是那种大雨天单子越是多,你越是难送,碰上有些保安,车子不让进,电梯不让做,怎么求都没用,爬上爬下,车子停外面还有风险,车子直接被人偷走的也有,偷外卖的更多,如果发生了自认倒霉吧,这车子怎么来的,很多也是出钱租的每月要还车钱的,这钱比不上滴滴汽车那么贵,但是做这行想赚钱相当辛苦,工作时间太长了,更何况现在是人多单少,突然一大波人进来这单子怎么分,一天跑二十单,一单五块钱,还赚什么钱,什么保障也没有,出车祸了人直接完蛋,没送过外卖的人是理解不了他们的那种心情

各种工厂,这真的是个巨坑,知道为什么现在厂里都缺人吗,那是因为年轻人真的干不了,没自由,规矩多,日夜颠倒,拿不了几个钱,纯属卖命,而且现在工厂套路也不浅,联合中介两头压榨,里面招人不属于厂里直招很多都是通过中介公司进去,开给你看的时薪有时能有十七十八,甚至二十元一小时,最后拿到手的能有十二元一小时都算不错了,按照这个标准你算吧,一天十二小时以上两班倒,月休四天每个月能有多少钱,而且在里面基本啥都学不到,白白消耗的时间,你想办法要资本家的钱,资本家想办法要你的命,想想以前还是八小时三班倒,现在基本绝迹了,放眼一看全是十二小时的,除了上班就是睡觉,这个日子到底是活的什么,公然践踏劳动法的就是这些工厂,你要干就干,不干就滚蛋,如果能进外企,那种日企欧企美企那算是幸运,外企至少还都是守法的,但是现在是外企都在撤离啊,即便不撤离的,基本也不招人的,谁愿意进去了还出来呢,导致血汗工厂遍地,那种危险性高的厂更不用说了,断手断脚的大有人在,厂里坐办公室的,别想了,亲戚户就占了一半,下车间干吧,要么流水线,一天浑浑噩噩,要么车间环境贼差,高温,粉尘是常态,钱还没赚多少,健康先折了一半,干不动了想辞职,相信我这钱也不是这么好拿的,各种扣,各种拖,你能咋搞,现在这社会进厂干活真心没几个人会推荐你的

各种销售,凭能力吃饭的活,都说是二八开,我觉得二八开都过了,一九开甚至更高,能赚钱的真的是躺着都能赚,赚不到的,每个月底薪都不知道怎么糊口,能熬出头的,太少了,多数人拿了个把月底薪只能走人,流动量极大,还要具有强烈的抗压能力,做这行吃闭门羹是常态,被骂被喷也是常态,心态不好的,受这种罪只想上去打一顿,对自己有信心的可以去试试,这行能锻炼人吗,能,能坚持做下来的或多或少都能学到东西

工地,也是人口大户,工种多,危险也多,然而普遍的现象是现在干这行的年轻人也在锐减,没人愿意去,工地上能学到技术活的,但基本上没人愿意去,因为是真的累,环境也糟糕,干的时间久了也同样是身体别想好,前半辈子拿命赚钱,后半辈子拿钱续命,一辈子图个啥,我看到很多工地工作的人着眼自己的未来都是迷茫的,就像厂里上班的人一样,即使不干这个出去了也不知道干啥,挣一口饭吃为的是生存,生活那是不敢想,要说去工地学点技术再出来,这种人有,但真心不多,现在的年轻人都迷茫的很,也不想学,真心要学工地上的塔吊水电都能学到东西,出去混口饭吃不难,但是就是不高兴,有这个时间就是喜欢打游戏,或者一想到工地上那种环境就有那种还不如去送外卖,至少还自由的那种念头,这个行业已经青黄不接了,越往后年轻人越少,以后这行业能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

货运,也别以为这行好做,照理说这行司机凑一块都是商讨出规则的,低于多少钱,统统都不接手的,但是总有人要做例外,导致这个价钱一跌再跌,要是以为你做货运是只负责送货那简直是图样图森破了,大件你没法弄有叉车,小的你自己弄吧,装卸是你,送货也是你,等于你干三份活拿一份工资,你天天搬东西试试,腰椎间盘突出就和感冒一样普遍,有些人没得过这个病是不知道这个痛,这滋味很难受的,而且这病基本上是治不好的,但是没办法,为了养家糊口只能忍啊,要是想入这行老司机们都不会推荐的,人家那是没办法

各种技术工种,总体来说比上面这些要体面一些,但也仅仅是一些,该伤身体的还是伤身体,比如说电焊,木工,油漆,这几个行业也是青黄不接,没有年轻人来,都说现在人工贵,都在靠这些老师傅撑着,想招徒弟都难得很,这价钱能不贵吗,以后他们退休了,这种活谁来接手,我预测这种活到以后只会越来越贵,要是想学点技术的,这倒也是一条门路

以上种种吧,说真的这几个行业覆盖了很多人,也有很多行业我没讲到,比如说服务员啊,保安啊这种也是社会底层职业,但比较起来呢还是安逸一点的,现在做保安服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进厂能拿四千做的累死累活,做保安也拿这么多,活还轻松,进厂学不到什么东西混日子,做保安也是混日子,回过头来想想那还不如去做保安,现在整个社会发展的脉络都是有问题的,能学到东西的岗位基本无人问津,各种用人单位想方设法要压榨,人也不敢去,法律形同虚设,监管部门睁眼瞎,年轻一代迷茫,醉生梦死,钱难赚,却好花,各个负债,坚持在厂里上班的很多也是没办法,出来了不知道干啥,背负着家庭孩子,有的还有房贷,知道苦知道累,但是只能忍受,如此现状只让年轻人更加心寒,不婚族越来越多,生育率越来越低,整个社会越来越没有活力,很多有点姿色的女的选择去做色情做主播,两腿一张就来钱,很多女的只恨是自己没这个资本,现在的中国,老一辈只想混个几年退休完事啥也不想管,中间一辈一直压抑有朝一日爆发就是张献忠报复社会,年轻一辈迷茫没有方向随波逐流,这个社会有未来吗,我说这些还没把外部国际形式的变化给算上,就单光这么看就已经前途渺茫了,中日韩这几个国家某种程度上还真的类似了,但日韩至少是发达国家,中国人如果能到日韩去务工日子要比国内好过,这里就是有钱有权人的天堂,底层人的炼狱,今天我只是借此机会讲一下我所了解的,我知道品葱还有学生在,如果你们看到请记住,能出去就一定要走,别想着留下来,出不去只能在国内混,有文化很重要,文凭这东西不要听别人说没什么卵用的,我告诉你,你如果不想过得像我上面说的这么苦逼的日子文凭你还真得拿到手,越高越好,文凭高出去的几率也大啊,没文凭也出不去的,我也不知道该咋整了,说实话我就是属于这类,其实我也迷茫的,不大不小的年纪,也没成家,我也不敢成家,看见别人这种生活状态我哪里还敢进坑,我又是一个习惯自由的人,想来想去除了期待着变天或许能有洗牌的机会也没什么可以祈求的了,有时候我想想我自己也应该知足,至少我还有房有车,家里不欠什么债,父母还有退休金,自己如果不成家工作稳当的话混个吃喝还是没问题的,但是我们这种人也经不起风险,只要来一场大病,这点优势顷刻之间也能荡然无存
88
分享 2020-09-27

90 个评论


國家級科技界大企業的技術人員,按理來説都是精英了吧?連他們都在996ICU了呢
你指望什麽?
建議學水電木工,去歐美工作,就算對比花費,也還是比台灣拿到的錢多.......而且還沒有職業歧視問題
不幸的告诉你,韩国我不了解,在日本可真没和你国有什么像的,最低工资每年百分之三的涨幅跑过消费税涨幅,没有读大学也能买的了房结的了婚。
>>建議學水電木工,去歐美工作,就算對比花費,也還是比台灣拿到的錢多.......而且還沒有職業歧視問題...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但是苦于没有门路,不知道该怎么走,而且很多人也不会英语,到了那边怎么交流,通过国内的派遣公司出去也难防受骗,国内的骗子是真的多,特别是劳务派遣之类的,通过劳务派遣进的单位,等到个把月做下来工资拿到手和他告诉你的数目不一样,你去找他理论的时候公司都没影了,这种都是很多被骗的人以身试法得出来的教训,如果要进厂上班就直接去厂门口找门卫,填表格,看能不能直招,如果要通过第三方进去那就等着两头剥削吧
>>不幸的告诉你,韩国我不了解,在日本可真没和你国有什么像的,最低工资每年百分之三的涨幅跑过消费税涨幅,...

日本我没去过,我只是自媒体上看到说日本年轻一代怎么怎么颓废,结婚率怎么怎么低,究竟有没有这个现象,我看看中国倒是挺符合这个说法的,要不是家里父母催不结婚的只会更多,这个家庭压力实在是大
不要低估桂枝底层人的忍耐力,只要饿不死都能忍,每天勉强户口还能刷刷抖阴老头了排解忧郁。
所以呢,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rts 黑名单
如果你说的是普遍情况,那维尼走文革的路子搞不好真能成,再不济就是发动一场战争。
我认为年轻人宁愿负债也不要搞坏身体,不然图啥?不过不要骗亲戚朋友钱,这是做人底线。银行机构的钱能借就借,日子能过一天是一天。大不了就做个老赖呗,这种社会还要脸干嘛呢?
不要以为民族主义的路子好走,能走真民族主义的国家没有年轻人这么难活的,再恨欧美都好,看看房贷车贷各种贷就会让人瞬间清醒。
>>所以呢,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私企,也是属于混日子,工作情况要比我说的那几种好点,但也不是长久饭碗,这个厂能干几年谁知道呢,可能到了四五十岁我也失业了,也许到时候我也只能做保安了,所以现在很多人想找铁饭碗啊,都去考公务员
weerqop 回复 rts 黑名单
>>如果你说的是普遍情况,那维尼走文革的路子搞不好真能成,再不济就是发动一场战争。


很多人压抑太久了,恨不得把资本家拿出来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们把怒气冲着政府是没胆子的,如果政府给机会,把资本家拿出来让民众发泄那我已经可以想象的到那种画面了
>>日本我没去过,我只是自媒体上看到说日本年轻一代怎么怎么颓废,结婚率怎么怎么低,究竟有没有这个现象,我...

結婚低這個是有數據的,但結婚率低不意味著什麽,生育率低才比較能顯現出經濟問題
日本年輕一代如何頹廢這件事已經過時了,日本自己正在當成社會問題的是50代的冰河期尼特族,那才叫頹廢……而說年輕一代的壞話是歷代人類的通病了
真的去看日本近年的升學率/新卒就業率其實都還比較好看……
>>很多人压抑太久了,恨不得把资本家拿出来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们把怒气冲着政府是没胆子的,如果政府给机会,...

共产党好难再用这招了,他自己就是最大的资本家,各行各业最赚钱的,他肯定掺一脚的,全国最大的地主也是他,再用资本家地主这招,是真石头脚了
>>其实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但是苦于没有门路,不知道该怎么走,而且很多人也不会英语,到了那边怎么交流,通过...


矛盾在于,在国内精通英文已经是人才了,不可能会去学这些的。但这技能出了国却可谓百无一用是书生。
社会底层素质低,在农村小县城开车气死人。大城市也电动车乱窜
>>日本我没去过,我只是自媒体上看到说日本年轻一代怎么怎么颓废,结婚率怎么怎么低,究竟有没有这个现象,我...

日本的低欲望化和你国区别可太大了。

人不是经济压力是要个人自由,还有就是从小没缺过,长大没想法。

人不用买房买车(何况人的车房都比中国便宜)才能结婚,人上学不用看学区交赞助费,人没有户籍限制,生娃如果是普通病房是全部报销的,每个娃每个月还有1kRMB的补助可以拿到高中,从0岁到高中为止都是真.义务教育,15岁个别地方是18岁为止医疗全免费(保险都不用)
大学学费看收入从减少三分之一到全免都是可能的。
人全民医保,没有城乡户口的区别,交的保费按照你的收入来算但是享受到医疗等级是完全一样的,叫救护车不用坐车钱,做手术住院都是出院再结账,人连变性手术都能医保,癌症靶药都可以报销,日本一个月药费高于8w8日元的部分就全部国家负担,如果是超过三个月的慢性病要用高价药那么每月只要承担4w4日元,如果还有困难可以再申请减免!我不是药神这种事情在日本就是神话传说。
>>所以呢,你现在做什么工作?


所以呢,你问楼主做什么工作有什么意义?
兄弟,这个国家没有未来,不离开只会有更大的灾难等待着我们
>>兄弟,这个国家没有未来,不离开只会有更大的灾难等待着我们

你有什么方法能跑路吗
单说快递行业里面的潜规则,我还是有发言权的。与快递打交道有5个年头,吃过很多亏。这里不赘述里面的行业规则,就快递员这个岗位说一下:不了解这个岗位的人大体上认为只要是能吃苦耐劳、能够学会忍气吞声、就能够做到大家所认为的月入上万的业绩。如果有人抱着这种认识去从事这份工作,可以负责人的告诉你,一个月你能拿到3000块钱就算是烧了高香了。这里面很多道道的!想拿高工资,你得获得快递公司老板的认可,说白了你得会来事,能为快递公司获得利益。你还要会演戏,在快递员群体中,你不能太扎眼,要显得笨笨的,拿到的实际工资绝对不要让其他人知道你比他的高。最重要的是你要能够有一颗可以随时违背道德的善变的心,这就属于鸡鸣狗盗的范畴了!如果这三点你能做到了,月入过万不是梦!但是会失去什么,这个就仁者见仁了!
>>单说快递行业里面的潜规则,我还是有发言权的。与快递打交道有5个年头,吃过很多亏。这里不赘述里面的行业...

哈哈哈做到上述这几点已经是一个合格的党的预备干部了
非常宝贵的观察和分享,感谢。
品葱这里大部分都是高等人,赚钱很容易的。这里很多人看不起穷人的。大部分中国人都是从事的这些行业啊。
已隐藏
>>很多人压抑太久了,恨不得把资本家拿出来狠狠教训一顿,让他们把怒气冲着政府是没胆子的,如果政府给机会,...

其實原罪還真不是資本家 資本家只不過是和共匪合作的共犯。如果真沒了資本家 那才是真正的地獄
已隐藏
已隐藏
>>以上职业我都做过,直到现在,我最深刻的就是做快递分拣 和 各个厂做厂哥的日子,如果说把人当牛来用的话...

分栋还好了,装车分分钟猝死,我去花都那个广州圆通中转中心试过,两个人负责一条流水线的货柜,流水线不停的,吃饭都不停的,轮流去吃,一个夜班2个人大概要装3-4个大货柜的快件,我白干了4个小时,实在撑不下去就跑了,回来躺了一个星期才能走路。
>> 跪求,学什么技术可以去日本啊

学日语
你不要乱讲

你如果想赚钱,那是你的事
已隐藏
已隐藏
>>私企,也是属于混日子,工作情况要比我说的那几种好点,但也不是长久饭碗,这个厂能干几年谁知道呢,可能到...


公务员竞争激烈就不谈了,晋升难也是很大的问题,大多数人混一辈子也是科员。当然前提是公务员体系还能继续维持下去。
>>没有技术能行吗


没有技术也不是没门路,但是去日本有日语要求,日语要达到n2水平,但是如果你日语能达到n2水平的话在国内也可以找到一份还可以的工作,做做翻译做做外贸之类的,这样再通过派遣公司去日本打工,哪怕去日本干工地也比这里强太多了,我上次在皮皮虾看到一个在日本干工地的,我不知道他说的有多少吹牛逼的成分在里面,和国内的工地比起来,我草简直就是天堂
@wick  很简单。1 混日子 2 学道等减少物欲。 两个办法都是降低欲望。反正你也得不到。社畜一个
如果以上是中国底层人员普遍现象,工人待遇被践踏,那么唯二解决根源的办法,只有搞真正的工会,追求员工福利;或者搞个类似其他国家的议员办事处的机构来作民生投诉部门(想象一下你地区的人大代表带着你去开记者会,去找律师诉公司)

当然,上面两种方法在现在的中国,是会直接和维稳机构冲突的,分分钟被拉去喝茶。

在现在的一堆粉红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舆论环境下,认为你日子苦是你不努力的舆论下,跑去呼吁政府提高医疗,教育和住房的社会福利保障水平,也是基本不可能的。

那么剩下的方法,只有逃,或者起义了。

========================
讲真,就算真的知道民间疾苦的,现在还有很多中国网民还是认为这一切都是资本家的错,进而痛骂资本家。

却不曾想过,若没有政府的维稳措施(禁言、禁止游行、禁止上访),这些资本家根本不会那么猖狂。

你想想,这些“邪恶”的资本家,自然会跑去讨好影响力大的势力作靠山,来让自己的生意一帆风顺。

那么究竟资本家会跑去讨好一个强权独裁政府呢?还是没选票又不能发声的屁民呢?
================================

PS:打黑部分的话是送给那些天天想要把一个强权政府推上台,回到毛泽东时代,来打击资本家的毛左的
已隐藏
说得好像你自己不是底层似的
现实真的很残酷,所以B站拍的后浪,除了粉蛆会跟着高潮,脑子正常的人应该都看不下去,反倒是快手的奥利给能引起许多人共鸣,这也从表明,大多数墙国的人生活远达不到幸福。
我们没法用手投票,所以我们选择用脚投票。说实话本来我也很心灰意冷了,尤其是大学都毕业有几年了,不过前段时间看了吴建民第1000期的节目,据他自称他坐了十年的牢房,出狱后都三十多岁了,按照一般人肯定都战战兢兢地老实生活,结果他还是不安分,最后带着全家去了美国,据他自己说到美国是2015年,那时候他五十多岁了。他这种不服输的心态倒是真的让我挺触动,曾经有那么多自由派现在也是被狗共温水煮青蛙,要么当岁静韭菜,要么为了寻找集体归属感就选择当粉红。楼主不妨现在开始先从外语学起吧,等待时机瞅准了就跑路。
看的我后背拔凉拔凉的,仿佛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不知有无相似感觉的葱油
习特勒统治下的中国,报喜不报忧,称之为正能量!因此,这是一个极端黑暗的黑社会。
为啥这么多人想去日本?
疫情前某it外包日语要求为N3,相当于学过日语的水平。
疫情后某it外包日语要求为N2-N1。

建议想去日本的先把日语学到N2强,还是要很长时间的。
恭喜此文于《中国数字时代》收录!
【时代的一粒沙】品葱网友:国内社会的底层 看得我心凉
日本不同你所言、不用講以前、就說今年疫情、失業潮、並沒有、雖然政府只有每人發10萬、大約支幣6800。但政府有補貼小企業、國家200萬、各自治體都還有、比如大阪府再給100萬、另有無息貸款頭一年不用還、再有幫你還半年房租、現在如果結婚再給你60萬生仔再給你40萬、幼稚園到高中公立學費全免費是全免費
现实比你说的还严重的。什么政府合同工都是被关系户承包。那是中国里最舒服的工种啊

其实我前几天就想发类似的。不过还是算了
>>现实比你说的还严重的。什么政府合同工都是被关系户承包。那是中国里最舒服的工种啊其实我前几天就想发类似...


老哥,你可以补充一些的,其实我还有几个职业没写全,包括辅警什么的,做这个的也不少,但我当时看到有人说辅警这个岗位有变化,要改革,待遇要加强了所以我没给写上,而且想做辅警好像还要有点门路才行,没路子还做不了,我写的还不够全面,各位网友要是有补充的可以填补上
>>单说快递行业里面的潜规则,我还是有发言权的。与快递打交道有5个年头,吃过很多亏。这里不赘述里面的行业...

食宿良心
失去良心
你国完全就是个屠宰场生产链模式。
>>没有技术能行吗

能吃苦就行
>>你大概不知道,我也只做到半夜就跑了,回去骨头快散架,然后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好,那些该死的管理人员为了节...

对不起已经来不及了
>>不幸的告诉你,韩国我不了解,在日本可真没和你国有什么像的,最低工资每年百分之三的涨幅跑过消费税涨幅,...

这是第二篇文章在结尾又拿日本说事儿的。日本社会那是真正的繁荣,极其强大的创造力和消费力。以为日本跟中国一样的,真是自我麻痹
我是23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中国为什么很爱强调吃苦耐劳,我就不太能吃苦特别是身体上的,还有关键是吃苦耐劳拿的工资也并不算高。但是在中国这个关系户文化人情交易文化下,我也不想出卖良心去做一些工作,我有些时候也会怀疑自己,怪自己没努力读书考上一本大学,但是更多的时候我是觉得中国的社会真的是自上而下已经烂透了烂到骨子里了。
>>分栋还好了,装车分分钟猝死,我去花都那个广州圆通中转中心试过,两个人负责一条流水线的货柜,流水线不停...

这种活确实不是人干的。在美国,集装箱装卸这种工作,大公司自动化程度很高,所以并不是很累人;小公司就还要靠人力。据我所知,小公司一般是找临时工(通常是墨西哥的非法移民);你描述的这种工作强度,就是膀大腰圆的老墨也吃不消,就更不用说体力还要差两筹的中国人了。

我听一个做进出口贸易的老板说:在美国卸集装箱货柜,3个人给105美元;而在中国装柜,是3个人给120人民币。虽然这是十几年前的行情,但是中国对底层劳动力的压榨可见一斑:干同样的活,中国底层工人挣的就是美国底层工人的零头。
>>你大概不知道,我也只做到半夜就跑了,回去骨头快散架,然后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好,那些该死的管理人员为了节...

深同此感。唉,底層太不容易了,被剝削被壓迫,得了病也沒有醫保,交高額醫療費;一天工作12小時及其以上,工作量又大,工資又低,福利又差。關於底層的遭遇,可以看一下這篇文章,也是寫關於中國底層工人的狀況;
https://www.hrichina.org/chs/zhong-guo-ren-quan-shuang-zhou-kan/meng-yu-wu-hui-xuan-ze-cong-zhong-da-shuo-shi-dao-liu-shui-xian
下面截取一段文字:
在中大读书期间,各种各样的知识讲座为我认识工人打开了一扇门,我看到了经济发展车轮下残缺不全的工伤工人,工厂楼顶“命如草芥”自由落体的富士康工人;我知道了有一种职业病叫尘肺病,得了病的工人生不如死,还有苯中毒、白血病、噪声聋……

工人在城市辛勤劳作,却被城市无情碾压。


跪着等待死亡的尘肺病人

有一次,北京大学卢晖临老师到中大做了一个关于农民工现状的讲座,提问时间一个同学问:“卢老师,我们这些大学生算既得利益者吗?”

既得利益者?!这个词深深地刺痛了我。

是啊,因为投胎在一个小康之家,从小衣食无忧、享受优质教育资源、未来一片光明,我就理所应当享受这一切吗?

那一刻,我开始审视自己,审视满教室前途无量的中大学子;我开始反思,反思珠三角每年被切下的4万根断指,反思2.8亿为城市献出青春却留不下来的“农民工”!


用生命抗议的富士康跳楼工人

我想起在东莞打工的亲戚。多年前我的伯父在下班途中被车撞伤落下终身残疾,如果那时我懂工伤法律法规,就可以告诉他去找厂里要求赔偿;他的大女儿我的堂姐初中就辍学出去打工,过年只看到她回家时的光鲜亮丽,现在才知道她在工厂里原来过得很辛苦。

有一年暑假我去东莞,路过灯红酒绿的高楼大厦,堂姐带我钻进狭窄仄逼的巷子,那里没有阳光,昏暗潮湿,巷子上空布满密密麻麻的电线和网线,河流和池塘翻滚着臭气和垃圾,穿着工服的工人脸上刻满疲惫……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那个地方叫城中村,住在城中村里的都是“农民工”。

怀着对“农民工”处境的疑惑与同情,我开始学习劳动法律法规,走进工业区、城中村、建筑工地了解工人的真实生活和困境。

我去到学校周边的建筑工地,暴雨天,工人居住的地下车库积满了水,他们为泡水的衣服和被褥发愁,他们更为不能上工就没有工资的“窝工”焦虑;我为工友讲解劳动法律,可是法律的白纸黑字却换不回他们的一份劳动合同。

我去到号称是“制鞋业富士康”的东莞裕元鞋厂,老旧的厂区简陋的宿舍里,大哥大姐说在这工作了十几年,临退休才发现工厂欠缴大量的社保和公积金。

我无所适从,我愤怒震惊!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法律形同虚设?是什么样的原因,让献了青春献终身的工人老无所依?

惨淡的现实淋漓的鲜血,我感觉到法律的无力和苍白!生而贫穷的劳动者,不得不,又死于贫穷!

2014年夏天,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在维权现场,大哥大姐向我们控诉物业公司的虚伪和无耻,他们克扣工人工资福利、拖欠社保和公积金、给工人签空白合同、逃避本应承担的经济补偿;工人代表去讨说法却遭到威胁恐吓,公司领导更是摆出“就是欺负你们”的嚣张姿态。

而在环卫工人遭受的种种不公平待遇面前,街道办和劳动局却置身事外、不管不顾;正义的学生为工人奔走、呐喊,也被团结抗争的工人所感动和教育。二十天里,学生和工人相互支持,终于迎来了环卫工人维权胜利的好消息。

这样的胜利包含着尊严和权利,也让我看到了未来的另一种可能。

是的,辛勤劳动的工人不应该被粗暴对待,我,要一直跟工人在一起,寻回失去的尊严和权利。

二、汽配厂的女工

为了一直跟工人站在一起,“成为工人”就成了我的首要选择。

毕业后我来到广州经济开发区,这是一个只有通过中介才能找到工作的地方。要找工作就要先交中介费,中介总是先把企业吹得天花乱坠,收取中介费后,又以企业暂时不招工等各种理由把人晾一边。在接连被两个中介忽悠后,我终于进到了一家日资汽配厂——广州日弘机电有限公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女工。

日弘公司主要给东风本田、广汽本田和日产等整车厂生产发动机和离合器的弹簧。经过简单的培训后我第一次走进车间,机器的轰鸣刺痛我的耳膜,油污的气味扑面而来,金属粉尘弥漫整个车间,工人在刷得油亮的工作区域紧张忙碌,工位上苯等化学品的危害提示触目惊心,工人戴着既不能有效阻隔粉尘、又不能过滤毒气的一次性口罩,有的甚至连一次性口罩也没有戴。


钻进机器搞完卫生后全身都是粉尘


汗水和铁粉在衣服上混合,留下洗不掉的锈迹


火花四溅,缺少防护

这就是传说中“高工资”的汽配工厂,用健康换取所谓“高工资”的汽配厂。

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得知好多同事因为在如此恶劣的环境长期劳作,患上了鼻炎和支气管炎,还有听力下降、白细胞陡降……

而车间常年高温,5月份就闷热难耐,酷暑时35度以上属于正常,有地方甚至接近50度,加上劳动强度大,一层薄薄的口罩就已经喘不过气,更别提厚实封闭的口罩了,那简直就是让人窒息的“祸害”!

在健康和工作之间大家选择了工作,而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就是我和同事们工作的日常。

每天,设备中囤积的灰尘都要排放到车间里

因为底薪低,在周末休息和一天不休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一天不休!

因为上报工伤会被扣年终奖,在受了工伤维护权益和年终奖不被扣钱之间,我们不得不选择瞒报工伤!

因为领导掌握年终评点的生杀大权,在纠结要不要买领导推销的高价内衣时,我们只能选择买!

面对领导的肆意谩骂和人格侮辱,在奋起反抗和委曲求全之间,我们还是选择了默默忍受!


手指压伤,却不能报工伤


断掉的手指,已是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痛

更令人心疼的是厂里的孕妇,怀孕意味着需要更卖力地干活,因为领导会以产量不达标为由刁难孕妇——给脸色看、不给班加、冷嘲热讽。为了达到产量,她们只能选择放弃孕妇合法的工休时间。

而恶劣的环境和不断提高的产量又让她们每天都受尽煎熬。在生产现场,怀孕了还能够继续待下去的女工少之又少,劳动强度是一方面,生产环境对孩子的伤害是另一方面。

朋友小美,在车间工作期间每次怀孕都流产,离开了之后才得以摆脱这一噩梦;另一个同事吸取她的经验教训,怀孕后马上选择离开,却还是难逃孩子流产的厄运,工作环境的伤害从一开始就刻在了孩子的骨血里。


布满油污和粉尘的厂区

还有那些将全部青春都献给了公司的老员工,从二十岁懵懂少年步入而立之年。十几年来,领导一直在身后卡着秒表,一秒钟一个动作,快点,快点,再快点。夜班上了三个钟,由于待料,一声令下就得下班。

为满足生产需要,夜班急倒中班,中班急倒早班,连续两天睡眠不足10个钟!混乱的作息紧张的节奏,让人睡不着觉又打不起精神,这样的痛苦每时每刻都在经历。

朋友老王说他曾无数次想离开,逃离这毫无人性的管理制度和恶劣的工作环境。但十几年的工厂生活,除了一身病痛,他什么也没有,离开工厂他不知道该去哪里,而作为家中的顶梁柱,他不能停止挣钱。


员工体检结果,健康问题层出不穷

然而,再长的工龄再多的付出也阻挡不了公司对老员工的厌弃。在公司眼里,员工不如机器!机器坏了他们维修保养、更换零件,员工的身体垮了,他们想到的却只有撇清关系、扫地出门。
唉,好可怕,很多行業都是996,007,法律根本沒保障你,權貴把您儅韭菜看。命如草芥,還失業。我也想出國啊。我想到加拿大。
985出身的大廠碼農們都被逼得996.ICU了,底層人士能好麼,支國就是人吃人的社會。
中国的精英阶层活得也累呀,被各种房贷和教育开支拖垮,同时还要忍受体制内的各种不公。你接触的越多就觉得越郁闷,本人所在的高校里面各种大小领导通过各种项目动辄就十几万二十万入手。普通教师拿各种考核压死你,什么论文教学等等,拿项目发论文的资源却全部被领导和他们的关系所掌握。
中共这个国家所有的资源都被一小撮人所垄断,各行各业的人活得都很惨看不到希望。精英阶层在国内目前还算可以过个日子了,他们懂英语会翻墙也知道国家的问题在哪里。但像许教授那种站出来说话的不会有几个的。
令人困惑的是,社会底层从事各种工作的人,不敢结婚,不敢生子。农村里还有一大票,月收入不足1000的宁愿喝药自杀,也不敢上街游行。碰到这些人你给他开智他还说你是让我当炮灰打前阵呐?底层怕死怕官,自杀和杀弱势群体也不敢碰官府的人,精英尚可苟活不足以死相拼,中国的内部变革几乎是没希望的……
不从事这些工作能怎么办?难道等着饿死吗?
已隐藏
以前都以游客的身份访问品葱,最近刚注册账号,问一下 像我这种中学就成为反贼的人多不多??
海邊正師姐 新注册用户
也許各個階層有各個階層嘅生活方式,樂觀嘅人也許唔會感到煩惱,但身上嘅壓力只有自己最清楚,所以,無論喺依家生活嘅處境點樣困難,都要有一顆善良嘅心和積極嘅心態。我從唔比較生活,但我深知邊個好果個唔好!
>>老哥,你可以补充一些的,其实我还有几个职业没写全,包括辅警什么的,做这个的也不少,但我当时看到有人说...


免了。我不发的原因是貌似在墙内说过类似的话,怕被追踪定位到。
我只能跟你说辅警也分三六九等
说实话个人是支持和平改革路线的,但是国内现在的社会问题可能已经大到没办法走这条路了。更可怕的是各个社会族群是完全割裂的,底层的民众在网络和新闻上是被静音的,等到矛盾掩盖不住的那一天中国会怎么样,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些人还不是最底层的,农村一大把没人养的老人,儿童,病人还有残疾人,没有收入,靠自己挣扎活着,这些人才是最底层的。
“钱难挣,屎难吃”。金字塔上层总是很少的人,没什么可抱怨的。
麦子 黑名单
现在只有为数不多的外企(指的是没有localization 的外企)还是个不错的地方。收入未必比得上腾讯阿里高(实际上是要低一点),但是人真的有尊严,就算加班也是偶然现象。

坐飞机出国都是周一周五走,周六日算加班的。

但是在加速的大环境下,这些外企的生存也日渐艰难了。整体沦为地狱大概是10-20年后的事情(体量大,2、3年之内不至于,毕竟,惯性很大)。
>>不要以为民族主义的路子好走,能走真民族主义的国家没有年轻人这么难活的,再恨欧美都好,看看房贷车贷各种...

想搞民族主义的国家基本上是民主国家或转型成为民主国家,凡是极权玩民族主义,纳粹和昭和就是前车之鉴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eerqop
>>日本我没去过,我只是自媒体上看到说日本年轻一代怎么怎么颓废,结婚率怎么怎么低,究竟有没有这个现象,我...

中国这方面从来没比日本好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回复 rts 黑名单
>>如果你说的是普遍情况,那维尼走文革的路子搞不好真能成,再不济就是发动一场战争。

全球化时代了,美国会被打痛,但桂枝必死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暴打战狼 黑名单
>> 跪求,学什么技术可以去日本啊

IT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回复 weerqop
>>没有技术也不是没门路,但是去日本有日语要求,日语要达到n2水平,但是如果你日语能达到n2水平的话在国...

没有技术,你怎么办签证呢?
>>看的我后背拔凉拔凉的,仿佛再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不知有无相似感觉的葱油

要继续加油啊
weerqop 回复 玳瑁绅士 新注册用户
>>没有技术,你怎么办签证呢?


我上次偶然看到一个派遣公司的信息,就是招人去日本温泉那里干活,不需要什么技术,只需要会日语n2的水平
>>“钱难挣,屎难吃”。金字塔上层总是很少的人,没什么可抱怨的。


中国说是金字塔真抬举了
中国就是图钉
一个中国上面可以站多少个赵家天使?
>>哎國家級科技界大企業的技術人員,按理來説都是精英了吧?連他們都在996ICU了呢你指望什麽?

顶尖大学的博士+硕士生导师都是群无脑粉红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真的脑子都被洗坏了怎么还能当博士,你国实在魔幻🤣
>>日本的低欲望化和你国区别可太大了。人不是经济压力是要个人自由,还有就是从小没缺过,长大没想法。人不用...

日本人的物质生活和保障真的是东亚东南亚上限了,天花板(新加坡请自觉和东京大阪比)
>>顶尖大学的博士+硕士生导师都是群无脑粉红你说这些有什么用,真的脑子都被洗坏了怎么还能当博士,你国实在...

國家頂尖大學法學博士都這幅德行呢
粉紅博士什麼的正常
比较靠谱的没学历职业还是水电木工,不算累,技术活,工资不低,养家没问题,而且每天8小时
>>你大概不知道,我也只做到半夜就跑了,回去骨头快散架,然后休息了一个星期才好,那些该死的管理人员为了节...

哪个快递公司?圆通的中转包没有50斤那么重,大概30斤左右,不停地抛上去,然后一个人在上面叠好。广州圆通工资是17元一小时。现在说到快递都心有余悸。
>>日本我没去过,我只是自媒体上看到说日本年轻一代怎么怎么颓废,结婚率怎么怎么低,究竟有没有这个现象,我...

事件要联系背景来看。日本人现在确实“经济不景气,年轻人没钱”,但这是站在他们80年代辉煌的前提下讲的。
同样一句“生活不容易”,发达国家底层和中国底层所表达出的情绪程度完全不一样。
日本人还好,因为他们原本就勤劳——要是欧美人在那里抱怨和感叹生活不易,估计有大部分在中国人看来都是无病呻吟。要不然当年美国资本家喜欢用华工呢,因为他们对物质要求太低了
>>老哥,你可以补充一些的,其实我还有几个职业没写全,包括辅警什么的,做这个的也不少,但我当时看到有人说...

辅警也是混日子,没什么前途,除非你能混会来事。当辅警凭关系是真的,地方越边远越拼关系。辅警改革,也就一说。本来就是因为地方政府财政困难,编制紧张,才搞的辅警。不过能够接触很多牛鬼蛇神,毕竟警匪一家,非常社会黑。记得有一期老梁的节目说县城的公安局,说的挺到位的。
已隐藏
6亿人收入不到1000呢,这些真不算底层了,想看底层还是得去农村。
太辛苦了。同时你看着那些在政府里有个一官半职的人能在万达商场建立之前知道消息,拿了好多地,一拆迁,就坐着分钱。真的,底层人民的钱太难赚了,上层都躺着赚钱。而你底层人民又不能抗议,简直是资本家坐在我们头上拉屎,太恶心了!说好的共产主义呢?说好的社会主义呢?
别的不说,开厂子一个月三千块钱雇人,你不干有的是人干,中国底层的确生活状态不行,但是能有个活干是多少人巴不得的
unit731 新注册用户 回复 江戸川翼
>> 不幸的告诉你,韩国我不了解,在日本可真没和你国有什么像的,最低工资每年百分之三的涨幅跑过消费税...

日本有些像的,文職捱到後能加薪
unit731 新注册用户
原來作者代表各大學

文職在大陸要不要996 007?
unit731 新注册用户
>> .


現在新疆招一堆公安,很易入
unit731 新注册用户 回复 筱田君
>> 日本人的物质生活和保障真的是东亚东南亚上限了,天花板(新加坡请自觉和东京大阪比)


是他們自已不爭氣

可以改到工時每天7小時甚至更低,另外他們教育福利太少,因為讀大學沒國家貸款..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

要发言请先登录注册